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得奇夢遣子於南國 重詩才開館請西賓)
    (莫道姻緣無定數,夢裡姻緣也是天成就。)
    (任教南北如飄絮,風流到底他消受。)
    (才子名聲盈宇宙,一吐驚人誰不生欽慕。)
    (懷奇到處皆能售,投機豈在親合故。)
    (《蝶戀花》)
    
    
2**時間: 地點:
    (話說明朝正德年間,山東青州府益都縣有一人,姓吳名玨字雙玉,別號瑰庵。
    ()
    (原是個拔貢出身,做了兩任教職就不愛做官,告了老,退家閒居。)
    (夫人劉氏生二子。)
    (長子叫做潘美。)
    (也是個在學諸生,娶妻宋氏。)
    (因上年趙風子作亂,潘美被賊傷害,宋氏亦擄去無蹤。)
    (次子叫做麟美,取字瑞生。)
    (這瑞生生的美如冠玉,才氣凌雲,真個胸羅二酉,學富五車,不論時文古文,
    (長篇短篇,詩詞歌賦,一題到手,皆可倚馬立就。)
    (他父親因他有這等才情,十分鍾愛,要擇位才貌兼全的女子配他,所以瑞生年
    (近二九,雖遊泮生香,未曾與他納室,這也不在話下。)
    
    
3**時間: 地點:
    (單說吳瑰庵,為人孤介清高,酷好靜雅,不樂與俗人交接,只有他鄰居一位高
    (士,叫做山鶴野人,最稱莫逆。)
    (瑰庵就在自己宅後起了一所園林,十分清幽。)
    (作了一篇長短古風,單道他園林好處與他生平的志趣。)
    (詩曰:
    (  小小園,疏疏樹,近有竹陰,旁有花砌。)
    (幾有琴,架有史,琴以怡情,史以廣記。)
    (榻常懸,門常閉,悶則閒行,睏則盹睡。)
    (不較非,不爭是,榮不關心,辱不介意。)
    (俯不怍,仰不愧,睥睨乾坤,浮雲富貴。)
    (酒不辭,肉不忌,命則憑天,性則由自。)
    (也不衫,也不履,海外閒鶴,山中野雉。)
    (朝如是,夕如是,悠哉遊哉,別有天地。)
    (他這園中正中,結一茅屋,屋前開一魚池。)
    
    
4**時間: 地點:
    (一日,瑰庵坐在池邊觀玩多時,不覺睏倦上來,朦朦朧朧見一位蒼顏白髮寬袍
    (大袖的老者,一步一步走入園中,瑰庵一時想不出是哪個,祇得慌忙離座,迎
    (入齋中。)
    (行了禮,分賓主坐定。)
瑰 庵:(瑰庵開言問道)老夫不知何處識荊,一時忘記。敢問高名貴姓,今辱臨敝園,
    有何見教?
那老者:在下原無姓名。今造貴園不為別事,專來為令郎提一親事。
瑰 庵:多承美意。但不知所提親事還是哪家?
那老者:我有一小帖,就是令郎的岳丈。
那老者:(說著話,即從袖中取出一個紅封小帖,遞與吳瑰庵道)令郎一生佳遇,這個帖
    兒內注的明白。千萬留心。
    (吳瑰庵接帖在手,才待拆看,那老者一把扯住,大喝道)
那老者:且不要拆!跟我往江西發配走一遭。
    (吳瑰庵抬頭一看,呀,卻不是那個老者,乃是一個三頭六臂、青臉紅髮的鬼怪
    (。)
    (瑰庵吃了一驚,往後一跌,失聲叫道)
瑰 庵:不好!有鬼,有鬼。
    
    
5**時間: 地點:
    (忽然驚覺,乃是南柯一夢。)
    (定一定神,看了看手中,果然拿著一帖。)
    (瑰庵大以為奇,忙轉入齋中,將帖拆開一看,那帖上有四句言語道:
    (  仙子生南國,梅花女是親。)
    (三明共兩暗,俱屬五行人。)
    (吳瑰庵將帖子上言語,念了又念,思了又思,終不解其中意味。)
    (忙把帖收入袖中,轉到家裏,對夫人道)
吳瑰庵:我適在園中觀看池魚,忽然睏倦,恍恍惚惚做了一夢,甚是奇怪。
水夫人:相公做的夢怎樣奇怪?
    (瑰庵遂將夢中所見的老者,與那老者提親之言、賜帖之事,及醒來果有一帖,
    (從頭述了一遍。)
水夫人:(夫人聽了)此夢果是奇怪。那帖子上是甚麼言語?
    (吳瑰庵又把那帖子上言語,念了一遍與夫人聽。)
水夫人:這般言語,怎麼樣講解?
瑰 庵:起初我也解將不來。如今仔細看來,他說『仙子生南國』,這是孩兒的姻事在南
    方無疑了。又說『梅花女是親』,料想有女名梅花者,即孩兒之佳偶也。獨『三
    明共兩暗』這一句含糊,不能強解。末句『俱屬五行人』,蓋言人生婚姻皆是五
    行注定,不可強求,也不可推卻。但他後來大喝一聲,要我跟他往江西走一遭去
    ,卻不知是甚麼緣故。
水夫人:(夫人聽了道)後段話且不必論。今據帖子上言語,我孩兒婚事是有准的了。況
    你平日有志要擇一個才貌兼全的女子配他,我想北方那有這等女子,今幸上天指
    引,何不趁此機會,令他往南方一遊,去就這段姻緣。
吳瑰庵:我來與你商量,就是這個主意。但他年紀還輕,不甚練達老成。若把這個原故明
    白說與他知道,未免分他讀書之志。且到外邊沾惹風波,亦甚可虞。
水夫人:若著他去,這個原故自然不可明告他。祇教他在外尋師訪友,以遊學為名。既是
    天配的姻緣,到那裏自然不期而遇。
吳瑰庵:夫人所言甚是有理,我就依此而行。
    (到了次日,令人去書房喚吳瑞生來。)
水夫人:(教他道)孩兒,你爹爹曾聞:瑤華不琢,則耀夜之影不發;丹鍔不淬,則純鉤
    之勁不就。故氣質須觀摩而成,德業賴師友而進。昔太史公南遊嵩華,北遊崆峒
    ,遍歷天下,歸而學問大進。你今咄咄書齋,獨守一經,孤陋寡聞,學問何由進
    益,常聞南方山明水秀,實為人才之藪。我的意思,令你至彼一遊。倘到那邊得
    遇名人指教,受他的切磋琢磨,長你的文章學業。他日功名有成,也不枉我期望
    你一番。
吳瑞生:父親此言固是愛子之心,但念爹娘年老,舉動需人。孩兒遠離膝下,遊學外方,
    晨昏之間,誰人定省。兒雖不肖,如何放的心下。今日之事,教孩兒實難從命。
吳瑰庵:你為人子的,自是這般話說。但我為父親的,祇以遠大期你。你若不能大成,就
    朝夕在我左右,算不的是養親之志。況我與你母親年紀尚未十分衰殘,且家計頗
    饒,也不缺我日用。這都用不著你掛心。我為父的立意已定,斷斷不可違我。
    (吳瑞生還待推辭,他母親在旁勸道)
吳瑞生:我兒,你豈不聞為人子的以從命為孝乎?你爹爹既命你出去,不過教你尋師取友
    ,望你長進,有甚難為處。你若左推右卻,調便是逆親之志了。
吳瑞生:(祇這一句話,說的吳瑞生不敢言語,始應承道)謹遵爹爹之嚴命。
吳瑰庵:(吳瑰庵遂叫人拿過曆書一看)今日九月初三。初六日是個黃道吉日,最利起行
    。你且去收拾琴劍書箱與隨身的行李,安排完備,好到臨期起程。
    (閒話少敘,到了初六日,吳瑞生未明起來,將盤費行囊打點停當,用了早飯。
    ()
    (他父母喚了兩個小廝,一個叫做書僮,一個叫做琴僮,隨行服侍。)
    (吳瑞生拜別已畢,他父母俱送至大門。)
    (這一去,雖然不比死別,但父子之間,也未免各帶幾分酸楚,祇是不好掉下淚
    (來。)
    (正是:
    (  丈夫雖有淚,不灑別離間。)
    (且不題他父母在家專望兒子的好音。)
    
    
6**時間: 地點:
    (單說吳瑞生俟他父母回宅,自己乘了馬,著琴僮挑了琴劍,書僮挑了書箱,由
    (大路往南而行。)
    (行了數里,吳瑞生在馬上想道)
吳瑞生:今日爹爹命我遊學南方,我想南方勝地,惟有兩浙稱最。何不先到杭州觀西湖勝
    概,也不枉我出遊一遭。
    (拿定主意,遂問了浙江路程。)
    (在路上風餐水宿,夜住曉行。)
    (十餘日,到了吳興。)
    (這吳興就臨大江,上了船,乘著順風,不消一月,早到杭州地界。)
    (主僕下了船,又行了數日,才來到城中。)
    (吳瑞生四下一望,果然好個繁華去處。)
    (有柳耆卿《望海潮》一詞為證。)
    (詞曰:
    (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雲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
    (戶盈羅綺,市列珠璣,競豪奢。)
    (重湖疊巘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鉤叟蓮娃。)
    (千騎擁高牙,乘醉聽蕭鼓,吟賞煙霞。)
    (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誇。)
    (主僕三人尋了一個大店,暫把行李歇下。)
    (次日起來,吳瑞生吩咐琴僮、書僮道)
吳瑞生:此處沖要,人煙輳集,不可久住。你兩人出去與我另尋一處寓所,好攻習史書。
    祇要幽靜清雅方好。
    (琴僮、書僮領命而去。)
    (穿街過巷,也到了十餘個寓所,俱看不中意。)
    (轉彎抹角忽到一處,與別處風景大不相同。)
鄭二人:(二人看罷多時)此處料中我家相公之意。不用再往別處去尋了。
    (訪問鄰近居人,方知是天壇。)
    (二人遂看了一個極清雅的庵觀,請出主持觀主來。)
    (通了名姓鄉貫,將吳瑞生假寓讀書的話說了。)
    (那觀主慨然應允。)
    (他們兩個轉回舊寓,回了吳瑞生話,遂即打發了店錢,搬了行李,一直往天壇
    (而來。)
    (到了天壇,吳瑞生一望,果然清幽。)
    (但見:
    (  局面寬闊,地勢高阜。)
    (松竹掩映,殿閣參差。)
    (東望浙江,潮氣遙侵濕苔徑;南望雷鋒,日色返照映玻璃;西望蘇堤,長虹一
    (溜青蛇走;北望龍井,寒光數道碧雲飛。)
    (真有蓬瀛仙島之風,絕無市井塵囂之氣。)
    (吳瑞生看了,喜之不勝。)
    (遂拜了觀主。)
    (觀主獻茶畢,又領著吳瑞生揀擇下榻之處。)
    (吳瑞生見三清殿西有草堂一座,三面俱是花牆,牆外有蓑竹披拂,牆內擺著幾
    (盆花草。)
    (入堂一看,匾額上題著「鶴來軒」三字,甚是幽雅。)
    (吳瑞生看的中意,就在此處安下行李,靜時溫習經史,悶時與觀主清談,閒時
    (出門遊玩山水。)
    (住了月餘,遂締結了城中兩個名士:一位姓鄭名潛字漢源。)
    (一位姓趙名莊字肅齋。)
    (都是錢塘縣稟膳秀士。)
    (二人俱拜在金御史門下,認為課師。)
    (這金御史就是杭州府人,諱星字北斗,由進士出身,歷任做到都察院右僉都。
    ()
    (正德四年,為劉瑾專權,金御史把他參了一本,觸怒了邪黨,遂為群下所擠,
    (不容在朝。)
    (因此休秩回籍。)
    (夫人黃氏,乃江西尚書之女,生一子一女。)
    (子名金昉,年方一十五歲。)
    (女名翠娟,年方一十六歲。)
    (金昉為士林之秀,還未娶妻。)
    (翠娟為閨門之英,亦未受聘。)
    (金御史夫婦二人甚是愛惜。)
    (這金御史因休秩家居,凡事小心,閉門謝客,全不與外人往來。)
    (只有趙、鄭二生是他課徒,又極相契,或金御史請來相敘,或二人自往拜謁,
    (詩酒之外,絕不言及國家時事。)
    
    
7**時間: 地點:
    (一日趙、鄭二生投見金御史,請至書房,作了揖坐定,金御史)
金御史:二位賢契許久不見,老夫甚覺渴想。
    (趙、鄭二生)
鄭二生:連日為俗冗所羈,未得候問老師。違教多矣,有罪,有罪。
金御史:多日不曾領教,二位近來有甚佳作,肯賜與老夫一覽否?
    (趙、鄭二生)
鄭二生:今日門生此來,一則問候老師,二則求老師出幾個詩題,待門生拿去做完,然後
    送與老師評閱。
金御史:此時已有個現成題目了。昨舍下有人從京師來,說聖上筵宴百官,賜了一個詩題
    ,即定首尾,著眾官立刻獻詩。可笑合朝文武俱做將不來,可謂當場出醜,賢契
    既要做詩,何不將聖上出的那個題目做一做。
    (趙、鄭二生聽了道)
鄭二生:如此甚好,請求題目一看。
    (金御史遂令書司將詩題拿來,二人展開看。)
    (看時,見題是「閨憶」,首字限的是「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韻限的是「溪
    (西雞齊啼」。)
鄭二人:(二人看完說道)此題委是難做。怪不得在朝眾老先生擱筆。門生既承老師之命
    ,少不得也要勉強獻丑。
    (說罷,各把詩題謄了。)
    (吃了幾杯茶,遂別了金御史出門。)
    (走了幾步,趙肅齋)
趙肅齋:鄭兄,你道此題之難,難在何處?
鄭漢源:祇這『風片』二字,便是此題之難處。風乃實字,片乃虛字,以虛對實,如何湊
    的工巧。
趙肅齋:吾以此題棘手處,就在這兩個字上。昨日咱結拜的吳兄,他自誇詩才無有敵手,
    卻未嘗見他題詠。到明日,何不把這個題目帶去,也求他做一首。
鄭漢源:吾兄所見甚妙。到明日,不可空去訪他。待我安排一付盒酒,攜到那裏,先和他
    痛飲一番。有才的人,酒興既動,詩興自動。然後拿出題來做詩,省得到臨時大
    家推三阻四。
趙肅齋:如此愈覺有趣。
    (二人說著話,天色已晚,各人分路歸家。)
    (到了次日,鄭漢源安排一個盒酒,著小廝擔了,隨邀著趙肅齋一同到了吳瑞生
    (寓處。)
吳瑞生:(吳瑞生迎著道)二位狠心,連日不到敝寓,教小弟生生盼死,生生悶死。
    (趙、鄭二人)
鄭二人:這幾日,因有俗事累身,未得過訪。幸今日稍得清閒,俺二人具了一付盒酒,特
    來與兄痛飲一醉,以作竟日之談。
吳瑞生:(吳瑞生謝道)今承賜訪,已覺幸出望外。又蒙攜酒惠臨,何以克當。
    (趙、鄭二人)
鄭二人:兄說那裏話。吾輩一言投契,自當磊磊落落,忘形相與。一盞之微,何足致意。
    (三人一面說著話,一面使琴僮篩酒,又移了一張漆紅小桌,安放在湖山之前,
    (竹蔭之下。)
    (三人坐定,飲了幾盞,吳瑞生)
吳瑞生:弟乃山左無名之士,遊學貴省,蒙兄不棄,結為同盟。自承教以來,使小弟茅塞
    頓開,誠可謂三生有緣。
鄭漢源:兄處聖人之鄉,弟等乃東越鄙人,焉能及兄之萬一。自今以後,還要求吾兄指迷
    ,兄何言之太謙。
趙肅齋:今吾三人投契,誠非偶然。然知己會聚,亦不可空飲歸去。昔李白斗酒詩百篇,
    至今傳為佳話。今既有酒,豈可無詩。吳兄胸羅錦繡,口吐珠璣,弟欲領教久矣
    。兄如不吝,肯賜金玉,弟亦步韻效顰,以繼李白桃李園之會何如?
    (吳瑞生此時酒亦半酣,詩興勃勃,及聞趙肅齋之言,遂拍手大笑道)
吳瑞生:逢場作戲,遇景題詩,是吾輩極灑落事。兄言及此,深合鄙意,請兄速速命題。
鄭漢源:若欲作詩,也不用另出題目,有個現成題目在此。
趙肅齋:(趙肅齋故意問道)題在何處?
鄭漢源:(鄭漢源遂將聖上出的那個題目說了一遍)此便是極好的題目了,何必另出。
吳瑞生:如此更妙。弟還有一言告白,今日作詩,必須立個法令,限定時刻。今日弟既為
    主,法令少不得自弟立起。作詩時著琴僮外面擊鼓,令價傳酒,書僮催酒,祇以
    三杯為度,酒報完,詩必報完。如酒完,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趙、鄭二人)
鄭二人:謹遵大將軍之令。
    (吳瑞生遂取了三個錦箋,每人一個。)
    (又添了兩張小几,各自分坐,將墨磨濃,筆蘸飽,法令傳動。)
    (但見擊鼓的擊鼓,傳酒的傳酒,催酒的催酒。)
    (趙、鄭二人詩草是夜間打就的,祇有寫的工夫,吳瑞生雖是臨時剪裁,怎當他
    (才思敏捷,也不假思索,也不用琢磨,真個是意到筆隨,酒未報完,詩已告成
    (。)
    (隨後,趙、鄭二人詩亦報完。)
    (三人俱將詩合在一處,但見趙肅齋詩曰:
    (  雨餘天半水平溪,絲掛疏桐影罩西。)
    (風斷不來秋後雁,片心獨恨午前雞。)
    (煙籠繡榻妾居隴,波送孤舟郎去齊。)
    (畫閣春殘柵久憑,船空水靜惟鷗啼。)
    (鄭漢源詩曰:
    (  雨過平橋灑碧溪,絲絲漸到小窗西。)
    (風流豪俊輕邊馬,片段年光付曉雞。)
    (煙隔雁行憐信斷,波搖鴛侶恨聲齊。)
    (畫欄倚遍難消遣,船泊湖心聽鳥啼。)
    (吳瑞生詩曰:
    (  雨歇天空月滿溪,絲牽魂夢到遼西。)
    (風情月意惟憑鯉,片雨只雲祇厭雞。)
    (煙鎖春山容易老,波凝秋水寐難齊。)
    (畫眉人去妝臺冷,船上孤嫠祇共啼。)
    (大家將詩看完,彼此相稱譽了一回,又重整杯酌,飲至天晚,方才散去。)
    (到了次日,鄭漢源起來,用了早飯,一直到了趙肅齋家,見了趙肅齋道)
鄭漢源:瑞生才情果然不虛。且不說他詩詞工美,祇他那管迅快之筆,真令人難及。
趙肅齋:咱二人打了一夜詩草,寫出來還拜他下風,這等才人,怎不使人敬服。
鄭漢源:你我的詩,少不得呈於金公去看。不如連吳瑞生這一首也寫出來,一同送去,著
    金公評評,看是如何。
趙肅齋:這也使得。
    (於是將三首詩謄好,詩下俱系了姓名。)
    (同到了金御史宅上,見了金御史,將詩呈上)
金御史:昨承老師之命,不敢有違。詩雖做成,祇是詞意鄙俚,不堪入目。
    (金御史將詩箋展開,細細閱了一遍。)
金御史:(閱完評道)肅齋此詩大勢可觀。但首二句入題微嫌寬緩,且『風斷』、『片心
    』對的亦不甚工巧。第五句亦覺啞呰,還不為全璧。漢源這一首較肅齋作俊逸風
    流。但『片段年光』對『風流豪俊』,亦失之稚弱。獨後一聯,深得詩人風致。
    還不如吳麟美這一首,起句起得驚逸,次句便緊緊扣題,不肯使之浮泛。且『風
    情月意』、『片雨只雲』,又確又切,又工致,又現成。至於『煙鎖春山』、『
    波凝秋水』,關合題意,有情有景,又有蜻蜒點水之妙。即至收鎖,亦無泛筆,
    此等之作,真不愧一代人才。但不知吳麟美此人為誰。
    (趙、鄭二人)
鄭二人:老師眼力可謂衡鑒甚精。這吳麟美不是此處人氏,他籍系山東,遊學至此。年少
    風流,倜儻不群。門生與他結為同社,昨日與他飲酒賦詩,見他不假思索,八言
    立就,門生甚自愧服。今老師一見其詩,便嘆為才人,真所謂頭角未成先識塵埃
    之宰相也。
金御史:有士如此,豈可當面錯過。吾家缺一西賓,久欲敦請一人,教訓小兒。奈杭州城
    中無真正名士。今吳生有此奇才,正堪為吾兒之師。吾欲借重二位代吾奉懇。他
    若肯屈就於此,我這裏束禮自是從厚。但祇是動勞二位,於心不安。
    (趙、鄭二人)
鄭二人:門生久叨老師之惠,愧無報補,今有此命,願效犬馬。
金御史:倘吳生俞允,還望二位早示回音,老夫好投帖去拜。
    (趙、鄭二人)
鄭二人:這個自然,不須老師囑咐。
    (二人遂別了金御史,到了吳瑞生寓中,將金御史之言說了一遍。)
    (吳瑞生原為尋師訪友而來,況金御史文是一時名家,有甚不肯。)
    (所以趙、鄭二人全不費力,一說便成。)
    (二人回了金御史話,金御史即打轎往拜。)
    (隨後行過聘禮,擇字吉日上學。)
    (至日,金御史又設席款待,還請了趙、鄭二位相陪。)
    (將宅後一座園子做了吳瑞生的書舍,琴僮、書僮亦各有安置。)
    (但不知吳瑞生後來的奇遇果是何如,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九里松吳郎刮目 十錦塘蕩子留心)
    (西子湖頭春過半,不料尋春惹起懷春怨。)
    (相逢無語腸空斷,那堪臨去頻頻盼。)
    (好事從來難愜願,一樹嬌花幾被風吹散。)
    (多情何故眉顰揝,暗中恐有人偷算。)
    (《蝶戀花》)
    
    
8**時間: 地點:
    (話說吳瑞生受了金御史西席之託,賓主之間相處甚得。)
    
    
9**時間: 地點:
    (一日吳瑞生方與金昉做完功課,琴僮忽報:鄭相公來訪。)
    (吳瑞生慌忙出門迎接入坐。)
吳瑞生:(說道)弟自入學以後,兄臺絕不來顧盼小弟,獨不念悶殺讀書客乎?
鄭漢源:非是小弟不來奉訪,但今非昔比,如今兄有責任,弟乃閑人,怎好屢來攪亂。
吳瑞生:兄太滯了。吾輩相處,豈拘形跡。況同為讀書朋友,一言一動,皆足為益,何攪
    亂之有。以後還望吾兄不時常來為小弟開釋悶懷。
鄭漢源:難得兄不避攪亂,弟亦何惜腳步。
    (說著話,書僮捧茶至,鄭漢源飲了一杯茶)
書 僮:弟今日一來是望兄,二來還有一事奉邀。
吳瑞生:有何事見教?
鄭漢源:明日三月初十日,是清明佳節。我杭州風俗,最興清明湖上遊春,士女車馬並集
    ,是第一大觀。弟與趙兄已出分資,著人湖上安排盒酒,欲邀兄一遊,待著小價
    來請,又恐兄為東主西賓之分所拘,不肯出去。此趙兄特委弟親來口達,乞明晨
    早到舍下用飯就是。馬匹亦是小弟預備,望吾兄萬勿推卻。
吳瑞生:此乃極妙之事。自弟來到貴府,久欲觀西湖勝概,奈無人指引。今吾兄既肯攜帶
    ,正深慰所願,弟焉敢違命。但遊春之費是大家公分,不然空手取擾,於心何安
    。
鄭漢源:我輩相與,何必計此區區。
    (說罷,又飲了一盃茶,方才起身告別。)
    (吳瑞生送至大門外還未歸舍,鄭漢源又轉回叫道)
鄭漢源:吳兄留步,弟還有一句話要說,幾乎忘記了。明日遊春,有江南如白李兄,也是
    一位朋友,亦與同事。因兄與他未曾會過,故先告明,到舍下好相敘。
吳瑞生:太細心了。四海皆兄弟,況是朋友,何論生熟。又煩兄諄諄於此。
鄭漢源:分外生客,不得不先說明。
    (說完這句話,方才一揖而去。)
    (到了次日,吳瑞生未明早起,梳洗完了,又放了金昉的學,方領著琴僮、書僮
    (一直到了鄭漢源家門首。)
    (門上人通報了,鄭漢源迎入了客舍,見趙肅齋、李如白俱已在座,大家出席,
    (作了揖。)
吳瑞生:(吳瑞生問鄭漢源道)此位就是如白李兄麼?
鄭漢源:正是。
吳瑞生:(吳瑞生又一揖道)夜來與鄭兄在敝齋閑敘,方聞李兄大名,今幸識荊,容日奉
    拜。
李如白:久聞吳兄才名,如雷灌耳,意欲到貴齋一叩。奈弟是投親至此,與金公素無相識
    ,不便登門,故未造謁,望吳兄寬諒。
    (吳瑞生又待開言,趙肅齋攔住道)
趙肅齋:二位且不必多行套言,誤了正事,大家坐了再說。李兄年長即坐首席,次座是吳
    兄的,弟與主人兩邊打橫。時刻有限,不必遜讓。
鄭漢源:趙兄行事爽利,真乃妙人。
    (各自坐定。)
    (鄭漢源吩咐人一面斟茶,又吩咐後邊請燭堆瓊出來侑酒。)
    (不一時,果見一位美人走近席前,十分標致。)
    (但見:
    (  兩鬢綠雲鋪,錦簇簇珠滿頭,丁香紐結芙蓉扣。)
    (眉灣似月鉤,目清疑水流,櫻桃一顆肥脂,透體嬌柔。)
    (金蓮細小,行動倩人扶。)
    (堆瓊走近席前,朝上叩拜。)
    (各問了大姓,萬福畢,遂坐在席前。)
    (吳瑞生偷眼一看,見他眉細而長,眼光而溜,嬌嬈之中,仍具莊雅,端凝之內
    (,更饒豐致。)
    (便知不是俗妓,對眾人誇道)
吳瑞生:堆瓊豐神綽約,秀色撩人。塵埃之中有此異品,令我見之,恍然如遇仙中人也。
堆 瓊:妾乃蒲柳省質,煙花陋品。得侑酒席前,邀光多矣。何堪垂青。
    (吳瑞生見堆瓊手中拿著一柄金扇,借來一看,卻是一把灑金素扇。)
吳瑞生:(說道)此扇何為沒有題詠?
堆 瓊:(眾人道)堆瓊何不就求一揮?
堆 瓊:怎敢動勞大筆!
吳瑞生:情願獻醜。
    (遂令人取過筆硯,題了一首七言律詩。)
    (寫完,眾人拿去一看,那詩是:
    (  疑是仙妹被謫來,喜逢笑口共銜盃。)
    (髻妝墮馬雲鬟亂,蓮步乘鸞月影開。)
    (著意濃濃還淡淡,惹情去去復回回。)
    (自來不識嫦娥面,從此因卿難卸懷。)
吳瑞生:(眾人將詩看完,大笑道)妙極,妙極!吳兄雖與堆瓊是初會,此詩已極兩情綢
    繆之趣,俺們請滿酌一盃,權為你二人閤巹。
吳瑞生:偶然作戲,莫要認真。
堆 瓊:相公未必不真,妾意已自不假。
吳瑞生:你既不假,我就認真了。
    (遂把酒一飲而盡。)
    (眾人方說到熱鬧處,見鄭家家人已捧飯而至。)
    (一時間珍饈齊列,大家飽餐,將殘餚撤去。)
趙肅齋:時候不早,該收拾出城了。
鄭漢源:既如此,弟也不留。
    (遂叫人門外侍候鞍馬,著燭堆瓊坐了轎子先行,隨後四人上了馬,領著眾家人
    (同出涌金門,望西湖而來。)
    (到了西湖,大家一望,果然好春色也。)
    (但見:
    (  遊人似蟻,車馬如雲。)
    (乍寒乍暖,恰逢淡淡春光。)
    (宜雨宜晴,偏稱融融淑氣。)
    (蘇公堤上,柳絲裊裊拖金色。)
    (西子湖邊,草褥茸茸襯馬蹄。)
    (水邊樓閣侵三壇,山上亭臺吞古蕩。)
    (雷峰塔、主叔塔、天和塔,塔頭寶蓋射紅霞;南高峰、北高峰、飛來峰,峰頂
    (煙嵐結紫霧。)
    (六橋旁系賞春船,昭慶常呼遊士酒。)
    (香片飛紅,拂袖微沾花港雨;松蔭分綠,吹面不寒曲院風。)
    (正是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
    (西湖景致,大家觀之不盡。)
鄭漢源:湖岸上遊人太多,咱由蘇堤而南,直至斷橋,泛舟湖心。那裏我有人伺候,閑人
    不好進去攪亂,不如到那邊去自在遊賞。
趙肅齋:(眾人道)如此甚妙。
    (於是直望蘇堤行去。)
    (但見夾堤兩岸,俱是楊柳桃杏,紅綠相間,如武陵桃源一般。)
    (走了二里有餘,方至斷橋。)
    (橋下早有人艤舟以待,大家上了船,直撐至湖心亭。)
    (這湖心亭東倚城郭,南枕天竿,西臨孤山,北通虎跑,平湖鏡水,一覽無遺。
    ()
    (吳瑞生徘徊四顧,見湖山佳麗,如置身錦繡之中,不覺慷當以慨)
吳瑞生:這青山綠水,閱盡無限興亡。斷塔疏鐘,歷過許多今古。光陰幾何,盛事難再。
    今吾四人,萍水相逢,頓成知己,誠不易得之會也。豈可無詩以記今日之勝。
鄭漢源:請問吳兄,今日之詩是怎麼樣做法?
吳瑞生:若每人一首,恐耽擱時刻,不如每人一句聯成一律。上句既成,下句便接,若上
    句成而下句接不來者,令堆瓊斟巨觥以罰之。
鄭漢源:此法還未盡善。詩句咱每佔了,卻將堆瓊置於何處?不如咱四人作開句,下句俱
    是堆瓊接續。倘堆瓊擱筆,大家各斟一杯以罰之。
吳瑞生:惶恐,惶恐,我祇說堆瓊有太真之貌,不料又負謝姬之才,真令人愛死,敬死。
堆 瓊:妾怎敢班門輪斧。
趙肅齋:堆瓊詩才是我們知道的,不必太謙。
    (說完即取湖景為題,按長幼做去。)
    (李〕:三月西湖錦繡開)
    (燭〕:山明水秀勝蓬萊。)
    (趙〕:風傳鳥鳴花陰轉)
    (燭〕:船載笙歌水道回。)
    (鄭〕:三竿僧鐘雲裏落)
    (燭〕:六橋漁唱鏡中來。)
    (吳〕:分明一幅西川錦)
    (燭〕:安得良工仔細裁。)
    (眾人詩句聯完,吳瑞生,離坐攜堆瓊手道)
堆 瓊:美人具此仙才,即以金屋貯之,亦不為過。而乃墮落青樓,飄泊如此,亦天心之
    大不平也。前見卿為卿生愛;今見卿又不由不為卿生憐矣。
    (堆瓊聞瑞生之言,因感激於心,不覺眼中含淚道)
不 覺:薄命賤妾,幸得與君一面,已自覺緣分不淺。今為席間鄙句,又深戀戀於妾,使
    妾銘心刻骨,終身不敢有忘。
鄭漢源:(鄭漢源對眾人道)你看他二人綣戀於此,真正一對好夫妻。待弟回家另擇吉辰
    ,薄設芹酌,以償他二人未完之願。
堆 瓊:(堆瓊謝道)若果如此,感佩不盡。
趙肅齋:此事還俟異日,今日且說今日。這湖心亭非專為我五人而設,豈可久戀於此。如
    今九里松、百花園,因聖上有志南巡,修整的異樣奇絕,咱們何不到那邊一遊。
堆 瓊:(眾人道)趙兄說的是。
    (於是大家又上了船,離了湖心亭,復望斷橋而來。)
    (到了斷橋,各人上了馬,堆瓊仍上了轎子,一路渡柳穿花,觀山玩水,不一時
    (已到九里松、百花園前。)
    (四人下了馬,堆瓊出了轎子,正欲進園,忽見園內一伙雜耍扮著八仙,唱著《
    (道情》,篩鑼動鼓而來。)
    
    
10**時間: 地點:
    (此時園外人往裏擠,園內人往外擠,正是人似湖頭,勢若山崩,一擁而出,遂
    (把眾人一衝,衝的趙肅齋、鄭漢源、李如白、燭堆瓊各不相見。)
    (吳瑞生忙在人叢中四下遙望,但見人山人海,那裏望的見,又尋到園裏園外,
    (尋了個不耐煩,總不見個蹤影。)
    (復回九里松尋找,不惟不見他四人,連琴僮、書僮也不見了。)
    (吳瑞生正欲安排獨自回城,忽見一群婦女笑語而來。)
    (吳瑞生定睛一看,見內中一位老的,還有一位中年的,獨最後一位女子約有十
    (六七歲年紀,生的十分窈窕,但見:
    (  臉暈朝霞,眉橫晚翠,有紅有白,天然窈窕生成;不瘦不肥,一段風流描
    (就。)
    (裊裊娜娜,恍如楊柳舞風前;滴滴嬌嬌,恰似海棠經雨後。)
    (舉體無嬌妝,非同狐媚妖冶;渾身堆俏致,無愧國色天香。)
    (你道這三位婦子為誰?那位老的是翠娟的母親,那位中年的是翠娟的姑媽,最
    (後那位女子就是翠娟小姐。)
    (金御史因清明佳節著他出來塋前祭掃,金昉先回,他母女尚在九里松觀看湖景
    (,也是吳瑞生的姻緣合當有湊,無意中便覿面而遇。)
    (吳瑞生見這位女子生得佳麗異常,心中悅道)
心 中:堆瓊之容嬌而艷,此女之容秀而凝福,相雖有貴賤之別,然皆為女中之魁。我吳
    瑞生若得此女為妻,以堆瓊為妾,生平志願足矣。但未知此女是誰家宅眷,我不
    免尾於其後,打聽一個端的。
    (遂跟著那三位婦女,在後慢慢而行,不住的將那女子偷看。)
    (那女子也不住的回顧吳瑞生,吳瑞生愈覺魂消,走了箭餘地,來到十錦塘。)
    (那十錦塘早有三乘轎子伺候,那兩位夫人先上了轎,隨後那女子臨上轎時,又
    (把吳瑞生看了幾眼,方把轎簾放下。)
    (才待安排走,忽路旁轉過一個漢子來,向那跟隨的使女道)
吳瑞生:這轎中女眷是誰家的?
心 中:(那使女道)是城中金老爺家內眷,你問他怎的?
    (那漢子竟不回言,直走到一個騎馬的後生面前低低的說了幾句,那騎馬的後生
    (便領著一伙人揚長去了。)
    (看官你道這騎馬的後生是誰?也是杭州城中一個故家子弟。)
    (姓鄭名一恒,他的父親也曾做到戶部侍郎,居官貪婪異常,掙了一個巨萬之富
    (。)
    (早年無子,到了晚年,他的一個愛妾才生了鄭一恒。)
    (這鄭侍郎因老年得子,不勝愛惜,看著鄭一恒就如掌上珠一般,嬌生慣養,全
    (不敢難為他。)
    (年小時也曾請先生教他讀書,他在學堂那肯用心。)
    (雖讀了十數年書,束修不知費了多少,心下還是一竅不通。)
    (他父親見這個光景,也就不敢望他上進,遂與他納了一個例監。)
    (到了十七八歲,心愈放了,他父親因管他不下,不勝忿怒,中了一個痰症,竟
    (嗚呼哀哉了。)
    (自他父親死後,沒人拘束他,他便無所不為。)
    (凡結交的皆是無賴之徒,施為的俱是非法之事。)
    (適才根問金家使女的那個漢子,就是他貼身的一個厚友,叫做雲裏手計巧。)
    (凡那犯法悖理的事,俱是此人領著他胡做。)
    (這鄭一恒他還有一個毛病,一生不愛嫖,只愛偷。)
    (但見了人家有幾分姿色的女子,就如蚊子見血一樣,千方百計定要弄到手中。
    ()
    (今日在十錦塘見了那轎中女子生的俊俏,便犯了他那愛偷的毛病,故著計巧問
    (個明白,到家好安排下手。)
    (這是後來事,且不必提。)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