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泗洲城積善延嗣 寧輝山混一真元)
    (詞曰:
    (  鷓鴣年豐足,田園積善家,奈何有樹不開花。)
    (平生正直惟修福,悉聽人來說吾差。)
    (絕外務,甚閒暇,一注清香一碗茶;但願麟兒天賜吾,黃韭淡飯也為華。)
    
    
2**時間: 地點:
    (話說盤古以來,英雄不少,如養由基矢射七札,項霸王力舉千鈞,皆足垂名宇
    (宙,□耀一時,茲姑勿論。)
    
    
3**時間: 地點:
    (單說宋朝嘉祐年間,有個馮員外,號明道,表字楚江,泗洲人氏。)
    (積祖務農,家傳孝友。)
    (安人顧氏,同庚五十二歲,並未生育。)
    (雖有家財七十餘萬,並無一子傳宗。)
    
    
4**時間: 地點:
    (一日,明道吃了一杯酒,同安人在房內說道)
安 人:安人,吾家世代善良,為何天絕我後?真真可歎!
安 人:不須煩惱,吾自有道理。
    
    
5**時間: 地點:
    (明日,安人即喚了許買婆來,同員外納了一個妾,姓范,名叫春霞。)
    (不上一年,居然春霞受喜。)
    
    
6**時間: 地點:
    (其時正當秋深之際,員外獨坐書房歎道)
員 外:祖宗啊,祖宗!但願春霞生得一個兒子,就是吾馮楚江萬分之幸了。目下已經十
    月滿足,不知何故還不分娩。今日乃是中秋佳節,天氣晴明,已命廚下準備酒筵
    ,擺在玩月樓上,與妻妾二人賞月陶情。此時已是日向西去,月出東方,不知酒
    筵可曾完備,待吾進去看來。
    (那馮員外年紀雖有半百,鬚髮未花,走路不用拐杖,如同少年一般,滿面笑容
    (,慢慢進去。)
    (恰見丫環秋菊手執燈球,從瑞蘭軒下走來。)
    (一見東君,忙忙住步,面帶笑容說道)
一 見:員外進來哉。
員 外:啊,秋菊,你出來何干?
一 見:(秋菊說)安人叫吾來請員外的。
員 外:安人在那裡?
一 見:(秋菊說)安人同了二娘娘在堂樓底下。
員 外:如此,吾也進來了。
一 見:(秋菊說)員外,看仔細。
員 外:不妨。
    (丫環一路照了員外走到堂樓下。)
    (但見月照庭階,滿天星斗。)
    (安人范氏看見員外進來,連忙立起身來,叫聲)
安 人:員外啊。
員 外:(員外叫聲)安人。
范 氏:員外,春霞萬福。
員 外:(員外哈哈笑道)二娘少禮。
安 人:員外請坐。
員 外:安人、娘娘請坐。
    (夫婦三人便挨次而坐。)
    (丫環先送一盤茶來,員外)
員 外:啊,安人,今日喜逢中秋佳節,月色甚好,所以命廚房裡端整些酒菜來賞月。
安 人:啊,員外,方才丫環報說,酒席已經完備,故而妾身打發秋菊,特請員外進來登
    樓共賞。
員 外:如此,丫環張燈。
    (兩個丫環走來,即將茗杯收去,各執燈球照了他們夫婦三人一同往玩月樓中賞
    (月。)
    (員外即喚丫環錦榴來,吩咐)
便吩咐:二娘有孕之身,行走不便,小心扶好。
員 外:(再向范氏道)啊,二娘,慢慢的走阿。
范 氏:曉得。
    (前面夫婦同走,後面錦榴扶了范氏。)
范 氏:錦榴放了手,不要扶得的。
員 外:(錦榴說)丫頭扶了走的好。
范 氏:自己走倒爽快些。
員 外:(錦榴說)扶了走倒覺勿便哉阿是?
范 氏:正是。
    
    
7**時間: 地點:
    (正說話間,已到了玩月樓邊,范氏緩步上樓,丫環先將窗子開開,一席酒已早
    (端正好的了。)
    (朝南兩把眉公椅,員外夫婦並肩坐下,側首范氏坐,兩個丫環篩酒。)
    (范氏先敬馮員外一杯,後敬安人一杯。)
    (安人回敬范氏一杯。)
    (正是初更時候,月明如水,丹桂飄香,三人說說談談,異常歡樂。)
    (對此情景不覺想起心事來了,安人)
安 人:員外,我與你年過半百,膝下無兒,朝朝煩悶,夜夜愁眉。今喜馮門有幸,娶得
    賢妹如珠,目下已經十月滿足,但願產生貴子。
員 外:安人,若得二娘生子,皆叨祖上扶持的。
安 人:員外,慢說祖宗有幸,還是皇天所賜。
員 外:是啊,如果麟兒早降,留傳一脈宗嗣,年年朝拜名山,格外多行善事。
安 人:員外說得有理。
    (少談玩月樓中夫婦之樂,且說安僮小使們等。)
一 個:阿哥,兄弟,吾們的員外真正是好人。今夜中秋佳節,廚房下好勿鬧熱。殺雞打
    鴨,端正辦酒席,叫吾們四個人一桌,大家有得吃。
那 個:兄弟,這個是年常規矩,有例不可缺的。
一 個:啥說話,員外勿吩咐,誰送與你吃?
又一個:勿要噴咀,大家吃罷,看看月華,再作道理,那個說得勿差!
一 個:阿哥,請啊。
那 個:豈敢,豈敢。兄弟請啊。
    (眾人飲酒,多是興高采烈。)
    (還有後面丫環婦女們一體,四個一桌,大家吃得酩酊大醉。)
    (且慢說馮家的事情,把另有一件奇事來講與看官們聽。)
那 個:(那西方佛國如來佛祖升坐蓮台,兩旁邊序列著諸神眾佛謁諦阿羅,講經說法已
    (畢,吾佛如來便說)大唐黃巢殺人八百萬。後有天門陣內,宋將身亡。這些怨
    (鬼冤魂俱沉地獄,無由超升,欲差一星官下凡,降投人世為僧,超度這些冤魂
    (早轉輪回。不知那位星官願往?
那 個:(道言未了,早有孔雀明王俯伏蓮台之下說)弟子願往。
一 個:(吾佛如來頭一搖說)你的性子太咆哮,待吾另選一位星官去走一遭。
那 個:(明王啟奏如來道)弟子如今改性了,皈依佛教,堅守清規,總把怨鬼超升。
一 個:(如來道)既是你這等說,吾差十三部真人護汝下凡。還有一言吩咐你:往東土
    投胎,須記真經、錦雞境,須要牢牢記著。
那 個:(明王說)是。謹遵佛爺法旨。
    (如來即派十三部真人保了同去。)
    (孔雀明王離了西土,駕起祥雲,望東土去了。)
    (遇有積善之家,即行投胎。)
    (但找尋多時,單單只有泗洲城內馮家莊上,馮員外一家是個好慈好善的人,莫
    (如投到他家去了。)
    (少說孔雀明王投胎之事,原說玩月樓中飲酒閒說,不覺時交三鼓了,二娘腹中
    (漸漸痛起來了,閉目咬牙,微流香汗,不免「啊唷」幾聲。)
    (員外、安人忙問)
員 外:二娘為何這般形狀?
范 氏:啊唷,員外、院君,不知為什麼一時腹中痛得很,想是要分娩了。
員 外:啊,丫環,快些扶了二娘進房,小心伏侍。安人你也陪一陪,一切事情要你當心
    的啊。
安 人:曉得。員外速叫安僮去喚穩婆。
員 外:這個自然,待吾就去。哈哈哈,妙啊,今夜要生子了,有興啊,有興!
    (員外哈哈笑亂答頭,燈也不張,下樓來叫安僮。)
    (見他們在廊下飲酒,一個)
一 個:對!
那 個:五!
一 個:對!
那 個:八馬!
一 個:要罰雙杯。
那 個:為何要罰?
一 個:自家伸得一個指,要豁別人八馬,雙杯該罰勿該罰?
那 個:必要罰呢啥?
一 個:那個自然。
那 個:篩來吃口虐。
員 外:(員外開口道)你們大家不要吃酒了。
有一個:咦,員外來了,大家立起來,大家立起來!
一 個:(一個說了)員外為何事務出來?
員 外:二娘娘腹中疼痛得急。
一 個:啊,是烏痧漲?
員 外:混帳的,吃昏了!是二娘要分娩了,快去喚穩婆。
一 個:二娘娘既然是肚痛,為何要分面來吾們吃!
員 外:分娩者,乃是生產也。快些去叫老娘來!
那一個:員外,那只老羊要賣多少銅錢一斤呢?
員 外:啊呀,啊呀,呸!那老娘是收生之穩婆。入娘賊的。通文多弗得,知快快去喚來
    。
一 個:員外,何勿叫二娘娘揀了好日子分娩?
員 外:小狗才,再敢胡言!
一 個:啊,進壽,你去走一遭罷。
員 外:(進壽道)我走夜路怕鬼的,勿去。
那 個:啊,媽個毴,吾進發去哉。
員 外:是啊,是啊,進發你快快走去。
那 個:(進發道)來裡,點燈哉。
    (進發張好了燈,出門逕向前村去叫老娘。)
    (那個老娘叫做姚三姐,收生手段是甚高的。)
    (此是閒文不表。)
    
    
8**時間: 地點:
    (且說員外在家中喜氣洋洋,非常得意,望二娘生個兒子,東廚司命並祠堂內處
    (處虔誠禱告,堂中也點了香燭,拜天拜地,只求二娘生產平穩,馮氏方有後人
    (了。)
    (拜罷了,忙忙進去。)
    (但見房中十多個使女及院君多著急得了不得,只為那頭胎難產,人人害怕,個
    (個在那裡念觀世音佛號。)
    (員外一看見,兩手搓搓也著急。)
    (看那范氏,咬緊銀牙,兩眉皺起,摸摸他身上同水冰一般。)
員 外:啊,二娘,不可心焦,須要保重啊。
范 氏:啊唷,員外啊,可曉得吾腹中疼痛,宛比割肚抽腸,不知痛到何時方了。啊唷唷
    ,痛殺哉口虐!安人啊,痛得實在難當,看來就要見閻王了。
    (安人扶住了他,輕輕)
輕 輕:總須忍耐,不用慌忙。有所說的:瓜到熟時蒂自落,子出母胎就無妨的了。
    (嚇得馮員外走頭無路,頓足揪胸)
員 外:早知今日如此,當初不應娶妾,以後是再不敢同房的了。
    (不知不覺,時候已交三鼓,恰好穩婆來了。)
    (見了員外、院君慇懃萬福。)
    (看看二娘娘,叫丫環取了水湯來,小心伏侍。)
    (那曉得房外登時一縷寶光向裡直射,頃刻之間照了滿房。)
    (房內眾人頭多打暈了,眼多張不開,大家慌忙,人人跌倒。)
    (那十三部真人保送孔雀明王來投入胞胎,打一個滾,二娘痛得宛比開膛。)
    (明王剛到產門,心中一想)
一 想:須記真經錦雞境,牢牢記著。
    (又是谷六六一連兩滾,滾出產門來。)
    (范氏一暈,霞光多已散了,眾眼方能張開,多走到牀前來看。)
三 姐:(三姐便高聲喊起來道)啊呀員外,安人,勿好哉!
員 外:為什麼大驚小怪?二娘娘可曾產下否?
三 姐:養是養個哉。
員 外:是男是女?
三 姐:男勿是男,女勿是女,養了一個蛋出來哉。
員 外:啊,啊呀,啊呀呀!
    (唬得那員外雙手亂搓,安人面多急白了,丫環個個嚇得骨也酥了。)
三 姐:啊呀,好怪氣!式樣像鵝蛋,必然是個妖精。方才十幾個奇形怪狀的東西立在房
    門外,五顏六色的,遮得吾們眼睛多張弗開。啊呀,員外安人那,怎麼處呢?
員 外:家門不幸,生此怪物,馮楚江不要做人了。
    (那員外是恨毒,連天便把蛋拿起來道)
員 外:孽障,妖怪!
    (狠狠的擲在地上。)
丫 環:(丫環們說)員外,勿是蛋,不知是什麼東西,到像石卵。
員 外:何以見得?
丫 環:丟勿碎。
員 外:(員外呵呵說道)氣死了啊,氣死了!
    (可憐那馮員外氣得雙眼昏花,顧氏安人氣如木瓜,老(三)娘沒興頭提燈便走
    (。)
丫 環:(倒是個丫環彩華上前向安人說)夜靜更深去叫他來的,二娘雖生了蛋,並不是
    姚家三姐差的,禮上應該謝謝他。
員 外:喝,家門不幸,安人,丫頭說的話你可聽見否?
安 人:你去取五百錢謝了他去。
丫 環:姚三姐外面去了。員外、安人,勿要心焦,待吾去便了。
安 人:(連忙喊住了姚三姐道)你外面不可聲張。
三 姐:曉得。
    (彩華便給了三姐青錢五百。)
    (那三姐一逕歸家。)
    
    
9**時間: 地點:
    (且說馮家男女們多知二娘人生蛋,多說是一件希奇新文。)
有一個:你可記得東村王壽笤家,上年生一個兩頭人。今年後村倪天表家,又生一個人頭
    老虎身體,多是不祥之兆。今年決不是熟年了。
那 個:啊哥啊,吾們員外為人好,顧氏安人也是好人,一心望生個兒子接代傳宗。那說
    二娘人生蛋,是不祥之兆。
    (閒文少說,再說那馮二娘發暈昏去,幸得丫環叫醒,自己方知生了一個蛋,又
    (氣又羞。)
丫 環:(院君勸范氏道)此是員外命內無子,馮家應該絕後,不干你事,何須煩惱,保
    重身子是正經。
員 外:(馮員外便叫丫環道)此蛋留他怎麼?悄悄拿來投在水中,切切不可與外人知道
    。
丫 環:啊呀員外,那是使勿得的。
員 外:有什麼使不得?
丫 環:雖只是蛋,到底員外的滴血。
員 外:胡說!拿去投在水中。
丫 環:是哉。
    (那丫環取了蛋,手提燈球,血淋淋走下樓梯去了。)
安 人:(安人苦勸馮員外道)不可心焦,須保重身子。
員 外:啊喲,安人啊,吾本來原不想生兒子,抵當馮門絕後的。算起來多是你勸吾另娶
    了一房。那春霞有了孕,吾好不喜歡,日夜望到生產的日子。豈料今宵生了一蛋
    ,而且是丟他不碎的怪東西。我今夜好似雀見米糠空快活,猶如畫餅充饑故事。
    設使外人知道,你吾夫妻有何面目?
安 人:員外,事已如此,不用心焦了。
員 外:安人啊,吾如今只好削髮為僧,諸事丟開,紅塵不染的了。
安 人:啊呀員外啊,這句話你說差了。妾身是女人家,你出家後教我們怎生是好?家業
    飄殘,有誰來管?那馮門永遠絕後了。
員 外:安人啊,如今是不絕而自絕的了喲。
安 人:員外啊,你年不過五十二,俗語說的,海水未乾人未老,後嗣總要靠在春霞身上
    。
員 外:呸!還要想這個念頭?吾馮明道除非做夢。
安 人:命內有兒終有的,你不必過分嗟呀。
    (那安人苦勸員外一番,便叫丫環送一盞香茗與員外,參湯送與春霞吃。)
員 外:(員外十分憐惜說道)啊,二娘,這是吾命不好,不干你事,只須你自己保重,
    不可冒風。明日去請個郎中來服藥調理便了。
范 氏:員外啊,多是吾的不是,生了一個怪東西,有何面再做人?但求一死而已。
員 外:使不得的。
    (便叫丫環要小心伏侍,勿許走開一步,恐春霞做出意外事來。)
    (顧氏回到自己房中歇息,員外往書房裡去坐坐。)
    
    
10**時間: 地點:
    (再說馮宅丫環把蛋去擲於水中,十三部真人在水中保護浮水而去。)
    (到了三十里之外,有一座寧輝山,山下溪洞之中水就不多。)
    (這個地方有一座寧輝寺,內有一個有德行的和尚,法名也叫寧輝,靜守清規,
    (焚修三寶。)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