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別恩師來都應試 饋良朋水墨觀音)
    (扶風才子,嫖姚後裔,霍姓都梁。)
    (挈友長安取應,為試期尚遠,追歡笑,暫過平康。)
    (丹青筆,聽鶯撲蝶,小像寫雲娘。)
    (不料朱門有女,與青樓一樣,窈窕相當。)
    (把春容箋詠,燕子銜將。)
    (被同儕計構,更名姓,決策勤王。)
    (二美並,麒麟高閣,走馬狀元郎。)
    (漢宮春)
    (天地間,惟婚姻一道,總由天定,莫可人為也。)
    (有三媒六妁得就姻緣的,也有始散終成才全匹配的。)
    (更有那東牀坦腹是擇婚眼高的,屏風射雀是宿緣暗合的。)
    (還有那紅葉流水竟結絲籮,纊衣題詩終成眷屬的。)
    (自古及今,難以枚舉,獨有才子佳人湊合最難,往往經多少離合悲歡,歷無限
    (是非口舌,才能完聚。)
    (總而言之,須得月下老人婚姻簿上注了姓名,雖然受些險阻,到底全美。)
AAA:(我故說)婚姻一道,總由天定,莫可人為也。
    (閒話休題,我且舉一件最奇的故事,說與看官們聽。)
    
    
2**時間: 地點:
    (且說大唐元宗年間,有個才子,姓霍,名都梁,表字秀夫,扶風茂陵人氏。)
    (原是嫖姚後裔,近來流寓西京。)
    (生得貌賽潘安,才過班馬,渾身瀟灑,滿腹文章,不止歌賦詩詞,還曉丹青妙
    (技,只是雙親早逝,室家未偕,異地漂流,萍水遊蕩。)
    (幸蒙任廣文先生,姓秦名若水,是位老成前輩,與霍家世交,因愛霍生才學,
    (邀在署中讀書,朝夕談論,甚是相合。)
    
    
3**時間: 地點:
    (這日,霍生獨坐書齋,忽生感歎。)
霍 生:(說道)近蒙秦先生以國士待我,甚深感激,但念自己景況,孤身無倚,不免淒
    涼,不知何日能遂凌雲之志,得效于飛之歡,才完我終身大事。今當春明時候,
    景色撩人,不能到郊原閒玩,且在這書院周圍池苑遊賞,一面消遣消遣。你看:
    池中梅花倒影,岸上莎草鋪茵,才過殘冬,又臨明媚,果然另是一樣景象。閒常
    想那潘安仁容顏美麗,每逢遊玩婦女見了他,擲果滿車,偶因元宵佳節,遇佳人
    遺金雀一隻,結了姻緣。後住河陽,名為花縣,千古流芳。我霍都梁雖有才學,
    功名未就,紅鸞未盟,為何這樣命薄?
    (正自己嗟歎,忽見本學一個門斗,走到跟前,手裡拿著一封書信,見了霍生)
門 斗:這封書是鮮於相公捎來的,說道長安今歲黃榜招賢,他已起身,在路上客店中,
    專等相公同行。
    (遂把書遞過來。)
    (霍生接在手中,拆開封口,暗暗念完)
霍 生:既是鮮於相公已行,我就收拾早晚趕上,與他同去極好。
門 斗:在下極承相公看顧,但斗膽有句話,不好說得。
霍 生:但說何妨。
門 斗:我看那鮮於相公做人,比不得相公。貓頭鼠眼,不是至誠人,況且花柳場中,不
    覺著意,不要學壞了,不如各奔前程才好。
霍 生:多謝你好意。只是我與他同窗日久,暫與共事,也自無礙。等我登科後,自然好
    歹分明,不能相染。
      你與我請秦爺出來,當面辭過,明早好行。
    (門斗遂把話傳進去,秦學官聞聽)
門 斗:今日報來,我已升汧陽縣令,文憑限定、走馬上任,正要與門生霍秀夫一別而行
    ,不知請出來有何話說。
    (霍生見老師出來,施下禮去,秦公答還。)
霍 生:門生數年深蒙教訓,今日有同窗書到,說試期已迫,約同一齊取應,
    (特請老師出來拜別,明早便可登程。)
霍 生:(秦教官道)原來如此,可喜可喜!賢契高才博學,國士無雙,此去南宮,定占
    魁眩老夫今日聞信,升任汧陽,目下也要打點上任,有些微卷價,聊代餞行。等
    候登科,再申薄賀罷!
    (叫齋夫把卷價取來,送於相公。)
霍 生:(霍生接過來)多謝老師費心了。
霍 生:(然後拜下揖去,秦教官道)好說。但願你此去鶯遷上苑,魚躍龍門,便不負吾
    屬望之心了。
霍 生:門生菲材,恐不能如老師之願。書箱、劍匣俱已齊備,就此拜別,明早好行。
    (遂拜辭起來。)
霍 生:(秦學官道)明早老夫也不親送,一路保重,須要小心。
霍 生:承教。老師請回罷。
    (遂各寢,準備明早起身。)
    (正是:玉壺春酒正堪攜,野店山橋送馬蹄;此後長安望明月,隴頭流水咽東西
    (。)
    (按下霍生別師赴約不題。)
    
    
4**時間: 地點:
    (卻說朝中禮部尚書姓酈名安道,原是科甲出身,現膺此職,為人端正,不徇私
    (情。)
    (夫人鮑氏,治內幽貞,止生一女,名喚飛雲,性格賢淑,容貌俏麗,不但針指
    (百巧百能,又且甚通文墨、詩詞歌賦,件件皆精,但是老年乏嗣,未免不足。
    ()
    
    
5**時間: 地點:
    (這日退朝回來,衙門無事,欲在園中花下消散片時。)
    (因吩咐院子,快請夫人、小姐出來。)
    (院子進內傳稟,只見夫人領著小姐,同到堂中。)
    (施禮已畢,酈尚書)
酈尚書:夫人、女孩,我年過六十,齒發漸衰,宦場中原該知足,早避禍災。
      但我屢屢上本,求告歸休,聖上總是不允,卻怎麼樣好?
霍 生:(夫人說)相公,如今國家正當多事,況你年紀未甚衰老,須當努力公家,豈可
    遂圖私便。
酈尚書:夫人也說得有理。
飛 雲:孩兒見此春光明媚,爹爹退食餘閒,今日辦下春酒一杯,與母親一同為壽。
酈尚書:如此生受孩兒了。
    (遂各安席,小姐親自送酒,酈尚書飲了幾杯,乘著酒興)
小 姐:我少年登第,屢受皇恩,今已衰殘,常欲告老還家,祭奠祖宗,拜掃墳墓,將裡
    中親明族人,朝朝宴會,才慰老懷。爭奈安祿山在漢陽謀成不軌,難以脫身。
酈尚書:(夫人道)相公!我夫妻兩個舉案齊眉,彼此相依,休因乏嗣,只管淒涼。
飛 雲:(遂指著飛雲小姐說)女孩知書達禮,真是女中魁元,將來擇個佳婿,盡可歡暢
    。
    (飛雲聞言,重新再拜道)
飛 雲:但願爹媽康健,情甘服侍終身,何必定結絲蘿,反多隔礙一家。
飛 雲:(正在敘談飲酒,看花賞梅,忽外面擊鼓傳事說)有天雄軍節度使、同年賈老爺
    ,差人有書,在外伺候。
酈尚書:(酈尚書吩咐)與我取進來。
    (這門官從轉桶送進,院子接過說)
院 子:稟老爺,書紮在此。
    (酈尚書接書拆開,看得明白,然後對夫人、小姐道)
酈尚書:這是我同年天雄節度使賈公,名喚南仲,與我交厚,如同胞兄弟一樣,是他差來
    問候的。只是禮物太多,那有全收道理!
院 子:(夫人道)這來意甚遠,受他一兩件,才覺使得。
    (尚書看完禮單,躊躇了幾番道)
躊 躇:也罷,受了他吳道子《水墨觀音》像罷!取過來看。
    (院子疾慌展開,尚書仔細端詳道)
尚 書:此畫果是吳道子真筆,如今是難得之物。
小 姐:(小姐從旁觀看)這一幅像,給了孩兒供養罷。
酈尚書:使得。
院 子:(遂叫院子)你可領了這幅畫,裝裱齊正,送與小姐供養。
院 子:曉得。
      老爺,本衙門應官、裱背繆繼伶,裱手甚好,發與他裱罷。
尚 書:這也由你。你可吩咐賈爺的差人,明日領回書便了。
院 子:曉得。
酈尚書:明日衙門有事,早早安息,我們一同回院去罷。
    (只因這軸畫,生出許多事來,且聽後回分解。)
    (第二回 候場期店裡棲身 謀叛逆途中打獵)
    
    
6**時間: 地點:
    (話說鮮於佶在途中等候霍生,不住在店門口盼望,口裡說道)
鮮於佶:我為何約霍秀夫同行?預備場屋中倘不結局,求他代作,代作是我的救命星兒。
    我想幼年與他同窗共讀時,他生得聰明,又且勤學,手不釋卷,所以養成這樣學
    問。我偏拿起書本來,便生困倦,離了書房,分外精神起來,這卻是甚麼緣故呢
    ?
霍 生:(又想)我別樣事情,件件精通,若要哄我、騙我,是萬萬不能夠的,惟有文墨
    上偏偏糊塗起來。再論我家道不乏銀錢,油、鹽、醬、醋、柴、米、茶,諸班俱
    有。要說腹中墨水,之、乎、也、者、矣、焉、哉,半點全無,如此不裝斯文也
    罷了,無奈心坎上又要博個虛名,每逢進場,稱了人家。無數老兄交卷出來,我
    又大模大樣妄說:『頭名顯然是我。』這事不過自己知道耳。今年大比將近,前
    日曾托門斗約秀夫霍同窗一同應試,此人才學過人,且為人忠厚,易於撮弄,料
    場中未免煩他改正,求他代作,他一定不阻絕我。想他此時也就來了。
    (抬頭一望,只見佩劍乘馬速速行來,將到面前,見了鮮於佶,攀鞍下馬,彼此
    (拜揖。)
鮮 生:(鮮生)霍兄來了,可喜可喜!昨日寄去書,想已到了,小弟在此專候。
霍 生:前日承兄相約,多有感激,因與學中秦先生相別,故此來遲,有罪了!
鮮 生:今日天氣晴和,正好行路。請,請!
霍 生:如此有僭了。
    (二人一路上走了些垂楊古道,接岸長橋;宿水餐風,曉行夜歇,不覺已到長安
    (地面。)
    (進了城門,繞街越巷。)
鮮 生:此處就是向年姚店主門首了。這人小心,還在他家寓罷。
霍 生:使得。店主在那裡?
店 主:(店主出來說道)原來是二位相公,請裡面坐。
    (二人轉進店房,施禮已畢。)
鮮 生:(鮮生對店主道)別來數年,還是這樣強健,不想是七十歲的老頭兒。
店 主:好說,好說,二位相公風彩,也比往常大不相同,今來必定一齊高發了。只是一
    件,如今場期改在四月初頭了。
霍 生:這是甚麼緣故?
店 主:為著安祿山有作亂消息,故此朝中有事,把科場權遲一遲。
鮮於佶:(鮮於佶向霍生道)如此說,我們來早了些,還去家中看看再來,何如?
店 主:功名大事,沒有個打回頭的道理,就在寒舍將就住一住,一兩月光陰,也是容易
    過的。
鮮 生:也說得有理。只是清清的,住在這幾間房子裡,面朝人家『子曰』、『子曰』,
    這卻挨不過。還在有趣的所在走一走,耍一耍,才好。
    (霍生笑將起來。)
鮮於佶:老兄笑怎麼?想是笑小弟才到這裡,就要閒遊,如此沒坐性的?
霍 生:不是笑老兄,小弟有樁心事。
鮮於佶:老兄心事,小弟猜著了。
霍 生:(遂附霍生耳邊道)可是這個人?
霍 生:(霍生大笑道)瞞不過了。店主人,我問你,我昔年在此相會的女客華行雲,在
    家好麼?
姚店主:聞得雲娘自別了相公,一心心只要相從,如今也不十分留客了。
    (霍生聞聽,遂念道:輕風細雨梅花潤,走馬先過碧玉家。)
    (按下鮮、霍二生在店中等候場期不題。)
    
    
7**時間: 地點:
    (卻說安祿山現為范陽節度使,天生異種,濫受國恩,聚草屯糧,私畜鐵騎。)
    (凡他節制諸鎮,受他要挾,論起理來,朝廷待他何等隆重;論他自己,富貴已
    (極,也該知些進退才是。)
    (誰想他偏偏不安本分,要生妄想)
霍 生:爭奈楊國忠這老兒,與那達奚珣一班的人,常在朝廷說譖咱家,說咱原是奸人,
    必萌異志,仔細思量起來,咱在邊境,他們在裡面,到底出不得這狗頭算計。因
    此上整頓人馬,直犯長安。你看所過州縣,望風瓦解,近日又差何千年、高邀兩
    人,假獻射生手為名,擄了楊光翽,賺破太原城池,好歹歇馬數日,刻期就要渡
    河,這都不在話下。今日天氣晴和,眾軍士,前去帳外沙地上打圍一遭。
    (眾軍聞聽,不敢怠慢,擺開圍場,一齊喧喝,草坡中烘起兔來。)
    (或撒犬,或鷹或箭射,紛紛揚揚,亂亂騰騰,打獵一番,得了許多野物。)
眾 軍:(軍士上前道)稟大王,可以消停片時,等眾人馬略歇一歇。
祿 山:(安祿山)使得,使得。
    (只見祿山坐在氈上,命女樂奏樂、奉酒,真個美女遞酒,彈起琵琶,歌的歌,
    (,唱的唱,舞裙飄灑,韻響叮噹,痛飲了一會,天色已晚,吩咐回圍。)
    (正是:亂雲飛磧滿漁陽,舊是蚩尤古戰場;飛騎歸鞍掛雙兔,彎弓猶自射黃羊
    (。)
    (將祿山欲犯長安,暫且按住,至於行雲故事,須待下回分解。)
    (第三回 舊知交款留文士 重相會寫贈春容)
    
    
8**時間: 地點:
    (話說長安一個妓女,姓華,小字行雲,生得雅秀,天然姿容,真是門戶班頭,
    (平康領袖。)
    (雖然品賤,絕不輕狂,胸中常常有從良之心,但未遇廝稱兒郎,所以未敢輕舉
    (。)
    (自從前年逢著茂陵才子霍秀夫,與他有舊。)
    (只因初逢,不肯起齒,也存著交淺,不敢言深之意。)
    (幸喜目前又來應試,因場期尚遠,寄遇京師,行雲因接來暫同居住,以便讀書
    (。)
行 雲:(說道)你看霍郎聰後多才,至誠不假,私心暗約,可托終身。今日小雨初晴,
    瓶花香綻,明窗淨幾,甚是可人,不免請霍郎出來閒話一回。霍相公,有請!
    (霍生聞聽,轉出畫閣,見了行雲說道)
霍 生:曲意款留,一言難謝!
行 雲:霍郎說那裡話。只是陋巷茅簷,恐怕不是你看花人住的所在。
霍 生:(霍生含笑道)各色花都不講,只這一朵解語花兒,饒他踏遍曲江,也沒處尋得
    。
    (行雲微笑。)
霍 生:(霍生望桌上看了看)雲娘,這桌上手卷是什麼畫?
行 雲:鄰舍女伴家借來看的,是一卷《昭君上馬圖》。
霍 生:(霍生展開一看)果然畫得好。雲娘我看你的天姿出色,與這畫上昭君,分明一
    般模樣,不差甚麼。
行 雲:諸般不像,只是桃花薄命,流落青樓,也與他出塞的苦,沒甚差別!
    (說完,不覺傷感起來。)
霍 生:雲娘,不必煩惱,小生一向略曉得幾筆丹青。你看,今日流鶯啼樹,粉蝶過牆,
    風景宛然如畫。我與你畫一幅《聽鶯撲蝶圖》,描寫得十分喜洽,免得你歡處生
    愁,啼痕界面,如何,如何?
行 雲:久聞霍郎丹青妙絕,只是奴家風塵陋質,怎好相煩大筆。
霍 生:好說。
霍 生:(遂將絹鋪在桌上,調起顏色,把筆在手道)雲娘,待小生將你細看一看,方好
    落筆。
霍 生:(因從頭至腳看去,一面畫著,一面又看道)怎麼腮邊這一點紅得如此?果然人
    面桃花了。
    (行雲聞聽,忙取鏡子自照,又將畫一看道)
行 雲:果然像到十分。
霍 生:像只像得你的樣兒標緻,至於帶笑含嚬、無情有意的天然一段韻致,教我怎麼畫
    得出來?
霍 生:(重新又把《昭君圖》與畫的比看,笑說道)昭君,昭君,我說雲娘一定不讓的
    。我豈肯學那毛延壽,故添黑痣,壞你嬌容?
    (行雲起來拜謝,霍生攔阻。)
行 雲:奴家的意思,還要霍郎把自尊容,也畫在上面,方才有趣。
霍 生:這卻也好。只是小生是下界文魔,怎敢與個玉天仙並在一處,可不惶恐!也罷,
    趁此餘紅殘粉,也不得出丑出丑!
    (遂起筆來,向池中顧影,又向鏡中窺照一番,方才落筆。)
    (不多一時,染抹停當。)
行 雲:(行雲仔細一觀)風流標緻,果然活現,只是你一付文心,連你自己也描寫不出
    。霍郎!你不但文詞壓倒一世,就是那丹青,世上那有這樣出色的才子?難得!
    難得!
    (兩人正在歡欣時候,那料鮮於佶思量要訪霍生。)
鮮於佶:(說道)這幾日身欠些爽利,不曾去看得霍兄。今日不免去尋他,溫存一溫存,
    幫襯一幫襯。到那入場期,才得如此,如此。你看轉彎抹角,已是華行門首。
鮮於佶:(叫門進去,對霍生道)這幾日小弟在寓中,有些小恙,不曾時常來看老兄與雲
    娘,違教,違教。
霍 生:小弟也有些小恙,因此失候鮮於兄。
鮮於佶:兄的病,我都曉得。
鮮於佶:(因附耳低語,笑將起來道)可是這樣?
霍 生:(霍生也笑道)休得取笑。
鮮於佶:(鮮於佶因看見桌上的畫)這是那個畫的?
霍 生:不瞞兄說,是小弟胡謅的。
    (鮮於佶細細瞧瞧,笑說道)
鮮於佶:原來是你兩口,老人家傳子孫的神影了。如何像得這樣!
    (將畫貼在自己面上。)
霍 生:這卻怎麼說?
鮮於佶:一向不得沾雲娘,一沾恐怕老兄有些吃醋。今日在畫兒上略討他些便宜,莫怪!
    莫怪!
    (霍生笑了一笑。)
鮮於佶:雲娘,我還有一句話對你說,如此一幅好畫,切莫被人裱壞了。那貢院門首繆酒
    鬼,手段極高,是答應禮部衙門的,可著人送去與他裱才使得。
行 雲:這個一定尊命的。
鮮於佶:今日小弟要發興吃幾杯酒了。
      雲娘也請破例,唱一個極鎖心的曲兒,等霍兄大家樂樂才足。
行 雲:就請到暖閣中小飲便了。
鮮於佶:霍兄!
      你與雲娘今後不要叫甚麼,只叫做那畫兒罷。
霍 生:休要取笑。
    (三人飲酒到起更時候,方才歸去。)
    (正是:雲想衣裳花想容,美人圖畫領春風。)
    (流鶯巧作周遮語,癡蝶深穿宛轉叢。)
    (只這一幅畫,生出許多事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臧書吏陳說場弊 繆室婆醉施酒瘋)
    
    
9**時間: 地點:
    (話說長安一個書辨,姓臧,名不退。)
鮮於佶:一切場內編號謄卷,皆是我掌案。每年有人來打點,也要做一兩樁事兒,故此主
    顧越多。上年有茂陵一位姓鮮於的朋友,來央我辦辦,因機會不湊,不曾與他成
    全。那曉有這樣好人,分文也不來倒齲今年不知此人可曾到否?若到時,須去望
    他一望,或者又要央我也不定。
    (正是:閉門家裡坐,錢從天上來。)
    (這老臧正在猜望,誰料鮮於佶恰來相訪。)
鮮於佶:(說道)此是老臧的門首,待我敲門。
霍 生:有人麼?
    (臧不退聞聽開門看視,見是鮮於佶,拜下一揖)
臧不退:小弟正在這裡念老兄,向年做事不週,甚是羞愧,反叨厚惠,何以克當!
鮮於佶:這些小意思,何勞掛齒。常言說得好:『有心來拜年,端午也不遲。』今年一定
    要煩老兄,與我著實設個法兒,務必弄得十拿九穩方好。
臧不退:(臧不退把眉頭一皺)有了。我想代作傳遞,未必一時湊巧,今科關防嚴,字眼
    關節,一毫不通風,只有一個計較在此:這些號數都在我手裡編過的,只出場時
    ,上心訪著那位朋友中文字做得極好的,便將他甚麼號數,察得明白,我悄悄打
    進去,把兩家卷上號改了,如替你做文章一般,又沒形跡,此是十拿九穩必中的
    計較。何如?何如?
鮮於佶:如此極好。
鮮於佶:(遂上前拜謝)我家廣積銀錢,只想頂紗帽戴。倘能成我功名,不忘大恩。
臧不退:(說過)如今現封銀五百兩,待榜上有名,那時加倍相贈。
臧不退:(臧不退歡喜道)只一件,老兄事成高中後、做官時,還要許我一兩次肥抽豐才
    使得,那時莫要做張智,諸事不應。
鮮於佶:說那裡話!我們往酒館內痛飲一回,臨時再作商量便了。
    (按下他兩個計較作弊不表。)
    
    
10**時間: 地點:
    (卻說繆裱背,名喚繼伶,他說道)
繆裱背:因我平常喜用幾杯兒,人人都叫我做繆酒鬼,且喜手段高強,生意利市,只為禮
    部衙門是我當官,時常要去答應。日前禮部酈老爺衙裡發出吳道子《水墨觀音》
    一幅,又有一位甚麼霍相公,親自送來《春容》一幅,手工倒是加倍,囑咐我與
    他上心裝裱。
繆裱背:(說完,望壁上頭說道)這兩項都乾透了。今日天氣晴明,不免揭將下來,裝上
    軸頭,恐怕他們來齲媽媽,快拿出糨盆、糊刷來!
    (老婆聞聽,走來)
走 來:老兒,糨盆、糊刷都在此。
繆繼伶:媽媽,有要緊主顧家一兩件生意,你可幫襯一幫襯,完成與他,免得他來取討絮
    聒。你來,你來!
    (遂拿條凳子,扶著老兒,把畫揭下來。)
繆繼伶:(說)這一幅是霍相公送來的《春容》。
繆繼伶:(又揭起《觀音》像)是酈家的。待我灑些雲香末子,裝在裡頭,這是辟那蠹魚
    的緣故。
繆繼伶:(只見老婆子拿酒肉來)老兒,我曉得你的尊姓,裱完時,就要幾杯燒刀兒到口
    了。
繆繼伶:(繆繼伶喜道)這是本等。老人家勞勞碌碌,未免要飲幾杯,和和筋骨才好。
    (這老婆兒遂把酒斟上,勸丈夫飲了,又把肉幾片塞他口中)
走 來:是燒羊肉,多吃幾塊。
    (飲來飲去,不覺醉將上來。)
走 來:(說道)醉了,我們睡去罷。
繆裱背:青天白日怎生去睡覺?
    (老婆兒正然扯住酒鬼胡吵,卻說禮部當值的走來)
走 來:這是繆酒鬼的鋪面了。裡面有人麼?
繆裱背:(繆裱背驚問道)是甚麼人?
役 人:俺是禮部提調衙門,叫你當官的。
    (繆裱背開了門,醉醺醺的。)
役 人:我們來,無別的事。今年大比場中,又要糊房,提調老爺叫你去領錢糧出來,好
    早叫眾人上心快做。
繆繼伶:好苦惱,真倒運!
      赤春頭上,生意還不曾做得幾件,就要去當官。
眾 役:說不得。你是個當行的頭兒,怎麼裝憨打呆的?
    (遂扯著就走。)
繆繼伶:(繆酒鬼對他老婆說)我去到衙門中,見過就來。這桌上兩軸畫,一軸是大堂酈
    老爺的《觀音》像,一軸是那茂陵霍相公拿來的《春容》,倘來討時,便遞與他
    。
繆 婆:你去,你去,我曉得!這幾件難道就打發不開麼?
    (只見丈夫隨眾役去了。)
繆 婆:好沒興,剛剛吃得象意,要與老頭兒敘一敘,答一答,又叫當甚麼官。當你娘的
    官!當你家奶奶的官還剩下半壺在此,老娘不免一齊消繳了罷。
    (遂口對壺吃將起來,吞咽有聲。)
繆 婆:(忽聽外有人叫門,只當是丈夫轉來,開了門,一把抱住,滿口叫道)我的老痛
    肉、老寶貝!你來得正好,我的酒興兒動了,兩個去睡覺罷,再休裝喬了!
院 子:(這院子啐了一口)這婆子瘋了!你睜開眼看,誰是你老兒?我是酈老爺衙裡取
    畫的,你老兒那裡去了?多時發與他裱的《觀音》像,小姐要供奉,催得緊,快
    拿與我去!
繆 婆:(繆婆子手指桌上說)畫麼,畫在這裡不是?你就不是我老兒,便同吃兩杯,樂
    一樂去,何妨?
院 子:這是那裡說起!一個女人家,醉得這樣一個模樣。
    (拿起畫來,抽身走了。)
    (繆婆起身,猶向外邊望著說)
繆 婆:呸!原來這樣不識趣的,這樣好熱騰騰的酒兒。
繆 婆:(遂扭著頭兒,走了數步道)老娘這一表人材,難道是歹貨兒麼?
      好沒福,好沒福!
繆 婆:(望桌上一看)畫原來拿去了呀。怎麼拿著沒袋兒的去?這一軸有袋的落在這裡
    ,想是霍家的,且拿進去,等霍家來討,交與他罷。
    (正是:
    (  老表千年慣作精,阿婆老去有風情。)
    (不因一軸丹青錯,怎得鸞交兩處成?)
    (院子將畫拿去,既然錯誤,不知還退回否?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錯取畫來驚容似 贈詩箋去任燕傳)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