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李揆(一)
    (李揆於乾元中為禮部侍郎,嘗一日晝坐於堂之前軒。)
    (忽聞堂中有聲極震,若牆圮。)
    (揆驚,入視之,見一蝦蟆俯於地,高數尺,魁然殊狀。)
    (揆且驚且異,莫窮其來。)
    (即命家童以一缶蓋之。)
AAA:(客曰)夫蝦蟆者,月中之物,亦天使也。今天使來公堂,豈非上帝以榮命付公
    乎?
    (黎明啟視之,已亡見矣。)
    (後數日,果拜中書侍郎平章事。)
    (石憲)
    (有石憲者,其籍編太原,以商為業,常行貨於代北。)
    (長慶二年夏中於雁門關行道中,時暑方盛,因偃於大木下。)
    (忽夢蜂目,被褐衲,其狀奇異,來憲前謂曰)
有一僧:我廬於五臺山之南,有窮林積水,出塵俗甚遠,實群僧清暑之地。檀越幸偕我而
    遊乎?即不能,吾見檀越病熱且死,得無悔於心耶?
    (憲以時暑方盛,僧且以禍福語相動,僧曰)
因 謂:願與師偕往。
    (於是,其僧引憲西去。)
    (且數里,果有窮林積水。)
    (見群僧在水中。)
因 謂:(憲怪而問之,僧曰)此玄陰池。故我徒浴於中,且以蕩炎燠。
    (於是引憲環池行。)
    (憲獨怪群僧在水中,又其狀貌無一異者。)
有一僧:(已而天暮)檀越可聽吾徒之梵音也。
    (於是憲立池旁,群僧即於水中合聲而噪。)
    (僅食頃,挈手曰)
有一僧:檀越與吾偕浴於玄陰池,慎無懼!
    (憲即隨僧入池中,忽覺一身盡冷,噤而戰。)
    (由是驚悟。)
    (見己臥於大木下,衣盡濕,而寒慄且甚。)
    (時已日暮,即抵村舍中。)
    (至明日,病稍愈。)
    (因行於道。)
    (聞道中忽有蛙鳴,甚類群僧之梵音,於是徑往尋之。)
    (行數里,見窮林積水,有蛙甚多。)
    (其水果名玄陰池者,其僧乃群蛙爾。)
有一僧:(憲曰)此蛙能幻形以惑於人,豈非怪之尤者乎!
    (於是盡殺之。)
    (王叟)
    (寶歷初,長沙有民王叟者,家貧,力田為業。)
    
    
2**時間: 地點:
    (一日耕於野,為蚯蚓螫其臂,痛楚甚,遂馳以歸,其痛益不可忍。)
    (夜呻而曉,晝吟而夕,如是者凡旬月。)
有一僧:(有醫者云)此受毒之甚者也。病之始,庶幾有及;狀且深矣,則吾不得而知也
    。
    (後數日,病益甚,忽聞臂中有聲,幽然而微,若蚯蚓吟者。)
    (又數日,其聲益響,如合千萬音。)
    (其痛亦隨而多焉,是夕果卒。)
    (韋君)
    (有御史韋君,嘗從事江夏,復以奉使至京;既還,道次商於館亭中,忽見亭柱
    (有白蜘蛛曳而下,狀甚微。)
有一僧:(韋君曰)是為人之患也,吾聞汝雖小,螫人,良藥無及。
    (因以指殺焉。)
有一僧:(俄又見一白者下,如前所殺之,且視其上,有網為窟,韋乃命左右挈帚盡為掃
    (去)為人患者,吾已除矣。
    
    
3**時間: 地點:
    (明日欲去,因以手撫其柱,忽覺指痛不可忍之,乃是有一白蜘蛛螫其上。)
    (韋君驚,即拂去,俄遂腫延,不數日而盡一臂。)
    (由是肩輿舁至江夏,醫藥無及,竟以左臂潰為血,血盡而終。)
    (先是,韋君先夫人在江夏,夢一人謂曰)
白 衣:我弟兄二人為汝子所殺。吾告上帝,帝用雪其冤,且遂吾請。
    (言畢,夫人驚寤,甚異之,惡不能言。)
    (後旬餘而韋君至,具得其狀,方悟所夢。)
    (覺為夢日,果其殺蜘蛛於館亭時也。)
白 衣:(夫人泣曰)其能久乎?
    (數日而韋君終矣。)
    (陸顒)
    (吳郡陸顒,家於長城之東,其世以明經仕。)
    (顒自幼嗜麵,為食愈多而質愈瘦。)
    (及長,從本郡貢於禮部。)
    (既下第,遂為生太學中。)
    (後數月,有胡人數輩挈酒食詣其門。)
    (既坐,顧謂顒曰)
胡 人:吾南越人,長蠻貊中,聞唐天子網羅天下英俊,且欲以文化動四夷,故我航海梯
    山來中華,將觀文物之光。唯吾子峨焉其冠,襜焉其裾,莊然其容,肅然其儀,
    真唐朝儒生也。故我願與子交歡。
白 衣:(顒謝曰)顒幸得籍於太學,然無他才能,何足下見愛之深也?
    (於是相與酬宴,極歡而去。)
    (顒,信士也,以為群胡不我欺。)
    (旬餘,群胡又至,持金繒為顒壽。)
    (顒志疑其有他,即固拒之。)
胡 人:吾子居長安中,惶惶然有饑寒色,故持金繒,為子僕馬一日之費,所以交吾子歡
    爾。豈有他哉?幸勿疑我也!
    (顒不得已,受金繒。)
    (及胡人去,太學中諸生聞之,偕來)
謂 顒:彼胡率好利不顧其身,爭米鹽之微,尚致相賊殺者,寧肯輕金繒為君壽乎?且太
    學中諸生甚多,何為燭厚君耶?君匿身郊野間,以避再來也。
    (顒遂僑居於渭上,杜門不出。)
    (僅月餘,群胡又詣其門。)
    (顒大驚,喜曰)
胡 人:比君在太學中,我未得盡言;今君退處郊野,果吾心也!
    (既坐,挈顒手而言曰)
胡 人:我之來,非偶然也,蓋欲富君爾,幸望知之!且我所祈,於君固無害,於我則大
    惠也。
已 而:謹受教。
胡 人:吾子好食麵乎?
已 而:然。
胡 人:食麵者非君也,乃君肚中一蟲爾。今我欲以一粒藥進君,君餌之,當吐出蟲。則
    我以厚價從君易之,其可乎?
謂 顒:若誠有之,又安有不可耶?
    (已而,胡人出一粒藥,其色光紫,命餌之。)
    (有頃,遂吐出一蟲,長二寸許,色青,狀如蛙。)
胡 人:此名『消面蟲』,實天下之奇寶也。
謂 顒:何以識之?
胡 人:吾嘗見寶氣亙天,起於太學中,故我特訪而取之。然自一月餘,清旦望之,見斯
    氣移於渭水上,果君遷居焉。夫此蟲稟天地中和之氣而生,故好食麵,蓋以麥自
    秋始種,至來年夏季方始成實,受天地四時之全氣,故嗜其味焉。君宜以麵食之
    ,可見矣。
    (顒即以面斗餘致其前,蟲乃食之立盡。)
謂 顒:此蟲安所用也?
胡 人:夫天下之奇寶,俱稟中和之氣。此蟲乃中和之粹也。執其本而取其末,其遠乎哉
    !
    (既而以函盛其蟲,又金篋扃之,命顒致於寢室)
謂 顒:明日當自來。
    (及明旦,胡人以十輛車輦金玉絹帛約數萬獻於顒,共持金函而去。)
    (顒自此大富,治園田為養生具,日食果肉,衣鮮衣,遊於長安中,號豪士。)
    
    (僅歲餘,群胡又來)
謂 顒:吾子能與我偕遊海中乎我欲探海中之奇寶以耀天下,而吾子豈非好奇之士耶!
    (顒既以甚富,又素享閑逸自遂,即與群胡俱至海上。)
    (胡人結宇而居,於是置油膏於銀鼎中,構火其下,投蟲於鼎中,煉之,七日不
    (絕燎。)
    (忽有一童,分髮,衣青襦,自海水中出,捧月盤,盤中有徑寸珠甚多,來獻胡
    (人。)
    (胡人大聲叱之。)
    (其童色懼,捧盤而去。)
    (僮去食頃,又有一玉女,貌極冶,衣霧綃之衣,佩王珥珠,翩翩自海中而出,
    (捧紫玉盤,中有珠數十,來獻胡人。)
    (胡人罵之,玉女捧盤而去。)
    (俄有一仙人,戴瑤碧冠,帔霞衣,捧絳帕籍,籍中有一珠,徑三寸許,奇光泛
    (空,照數十步。)
    (仙人以珠獻胡人,胡人笑而授之。)
謂 顒:(喜)至寶來矣。
    (即命絕燎。)
    (自鼎中收蟲,置金函中。)
    (其蟲雖煉之且久,而跳躍如初。)
謂 顒:(胡人吞其珠)子隨我入海中,慎無懼。
    (顒即執胡人佩帶,從而入焉。)
    (其海水皆豁開數十步,鱗介之族,俱辟易回去。)
    (遊龍宮,入蛟室,珍珠怪寶,惟意所擇。)
    (才一夕,而獲甚多。)
胡 人:(謂顒曰)此可以致億萬之貨矣。
    (已而又以珍貝數品遺於顒。)
    (貨於南越,獲金千鎰,由是益富。)
    (其後竟不仕,老於閩越,而甲於巨室也。)
    (彭偃)
胡 人:(唐大應中,彭偃未仕時,嘗有人謂曰)君當得珠而貴,後且有禍。
    (尋為官得罪,謫為澧州司馬。)
    (既至,以江中多蚌,偃喜,以為珠可取,即命人採之。)
    (獲蚌甚多,而卒無有應。)
    (及朱泚反,召偃為偽中書舍人,偃方悟得珠乃朱泚也。)
    (果誅死。)
    (李師道(一)
    (跋扈李師道以青齊叛,章武帝將討之,凡數年而王師失利,師道益驕。)
    (嘗一日坐於堂,其榻前有銀鼎,忽相鼓,其一鼎耳足盡墜。)
    (後月餘,劉悟手刃師道,青齊遂平。)
    (蓋銀鼎相鼓之兆也。)
    (王涯)
    (左丞相王涯,大和九年掌邦賦,又主簿鹽鐵。)
    (其子仲翔嘗一日避暑於山亭,忽見家僮數十皆無首,被血來仲翔前。)
    (僅食頃,方不見。)
    (仲翔驚異且甚,即具白之,願解去權位。)
    (涯不聽。)
    (是歲冬十一月,果有鄭注之禍。)
    (溫造)
    (新昌里尚書溫造宅,桑道茂嘗居之。)
    (庭有二柏樹甚高。)
胡 人:(桑生曰)夫人之所居,古木蕃茂者,皆宜去之。且木盛則土衰,由是居人有病
    者,乃土衰之致也。
    (於是以鐵數十鈞鎮於柏樹下。)
既 而:(告人曰)後有居,發吾所鎮之地者,其家長當死。
    (唐大和九年,溫造居其宅,因修建堂宇,遂發地得桑生所鎮之鐵。)
    (後數日造果卒。)
    (李宗閔)
    (唐丞相李宗閔,大和七年夏出鎮漢中。)
    (明年冬,再入相。)
    (又明年夏中,嘗退)
    (朝於靖安里第,其榻前有熨斗,忽跳擲久之。)
    (宗閔異且惡。)
    (是時李訓、鄭注以奸)
    (詐得幸。)
    (數言於帝。)
    (訓知之,遂奏以致其罪。)
    (後旬日,有詔貶為明州刺史,連貶)
    (潮州司戶,蓋其兆也。)
    (柳公濟)
    (柳公濟尚書,唐大和中奉詔討李同揵。)
    (既出師,無何,麾槍忽折。)
既 而:(客有見者,嘆曰)夫大將軍出師,其門旗及麾槍折者,軍必敗。不然,上將死
    。
    (後數月,公濟果薨。)
    (凡軍出征,有烏鳶隨其後者,皆敗亡之徵。)
    (有曾敬雲者,嘗為北都裨將。)
    (李師道叛時,曾將行營兵士數千人,每出軍,有烏鳶隨其後,即軍必敗,率以
    (為常。)
    (後舍家為僧,住於太原凝定寺。)
    (大和九年,羅立言為京兆尹,嘗因入朝,既冠帶,引鏡自視,不見其首。)
    (遂語於季弟約言。)
    (後果為李訓連坐,誅死。)
    (聖畫)
    (雲花寺有聖畫殿,長安中謂之七聖畫。)
    (初,殿宇既制,寺僧召畫工,將命施彩飾,會貴其直,不合寺僧祈酬,亦竟去
    (。)
    (後數日,有二詣寺來謁曰)
少 年:某,善畫者也。今聞此寺將命畫工,某不敢利其價,願輸功,可乎?
少 年:(寺僧欲先閱其跡)某弟兄凡七人,未嘗畫於長安中,寧有跡乎。
    (寺僧以為妄,稍難之。)
少 年:某既不納師之直,苟不可師意,即命圬其壁,未為晚也。
    (寺僧利其無直,遂許之。)
    (後一日,七人果至。)
    (各挈彩繪,將入其殿,僧曰)
且 謂:從此去七日,慎勿啟吾之門,亦不勞飲食,蓋以畏風日所侵鑠也。可以泥錮吾門
    ,無使有纖隙,不然,則不能施其妙矣。
    (僧從其語。)
    (如是凡六日,闃無有聞。)
且 謂:(僧相語曰)此必他怪也。且不可果其約。
    (遂相與發其封。)
    (戶既啟,有七鴿翩翩望空飛去。)
    (其殿中彩繪,儼若四隅,唯西北墉未盡其飾焉。)
且 謂:(後畫工來見之,大驚曰)真神妙之筆也。
    (於是無敢繼其色者。)
    (尹君)
    (唐故尚書李公詵鎮北門時,有道士尹君者。)
    (隱晉山,不食粟,常餌柏葉,雖髮盡白,而容狀若童子,往往獨遊城市。)
    (里中有老父年八十餘者,顧謂人曰)
道 士:吾孩提時嘗見李翁言,李翁,吾外祖也。且曰:『我年七歲,已識尹君矣,迨今
    七十餘年,而尹君容狀如舊,得非神仙乎?吾且老,自度能幾何為人間人,汝方
    壯,當志尹君之容狀。』自是及今,七十餘歲矣,而尹君曾無老色,豈非以千百
    歲為瞬息耶!
    (北門從事馮翊嚴公綬,好奇者。)
    (慕尹之得道,每旬休,即驅駕而詣焉。)
    (其後嚴公自軍司馬為北門帥,遂迎尹君至府庭,館於公署,終日與同席。)
    (常有異香自肌中發,公益重之。)
道 士:(公有女弟學浮圖氏,嘗曰)佛氏與黃老固殊致。
    (且怒其兄與道士遊。)
    (後一日,密以堇斟致湯中,命尹君飲之。)
    (尹君既飲,驚而起曰)
道 士:吾其死乎?
    (俄吐出一物,甚堅,有異香發其中。)
    (公命剖而視之,真麝臍也。)
    (自是尹君貌衰齒墮,其夕,卒於館中。)
    (嚴公既知女弟之所為也,怒且甚。)
    (即命部將治其喪。)
    (後二日,葬尹君於汾水西二十里。)
    (明年秋,有照聖觀道士朱太虛,因投龍至晉山,忽遇尹君在山中。)
道 士:(太虛驚而問曰)師何為至此耶!
且 謂:(尹君笑曰)吾去歲在北門,有人以堇斟飲我者,我故示之以死。然則堇斟安能
    敗吾真耶!
    (言訖,忽亡所見。)
    (太虛竊異其事。)
且 謂:(及歸,具白嚴公)吾聞仙人不死,脫有死者,乃屍解也。不然,何變異之如是
    耶!
    (將命發其墓以驗之,然慮惑於人,遂止其事。)
    (僧契虛)
    (浮屠氏契虛者,本姑臧李氏子,其父為御史於玄宗時。)
    (契虛自孩提好佛氏法律,年二十七,髡髮衣褐,居長安佛寺中。)
    (及祿山破潼關,玄宗西幸蜀門,契虛遁入太白山,採柏葉而食之,自是絕粒。
    ()
    (嘗一日,有道士喬君,貌清瘦,須鬢盡白,來詣契虛。)
道 士:(謂契虛曰)師神骨甚孤秀,後當邀遊仙都中矣。
契 虛:吾塵俗之人,安能詣仙都乎?
喬 君:仙都甚近,師可力去也。
    (契虛因請喬君導其徑。)
喬 君:師可備食於商山逆旅中,遇捀即犒於商山而饋焉。或有問師所詣者,但言原遊稚
    川,當有捀子導師而去矣。
    (契虛聞其言,喜且甚。)
    (及祿山敗,上自蜀門還長安,天下無事。)
    (契虛即往商山,舍逆旅中,備甘潔以伺捀子饋焉。)
    (僅數月,遇捀子百餘,俱食畢而去。)
    (契虛意稍怠,且謂喬君見欺,將歸長安。)
    (既治裝,是夕,一年甚少,謂契虛曰)
捀 子:吾師安所詣乎?
契 虛:吾願遊稚川有年矣。
捀 子:(驚曰)稚川,仙府也。吾師安得而至乎?
契 虛:吾始自孩提好神仙,常遇至人,勸我遊稚川。路幾何爾?
捀 子:稚川甚近。師真能偕我而去乎?
契 虛:誠能遊稚川,死不悔。
    (於是捀子與契虛俱至藍田上,治具。)
    (其夕,即登玉山,涉危險,逾岩巘,且八十里。)
    (至一洞,水出洞中,捀子與契虛共挈石填洞口,以壅其流。)
    (三日,洞水方絕。)
    (二人俱入洞中,昏晦不可辨,見一門在數十里外,遂望門而去。)
    (既出洞外,風日恬煦,山水清麗,真神仙都也。)
    (又行百餘里,登一高山,其山攢峰迥拔,石徑危,契虛眩惑不敢登)
捀 子:仙都且近,何為彷徨耶!
    (即挈手而去。)
    (既至山頂,其上坦平,下視川原,邈然不可見矣。)
    (又行百餘里,入一洞中。)
    (及出,見積水無窮,水中有石徑,橫尺餘,縱且百里餘。)
    (捀子引契虛躡石逕而去。)
    (至山下,前有巨木,煙影繁茂,高數千尋。)
    (捀子登木長嘯久之,忽有秋風起於林杪,俄見巨繩繫一行橐,自山頂而縋,捀
    (子命契虛暝目坐橐中。)
捀 子:(僅半日)師可寤而視矣。
    (契虛既望,已在山頂。)
    (見有城邑宮闕,璣玉交映在雲物之外。)
捀 子:(指語)此稚川也!
    (於是相與詣其所,見仙童百輩,羅列前後。)
捀 子:(有一仙人謂捀子曰)此僧何為者,豈非人間人乎?
捀 子:此僧常願遊稚川,故挈而至此。
    (已而至一殿,上有具簪冕者,貌甚偉,憑玉幾而坐,侍衛環列,呵禁極嚴。)
    
捀 子:(命契虛謁拜)此稚川真君也。
    (契虛拜。)
    (真君召上,訊曰)
契 虛:爾絕三彭之仇乎?
    (不能對。)
契 虛:(真君曰)真不可留於此!
    (因命捀子登翠霞亭。)
    (其亭亙空,居檻雲矗,見一人袒而瞬目,髮長數十尺,凝膩黯黑,洞瑩心目。
    ()
捀 子:(謂契虛曰)爾可謁而拜。
契 虛:(既拜)此人為誰何瞬目乎?
捀 子:此人楊外郎也。外郎,隋氏宗室,為外郎於南宮。屬隋末,天下分磔,兵甲大擾
    ,因避地居山,今已得道。此非瞬目,乃徹視也。夫徹視者,寓目於人世爾。
契 虛:請寤其目,可乎?
    (捀子即面請,外郎忽寤而四視,其光益著若日月之照。)
    (契虛悸背汗,毛髮盡勁。)
捀 子:(又見一人臥石壁之下)此人姓乙,支潤其名,亦人間之人,得道而至此。
    (已而捀子引契虛歸。)
    (其道途皆前時之涉應。)
契 虛:(因問捀子曰)吾向者謁見真君,真君問我三彭之仇,我不能對。
捀 子:彭者,三屍之姓,常居人中,伺察其罪,每至庚申日,籍於上帝。故學仙者,當
    先絕其三屍,如是則神仙可得,不然,雖苦其心,無補也。
    (契虛悟其事。)
    (自是而歸。)
    (因廬於太白山,絕粒啄氣,未嘗以稚川之事語於人。)
    (貞元中,徙居華山下。)
    (有滎陽鄭紳與吳興沈聿俱自長安東出關,行至華山下,會天暮大雨,二人遂止
    (。)
    (契虛以絕粒,故不致庖爨。)
    (鄭君異其不食,而骨狀豐秀,因徵其實。)
    (契虛乃以稚川之事告於鄭。)
    (鄭好奇者,既聞其事,且歡且驚。)
    (及自關東回,重至契虛舍,其契虛已遁去,竟不知所在。)
    (鄭君常傳其事,謂之《稚川記》。)
    (十仙子)
    (唐玄宗常夢仙子十餘輩,御卿雲而下,列於庭,各執樂器而奏之。)
    (其度曲清越,真仙府之音也。)
捀 子:(及樂闋,有一仙人前而言曰)陛下知此樂乎?此神仙《紫雲曲》也。今願傳授
    陛下,為聖唐正始音,與夫《咸池》、《大夏》固不同矣。
    (玄宗喜甚,即傳受焉。)
    (俄而寤,其餘響猶若在聽。)
    (玄宗遽命玉笛吹而習之,盡得其節奏,然嘿不泄。)
    (及曉,聽政於紫宸殿,宰臣姚崇、宋璟入,奏事於御前,玄宗俛若不聞。)
    (二相懼,又奏之。)
    (玄宗即起,卒不顧二相。)
    (二相益恐,趨出。)
捀 子:(時高力士侍於玄宗,即奏曰)宰相請事,陛下宜面決可否。向者崇、璟所言,
    皆軍國大政,而陛下卒不顧,豈二相有罪乎?
契 虛:(玄宗笑曰)我昨夕夢仙人奏樂曰《紫雲曲》,因以授我,我失其節奏,由是嘿
    而習之,故不暇聽二相奏事。
    (即於衣中出玉笛,以示力士。)
    (是日,力士至中書,以事語於二相。)
    (二相懼少解。)
    (曲後傳於樂府。)
    (第二卷)
    (開業寺)
    (至德二年十月二十三日,豐樂里開業寺有神人足跡甚長,自寺外門至佛殿。)
    
    (先是,閽人宿門下,夢一人,長二丈餘,被金甲,執槊,立於寺門外。)
    (俄而,以手曳其門,扃鑰盡解,神人即挽而入寺,行至拂殿,顧望久而沒。)
    
    (閽人驚寤。)
    (及曉,視其門,已開矣。)
    (即具以夢白於寺僧。)
    (寺僧共視,見神人之跡。)
    (遂告於京兆。)
    (京兆以聞,肅宗命中使驗之,如其言。)
    (淮南軍卒)
    (陳少遊鎮淮南時,嘗遣軍卒趙某使京師遺公卿書。)
契 虛:(將行,誡之曰)吾有急事,候汝還報。以汝驍健,故使西去,不可少留。計日
    不至,當死。
    (趙日馳數百里,不敢怠。)
    (至華陰縣,舍逆旅中。)
    (寢末熟,忽見一人綠衣。)
一 人:(謂趙曰)我吏於金天王。王命召君,宜疾去。
    (趙不測,即與使者偕行。)
    (至獄廟前,使者入白趙某至。)
    (既而呼趙。)
    (趨拜階下。)
    (其堂上列燭,見一人據案而坐,侍衛甚嚴。)
既 而:(徐謂趙曰)吾有子婿,在蜀數年,欲馳使省視,無可為使者。聞汝善行,日數
    百里,將命汝使蜀,可乎?
一 人:(趙辭以)相國命西使長安,且有日期,不然當死。今為大王往蜀,是棄相國命
    也,實不敢還廣陵。且某父母妻子俱在,忍生不歸鄉里。非敢以他辭不奉教,唯
    大王察之。
既 而:(王曰)徑為我去,當不至是。自蜀還由長安,未晚也。
    (即留趙宿廟後空舍中,具食飲。)
    (憂惑不敢寐。)
    (遂往蜀,且懼得罪;固辭不往,又慮禍及。)
    (計未決,俄而漸曉。)
    (聞廟中喧闐有聲,因出視,見庭中虎豹麋鹿狐兔禽鳥近數萬,又有奇狀鬼神千
    (數,羅列曲躬如朝謁禮。)
    (頃有訴訟者數人偕入,金天斷理甚明,良久退去。)
    (既而謂左右呼趙。)
    (應聲而去,王命上階,於袖中出書一通付趙曰)
既 而:持此,為我至蜀郡,訪成都蕭敬之者與之。吾此吏輩甚多,但以事機密,慮有所
    泄,非生人傳之不可。汝一二日當疾還,無久留。
    (因以錢一萬遣之。)
    (趙拜謝而行。)
既 而:(至門,告吏曰)王賜以萬錢,我徒行者,安所齎乎?
一 人:(吏曰)置懷中爾。
    (趙即以錢貯懷中,輒無所礙,亦不覺其重也。)
    (行未數里,探衣中,皆紙錢爾,即棄道傍。)
一 人:(俄有追者至,以數千錢遺之)向吾誤以陰道所用錢賜君,固無所用,今別賜此
    矣。
    (趙受之。)
    (晝夜兼行,逾旬至成都。)
    (訪蕭敬之,以書付之。)
一 人:(敬之啟視,喜甚,因命席,謂趙曰)我,人也,家汝鄭間。昔歲赴調京師,途
    至華陰,遂為金天王所迫為親。今我妻在此,與生人不殊。向者力求一官,今則
    遂矣,故命君馳報。
    (即留趙一日,贈縑數段,以還書遣焉。)
    (過長安,遂達少遊書。)
    (得還報,日夜馳行,至華陰。)
一 人:(金天見之大喜,且尉勞)非汝莫可使者。今遣汝還,設相國訊汝,但言為我使
    ,遣汝為裨將,無懼。
一 人:(即以數十縑與之)此人間縑帛,可用之。
    (趙拜謝,而徑歸淮南。)
    (而少遊訊其稽留,趙具以事對。)
    (少遊怒,不信,繫獄中。)
    (是夕,少遊夢介金甲,仗劍)
一 人:金天王告相國,向者實遣趙某使蜀,今聞得罪,願釋之。
    (少遊悸寤,奇嘆之且久。)
    
    
4**時間: 地點:
    (明日晨起,話於賓僚,即命釋趙,署為裨將。)
    (元和中猶在。)
    (元載張謂)
    (元載布衣時,常與故禮部侍郎張謂友善。)
    (貧無僕馬,弊衣徒行於陳蔡。)
    
    
5**時間: 地點:
    (一日天暮,忽大風雷,原野曛黑,二人相與詣道左神廟中以避焉。)
    (時有盜數輩,皆仗劍佩弧矢匿於廟宇下。)
    (元張二人忽見之,惶懼益甚,且慮為其所害。)
    (二人即負壁而立,不敢動。)
一 人:(俄聞廟中有呼者曰)元相國、張侍郎且至,群盜當疾去,無有害於貴人。
    (群盜相目而驚,遂馳去。)
一 人:(二人因偕賀)吾向者以殍死為憂,今日真神人之語也。
    (且喜且嘆。)
    (其後,載果相代宗,謂終禮部侍郎。)
    (陳袁生)
    (貞元初,陳郡袁生者,嘗任參軍於唐安。)
    (罷秩遊巴川,舍於逆旅氏。)
    (忽有一夫,白衣來謁。)
謂 生:(既坐)某,高氏子也,家於此郡新明縣。往者常職軍伍間,今則免矣。故旅遊
    至此。
    (生與語,其聰辯敏博,迥出於人,袁生奇之。)
袁 生:(又曰)某,善算者,能析君平生事。
    (生即訊之,遂述既往事,一一如筆寫。)
    (驚,是夕,夜既深,密謂袁生曰)
袁 生:我非人也。幸一陳於君子,可乎?
    (聞之懼,即起曰)
袁 生:君非人,果鬼乎?是將禍我耶!
謂 生:(高生曰)吾非鬼,亦非禍君,所以來者,將有托於君爾。我赤水神,有祠在新
    明之南,去歲淫雨數月,居舍盡圯,郡人無有治者,使我為風日所侵鑠,且日為
    樵牧者欺侮,里中人視我如一抔土爾。今我訴於子,子以為可,則言;不,則去
    。無恨乎?
袁 生:神既有願,又何不可哉!
神 人:子來歲當調補新明令,儻為我重建詞宇,以時奠祀,則真幸之甚者。願無忘。
    (袁生諾之。)
既 而:君初至邑時,當一見詣。然而人神理隔,慮君僕吏有黷於我,君當屏去其吏,獨
    入廟中,冀盡一言爾。
袁 生:謹奉教。
    (是歲冬,袁生果補新明令。)
    (及至任訊之,果有赤水神廟,在縣南數里。)
    (旬餘,遂詣之。)
    (未至百餘步,下馬屏車吏,獨入廟中。)
    (見其簷宇摧毀,蓬荒如積。)
    (佇望久之,有一白衣丈夫自廟後來,高生也,色甚喜。)
    (既拜,謂袁生曰)
白 衣:君不忘前約,今日乃詣我,幸何甚哉!
    (於是偕行廟中。)
    (見階垣下有一老僧,具桎梏,數人立其旁。)
袁 生:此何為者?
神 人:此僧乃縣東蘭若道成師也。有殃,故吾繫。一歲矣。每旦夕,則鞭捶之。從此旬
    餘,當解之。
袁 生:此僧既存,安得繫於此乎?
神 人:以生魄繫之。則其人自沈疾,亦安能知吾之為哉!
袁 生:(神告袁生曰)君幸諾我建廟,可疾圖之。
袁 生:不敢忘。
袁 生:(既歸,將計其工,然貧甚,無以為資,因自念曰)神人所言係道成師之魄,當
    沈疾。又云,從此去旬餘,當解之。吾今假髮他語,俾建其廟宇,又安有疑乎?
    
    (於是徑往縣東蘭若問之,果有成師者,臥疾一歲矣。)
道 成:某病且死,旦夕則一身盡痛。
袁 生:師疾如是,且近於死矣。然我能愈之。師能以緡貨建赤水神廟乎?
道 成:疾果愈,又安能以緡貨為事哉!
袁 生:(即紿曰)吾善視鬼,近謁赤水神廟,見師魂具桎梏繫於垣下,因召赤水神問其
    事,曰:『此僧有宿殃,故繫於此。』吾憐師之苦,因告其神:『何為繫生人可
    疾解之。吾當命此僧以修建廟宇,慎無違也。』神喜而諾我,曰:『從此去旬餘
    ,當舍其罪。』吾故告師,疾將愈,宜修赤水神廟也。無以疾愈,遂怠其心。如
    此,則禍且及矣。
道 成:(偽語曰)敬受教。
    (後旬餘,果愈。)
道 成:(因召門弟子告曰)吾少年棄家學浮屠氏法,迨今年五十,不幸沈疾。向者袁君
    謂我曰:『師之病,赤水神所為也。疾愈,可修補其廟。』夫置神廟者,所以佑
    兆人,祈福應。今既有害於我,安得不除之乎?
    (即與其徒持錘詣廟,盡去神像及祠宇,無一遣者。)
    (又明日,道成謁袁生。)
袁 生:(喜曰)師病果愈乎?吾之語豈妄耶!
道 成:然。幸君救我,何敢忘君之恩乎?
袁 生:可疾計修赤水神廟也,不然,且懼為禍。
道 成:夫神所以賴於人者,以其福可延,戾可弭,旱亢則雩之以澤,淫潦則祈之以霽。
    故天子詔天下郡國,雖一邑一里必建其祠,蓋用為民之福也。若赤水神者,無以
    福人而為害於人,焉可不去之!已盡毀其廟矣。
    (袁生且驚且懼,遂謝之。)
    (道成氣益豐,而袁生懼甚。)
    (後月餘,吏有罪,袁生樸之,無何,吏死,其家訴於郡,坐徙端溪。)
    (行至三峽,忽遇一白衣立於路左,視之,乃赤水神也。)
白 衣:(曰)向托君修我祠宇,奈何致道成毀我之舍,棄我之像,使一旦無所歸,君之
    罪也。今君棄逐窮荒,亦我報仇爾。
袁 生:(即謝曰)毀君者,道成也。何為罪我?
神 人:道成師福盛甚,吾不能動。今君祿與命衰,故我得以報。
    (言已不見。)
    (生惡之,後數日,竟以疾卒。)
    (太原小吏)
    (王鍔之鎮太原也,嘗一日亭午,有小吏見一神人,長丈餘,介金仗劍,自衙門
    (緩步而來,既而佇立久之,若有所伺。)
    (小吏見之懼甚,白於衙將靳垣、張和。)
    (偕視之,如小吏言。)
    (俄有暴風起,因忽不見。)
    (後月餘而鍔薨,時元和中也。)
    (村人陳翁)
    (雲朔之間嘗大旱。)
    (時暑亦甚,里人病熱者以千數。)
    (有氓陳翁者,因獨行田間,忽逢一人,儀狀甚異,擐金甲,左右佩弧矢,執長
    (劍,御良馬,朱纓金佩,光彩華煥,鞭馬疾馳。)
    (適遇陳翁,因駐馬而語曰)
一 人:汝非里中人乎?
神 人:(翁曰)某農人,家於此已有年矣。
神 人:我,天使。上帝以汝里中人俱病熱,豈獨驕陽之所為乎?且有厲鬼在君邑中,故
    邑人多病。上命我逐之。
    (已而不見。)
    (陳翁即以其)
    (事白於里人。)
    (自是雲朔之間病熱皆愈。)
    (崔澤)
    (王鍔鎮太原,有清河崔澤者,長慶中刺坊州。)
    (常避暑於庭,時風月清朗。)
    (忽見一丈夫,身甚長,峨冠廣袖,自堂之前軒而降,立於階所,厲聲而呼。)
    
    (凡三呼而止。)
    (崔氏一家皆見。)
    (澤懼而惡,命家僮逼之,已亡見矣。)
    (是夕,澤被疾。)
    (至明日,發使獻書,願解官歸老。)
    (相府不許。)
    (後月餘,卒於郡。)
    (韓愈(一)
    (吏部侍郎韓愈,長慶四年夏,以疾不治務,至秋九月免,疾益甚。)
    (冬十一月,於靖安里晝臥,見一神人,長丈餘,被甲仗劍,佩弧矢,儀狀甚峻
    (,至寢室,立於榻前。)
久 而:(謂愈曰)帝命與卿計事。
久 而:(愈遽起整冠而坐)臣不幸有疾,敢以踞見王。
神 人:威粹骨蕝國,世與韓氏為仇,今欲討之而力不足,卿以為何如?
久 而:臣願從大王討之。
    (神人頷去。)
    (於是書其詞置於座側,數日不能解。)
    (至十二月而卒。)
    (李逢吉)
    (故相李逢吉,嘗為司空範希朝從事於單於府。)
    (時金城寺有老僧無為者,年七)
    (十餘。)
    (嘗一日獨處禪齋,負壁而坐,瞬目數息。)
    (忽有一介甲持殳者由寺而至。)
    (食)
    (頃,聞報李從事來。)
    (自是逢吉將遊金城寺,無為輒見向者神人先至,率以為常。)
    (衙將簡郢與無為弟子法真善,常為郢語之。)
    (李回)
    (故相李回,少時常久疾,兄軿召巫覡,於庭中設酒食以樂神。)
    (方面壁而臥,忽聞庭中喧然,回視,見堂下有數十人,或衣黃衣綠,競接酒食
    (而啖之。)
    (良久將散,巫欲徹其席,忽有一人自空而下,左右兩翅。)
一 人:(諸鬼皆辟易而退)陸大夫神至矣。
久 而:(巫者亦驚曰)陸大夫神來。
    (即命致酒食於庭。)
    (其首俯於筵上,食之且盡,乃就飲其酒,俄頃,其貌赬然,若有醉色,遂飛去
    (。)
    (群鬼亦隨而失。)
    (後數日,回疾愈。)
    (河內崔守)
    (有崔君者,貞元中為河內守。)
    (崔君貪而刻。)
    (河內人苦之。)
    (常於佛寺中假佛像金凡數鎰,而競不酬直。)
    (僧以太守竟不敢言。)
    
    
6**時間: 地點:
    (未幾,崔君卒於郡。)
    (是日,寺有牛產一犢。)
    (其犢頂上有白毛若縷,出文字曰崔某者。)
    (寺僧相與觀之,且嘆曰)
崔 君:崔君常假此寺中佛像金,而竟不還。今日事,果何如哉?
    (崔君家聞之,即以他牛易其犢。)
    (既至,命剪去文字。)
    (已而便生。)
    (及至其家,雖豢以芻粟,卒不食。)
    (崔氏且以為異,竟歸其寺焉。)
    (唐玄宗龍馬)
    (海岱之間出玄黃石,或雲茹之可以長生。)
    (玄宗皇帝嘗命臨淄守每歲採而貢焉。)
    (開元二十七年,江夏李邕為臨淄守。)
崔 君:(是歲秋,因入山採玄黃石,忽遇一翁,質甚妙,而豐度明秀,髭髯極豐,衣褐
    (衣,自道左出,叩李邕馬)君侯躬自採藥,豈不為延聖主之壽乎?
久 而:然。
崔 君:(翁曰)聖主當獲龍馬,則享國萬歲,無勞採藥爾。
久 而:(邕曰)龍馬安在?
崔 君:當在齊魯之郊。若獲之,即是太平之符。雖麟鳳龜龍,不足以並其瑞。
    (邕方命駕以後乘,遽亡見矣。)
崔 君:(邕大異之,顧謂從事曰)得非神人乎?
    (即命其吏王乾貞者,求龍馬於齊魯之間。)
    (至開元二十九年夏五月,乾真果得馬於北海郡民馬會恩之家。)
    (其色騅毛,兩脅有鱗甲,鬃尾若龍之鬐鬣,嘶鳴真虡笛之音,日馳三百里。)
    
崔 君:(乾真訊其所自,會恩曰)吾獨有牝馬,常浴於淄水,遂有胎而產。因以龍子呼
    之。
    (乾真即白於邕。)
    (邕甚喜,以表其事獻之。)
    (上大悅,詔內閑廄,異其當豢。)
    (命畫工圖其狀,用頒示中外。)
    (王薰)
    (天寶初,有王薰者,居長安延壽里中。)
    (常一夕,有三數輩挈食會薰所居。)
    (既飯食,燭前忽有巨擘出燭影下,薰與諸友且懼,相與觀之。)
    (其擘色黑,而有毛甚多。)
    
    
7**時間: 地點:
崔 君:(未幾,影外有語曰)君有會,不能一見呼耶!願得少肉置掌中。
    (薰莫測其由,即與之。)
    (其臂遂引去。)
崔 君:(少頃,又伸其臂曰)幸君與我肉,今食且盡,願君更賜之。
    (薰又置肉於掌中,已而又去。)
已 而:(於是相與謀曰)此必怪也。伺其再來,當斷其臂。
    (頃之果來,拔劍斬之。)
    (臂既墮,其身亦遠。)
    (俯而視之,乃一驢足,血流滿地。)
    
    
8**時間: 地點:
    (明日,因以血蹤尋之,直入里中民家。)
已 而:(即以事問民,民曰)家養一驢,且二十年矣。夜失一足,有似刃而斷者焉。方
    駭之。
    (薰具言其事,即殺而食之。)
    (閽者)
    (郭司空釗,大和中,自梓潼移鎮西涼府。)
    (時有閽者甚謹樸,釗念之,多委以事。)
    (常一日,釗命市紋繒絲帛百餘段,其價倍,且以為欺我,即囚於獄,用致其罪
    (。)
    (獄既具,釗命笞於庭。)
    (忽有十餘犬爭擁其背,吏卒莫能制。)
    (釗大異之,且訊其事。)
閽 者:某好閱佛氏《金剛經》,自孩稚常以食飼群犬,不知其他。
已 而:(釗嘆曰)犬尚能感其惠,吾安可以不施恩?
    (遂釋放閽者。)
    (趙叟)
    (扶風縣西有天和寺,在高岡之上。)
    (其下有龕宇軒豁,可窮居者,趙叟家焉。)
    (叟無妻孥,病足而傴,常策杖行乞於市。)
    (里中人哀其老病且窮無所歸,率給以食。)
    (叟既得食,常先聚群犬以餐之。)
    (後歲餘,叟病寒,臥於龕中。)
    (時大雪,叟無衣,裸形俯地,且戰且呻。)
    (其群犬俱集於叟前,搖尾而嗥,已而環其衽席,競以足擁叟體,由是寒少解。
    ()
    (後旬餘,竟以寒死其龕。)
    (犬具哀鳴,晝夜不歇,數日方去。)
    (第三卷)
    (韓生)
    (唐貞元中,有大理評事韓生者,僑居西河郡南。)
    (有一馬,甚豪駿。)
    (常一日清晨,忽委首於櫪,汗而且喘,若涉遠而殆者。)
    (圉人怪之,具白於韓生。)
已 而:(韓生怒)若盜馬夜出,使吾馬力殆。誰之罪?
    (乃令樸焉。)
    (圉人無以辭,遂受樸。)
    (至明日,其馬又汗而喘。)
    (圉人竊異之,莫可測。)
    (是夕,圉人臥無廄舍,闔扉,乃於隙中窺之。)
    (忽見韓生所畜黑犬至廄中,且嗥且躍,俄化為一丈夫,衣冠盡黑,既挾鞍致馬
    (上,駕而去。)
    (行至門,門垣甚高,其黑衣人以鞭擊馬,躍而過。)
    (黑衣者乘馬而去。)
    (半夜還,下馬解鞍,其黑衣人又嗥躍,還化為犬。)
    (圉人驚異,不敢泄於人。)
    (後一夕,黑犬又駕馬而去,逮曉方歸。)
    (圉人因尋馬蹤,以天雨新霽,應應可辨,直至南十餘里一古墓前,馬跡方絕。
    ()
    (圉人乃結茅齋於墓側。)
    (來夕,先止於齋中以伺之。)
    (夜將分,黑衣人果駕馬而來。)
    (下馬,繫於野樹。)
    (其人入墓,與數輩笑言極歡。)
    (圉人在茅齋中俯而聽之,不敢動。)
    (近數食頃,黑衣人告去,數輩送出墓外。)
    (於野,有一顧謂黑衣人曰)
褐衣者:韓氏名藉今安在?
黑衣人:吾已收在搗練石下。吾子無以為憂。
褐衣者:慎毋泄。泄則吾屬不全矣。
黑衣人:謹受教。
褐衣者:韓氏稚兒有字乎?
黑衣人:未也。吾伺有字,即編於名籍,不敢忘。
褐衣者:明夕再來,當得以笑語。
    (黑衣唯而去。)
    (及曉,圉者歸,遂以其事密告於韓生。)
    (生即命肉誘其犬。)
    (犬既至,因以繩繫。)
    (乃次所聞,遂窮搗練石下,果得一軸書,具載韓氏兄弟妻子家僮名氏,紀莫不
    (具。)
    (蓋所謂韓氏名籍也。)
    (有子生一月矣,獨此子不書,所謂「稚兒未字」也。)
    (韓生大異,命致犬於庭,鞭而殺之。)
    (熟其肉以食家僮。)
    (已而率鄰居士子千餘輩,執弧矢兵仗,至郡南古墓前,發基墓,墓中有數犬,
    (毛狀皆異,盡殺之以歸。)
    (李甲)
    (寶應中,有李氏子,亡其名,家於洛陽。)
    (其世以不好殺,故家未嘗畜貓,所以宥鼠之死也。)
    (迨其孫,亦能世祖父意。)
    (常一日,李氏大集其親友,會食於堂。)
    (既坐,而門外有數百鼠,俱人立,以前足相鼓,如甚喜狀。)
    (家僮驚異,告於李氏。)
    (李氏親友乃空其堂而縱觀。)
    (人去且盡,堂忽摧圯,其家無一傷者。)
    (堂既摧,群鼠亦去。)
    (悲乎!鼠固微物也,尚能識恩而知報,況人乎?如是則施恩者宜廣其恩,而報
    (恩者亦宜力其報。)
    (有不顧者,當視此以愧。)
    (王縉)
    (唐相國王公縉,大應中與元載同執政事。)
    (常因入朝,天尚早,坐於燭下。)
    (其榻前有囊,公遂命侍童取之,侍童挈以進,覺其重不可舉。)
    (公啟視之,忽有一鼠長尺餘,質甚豐白,囊中躍出。)
褐衣者:(公大懼,顧謂其子曰)我以不才繆居卿相,無德而貴,常懼有意外之咎。今異
    物接於手足,豈非禍之將萌耶!
    (後數日,果得罪,貶為縉雲守也。)
    (婁師德)
    (婁師德布衣時,常因沈疾,夢衣紫,來榻前再拜曰)
一 人:君之疾且間矣,幸與某偕去。
    (卻引公出。)
    (忽覺力甚捷,自謂疾愈。)
一 人:(行路數里,見有廨署,左右吏卒,朱門甚高)地府院。
褐衣者:(驚曰)何地府院而在人間乎?
褐衣者:(紫)冥道固與人接跡。世人又安得而知之?
    (公入其院,吏卒辟易四退。)
褐衣者:(見一空室曰)司命署。
一 人:職何如?
褐衣者:主世人祿命之籍也。
    (公因竊視之,有書數千幅在几上,傍有綠衣者,稱為按掾。)
    (公命出己之籍,按取一軸以進,公閱之,書己名,載其祿位年月,周應清貫,
    (出入台輔,壽至八十有五。)
    (鑒之喜,謂按掾曰)
褐衣者:某一布衣爾,無饑凍足矣。又安敢有他望乎?
    (言未畢,忽有一聲沿空而下,震砌簷宇。)
褐衣者:(按掾驚曰)天鼓且動,君宜疾歸,不可留矣。
    (聞其聲,遂驚悟,始為夢遊爾。)
    (時天已曙,其所居東鄰有佛寺,擊曉鍾,蓋按掾所謂天鼓者也。)
    (是日,疾亦間焉。)
    (後入仕,應官鹹如所載者。)
褐衣者:(及為西涼帥,一日,見黃衣使者至閣前曰)冥途小吏,奉命請公。
一 人:(公曰)吾嘗見司命之籍,紀吾之位,當至上臺,壽凡八十有五,何為遽見命耶
    !
黑衣人:(黃)公任某官時,嘗誤殺無辜人,位與壽為主吏所降,今則窮矣。
    (言訖忽亡所見。)
    (自是臥疾,後三日而薨。)
    (貞盧猶子)
    (太子賓客盧尚書貞猶子,為僧。)
    (會昌中,沙汰僧徒,斥歸家,以蔭補光王府參軍。)
    (一夕,夢為僧時所奉師來慰,問其出處再三,告以佛氏淪破,已無所歸,今為
    (一官,徒遣旦夕,期再落頂上髮,方畢志願。)
黑衣人:(且泣且訴之,良久曰)若我志果遂,興佛法。
    (語未竟,見八面屯兵,千乘萬騎,旌旗日月,衣裳錦繡,儀衛四合,真天子大
    (駕。)
    (軍中人喧喧言「迎光王」。)
    (部整行列,以次前去。)
    (盧方駭愕不能測,遽驚覺。)
    (魂悸流汗,久之方能言。)
    (卒不敢泄於人。)
    (無幾,宣宗自光邸踐祚,錄王府屬吏。)
    (盧以例不拘常調格遷敘。)
    (自是,稍稍興起釋教寺宇僧尼舊制,一契夢中語。)
    (盧校夢中所謂本師,蓋參軍事府主近師弟子。)
    (故以為冥兆。)
    (豈神之意,以是微而顯乎。)
    (張詵)
    (清河張詵,以貞元中,以前王屋令調於有司。)
    (忽夢一中使來,詵即具簪笏迎之。)
中 使:(謂詵曰)有詔召君,可偕去。
    (詵驚且喜,以為上將用我。)
    (即命駕,與中使俱出。)
    (見門外有吏十餘為驅殿者,詵益喜。)
    (遂出開遠門,西望而去。)
    (其道左有吏甚多,再拜於前。)
    (近二百里,至一城。)
    (輿馬人物喧嘩,闐咽於路。)
    (槐影四矗,煙幕邐迤。)
    (城之西北數里,又一城。)
    (外有被甲者數百,羅立門之左右,執戈戟,列幡幟,環衛甚嚴,若王者居。)
    
    (既至門。)
    (中使命詵下馬。)
    (詵整巾笏,中使引入門。)
    (兵士甚多。)
    (見宮闕台閣,既峻且麗。)
    (又至一門,中使引入百餘人,具笏組,列於庭,儀甚謹肅。)
    (又有一殿峙然,瓊玉華耀,真天子殿。)
    (殿左右有士數十,具甲倚劍。)
    (殿上有朱紫中使甚多。)
    (一人峨冠,被袞龍衣,憑玉幾而坐殿之東宇。)
    (又有一冠衣者,貌若婦人,亦據玉幾殿之西宇。)
    (有宮嬪數十,列於前。)
中 使:(謂詵曰)上在東宇,可前謁。
    (即趨至東宇前,再拜。)
    (有朱衣中使,立於殿之前軒。)
中 使:(宣曰)卿今宜促治吾宮庭事,無使有不如法者。
    (詵又再拜舞蹈。)
    (既而中使又引至西宇下,其儀度如東宇。)
    (既拜,中使遂引出門。)
    (詵悸且甚,之曰)
因 謂:某久處外藩,未得見天子。向者朝對,無乃不可於禮乎?
中 使:(笑曰)吾君寬,無懼爾。
    (言畢東望,有兵士數百馳來。)
中 使:(謂詵曰)此警夜之兵也。子疾去,無犯嚴禁。
    (即呼吏命駕。)
    (惶惑之際而寤,竊異其夢,不敢語於人。)
    (後數日,詵拜訪陵令。)
    (及凡所經應,皆符所夢。)
    (又天后祔葬,詵所夢殿東宇下,峨冠被袞龍衣者,乃高宗也。)
    (殿西宇下,冠衣貌如婦人者,乃天后也。)
    (後數月,因至長安,與其友數輩會宿,具話其事。)
    (有以列聖真圖示詵者,高宗及天后,果夢中所見也。)
    (楊慎矜)
    (開元中,楊慎矜為御史中丞。)
    
    
9**時間: 地點:
    (一日,將入朝,家童開其外門。)
    (既啟鎖,其門噤不可解。)
    (慎矜且驚且異。)
    (洎天將曉,其導從吏自外見慎矜門有夜叉,長丈餘,狀極異,立於宇下,以左
    (右手噤其門,火吻電眸,盼顧左右。)
    (從吏見之,懼驚怵四去。)
    (久而衢中輿馬人物稍多,其夜叉方南向而去。)
    (行者見之,咸辟易仆地。)
    (慎矜聞其事,懼甚。)
    (後月餘,遂為李林甫所誣,弟兄皆誅死。)
    (江南吳生)
    (有吳生者,江南人,嘗遊會稽,娶一劉氏女為妾。)
    (後數年,吳生宰縣於雁門郡,與劉氏偕之官。)
    (劉氏初以柔婉聞,凡數年,其後忽曠烈自恃,不可禁。)
    (往往有逆意者,即發怒。)
    (毆其婢僕,或齧其肌,血且甚,而怒不可解。)
    (吳生始知劉氏悍戾,心稍外之。)
    (嘗一日,吳與雁門部將數輩獵於野,獲狐兔甚多,致庖捨下。)
    
    
10**時間: 地點:
    (明日,吳生出,劉氏即潛入庖舍,取狐兔,生啖之且盡。)
    (吳生歸,因詰狐兔所在,而劉氏俛然不語。)
中 使:(吳生怒,訊其婢,婢曰)劉氏食之盡矣。
    (生始疑劉氏為他怪。)
    (旬餘,有縣吏以一鹿獻,吳生命致於庭。)
    (已而吳生始言將遠適。)
    (既出門,即匿身潛伺之。)
    (見劉氏散髮袒肱,眥皆盡裂,狀貌頓異。)
    (立庭中,左手執鹿,右手拔其髀而食之。)
    (吳生大懼,仆地不能起久之。)
    (乃召吏卒十數輩,持兵仗而入。)
    (劉氏見吳生來,盡去襦袖,挺然立庭,乃一夜叉爾。)
    (目若電光,齒如戟刃,筋骨盤蹙,身盡青色。)
    (吏卒俱戰怵不敢近。)
    (而夜叉四顧,若有所懼。)
    (僅食頃,忽東向而走,其勢甚疾,竟不知所在。)
    (朱峴女)
    (武陵郡有浮屠祠,其高數百尋,下瞰大江。)
    (每江水泛揚,則浮屠勢若搖動。)
    (故里人無敢登其上者。)
    (有賈人朱峴,家極贍,有一女,無何失所在。)
    (其家尋之,僅旬餘,莫窮其適。)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