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天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一五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為母病舍兒還願 因歉年賣妻尋妻)
        (人生天地之間,須當以孝為先。)
        (貧賤富貴總由天,不可胡行奸險。)
        (行善天必賜福,惡者宜降禍端。)
        (若能積德行方便,美名萬古流傳。)
        (《西江月》罷念,引出大清康熙年間一段故事。)
        (主人〕出在江南樟榆縣草雞套地方,姓趙名便,每日打魚為生。)
        (雖然貧寒,事母至孝。)
        (乃父早亡,母親黃氏撫養他成人,娶妻馮氏,生一子今方四歲,生得天庭飽滿
        (,地閣方圓,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祖母愛之如同掌上明珠。)
        (這黃氏太太是年邁之人,猶如風中之燭,瓦上之冰霜一樣。)
        
        
    2**時間: 地點:
        (忽然一日間,身染重病,著牀不起。)
        (請醫服藥,醫藥罔效。)
    AAA:(趙便至半夜之時在院中焚香,望空禮拜祝禱)弟子趙便懇求空中過往神靈,保
        佑弟子母親病癒,情願將弟子小兒到娘娘會上祭了火池。
        (許願已畢,叩頭站起,進房視母之病。)
        (亦是孝心感動神佛,母親病已痊癒。)
    AAA:(趙便〕心中大悅,遂到自己房中,對妻馮氏將許願之事說明)咱家寒苦,每日
        買來食物與母用,其子必分母食。孝母日短,生兒日長,賢妻不可將此事對母言
        。
        (馮氏假意應允,只當丈夫所言是虛,未將此事放在心上。)
        (日月如梭,不覺春天已過。)
        (已至四月初八日,乃是娘娘廟神會之期。)
        (趙便為母許下焚兒之願,廟離村二里多路,趙便抱起孩兒前去還願,哄母親只
        (言前去逛廟,向外而去。)
        (馮氏知曉,遂含淚至婆母面前,將丈夫抱兒祭火池還願之事訴說一遍。)
        (黃氏太太一聞此言,只嚇的魂不附體,悲悲啼啼。)
        (婆媳忙不迭的鎖門往外奔走,驚動街鄰婦女、老翁等人相隨而行。)
        (且言趙便懷抱小兒,不移時來至廟前。)
    AAA:(進了廟,進殿拈香祝告)弟子趙便以小兒還願,求神聖收願,保佑弟子母親身
        體康健。
        (祝告已畢,叩頭站起,遂將小兒向院中火池中一擲。)
        (只見香灰一崩,猶如平地打一霹靂,一陣狂風將池中之火及香灰並塵土衝上半
        (空,天昏地暗。)
        (風過去,不見小兒那裡去了,滿廟中人紛紛議論這事奇怪。)
        (忽見黃氏婆媳跑進廟來,見趙便在那裡發怔,不見小孫孫在何處,必然是被火
        (焚死。)
        (黃氏太太就要碰死,那些上會的人及燒香的眾人拉著勸解,都說孝心感動神靈
        (,小孩不致於死。)
        
        
    3**時間: 地點:
        (忽然一陣大風吹滅火池中之火,定有神聖將小孩送回家去了。)
        (他婆媳聞此言,看那火池中,果然灰火皆無,心中半信半疑,只得母子三人一
        (同回家。)
        (哪見小孩在家?黃氏太太晝夜想念孫孫。)
        
        
    4**時間: 地點:
        (一日馮氏臨蓐,雙生二子。)
        (趙便去埋衣胞,刨出一甕白銀,從此富足。)
        (按下不表。)
        (且言山東沂州府蘭山縣李家莊有一李德,素好行善,夫人顏氏素曉三從四德,
        (夫妻同庚,俱是五十歲。)
        (家中田產甚多,銀錢廣有,糧成倉,柴成垛,就是缺嗣無子。)
        (這四月初七日晚上,顏氏勸丈夫納妾生子,大笑,口呼)
    李 德:夫人你教我老來當忘八鱉?俗言:夫老妻少,女心不足,就要有醜事。傳揚出去
        ,於臉面無光了。你我夫妻只可隨時以度光陰,修橋補路,濟困扶危,天必加護
        ,何必納寵?
        (夫妻閒話,入夜就寢。)
        (睡至半夜,忽然「哎喲」一聲,將顏氏從夢中驚醒,忙問)
    李 德:夫主怎麼了?
    李 德:嚇死我了!我夢見我同你赴咱莊前奶奶廟中燒香,見一猛虎臥在神櫥,故而嚇醒
        了我。
    顏 氏:這也出奇,我夢與你相同。
    李 德:即是同夢,又是夢見猛虎,必然見子。還望你生一子。
    顏 氏:(罵)老天殺的!你盼想兒想昏了心了。我自幼未開懷,還妄想我生養兒嗎?莫
        若天明咱夫妻赴奶奶廟去,一來燒香,二來到廟上看一看動靜便了。
        (夫妻二人又商議那裡修橋,那裡補路,那裡修廟造塔,在家齋僧供道,周濟貧
        (窮之事,不覺天已丑末寅出之時,夫妻雙雙睡著。)
    二 人:(忽聞窗外有人叫道)李德,你夫妻還不快去抱恁那兒來,等待何時?
        (李德夫妻從夢中驚醒,原是一夢。)
        (看天已有巳時了,遂穿衣而起。)
        (使女送進淨面水,夫妻同淨了面。)
        (又送進飯來,夫妻用飯已畢,命人套車,赴奶奶廟降香。)
        (李家莊離廟約一二里地,天有午初。)
        (夫妻乘車,來至廟前,忽然起了一陣狂風,只見通天徹地一片紅光。)
    二 人:(眾人皆嚷)此風奇怪!
        (皆找避風之處而去。)
        (李德夫妻下車,奔至靈官殿避風。)
        (剛來至靈官殿門前,風也住了,天氣也清明了。)
        (只見供桌前坐著一小孩。)
        (也不啼哭,衣服整齊,相貌端方,令人可愛。)
    李 德:這必是老奶奶送給咱夫妻之子了。
    顏 氏:(迎上前將兒抱起說)咱夫妻急速回家去罷。
    李 德:且休還家,且到老奶奶座前叩個頭,焚化些紙錁,報答老奶奶的恩德才是。再者
        每年奶奶殿前有許多的癱痪殘疾、貧窮之人,對他等說知,令他等往咱家領飯三
        天。
    顏 氏:你去焚香化錁、叩頭拜神,對貧人去說去罷,我帶著孩兒先回家去了。
    李 德:我明白你的心意,是恐人家來找孩子。若是人家來尋找孩子,也得給人家,不可
        離間人家骨肉。無人找孩子,方是咱的孩子,方應夢兆。
        
        
    5**時間: 地點:
        (正說話間,圍上許多人。)
        (內中就有之胞弟顏國順,走近前問)
    顏 氏:孩子你住哪村?你父是何人?
    顏國順:(那小孩搖首說)不知道。俺爹爹把我扔在火內,有一人把我抱來放在此,告訴
        我我娘是顏氏。
    李 德:抱你的那人往那去了?
    顏國順:(小孩指著靈官的法身說)是他把我抱了來的。
    顏國順:不用問了,這是姐姐和姐夫行好,老奶奶令靈官老爺給恁找了這個兒子為嗣,當
        唱一台大戲,謝一謝神、賀一賀喜才是。
    李 德:賢弟,你代我向戲上班掌說知,定戲六天。在這廟會上唱三天,往咱家裡唱三天
        。
        (言罷,顏國順前去定戲,李德夫妻二人抱著孩子往大殿燒香。)
        (點一點那些乞丐,共有百十餘人,遂吩咐眾殘疾人)
    李 德:你們到我家,每人領錢五百。我家甚忙,不能施飯,你等自去買著吃罷。
        (眾乞丐聞言叩頭,口呼「善人」而去。)
        (李好善夫妻二人燒了香,抱著小孩回家。)
        (殺豬宰羊,辦席待客,熱鬧了三天,並無耗費自己一文錢。)
        (列位想:李德平素為人好善,極公好義大名在外,那村鄰及遠村近莊沾過他的
        (恩惠者都來賀喜,誰不帶三百二百、一千八百之賀禮?這也是李德的盛德感人
        (益人甚深之故也。)
        
        
    6**時間: 地點:
        (一日,向李德夫婦言道)
    顏國順:我的女兒年方三歲,我這外甥年方四歲,我意欲與姐夫作這一門親,不知姐夫允
        否?
    李 德:(笑說)你不嫌我是拾的孩子,咱就親上加親罷!
        (遂約一位媒賓換了換酒盅,成了姻眷。)
        (這李德自從得了這個孩子,越法廣行善事。)
        (日月如梭,明晦代更,倏然就是三年。)
        (孩子已是七歲,送入南學讀書。)
        (先生給他起學名李天賜。)
        (讀書甚是聰明。)
        (到了十二三歲,就能背誦五經,十四歲進了府學,眾親友皆來賀喜。)
        (李德心中大喜,操持款待親友,忙個不了。)
        (親友散去,自覺過力受風,漸漸沉重,醫藥罔效,辭世逝去。)
        (顏氏痛哭夫主太傷,身染重病不起。)
        (顏國順見姐姐無人扶侍,一想自己家中無人,只得將女兒送來扶侍姑母,自己
        (亦安樸心照管李家之事。)
        (又見姐姐病體日見沉重,醫藥罔效,也就一命歸西。)
        (李天賜只哭的死而復甦。)
        (顏國順代他料理喪事,至發引出殯,安葬祖塋,連衣衾棺槨,花費了一千三百
        (餘兩白銀。)
        (李天賜閉門守孝,不料歉收,年年荒旱。)
        (常言說:不怕歉收,只怕連荒。)
        (自從顏國順與他照顧發喪,乏項只可典賣物業;又有近枝本家也來與他照料家
        (務,眾族人皆向手中摟把。)
        (這一分大家業,一年的光景就踢登了一大半。)
        (見李家本族上了手,明搶暗吞,這分家業凋零,暗說)
    顏國順:不好!知道的說李家本族侵吞,不知道的說我肥了己。我想我無有妻子掛念,年
        歲又荒,在此也難過活,不如離開他家,往關東且尋生路。
        (主意已定,舍了親生閨女,一跺腳竟徉徜奔關東去了,拋下閨女顏桂香。)
        (這顏桂香與李天賜原是姑舅結親,李德夫妻出殯已竟,顏桂香衤兜了下壽罐子
        (了。)
        (雖與李天賜為夫妻,未曾拜堂,仍以表兄妹相稱。)
        
        
    7**時間: 地點:
        (忽然兩三日不見顏國順之面,家中又無柴米,忍饑挨餓。)
        (李天賜只得去尋族叔李旺。)
        (這李旺曾在他家做過生活,相隔不遠。)
    口 呼:(李天賜來至李旺家)叔叔,姪兒有事相煩你老。
    李 旺:賢姪,你有何事煩我?
    李天賜:姪兒如今少吃無燒,煩叔叔代我找主,典賣幾畝田地,得些錢好買柴糴米,俺兄
        妹好度日。
    李 旺:放著顏國順是你母舅,又是你岳丈,何用你來找我呢?
    李天賜:我的母舅好幾天未來家中。我訪問他人,外人傳說是上關東去了,所以來煩叔叔
        。
    李 旺:既然如此,你去寫一張文書,我給你找一買地之主。
        (李天賜聞言,即刻回家寫了一張文契,交給李旺。)
        (李旺持契找了一主,好地十畝賣了三十弔錢,淨得了二十弔,李旺扣訖十弔。
        ()
        (李天賜買柴糴米,柴米甚貴,那些乞食的人甚多,他又是有名的施捨之家,所
        (賣之錢未有兩個月,花費已盡。)
        (只得又寫了一張文契去找李旺,代己典賣地畝。)
    李 旺:(那)咱這莊及各鄰村皆是賣兒賣女,活人妻另嫁人,各自逃生,那清亮瓦舍皆
        不值錢,賣地無主買,教我向那裡賣去?若依我說,你的丈人已經上了關東去了
        ,目下北府裡來了兩個尋人的,不如你將你未合房的媳婦暫且賣幾弔錢,你也顧
        命,他也逃生。忍過這歉年,你是少年秀才,是甚麼人家擇那上好的再聘納一個
        。就是你丈人還家問他的閨女,你就說是餓死了,誰還與你作對證?
        (李天賜聞聽這一夕話,眼含痛淚,低頭不言不語,回家去了。)
        (正是:
        (  善人難躲顛沛事,滿腹經綸不充饑。)
        (畢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因年荒賣產無主 遇孫惠兄妹離別)
        (為人須要行好事,積下陰功勝積金。)
        (吃齋本是乾熬口,施捨佈施為善人。)
        (千里燒香是望景,高堂現有供二尊。)
        (可笑世人不省事,不笑父母痛兒孫。)
        
        
    8**時間: 地點:
        (話說李天賜聞聽族叔一夕話,低頭不語,眼含痛淚回家。)
    口 呼:(小姐顏桂香看見表兄李天賜如此悲哀)表兄不可如此愁煩!且放寬心。小妹情
        願合你同忍饑餓,並無怨心。但盼你服制已滿,上進求名。倘若金榜題名,那時
        揚名顯祖,小妹面上也有光彩。
    李天賜:(聞言含笑說)賢妹之言與兄志氣相同,無奈這人可能忍幾天的餓,何日是個盼
        頭?
        (自己嗟歎不已。)
        (只得又去煩人典賣物業,適遇著孫惠(曾在李家做過覓漢,此人善為說辭,外
        (人與他起一外號叫作「孫巧嘴」。)
    孫 惠:(迎面問道)李相公,欲向何往?
        (李天賜遂將尋人作中,典賣物業的事說了一遍。)
    孫 惠:前者不是你的族叔李旺作中,與你賣了十畝嗎?你還去找他才是。
        (李天賜遂將李旺教他賣媳婦的話學說一遍。)
        (聞言,口呼)
    孫 惠:李相公,你休嗔怪。我說那李旺給你出的主意,指的這條路實是不錯。怎說呢?
        連我未見過今歲之年景,一莊人餓死大半。有吃的俱早關閉門戶,若賣田園,向
        何人去賣?這李旺的主意是不錯,若賣了顏小姐,你可度過荒年,顏小姐也逃出
        餓死。若不依此言而行,只恐你夫妻雙雙餓死;若依此道,二人皆已活生。闖過
        凶歲,你起了服赴考,倘若金榜題名,何愁無有淑女相配?你再思再想!
        (聞聽孫惠這一夕話,不由低頭不語,暗自思量)
    李天賜:若依孫惠之言,就得賣了表妹,絕了夫婦之情;若不依孫惠之言,典賣土地又找
        不著主。
        (心內躊躇,方欲舉步回家,口呼)
    孫 惠:李相公,你不言不語,莫非嫌我說的話不濟?主意在你,你若是從我的話,可以
        能活你;若是不從吾言,只怕餓死是小事。
    李天賜:餓死是小事,還有甚麼大事?
    孫 惠:你無見那有兒的可以葬埋屍身,那少年無親眷的餓死了,被人家將衣服扒了去,
        眾人遂將肉割下分而食之,令人見之可慘。
    李天賜:(聞言暗想)何嘗不是實話?
        (遂有了相從之意。)
    口 呼:孫大哥,你雖說的是實話,我這賣表妹的話難以出口向他說。
    孫 惠:不妨,我先去探探他的口氣。
    李天賜:你若去探他口氣,見了我的表妹,千萬休說我有意賣他!
    孫 惠:不用相公囑咐。
        (言罷,自往李天賜家內去。)
        (這孫惠現今充了人牙子,專意與人家買賣人口而圖利。)
        (他知顏小姐生得人才出眾,儀容非凡,不像那些村姑醜陋不堪,妄想著還要多
        (得些謝禮。)
        (閒言少敘。)
        (已經走進李天賜的院中。)
    顏小姐:來者是孫惠嗎?你自從不在俺家下有這些年,你今日前來所為何事呢?
    孫 惠:(口呼)小姐!當初我在你家之時,李大爺、李大娘待我甚好,就是小姐待我也
        不錯。自從李大爺、李大娘下世去了,偏遇著年景饑荒,就用不開我了,我所以
        就來的疏了。我方才聽得李相公說顏大舅往關東去了,撇下你們年少二人,又遇
        這樣年景,我來望看望看你們怎麼度日了?
    顏小姐:自我翁姑下世,我爹爹替我們照理家務,就遇著這荒旱的年景。又見家業凋零大
        半,惟恐旁人說他不善料理,竟賺人家財產,故而徉徜而去。教俺二人無依無靠
        ,少柴無米。前者賣了十畝田地,過了兩月有餘,就手中無分文。實對你說,俺
        兄妹天半未進飲食。
        (言罷,二目不由的落下淚珠。)
    孫 惠:你兄妹二人亦當拿一個主意,不然這樣歉年怎麼過?
    顏小姐:你想我乃是一閨女,那有何主意?除非教我表兄典賣土地田園,暫且度日。
    孫 惠:不中用!土地田園無有買主,使用的物件亦無人要。我方才聽得李相公說『俺舅
        爺舍了我,還可連他的親生女兒都舍了。待賣物業又無受主,教我也無法子,我
        不若也逃命出外』。他若果出外去,你是一女子,可待怎麼過度?
        (一聞此言,忙忙問道)
    顏小姐:此言是虛是實?
    口 呼:(不由含淚)孫大哥,煩你快找回他來,我好問明。他若果有此意,我令他瞅著
        我顏桂香懸樑自盡,好教他放心逃生。
        (孫巧嘴本意是來探顏小姐的口氣,若順了道,他為人牙子的好賺這分厚用錢使
        (,故而用圈套說了一片謊言。)
        (顏小姐信以為真,欲求一死,好令表兄逃生。)
        (催促孫惠去找表兄回家,看著他一死,好教他放心逃生之意。)
    孫 惠:我卻有一求生之法,怕你二人不允,也是枉然。若是允了,求生有何難哉?
    顏小姐:求生有何法?
    孫 惠:目下有關北裡來人要買使女,想你這樣女子也還可賣十數弔錢。一來你先吃飯逃
        命,二來李相公得幾弔錢暫且度日。待年景豐稔,李相公前去將你贖回。他身是
        秀才,人家不敢不兩手奉獻。
        (有俚言單道人牙子無禮云:
        (  大凡作牙子,全憑兩片嘴。)
        (言而無有信,心中想搗鬼。)
        (只為掙銀錢,不願乾跑腿。)
        (行事顧眼前,那管有後累。)
        (雖然孫惠為掙人牙子錢撮攏其事,離間人家骨肉,不管人家死別生離,若論李
        (天賜夫妻二人倒虧他調說,方得生路,日後夫婦得其團圓。)
        (不然所賣田宅物業又無主要,他夫妻必然餓死,焉能有日後顯耀?閒言少敘。
        ()
        (且言聞聽孫惠之言,便問)
    顏小姐:這買使女的人家離此相隔多遠之路?
    孫 惠:是木龍關北裡,青州府人氏,離此有三百里路,馮相府、斐太太差人前來買使女
        。這差來的人在咱這莊上相了許多閨女,也無相中一個。我想像你這樣人才,再
        無相不中的。
        (這孫惠的話是半真半假。)
        (這買人的雖是北府裡,可不是青州府,他不過隨口而說,誆哄顏小姐而已。)
        
        (閒言少敘。)
    顏小姐:(這)你且去找我表兄來向他說,看他是何主意?
    孫 惠:這個話我對他說不得,他是秀才,豈肯賣妻?相公若來家,你就說因餓難忍,兩
        逃活命。你照此話對他說便了。
        (言罷走出大門。)
        (只見李天賜站在衚衕東口,在那等候回音。)
        (見孫惠出了自己大門,點手而喚。)
    口 呼:(孫惠來至近前)李相公,你恐他不允,我探他的口氣,他還怕你不允哩。
    李天賜:(含淚說)我何嘗有此心負我表妹?年景逼迫,無計奈何。
    孫 惠:我向他說,日後年豐時,你還去將他贖回。
    李天賜:只恐那買人的不肯哪!
    孫 惠:人家自然不肯。你是不知咱這關王廟前是清晨人市,並不用單賑文契,相中了人
        ,當面講價,與買賣牲口一樣,交了錢就領著走。若賣了你表妹,我先給你問問
        他是那裡人氏?姓甚名誰?後來年景一好,你去回贖。你是一秀才,他敢不贖給
        你?我是為相公一片熱心,久後相公不可辜負了我的好心。
    李天賜:(口呼)孫大哥,既在俺表兄妹身上費了心力,我李天賜非是忘恩負義之人。還
        有一件難處:令我到家領我表妹往市當面去講價,休說我表妹不肯前去,我也不
        能令他前去,這如何是好?
    孫 惠:無妨。我多費些唇舌,就不用你二人往人市上去。你且在家中等候,我到店內向
        那買人的去說,教他前來相人。你可教你表妹在大門外站一站,方好相之。
        (言罷徉徜而去。)
        (李天賜來至家中,只見顏小姐含淚默坐。)
    口 呼:(近前)表妹,且免悲傷。愚兄找人賣咱的物業,並無主要。偶遇孫惠,給咱兄
        妹尋一求生之路,不知表妹心下如何?亦是暫且偷生,從權之計。
        (遂將孫惠之言一說。)
        (尚未說完,顏小姐聞聽夫妻要離別,就放聲大哭起來。)
        (李天賜不由的也哭起來。)
        (表兄妹哭在一處,暫且不表。)
        (且言孫惠往店中而來,這店中掌櫃李棠問孫惠從何處來?口呼)
    孫 惠:李大叔,店中可住著買人的客人否?
    口 呼:(李棠說)適才進來兩位,在上房咧!
        (一直進了上房,那客人欠身說)
    孫 惠:裡面請坐。
    孫 惠:隨便。
        (一同落坐。)
    孫 惠:二位兄台是那一府人氏?
    二 人:濟南府歷城縣人氏。
    孫 惠:二位來到敝處,可是要買黑頭,是買白頭呢?
    二 人:這也不定。黑頭合式買黑頭,白頭合式買白頭。
    孫 惠:時下有一白頭,我領你去相一相何如?
    二 人:(客人問)兄台貴姓?
    孫 惠:牙行孫惠就是我,咱北府裡來辦人的,我管的不在少處。若經我手,保管你兩來
        無失。若買成了,那怕鄉約地保,出首攔擋,管你人財落一樣。
    二 人:(隨口說)久仰大名,未得拜望,兄台恕過。俺今來到貴處,凡事皆仗孫大哥鼎
        力辦理。
    孫 惠:豈敢!豈敢!
    二 人:此女年庚幾何?人才如何?售銀多少?
    孫 惠:此女今年一十三歲,若說人才,無人可比。正是:
          若論這女子,世上一等人。
          三國貂嬋女,那卻是耳聞。
          越中西施女,誰可見得真。
          若說是仙姬,怎能到此村。
          若說此女實是世上罕見,這一帶的莊村算數他是第一女子。不是我誇講他俊
        俏,真乃天上少有,地上缺無。不信隨我前去,當面一相,必然相中。那時相中
        了再講身價。
        (言罷一同出店。)
        (不移時來至李天賜門首,見他兄妹並未在門前站立。)
    孫 惠:二位隨我進去無妨。
        (言罷一同走進院內,站在內房門外。)
        (孫惠走進屋內,見他兄妹二人痛哭未止。)
    孫 惠:你表兄妹也不必悲傷,這不是為年景逼迫,各求生命嗎?哭也哭不出錢來,也哭
        不出糧米來。你兄妹須要忍得離別,才是生路了。
        (這兩個偷眼窺見顏小姐的美容,又聞孫人牙在屋內相勸,男女二人是兄妹,遂
        (在門外叫道)
    人 販:孫大哥,你且出來,有話問你。
        (不知問何話,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因年荒兄妹離散 遇仙人指示投生)
        (勸君當記聖人云,巧言令色鮮矣仁。)
        (且看此傳孫巧嘴,說的夫妻兩離分。)
        (夫妻雖然未拜堂,父母有命配成雙。)
        (因歉離別求生路,戀戀難捨哭斷腸。)
        (閒言少敘。)
        
        
    9**時間: 地點:
        (話說正勸他表兄妹止悲,忽聞門外人販呼喚他,遂走出房門問道)
    孫 惠:兄台有何話講?
    人 販:(子問)他二人是兄妹嗎?
        (孫惠遂將姑舅作親的話言了一遍。)
    遂 即:(那人販聞孫惠之言)既是如此,你去勸他這個不妨。遇這凶年是父子不相見,
        兄弟妻子離散的年頭。若不離別,必然雙雙餓死。
        (遂將人販子就拉離開房門,低聲說道)
    孫 惠:你莫說是濟南府,只說是青州府,馮相府裴太太買使女,還許回贖。他若願意,
        你交了錢,他交了人,那怕你上北京,他亦不知,也攔不住你。
    人 販:我記下了。孫大哥,你去成全成全,看是如何?
    孫 惠:再無不成之理,不過多費些唇舌。
        (言罷奔上房來。)
        (這見人販把孫惠喚出去,遂向表妹說)
    李天賜:你未聽明孫惠之言嗎?咱若不忍離別,只可咱兄妹等著餓死,是一句實話。賢妹
        戀著我,愚兄豈有不戀賢妹之理?同孫惠出去的那個人,一定是買人的。孫惠曾
        和我說是馮相府內來買使女,咱兄妹暫離別,得其生路。這青州府離此不遠,不
        過三百路程。若果是馮相府買使女,那位裴太太極好行善,乃是良善之家。我去
        回贖,必然令咱夫妻團圓。若不是馮相府來買使女,咱兄妹寧餓死在一處,亦不
        令賢妹去。我且去問問那買使女的。
        (這孫惠背地囑咐完販人的,一同來至上房窗外,聽房內二人說話,遂停步側耳
        (細聽。)
        (口中不言,心內暗說)
    二 人:幸虧我囑咐人販子,不然這宗錢我賺不著了。
    口 呼:(遂低聲)兄台,我囑咐你的話可要牢記。
        (那人販點了點頭,二人奔上房。)
        (迎出門外,口呼)
    李天賜:孫大哥,咱們陪著客人到書房有話說。
        (遂一同至書房讓坐。)
    李天賜:(向人販問道)客長上姓高名?仙鄉何處?
    人 販:(那依孫惠之言說)我是青州府馮相府門下,我名馮金琮。領裴太太之命,來買
        一使女。你兄妹難割難捨,這也無妨。若年景豐稔,亦許你贖回。那時裴太太一
        憐恤,你也許白白領回來。
        (李天賜聞人販之言,信以為真,遂欲鋪紙研墨。)
    孫 惠:相公研墨何為?
    李天賜:寫張賣契呀。
    孫 惠:不用單帳目文契,言定身價。當面交錢,當面交人,豈不兩便?這身價若是平年
        ,總得五兩銀;這人吃人的荒年,可不值這個身價,亦比不得別人家賣女孩,也
        有三弔的,也有一弔八百的,還有不使錢,跟隨人家去的。今我作個高出頭的價
        ,你就使五弔錢罷。
    人 販:孫大哥定的價,小弟也不違背。
        (李天賜只得應諾。)
        (人販立時前去扛來六弔錢,給了孫惠一弔,交與李天賜五弔。)
        (李天賜將顏小姐喚出房來,交與人販子。)
    顏小姐:(口呼)表兄,從今離別,未卜何年何月相會重逢?
        (遂將耳墜摘下一隻,遞與之手)
    李天賜:奴留此作一記念,從此用心讀書上進,倘若一步僥倖,功名顯達,切記贖小妹回
        家。
        (不由二人抱頭痛哭,難割難捨。)
        (那個光景,令人可慘。)
    孫 惠:李相公,你兄妹不必如此了,日後還可回贖,只有見面之日。教小姐隨客人到店
        內去吃飯,俗語萬事好當,一饑難忍。你也好鋪排做甚麼吃。
        (言罷人販和孫惠頭前,小姐無奈在後相隨,兄妹灑淚相別。)
        (這孫惠領人販子在人市上又買了幾個婦女,僱一輛大車,順著大路奔往苗山家
        (鄉。)
        (非止一日,到了家,凡買的婦女,隨心便賣,賺錢多寡這且言講不著。)
        (且言李天賜用賣了表妹之錢買柴、糴米,未曾用飯,眼含痛淚,心中不安。)
        
        (不由長吁短歎,遂吟道:
        (  時運不濟將妻賣,黑雲罩住棟樑材。)
        (他年若得風雲會,超平人間登金階。)
        (霎忽到了春暖花開之時,心中暗想)
    李天賜:這五弔錢堪堪使盡,我指望甚麼活生?我不如且到青州府馮相府,一來探望表妹
        ,二來我把功名匿訖,作為小覓漢,且混一碗飯吃,有何不可?
        (想罷,自己主意已定,遂倒鎖了街門,竟撲青州府大路而行。)
        (披星戴月,非止一日,來到青州府。)
        (問明馮相府,走進門房,就向看門的拱手)
    口 呼:大爺,請問一聲:這月前咱府內赴沂州李家莊買了幾個使女來麼?
    李天賜:(看門的回答)無有。俺這裡年景不濟,那賣閨女的甚多,焉能到沂州去買使女
        ?
        (李天賜半信半疑,在相府門首待了多時,凡從府中出來的人就問,俱和看門的
        (話都是一樣。)
        (心中就知受了人販子蒙混。)
        (只急得眼中落淚,自己瞞怨自己)
    李天賜:理當買人的起身,我在後緊緊相隨,跟到他家認認門戶。我枉進了學,失此一著
        ,回家有何面目見鄉鄰?這樣苦命,不如一死。
        (遂往雲門山,欲尋自盡。)
        (遇一算命的先生,與他相面說)
    口 呼:這位相公時運未至,你可順著此路往西行去,自有貴人扶持你。若不信,你問你
        身後那人就曉得了。
        (李天賜聞言回頭一看,不見有人,又回過頭來,不見那先生何往,只見地上有
        (一柬帖。)
        (上面寫著四句言語,遂撿起觀看。)
        (上寫:
        (  我是華陰名希夷,指示天賜莫胡疑。)
        (休生短見休枉命,西去貴人相扶持。)
        (念畢心知是陳摶老祖指示,亦不去自盡,遂望空叩拜,下了店房,歇宿一宵。
        ()
        (次日清晨,給了店錢,起身遵仙人之言,順著大路往西北走下來了。)
        (過了淄河店往西又行,囊中只有五七百錢,一路饑餐渴飲,夜宿曉行,非止一
        (日來至濟南府。)
    口 呼:(進了東關,心中自思)仙人指示我,向西來就有貴人扶持。如今盤費已盡,亦
        未遇見貴人。不知貴人在於何處?
        (又見日落西山之時,進退無路。)
        (只見路北一座光亮大門,門上按著獸頭,向裡一望:內有連籠垂珠門,外有明
        (顯柱。)
        (門上一副對聯,上句「皇恩若日」,下句「帝德如天」。)
        (上門框句「聖代即今多雨露」,下框句「人文際此會風雲」,橫聯是「聖恩浩
        (蕩」。)
        (門內一匾,四個金字是「三世榮恩」,門內懸著門燈,上有「相府」二字。)
        
        (正然觀看,忽聞從院內跑出一哈吧狗,向著李天賜「口邦口邦」亂吠。)
        (從院內走出一人,約有五十餘歲,相貌端方,衣服不凡。)
        (李天賜急忙立在一旁。)
        (這人原是朱大人之孫名國彬,是甲子年的舉人,選了曹州府的教諭。)
        (因家中有幾位公子未得成名,他就不肯出仕,在自己府中教訓公子讀書。)
        (忽聞犬吠,出來看視,見李天賜恭立台階之下,就有愛慕之心。)
    李天賜:(遂問道)你這一學生面帶憂容,看你不像這本地之人,你必是逃學至此。你家
        住那裡?姓字名誰?你若實言,我周濟你還家。
        (李天賜早已想著把功名匿起,求一吃飯的投向。)
    遂 即:我不是此處人氏,我也不是逃學的學生。小子乃是沂州府李家莊上人,父母雙亡
        ,孤身無依,又遇年景荒旱,逃難至此。我名李童梓。
    朱老爺:(聞言說)我看你相貌儀容不像貧寒之子,必是唸書的學生。
    李天賜:也曾讀過書。自從父母下世,又遭荒年,念不起書。我母舅在關東貿易,我折湊
        了兩弔錢的盤費,欲赴關東投母舅去,不料來到貴寶地,就花費盡了。至此走投
        無路,有家難奔,有國難投。
        (不由的落淚。)
    家 人:(府中一個在旁口呼)老爺,前者張二、宋能從沂州辦來幾個婦女來,說那裡實
        在是人吃人的荒年。咱書房內缺少一個小使,我看此子年紀在十四五歲,他又念
        過書,那書房的規矩必然明白。何不留下在書房效用呢?
        (聞那人這一番話,暗想)
    李天賜:那人稱他老爺,此人不是進士就是舉人。既在矮簷下,怎敢不低頭?我當稱他為
        老爺才是。
    家 人:(又轉念一想)昔日百里奚牧羊於秦,伊尹耕於有莘之野,韓信乞食於漂母,鄭
        元和身入歌郎,大丈夫不得志何事而不為?
        (想到這裡,隨向朱國彬面前跪倒,叩頭在地)
    口 尊:老爺若肯施恩,將我留下,願效犬馬之勞。
        (朱老爺伸手拉起,收留下作書童。)
        (這且慢表。)
        (再言孝子趙便自從為母許願,把親生子撂在火池了願之後,他妻馮氏雙生二子
        (。)
        (趙便去埋衣胞,刨出一甕銀子,從此致富。)
        (馮氏亦賢德,夫妻同心行孝,而又拯濟窮人,捨藥施茶,修橋補路,是善就行
        (。)
        (待了二年,又生二子。)
        (這四子皆聰明過人,長成丁,俱送學讀書,先生給起了學名,是天福、天祿、
        (天禎、天祥。)
        (這天福、天祿,至十三歲詩詞歌賦無所不曉,五經四書本本皆通。)
        (入了泮水後,一門興旺起來。)
        (這草雞套村,趙家數第一富貴。)
        (惟有黃氏太太終朝眼中落淚,想念他的長孫為還願祭了火池,想起就哭。)
        (趙便無法勸解,請了兩個唱道情的來,與他母親解憂。)
        (那唱道情的唱的是「湘子還家三度文公」,那黃老夫人望想:長孫必定成了神
        (仙,竟盼長孫來度闔家,從此不甚悲痛了。)
        (只是常往刑山降香,祈禱)
    家 人:清涼聖母保佑著我得見長孫一面,必然重修廟宇,再塑金身。
        (這且再表。)
        (光陰迅速,荏苒又是二年。)
        (正值封了相的那位敏忠公於大人點了山東的學院,西三府考畢,去考東三府。
        ()
        (擺開執事,出濟南府東門,放了三聲大炮。)
        (於大人坐一乘八抬綠呢顯轎,竟撲東三府大路而去。)
        (在朱府正然灑掃,忽聞炮聲,就問同伴為何有炮聲?一人說)
    李天賜:這是學院於大人去考東三府,是出城炮響。
    李天賜:(聞言暗想)我服制已滿,若不去赴考,我的功名必丟。
    李天賜:(想到這裡,向那人說道)煩你向咱家老爺說說,我欲回家看看就回來。告假成
        否?
    心中暗:(那人說)我替你告假去。
    朱老爺:(那家人向朱老爺一說)他在咱府已經二年有餘。他欲回家去看看,這也是他的
        正事。給他拿五兩銀子,格外給他五弔錢,路上好作盤費。
        (畢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 李天賜告假赴考 中舉人夫妻得遇)
        (萬事皆由天定,名利不用強求。)
        (人生因窮心中愁,亦是命裡造就。)
        (絕處欲尋自盡,仙人指路西遊。)
        (來至濟南算到頭,夫妻才得聚首。)
        (《西江月》詠罷,書歸正傳。)
    李天賜:這五弔錢夠我往返盤費,用之不盡。這銀子無使用之處,我不帶去。
        (遂使一條牀布,將錢卷訖捆固,抗在肩上,出離朱府,竟撲沂州大路而來。)
        
        (這李天賜有五年衰運,自進學以後,至今日衰敗運已滿,福催貌轉,心中智慧
        (已開,聰明發現。)
        (非止一日,進了沂州府北門,恐遇見昔日同年之人,被人談論那賣妻之事,自
        (己臉面無光,就尋一偏僻小店住下,歇息一夜。)
        (次晨買卷掛號,在店靜候入場赴考。)
        (到了考期,手提經籃卷帶,至貢院點名,歸號候題。)
        (題下,依題而作文,有半日之工,將文作畢,先去繳卷。)
        (於學院閱了他的文章,句句錦秀,心中大悅,就賞了他花紅退下來。)
        (只候到開門放場,他方回至店中。)
        (書要簡捷,一連三場考畢,李天賜不待發案黏榜,就回了濟南朱相府了。)
        (俗語「真人不露相」,誠然不假。)
        (闔府之人再無有看出他是個秀才,惟有孝廉朱國彬看他人品出眾,言而有信,
        (他往返二十日,所以另眼看待他。)
        (閒言不可多敘。)
        (赴考乃是三月間,光陰迅速,就是八月。)
        (這年正是庚午年,又是大場。)
        (他把經籃卷帶預備停當。)
        (到了八月初八日,又告假說回家看看,那朱孝廉又給他五弔錢路費。)
        (他把行囊扛起,徉徜而去。)
        (竟奔陽關大路。)
        (正是:
        (  人生少年怕運衰,吉人自有天相來。)
        (否極泰至大難滿,破鏡重圓花又開。)
        (這李天賜進了城,尋了客店安身投考。)
        (到了考期進場,題是「武王周公其達孝矣乎」。)
        (題又得手,作完文章,候啟門出場。)
        (話不可重敘。)
        (不幾日,三場皆畢。)
        (過了中秋,回了朱相府。)
        (見李童梓回來,心中疑惑,暗想)
    朱孝廉:七百多里路,怎麼十餘日就回來了。
        (亦並未出口相問。)
        (到了揭曉之日,這學裡先生馬森枝是一貢生,前去看榜,只見第三名是李天賜
        (。)
        (這一日朱孝廉在府門外閒站,見一乘馬之人從東而來。)
        (來至切近,跳下馬來請安。)
        (這人名高杰,當初朱老爺中舉之時,是他的頭報,所以下馬問安。)
    朱孝廉:(拱手問道)高兄發財哩!
    高 杰:發甚麼財!這一趟差事可苦到底了,連衣服都典當吃了。
        (言罷就要走。)
    朱孝廉:你且停步!你說的話我不明白。你說明白了,我請你一頓飯,省的我納悶。
    高 杰:提起來真奇怪。那有榜上有名找不著人,你說奇呀不奇!
    朱孝廉:那人未有家麼?
    高 杰:他是沂州李家莊上的人,官印是李天賜。我前去報喜,到他門首,宅舍極好,門
        戶鎖閉無人。詢問莊裡人,皆言自他父母雙亡,家業凋零,又遇荒年,將媳婦亦
        賣了出去,有二三年並無音信。老爺還言我發財,這個財從何處發?
        (心中一沉,忽然笑說)
    朱孝廉:高兄忍耐,等我命家人給高兄擺飯。
        (言罷,至院中吩咐)
    家 人:到後宅將我的衣服頂帽緞靴送至書房。
        (家人領命去訖。)
        (來至書房,見李童梓立在書房門外,故向李童梓說)
    朱孝廉:咱府內少爺連一秀才也未進,人家中舉還找不著人。這也奇怪!
    李天賜:是那裡人?姓甚名誰?
    朱孝廉:就是你那裡人,名喚李天賜。報子苦了,找不著人,將衣服都當著吃了。
    李天賜:他該在近處報,為何捨近求遠呢?
    朱孝廉:不用你說,我已明白,早給你預備出報子的賞錢來了。
        
        
    10**時間: 地點:
        (正說話,見家人將頂帽、衣服送來。)
    朱孝廉:你不用裝憨了。你穿上衣服,令那報子進來,好給你叩頭。
        (李天賜聞言,即刻冠帶起來。)
        (朱孝廉吩咐家人傳與報子知曉。)
        (報子進了書房,向叩頭,口稱)
    李天賜:老爺恭喜!今中前十名舉人。
        (朱孝廉代賞銀十兩。)
        (這個時候闔宅皆知李童梓真名是李天賜,背主赴考,中了舉。)
        (老夫人並闔府上下皆都駭然歡喜。)
        (內中有一使女,背身拭淚。)
        (老夫人一見,心中生疑,遂喚至近前問道)
    李天賜:你因何悲傷?要你實講。
    李天賜:(這使女見問,不敢隱瞞)李天賜是奴表兄,小奴名顏桂香,三歲時父母命許字
        李表兄。奴的表兄十四歲入泮,不幸父母雙亡,又遇連年荒旱,我母早故,我父
        赴關東去而不返,表兄妹只可待餓死。有鄉鄰孫惠出此主意,將奴賣出,一可活
        生,一可逃命。若年景豐收,將奴再贖回,奴方允賣。
        (老夫人聞言,喜悅非常。)
        (遂令人去請孝廉公有話說。)
        (這正同馬先生閒談,忽見家人來說)
    朱孝廉:太太請老爺後宅有事相商。
    李天賜:(口呼老爺)小人隨老爺往後宅,給太太叩頭去。
    朱孝廉:不敢受此稱呼。今天已晚,明晨差人請你入後宅,再與我拙荊相見罷。
        (言畢回後宅去了。)
        (李天賜與馬先生在書房同榻。)
        (李天賜雖然中舉,思想表妹無處可尋,一夜無眠。)
        (這且不表。)
        (再言朱老爺走上堂樓,夫人遂將顏桂香所訴的話言了一遍。)
    朱孝廉:這是一分人物、一分福,一分相貌一分才。我初見這顏桂香,作使女有屈其材;
        那李天賜我見他相貌非常,所以將他收留在咱府中。這也是天使之,自然他夫妻
        不該失散,不然他夫妻二人如何能聚在咱家?咱不如收顏桂香為義女,李舉人可
        是咱的門婿了。你的意下如何?
    李天賜:(夫人笑說)我正少一女,有何不可?
        (夫婦二人商議停當,一夜無話。)
        (次日清晨,老夫婦梳洗已畢,喚顏桂香至堂樓。)
    顏桂香:(夫人說)我一生無女,欲收你為義女,你心如何?
        (聞言,口呼)
    顏小姐:父母在上,受女兒一拜。
        (遂拜了四拜。)
    顏小姐:(夫人大悅,吩咐眾使女丫環)扶侍你小姐更衣。
        (這且慢表。)
        (朱老爺歡歡喜喜來到書房,見李天賜淨面冠帶,要往後宅與老夫人叩頭。)
    朱老爺:暫且請坐,我有一句鹵莽之言與你說知。
        (李天賜遂即坐下,各飲了一杯茶。)
    朱老爺:我有一女,年方一十六歲,尚未適人。有心適字貴人,請馬先生為賓媒,不知貴
        人肯允納否?
        (李天賜聞言一怔,低頭不語。)
        (良久,馬森枝問)
    李天賜:李先生為何不語?或有原配不敢另娶?或門戶不稱你心?只管說明,這有何妨礙
        呢?這相府門第不弱,孝廉之女要與你作親,污不了你這個舉人。為何不語?朱
        老爺待你之恩亦不薄,不可忘恩負義呀。
        (馬先生這幾句話是見李天賜低頭不語,惟恐朱老爺囂訕。)
        (那曉朱孝廉本心內是取個笑場,並無囂訕之心,反微微一笑)
    口 呼:馬先生說話差矣。李舉人若有原配,我姓朱的女兒不給人家作偏房。他既不語,
        我不能強他為婿。既不應允,以後不可央求我來作門婿。
        (馬先生聞言,在一旁心中納悶。)
        (那李天賜也是納悶。)
    朱孝廉:我先回後宅通知一聲,再差人請你後堂拜見。
        (言罷出了書房,往後宅去了。)
        (李天賜見朱老爺進內宅去了,問馬先生)
    遂 即:這相府內可有幾位千金小姐?
    朱孝廉:(馬先生說)你在這宅中二三年,亦不知府中規矩。莫說小姐,連一個使女丫鬟
        也難見著。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