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宋太祖受禪登基)
    (詩曰)
    (楊氏麃興翊宋深,風聞將落盡寒心。)
    (青衿叱咤風雷迅,綠鬢揮揚劍戟新。)
    (暗地有蠅污白壁,明廷無象鑄黃金。)
    (英雄跳出樊籠外,坐對江山慨古今。)
    
    (宋太祖姓趙,名匡胤,涿郡人。)
    (父名弘殷,為周朝檢校司徒岳州防禦使。)
    (母杜慶,安喜人,生匡胤於洛陽夾馬營中。)
    (赤光滿室,異香經宿不散,人號為香孩兒。)
    (一兄名匡濟,三弟曰光義,曰光美,曰匡贊。)
    (弘殷既逝,杜氏孀居,治家勤儉嚴肅。)
    (時匡濟、匡贊亦卒,匡胤、光義、光美俱命學於陳拊之門。)
    (拊乃華山處士陳摶兄也。)
    (壯年勵志苦學,屢科不第,遂隱教授,循循誘人。)
    (有詩為證:
    (  落落人間數十年,隨身鐵硯一青氈。)
    (丹墀未對三千字,碧海空騰尺五天。)
    (賈誼長沙淹歲月,杜陵夔府老風煙。)
    (倚欄讀罷歸來賦,腸斷青山落照邊。)
    (是時陳拊見三子卓犖,屬情訓導。)
    (文傳孔孟,武授孫吳。)
AAA:(學業既成,一日,呼三子趨前言曰)某今老矣,個復能為若輩之師。我有一友
    鎮州人姓趙名學究,曾遇異人傳授,汝等當往求教可也。
    (匡胤等遂辭別竟往鎮州師學究焉。)
    (後匡胤仕周世宗,補為東西班行首,尋升殿前都指揮使,掌軍政務隨世宗征伐
    (,屢建大功,眾心歸附。)
    (時世宗於文書篋中,得木簡長尺許,有字一行曰「殿前點檢作天子」。)
    (次日,世宗將殿前點檢張永德新之,乃命匡胤領其職。)
    (世宗崩,子宗訓立。)
    (加匡胤為檢校太尉,領歸德節度使。)
    (會逢大遼與北漢連兵五十萬,自土門東下侵犯中原。)
    (朝廷倉卒會議,遣匡胤率禁兵御之。)
AAA:(是日領兵出屯陳橋,同行指揮使苗訓善觀天文,見日下復有一日,黑光摩蕩者
    (久之,乃指示楚昭輔曰)此非天命乎?
    (是夕,殿前都指揮使、侍衛親軍都指揮使高懷德、殿前都檢討張令鐸、殿前都
    (虞候王審琦、虎健右廂都虞候張光翰、龍健左廂都虞候趙彥徽相與語曰)
石守信:主上幼弱,我輩出力死戰,誰則知之?今不如先立趙點檢為天子,然後北伐。
    (眾將商議已定,次日黎明,披甲執戈直逼匡胤寢所,大呼曰)
軍 士:今我等無主,願策太尉為天子。
    (匡胤醉臥未醒,因眾喧呼,驚起披衣。)
    (將欲問之,諸將扶擁出廳,黃袍已加身矣。)
    (眾皆羅拜,呼萬歲畢,扶上馬擁還汴京。)
匡 胤:(攬轡誓諸將曰)汝等自貪富貴,立我為夭子,能從我命則可,不然,莫能為若
    輩主矣。
軍 士:(眾皆曰)惟命是從。
匡 胤:太后、主上,我所北面事者,勿得驚犯。公卿皆我比肩,勿得欺凌。市中貨物,
    府庫寶器不得搶奪。不許妄殺一人,聽命者重賞,不用命者族誅於市。
    (諸軍士諾諾應聲,遂肅隊行。)
    (既入城,擁匡胤直進崇元殿。)
匡 胤:(召百官朝賀)未有禪詔,何敢遽升殿。
    (言罷,翰林承旨陶谷遂從袖中取出詔書,讀云:
    (  朕茲沖齡,未諳國政,弗勝天位。)
    (惟爾太尉,練達治體,宜攬乾鋼,今卜之於天,天心默順,稽之於)
    (民,民情協和。)
    (朕乃效放勛之遺風揭神器而授之、賢卿當步重華之芳躅,膺帝篆而敬其事。)
    
    (無上負彼蒼眷)
    (顧,下失斯民仰望可也。)
    (匡胤乃就殿前拜受畢,遂升殿,服袞冕,即皇帝位。)
    (百官朝賀畢於是奉周主為鄭王,符太后為周太后,遷之西宮。)
    (大赦天下國號大宋,改年號建隆元年。)
    (封三代為皇帝,封母杜氏為皇太后封妻王氏為皇后,封子德昭為皇太子,德芳
    (為梁王,封兄子德崇為燕王。)
    (燕王乳名八哥,人遂稱為八大王,最有才能,人皆敬服。)
    (封弟光義為晉王,光美為秦王,文武百官屬各升一級,遣使遍告郡國。)
    (有待為證:
    (  敕旨頒行去路賒,繡衣分彩照江花。)
    (星披驛樹人千里,為報乾坤屬宋家。)
    (時華山處士陳摶,延攬英雄,亦有覬覦神器之意。)
    (每遣人往汴京探聽消息,是時跨著一驢游於官道之上,忽手下來報曰)
陳 摶:今趙點檢受禪登基,遣使遍告天下。
    (聽罷,驚慌墜地,乃曰)
陳 摶:鹿之逸奔,高材疾足者得之。
匡 胤:(又復曰)英雄回首作神仙。以聲勢虛譽論,彼固赫奕於我。以身心實益論,我
    又舒泰於彼。彼此各有一得,又何必拘拘於君人為耶?
    (太祖屢征不就,親幸華山訪之。)
太 祖:(陳摶接入庵堂拜罷)子之高臥,其奈天下蒼生何!如肯隨朝就列,任擇其職,
    朕無吝焉。
陳 摶:陛下開誠心,佈公道,以理天下,則天下幸甚,微臣幸甚。即終日立朝,亦不過
    此敷陳而已。荷陛下厚愛,臣他不願,但乞陛下將此華山周圍地土,寫賣契一紙
    付臣,臣得千秋沾恩,且不沒一時相濡之殷,而又顯聖主待隱逸之優也。
    (言罷,太祖欣然索紙筆寫之。)
    (陳摶謝恩訖,太祖命排駕回京而去。)
陳 摶:(歎曰)天下自此足矣。
    (有詩為證:
    (  紛紛五代亂離間,一旦雲開復見天。)
    (草木百年新雨露,車書萬里舊山川。)
    (尋常巷陌多簪紱,取次樓台列管弦。)
    (人樂太平無士馬,鶯花無限日高眠。)
    (宋太祖既登帝位,等奏曰)
石守信:遼漢犯邊,乞御駕親征,軍士始用命也。
    (大祖乃命李維勛為先鋒,王全斌為統軍都督指揮使,石守信為護駕大將軍,即
    (日三軍起行,望太原進發。)
    (不日到了董澤,與北營對壘下寨。)
    (次日,升帳言曰)
太 祖:朕不知太原地理,今欲窺其虛實,誰敢輔朕一行?
曹 彬:何勞陛下親往,遣兩人前去足矣。
太 祖:卿言固是,但不似目睹之為真也。
太 祖:(思忖良久,謂王彥升、遵訓曰)汝二人選良馬二匹,扮作西夏賣馬客人,竟入
    太原觀看地理,將周圍形勢畫成一圖,帶回與朕觀之。
    (言罷,二人領命去訖。)
    
    
2**時間: 地點:
    (卻說北漢主姓劉名鈞,一妹配薛钊。)
    (钊一日醉甚,欲誅其妻,其妻奪衣得脫,钊至次日酒醒,恐漢王辱之,遂自刎
    (而死。)
    (钊生一子,名繼恩。)
    (鈞無子,乃養繼恩為己子。)
    (其妹復適何元業,生二子,長繼元,次繼業。)
    (鈞又養為已子。)
    (至是漢王鈞殂,繼恩即漢王位,與周甚仇,稱子於遼,乞遼助兵侵周。)
    (遼乃遣耶律於越領兵三十萬,由嶺南而出。)
    (漢主命繼元為元帥,繼業為先鋒。)
    (繼業娶佘氏,生七子:淵平、延廣、延慶、延朗、延德、延昭、延嗣。)
    (又生二女:琪八娘、瑛九妹,俱善騎射,精通韜略。)
    (繼元領兵二十萬,至白坂河下寨,是時見宋兵逋於對面董澤下寨,即遣延廣下
    (戰書,約次日交兵。)
    (時宋兵已到董澤五日。)
    (太祖升帳,正在思憶王遵二人,忽報漢主遣人下戰書。)
    (大祖召入,呈上書覽罷,與延廣笑曰)
太 祖:諒太原彈丸之地,有甚難破!歸語汝主:早降不失侯封。倘負固不服,指日擒捉
    ,求生難矣。
    (遂許明日會兵。)
    (延廣得命,將出轅門,王、遵入見,呈上地理圖。)
    (大祖展開,看罷言曰)
延 廣:太原在吾目中矣。
晉 王:(遂喚虎將桑錦)今夜領兵三千,直抵白坂河左側,地名大汀洲埋伏。俟明日午
    時,望白坂殺來。
延 廣:(又喚米輪)領兵三千,直抵白坂河右側,地名雞籠山埋伏,侯明日未時望白坂
    殺來。
晉 王:(米輪曰)臣後桑錦進殺,只恐有失。
太 祖:地有遠近故耳,不必多憂。
    (二將至晚領兵埋伏去訖。)
    (太祖又命高懷德明日引兵三千,在大汀洲接應桑錦,張令繹引兵三千,往雞籠
    (山接應米輪,又命王守貞、李繼仁明日領兵一萬,抄出白坂河後殺進,曹彬領
    (兵五千接應守貞等。)
    (太祖分遣已定,諸將領計去訖。)
    (漢繼業調兵拒宋)
    
    
3**時間: 地點:
    (卻說北升帳,謂諸將曰)
漢 主:南兵此來,決非昔比,必用奇計方可勝之。
    (言罷,報延廣回)
入 帳:小將觀宋君英勇雄壯,非尋常類也。
漢 主:曾有何言?
延 廣:說汝主來降,不失侯封。否則明日決戰。
漢 主:汝觀彼營,有可搗之處否?
延 廣:無有其釁,但出轅門之時,見兩人入去。卻似前日在此賣馬之人。臣沿途思忖,
    此必細作來窺地之形勝者也。
繼 業:(言罷)臣子知之矣,乞主上調兵御之,彼必成擒。
漢 主:卿知其何為?
繼 業:左側大汀洲,右側雞籠山,兩處可以埋伏。宋人既窺地形,彼必遣兵埋伏於此。
    急調兵往中途截住,使他不能進攻可也。
漢 主:卿既知之,早遣軍士防禦,孤何禁焉。
    (得旨,退出軍中,喚過淵平、永吉)
繼 業:明日五鼓,汝二人各領兵五千,同去左側十五里路上俟候。但聽信炮一響,一人
    殺往大汀洲去,一人殺回。
繼 業:(又喚延惠、張德)明日五鼓,亦各領兵一千,同去右側十里路上俟候。信炮一
    響,一人殺往雞籠山去,一人殺回,勿得有誤。
    (又遣妻佘氏,打白令字旗,領兵一千往白坂河後接戰。)
    (分撥已定,延惠、淵平等各整頓去訖。)
    
    
4**時間: 地點:
    (卻說太祖次日臨陣,頭戴一頂雙龍昇天黃金盔,身穿一件雙龍昇天繡羅袍,頭
    (上蓋著一柄七擔繡龍黃羅傘,跨著一匹騰雲赤龍駒。)
    (左手列著王全斌、張光翰、潘仁美等一十八員大將,右手列著李繼勛、石守信
    (、趙彥徽等一十八員大將。)
    (一字兒擺開於南。)
    (北漢主頭戴一頂嵌金日月風翅盔,身穿一件灑花滾龍衣,頭上蓋著一柄珍珠黃
    (羅傘,跨著一匹鐵蹄碧玉驄。)
    (上手有一十五人,一字排開於北。)
    (太祖傳令,兩軍休放冷箭,兩主親出打話。)
    (有詩為證:
    (  旗拂西風劍吐虹,陳師列旅兩爭雄。)
    (山河自古歸真主,枉向軍前鼓舌鋒。)
太 祖:(馬上問曰)漢王何在?
漢 主:孤在此,有何話說?
太 祖:汝竊據太原,稱孤遭寡,偷生一隅,亦已足矣。奈何謀逆不軌?朕茲來削平禍亂
    ,救生民於水火之中,定一天下。汝若上識天時,下窮人事,倒戈棄甲,束手歸
    命,猶不廟絕血食。苟如執迷抗師,決不輕恕,汝降與否,速自裁之。
漢 主:自三代以下,惟漢高祖提三尺劍,誅無道秦,得天下最正。後世誰敢議其非?豈
    似汝欺人孤兒寡婦,以竊神器乎!孤,高皇之後,職此一方,亦守先人舊土耳。
    使高皇在天之靈佑孤,征討諸鎮,復一區宇,分所宜然,未為過也。汝今但當以
    竊據自責,而可以責孤耶!
    (言罷,怒曰)
太 祖:誰為朕擒此賊?
    (右手李繼勛,左手王全斌,應聲而出。)
    (北陣上繼元、繼業兩騎齊出接戰。)
    (四將交戰數十合,不分勝負。)
    (太祖急令放信炮,親自出戰。)
    (繼業自思捉得太祖,勝斬百將。)
    (遂奮勇搶過陣來戰太祖,太祖亦抖擻精神迎敵。)
    (三四十合,只望埋伏之兵殺來。)
    (繼業知其意,乃詐敗而走。)
    (太祖趕去,繼業拈弓搭箭,當太祖胸前射去。)
    (那馬忽昂頭跳起,將箭銜著,遂把太祖掀落於地。)
    (正欲砍之,忽潘仁美殺到,大喝)
繼 業:逆賊敢傷吾主。
    (挺槍直取繼業。)
    (太祖遂跳上了馬。)
    (繼業將標槍標中仁美之馬,仁美落馬。)
    (繼業拋之,只去追趕太祖。)
    (太祖見仁美落地,繼業又打紅令字旗來追趕,乃暗暗叫苦。)
    (忽二將殺至救駕,乃李繼勛、王全斌也。)
    (先時,李王二將殺入北陣,追趕漢主。)
李 王:(只聽得北兵一片喊叫)先鋒射死宋主。
    (聲如鼎沸。)
    (李王二將大驚,急勒馬殺回,來救太祖。)
太 祖:(慌叫曰)仁美馬中此賊之槍,今墜於地。先鋒快去救之。
    (李繼勛聞言,拍馬去救。)
    (只見北軍圍住了仁美,將槍亂剌。)
    (仁美在地上左跳右跳,將槍東遮西隔,恰似灑拳一般。)
    (望見繼勛,大叫)
仁 美:先鋒救我。
    (繼勛將北軍殺散,奪其馬匹,與仁美騎之,並轡殺出北陣。)
    (繼業在南陣中左衝右突,如入無人之境。)
    (又令從軍高聲大叫,要捉宋主。)
    (北漢主被李、王二將追趕,走得心疼。)
    (既而不趕,恐已身有不測之災,遂鳴金收軍。)
    (太祖亦鳴金收軍。)
    (回營見身被數十馀槍,乃曰)
仁 美:卿遭重傷,朕心何忍。
    (遂命回汴梁養病。)
仁 美:(又問曰)三路軍兵不見一人殺到,何也?
言 罷:(三路敗軍回報)左側淵平、永吉領兵伏於中途,信炮一響,一人迎戰桑錦,一
    人回戰高懷德。右側延惠、張德領兵伏於中途,信炮一響,一人迎戰米輪,一人
    回戰張令繹、王守貞。李繼仁被一女子打著白令字旗接戰,勇不可當。王守貞險
    被那女將殺了。但幸李繼仁將畫戟砍去,那女子才拋了守貞。繼仁與守貞兩個夾
    戰,那女將全無半毫懼怯。後復有二將殺到,王守貞、李繼仁敗走回陣。
    (言罷,驚曰)
太 祖:朕初欺其無謀,今觀此人行兵不亞孫吳。使朕曉夜不安.但不知其為誰。
    (有詩為證:
    (  太原繼業獨鍾靈,卓犖胸藏萬甲兵。)
    (摧敵破圍風解凍,宋君驚訝詢威名。)
    
    
5**時間: 地點:
    (卻說太祖問罷北漢行兵之人,遂查點軍士,傷折一萬。)
    (太祖哀悼之甚。)
曹 彬:(等奏曰)敵人量我軍殺敗,必不準備。趁今夜去劫他寨,不知陛下以為可否?
    
太 祖:朕亦有是意。但今日行兵之人,謀略甚高,恐此謀難出其料,去徒損軍。
曹 彬:無妨。臣領幾千敢死軍,虛去劫寨。彼軍埋伏於外者,必逕殺來。乞陛下復率大
    隊掩之,彼雖有智謀,安測度到此。
    (太祖遂命曹彬、石守信領五千敢死軍去劫漢寨。)
    (叉命王審琦、王彥升、李繼勛等領三萬健軍掩之。)
    (分撥已定,只待三更始去。)
    
    
6**時間: 地點:
繼 業:(卻說回營見漢主曰)臣正要捉宋主,因何收軍?
漢 主:孤心陡痛,恐有不測,是以收軍。
繼 業:宋兵雖敗,未損大較,今夜必來劫寨,三軍必要出寨,留下空營,不必交兵。彼
    放信炮,汝等亦放信炮,虛張聲勢,待天明看動靜交兵。
漢 主:彼來劫寨,趁黑地殺之,何故令不交兵?
繼 業:宋主行兵,與曹賊無二。彼必令敢死軍先入,其鋒難當。只放炮吶喊,誑他大隊
    軍兵殺進,他在內之軍奮勇殺出,兩下自相殺戮,豈不勝於交兵!
    (言罷,漢主大悅。)
    (三軍領計去訖。)
    
    
7**時間: 地點:
    (卻說曹彬、石守信領敢死軍殺入北營,放起信炮。)
    (只聽得北營亦放炮吶喊,曹彬等只說有軍殺來,隨即殺出。)
    (王審琦等亦只說北兵出殺,一逕殺進,俱不覺是自己之兵。)
    (鬧了一晚,及天色傲明,方認得是自己之兵,正欲收軍,繼業驅兵殺出,砍傷
    (甚眾。)
太 祖:(大慟)二陣折傷軍士如此,將奈被何?
繼 業:彼是何人主謀?朕必定計擒之。
石守信:聞巡邏之兵回說是令公。
太 祖:名喚令公?
守 信:非也,名喚繼業。
太 祖:緣何又喚令公?
守 信:繼業出戰,打著紅令字旗。其妻出戰,打著白令字旗。因此號為令公、令婆。
太 祖:朕亦聞此人有勇善戰,北方稱為無敵將軍。不想又有玄妙之智術也。朕若得此人
    歸順,何愁四方征討。
    (遂命軍士休息,復取太原地理圖看之。)
    (即喚何繼筠、王彥升)
軍 士:領兵五千,逕過石嶺關,直抵鎮定並下寨,但逢遼之兵到,令彥升拒之,汝於嶺
    下引兵,佯為截其歸路之狀,彼兵必退,不敢前進。
    (又喚王全斌、桑錦領兵三千,埋伏於莫勝坡。)
    (但有太原兵來,即出截之。)
    (太祖分撥已完,四將領兵去訖。)
    (繼業夜觀天象)
    
    
8**時間: 地點:
    (卻說繼業收軍,是夜仰觀天象。)
漢 主:(次日進御帳奏曰)臣昨夜仰觀星象,見畢舍月宿,主有久雨。
漢 主:將如之何?
繼 業:傳令軍士,出砍柴薪。軍分三停:一停擂鼓吶喊,一停執炮箭待敵,一停砍柴。
    臨回之際,齊吶喊幾聲,燒盡南蠻。
漢 主:此主何意?
繼 業:惑亂彼心,使不識吾之所為。
    (又喚張得、永吉。)
    (領兵三千,往鎮定關迎接遼兵。)
漢 主:孤望彼軍來救,緣何反遣兵去接他?
繼 業:日前觀宋行兵,深知地理,彼必發兵往鎮定關拒截遼兵,臣所以調兵迎之。
漢 主:(乃囑二將曰)路途必有埋伏,惟謹提防。
    (二將領兵去訖。)
    
    
9**時間: 地點:
    (卻說宋軍見北軍吶喊砍柴,次日進帳,奏知太祖北軍如此如此。)
    (太祖莫解其意,憂疑不定。)
    (是夜天清氣朗,與諸將出帳觀星,乃曰)
太 祖:漢主氣數雖微,然亦一時不絕。
    (言罷,回顧皓月,大驚頓足,連聲叫苦。)
諸 將:有何故也?
太 祖:數日憂折軍士,未觀天象。今見月離於畢,大雨不止。
諸 將:明日亦令軍士出砍柴薪。
太 祖:明日不過午未時,滂沱降矣。
    (次日令軍士砍柴,至午,天果大雨。)
漢 主:(北)南蠻只有半日柴薪,能夠幾何!
    (有詩為證:
    (  宋主傷軍未睹星,薪蒸未備苦難禁。)
    (滂沱子夜傾如注,悶損沙場戍客心。)
    (太祖因雨悶坐,中軍忽報何承睿回營。)
太 祖:天雖大雨,今得承睿回來獻捷,朕懷少慰。又足以攝服繼業,自今以後不敢輕視
    吾軍矣。
    (猶未准信,既而承睿入帳奏曰)
諸 將:大遼遣耶律於越領兵至鎮定關前,臣父子依聖上計策,於越果怯退三十里下寨,
    不敢入救。臣回至中途,又遇王全斌手下游卒,說漢主命張得、永吉領兵去接遼
    兵。二將驕傲,說在本境之內怕甚埋伏,及至莫勝坡,夜宿其地,眾軍暢飲,酩
    酊大醉。王全斌引軍圍著,盡皆殺之,並未逃走一人。
太 祖:惜夫天雨,不然大事濟矣。
諸 將:(承睿曰)臣父乞陛下再遣兵防禦,恐遼知兵少,驅大隊殺來,難以抵敵。
太 祖:無妨,天有久雨,俟晴破了太原,遼兵聞風自遁,不必益兵。
諸 將:(復曰)繼業天文地理盡知,真神人也。
太 祖:(承睿曰)臣於彼地聞人云:『交兵若遇紅白令,生死由他不由命。』其名如轟
    雷貫耳。
    (有詩為證:
    (  戰鬥夫能婦亦能,威聲陣陣若雷轟。)
    (令旗紅白飄揚到,十將逢之九不生。)
    (因承睿之言,乃曰)
太 祖:朕設計,屢被破之,此人果非虛聲。
諸 將:因何張、永二將又被全斌砍之?
太 祖:非繼業之罪,乃二將不用命也。設繼業親行,必無是禍矣。看此人智略,過朕遠
    焉。欲取太原,必先獲繼業。繼業一得,太原不足取也。
    (是時風風雨雨,將近一月。)
    (才睛兩日,太祖即遣兵搦戰,如是者數次。)
漢 主:(召繼業進帳問曰)南兵一晴,即出挑戰。大遼救兵又不見至.將奈之何?
繼 業:南兵搦戰,此不足懼。但遼兵以臣計之.久當至矣。今不見來,必路途有甚阻滯
    。
    (言罷,令軍士擺香案卜一卦,看其吉凶。)
言 罷:(遂卜得《歸妹》卦.乃曰)阻隔之神得令,然亦無凶。
漢 主:已遣張永二人去接,有甚阻隔,必有回卒來報。
繼 業:待卜張永二人,吉凶何如。
繼 業:(遂卜得《師》卦三爻發動,乃斷曰)六三師或輿屍。
繼 業:(驚曰)張永二將休矣。
    (言罷,只聽得宋兵吶喊搦戰。)
漢 主:不如寫書誑宋退兵,孤上太行山去,彼奈我何哉!
繼 業:寫書言降,從得脫難,示弱甚矣,決不可為。
漢 主:宋君新受周禪。伐蜀討越,無往不利。想天意有在,我若逆之,戕害生靈,獲罪
    於天,必難逃活。且將天下地輿論之,宋得十之九矣。以此相較,孤本弱小之國
    ,以小事大,以弱事強,識事勢者為之。故太王、勾踐當時行之,始以圖存,終
    以強大。卿謂孤示弱,彼太王、勾踐所為亦非與?
繼 業:主上所論極是。若要如此而行,雖出奇兵大殺一陣,使宋不得遂志,方肯從請。
    不然彼必不肯退兵。
漢 主:卿宜斟酌行之。
繼 業:主上亦不必寫詐降書,只陳利害,令其退兵可也。
    (言罷,遂喚延廣領三千鐵石弓兵,今夜前去埋伏於董澤右側山下,俟明日信炮
    (一響,驅兵齊出射之。)
    (延廣領計訖。)
    (次日天晴,太祖又遣兵搦戰。)
    (將至午,天忽黑暗。)
    (太祖收軍,繼業乘勢驅兵,突出趕殺,直逼宋營。)
    (延廣聞信炮響,催軍齊發弓弩,射死宋兵不計其數,奪得馬匹槍旗甚多。)
    (收軍,謂繼業曰)
漢 主:卿之神見,彷彿周尚父也。
    (不在話下。)
    
    
10**時間: 地點:
    (卻說太祖被繼業大殺一陣,折軍數萬,傷感不已。)
    (忽轅門外報北漢主遣人下書,宣入呈上。)
    (太祖覽其書云:
    (    北漢主致書於大宋皇帝麾下:孤今出師雪恨為周也,非為宋也。)
    (詎意陛下承乾,乃遘其會,第周宗既滅,冤仇已絕,孤復何憾。)
    (實欲罷兵,休養生靈,不知陛下亦肯父母斯民否也。)
    (然太原劉氏廟貌在焉,縱欲百計圖之,孤必百計防之,以盡世守之義,而存劉
    (氏之血食耳。)
    (惟陛下憐之,諒之。)
    (北漢王端肅謹書。)
    (太祖覽罷,以示諸將。)
    (諸將知太祖有退兵意,乃叩頭願盡死力,急先攻擊。)
太 祖:汝曹皆朕訓練,無不一以當百者,所以備肘腋而同休戚者也。朕寧不得太原,肯
    驅汝輩冒鋒刃以蹈於必死之地乎!
    (眾皆感泣。)
    (時天久雨,軍士多疾。)
軍 士:(太常博士李光贊奏曰)蕞爾晉陽,聖上親討。糧餉浩煩,取怨黔黎。陛下肯回
    鑾駕,命一大將屯上黨,夏取其麥,秋取其禾。糧草充足,軍士有資,且寬力役
    之征,使勞者得息,此非蕩平之策乎?
    (太祖從之。)
    (命先鋒李繼勛屯兵上黨,又遣人撤回何繼筠等,遂令趙普曉諭諸將,解圍而還
    (。)
    (漢主亦上太行山而去。)
    (後乾德七年,太祖遣人馳書於漢主,其書云:
    (    太原土宇,非遠而苗裔正朔不加者比,乃朕輦轂之下,難令外氏據而
    (有之。)
    (譬之臥榻之旁,可容他人鼾睡耶?子今恃強,虎踞此土。)
    (若果有勇,早下太行,決一雌雄。)
    (庶幾家國事定,否則干戈擾攘,歲無虛日,汝欲寧居巢穴,難之難也。)
    (漢主看罷,以示繼元、繼業。)
繼 業:主上不必回書,聽其兵來,臣自有退之之策。
    (後至開寶九年,秋八月,太祖命黨進、潘仁美、楊光美、牛思進、米文義五路
    (進兵,攻打太原。)
    (漢主慌與群臣商議遇兵之策。)
繼 業:須遣人求救於遼。
    (遼乃命耶律領兵三十萬救之。)
    (繼業設計,將五路之兵盡皆殺敗而回。)
    (耶律亦引兵回遼去訖。)
    (太祖傳位與太宗)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