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說奇夢鄉老圓謊 追官糧奸胥索賄)
    
    
2**時間: 地點:
    (話說湖北武昌府興國州,有一村,名為愚村。)
    (村中有個愚夫,姓賈名守拙,世代務農為業,薄有田地房產,儘夠吃用。)
    (活了五十多歲,不曾離開鄉間一步,往常時節,跟著一班田夫野老,在那瓜棚
    (底下說說笑笑,倒也不識不知、過了半世的快活日子。)
    (有一天,這賈守拙睡中覺,忽然的哈哈笑醒轉來,妻子吃了一驚,問其原故,
    (他連稱奇怪,他妻子道)
守 拙:好好的睡覺,有什麼奇怪?
AAA:(他道)我做了一夢,夢到一個所在,一望是水連天,天連水,腳下踏了一張樹
    葉,飄飄蕩蕩,隨著風渡了過去,看見一座高山,便停下了。那山腳下卻有一片
    沙灘,隨腳走了幾步,前面一片土地,人家不少,那些人的穿著,和我們不一樣
    ,一色短衣裳皮靴子,頭上還帶頂有邊的草帽。見了我一齊嘻嘻的笑。我也對著
    他笑,不料這笑,竟把我的夢笑醒。
    (妻子聽了,說他做的是癡夢。)
    (夫妻正在閒談,忽然聽得外面打門聲響,妻子趕忙出去開門。)
    (卻走進了一個老先生,守拙一看,不是別人,原來是他親家稽老古。)
    (這人是個老童生,年紀六十多歲,精神極好,逢考必到,總只進得頭場,動不
    (動鬧了笑話,被貼扣考。)
    (有一遭去應縣考,報了未冠,題紙下來,可巧碰著從前做過的書院卷子,一篇
    (對題文章,把他喜的了不得,趕忙照本抄謄,取了一個扛榜,大為榮耀。)
    (有人恭維他,稱他為「初覆公」,又因他肚皮裡記得的典故實在多,又叫他為
    (「雜貨鋪」。)
    (閒言少敘,且說賈守拙見稽親家來到,知有正事,連忙讓坐。)
稽老古:(開言道)明天我們村裡合祭五聖菩薩,大家須得志志誠誠的,多捐幾個錢,面
    子好看一點。這遭是歸我承辦,有簿子在此,親家你光景還好,總得捐你四百錢
    ,我替你寫上罷。
    (守拙在菩薩面上是極肯花錢的,欣然應諾,走入房裡,摸索半天,串了四百大
    (錢,交給稽老古。)
    (稽老古因為湊錢事忙,匆匆的別去。)
    (到了次日,賈守拙一早起來,到五聖廟拈香行禮,稽老古早在那裡料理,等到
    (上祭事畢,飲福之後,稽老古交代幾個村農,收拾器具,自己拉了賈守拙,走
    (到打稻場邊閒話。)
    (兩人席地而坐,稽老古探下了黃銅厚邊眼鏡,拿起一支三尺長的粗竹煙袋,裝
    (上些旱煙,敲著了火,嘩叭嘩叭亂吸起來。)
    (守拙忽然想起前天所做的夢,便說)
守 拙:我前兒做了個夢。正待告訴親家,請你圓圓。
    (因把那個夢述了一遍,想了一想道)
稽老古:這夢卻合了我那朋友說的一個典故,那年我到漢口,住在舍親開的一爿洋貨店裡
    ,會著出過洋的一位朋友,閒談起來,據他說是海裡有個仙人島,在雲霧中間,
    遠遠望著,有些金銀宮殿,直上雲霄。有人費了無數錢財,要尋此島,及到將船
    放去,卻又一無所有。後來遇著大風,波浪掀天,幾乎把船底翻了過來。從此便
    沒人再敢前去找尋這個島。聽得人家說起,只有當初秦朝一個皇帝,名字叫做什
    麼秦始皇,他老坐了天下,出榜招賢,要尋此島。
    
    
3**時間: 地點:
    其時山東有個道土,姓徐名福,曾在武當山學道三年,很有些神通。這時節,辭
    了師父下山,適見此榜,便揭了下來,說是定要面見這秦始皇帝。縣官聽報,不
    敢隱瞞,立刻把他請進暖閣,不消說是大排筵席款待,就是食用一切,都是這縣
    官所辦。當下封了一隻大官船,送這道士到京城裡。秦始皇帝一見,龍顏大悅,
    立時就封他為逍遙東海神君。這道士和皇帝約定了三件事:頭一件是要定造一隻
    大海船,船上要蓋九九八十一間高樓,樓房又寬又大;第二件是要三千個童男童
    女,一齊住在船下樓房之中;第三件是要支持一年的糧草。秦始皇帝一一聽從,
    擇日開船,望仙人島進發。誰知一去十年、杳無音信,有人傳說海裡翻了一隻大
    海船,死了無數的人,疑心就是他同了那三千童男女,一齊是死在海裡的了。
    又過了幾年,秦朝的老皇帝過世,太子登基。有天召見群臣,正待退朝,忽然午
    門外來了個外國使臣,齎了無數珍奇寶物,一道表章,呈上御案。天子舉目一看
    ,原來是徐道士做了仙人島的島長了。據說這島裡有種仙草,吃了下去,能叫人
    長生不老,徐道士已經成了仙人,這些童男童女,互相婚配,生兒育女,做了神
    仙的部民。又有一般可喜的事,做仙人的百姓,一樣耕田種地,不消納得租糧,
    亦不見有人犯法吃官司,拉進衙門受差人的欺負。
    (正在說得高興,摹然來了兩個人,一係本村地保,是認得的,一個穿了件青布
    (大衫、黑布馬褂,油光爍爍的面皮蠟黃,嘴唇帶黑,滿面煙氣,是個大瘾頭的
    (樣子。)
稽老古:(這人對著兩人斜溜了一眼,回頭向地保道)那個是姓賈的?
    (守拙一看,來頭不好,連忙站起來道)
守 拙:在下就是姓賈的,不知尊駕要尋舍下何人?
稽老古:(那人道)我是州裡差下來的,只因賈守拙抗欠官糧,立須提辦。
    (說罷,隨手在袖統管裡,抽出一張火票來。)
守 拙:那是我的堂房姪兒,種了五畝田,不趕正經,合了一班不三不四的朋友,吃酒賭
    錢,以至拖欠錢糧,曉得不好,昨兒晚上逃了出去,這個不干我事。
差 人:不管你姪兒兒子,只知是賈守拙的花戶,須要你完糧,這是皇家的國課,可是當
    玩的,你有話,去見官說。
守 拙:(地保插嘴道)賈老拙,你放亮些,早些打點上路罷,免得我們受累。
差 人:正是,我是奉上差遣的,今兒天光才有些兒亮,即便下來找你,直到如今,還沒
    有吃過一餐半頓,也該請請我們才是,剛才走過你們鎮上,有一座小飯店,倒還
    乾淨。我們就去罷!
    (不由分說,拉了賈守拙便走。)
    (守拙嚇得面無人色,只得跟了他走。)
差 人:(倒是稽先生有主意,對那差人說道)老兄,請停一步兒,我同這位舍親有句話
    說。
那差人:好,你們趁早商議,衙門裡的規矩,你老是知道的。
低 低:(稽先生就同賈守拙走了幾步)老親家,你為了令姪,吃這場官司,是沒法的了
    。但是應該如何安排,須要拿定了主意,我到你家去報個信兒,取些錢鈔應用。
守 拙:真正該死,我因看祖宗分上,將這五畝地送給這孽種,弄到禍事上身,說不得將
    這老命也送給他罷。你曉得的,我兩手空空,那裡有錢使用。
低 低:(稽先生勸道)你快不必如此,好歹欠的錢糧有限,代他完上就罷了,田產仍在
    ,算起來府上的田是好的,至少也值三五十弔一畝,將田收回,並不吃虧。只恐
    怕衙門口零碎打點,倒要多費幾文,常言說得好:好漢不吃眼前虧。這是能強得
    過去的事嗎?
    (守拙被他說得心動,誠恐當堂挨了板子,不好見人。)
歎口氣:罷了!這事全仗老親家照應,你到我家裡去,對我那老伴兒說,牀底下有個破油
    紙簍子,裡面藏著十弔錢,是東村王老二惜給我買牛的,沒得法子,取些來應用
    罷。
    (話猶未了,來摧道)
差 人:飽人不知餓人饑,你兩位的話,也該說完了。
    (守拙沒法,對稽先生道)
只 得:你去就來,我在鎮上週家飯店裡等你。
    (於是三人踱到鎮上。)
    (進了飯店的門,一看是兩間房子,右手設著一座灶。)
    (左手靠定板門,安放了一張長方板桌兒。)
    (上面擺了三四個黃泥大瓦盆,內盛著沙糖拌了三寸長的紅燒鯽魚,又有一盆白
    (菜炒肉片,一盆連湯的黃豆芽,都是買剩了一小半的。)
    (老周是到前村抹牌去了,三人揀個座兒坐下,小二認得地保、賈守拙兩人。)
    (走近前來,問吃什麼?差人點了一樣燒豆腐,一樣炒雞蛋,兩盤魚肉,四兩高
    (粱。)
    (地保差人共吃了五碗飯。)
    (賈守拙見吃了名件不少,約莫著要三百來錢,出了一身冷汗,白瞪著眼,一言
    (不發。)
    (正在著急之際,卻好稽先生走了來,叫小二將酒飯帳算一算,袖子裡捋出四百
    (毛錢,付清了帳。)
子 裡:(向差人說道)我送舍親到衙門裡去,我們就走罷。
差 人:且慢,我們要商議商議,近處可有煙館?躺躺再說。
子 裡:(地保插嘴道)怎麼沒有煙館。出了店門,望西走去四五個店門,便是煙鋪,熬
    的上好的煙膏。
差 人:(迷齊著眼道)好極!好極!咱們同去躺躺。
    (賈、稽二人無奈,只得隨了他同行。)
    (到了門口,門上掛的是破布簾子,稽先生第一個推門進去,看看裡頭是黑洞洞
    (的,牆上掛著一盞洋鐵皮做的油葫蘆,已經是熏的測黑,半明不亮的,點在那
    (裡。)
    (細看屋子裡,一邊安了三張板牀,對面是兩張一排,放著一張半桌,上面擺設
    (著天平煙缸等件,牀上垫的是一色破席,並擺著兩個竹枕,那兩張鋪上,已有
    (人占住了,都是鶉衣百結的,躺在那裡如半死的一般,手中擎了一枝煙槍,兩
    (眼合著,那手裡的槍,幾乎要掉下來。)
    (聽見有人推門進來,陡然吃驚,手裡的槍望上一提,將腳伸了一伸,一個呵欠
    (,把旁邊人的瘾都打了上來。)
    (差人此時涕淚交流,趕緊躺下叫道)
差 人:先拿二錢煙來。
    (那伙計知是生意到了,隨過來將燈挑一挑亮,跟手四托煙送到,差人地保相對
    (躺下。)
    (稽賈二人坐在旁邊空鋪上發呆,聽他們抽的呼呼的聲響。)
    (不多一會,二錢煙已抽完了,又叫伙計添煙,口中噴出來滿屋的煙氣,吐的又
    (吐了一口濃痰,蹺起一條腿,向賈守拙說道)
二 人:你這樁事不要看輕,是不是玩的。本官說過,撫台有文書下來,說是前番鬧教,
    殺了洋人,朝廷賠款不少,城鄉富戶,攤錢不必說,還要辦理清糧,若是有田的
    人家,捏荒抗糧,一經查出,定要重重的懲處。我問過簽稿爺們,恐怕打板子枷
    號不算,還要罰款呢。那是三百五百一千八百論不定的。
    (原來這賈守拙生性吝嗇,平日一錢不肯浪用,方才見飯帳會了許多,已經老大
    (不自在,兼之年老力作,有些受傷,此時又氣又急又餓,聽了此言,一陣心酸
    (,眼皮望上一翻,昏暈過去了。)
    (正是:
    (  飛來橫禍無從說,斷送殘生只數言。)
    (不知賈守拙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慕官勢送子讀洋文 悟平權合群開學社)
    
    
4**時間: 地點:
    (卻說賈守拙聽了差人的話,昏暈過去,稽先生趕著叫喚了半天,漸漸醒來,反
    (在那裡說俏皮話兒道)
那差人:看他不出,倒會詐死。
    (煙鋪裡的人,聽得可憐,泡了一碗薑湯給他吃下,歇了半天,才能動彈,又呷
    (了幾口湯,居然回過氣來,能夠說話了。)
差 人:(叫苦連天的哀求差人替他想法兒)我有什麼法兒好想,這事情關係很大,且到
    衙門裡再講。若要平安無事,除非多花費些,求求籤稿賴大爺,錢漕陸大爺,你
    一面將錢糧趕緊補上,取了憑據,再去見官,但是總得一二百弔,方能了結。如
    今我們的例規,是要先付的,小意思,不多,五弔罷了。
    (稽先生從中好說歹說,總算講妥了兩弔五百文。)
    (地保討了二百文,自回家去了。)
    (稽、賈二人同了差人,到賈家住了一夜,次日一早進城,賈守拙有個表弟在城
    (裡開米店,姓馮名剛,因他做人老實,大家就送他一個表號,叫他「馮老實」
    (。)
    
    
5**時間: 地點:
    (當時三人同到馮老實店裡,商量這事。)
    (賈守拙拿了些聯單地契,托馮老實替他抵押了幾十弔錢,好容易會著錢漕門上
    (姓陸的,竭力奉承他,多花費了許多弔,才肯答應,算是已經完了錢糧了,只
    (待見官開釋。)
    (幸喜這位州官,是兩榜出身,江蘇上元人氏,姓胡名禮圖,八股做得極好,問
    (案卻不大在行。)
    (每到坐堂,須要簽稿賴大爺站在旁邊指點,有時案子多些,問的不耐煩,搖了
    (搖頭,手拍著膝便念起八股來了。)
    (嘴裡自言自語,說什麼「王道不外人情」。)
    (又是什麼「刑期無刑之化」。)
    (惹得衙役們抿著嘴兒,要笑不敢笑。)
    (這回提了賈守拙上堂,問起緣由,拍案大怒道)
守 拙:你也是皇上家的百姓,食毛踐土,為什麼辜負皇恩,連錢糧都欠起來,這還了得
    ?
    (賈守拙嚇得不敢則聲,代稟道)
差 人:他的錢糧,已經補完的了,並未拖欠過年,求大老爺念他年老,饒他初次罷。
守 拙:(又回頭向賈守拙道)你這個糊涂東西,還不快將串票呈上?
守 拙:(賈守拙慌忙將衣襟解開,掏了半天,找著串票,雙手送到公案桌上,那胡大老
    (爺看了一看,擱在一旁道)也罷,你這罪名,本來不小的,本縣念你初次,饒
    了你的狗腿,以後再犯,兩罪並罰。
    (說罷退堂,這賈守拙回到家中,氣憤不過,姪子又找不著,無處發洩,將他八
    (歲的小孩子,打了幾次出氣。)
    (那天正在家裡打兒子的時候,可巧西村教堂裡的馬夫王老三撞進門來,看見了
    (,一把拉住,問其原故,賈守拙氣得說不出話,王老三知道他新近吃了官司,
    (不耐煩,只得將兒子出氣。)
只 得:(遂勸道)老拙,你快不必如此,我知道你受了衙門裡的氣,說不出。但是如今
    做了沒勢力的人,總要仗著外國人的勢力。我們堂裡的神父,因為現在中國人,
    不會說外國話,特地開了一個學堂,教人家這個。將來懂得之後,能夠和外國人
    往來,不是得了大靠山嗎?那個還敢欺負你。
    (守拙聽了這話,暗自忖道)
守 拙:不錯的,我親眼見西村朱阿二,搶了人家場上曬的麥,那人要告他,為他是吃教
    的人,不敢進狀子。又前日在班房裡,看見一乘轎子,直抬到大堂上,官兒立時
    開了暖閣門迎了出來,拉了那人的手一同進去。我還道是那裡來的過路官,那知
    聽人傳說,是礦務局裡的翻譯,和我一樣的白衣沒有功名,他是何等體面。稽親
    家說得好笑,海外頭有什麼仙人島,據我看來沒有什麼仙人不仙人,現在的外國
    人就是仙人,跟著他讀洋文的就是仙人的徒弟呢!但是,我吃教不能,人家說吃
    了教的人,等到百年之後,一雙眼睛定要摳了去的。這句話雖然是沒有,但是鄉
    裡人少見多怪,一定要這麼說的,真正可惡。若叫兒子讀洋文,卻是個正辦,虧
    得他提醒了我,我如今就打定這個主意。
    (於是先向王老三打聽讀洋文是怎樣的規矩,一個月要花錢若干,一一問清白了
    (,又托他設法。)
只 得:我是不成的,你去托朱阿二罷。
    (說完揚長去了。)
    (守拙送了他回來,和妻子商議定妥,作準送這八歲的第二個兒子去讀洋文。)
    (原來賈守拙有兩個兒子,大的十五歲,在漢口洋布店裡學生意,定下了稽先生
    (的女兒為妻。)
    (這個次子八歲,向在村館裡讀《大學》,早出晚歸,資質倒也下得去,當下賈
    (守拙看看這孩子,讀書聰俊,心中甚喜。)
    (次日一早起來,去尋朱阿二,請他吃茶吃酒,著實的巴結,兩人自此結為莫逆
    (之交。)
    (後來賈守拙說起兒子要進學堂的話,朱阿二滿口應承,代為出力。)
    (不多幾日,有了回信,主教答應了。)
    (但須要這孩子去見見,問答些話,方可收留,每年止須出膳費三十千文。)
    (賈守拙由不得心疼這錢,也是沒法的事,挨到正月十五後,擇日將兒子送入學
    (堂。)
    (這學堂名為強西學堂,就是那教堂裡安主教捐貲開的,請了幾個中西文教習在
    (內,專教中國子弟。)
    (是日賈守拙送兒子進去,中文教習問了幾句話,看他著實應對得來,心中歡喜
    (,代他起個名字,叫賈子章,表字希仙,自此賈子章在強西學堂肄業。)
    (過了幾年,居然已經一十五歲了,洋文讀得極熟,中文亦尚粗通。)
    (他有兩個最知己的同學,一個姓寧名有守,表字孫謀,是漢口亨利洋行買辦之
    (子。)
    (一個姓魏名偃群,表字淡然,他父親在江漢關上充當大寫,兩人俱十七八歲的
    (年紀,雖說比賈希仙豪富許多,卻守定平等的宗旨,並無瞧他不起的樣子,一
    (般引為同志。)
    (說也奇怪,這些十幾歲的人,志氣極高,常恨自己為什麼在教堂裡讀書,受外
    (國人的教育,覺得恥辱已極。)
    
    
6**時間: 地點:
    (一日,正當暑假後開館之期,寧孫謀攜了半年的學費,走到學堂,可巧與賈魏
    (二人遇著,寧孫謀觸著心事,登時起了念頭,約著二人在左近茶館裡吃茶,開
    (言道)
寧孫謀:二位今日可是進學堂開學來的,身邊帶有半年學費沒有?
二 人:正是前來開學的,身邊帶有半年學費。
寧孫謀:我們中國人卻要受外國人的栽培,心實不甘,我想我等三人,皆是為父母逼著,
    不能不來,照此年復一年,束縛在此,何由發達,況且外國人的主意,是養成我
    們奴隸性質,將來為他所用的,所以只有外國語言一種教我們的。一切關係實用
    的科學,都藏了起來,不肯傳授。據兄弟的愚見,不如離了此地,到大地方去一
    走,一面想個法兒,考人中國人開的學堂,才能成就學問呢。
魏淡然:老弟你話雖然說得是,但是你不曾曉得中國開的學堂,實在也進不得。我聽見人
    家傳說,開學堂的盡是官場中人派的,總辦不是翰林就是道台,都是八股出身,
    並不懂得什麼科學。戴了紅紅綠綠的頂子,背後頭跟了無數若干的家人,一輛馬
    車進得堂來,滿面官氣。還有些沒出息的教習司事趨前趕後的巴結,他的本事不
    過靠著權勢,帶挈著幾個私人吃碗現成飯罷了,那有心腸說到教育上去。那時我
    們忍又不是,去又不能,豈非進退兩難麼?
寧孫謀:(賈希仙道)二兄所說的話,雖都不錯,依小弟愚見,寧兄奮發的志氣,倒可試
    試,現在我們三人帶的半年學費,算計起來,也有好幾十弔,莫如搭了輪船,逕
    往上海。聽說上海地方,極開通的,學堂也多,外國人有學問的,來得不少,是
    個長進學問之地。我們一面譯些西書賣錢過活,一面打聽著那裡學堂好,考了進
    去肄業何如?再不然,遇了幾個同志,只要攢湊起幾千銀子,我們好自己開個學
    堂,成就幾個志士,豈不更好。
    (說罷,二人一齊拍手稱是,商量著到主教那裡托詞退學,同赴漢口,各寫一封
    (信,安慰家中,隨即上了怡和洋行輪船。)
    (到了鎮江,輪船停泊卸貨,賈希仙有兩禮拜不洗澡了,自覺穢濁不過,對二人
    (說)
二 人:偏勞在此守著行李,小弟去走走便來。
    (說罷,別了二人上岸去了,二人等他許久不至,聽得輪船將開,是要誤事的,
    (商議著只得將行李什物,一總搬了上岸,找個客寓住下。)
    (慢慢尋覓。)
    (正是:
    (  樓頭黃鶴杳無路,江上孤鴻忽失群。)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尋伴侶巧遇豪商 談工藝隱聯同志)
    
    
7**時間: 地點:
    (卻說寧魏二人上了岸,寓在佛照樓客棧中,尋覓了數日,不得蹤跡。)
    
    
8**時間: 地點:
    (一日兩人走到銀山門外,見有一座酒樓,一色洋房,窗櫺軒敞,十分雅潔。)
    (漫步上了樓梯,揀個座兒,兩人對面坐下。)
    (酒保來問吃什麼?兩人隨意點了幾樣菜,要了兩壺花雕,閒談飲酒,說起找不
    (著賈希仙來,大家納悶。)
寧孫謀:我昨兒已寫了幾張招貼,叫棧裡伙計,揀熱鬧市口貼上了,倘若是實在找不著,
    不如逕往上海,登報招尋,料想賈兄身邊到上海的盤纏是夠的,不至呆守著此地
    。你道何如?
魏淡然:是。
    (寧孫謀正舉杯勸飲,淡然抬頭,忽見對面牆上,粉筆畫了數行草字,不由立起
    (身來,湊近前去細看,卻是一首七古)
    (詩曰:
    (  金山焦山兩點青,江心月墮蚊龍醒。)
    (九州神鼇戴不起,天傾地陷成滄溟。)
    (東瞻龍伯島環麗,北來胡馬塵氈腥。)
    (一枰枯棋不可著,殘山剩水支危亭。)
    (長拼爛醉此樓上,狂歌怨句訴江靈。)
    (末署醉俠二字。)
    (魏淡然看過之後,不覺手舞足蹈起來,忙叫寧孫謀過來同看,曉得這人抱負不
    (凡,著實佩服。)
    (寧孫謀以為是過路的人,不甚措意,魏淡然卻極留心結交豪傑的。)
魏淡然:(當下便叫酒保過來問道)這是那個寫下的?
寧孫謀:(酒保道)這是對江瓜洲鎮上有名的大富戶陳大人寫的,這陳大人極喜結交朋友
    ,碰著外路來的客人,只要送一張名片進去,立時請見,留飯留宿,還有盤纏送
    給他。他家田產極多,家私百萬,近來在鎮上開了一個學堂,正要招接讀書人哩
    。客官,何不去見見他,只怕定要留住的。他每逢過江,便到小店吃酒,這牆上
    的字,是他昨兒上燈時在此寫下的,不知寫的什麼?客官看過想是懂得的。
    (說罷去了,寧魏重複人座,淡然是要去訪這姓陳的,孫謀一心要找訪賈希仙,
    (不願耽擱,無奈淡然再三浼告,只得答應著明日早起同去,當下酒罷,吃了飯
    (,會帳回棧,一宿無話。)
    (次早兩人渡江,到了瓜洲上岸,訪問這姓陳的,果然人人皆知,一路指點著走
    (去,原來這陳姓不在街上,離江口有五六里地,名叫做小桃源。)
    (合族有四五十家,自成一村,內中最豪富的,綽號小孟公,名劇字契辛。)
    (祖父在揚州運鹽為業,是個大商家,有田三千餘頃。)
    (契辛之弟,名范字仰蠡,兄弟分居,一在揚州城中,一在瓜洲鄉下。)
    (係其父在日,將兩所房子分派開的,契辛喜讀書,性樂山野,故同伊母親妹子
    (,在鄉間居住,專營田產等事。)
    (仰蠡承受了鹽引,仍為商家。)
    (契辛少年時,曾請了個山東教師,練得一身好武藝,到了十八歲上,方才折節
    (讀書,進了揚州郡學。)
    (因為朝廷不重科舉,無心下場,捐了個道台,在家候選。)
    (自己的莊客僱工,不下數千人,散居各地,每月隔了七日,便到莊上聚集一處
    (,契辛教他習些武藝,又著實教導他們做人的道理。)
    (工錢比別人家加倍,真是恩威並用,人人情願替他出死力的。)
    (契辛又自己捐錢,開了個蒙學堂,局面宏敞,收了一百多個學生,聘請名師,
    (在內課讀,內中各樣格致化學器具,都是向西洋購備來的。)
    (是日一早到學堂裡查察功課回來,門丁遞上寧有守、魏偃群的名刺,隨即吩咐
    (請到西花廳敘談。)
    
    
9**時間: 地點:
    (再說寧、魏二人走進了小桃源村,但見一帶竹籬茅舍,夾著些柳樹毵毵,桑枝
    (簇簇,其時正是仲春天氣,有幾個燕子,在杏花塢裡穿來穿去。)
    (這風景儘夠領略,向前走了幾十步,一轉彎間,忽見豁然開朗,有一道清渠,
    (遠遠淌來,岸上細草平鋪,綠草如茵,靠著草地,是碎石砌成的一條街道。)
    (再望(往)前走,看見一所大房子,綠樹環繞,露出粉牆一角,門前一片石皮
    (場,粉牆照壁,大門四扇,是退光黑漆的,二門是泥金漆的,二門外一邊擺著
    (一張又闊又長的青漆板凳,有幾個青衣小帽的人,坐在那裡。)
    (二人將懷中名刺取出,踱將進去,那些人一齊站了起來,問明來歷,接了名刺
    (,進去半晌,只聽得裡面一片聲嚷「請」。)
    (呀的一聲,開了中間兩扇門,進去是敞廳五間,兩旁架著幾乘藍呢轎子,再進
    (一重門,便是磚砌一條過道。)
    (上面搭著蠡殼天棚,兩廊是二十間莊客的住房,粉牌掛出執事名目,過道盡處
    (,兩扇烏門洞開,一個大院子,白石板地,兩株松樹,直上參天,三層階上,
    (五間大廳,鴉雀無聲,湘簾十地,裡面金碧輝煌,不及細看。)
    (廊簷下兩邊皆有耳門,是用細磁嵌成的竹菊花式,上面做就兩個字,左是怡情
    (,右是養性。)
    (當下跟了莊客走進右手的耳門,又是一個院子,四圍朱欄曲曲,院子裡盡是磁
    (盆種的花草。)
    (中間一個大金魚缸,廊前掛了兩架鸚哥,學著人說話,叫道)
子 裡:客來了。
    (那小孟公已在那裡久候,看見兩人進去,連忙迎了出來,揖罷人座,彼此敘了
    (名號,各道仰慕之意。)
魏淡然:銀山門外酒樓上,拜讀吾兄所題七古一首,真是英雄氣概,名士風流,令人欽佩
    不已。
契 辛:(謙道)小弟性質粗豪,筆墨一道,本不擅長,那日偶然興到,寫了幾句,不料
    為二位仁兄謬賞。
    (當下茶罷,契辛命莊客在花園裡擺席,便請二人到花園裡一遊,說罷大家起身
    (。)
    (走出迴廊,有一條小徑,轉了幾個彎,才到園門,只聞得一股花香撲鼻,及至
    (進了門時,迎面一座假山擋路,側眼看去,有個洞門,恰容一人行走。)
    (進了洞門,一層層的石級,走到高處,全園景致在目,只見山石下是個大大的
    (池塘,裡面奇石嶒,或大如拳,或尖如筍,頗像海中島嶼樣子。)
    (一隻小船,泊在岸邊,岸旁排列著桃柳各樹,園中房子有的在半山裡,有的在
    (平地上,有的臨水幾間,目中可看的,花草交榮,樹陰濃密,耳中可聽的,松
    (濤震撼,好鳥間關。)
    (契辛領著二人下山,沿岸一條仄逕走去,又過了一個嶺頭,轉瞬之間,不見池
    (塘了,卻是個村莊樣子,有幾十株杏花盛開,一帶茅屋七間,極其幽雅。)
    (寧孫謀心中暗忖道:人說揚州鹽商豪富,原來有如此享用,可憐平民的利源,
    (皆被他們占盡了,雖然如此,這陳君人還不俗,又能疏財仗義,總算是庸中矯
    (矯的。)
    (倒要與他談談經濟。)
    
    
10**時間: 地點:
    (須臾,酒席擺好,謙讓入席,不須細表。)
    (酒過數巡,開言道)
寧孫謀:敢問我兄有這樣資財,何不將他營運起來,在商務裡頭幹些事業?
契 辛:不瞞吾兄說,小弟祖上,本運淮鹽為業,從前利息極好,積攢下來,不曾些微浪
    費,才有這樣局面。小弟因想這樣運鹽的事,總是剝削眾人的利益,歸並到一家
    罷了,還要巴結官場,動不動勒捐硬派,受氣不過,所以將這事給舍弟去辦,小
    弟只在此間務農,也想做點生意,無如現在的繅絲廠織佈局等類,成本太重,辦
    得不好,便要折閱,是以不敢輕易開設,吾兄若有高見,還望指教。
孫 謀:據小弟看來,現在洋貨銷場極廣,商家不早設法,將來是站不住腳的。若要設法
    ,除非先興工藝,雖然講不到製造,只要目前將容易做的事考究起來,也好收回
    幾成利益。即如登州出口的草邊好做帽子,博山出的料好制玻璃,北方的葡萄好
    釀酒,南方的甘蔗好熬糖。諸如此類,一一講究,自然占了腳步,得些利益,吾
    兄以為何如?
    (契辛點頭稱是,三人暢談了-會,時已過午,方才散席。)
    (寧、魏告辭過江,契辛再三留住數日,二人卻不過情,只得允了。)
    (當下差莊客過江,將二人行李取來,在園中正廳之旁三間船室內安榻。)
    (這船室依山傍水,著實軒爽,契辛時來談論今古,頗不寂寞。)
    (住了三天,那天契辛有事出門,寧孫謀急欲往上海找賈希仙,便與魏淡然商量
    (定了,只待契辛回來告辭,明早成行,午飯後整頓行囊已罷)
淡 然:我們來此,園中尚未各處游過,今日何不同去走走。
    (孫謀答應著同走,沿著池塘走去,穿出一個石洞,便是一道小石橋,原來這池
    (塘曲折迴環,被幾處假山隔斷,底下卻是水脈貫通的,山坳中作成五個石橋,
    (這是第一橋。)
    (過了橋時,仍復上山,峰腰裡有座茅亭石台石凳,擺著一盤圍棋子,二人素嗜
    (下棋,觸動所好,便坐下對著。)
    (正在用心出神的時候,忽聽得山前隱隱有呼救命之聲,像是女子的聲音,二人
    (不勝駭異,連忙立起身來下山去找。)
    (正是:
    (  登高未遂英雄志,從井重牽兒女情。)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締良緣雙集女牀鸞 訪故友單愁過江鯽)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