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解簽詩指腹為婚)
    (詩曰:
    (  邊理枝頭並蒂滋,天才國色係生成。)
    (人間祥瑞無難遇,世上絲羅有可期。)
    (太液芙蓉原解語,昆山美玉自輝奇。)
    (也知緣分從前定,造化安排本不移。)
    
    
2**時間: 地點:
    (話說皇明間,福建漳州府有一員外,姓康名振業,係乙西科貢士,其為人沉靜
    (寡欲,不貪名利,懶于逢迎,性善交遊,曠達名士。)
    (嘗自思城市囂塵湫隘,卜築鐘山之下。)
    (其地尾南閩而首東粵,山勢之所聚止,水澤之所繞旋,鐘靈吐異,觸目成趣,
    (號海濱鄒魯。)
    (嘗有六景為記:
    (  西塞鳴茄,河右望涕,蔀屋弦歌)
    (晴沙晒網,晚渡揚帆,登臺候日。)
    (員外每日志在高山流水,優哉遊哉,聊以卒歲,并不以功名為念。)
    (時逢陽春佳節,城中有一千戶,姓蔡名斌彥。)
    (其妻許氏,與康員外係表兄妹,自幼嘗從員外讀書,性極溫柔賢淑,其詩雖未
    (十分佳製,然體段亦諳練有素矣。)
    (一時,蔡斌彥扳約數位知己,駕言出遊芳草,實聞鐘山天后娘娘,其神甚靈,
    (有求必應,要往問簽信,求卜男女,路經員外門首過,適值員外方纔出門,祇
    (見一簇官人,衣冠齊楚,蹁躚而來。)
    (中有一人,心曠神怡,打了一恭,嘻嘻問道)
蔡斌彥:員外近來無恙,山水之遊樂乎?吾諸兄弟特來拜訪。
    (屬目視之,乃表妹夫蔡斌彥也。)
員 外:(員外慌忙陪了笑臉)蒙屈高駕,有辱下顧,使弟草堂頓然生色,光寵何極!
員 外:(拱了一拱)請入寒舍,略敘片時。
蔡斌彥:(眾人道)不來了,不來了。來則相擾,未免有妨員外安然自在之樂。
員 外:說那裏話!
    (于是眾人遜讓而入,排行次坐。)
    (獻茶畢,員外)
員 外:我鐘之景至勝概,雖不比杭之西湖、蘇之虎丘,京口之金、焦二山,然天造地設
    ,幸有六景之奇觀,亦足以供騷人逸士之遊娛。今際此春光生媚,惠風和暢,正
    俺諸兄遊玩時也。弟有斗酒,藏之已久,容獻數杯,然後同諸兄觀山玩水,尋芳
    訪古,適我願兮。諸兄以為何如?
蔡斌彥:既有佳釀,且慢安排。弟有一心事未便,恐後不試。
員 外:酒逢知己千鍾少,話不投機半句多。兄有心事,何不向知己言之?
斌 彥:實不相瞞員外與諸兄弟,內拙身孕有六個月,未知是男是女,聞天后娘娘顯靈,
    一來問卜,二來拜候。若吃了酒,豈不是拜候之禮有失,而問卜之心有簡乎?
員 外:(眾人拱道)恭喜恭喜。
員 外:不瞞列位,弟方纔出門時,也是存此虔誠。幸遇見諸兄,是以虔卜神心頓忘,而
    殷勤友懷忽生。今既有此同調悃敬,神如有知,諒必降示。
斌 彥:(眾人道)敢問員外亦是積德在躬,要問麟兒之慶乎?
員 外:生從其類,弟豚犬耳,何足福祿!
斌 彥:(眾人與蔡斌彥齊道)員外如此過謙,教我輩何處藏羞!
    (員外即著家人捧盆水來,兩人盥沐淨口,彈冠整衣,員外要諸人同行,眾人道
    ()
員 外:我等行路腳酸,停一時來罷。員外請先步。
    (員外即留諸友在廳坐吃茶,自己與蔡斌彥跑到天后宮,二人參拜畢,蔡斌彥讓
    (員外先求。)
    (員外求得二十八宿亢金簽,蔡斌彥求得張月簽,隨即拜辭天后。)
    (歸在路中,彼此相語。)
員 外:簽已求了,但此神機,誰能解得?
斌 彥:吾友姓鄭,名錦園者,頗有偏竅,善會決斷吉凶,前年亦經考了府案批首。
    (正在較量間,卻到家了,依次坐定。)
斌 彥:(那姓鄭的問道)這場喜事卜得何簽?
員 外:弟妹夫說,兄有默契,神明內蘊,能決玄妙幾微,敬賴三更之棗,一點頑石之悟
    ,幸甚幸甚。
鄭錦園:弟安敢當此褒獎。非敢云百之中盡無一失也,但蒙過愛,敢竭鄙意一決。
    (員外即與之說得了亢金簽,錦園)
錦 園:恭喜恭喜。員外早晚定有懸弧之慶。玩其詩云:龍會明良在眼前,共飛萬里銀河
    邊。蓋『龍』乃陽物也,陽非屬男乎?『眼前』二字,那個不曉的?分娩緊了。
    (又問蔡斌彥求得何簽,斌彥)
斌 彥:弟得了一枝張月簽。
鄭錦園:生男莫喜,生女莫悲,異日定作門楣之貴。兄休怪我說,此是女也。其詩云:廣
    寒宮殿右清虛,煙煙元精昭玉液。夫『廣寒宮』乃月也,月屬陰。陰豈非女乎?
    『右清虛』三字,其人必秀麗惠淑可知。
鄭錦園:(鄭錦園又笑了一笑)弟另有一異見偏斷,未知有當二尊意否?
員 外:兄若等于庸俗之輩,平平無奇,何以異于嚼蠟之味乎?願傾耳異斷,以徵靈犀一
    通。
錦 園:論此簽之意,似月老繫絲已定了。著天后為媒,簽詩為憑之意。
員 外:(二人正襟危坐而問道)兄何以知道?千祈不要糊言哩。
錦 園:非敢胡言,憑簽詩斷。試將員外二句詩道來,大詩之後不曰『奮飛』,而曰『共
    飛』,且『潛龍在淵,飛龍即在天』,而知飛在『銀河』。夫『銀河』乃張騫乘
    槎到牛女之處。想起來豈非著你們兩人相共,而得牛女相見時乎?矧蔡兄之詩說
    『元精昭玉液』,愈見姻緣注定了,夫『玉液』乃裴航會云英在藍橋之區,此故
    典諸兄豈不聞的?依弟愚見,此女後來,有神仙精氣,此男後來,有久別重會,
    纔是此詩之意。
    (二人聽了半晌,亦有十分信服他,滿面笑臉起來。)
蔡斌彥:依他這說,俺不妨就指腹為婚罷。
員 外:豈蔡兄你便生女而弟便生男乎?蓋屬未必然之事也。弟安敢妄想為哉?
蔡斌彥:(眾人道)即同生男,亦是舊媾兄弟,究何損於今日之盟誓乎?
員 外:既然如此,就仗鄭兄為斧柯罷。事若湊巧,便當重謝。
蔡斌彥:(又對斌彥道)你我二人務要指天盟誓,日後不可負約。
    (談了半日,而酒餚果品早已安排在廳,及坐席時,但見酒煙已微,花香已細,
    (員外即叫家人將酒溫熱,餚肉漸漸更燒來。)
    (大家酣暢飽飲,獻酬交錯,直至上燈纔散。)
    (正是:
    (  未出母胎緣已定,御溝流出玄鐘成。)
    (庸流能識天機事,撮合絲羅言語端。)
    (是夜銀河耿耿,明月澄澄,康員外不脫衣冠,擁坐在床,驀然一鶴縹縹渺渺掠
    (於西而東,忽而墮於泥涂之涸轍,戛然長鳴。)
    (員外欠身起視,你知此鶴生得怎麼模樣?但見:
    (  噩噩焉潤澤未羽。)
    (藹藹焉潔淨光華。)
    (翅如車輪長而美,身似玳瑁文而秀,頂若珊瑚□而挺,渾包錦繡,遍染胭脂。
    ()
    (鳴一聲,哀一聲。)
    (渢渢然,若彈瑟琴愁漏水,嘵嘵然,若訴衷泣怨東風。)
    (唬得人心忽忽,惹得人恨匆匆,既不是黃鶴鳴空,諒不殊泣麟悲鳳。)
    (康員外猛然驚覺起來,乃是南柯一夢。)
    (忽聽得房內呱呱生孩兒聲,員外慌忙入視。)
    (見其兒生得形容俊偉。)
    (相貌魁梧,眉清目秀,一身渾包錦繡,遍體盡染胭脂,恍若夢中一鶴,不覺驚
    (訝。)
    (急喚家僮取了文房四寶,磨得墨濃,將夢裏之事一一描寫,封藏書箱內。)
    (知此兒前途偃蹇,後來必然顯達。)
    (俟他長大,交他收管,足徵奇異。)
    (遂名夢鶴,字其祥。)
    (過了四個月,而蔡斌彥不出錦園所料,果生女子。)
    (斌彥夫妻相議,說道)
斌 彥:我軍中人也,今幸天下無事。四海澄清,此女應運投生,名做平娘罷。
    (許氏忻然,且莫題。)
    
    
3**時間: 地點:
    (卻說鄭錦園,聞知員外生得是男,斌彥生得是女,喜驗他所斷不差。)
    (且錦園乃一腐儒書生,極是貪利的人,記得員外說,事若湊巧,便當重謝,念
    (念不忘,須索走一遭,報知員外。)
員 外:(及見了員外)天緣注定,合當行聘,以成婚姻。
員 外:這事亦二家通知纔是。
錦 園:弟與蔡兄道過了,他說今日清潔日子,不可愆期。
員 外:姻緣也是好事,諒蔡兄必許諾。
    (乃辦了聘儀,交錦園到蔡家撮合婚媾之雅。)
    (其康家儀物之盛,蔡家歡喜之極,俱不消說。)
    
    
4**時間: 地點:
    (且說鄭錦園,正要往員外家討謝禮,慌忙至家,那知他妻亦生一男,巨口細目
    (,骨露眉浮,腹大于胸,乃名鄭腹,字判樞不題。)
    (但不知員外後來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逃遷後家貧葬父)
    (詩曰:
    (  古來潦倒屬高賢,仁孝升聞虞舜編。)
    (蓼莪有詩寧可讀,陔華欲補不成篇。)
    (既悲家業盡遷棄,復苦庭椿永隔天。)
    (石硯楊花點點落,那知孤子淚無邊。)
    
    
5**時間: 地點:
    (卻說康員外,既得了麟兒,定了婚禮,滿面風光。)
    (嘗時請客,每抱夢鶴在席上。)
    (那一日,芍藥呈麗色,黃鸝喚花朝之景,請了諸友在堂,開懷暢飲。)
    (夢鶴隨在膝前,時已有五歲。)
    (諸客觀他靈敏。)
    (有一人把手中所執之扇,戲而問之)
錦 園:小兒,你曉的這是甚麼扇?
夢 鶴:是鱟殼扇。
錦 園:(客云)與你對來。
夢 鶴:(夢鶴即順口對云)虎皮裙。
    (席中稱其明敏。)
    (及席中做酒令,一客斟一鍾酒滿滿傳令,要席中各人,俱執席中所有之物,不
    (令人知。)
    (名謂「傍燈過徑」,有「燈」免罰酒,須將酒捧過;不是「燈」,罰酒一杯。
    ()
    (滿筵之人,開手看時,皆非「燈」,各吃酒。)
    (至員外,錯愕無物,那知夢鶴夾一魚目,持與父親免罰。)
員 外:(眾人問員外)如何是『燈』?
    (員外不曉解說。)
夢 鶴:(夢鶴即應云)魚目夜光,豈非燈乎?
夢 鶴:(滿席之人無不嘆奇,對員外說道)五歲孩兒,有此豁達穎悟,真所謂名家之駒
    。此君家余慶所積也,可喜可賀。
員 外:黃口小兒,自愧劉景升子耳,何足當諸公稱譽也。
員 外:(正在談笑間,聞那綠楊樹裏杜宇啼)不如歸去。
夢 鶴:(眾人笑道)酒好罷了,禽鳥亦知俺醉,叫俺『歸去』。
    (惟員外聽得,心懷悒鬱,把一天愁都撮在眉尖上。)
員 外:(眾人道)兄胡為聞杜鵑之聲不樂?
員 外:吾聞國家將亡,必有妖孽。夫『莫赤匪狐,莫黑匪烏』,此鳥乃四五月纔啼,哀
    至泣血。今反了常規,而在此三月啼,毋乃國家有變乎?
    
    
6**時間: 地點:
    (話說未了,俄頃聞兒女之聲,或叫苦的,或叫慘的,或哀或哭。)
    (員外傾耳聽之,不知何故。)
    (猛見一人走將來,氣沖沖,把一隻手擺一擺)
員 外:不好了,不好了。快走快走。朝廷被奸臣賣弄,惹數萬海寇延邊擄掠劫殺,要將
    這界外為巢穴,宜急急收拾逃入界內,免受災殃。
    (嚇得員外面如土色,有口難言,說道)
員 外:教我怎麼好?
    (遍席之人盡失意分走。)
    (員外與妻子約有七口,提攜襁褓,逃走他鄉,腰纏僅有二百金。)
    (然大兵之後,必有凶年,時逢大旱,男婦老幼,飢餓溝壑,號泣慟天,說不盡
    (逃走百姓,扶老攜幼,哀哭真個可憐。)
    (但見其人:
    (  亂慌慌,風聲鶴唳。)
    (鬧攘攘,振動山巖。)
    (高樓大廈,一旦丘墟。)
    (腴田美園,變為荒冢。)
    (後望故里,不忍回首來看。)
    (前見他鄉,那個有心忻走。)
    (任你仕宦貴客,把不得垂頭喪志。)
    (憑他小姐夫人,怕不得鞋弓襪小。)
    (村的俏的,輾轉溝洫。)
    (老的少的,顛倒荒煙。)
    (香閨內,娉婷艷冶,其淚珠兒,似露滴花梢。)
    (平日間,激昂慷慨,其愁眉尖,似煙鎖柳絮。)
    (枵腹的,「爹爹媽媽」,隨路號呼,足痛的,啼啼哭哭,仰天亂叫。)
    (真所謂寧作太平犬,莫作流離人。)
    
    
7**時間: 地點:
    (且說康員外,乃富家苗裔,懦弱書生,坐食山崩,把這所帶之金,用吃殆盡。
    ()
    (沒奈何,向妻子較量道)
員 外:人無生活計,不怕斗量金。吾曉的《藥懷賦》,不如把這些銀子買了藥劑,好去
    賣藥罷?
陳 氏:(妻陳氏)雖云『人以食為天』,不如尋一塾去教生徒罷。
員 外:處當今亂世之境,那裏有生徒來教?
    (遂決計行醫,一以施舍,一以求利。)
    (人人聞是貢生賣藥,必然精通,無論舉監生員,都來請他。)
    (不一年,漸漸豐足,庶得自安。)
    (及夢鶴六歲時,便知讀書,員外即請一廩生,是他案友,姓吳名梅士為師。)
    (夢鶴把詩、書、經、傳闔力鑽研。)
    (至十六歲,詩賦文章、三教九流等事,無不精通,非若一材一藝所可比也。)
    (無如命運不通,屢科不第。)
    (夢鶴乃占一卦,世應落空。)
    (夢鶴拂龜而謝,每日愀然不樂。)
員 外:(員外安慰道)吾兒有此才學,兼年富力強,何患鵬程不遂?你不聞失意則懮,
    毋乃得意日嬌乎?
夢 鶴:非此之謂也。兒聞宋朝蔡元定,學問淵博,流徙道途,至死不達,漢馮唐才德兼
    優,抑鬱窮年,至老無聞。呂尚年至八十,若非文王,終為渭濱之叟,狂夫之譏
    。百里奚年已七十,若非繆公,終為扊扅之炊、飯牛之謗。兒每開卷,未嘗不三
    嘆息也。今際此逃遷,海寇未滅,家業如洗,兒又孱弱,吾父春秋又深,倘終老
    不達,如之奈何?
員 外:死生有命,富貴在天。栽者培之,傾者覆之。天既篤生,吾兒必無空負之理。願
    吾兒細把鐵硯磨穿,螢燈雕刻。吾有一封書,交付與你。你父知吾兒少年,雖湖
    海飄零,日後自有風雲際會之時,這封書必待你得志後,纔可開看。
    (夢鶴承命,遂雪案螢心,刮垢磨光,荏苒韶華復一年,正逢科考應運之際,不
    (幸康員外病在床薦,夢鶴衣不解帶,席不暇暖,日夜嘗侍湯水之勞,去考不得
    (了。)
    (正是:
    (  風裏柳絮海裏波,一心望靜復飄磨。)
    (時年不遂男兒願,司馬青衫淚濕多。)
    
    
8**時間: 地點:
    (一日,員外病危,急喚夢鶴吩咐道)
員 外:吾生不能盡父道,死不能遂吾志。到於今,撫不得吾兒成人,養不得幼子長大,
    徒使眼中流血,心內成灰。我歸泉臺後,你幼弟須當撫養,書不誤人,不可荒廢
    。
    (夢鶴心喉哽咽,不敢放聲大哭,恐傷父心,祇是掩淚應諾而已。)
    
    
9**時間: 地點:
    (須臾,員外緘口不言,瞑目而逝。)
    (夢鶴兩手抱哭,俯伏躄踴,至于出聲遠方。)
    (鄰裏文人學士,有被其施奕之恩,感其生平之交,聞者無不奔喪吊哭。)
    (正是:
    (  情傷死別杜鵑號,清夜聞鐘哭衰毛。)
    (黃土一堆腸已斷,欄杆催淚困英豪。)
    
    
10**時間: 地點:
    (且說夢鶴,不忍薄待其父,要借債厚葬。)
陳 氏:(陳氏止之)你不聞喪事稱家之有無。貧而厚葬,不循禮也。不可越分。
    (夢鶴亦思死葬之以禮,乃遵了慈母之命,罄家所有銀兩,隨分埋葬,不敢加減
    (。)
    (迨行喪明白後,未知夢鶴家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蔡斌彥厭貧退親)
    (詩曰:
    (  時事猶如風與波,炎涼忽見世情多。)
    (仙郎無計尋烏鵲,織女復思渡碧河。)
    (黃葉寒林蟬噪語,青松綠竹鳥吟哦。)
    (夫妻本是同心結,父母嫌貧無奈何。)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