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凌貴興妄想功名 馬半仙細談風水)
AAA:(昔先儒朱晦奄詩云)閒來無事不從容,睡覺東窗日已紅。萬物靜觀皆自得,四
    時佳興與人同。遒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風雲變態中。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
    是豪雄。
    (此詩言吾儒胸中自有真樂,何須爵祿榮身?試看昔年有個富家學者,急於功名
    (不肯自安其分,後來生出一段荊棘事故,觸怒天顏。)
    (看官未曉得,聽我始末言來。)
    
    
2**時間: 地點:
    (話說雍正年間,粵東番禺縣譚村梁姓朝大、凌姓宗客二人,素有戚眷,(暗著
    (下文)合伙經營。)
    (人稱為莫逆之交,同在南雄府售賣綾羅絹匹,店名「廣源」。)
    (當日義堪取信,自然和好生財。)
    (年邁各自歸家。)
    (遂傳下朝大之子天來宰理。)
    (越數月宗客病故,朝大相繼而亡(了卻二人,筆法簡略),天來為人至孝,念
    (母在堂,不忍遠別家鄉,圖此微利,頓忘膝下之歡。)
    
    
3**時間: 地點:
    (是年在省城第八甫自創一間糖房生理,店號「天和」。)
    
    
4**時間: 地點:
貴 興:(一日往見宗客之子)令先君去年奔世,我等為甥之道,未能稍盡分毛甥舅之情
    ,於今耿耿。(申朗上文戚眷)至如南雄生理,表兄劣手無能,湊著行情冷淡。
    正聽謂:雞肋生理,宜速退辭。
貴 興:表兄所見高明,惟命是聽。
    (天來遂攜他至廣源店,將各項貨物頂與別人。)
    (惟是尚存玉石花盆二十四個,花梨木椅桌二十四張,並未有人承頂。)
    (二人共議,估價論高者承,天來估銀百零五兩,貴興投不滿百,因此天來承受
    (。)
貴 興:(其後悔曰)表弟照價而承,另補花紅五兩,送此盆桌與我,(說出還字,可見
    (其人心有嫉妒)未審均意若何?
天 來:桌爐尚帶松株,花盆已有破裂,不足以供賢表之用。如無,回省別置更覺鮮新。
    
    
5**時間: 地點:
    (當時貴興心雖懊惱,未必仇,因此結事從何來?(將起下文)
    (緣雍正四年,(緊接上文,入題得法)丙午鄉試。)
    (朝廷命正主考王、副主考李分發粵東取士。)
    (時貴興家有萬貫粟陳,新捐國學,潛修孔孟之書,豈意連科下第,不遂所求。
    ()
    (乃托翰林院陳某生,往中途拜會,以疏關節。)
    (能取中五經魁者,許銀二萬兩,文魁者,一萬三千兩。)
    (王公覿面難卻,信口順承。)
    (陳某以為然,口報貴興。)
    (貴興不勝欣喜。)
    (至八月初八日進場,十府生員魚貫累累,九州士子雀躍紛紛。)
    (正是:
    (  不慮龍門頭上點)
    (已尋雲路足跟生。)
    (既滿三場.王公搜閱貴興課藝。)
    (只見八股將通,(二字新極,妙極)卷字尚多出格廢卷。)
貴 興:(歎曰)今日原奉欽命求賢,非為朝廷獲利。如此潦草塞責,當在孫山之外,安
    可妄中其人?
    (迨至九月初八,龍日放榜。)
    (貴興以為必中,親赴榜亭。)
    (從始至末細看幾回,競不見榜中有河間者。)
    (凌姓郡名)不覺頓足長嗟,趕回三德店中。)
    (店在板葙巷內,貴興自創)正是心如芒刺,氣可衝冠。)
    (族叔宗孔為入詔倿,從旁叫聲)
宗 孔:姪老爹(好個稱呼,自古以來未聞有此名目)有此文字尚不中試,若非主考瞎眼
    ?必是風水使然。(風水二字一篇主腦)古云:命運先風水,陰陽後讀書。五者
    缺一,難以取功名也。
貴 興:若論命,府君遺下七星伴月(諺云一甕黃金七甕銀為七星伴月)衣祿,豈不如人
    運?何則喜神到限,產下兒子,應科流年,未足為乘。(產子便要中試則天下之
    (人皆可中試矣。可發一歎)風水雖屬渺茫,然府君在生所有作灶安神,必開羅
    盤,以定方位,即修渠小故細選曆書,堪輿未嘗不究四者陰隲,反心自問:雖無
    功降及人,然而叔父貧難,何曾漠然不顧在?五者讀書,非敢自謂超群。鄉中會
    課,恒列五名。周李二人咸常拜服。(所拜者星月耳)五者尚賴何哉?
    (那宗孔眉頭暗皺,眼角偷頻,低聲勸解曰:「五者之中,風水未嘗無礙。)
    (何也?吾恐陽宅有餘而陰宅不足,且未可知。)
    (小人伎倆慣用如此抑揚)貴興曰:「叔父所言有理。)
    (奈何今日堪輿不過指東指西,賣弄江詞,以圖餬口之計。)
    (豈有真眼可以轉禍為祥?)
    (」)
宗 孔:(拍案大叫曰)如今正有其人,係江西省,姓馬,號『半仙』,渾名『鑽穿石』
    ,(天來石室幾乎被他縲穿。)凡一切生衰絕旺可以前知,惟無時可服。若不登
    山便往人家相宅,何不叫來一看,試他眼力何如?
貴 興:(試出好大事來)既如此,敢煩叔父一往。
    (宗孔領命,走至馬鞍街,求請「半仙」。)
    (那「半仙」推辭說)
宗 孔:本日不能如命,緣要下鄉定向。(如果無時可服,今之醫生亦多類是)不嫌鄙見
    ,明日可來。
宗 孔:先生不可釋他明日。我今攜先生並到譚村。不消兩日,敬酬步金五兩。
    (「半仙」聽得此言,欣然應允。)
    (即隨宗孔到三德店。)
    (貴興一見大喜,僱舟偕「半仙」回鄉。)
    (甫到家,貴興舉陽宅與他看。)
    (「半仙」看畢謂貴興曰)
貴 興:細看尊府,前後懼高,中間低陷,名貓兒伸懶之局。行門放水,極合其宜,原興
    隆發甲之家,丁財並旺之府。
貴 興:尚望指教,何須過譽?
    (再攜他往看山墳。)
    (「半仙」論曰)
宗 孔:凡風水,首以理氣為主,次及巒頭。若只說青龍白虎,何足道哉。如天有一星,
    地有一穴,無不歷歷。詳言天之精靈,結成日月星辰;地之秀氣,變就江河山嶽
    。所謂: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輕清之氣無形,垂濁之氣有跡。概而言之:天有
    五星金木水火土;地有五嶽恒衡太華嵩。東方甲乙木按東嶽泰山;西方庚豐金按
    西嶽華山;南方丙丁火按兩岳衡山;北方壬癸水按北嶽恒山,中央戊己土按中嶽
    嵩山。岳岳有生,山山有克。克不可生,生不可克。克處逢生,生處逢克。克極
    有生,生極有克。相剋相生,相生相剋。克克生生,生生剋克。生剋克生,克生
    生剋。能辨此理,其庶幾乎?
貴 興:敢問山勢何以為龍?
    (「半仙)
宗 孔:龍之為龍,豈有龍形可探?緣為氣勢變化無窮,如龍一體。龍能大能小,能升能
    隱。大則騰雲致雨,小則隱界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於波濤之內
    。即此一穴,便是龍盤。東邊文筆既顯,西邊催官亦猛。玄武高聳,朱雀坦平,
    四圍革固,八將歸堂。來龍來得極速,結穴就在這裡。應有一名探花,三名進士
    。
    (貴興聞言,不勝之喜。)
貴 興:(曰)既如此,如何屢敗棘圍?
    (「半仙」歎曰)
宗 孔:所恨前石室,室位居犯煞,最宜平坦,不合高巍。(千古恨事全在此數語)未曉
    何人之室?
貴 興:此僕之表兄粱天來之居也。
    (「半仙)
宗 孔:有此懿親,最易圖謀。願足下不惜千金,與他求購。(五兩步金兑足還想三分經
    (紀)竊思國朝開創以來,貴省儒林未有列入三本者。(狀元、榜眼、探花稱為
    (三本)苟能初破天荒,便能流芳百世,誠為巨族光寵矣!佳城之美,惟足下圖
    之。
    (前已牽火,後再加油)貴興深服其論,欣然送過步金餘惠,自不必言。)
    (「半仙」再三辭謝,登舟而返。)
    (斯時貴興正欲邀取功名,以暢其志。)
    (奈仳石室係天來世居,如何使他變賣?正沉吟間,厲聲告曰)
宗 孔:姪老爹不消籌策。吾有一計,易如反掌。憑三寸不爛之舌,往說天來,能變此室
    為我家物業,任意更移。
    (未知此意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求購宅倒是顛非 扮假棺爭長論短)
    
    
6**時間: 地點:
    (卻說宗孔欲往說天來賣宅。)
貴 興:叔父有何妙計?
宗 孔:吾自有計,令其不敢不從。不消半月,必然買售此宅。
貴 興:他之石室,向者迮造曾費千有餘資,如彼肯賣,當還業價三千。見志不從,慎毋
    勉強。(初意未嘗不善)如果幹得事來,異日經紀,自當加倍。
    (宗孔歡喜無限,歸家囑其妻曰)
宗 孔:吾今逕往省城歸來,自有佳境。
貴 興:(謝氏曰)如今糧食已絕,佳境休題。
宗 孔:(歎曰)吾之所與交遊者。不少既無糧食,何不往外邊賒來?
貴 興:(謝氏曰)丈夫識者雖多,何人可以暫借?
    (宗孔不能答,忿忿出門而去。)
    (行至沙街,徒見糶糶紛紜。)
暗 思:買既不可賒,亦不能搶,又不敢盜,更不慣眼看,看怎生計較?
    (良久,偶獲一計,奔回貴興之家。)
貴 興:叔父因何而返?
宗 孔:吾今回來典些衣物,以備吾家旦夕之需。然後可去。
貴 興:叔父代吾幹事,還要叔父傷財?不可!不可!
    (遂撿出洋錢十個,交附宗孔安家。)
宗 孔:他日當在經紀內扣除。
    (如此經紀,將何以扣?)然後與貴興辭別歸家,備裝而往。)
    (次早,到第八鋪「天和號」糖房。)
    (天來兄弟接見。)
天 來:(皆云)舅父因何到此,當有喜事?
宗 孔:(將有喬遷之喜)特來求賢甥成一椿美事。(只恐反成不美)未曉合否?
天 來:甥舅之情何論,有話只管說來。
宗 孔:舍姪祈伯,(貴興別名)今科不第,未遂男兒志願,偶然叫得一堪輿,所言極確
    ,所見甚高,人咸呼為『馬半仙』,言我祖山左邊文筆既顯,右邊催官亦猛,玄
    武之勢最聳,朱雀之局坦平。應有一名探花、三名進士,只為賢甥尊府巍峨,衝
    犯我祖山墳,不特阻壓文運,已入闈猶恐遇災。若得改低五尺(府如改低不成府
    (矣)便成龍穴佳城。『半仙』所論如此,愚直之言,幸勿見怪。
天 來:此室之邊,世遠年湮。一旦毀拆,何以棲身?既是犯彼文星,吾於心亦不忍,能
    順他情,忘其孝義,遂得賢表功名之願,恐不能仰體先人之心。奈何,奈何!
宗 孔:(天來亦可謂善為說詞矣)賢甥之言甚是。何無叫他補回業價銀三千兩,售賣與
    他,意下如何?
    (天來躊躕未答。)
宗 孔:異日猶子運際風雲,名登龍虎,皆藉賢甥所致也。又何樂而不為哉。
天 來:昔日府君病重時囑吾兄弟,他年營運不前,聽從造化。惟此室斷不可移。三代之
    內轉與他人,便為不孝,三代以後亦難責矣。自念父之棄世未久,也其音容如昨
    ,言猶在耳,孝可忘心。況家業依然,尚有母親在堂,弟婦妊娠,兒子養福、女
    子桂蟬,皆髫齡也,相與稜止之故,久何可大之也,尺地莫非其有也,一椽莫非
    其迮也。而舅父所求購宅者,是以難從也。
君 來:(其弟怒責曰)吾今正住缺地,以購花園。適遇舅父光臨,何無轉問於他,此宅
    索價幾何?待吾與之購買,使其徙居他處,或登狀元且未可卜。
君 來:(言猶來畢,養福又罵曰)他欲中試,叫他多臨幾行趙帖,勤讀幾段韓文,自然
    不負窗前。一旦下第,反來指我居址,可歎!可歎!
    (宗孔看見初時禮義問答,迨後愈應愈奇,知事定然不濟,遂與天來告別。)
天 來:舅父何故速回?應要邀留數日。孩童之語,萬勿介懷。
宗 孔:賢甥肯鬻此室,我便不回。(欲求經紀,又想徒鋪揆之天理人情,哪有大便宜事
    (?)如果不從,異日相逢,便為陌路矣。
君 來:飯可畜豕,何必邀留?
    (罵得宗孔忿氣填胸,勃然變色曰)
宗 孔:汝兄弟猶不早作商量,還敢惡言藐視我乎?
    (言罷,怏怏而去。)
天 來:(謂君來曰)何無可鬻與他亦了,豈不聞鄉人云:『不怕菩薩,只怕祈伯;不畏
    雷公,只畏宗孔。』因他是個險人,防其旦夕陷害。
君 來:古語云:一寸山河一寸金。
    (天來述鄉人以論,弟君來引古語以證兄)因此天來立下一個不賣的念頭。)
    
    
7**時間: 地點:
    (且說宗孔回見貴興,備述天來絕無賣意。)
貴 興:吾今料他不肯賣。一者安居樂業,二者家產有餘,三者糖房旺相,哪肯燕入他家
    ?但未曉如何回說。
宗 孔:天來原屬奸猾,托父為名,空云:『本當從命,緣父棄世有云:賣此石室,是為
    不孝。今若棄之,他日九顯之下,有何詞對父親說乎?』
貴 興:(贊曰)果是識時務之人,好個人世長者。
    (宗孔見其不怒,而反贊天來,便講)
宗 孔:再後君來說令人真個可惱,他要建園,反欲與汝購買朱門,以擴其地。
貴 興:吾求他賣,他索我沽。此亦平人局量,叔父休要怪他。
    (宗孔又見其不怒,轉說)
宗 孔:養福澆薄異常,說妝作文請人代筆。若能中試,牛馬可飛。
貴 興:稚子則當以緘口為高。
    (宗孔本來要激發貴興,誰想貴興殊無慍色,乃倒是顛非。)
宗 孔:(曰)天來最力變臉,言汝父進身,原與陳琳無異。幸得他父攜帶二八生涯,沉
    沒許多私數。今日得成富戶,不念前恩,而反逼他賣宅。待汝他日到省,要當面
    嘲罵,然後可快其心。
貴 興:(聽罷大怒)他父得府君提攜,始得成家。如此反架惡言使我,如何衿得?敢問
    叔父,何以質證否?
宗 孔:既不可質,安能道哉!尚有坊鄰親見親聞,旁人亦代為忿恨。
    (貴興怒氣愈熾。)
宗 孔:欲泄此恨,又何難哉?
宗 孔:(貴興問之)他之祖父山墳,原汝父送他安葬,猶有地券留存。如今他先作不仁
    ,汝何妨後作不義?胡不用假棺之計,以挾制之?
貴 興:欲用此計,喪主何人?
宗 孔:吾弟順海,生得顴高鬚髯,聲響晴圓,見之必怕,聞之必驚。其人可當此任。
貴 興:恐他不從,若何?
宗 孔:若有甜頭,必然應允。
    (貴興依計而行。)
    (順海知有甜頭,喜出望外。)
    (貴興即令工匠斲成一個女棺,內藏器械,人人掛帛,一齊奔到梁山,竟將朝大
    (天罡掘破,伐去松株。)
    (天來之僕祈福偶在後園澆菜,見之失驚,慌忙報知天來之母凌氏。)
凌 氏:(奔到塚前罵曰)吾兒與汝何仇?如何若此?
宗 孔:(順海罵曰)汝這黔婆,老而不死,莫非送肉就枯乎?汝須舉眼觀,真是汝梁家
    之地,還是我凌姓之山?我今遇此鼓盆之慘,無地可理。幸得比兒祈伯送穴牛眠
    ,今有無名盜葬,正要與之理論。詛意就是你們,尚敢刀恃女流阻吾喪葬?
    (言罷,舞手向凌氏毆打。)
    (未知凌氏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繪猛虎宗孔獻計 托危病凌氏修書)
    
    
8**時間: 地點:
    (卻說順海欲將凌氏毆打,偶遇之叔翰昭向前勸曰)
天 來:眾凌親翁如何作嗔若此?縱使比兒獲罪。亦應預早投知。何故將先人天罡掘破,
    擅斬松株?
天 來:(順海令人暗中取出器械,厲聲喝曰)汝這狗才,有多大前程。敢來與我比試?
    如再饒舌,立將汝者劈垛。
    (翰昭見其兇悍,結舌不言,扶凌氏歸家。)
凌 氏:(勸曰)如此強徒,惡如虎豹,蠻似傜黎。可待二子歸來,然後與之理論。
    (於是無可奈何,任其放肆。)
    (宗孔就將松株扛同變賣。)
    (將以此為佳境乎?)數日之間,仍未見梁家消息。)
宗 孔:(謂貴興曰)如今天來之室,竟不肯棄。吾今又有一計,使他即獻出來。
貴 興:叔父計將安出?
宗 孔:可於山下面成一隻白虎,衝照他之明堂。如此不堪,自然要鬻。
    (貴興嘉納其計,遂令人繪著一隻白虎,露牙張口,頭橫尾豎,眼睜睜遠遠對正
    (梁家之明堂。)
    (凌氏驚駭,跗膺而歎曰)
凌 氏:古云:『白虎照明堂,一步幾人亡。』(不意亦有此靈性歟?)如此不祥,當以
    何法治之?
    (越數日,凌氏亦令人於後牆繪就一隻貔貅,與虎相照。)
    (宗孔恒算梁家探聽,絕無影響,只見壁上寫著一隻貔貅,飛報貴興。)
    (貴興欲將此獸削去。)
宗 孔:不可。何不將計就計,拆去此牆?
貴 興:毀人宅址,於律非輕。
宗 孔:邇來麻痘遭劫,可言此牆有礙小口,則拆之有名,又何如哉?
    (貴興然之。)
    (登時率眾兄弟投奔梁家毀拆。)
    (凌氏聞拆,喊曰)
凌 氏:貴興恃富,宗孔凌人。前者伐樹鋤墳,吾猶未究。如何再侵我宅,毀我後牆?欺
    凌至極,當遣天誅。
    (宗孔聞喊,怒將所拆之磚向凌氏擲去。)
    (閨中女流猶幾番被毀,橫逆之徒為之一歎矣!)是時,旁有金魚缸一個,被他
    擊碎。)
    (凌氏倖免其傷,兩媳力勸而回。)
    (宗孔又將魚池填塞,所有名花、異草、古樹、靈芝,盡行掠去。)
    (宗孔又得佳境矣。)
    
    (凌氏轉入家堂,忿恨不已。)
    (隨著人往後牆窺探,被其拆得零零落落,恰似平原曠野,四面空虛,泣謂祈福
    (曰)
凌 氏:汝可速往『天和店』,報知大爺兄弟,說吾有病,危在旦夕,叫他刻日歸家。我
    今有書一封,交與呈上。
祈 福:他若回來,見安人無恙,豈不是責我妄言耶?
凌 氏:依我而行,自無所礙。
    (祈福領命而去。)
    
    
9**時間: 地點:
    (且說天來兄弟在店,正是貨如輪轉,客似雲來,果係興隆景象。)
    (是日,得見祈福,問其來意。)
    (祈福具道:凌氏病勢危險,隨後呈上家書。)
    (天來兄弟拆視,其書云:
    (  我本風燭之年,朝難保夕。)
    (趁來更染沉痾,初時自以為常,豈意延醫,服藥益覺其沉。)
    (汝兄弟可念劬勞,速整歸鞭。)
    (毋片多囑!)
    (母凌氏與男天來兄弟同看。)
    (兄弟著畢,呼天號地,皆自以為不孝,使母病至如此。)
    (然後始知,遂與君來僱舟,多添水手而行轉。)
    (盼間已到家中,見母親殊無病態,惟有愁容滿面。)
暗 思:(兄弟同相驚顧)書中所言如此,何故這個光景?
凌 氏:(向前問曰)近日媳婦得毋,多行不孝乎?何以母親若此?
凌 氏:(哭曰)不然。吾本無恙,妯娌亦是和諧。但不知汝等兄弟近來與貴興如何結怨
    。今汝父墳被池掘破,斬去松株,填塞魚塘,毀拆後牆,擄掠花園,面虎照堂。
    凌逼百端,吾皆包忍。汝等有何錯事,可實言之。
    (兄弟聽罷大駭,皆掩面而哭。)
天 來:兒不孝罪孽深重,禍及先人。(何止先人,不久就及於生人矣。)父仇不共戴天
    ,豈容與他兩立哉?
    (隨將貴興當日求買石室,不從其願.具述一番。)
    (便要赴縣鳴冤之意。)
凌 氏:官節茫茫,遭冤受屈,一字入門,九牛難拔。宜細參之,後悔無及。
君 來:母命如此,權且從之。何無與哥哥同往茶村討賬,依然守業,何如?
    (天來忿忿不答。)
    (凌氏再三泣勸,天來且得整復山墳而止。)
    (或云有此冤情,何以含忍餘日?不然。)
    (細觀凌氏之言,二子不得不止。)
    (次日,兄弟同往茶村收賬。)
    (宗孔遇之於途,飛報貴興曰)
宗 孔:吾今早窺見天來兄弟同往茶村。莫不是他謄詞控告乎?
一 人:(時座間)不然。茶村原有蘇客,與他購糖,兄弟恒往討賬。今番此去,未必謄
    詞。
    (宗孔視之,乃貴興之表叔區爵興也。)
宗 孔:既如此,胡不待他回來,掠去此財,以喪其氣?
    (非是喪天來之志意,乃宗孔自求佳境耳!)
貴 興:白日搶奪軍民,哪裡肯容?
宗 孔:吾有一計,欲用久矣。(觀此一語,足見宗孔一生為人。)可作偽數一紙,寫著
    『康熙四十八年,梁朝大買售北沙田數頃。因交價不孚,借到凌宗客本銀一千兩
    ,湊交田價。週年計息一分。』將此紙用米塵彈染,叫其清結。彼定不從,然後
    率眾搶奪。斯時雖有坊鄰,亦難與他排解矣。
    (貴興乃陰使其叔姪兄弟,乃是柳毓、柳權、潤保、潤枝、越文、越武、越順、
    (越和、宗孟、宗季、宗孝、宗和、順海、美舉十四人,星羅棋佈,匿影藏形,
    (各於隘口埋伏。)
    (然後攜同區爵興等在於津頭以俟之。)
    
    
10**時間: 地點:
    (再說天來兄弟往茶村付得銀三百南,呼渡而來。)
    (正欲登岸,乍見貴興暗暗盼著,乃忖度道)
天 來:三百糖銀,凶多吉少。
    (於是急叫君來,分纏身上,看景而行。)
    (誰想貴興一見天來,哪裡肯容?即厲聲叫曰)
貴 興:梁老表台,久不相逢,三生有幸。
    (向者握手剪敬南檳,未及塗灰。)
貴 興:(又問曰)此項甜延歲月,何時可償?
    (天來問他何數。)
宗 孔:(接曰)日前康熙四十八年,汝父置田,曾借宗客本銀一千兩,以充田價。如何
    佯作不知?
    (天來大驚良久,徐徐答曰)
天 來:既有此項,何不說於分夥之時,而突討於今日?
宗 孔:有數存據,豈容強辯哉。
    (向貴興袖中取出借數一紙,擲與天來,令其自看。)
爵 興:(勸曰)錢債細故,須念血表相關。償回原本,利息可以原情。
君 來:如此等數,當往大王廟裡,鳴鼓清償。
    (天來以目示之,君來會意欲走。)
    (不料左有柳毓、柳權,右有潤保、潤枝,前有越文、越武,後有越順、越和,
    (更有宗孟、宗季,宗孝、宗和、順海、美舉十餘人,向君來拳腳相加,衣服盡
    (行扯碎,飛花滿地,隨風而轉。)
    (天來欲卻,又被柳毓拳打撲地,掠去此財。)
    (是時街坊上適有一人,年可十八,生得兩眼如珠,手持一對披刀,飛奔上前,
    (大喝一聲)
一 人:貴興休走,何得在此無禮,恃勢凌人!
    (言罷,即向貴興頭上砍去。)
    (未知此人是誰,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 慈母潛身聽媳話 強徒施掌博黃黏)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