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圖奪嫡晉王樹功 塞亂源李淵惹恨)
    (詩曰:
    (  繁華消歇似輕雲,不朽還須建大勛。)
    (壯略欲扶天日墜,雄心豈入弩駘群。)
    (時危俊傑姑埋跡,運啟英雄早致君。)
    (怪是史書收不盡,故將彩筆譜奇文。)
    (從來極富極貴極暢適田地,說來也使人心快,聽來也使人耳快,看來也使人眼
    (快。)
    (只是一場冷落敗壞根基,都藏在裡邊,不做千古罵名,定是一番笑話。)
    (館娃宮、銅雀台,惹了多少詞人墨客,嗟呀嘲誚,止有草澤英雄,他不在酒色
    (上安身立命,受盡的都是落寞淒其,倒會把這干人弄出來的敗局,或時收拾,
    (或是更新,這名姓可長存天地。)
    (但他名姓雖是後來彰顯,他骨格卻也平時定了。)
    (譬如日月,他本體自是光明,撞在輕煙薄霧中,畢竟光芒射出,苦是人不識得
    (。)
    (就到後來,稱頌他的,形之紙筆,總只說得他建功立業的事情,說不到他微時
    (光景。)
    (不知松柏生來,便有參天形勢﹔虎豹小時,便有食牛氣概。)
    (說來反覺新奇。)
    (我未提這人,且把他當日遭際的時節,略一鋪排,這番勾引那人出來,成一本
    (史書寫不到人間並不曾知得的一種奇談。)
    (可是:
    (  器當盤錯方知利,刃解寬髀始覺神。)
    (由來人定天能勝,為借奇才一起屯。)
    (從古相沿,剝中有復。)
    (虞夏商周,秦漢兩晉。)
    (晉自五馬渡江,天下分而為二,這叫做南北朝。)
    (南朝劉裕篡晉稱宋,蕭道成篡宋稱齊,蕭衍篡齊稱梁,陳霸先篡梁稱陳。)
    (北朝晉亡時,止存得一個拓跋魏。)
    (魏之後亂離,又分東西。)
    (東西二魏,一邊為高歡之子高洋篡奪,改了齊﹔一邊被宇文泰篡奪,改了周。
    ()
    (周又滅齊,江北方成一統。)
    (這時周又生出一個楊堅。)
    (乃父楊忠,以戰功封隋公。)
    (生他時,生得目如曙星,手有奇文,儼成王字。)
    (楊忠夫妻,知他異人。)
    (後來有一老尼,對他母道)
一 個:此兒貴不可言,但須離父母方得長大。貧尼願為撫視。
    (其母便托老尼撫育。)
    (奈這老尼止是單身住庵,出外必托鄰人看視。)
    
    
2**時間: 地點:
    (這日老尼他出,一個鄰媼進庵,正將楊堅抱弄,忽見他頭出雙角,滿身隱起鱗
    (甲,宛如龍形。)
    (鄰媼吃了一驚,叫聲「怪物」,向地下一丟。)
    (恰好老尼歸來,連忙抱起,惋惜道)
一 個:驚了我兒,遲他幾年皇帝,總是天將混一天下,畢竟產一真人。
    
    
3**時間: 地點:
    (自此數年,楊堅長成,老尼將來送還楊家。)
    (後來楊忠病亡,楊堅遂襲了他職為隋公。)
    
    
4**時間: 地點:
    (其時周主見他相貌瑰奇,好生忌他,累次著人相他。)
    (相者知他後有大福,都為他周旋。)
    (他也知道周主疑他,將一女夤緣做了太子妃以固寵。)
    (直至周主晏駕,幼主庸懦,他羽翼已成,竟篡奪了周國,改號大隋。)
    (莽因後父移劉祚,操納嬌兒覆漢家。)
    (自古奸雄同一轍,莫將邦國易如花。)
    (隋主初即位,打起一番精神,早朝晏罷﹔又得一獨孤皇后悍妒非常,成全了他
    (不近女色﹔更是在朝將相,文有李德林、高熲蘇威,武有楊素、李淵、賀若弼
    (、韓擒虎,君明臣良,漸有拓土開疆、混一江表意思。)
    (若使江南人主,也能勵精圖治,任用賢才,未知鹿死誰手。)
    (無奈創業之君多勤,守成之君多逸﹔創業之君親正直、遠奸諛,守成之君惡老
    (成、喜年少。)
    (更是中材之君,還受人夾持﹔小有才之君,便不由人駕馭。)
    (這陳主叔寶,也是一個聰明穎異之人,奈是生在南朝,沿襲文弱豔麗的氣習,
    (故此好作詩賦。)
    (又撞著兩個東宮官:一個是孔范,一個是江總,又乃薄有才華,沒些骨鯁的人
    (。)
自 古:詩為酒友,酒是色媒。
    (東宮無事,詩賦之餘,不過酒懷中快活,被窩裡歡娛,台池的點綴。)
    (打點一對風流君王,浪子宰相。)
    (及到即位,不說換出他一付肝腸,倒越暢快了他許多志氣。)
    (升江總為僕射,用孔范作都官尚書。)
    (君臣都不理政務,只是陪宴和詩,過了日子。)
    (陳主又在龔貴嬪位下,尋出一個美人姓張名麗華,發長七尺,光可鑒人。)
    (更是性格敏慧,舉止閒雅,淺笑微顰,豐華入目,承顏順意,婉孌快心。)
    (還有一種妙處:肯薦引後宮嬪御。)
    (一時龔、孔二貴嬪,王、李二美人,張、薛二淑媛,袁昭儀、何婕妤、江修容
    (並得貫魚承寵,陳主還有閒暇理論朝廷機事?就有時披覽百司章奏,畢竟自倚
    (著隱囊,把張麗華放在膝上,兩人商議斷決。)
    (婦人有甚遠見?這裡不免內侍乘機關節,納賄擅權。)
    (又且孔范與孔貴嬪結為兄妹,固寵專政,當時只曉有張、孔、不知有陳主了。
    ()
    (檀口歌聲香,金樽酒痕綠。)
    (一派綺羅筵,障卻光明燭。)
    (況是有了一干嬌豔,須得珠寶玉佩,方稱著螓首蛾眉﹔翠襦錦衾,方稱著柳腰
    (桃臉﹔山珍海錯、金杯玉爵,方稱他妙舞清謳﹔瑤室瓊台、繡屏象榻,方稱得
    (花營柳陣,不免取用民間。)
    (這番便惹出一班殘刻小人:施文慶、沈客卿、陽惠朗、徐哲暨慧景,替他彩山
    (探海,剝眾害民。)
    (在光昭殿前,起臨春、結綺、望仙三座大閣,都高數十丈,開廣數十間,欄檻
    (窗牖,都是沉香做就。)
    (還鑲嵌上金玉珠翠,外布珠簾,裡邊列的是寶牀玉幾,寶帳翠帷。)
    (且是一時風流士女絕會妝點,在太湖、靈壁、兩廣,購取奇石,疊作蓬萊,山
    (邊引水為池,文石為岸,白石為橋,雜植奇花異卉,正是:
    (  直須閬苑還堪比,便是阿房也不如。)
    (陳主自住臨春閣。)
    (張麗華住結綺閣。)
    (龔、孔二貴嬪住望仙閣。)
    (三閣都是復道回廓,委宛相通,無日不游宴。)
    (外邊孔范、江總,還有文士常侍王等,裡邊女學士袁大舍等,都得陪從。)
    (酒酣命諸妃嬪及女學士、江、孔諸人賦詩贈答。)
    (陳主與張麗華品第,各有賞賜。)
    (把極豔麗的譜在樂中,每宴選宮女數千人,分番歌詠。)
    (只是這些供應,都從那裡來的?做了一個人主,不能治民,反又害民。)
    (釀盡一國愁,供得一時樂。)
    (杯浮赤子膏,筵列蒼生膜。)
    (宮庭日歡娛,閭裡日蕭索。)
    (猶嫌白日短,醉舞銀蟾落。)
    (消息傳入隋朝,隋主便起伐陳之意。)
    (高熲、楊素、賀若弼都上平陳之策。)
    (正在議論之間,忽然次子晉王楊廣,請領兵伐陳)
隋 主:叔寶無道,塗炭生民,天兵南征,勢同壓卵。若或遷延,叔寶殞滅,嗣以令主,
    恐難為功。臣請及時率兵討罪,執取暴君,混一天下。
    (看官們,你道征伐是一刀一槍事業,勝負未分。)
    (晉王他是親王,高爵重祿,有甚不安逸,卻要做此事?原來晉王乃隋主次子,
    (與太子勇俱是獨孤皇后所生,他卻不甘為下,起有奪嫡之念。)
    (知得獨孤最妒,朝臣中有蓄妾生子的,都勸隋主廢斥。)
    (太子因寵愛姬妾雲昭訓,失了皇后歡心,他就乘機陽為孝謹,陰布腹心,說他
    (過失,稱己賢孝。)
    (到此又要謀統伐陳兵馬,貪圖可以立功,且又總握兵權,還得結交外臣以為羽
    (翼。)
    (卻喜隋主素是個猜疑的人,正不肯把大兵盡托臣下,就命晉王為行軍兵馬大元
    (帥,楊素為行軍兵馬副元帥,高熲為晉王元帥府長史,李淵為元帥府司馬。)
    (這高熲是渤海人,生來足智多謀,長於兵事。)
    (李淵成紀人,胸有三乳,曾在龍門破賊,發七十二箭,殺七十二人。)
    (更有兩個總管韓擒虎、賀若弼---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君---為先鋒,自
    (六合縣出兵,楊素由永安出兵,自上流而下,一行總管九十員,勝兵六十萬,
    (俱聽晉王節制。)
    (各路進發,東連滄海,西接川蜀,旌旗舟楫,連接千里。)
    (陳國屯守將士,雪片告急。)
    (施文慶與沈客卿,遏住不奏。)
    (及至僕射袁憲陳奏:要於京口、彩石兩處添兵把守,江總又行阻撓。)
隋 主:(這陳主也不能決斷)王氣在此,齊兵三來,周師再來,無不摧敗。彼何為者耶
    ?
孔 范:(連忙獻謅說)長江天塹,天限南北,虜馬怎能飛渡,總是邊將要作功勞,妄言
    :『臣每患官卑,虜兵若來,臣定作太尉公矣。』
隋 主:(施文慶道)天寒,虜馬凍死,如何能來!
孔 范:可惜凍死了我家馬。
    (陳主大笑,叫袁憲眾臣,無可用力。)
    (這便是陳國禦敵的議論了。)
    (飲酒奏樂,依然如故。)
    (北來烽火照長江,血戰將軍氣未降。)
    (贏得深宮明月夜,銀箏檀板度新腔。)
    (直到日暮方覺。)
    (不期這日賀若弼領兵,已自廣陵悄悄渡江。)
    (韓擒虎又帶精兵五百,自橫江直犯彩石。)
    (守將徐子建一面奏報,一面要率兵迎敵。)
    (元旦各兵都醉,沒個拈得槍棒的。)
    (子建只得棄了兵士,單舸趕至石頭。)
    (又值陳主已醉,自早候至晚,才得引見。)
只 得:(面道)明日會議出兵。
    (次日鬼混了一日,到初四日分遣蕭摩訶、魯廣達等,出兵拒戰。)
    (內中蕭摩訶要乘賀若弼初至鍾山,擊其未備。)
    (任忠要精兵一萬,金翅三百艘,截其後路。)
    (都是奇策,都不肯聽。)
    (到了初八日,督各將鏖戰,其時止得一個魯廣達竭力死鬥,也殺賀若弼部下三
    (百餘人。)
    (孔范兵一交就走﹔蕭摩訶被擒。)
    (任忠逃回,陳主也不責他,與他金兩櫃,叫他募人出戰。)
    (誰知他到石子崗,撞了擒虎,便率兵投降,反引他進城。)
    (這時城中士庶亂竄,莫不逃生。)
    (陳主還呆呆在殿上等諸將報捷。)
    (及至聽得北兵進城,跳下御座便走。)
聽 得:(袁憲一把扯住)陛下尊重,衣冠御殿,料他不敢加害。
只 得:(陳主道)兵馬殺來,不是耍處。
只 得:(掙脫飛走,趕入後宮,尋了張貴妃、孔貴嬪)北兵已來,我們須向一處躲,不
    可相失。
    (左手綰了貴妃,右手綰了貴嬪,走將出來。)
    (行到景陽井邊,軍聲鼎沸)
聽 得:罷罷!去不得了,同一處死罷!
    (一齊跳入井。)
    (喜是冬盡春初,井中水涸,不大沾濕。)
聽 得:(後主道)縱使躲得過,也怎生出得去?
    (凱歌換卻後庭花,簫鼓翻成羯鼓撾。)
    (王氣六朝今日歇,卻憐竟作井中蛙。)
    (三人躲了許久,只聽得人聲喧鬧,卻是隋兵搜劫珠寶宮女。)
    (止見正宮沈後端處宮中,太子深閉閣而坐,單不見陳主。)
    (眾軍四下搜尋。)
太 子:(有宮人道)曾見跑到井邊,莫不投水死了?
    (眾兵聞得,都來井中探望。)
    (井中深黑,微見有人。)
    (忙下撓鉤去搭。)
    (陳主躲過,鉤搭不著。)
    (眾軍無計,遂將大石投井中,試看深淺,好下井找尋。)
太 子:(陳主見飛下石子,大喊起來道)不要打我!快把繩子拋下,扯了我起來。
    (眾兵急取長繩,拋勾數十丈。)
    (又等了半日,陳主道)
聽 得:你等用力扯我,有金寶賞你,切不可扯不牢跌壞我。
    (初時兩人扯,扯不動。)
    (又加兩人,也扯不動。)
聽 得:(這些人道)畢竟他是個皇帝,所以骨頭重。
一 個:畢竟是個蠢物。
    (及至發聲喊,扯得起來,卻是三個人束做一堆,故這等沉重。)
    (眾人一齊笑將起來,簇擁了去見韓擒虎。)
    (陳主到也官樣,相見一揖。)
    (晚來賀若弼自北掖門入城,呼後主相見。)
    (後主見他威風凜凜,不覺汗流股戰。)
    (賀若弼看了,笑道)
不 覺:不必恐懼,不失作一歸命侯。
    (著他領了宮眷,暫住德教殿,外邊分兵圍守。)
    (這時晉王率兵在後,先著高熲、李淵撫安百姓,禁止焚掠,馳入健康。)
    (兩人正在省中出示,曉諭黎庶,禁約士卒,拘拿陳國亂政眾臣,只見晉王向來
    (矯情鎮物,不近酒色,此時他離遠京師,且又聞得張麗華妖豔,著高熲之子記
    (室高德弘,馳到建康,來取張麗華。)
高 熲:晉王身為元帥,伐暴救民,豈可先以女色為事!
    (不肯發遣。)
高 熲:(高德弘道)大人!晉王兵權在手,取一女子,抗不肯與,恐至觸怒。
李 淵:高大人!張、孔狐媚迷君,竊權亂政,陳國覆滅,本於二人。豈容留此禍水,再
    穢隋氏。不如殺卻,以絕晉王邪念。
高 熲:(點頭道)正是。昔日太公蒙面斬妲已,今日豈可容留麗華。
    (便吩咐並孔貴嬪取來斬於清溪。)
    (高德弘苦苦爭阻不聽。)
    (秋水丰神冰玉膚,等閒一笑國成蕪。)
    (卻憐血染清溪草,不及夷光泛五湖。)
    (張、孔二美人既斬,弄得個高德弘索興而回。)
    (回至行營參謁,那笑容可掬)
晉 王:麗華到了麼?
晉 王:(高德弘恐怕晉王見怪,把這事都推在李淵身上)下官承命去取,父親不敢怠慢
    ,著備香車細輦,還選美貌嬪御十人,陪送軍前。
晉 王:(笑道)非著記室往取,高長史也未必如此知趣。
高 熲:(高德弘道)只是可耐李淵,他言禍水不可容留,連孔貴嬪都斬了。
晉 王:(聽了失驚道)你父親怎不作主?
高 熲:(德弘道)臣與父親再三阻擋,必不肯聽,還責下官父子做美人局愚弄大王。
晉 王:(大怒道)可惡這廝!他是酒色之徒,一定看上這兩個美人,怪我去取他,故此
    捻酸殺害。
高 熲:(卻又歎息道)這也是我一時性急,再停兩日,到了建康,只說取陳叔寶一干家
    屬起解,那時留下,誰人阻擋﹔就李淵來勸諫,只是不從也沒奈我何,這便是我
    失籌,害了兩個麗人。
晉 王:(臨後恨恨的道)我雖不殺麗華,麗華由我而死。畢竟殺此賊子,與二姬報仇。
    (當下一場懊惱散了,早已種下禍根。)
    (頭懸小白懲亡陳,誰解匡君是忤君。)
    (羨是鴟夷東海畔,智全越國又全身。)
    (晉王因此一惱,到勉強做個好人。)
    (一到建康,拿過施文慶,道他受委不忠,曲為諂佞﹔沈客卿重斂逢君﹔陽慧朗
    (、徐哲暨慧景侮法害民﹔都將來斬在石關下,以息三吳民怨。)
    (使元帥府記室裴矩,收圖籍,封府庫,一無所取,以博賢聲。)
高 熲:(又道)賀若弼先期決戰,有違軍令﹔李淵怠惰,不修職事,上疏糾劾,請拘拿
    問。
    (隋主知平陳若弼首功,俱免罪。)
    (還先召回若弼,賜絹萬段。)
    
    
5**時間: 地點:
    (其時各處未定州郡,分遣各總管督兵征服,川、蜀、荊、楚,三吳、百粵,凡
    (得州三十、郡一百、縣四百。)
    (三月晉王留王韶鎮守建康,自督大軍與陳主,與他宗室嬪御文武百司,發建康
    (。)
    (四月至長安。)
    (獲俘太廟,拜晉王為太尉,賜輅車袞冕之服玄圭白璧。)
    (楊素封越公,封他子玄感為開府儀同三司。)
    (賀若弼、韓擒虎並進上柱國。)
    (若弼封宋公。)
    (擒虎因放縱士卒,淫污陳宮,不與爵邑。)
    (高熲加上柱國,進爵齊公。)
    (李淵升衛尉少卿,因是晉王惱他,不與敘功,反劾他,故此他封賞極薄。)
    (李淵也不介意。)
    (喜是晉王復奉旨出鎮揚州,不得頻加讒譖。)
    (但是晉王威權日盛,名望日增,奇謀秘計之士,多入幕府,他圖謀非望之心越
    (急了。)
    (四皓招來羽翼成,雄心豈有老公卿。)
    (直教豆向釜中泣,寧論燃箕一體生。)
    (總評:
    (  殺一麗華,能禁世無麗華乎?也只是迂謀。)
    (但忠臣計國,不可不如此。)
    
    (第二回 隋主信讒廢太子 張衡造讖危李淵)
    (詩曰:
    (  人謂骨肉親,我謂讒間神。)
    (嫌疑乍開釁,宵小爭狺狺。)
    (戈矛生笑底,歡愛成怨嗔。)
    (能令忠孝者,銜憤不得伸。)
    (申生既冤死,重耳亦蒙塵。)
    (大明偶虧蝕,覿面猶重闉。)
    (敢為君父祝,人言莫浪徇。)
    (虛衷察物理,永永完天倫。)
晉 王:(常言)木有蠹,蟲生之。
    (父母一分愛憎,兄弟便十分傾軋。)
    (隋自獨孤皇后有不喜太子勇的念頭,被晉王窺見,故意相形。)
    (知他怪的是寵妾,他便故意只與蕭妃相愛,把平日一段好色的心腸,暫時打疊
    (﹔知他喜的是儉樸,他便故意飾為節儉模樣,把平日一段奢華的意氣,暫時收
    (拾。)
    (不覺把獨孤皇后愛太子心都移在他身上了。)
    (這些宦官宮妾,見皇后有些偏向,自然偷寒送暖,添嘴搠舌。)
    (太子宮中有好事,不與他傳聞。)
    (有一不好,便為他張揚起來。)
    (晉王宮中,有些歹處,都與他掩飾。)
    (略有好處,一分增作十分,與他傳播。)
    (況且又當不得晉王與蕭妃把皇后宮中親信的,異常款待,就是平常皇后宮人內
    (豎來往,盡皆賞賜,誰不與他在皇后前稱贊。)
    
    
6**時間: 地點:
    (此時晉王已知事有七八分就了。)
    (他又在平陳時,結識下一個安相總管宇文述,叫做小陳平。)
    (他在揚州,便薦他做壽州刺史,得以時相往來。)
    
    
7**時間: 地點:
    (一日,與他商議奪嫡之事)
宇 文:大王既得皇后歡心,不患沒有內主了。但下官看來,還少三件事:一件,皇后雖
    云惡太子,愛大王,卻也惡之不深,愛也不甚。此行入朝,大王須做一苦肉計,
    動皇后之憐,激皇后之怒,以堅其心,這在大王。還有一件,外邊得一位親信大
    臣,言語足以取信聖上,平日進些讒言,當機力為攛掇,這便是中外夾攻,萬無
    一失了。但只是廢斥東宮,須有大罪,這須得買他一個親信,使他首發,無事認
    作有,小事認作大,做了一個狠證見,太子要展辯不得,這番太子不怕不廢。以
    次來,大王不怕不立,況有皇后作主。這兩件下官做得來,只是要費金珠寶玩數
    萬金,下官不惜破家,還恐不敷。
晉 王:這我自備,只要足下為我,計在必成,他時富貴同享。
    (其年恰值朝覲,兩個一路而來,分頭作事。)
    (巧計欲移雲蔽日,深謀擬令臘回春。)
    (一邊晉王自朝見隋主及皇后,朝中宰執,下至僚屬,皆有贈遺。)
    (宮中宦官姬侍,皆有賞賜。)
    (在朝各官,只有)
李 淵:雖為舊屬,但人臣不敢私交。
    (不肯收晉王禮物。)
    (這邊宇文述參謁大臣,拜望知己之後,來見大理少卿楊約。)
    (這楊約,是越公楊素之弟。)
    (素位為尚書左僕射,威傾人主,只是地尊位絕,且自平陳以後,陳宮佳麗,半
    (入後房,頗耽聲色,不大接見人,故人有干求,都向楊約關節。)
    (他門庭如市。)
    (宇文述外官,等了許久,方得相見。)
    (送了百餘金厚禮,一茶而退。)
    (但是宇文述與楊約,是平日忘形舊交,因此卻來答拜。)
    (宇文述早在寓等候,延進客座,只見四壁排列的,都是周彝商鼎,奇巧玩物,
    (輝煌奪目。)
    (楊約不住睛觀看。)
宇 文:這都是晉王見惠,兄善賞鑒,幸一指示。
楊 約:小弟家下金珠頗多,此類甚少,嘗從家兄宅中見來,覺兄所有更勝。
    (見側首排有白玉棋枰,碧玉棋子)
楊 約:久不與兄交手矣!兄在此與何人手談?
宇 文:是隨行小妾。
楊 約:是揚州娶來的了?揚州女子,多長技藝。
宇 文:棋枰在此,與兄一局如何?
    (便以幾上商鼎為彩。)
    (宇文述故意連輸了幾局,把珍玩輸去強半。)
    (及酒至席上,陳設又都是三代古器,間著金杯玉爵。)
楊 約:這些金酒器,一定也是揚州來的,我北邊無此精工。
宇 文:兄若賞他,便以相送。
楊 約:(便叫)另具一桌盒與楊爺暢飲,這些玩器酒器,都送到楊爺宅中。
    (手下早已收拾送去了。)
楊 約:(還再三謙讓道)這斷不敢收,這是見財起意了,豈可無功食祿。。
宇 文:楊兄,小弟向為總管武官,所得不勾饋送上司﹔及轉壽州,止吃得一口水,如何
    有得送兄?這是晉王有求於兄,托弟轉送。
楊 約:若是兄之賜,已不敢當,若是晉王的,如何可受?
宇 文:這些須小物,何足稀罕。小弟還送一場永遠大富貴與賢崑玉。
楊 約:比如小弟,果不可言富貴﹔若說家兄,他富貴已極,何勞人送?
宇 文:(述笑道)兄家富貴,可云盛不可云永。兄知東宮以所欲不行,切齒於令兄乎?
    他一旦得志,至親自有雲定興等,宮僚自有唐令則等,能專有令兄乎?況權召嫉
    、勢召譖,今之屈首居昆季下者,安知他日不危昆季思踞其上也。今幸太子失德
    ,晉王素溺愛於中宮,主上又有廢立之心,兄昆季能贊成之,則援立之功,晉王
    當銘於骨髓。這才算永遠悠久的富貴。是去纍卵之危,成泰山之安,兄以為何如
    ?
楊 約:(點頭道)兄言良是﹔只是廢立大事,容與家兄圖之。
    (兩人痛飲,至夜而散。)
    (二五方成耦,中宮有驪姬。)
    (勢看具集菀,鶴禁順生危。)
    (次日,宇文述又打聽得東宮有個倖臣姬威,與宇文述友人段達相厚。)
    (宇文述便持金寶,托段達賄賂姬威,伺太子動靜。)
段 達:(又授密計道)臨期如此如此。
    (且許他日後富貴。)
    (段達應允,為他留心。)
    (及至將要回任揚州,又依了宇文述計較,去辭皇后,伏地流涕道)
晉 王:臣性愚下,不知何罪,失愛東宮,恒蓄盛怒,欲加屠陷。每恐讒生投杼,酖遇杯
    酌,是用憂惶,不知終得侍娘娘否?
    (言罷嗚咽失聲。)
    (皇后果然大怒。)
叫 他:(安慰一番)非密詔不可進京,不得輕過東宮。停數月我自有主意。
    (晉王含淚而出。)
    (宇文述這三計早已成了。)
    (柳迎征騎邗溝近,日掩驚塵帝裡遙。)
    (大鳥已看成六翮,一飛直欲薄雲霄。)
    (一廢一興,自有天數。)
    (這楊約得了晉王賄賂,要為他轉移楊素,每值相見,故作愁態。)
    
    
8**時間: 地點:
    (一日楊素問他因甚怏怏?)
楊 約:前日兄長外轉,東宮衛率蘇孝慈,似乎過執。聞太子道:『會須殺此老賊,』老
    賊非兄而誰?愁兄白首履此危機。
楊 素:(笑道)太子亦無如我何。
楊 約:這卻不然。太子乃將來人主,將來家族所係,豈可不深慮。
楊 素:據你意,還是謝位避他,改心順他?
楊 約:避位失勢,縱順他也不能釋怨,只有廢得他,更立一人,不惟免患,還有大功。
楊 素:(撫掌道)不料你有這智謀,出我意外。
楊 約:這還在速,若還遲疑,一旦太子用事,禍無日矣!
楊 素:我知道,還須皇后為內主。
    (楊素知隋主最懼內,最聽婦人言的。)
    (每每乘內宴時,稱揚晉王賢孝,挑撥獨孤皇后。)
    (婦人心腸褊窄淺露,便把晉王好、太子歹,一齊搬將出來。)
    (楊素又加上些冷言熱語。)
    (獨孤知他是外庭最信任的,便托他贊成廢立,暗地將金寶送來囑他。)
    (楊素初時還望皇后助他,這時皇后反要他相幫,知事必成,於是不時在隋主前
    (道太子些過失。)
    (日前宦官宮妾在隋主前搬鬥是非,隋主還在疑信間﹔這番是楊素的言語,越發
    (信了。)
    (弄得他父子之間百般猜忌。)
    (況且隋主素性多疑,遂在玄武門到至德門,添設內官,伺察東宮動靜。)
    
    
9**時間: 地點:
    (明日將東宮宿衛的精勇,不時調出,還有時不解衣臥,以防不測。)
    (一個太子沒甚區處,不在深宮廣廈錦衾象牀中安身,卻造卑陋的房屋,布衣草
    (褥,求免災禍。)
    (恨是讒言造禍基,無端父子起差池。)
    (東都族滅楊玄感,少泄東宮無限悲。)
    (積毀成山,三人成虎。)
    (到開皇三年十月,一旦隋主御殿,將東宮官唐令則一干拿送大理,著楊約勘問
    (。)
    (自古沒的做不得有。)
    (楊素等妝點出太子許多悖逆言語,都是些無稽之談,沒有指實,不可鍛鍊成獄
    (。)
    (卻又是宇文述豫先造下的秘計,著恐嚇姬威道)
段 達:東宮悖逆,皇上已知道了。你作速出首,不唯免罪,還有大富貴。
    (這姬威便做了首人,出了一張首狀)
一 個:太子叫師姥卜吉凶,道至尊忌在十八年,此期促矣。
    (這也不知有無,卻將來認作悖逆的事實。)
    
    
10**時間: 地點:
段 達:東宮養馬一千匹,扭做了謀反的兵器。
    (大凡失愛於父,內有母親弟兄救解,外有大臣諫諍。)
    (太子沒了這兩件,如何能挽回?)
    (十月間隋主御武德殿,自己著了戎服,殿前排列兵仗,召太子父子跪在殿庭,
    (宣詔廢太子,並他男女都為庶人。)
太 子:(只得在殿下再拜道)臣當伏屍都市,為將來戒鑒,幸蒙哀憐,得全性命。
    (說了痛哭,還舞蹈而去。)
    (其子長寧王儼,上疏求宿衛。)
    (隋主也有憐憫之意,卻又為楊素阻住。)
    (東宮各官唐令則、鄒文騰等數十人,俱各處斬。)
    (還有一個五原公元□,直諫隋主信讒,也為楊素誣入逆黨斬首。)
一 個:(文林郎楊孝政上書道)太子為小人所誤,只宜訓誨,不當廢黜。
    (隋主大怒,鞭撻其胸。)
    (所以舉朝俱憐太子以小過被廢,諸臣以小失被刑,都不敢形之言語。)
    (楊素方自快他的功名可以長久。)
    (富貴榮華瞬息空,妄貪身後寵無窮。)
    (幾腔熱血平蕪裡,卻與釀成定策功。)
    (只有不怕事的李淵,上疏道)
一 個:太子失德,既經廢黜。但不可任天下之重,或可為一國之君。且其子姓均屬天潢
    ,乞加軫恤。
    (隋主雖不見聽,特旨給五品食料,養故太子於內史省。)
    (到了十一月,竟立晉王為太子,以宇文述為東宮左衛率。)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