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綠意軒中思著作 西溪村裡說原由)
    (自古富強之道不外乎興利除弊,然而此四個字人人皆知,而至於今日我中國所
    (以不及泰西諸國,其利弊安在?綠意軒主人嘗篙目時艱,未始不知時世之日非
    (,思欲著一書以醒世。)
    (竊念我中國之人,士、農、工、商,人有四等,無人不知謀利,亦皆各竭其心
    (思智力搜奇爭異,其聰明非不如泰西諸國講求氣學、化學、電學、礦學、水法
    (、機器等項生財之道,能以人巧代天工。)
    (中國之人原在不學,其學有等,不學時務者直以為不屑學有等。)
    (善趨風氣者固亦心羨其學,而無位元權,雖心知其利而卒不能獨行其言,此中
    (國人居心大概如是,綠意主人固無位無權者也。)
    (嘗欲設法以興利,又苦於力不能行,莫如獨善其身為一室一家之計。)
    (蓋弊不去則利不生,吾既無力以興利,吾豈無法以革弊。)
    (然居家弊端百出,欲革弊而末得其最切要,最關係,最有益於人生者,則如理
    (亂絲,苦無頭緒,思欲有下手處而不得其門,用是居恒鬱鬱覺滿腔救世苦心無
    (處發洩,如是者積數十年。)
    (光緒乙末仲夏薄游吳門,閱滬報有英國儒士傅蘭雅求著時新小說,啟其略曰:
    (「竊以感動人心,變易風俗莫如小說,推行廣速,傳之不久,輒能家喻戶曉,
    (習氣遂為之一變。)
    (今中國積弊最重大者計有三端:一鴉片、一時文、一纏足,若不設法更改,終
    (非富強之兆」云云。)
    (綠意軒主人閱之,不禁跌足歎賞,拍案叫絕,謂此三端確切深中時弊,今之中
    (華若不去此三弊,男女生機日蹙,生計日窮。)
    (因思閱歷半生,有得諸耳聞者,有得諸目見者,皆末始不以此三者喪其家財,
    (戕其性命,可以演為小說者,指不勝屈,筆不勝書,就近說數人,述數事,亦
    (足以資警戒,寓勸懲者看官知之。)
    (主人家住漸東,物產豐饒。)
    (風俗華侈,若說生財之道無乎不可而卒不免於貧窮,漸次受盡苦辛,忽因悔悟
    (而變其俗。)
    (主人鄰近有一巨族,姓魏名隱仁字鑒堂,生子四人:長名鏡如,次名華如,三
    (名水如,四名月如,女一名阿蓮。)
    (其上代原係簪纓世族,至隱仁之父名耿號伯廉,曾在廣東作監運使,發家告老
    (回籍,居漸東之西溪村,於是買田造屋,田盡膏腴,屋亦宏敞,其家自運使公
    (以下無不喜吸鴉片,子弟爭相效尤。)
    (僅生一子即隱仁,性喜詩書,不問家產,而於鴉片尤最好,然平時嘗戒其四子
    (,謂)
魏隱仁:我家以做官起家,不用功上進,實屬自暴自棄。爾祖年老,爾父多病,特借鴉片
    以驅病延年,爾等各有執業,何可吃此?我時常知爾等在外偷吃,爾先生從不責
    罪,亦是不便開口之意,將來我必告先生,若再偷吃,輕則撲打,重則驅逐門外
    ,決不收留。此種下流子弟,若聽我說,從今以後用心寫字讀書,趁此年輕專心
    八股,將理法細細講解,並將國朝三十名家擇其聲調鏗鏘,格律嚴整,不落俗套
    ,能合時趨者抄彔數十家以供揣摩,此方是有益身心之學。
    (父親語末畢,其四子月如,年僅十二歲,三子水如,年僅十五歲,早巳垂頭思
    (想。)
    (長子鏡如,已十九歲,聽一片迂腐之言,暗中竊笑,意謂讀書者)
魏鏡如:我們村中左右前後,十家九讀書,其子弟並不見有好處。何者謂有益身心?若說
    做八股做得好能作官,眼見我祖老頭兒是從未入流捐起,一路路捐上去,是從知
    府巴巴結結做到運使的,何嘗是必工八股方能做官,此明是父親欺人之語。
    (次子華如,年已十七歲,生性喜好讀書,愛酒貪色,相貌又生得如婦人女子一
    (般,雖年未弱冠而娼寮妓館是其長走大路。)
    (浙東有一種花船,名為頭亭船,船中皆有女妓,或二三妓,或四五妓,能侑灑
    (,能歌彈,華如素常遊歷卻苦於無錢使用,今聽父親說文章做得好即可做官,
    (想做得官來必有錢用,若我發財時,必討他一二個絕色船中妓女。)
    
    
2**時間: 地點:
春 雲:(當時呆想一面聽裡面丫環名喚春雲出來傳話道)老太爺吩咐,連日先生放館,
    少爺們已頑得不像樣,可請老爺自己教教,大少爺已將上房老太爺地板下埋的三
    年陳膏偷了二三罐去,此次可饒恕他,下次切不可再偷,此膏係老太爺心愛的,
    老太爺說此膏係趙姨娘親手煎制,雖不值甚錢,趙姨娘卻不慣搧風爐,泡籠頭腳
    小立不穩,走動吃力。
    (原來運使公致仕回家,自正夫人賈氏去世,在揚州去銀一千五百兩買一妾姓趙
    (名俏菱,以其雙腳尖小俊俏如紅菱故取名俏菱。)
    (運使公所有衣服銀錢皆趙俏菱經管。)
    (隱仁之正妻張氏生了四子一女即早去世,故趙姨娘得以把持家事。)
    (時阿蓮方八歲,運使公愛憐孫女,因其無娘,即令趙姨娘撫養,自四歲為其裹
    (腳。)
    (浙江風俗,世家大族之女無不裹腳,若裹腳至三寸則以為做女子分所應得。)
    (若尋常居家者則個個腳皆三四寸,若五寸外,不但做媒者礙口。)
    (則女子自己亦覺難以見人,必不敢至親友處赴席,至出閣時,親友見其腳大無
    (不恥笑,甚有以「滿牀腳大鯾魚」取為渾名,大腳女子至羞愧不能自容,且有
    (以腳大而為本夫所棄者。)
    (浙東風俗如此,故趙姨娘為阿蓮裹腳恐其不小。)
    (特從上海屈臣氏買妙蓮散等藥為其煎洗。)
    (看官知道,此藥係圖利起見假立名目,其藥係矯揉造作,約束氣血,有干天和
    (。)
    (煎洗以後,未有不因之腫爛者。)
    (阿蓮不勝痛苦,日間寸步難移,夜間宿在被中,稍得熱氣,血氣融和,奈纏裹
    (太緊,血氣不能流通異常疼痛。)
    (聽其啼哭,起初尚起牀為其解視,後一夜三五起,心不能耐,極口痛罵將兩足
    (纏緊,咬牙切齒叫阿蓮)
趙姨娘:我今明說,汝母既然去世,自然是我看管,若不能將汝腳裹小,旁人必說我是壞
    心,將來長大出閣嫁人必定為轎夫婆。
    (蓋浙東風俗轎夫婆皆遂安人,腳皆蠢大,趙姨娘一面駕一面仍將阿蓮腳裹緊。
    ()
    (次早即著女僕黃媽背至館中,其時先生早已到館,令阿蓮與鏡如五人同讀,阿
    (蓮頗穎悟,書一到口即能成誦,兄妹五人唯華如稍可比擬。)
    (阿蓮膽最小,見先生責打大哥二哥,阿蓮即不待訓飭便專心致志埋頭用功起來
    (。)
    (水如月如亦不過隨班誦讀而已。)
    (唯華如想發財好有錢嫖妓女。)
    (因立志亦用起功來。)
    (心亦甚喜,嘗對運使公說)
孔先生:二令孫及令孫女將來必有出息,令大孫為人謹飭,做文章亦能謹守成格,不若如
    今所稱時髦鬼做得兒句陳腐文章,自謂龍吟虎嘯,其實鴻文無範,難人識者之目
    。
    (運使公本不是科甲出身,點頭稱是。)
    (隱仁是從八股中忘身舍死用過功來的,一聞此言,便極口贊先生之言不錯。)
    
    
3**時間: 地點:
    (又說出一段大議論來,未知所論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明眼人勸夫改業 癡心老縱妾持家)
    
    
4**時間: 地點:
    (且說隱仁聽先生說做文章須謹守成法,譬如題目須截作還他截作。)
    (滾作還他滾作。)
    (一章書有一章書之正旨,將這章書中撿了兩句出了題目,便要句句關合題旨,
    (方算得語不離宗,這便謂之成法。)
    (若時髦文章便不是這樣,無論何題,無論何段,書總隨文章的喜歡,苦要如何
    (做法便逞心的做去。)
    (不管文法書理,但能翻前人之案,便說不拾前人牙慧,於是隨著自己的議論,
    (放膽做去,有時做得來,石破天驚,鬼神夜哭;有時做得來,鶯啼燕語,柳媚
    (花明。)
    (此種文章原是不拘成文方能入於化境,所謂神明於規矩之中,超脫於規矩之外
    (。)
    (這個道理先生哪裡曉得,只苦苦守著成格便足足送了先生的一生性命,到此便
    (將這個衣缽傳了隱仁。)
    (隱仁原是個腐氣熏天,酸氣入骨無可救藥的一個人,如今聽了這話更覺酸而又
    (酸,腐而又腐,因此終日只與先生談文,這先生說得高興便亦瘋瘋癲癲講個不
    (住。)
    (先前先生間數日尚回家一轉,自與隱仁談文便無日無夜住在館中。)
    (隱仁只知先生家中有得吃,有得用,殊不知先生家中早已庖廚火絕,甄釜塵生
    (,一切置之不問,卻虧得這師母雖說是農家出身卻曉得做人的大道理,常勸先
    (生說)
勞 氏:我想做人何事不可以謀生,何必苦苦向這千年讀不完的,萬年讀不盡的書中尋生
    活。讀了書,若是有用,此書便是讀得的;讀了書,若漸漸要餓死,此書便是讀
    不得的,不如早早改業為是。
    (聽了師母之言大不以為然,反罵師母說)
孔先生:為人不讀書,便是個下流東西。
勞 氏:(忍了氣又勸道)你不要怪我說你,看看世上發財的人,哪個從讀書得來的,大
    凡要發財,必須要做生意,或耕田種地,或買賤賣貴,然後可以發財。若說不讀
    書便是下流種子,據你說凡讀書人便算是上流種子,不讀書便算下流種子,世上
    下流種子盡多,何以倒不餓死?我雖是個女流,想想你的說話,亦枉稱為是個讀
    書人,大道理全然不懂,可知女人嫁讀書人總是晦氣。你目下可知道我們住在家
    中,柴米一日不濟一日,兒子又呆。捧書本不賺得一毫半文回家,若不改業,將
    來必至餓死。我進你門,已見你九次赴杭省鄉試,我所有釵環衣服被你當盡,仍
    未見得分寸功名。即使得了舉人進士。豈可以當飯吃?現今你所得修金只夠一家
    糧米用。所有每年添補,各冬夏衣服是我掘野菜,飼豬養鵝,拾餘粒,糴糠屑,
    蓄雞雛,俟其長大賣去以易布疋。我又不慣裁剪,因托縫匠裁好俟黃昏洗滌碗盞
    後方回房拈針穿線拼命縫綴,你父子方得有衣服遮羞。可憐我已吃盡辛苦。你總
    裝做不見不聞。
    (先生見師母抱怨,發話道)
孔先生:難為你了。
勞 氏:我說許多話,你便作一句抹煞。我不稀罕你奉承。我本種田人家出身,只知祖父
    以來至於孫子並不靠『子曰詩云』吃飯,家中件件皆有,人人亦未嘗冷待他。我
    家亦蓄奴養僕,一呼百諾,只不過無人識字,每年請一個先生清理契券。照料賬
    目。至於打水劈柴,皆有人使用。我在家做女兒,只管織麻紡線,每日亦賺得錢
    數十文。今我至你家,不但無此項出息,名為體面,提籃負筐之事又不屑為的,
    試問我係你何人?終日談文說理,仍不能不令妻子拋頭露面。你以我不識字之故
    ,嘗罵我『粗坯』、『劣貨』,你固細微伶俐,何以不早早發達?父子兩人衣服
    何以又從『粗坯』、『劣貨』給發?可知天下之事,百事可做,唯書最讀不得,
    讀了書便是一條死路。譬如小經紀可以賺錢,讀書人愛惜身名是不肯做的了,手
    藝是從小學就更不必說,若飄洋過海買出販入,讀書人是與財神無緣,眼看不起
    的。身子又經不得風浪。膽小眼小,出門百步便思回家等等無用。故曰書中是一
    條死路。據我看來不如舍卻書本尋些小生意做做亦度日。
    (聽至此,又不耐煩起來,便對妻子說)
孔先生:你見市上可做生意的有幾個廩生、不通!不通!
    (因此在家吵鬧,數日懶意到館,後知放了多日難以為情,仍舊進館。)
    (卻好運使公進上房後。)
    (與之談文,便投其所好口口聲聲說)
孔先生:今之文章,所以不中者總由於花樣之不新。理法之不講,以為是遂理,沒多少英
    雄好漢。
魏隱仁:先生說得有理,我最不服有一種中的文章,是包羅史事內中夾說洋務,其說勾股
    弓較弦等法猶是中國人應有之學,聞其說電氣燈,火輪、汽車等項自以為博通時
    務,其實不成文理,已失聖人立言之本旨。
孔先生:是極!此人做這文章時,其心一味務外,並未嘗鑽入題中去,且於西人電氣燈、
    火輪、汽車等並未嘗親身目見,亦不過空中摹寫。主考房官遂覺新鮮奪目,決意
    取中。其實此種文章我寧死不做,若做了此種文章,後人翻閱文集較諸佛經梵語
    尤覺污穢。前人如趙清獻公猶以其文集中有不應鬧入之語奉部駁斥至今不得從祀
    廟,何況以外夷詭怪之談用之應試文字更大得罪於名教。
    (主賓二人互相議論,學生五人唯華如稍有領悟,其餘若無聞見,時見壁間掛鐘
    (已打十二點。)
    (家人排上飯來。)
    (先生原不講究飯之粗精,菜之美惡。)
    (二三口即去了一碗。)
    (隱仁係官家子弟,已覺飯米粗糙不能進口。)
魏隱仁:(將著細細檢出糙粒問)此米可是鄉莊中交來的麼?
家人甲:是。
魏隱仁:何以不舂舂細些?
    
    
5**時間: 地點:
魏隱仁:此種糙米老太爺可能吃麼?趙姨娘何不另換上好米?
    (家人不敢開口。)
    (原來西溪村家家皆吃鴉片,每年田中所得出產不夠開銷又大半以吃鴉片之故,
    (皆以肥田種理粟,以瘠田種稻,故所產之米雖舂之千百次亦不能如他處柔軟潔
    (白,家人自老太爺以下一家皆好吃鴉片,故不敢回答。)
    (飯罷,隱仁至書架上抽了一本看時係《闌雪堂稿》,一面看一面說)
魏隱仁:此種文章方是大利場屋,可惜理法差些。
    
    
6**時間: 地點:
家人甲:(正說間,門上人傳報)先生家有事差人來請。
    (先生正說文章說得高興,聽得家中來喚,便說掃興,遂辭了隱仁放了學生怏怏
    (而去。)
    (這邊隱仁帶了《闌雪堂稿》亦不去問父親糙米能吃不能吃,一路看稿一路進臥
    (房。)
    (叫春雲將煙盤揩抹乾淨,自己歪身倒下細心看文,原來隱仁曾在他父親任上適
    (開京銅捐,捐了一個監生以便南北鄉試一心求取功名,家私置之不問不理,由
    (是趙姨娘全無忌憚,運使公又終日昏迷在煙榻上,只說兒孫用功是第一件耀祖
    (光宗之事,因此甚為得意,一切家事均交與趙姨娘執掌。)
    (詎知趙姨娘係娼家出身,搽脂抹粉是慣了的。)
    (自知人品中中不能超群出眾,只一味將腳裹得削尖如苗,瘦若秋菱,雖說執掌
    (家務。)
    (其實家事概不覺察。)
    (看官須知,大幾管家人必須腳勤緊,處處去到,事事留心,方不被下人欺弄。
    ()
    (又大凡腳小者步履艱難,高低處稍不留心即站不定,非折損即傾跌,又或恐鞋
    (子被污遂覺不好看,故腳小婦人懶於行動。)
    (十有八九家中弊竇卻由無人覺察而起,隱仁父子總不知就理。)
    (因是年又有秋試,隱仁異常用功,是與先生一鼻孔出氣,先生被師母喚回家中
    (去不知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迂監生赴省求名 老學究臨場做夢)
    
    
7**時間: 地點:
    (卻說被師母喚回家中去,原來是因鄉試盤費不敷,托妻子至岳家商借二三十元
    (,岳父勞伯通已被女婿纏怕了)
勞伯通:女兒應該勸勸女婿,一連下了八九回場,至今末中,尚不知死心塌地還要去討苦
    吃,況女婿年已四十,卻使中得來放主考放學差亦來不及,我不想好處,女兒可
    回覆他,我之家私係將血汗換來的,不願以辛苦有用之錢白丟在錢塘江裡。
勞 氏:女兒何嘗不勸過他,他總不聽,女兒無奈,只得回家走一回。
勞伯通:(伯通說)你不要理他,竟可直接回報。
    (勞氏回家不敢明說,又因前日與丈夫爭鬧過,恐丈夫又怪他無口才,只得說岳
    (父說連年田地收成有限,並無餘錢,只送卷資八元聊以表意。)
    (先生無奈,當夜躊躇了一夜,次日進館與隱仁商借,隱仁以先生鄉試是一件要
    (緊事,遂慨借了五十元。)
    (先生以十元安家,自己帶了四十元又欲與隱仁同舟,無非要想隱仁資助的意思
    (。)
    (隱仁要舒服不願同舟。)
魏隱仁:(說)天氣炎熱。船中人多不便,我去不去尚未定。
    (先生無法只得與一個朋友搭船,此朋友姓鄭名芝芯,亦係廩生,曾中副舉,家
    (道中中,待人從無欺騙。)
    (這邊隱仁辭了先生因稟明運使公要去下場。)
    (喜甚,便收拾了無數路菜,又令趙姨娘從銀櫃內取出英洋三百元交與隱仁吩咐
    (道)
運使公:我嘗聽得人說浙江考舉人是要關節的,你若要通關節,或買薦或買連號,或買先
    謄,或買二三場經文策問,我有的是錢,你要用可打電報來,我即從標號匯付。
    (隱仁一一答應。)
    (次早即著家人至碼頭船行中僱了一隻開窗起稍的大船。)
    (即前所說「頭亭船」,船戶許關福知是運使大人少爺,今捐了監生,人人稱他
    (為老爺,不敢怠慢,即令船妓小心服侍。)
    (此船有妓女二人:一名愛珠。)
    (一名素金,年皆十八九。)
    (看官知道:大凡妓女,眼界闊大,心地十有九明白,以其往來江湖,凡有大官
    (巨賈眼皆看慣,當下隱仁上船,就知他是個玉裡金裝不慣吃苦的公子,及至晚
    (間吃飯後又見隱仁開盤吃煙,素金即與他上煙)
魏隱仁:我吃慣寶塔煙。若小口不能過隱。
    (素金勉強打了一口,隱仁猶說太小。)
    (吃完後覺煙槍發熱。)
    (又換過一金鑲的蔗槍,素金又代他打了一口,不意此槍係開鬥煙多不能受,登
    (時脫口。)
    (素金為其裝上又換了一枝牙槍,吃了一口又換,一連換了十數槍方說夠了。)
素 金:(便問)一日吃幾兩姻?
魏隱仁:(便說)二兩。
素 金:將來人場帶去麼?
魏隱仁:怎麼不帶?
素 金:老爺煙癮如此之大,只能終日吃煙,場中又無人打煙,又要自己燒姻,燒了又吃
    ,吃了又燒,哪有工夫做文章?
魏隱仁:不妨,不妨。
    (原來隱仁未曾下過場,其實心中害怕。)
    (不數日到了杭州,即著家人尋了挑夫,將行李搬至運使河下。)
    (此處離學台衙門甚近,以便考遺,家人先將寓處找定,付了定洋,隱仁便乘轎
    (進寓,不等被鋪打開,即令家人就便榻上,開燈過癮。)
    (次日稍停一日,第三日以後懶於行動。)
    (在牀上足足燒了四五兩咽膏。)
    (至第四日下午不得已著家人李升至辦考門斗處探問孔師爺任在何處,原來孔先
    (生是本科二等生員,不考遺,一逕住在登雲橋,離運使河下卻有五六里之遙。
    ()
    (第五日隱仁便坐飛轎去訪先生,誰知住在登雲河橋下一小戶人家,住屋並無內
    (外進,原為省錢起見只租得一臥房。)
    (不但無內外進,並寫字案桌亦不能設,當下訪著先生,見無坐處,便將先生邀
    (至一茶館小敘,先生一面謙恭、一面坐下,便向隱仁說)
孔先生:此次正副兩主考聞得兩人均皆講究洋務,不要又似前科取中那一等荒唐文章,我
    們卻不會做,奈何?
魏隱仁:他是他,我是我,難道浙江一百零四名額數,中式者皆講究洋務之人,我卻不信
    。
孔先生:(先生道)洋務不洋務我不管,他只要依著理法做去,做得流行自在快是快爽文
    章。中也好,不中也好,於理法二字不差失分毫,即以心問心亦對得住。
魏隱仁:如今中舉人大半要通關節的,若不通關節,恐明珠投暗,雖金陳復生,劉熊再世
    亦不能中。
    (搖頭不信,指著隱仁笑道)
孔先生:隱仁兄,休怪我大言不慚了,我下了九次場,足足薦了七次,何嘗通過關節,今
    又第十次,看我顯顯本事。
    (隱仁聽了似乎半信半疑。)
    (兩個談了多時,門外轎夫等不住,家人只得進來請老爺上轎,隱仁一面出店,
    (家人將帶來荷包內英洋撈了一元付了店家,找了數百文安在轎下,隱仁辭了先
    (生上了轎,一路如飛而去。)
    (回到寓中,早已上燈時候,吃晚飯後過足了癮,又將文章朗朗讀了幾溫準備去
    (考遺才。)
    (這邊先生自隱仁去後回到寓處,懶得自己煮飯,便踱到飯店胡亂用了幾口。)
    (因日間聽得隱仁說考舉人須通關節,仔細想想卻有道理,又自想)
孔先生:若真個如此,我們寒士自己妻子尚養不過來,哪有人人皆通關節,內中豈沒有寒
    儒麼?隱仁之言,大概是賣弄自己有錢,故意驚嚇我胡思亂想。
    (獨自一人坐在燈前,卻不禁自言自語起來。)
    (不料隔壁有一老人以織綢挑花為業,素患虛嗽,夜間不能安眠,聽了多時,起
    (來從板縫中望,望見一人面前攤一本書卻又不讀,但見低頭閉目,似乎有心事
    (一般,知是考客。)
老者甲:(暗想)世間最苦的是讀書人過考,平時不知吃了多少辛苦,臨場又不知耽了幾
    多心思,中了猶值得,若不中則誤用聰明,至死不悟,可惜!可惜!此等看不破
    的,據一省而論,亦足足有數萬人,若以此數萬人之心思用在別處,雖天下極至
    萬難不能辦之事,亦無不成。我從前在外國營生,用西人製造機器,亦算肯用心
    思,卻未見用了心思白白糟蹋,用了心思後必有一種作為,造出一個機器的來一
    家吃著不盡。不像中國讀書人,用了一世心思從不見成了一事,造了一器,三更
    半夜又要進場,尚然如是之吃苦,可見心思是白白用錯的。
老者甲:(想一面叫道)考先生為何不睡?
    (豈知這先生正在做夢。)
    (夢見出榜已中了第十名亞魁。)
    (前次同來之鄭芝芯正與他賀喜。)
    (正不服通關節之說,夢中喊道)
孔先生:如何我不通關節依然中了?
    (正在高興卻被老人叫醒,嚇得一身冷汗)
孔先生:我亦要睡了。
    (說罷和衣倒下。)
    (窗外已隱隱透了亮光,不覺仍入夢境,夢見自己仍中在第十名。)
孔先生:(復想想)我不要仍在夢中,此回須要看得明白,方好與隱仁辯駁辯駁。
    (心中喜極不禁狂叫。)
    
    
8**時間: 地點:
    (其時房東早已吃過午飯,聽夢中叫喊,棄進房來將先生搖了兩搖叫道)
房 東:先生醒醒,先生醒醒,青天白日,尚要做夢耶。
    (先生開眼一看,亦覺羞慚,遂和衣起來。)
    (隱仁著人來請,說家中有信來,先生亦有一封家倍附寄在內。)
    (先生聽說有信,不吃飯便一逕跑到隱仁寓處,隱仁正在罵兒子不學好,欲知端
    (的,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畫船書舫懷同暢 綠鬢紅燈志更殊)
    
    
9**時間: 地點:
    (話說隱仁為何要罵兒子?原來自隱仁及先生赴省鄉試,華如嫖興大發,因無人
    (拘管,日日在外遊蕩,先時鏡如還老實,後來亦被老二帶壞。)
    (鏡如本偷吃鴉片煙,先時尚無大癮,此回偷了些銀洋,還帶領老三水如三人瞞
    (了運使公。)
    (將碼頭上頭亭船一隻只看過一路,問老二道)
魏鏡如:你嫖婊子要喜歡哪一般的,你且說說看?
魏華如:女子自然以皮膚白潤細嫩為先,再如長眉細眼,懸鼻小口,圓頸廣頤,此數件是
    少不得的。
魏鏡如:腳呢?豈可不講究?
魏華如:我看婦人不在乎腳小不腳小,只要有了上數件,便大些亦可。
    (原來兄弟三人意見不同。)
    (老三年紀尚小,不大理會,聽大哥二哥如此說亦覺得有趣)
魏水如:(心想)大哥說看婦人要腳小,此話是極當,見婦人腳小,行動走路更覺妖嬈娬
    媚。若要腳大,品貌好的,我們公公從廣東省帶回丫環除春雲外,尚有雪花、玉
    英,皆是品貌極好,可惜腳大,走路如男人一般,有何趣味。
    (兄弟三人一路談來,末後檢了一隻,此船妓女共有三人,也有大腳,也有小腳
    (。)
    (老大老三喜歡小腳,便與小腳妓女說笑,老二則與相貌生得好的說笑,兩腳足
    (足有七八寸。)
    (此妓名招鳳,生得長眉俏眼,皮膚滑膩如油,行動如行雲流水快利便捷,原有
    (大腳一種好處。)
    (兩小腳妓女一名翠琳,一名愛琳,翠琳自六歲買上船故又名六歲頭。)
    (當下老大即說腳小的好處,招鳳聽了不服,將腳伸了一伸冷笑一聲道)
招 鳳:依你說天下大腳婦人是沒用的,請你說說腳小的好處。
魏鏡如:腳小頭一件站在人前不討厭,婦人以溫柔輕盈為主,腳一小四字皆全。若夜間同
    睡,壓在身上亦不覺呆重,豈不是好?
招 鳳:你所說之言,婦人腳小只不可男人喜歡,全無用處。我們做婦人的,要自己想想
    ,若一生一世不動不做,腳裹得小尚不吃苦。若說要做事,要趕路則大腳件件便
    宜。我再有一說,我們浙東金華衢州深山中有一種徐客婆,其女子向不裹腳,能
    耕田,能築地,起房屋,挑重擔均係女子,故深山中處處開墾並無荒田荒地,近
    年來不知增了官府幾多錢糧,各家婦人亦不知掙了幾多家私。若照徐客婆看看,
    天下婦人若皆不裹腳,正如孔夫子說『生財有大道,生之者眾』,大腳婦人盡皆
    變為農夫,於國於家兩有稗益。
    (招鳳末說完,翠琳已將老大拉至房艙中,歪身將老大壓在鋪上。)
    (自己便盤腿在鋪上,將一隻小腳伸入老大懷中,老大見了肉酥骨軟,用手捏了
    (又捏。)
    (翠琳唯恐其坐不久時生意不能到手,又叫老三亦來坐,於是愛琳將老三推進房
    (艙,在對面鋪上倒下,便將小腳擱在老三腿上,老三從未見過,似覺面紅心跳
    (,這邊招鳳與老二頑了多時,在外間炕上兩人對口各相取笑,老二用於摸乳,
    (斜著眼笑道)
招 鳳:老二,你不怕大腳討厭我便嫁你。
魏華如:真個嫁我,要幾多身價?
招 鳳:(招鳳低聲道)此時不能脫身,要過兩年,為我娘嬤做了兩宗若大買賣,然後才
    肯放我上岸。
    (這邊老大老三被翠琳,愛琳迷住,未到黃昏)
魏鏡如:老二,我們吃一桌正飯,回城如何?
魏華如:很好。
    (翠琳便通知後艙擺飯,後艙答應。)
    (不一時擺上一桌正菜來。)
    (兄弟三人各各站起,一人手上拉一個隨便坐下,招鳳便說叫陪花,老大老三皆
    (不熟悉,老二便說叫會喝酒的來,水手去了不多時,便背了一個名叫關鳳,生
    (得面如滿月,豐腴穠麗,骨弱肌香,裙底卻是大腳,問了姓名後便坐在老二身
    (邊,老大不大理會,只與翠琳頑笑,指著叫來的關鳳向老大道)
魏華如:你總愛腳小,全不在他處講究,此人可生得好麼?
魏鏡如:此可叫做半截觀音。
招 鳳:(關鳳聽了不耐煩,招鳳便幫著說道)我們皆是腳大的討人嫌,老大你可把小腳
    供在香火堂做了祖宗何如?
愛 琳:(翠琳、愛琳聽了亦幫著說道)別人小腳與你何干?老二你愛腳大將來可討他一
    個能種田鑿地。大腳省得家中養牛。
    (愛琳末說完,關鳳皆生氣)
關 鳳:我們腳大能跑路,譬如有急難,聽得人說這兩天長毛信息緊急,江西有兩縣已失
    守,婦女遭難者不計其數,均係小腳,若大腳早已跑走了,我們如有長毛到來,
    小腳婦人跑不動均係殺頭鬼。
    (二琳聽了大怒,搶在自己船上不好發作,便與老大豁拳,關鳳即與老二扯馬,
    (老三便與翠琳猜子。)
    (徐徐各有酒意,招鳳便叫取琵琶來唱了一套『小進宮』,愛琳唱了一套『七十
    (二條心』。)
    (關鳳見老二一手拉住衣襟要摸他,一手又插在招鳳懷中便唱了一套『滿江紅』
    (,內有兩句是『一枝樹兒東西擺,見了女人個個愛,冤家,冤家,哪有良心在
    (』。)
    (老二聽了笑了一笑。)
    (這邊老大老三纏住翠琳,因翠琳腳小而且端正,腳背貼平,腳尖中翹起實覺可
    (愛。)
    (老大將腳挑起翠琳小腳在凳底蕩鞦韆,老三又要將翠琳小腳拉過去,翠琳任他
    (二人胡纏。)
    (不一時,琵琶遞到翠琳手上,翠琳亦便唱一套『滿江紅』,內有兩句是『一樣
    (樹兒開不得,兩樣花丟不掉,你捨不了他』。)
    (合席皆大笑起來。)
關 鳳:(不一時大家唱完散席,關鳳仍叫水手背回,再看表時老二道)了不得,時已三
    更多天,不能進城,只好在此頑頑。
魏鏡如:我不久要吃煙,因頑耍忘記,此時可要不得了。
    (翠琳因與老大打煙。)
    (招鳳有了酒興,躺在外間炕上口口聲聲叫老二走來有話說,及至老二走來面前
    (卻又無話,將手緊緊握住老二手,老二會意,便挨招鳳躺下,這邊老大正在吃
    (煙,手上有一隻玻璃翠鐲子被翠琳看見,翠琳便道)
翠 琳:賞我。
    (不應,翠琳見他不肯,便將頭滾到老大懷中,一手將煙盤推開,將手低低提著
    (老大耳朵問道)
翠 琳:你既愛我,是真心是假心?若是暖心,早早走開。
翠 琳:(一隻手卻緊緊摟住又說)若是真心,為何不與我翠鐲?我是不依的。
    (說了又將小腳撩動。)
    (老大心動。)
翠 琳:(欲要放膽,恐翠琳高聲叫喊,又聽得翠琳說)若與我翠鐲。我樣樣皆隨你。
    (老大著急,便將翠鐲脫下,翠琳見了劈手奪去套在自手上便走至老三前,老三
    (末睡,愛琳早被酒睡去,翠琳推開老三讓出一條空處橫嵌在老三身旁,兩隻小
    (腳仍勾老大。)
翠 琳:來來來。
    (老大被其弄得頭昏腦暈不能到手,空去了一隻玻璃翠鐲,復見了翠琳走開,又
    (復用腳勾他,他欲待走至對鋪來,又見老三愛琳又係同鋪,心中一想猛然大悟
    (,是個騙鐲子法子,卻又不好將鐲子取回,早看見兩人情形,又見二哥與招鳳
    (同榻,心想)
魏水如:婊子,原來有錢無事不可做的。
    (一手將愛琳搖醒一手從衣扣上脫了一隻鍍金錶與他,愛琳懶得接心中會意便把
    (表接了。)
    (這邊老二已醒,便說)
魏華如:夜深肚中復餓,可弄點雞蛋飯吃吃。
翠 琳:(翠琳便說)有。
魏水如:不要吃。
    (愛琳一骨魯起來用眼瞟住老三,被翠琳做了眼色即說)
愛 琳:再翻一桌。
    (後艙並未曾熄火,不一時又擺上一桌,天已五更,各人上席,只覺眼花口苦,
    (酒菜皆不能吃。)
    (坐一坐天巳大明,兄弟三人便要走,至後艙取扇,愛琳隨後跟來,將老三按在
    (鋪上親了一個嘴說道)
愛 琳:可記得麼?
    (魂靈已被愛琳收去,急急忙忙說)
魏水如:記得。
    (搶步出艙。)
    (三人一逕到家,原來並無人知覺,可見吃煙誤事。)
    (趙姨娘懶得走路從來不到書房,且年輕與鏡如兄弟不相上下亦無畏懼。)
    (次日兄弟又備許多銀洋送與婊子,送了又偷,偷了又送。)
    (這一日老頭兒開銀櫃見洋錢少了十數包,查考起來,管門的方說出弟兄三人有
    (數日不歸,運使公恨極,當時各人責罰了一頓,因寫信告訴隱仁,隱仁因看信
    (罵兒子不爭氣。)
    (罵歇先生進來,便將家信遞過去,先生拆開看了,知家中所交安家洋錢不夠用
    (,兒子又病秋痢,曉得老婆央岳家管賬寫的信,只三四行字,寫得無頭無腦,
    (恐要亂了作文章心思,便將原信搓作一團投入字紙簍中去了。)
    (見他信看完便知先生家錢不夠用,不來問及只說)
魏隱仁:後日要考遺才,先生過來送考好麼?
孔先生:應該來。
    (先生來時未吃飯。)
    (圍叫家人叫了一碟酥藕吃完先生回去。)
    (欲知如何考遺才,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兩毒纏身難救藥 片言提要枉勞心)
    
    
10**時間: 地點:
    (且說隱仁要考遺才,頭兩日便耽心思,恐身體受不得苦,買了衛生丸養了,丸
    (許多丸藥,盛了許多大土膏並考具收拾兩日。)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