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新傾蓋風流出陣)
    (詩曰:
    (  名流應不愧清時)
    (為唱新文第一枝。)
    (恥把盟心循故事)
    (誓從刎頸結相思。)
    (片言投契非關酒)
    (千里聞聲豈為詩。)
    (但得情深堅似石)
    (天南澥北總如癡。)
    (可恨這一片清白世界,卻被一班兒險媚的惡朋,弄得不上不下、不乾不淨,以
    (致血性男子看不上這些合污陋態,沒奈何,祇得閉門弔影,離群長歎而已。)
    (人又道他孤孤零零,滿肚皮不合時宜,於朋友面上何其冰炭。)
    (不知別有一種深情,未可為一二俗人道也,卻是為何?祇因世人不曾解得朋友
    (二字明白,故此祇曉得一味奔趨勢利而已。)
    (你道那些獻諛阿好的,好像甚麼東西?就像那鵓鴿子一般,祇飛向旺的去處;
    (又好像糞坑裏的蛆蟲,越臭越鬧處,他越鑽得高興。)
    (況目今掇臀呵卵的頗多,到數不著那拂鬚丁謂,滿天下盡是乞憐搖尾之人,如
    (何算得那嗥嗥師擇。)
    (若此等輩,就使孔聖人、孟夫子、朱文公、程伊川諸聖諸賢都生在一時,日把
    (綱常倫理之言耳提面命,又安能使這廝涎臉頑皮,收轉奔趨鑽刺之習?總是胎
    (骨生成,無法可治。)
    (你若不信,請看今日世上的朋友:人人管鮑,個個雷陳,社小弟沿街塞滿,老
    (盟翁遍地稱呼,祇除是漏澤院中與那卑田隊裏疲癃殘疾的,或不屑把臂相知,
    (邀湊蘭譜。)
    (若夫隸優娼卒之儔輩,皆芝蘭共籍之嘉賓也!所以然的原故,看官們知道麼?
    (或有父兄現在要津,或子弟叨登科第,盡力奉承,百般趨事,第一望他提攜挈
    (帶,第二希圖關說影射,第三託勢裝腔,第四作家肥嘴。)
    (種種利益,就是獻妻貢妾,嘗糞吮癰這樣極不肖、極齷齪的事體,推他的意思
    (,都是心悅誠服的事。)
    (若要他攢一攢眉兒、道半個不字,這也不為希罕。)
    (卻還有一樣人,本領實係粗淺,遇著同輩中間或小考僥倖,搭在前列,他就自
    (愧不如,登時傾心下氣,便認定他是名流。)
    (若使自己家業殷饒,畢竟也要設法挨身,聯為同契。)
    (誰知這班名士招搖聯絡,聚將攏來,不是局賭,就是幫嫖,各逞自家的高強手
    (段。)
    (青天可折,泰嶽能移,無非要騙些銀子銅錢,那管得甚麼禮義廉恥!故此,莫
    (說對那朋友中是這般這般,就是那衙門裏胥吏,盡著與他聯交;班房中皂快,
    (何妨認為至戚,藉為漁父之引,用作狐假之威。)
    (阿兄小弟,此中大有便宜;盟長契翁,就裏不無作用。)
    (你看勢利二字,自古為然,於今尤甚。)
    (總之世道軟熟,已是天造地設的了,你有甚麼本事,翻得局來?)
    (這也不必說了,更可怪的還有一起女流,一般也學訂社,一般也講聲氣,一般
    (也趁花朝月夕、吟詩弄柬,一般也同騷人墨客標榜應酬。)
    (尚憶當初有一半老佳人,姓章名臺,字雙青。)
    (日懷社弟名刺,隨遊詩草,遍謁知名之士。)
    (及看他的詩稿,祇不過是東掇西攛湊集來的套頭脂粉。)
    (又有那不出頭的山人,措大替他捉刀。)
    (猶之走名秀才,拚著兩數銀子,刻幾篇倩人改削的窗稿、有年沒月的考卷,將
    (來圈圈點點,冒名某觀風、某月課、某老師批評、某同盟僭筆。)
    (總是瞞天扯淡,好似南京城隍拜上北京土地,絕沒一些對會影響。)
    (咳,社風流染,竟到男女混雜的田地,豈不可恨!想當初,劉孝標絕交論中,
    (五交三釁尚未及此一種社妖耳。)
    (若是真正才子,自不屑與此輩為伍,結識一二相知朋友,砥志勵行,即偶爾閑
    (戲,必要做出絕無僅有的事,為千古一段風流佳話。)
    (正是:
    (  琴樽風月閑生計,金玉松筠舊歲寒。)
    
    
2**時間: 地點:
    (話說南直隸蘇州府有一個秀才,姓余,雙名夢白,表字麗卿。)
    (他父親曾為顯官,母親累受封誥。)
    (兩個已是中年年紀,再不能夠得生一子。)
    (那夫人終日妝金塑佛,修橋砌路,不知行了多少的好事,祇求天賜一個男兒。
    ()
    (幸喜天公感應,老兒爭氣,婆兒風騷,不知不覺那夫人腹中懷孕,將次分娩。
    ()
    (一夕,余公忽夢見天上一帶白虹,綿亙數里,憑空冉冉飛將下來,覆在他的屋
    (上。)
    (頃刻間化做滿堂的金光,採色炫耀。)
    (余公拍案叫奇,卻原來是南柯一夢。)
    (末幾,耳根頭祇聽得夫人口裏哼哼的叫著肚疼,越聽越叫緊了,好像要分娩的
    (聲息。)
    (余公連忙披了衣裳,喚起丫鬟,上了燈火。)
    (即時傳命家僮去喚請穩婆到家。)
    (不多時生下個孩兒,眉清目秀,呱呱響亮。)
    (余公看了一會,回想昨夜白虹之夢,豈非佳兆?遂命名為夢白,乳名虹,即口
    (占古虹詩一首,道:
    (  紆徐帶星渚,竊窕戾天得。)
    (逸勢含良玉,神光滲瑞金。)
    (隨僱了一個乳娘,撫養愛惜,真同掌上之珠一般。)
    (果然纔生五歲,聰穎異常,六七歲經書已曉,就喜吟詩作賦,十三歲進學,十
    (六歲補廩,十七歲給賞一次。)
    (本房把他卷子幾乎中了解元,因大主考比並一卷要中元的,遂將此卷挨在第二
    (。)
    (房師賭氣,情願不中,說道,留到下科,不怕不領解額。)
    (殊不知反誤了他的前程大事。)
    (要曉得功名遲早,都是命裏生成的。)
    
    
3**時間: 地點:
    (如今的人不肯安分守已,拚力夤緣,豈知這個蒼蒼的老天,專好把功名二字顛
    (倒英雄,弄得人死不得活不得,那許人一概鑽刺到手?就使錢神有靈,筆花無
    (色,鑽刺得到手了,後來也決不受用。)
    (那比得貧士辛苦,之乎者也,沒日沒夜公道掙將來的,得之雖艱,安享自久。
    ()
    (要曉得,麗卿並不該中在散榜,豈但不該中元。)
    (所以麗卿高見,竟不把那功名兩個字放在心上,祇是娛情詩酒,散心山水之間
    (。)
    (不料他父母雙亡過了,雖然剩得潑天的家產,卻是未完婚配,祇得孑然一身。
    ()
    (他父親的同年故舊,往往央媒來替他說親。)
    (他說得好:要做我的渾家,殊非是今世上沒有的才、沒有的色,方可牽絲結褵
    (,不然,休想我去做他家的風流佳婿。)
    (故此大言落拓,磋砣過了日子,今年已是一十九歲了。)
    
    
4**時間: 地點:
    (一日,正在書房裏啜茗焚香,枝頭好鳥呢喃作伴,獨有一個黃駕兒,百般巧囀
    (。)
    (那鶯兒煞是作怪得緊,又偏朝著麗卿如泣如訴,嬌啼不已,飛翔回盼,總是不
    (離這一搭兒所在。)
    (這正是:
    (  嚦嚦嬌聲花外囀,紛紛春色上枝來。)
    (又道是:
    (  好鳥枝頭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
    (這一個黃鳥兒,便打動了麗卿問花訪友的高興。)
    (那麗卿就於此時呆想了一會,口占一絕道:
    (  春鳥枝頭叫不休,春花春盡倩誰留?)
    (為尋芳信傳春緒,惹得春情處處愁。)
    (吟詠已完,提起筆來信手寫在花箋幅上。)
    
    
5**時間: 地點:
AAA:(忽然歎口氣)近世交道衰,青松落顏色。人生在世,縱使百年得醉,三萬六千
    而已。當此春光明媚之時,若祇一味捻著這幾本殘書、幾枝禿筆,終日如虱處褌
    中,忙忙碌碌過了日子,卻不被這些多情的花鳥笑殺了嗎?你看枝上鳥聲,無非
    求友,何以人而不如鳥乎?
    (隨即喚書僮司茗來,問他)
問 他:近處有甚麼好灑落的去處麼?
    (那司茗終日伴著麗卿在書房裏,祇好打嗑睡,那討得出外去玩耍,聽得這一句
    (說話,竟不知這個歡喜,從那裏掉下來的,連忙答應道)
司 茗:相公若要尋耍子的去處,那裏沒有?祇是好笑我們蘇州人,個個祇認得一座虎丘
    山。此時正是三春頭裏,熱鬧有趣的時節,美女嬌娘,絡繹不絕。相公何不帶挈
    司茗,也看看景致?
    (麗卿原有十二分高興要去,又聽得司茗這番慫恿,那兩隻腳就像有人推他的一
    (般,不知不覺走了出去,巴不得一腳就跨到山塘。)
    (連忙叫司茗鎖書房,同去一適。)
    (祇見打扮得濟濟楚楚,但見他:
    (  衣剪春煙,神凝秋水。)
    (春情籠面,依然弱冠之年;詩思壓肩,生染書生之態。)
    (衛玠清臞,不足數也;滔安妙麗,何足道哉?絕非紈袴行藏,果是風流人物。
    ()
    (不教擲果滿車,定惹阿嬌看煞。)
    
    
6**時間: 地點:
    (卻說這蘇州古名陽羨,東際大海,西控震澤,山川沃衍,江南之都會也。)
    (佳勝第一是虎丘山,在府城西北,一名海涌峰,上有劍池、千人石、生公說法
    (臺、吳王闔閭墓。)
    (為何喚作虎丘?世傳冢內金銀之氣,化作白虎踞其上,因以為名。)
    (至迤邐而南,西施洞、館娃宮、浣花池、採香徑及琴臺諸勝,無不了然在目。
    ()
    (而下頤太湖,洞庭兩山滴翠浮煙,何異那白銀舖世界,景致奇絕。)
    (每逢月上風來,遊人蕭管,和歌石上,各奏所長,雖萬籟無聲之後,猶有清音
    (繚繞,尤非他處名勝可以仿佛一二。)
    (麗卿同著司茗兒一徑來到寺裏,遍處觀看。)
    (果然曲檻洞房,迴欄精舍,呼茶喚灑,百般俱有。)
    (一片千人石上,蹴球演法,詩畫骨董,說書談命,盆魚卷石,花碌碌簇錦相似
    (。)
    (就有官宦人家,夫人小姐前呼後擁,遮遮掩掩的;也有村莊市鎮,男男婦婦攜
    (兒抱女,挨挨擦擦的。)
    (那司茗鑽過東,鑽過西,手舞足蹈,看個不了。)
    (獨有麗卿,全不把這些掛在眼梢上,祇自閑行緩步,走來走去。)
    (祇見一個茶社,桌兒上安著一副上帳的筆墨。)
    (麗卿不覺打動詩興,便提起筆,叫司茗磨濃了墨,就在那粉壁上題詩一首。)
    (你說麗卿終日在書房中,那曉得外邊有這樣妙處。)
    (今朝豪興得極,拿起筆來,不費思索,恰像原舊做成在肚皮裏的,煞時間寫出
    (一首七言八句的律詩,說道:
    (  春氣催人到此遊,吳山吳水不關愁。)
    (暗香夾路通深竹,遠色浮光映野鷗。)
    (倚石賦成將落日,尋花興滿欲歸舟。)
    (共傳此夜千人月,繚繞煙雲為客留。)
    (詩已寫完。)
    (遊興將倦,正思歸去。)
    (忽見那說法堂月臺,有一班兒人在那裏舖著一片氈條,參是團坐,猜枚耍笑,
    (聲振林木。)
    (麗卿走近前來一看,雖然都是不認得的朋友,卻是與我年紀不相上下,不知此
    (等是何許人物?想他不是南州冠冕,定是中林蘭蕙。)
    (那幾人,你道此輩委實生得何如:
    (  美如冠玉,潤似明珠。)
    (瓊姿皎皎,堪云國士無雙;玉影翩翩,宛是青蓮再世。)
    (果然生得一表非俗。)
    (麗卿心裏想了一遍,腳底下又欲走,又不欲走,遊遊衍衍,祇顧看著那些人。
    ()
    (那些人看見他獨自徘徊,卻也湊趣,都立起身拱一拱手,對著麗卿道)
麗 卿:我輩偶爾閑遊,深荷尊兄青盼,若不棄嫌狼藉,敢屈同坐一談。
麗 卿:(麗卿笑道)小弟一時緩步,見諸兄情興勃勃,卻又不是敝處聲音,有這等豪興
    的,決是我輩中人了。既蒙雅愛,便當促膝。祇是無端闖席,殊覺不雅。
司 茗:(那二人道)宇內皆知已,天涯悉弟兄。生平快事,莫過於此,何必拘拘形跡為
    嫌。
    (于是五人歡然坐下。)
麗 卿:(麗卿先開口)諸兄高姓尊表,貴鄉何處?
司 茗:(一個道)小弟叫做梁文昭,賤字遠思,陝西長安人,同家君宦遊到此。此兄姓
    張諱眉,字又張,遼東廣寧人,他尊公亦仕籍貴省。我兩人雖則祖貫西北,卻是
    生長南方。此兄就是王子彌。此位師父就是三茁,就是本處寺裏的首座。不知吾
    兄尊姓貴表?
麗 卿:小弟姓余,賤名夢白,表字麗卿。年踰弱冠,蹤跡飄零,除此詩酒二字外,人卻
    知有小弟,小弟亦不復知有世上矣。
遠 思:仁兄高懷磊落,非弟輩之可及!今年仁兄貴庚,公郎有幾了?
    (麗卿不覺失笑了一聲,回復道)
麗 卿:小兒尚艱於得母。
遠 思:(二人不覺驚訝起來道)弟輩祇因生平自負薄才,兼有情僻,誓不肯與凡流女子
    結緣,誤我終身大事。若說富貴,到也不在話下。至如仁兄的意氣,仁兄的才華
    ,何故尚遲迨吉之期,未遂桃夭之願?難道世上,又有同心如吾儕者乎?
麗 卿:(麗卿亦大叫道)天地間祇道止有小弟一個,不意復有二兄。今日一會,可稱生
    平之奇遇矣!我們要曉得,大丈夫生在世上,祇恐不曾讀得幾句書;若是果然真
    正讀得幾句書,那功名二字是吾輩囊中物,就是得之不足為榮,失之不足為辱。
    朝榮夕落,豈堪耐久?若說到妻子之間,不娶一個有才有色,有情有德的絕代佳
    人,終身相對,便做到玉堂金馬,終是虛度十生!最可笑如今的人,有一種愚見
    :說討老婆,畢竟要擇門當戶對人家閨女。殊不知,呆定在人家閨女中,尋那般
    絕色有才的,卻也一生一世不要想著討好老婆了。前日,曾有一個強作解事的人
    ,對小弟說道:『就是低醜婦人裏面,頗有才情。』這一發胡說得緊。無鹽嫫母
    ,縱負奇才,對著這副尊顏,怎生看他得過!所以遴選女郎,畢竟色為第一。譬
    如批評文字,開口鬆脆、秀色可餐,就引人圈圈點點,增起文章聲價。猶之女貌
    鮮艷,動人我見憐之想。庶幾對之者,揣摩他這樣龐兒,定有情致,定有才思。
    一直摹擬到曉妝燈下,對月臨風,並許多說不出的睡情嬌態,祇管研磨不了,方
    演出一段房帳精細的學問。列兄以為何如?
又 張:(又張笑道)仁兄妙論天開,真沁人肺腑,實獲我心。
麗 卿:今日我輩三人,傾蓋知已,心事略同,若得始終無二方好。不然,亦終為山水所
    笑,美人不許。二兄倘不我棄,即奉此一片石為盟主,以訂終身。
    (三人不覺鼓掌,遂為八拜之交。)
    (先敘年譜,麗卿少又張一歲,又張少遠思一歲。)
    (三人依次稱呼,復令小使炊酒,呼盧浮白,暢飲一番。)
    (祇見王子彌替三茁和尚見遠思三個說長說短,情投意合,卻與他們說不投機,
    (兩人自斟自酌,已是陶然爛醉。)
遠 思:今日之飲固樂,但祇是一味山水,亦覺寂寞得極。聞得此處有名姝數人,精通翰
    墨,弟雖企慕巳久,急欲一見,祇恐有才無貌,或是有貌無才;即使有才有貌,
    而於情甚寡,不足邀我輩之賞鑒;就是說有才有貌的,或者是世俗之所謂才貌,
    就是情有所鍾,亦未免為勢利所引,不足以當我輩之識賞也。不若明日相約同往
    一評,萬一是我輩姻緣落在這裏,亦不可知。總之,天下的事大都在無意中倒有
    些好處,不可當面錯過。
    (看他那三個,說到風流有趣的所在:
    (  豐神秀異,如羊車入市之玉人;志氣豪雄,似破浪乘風之文叔。)
    (冰壺皎徹,珠玉琳琅,我見猶憐,何況女子。)
    (三人因此約定。)
    
    
7**時間: 地點:
    (明日侵晨,又張邀遠思,遠思邀麗卿,各帶精細小僮,集於某處,以某為蜂媒
    (,以某為蝶使,以某為窺簾之燕,以某為探水之鷗,大索花間艷史,廣羅曲陌
    (朱顏。)
    (祇此豪舉,掀髯談笑,登壇指畫。)
    (三人各道寓所,早興而散。)
    (即一席間,生出許多枝葉,正是:
    (  天上星橋信可通)
    (今朝行會蕊珠宮。)
    (深藏甥鵝春枝香)
    (透出瀟湘點綴中。)
    (擬定明日出陣,偵探花叢,或是天臺路迷,或是桃源漁引,或是張騫海上之槎
    (得支機於牛渚,或是邯鄲夢中之遇銷王枕於黃梁。)
    (不知此興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誤尋芳花煞勾嬌)
    (詩曰:
    (  憑花開處香分樹)
    (花自生香花弗知。)
    (幽以佳人能點染)
    (艷因才子共籌思。)
    (文章寄傲傳花信)
    (翰墨留心泛酒卮。)
    (一集名媛千古異)
    (喬裝次第壓新枝。)
    (自僕論之,雖則是風流韻事,也要不脫腔骨;即不能從名教中尋出樂地,也還
    (是守著這幾句孔孟的樣範,終不致敗壞行止,玷辱身名。)
    
    
8**時間: 地點:
    (如今世上子弟們,甚是輕薄得緊,見了老成前輩,沒有一個不裝鬼臉,不贈譏
    (評的,還要訕他是假道學、腐頭巾。)
    (下惠等於盜跖,仲子疑是齊人。)
    
    
9**時間: 地點:
    (且說奸盜、詐偽的事,偏是賢良方正的做將出來。)
    (更道這些人死去,若到大成文宣王殿上、朱紫陽院中做小鬼卒判,也沒他站立
    (處,還祇恐怕倒把他的腐臭之氣,連閻羅天子被他衝倒哩!如此誹誹揚揚,罵
    (得那先輩開不得口,祇得歎口氣道)
祇 得:吾道之不行也,命矣夫!退避三舍而已。
    (故此惡少成群,雌黃滿口。)
    (據他所好的,祇曉得花柳場中,最忌的是一件煞風景。)
    (無論賢愚好丑,都一齊趕興幫閑,去做那蔑片白賞。)
    (原來那種人的本錢,不消大破費的,祇要掙扎得幾件道地衣服繃在身上,或是
    (道聽些風月機關的閑談,陪闖寡門,乾幫插趣。)
    (他雖靠著大老官,卻也服裝身份,究竟祇好騰那幾個歪辣妓女,哼嗜這幾個熟
    (識的優僮,動不動把相公兩個字穿在嘴上,凌辱斯文公舉。)
    (不消起得草稿,已曾預先端正在袖裏,祇要臨期尋得頭腦,填上姓名,呈送便
    (了。)
    (要曉得,他們何曾敢當真凌辱幾個斯文,不過是斯文中下流,無非借此開科,
    (詐些酒食銀兩。)
    (俗語說得好:腰裏撤撤,口裏嗒嗒。)
    (不然,如何能夠得終日酕醄,如何能夠嬌其妻妾。)
    (似此等輩,比比而是。)
    (我想當初唐伯虎賣身為僕,去騙那華學士的丫鬟;徐文長假做偷兒,倒詐了夜
    (巡官的銀子。)
    (這樣風流不羈,豈是容易學的。)
    (後來,便有一人推而廣之,要看相起自家內戚中一個女子,糾合了許多朋友扮
    (做強盜,明火執仗打到那家,聽憑眾人去劫擄財帛。)
    (他則搽了花面孔,一徑抱定此女,云云不放,臨行時又把他的臂咬上一口,竟
    (不知是甚麼掩障法兒,畢竟後頭做將出來,登時正法。)
    (要曉得那謝幼輿的投梭折齒,幾曾不累清名;司馬長卿之琴挑月竊,究竟未為
    (佳話。)
    
    
10**時間: 地點:
    (如今,人開口便援引伯虎、文長一流人物,把相公白眼高抬一世,終日撮空打
    (諢,思量吃酒趁錢,到底還奉承自己一件不美的事,弄到喪身敗節的田地。)
    (是知世態澆漓,居心多不乾淨,弄巧成拙,比匪生非,便遲之又久已。)
    (不知不覺逐我出聖賢門外,逼我在小人路上。)
    (總是病入膏肓,難以藥救,嗚呼晚矣,噬臍何及!為此祇勸世上的人,切不可
    (以聰明貽禍,切不可以機巧傷心,切不可用盡名土英氣,切不可使盡朋友勢力
    (,切不可賣盡假裝學問,切不可賺盡打詐銀錢。)
    (笑人人笑,天報不爽。)
    (還祇是守分的卻得安穩。)
    (閑話且按。)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