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三四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興宮室剪彩為花)
        (隋煬帝姓楊名廣,小字阿摩,弘農華陰人也。)
        (漢太尉楊震之裔,文帝堅之子。)
        (為人資辨敏捷,貪虐荒淫。)
        (初封晉王之時,貪心不足,欲奪其兄楊勇太子之位。)
        (無計可施,乃謀於安州總管宇文述曰)
    太 子:吾兄懦弱,素無令德。父皇立為家嗣,有失人望,不足以承大統。吾觀滿朝將相
        ,皆非統馭之才;細推英雄,惟有公耳。
    宇 文:(述驚曰)殿下何出此言耶?某有甚德,獎譽太過。
    太 子:(廣曰)吾有一事,特來告汝,勿得漏泄。
    宇 文:願聞其詳。
    太 子:(廣曰)公抱勇敢之資,當國家之重任,吾欲奪兄權位,未有良策,盍與我圖之
        ?
    宇 文:(述慨然許曰)殿下欲謀東宮,何難之有。必須得一人相為輔翊,此事即成耳。
        
    太 子:(廣曰)遍觀文武,皆土木之人,無可與謀者,願指教之。
    宇 文:吾見僕射楊素,帝之近侍寵臣也。此人見利忘義,多將金帛,以結其心,使於帝
        前日夜用意,事必諧矣。
        (廣即探楊素誕日,以千金為壽。)
        (楊素大喜,受之,乃教廣行孝,曲盡子情,承事父意。)
        (於是述、素二人協心共謀廢立,旦夕於文帝之前,稱羨晉王仁孝,恭而好禮,
        (謙己下士,足有人君之度。)
        (譖毀太子懦弱貪淫,不足以當大位。)
        (文帝聽之,遂自心疑,於是漸失愛於勇。)
        (勇不知是計,荒淫愈甚。)
        (帝大怒,遂廢為庶人,而立廣為皇太子。)
        (未及數日,廣又謀勇而殺之。)
        (至仁壽四年,弒父文帝於太寶殿而自立,號為煬帝,改元大業元年。)
        (封楊素為尚書令,宇文述為許國公,加封開府儀同三司。)
        (煬帝自即位後,縱心為樂,欲窮耳目之觀,乃命舍人封德彝、宇文愷二人,奉
        (詔營造洛陽顯仁宮。)
        (南接皂澗,北跨洛濱。)
        (起發大江以南、五嶺以北奇材異石,俱令送納洛陽。)
        (又求海內麗花佳卉,珍禽怪獸,以實苑囿之中。)
        (自長安以至江都,離宮四十餘所。)
        (乃遣黃門侍郎王弘逕往江南,造龍船數萬艘,以備遊幸之用。)
        (又開永濟之渠,南達黃河,北通涿郡。)
        (又穿江南之河,起自京口,直至餘杭,八百餘里。)
        (置洛口倉於鞏城,周圍二十里,內穿三千窖。)
        (置興洛倉於洛陽北城,周圍十里,內穿三百窖,每窖內可容粟八百石。)
        (又築西苑,周圍二百里。)
        (其內為海,周圍十里,造成方丈、蓬萊諸山,高百餘尺,無數台觀宮殿,羅列
        (其上。)
        (外有龍鱗渠,旋流之水,注於海內。)
        (渠畔建造一十六院,首尾相接,每一院以四品女官主之。)
        (堂殿樓觀,刻龍鳳之像,繪五彩之紋,極其華麗。)
        (旁築御道,栽植松柏雜樹。)
        (至於秋冬凋落之時,則剪彩為花,綴於枝條之上,常如春景。)
        (又於沼內剪彩為荷,帝每遊幸,即去水而布之。)
        (時十六院之妃,爭以肴饌美麗相高,以媚於帝。)
        (每於月夜,放宮女數千騎,游於西苑,作清夜遊曲,令宮女善歌舞者,於馬上
        (奏之。)
        (自是之後,或游於渠,或玩於苑,俱以女樂相隨,荒淫宴樂,無時休息。)
        (凡有所欲,不計其費,務令如意。)
        (日與美女沉醉於顯仁宮內,笙歌盈耳,聲聞數里之外。)
        (如此心猶不足,欲事遠遊。)
        (是時蕭皇后者,揚州之妓女也。)
        (先事太子勇為妻,後帝殺太子,取立為皇后。)
        (后極有美色,甚得帝所寵愛。)
        
        
    2**時間: 地點:
    太 子:(一日奏曰)陛下此樂,不足為奇。欲窮耳目之觀,必往揚州可矣。
    帝 大:汝乃女流,居深宮內室,何以識其景乎?
    太 子:(后曰)妾乃生長於彼,何所不識。雖未能遍覽,亦每聽聞是天下最樂之地,名
        賢隱跡之鄉。四時有不謝之花,八節如長春之景,南北往來之人,無不停驂瞻仰
        。今江都又有離宮,遊玩於彼,豈不美乎?
        (帝聞奏大喜,即下詔,準備車駕前行。)
        (是時,群臣聞帝欲遠遊,無不驚駭。)
        (次日會朝,忽有一臣,峨冠博帶,皓首濃眉,進朝上諫。)
        (眾視之,乃京兆萬年人也,姓高名炯,字昭玄,官封尚書僕射之職。)
        (敬具諫表呈上,帝於御案覽之。)
        (表曰:
        (  臣聞自古人君以政治為先,聲色為戒。)
        (奢者禍之基,淫者禍之本。)
        (昔周穆巡遊而有膠舟之失;始皇遠行遂致沙丘之亡。)
        (今陛下不務修德,外縱強越,內興土木,殫費財力,資益寇仇,大為不可。)
        
        (處於瑤室瓊宮,宴樂至矣,尚猶不足,而欲遠遊乎?且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況以萬乘之尊,累欲輕出,倘有敵人乘虛而入,內生不測,陛下將安所適?乞
        (以二君為戒,罷巡遊,遠讒佞,黜美人,理國政,則社稷生民無疆之福。)
        (臣今披肝露膽,伏惟聖德,照臣愚悃,萬死不辭。)
    太 子:(帝覽罷,勃然怒曰)今承平之世,朕仿古為治,籌策已定,汝何出逆耳之言,
        以忤朕意耶?
    太 子:(言未絕,只見內史舍人虞世基出奏曰)僕射所奏非矣,陛下聖鑒不錯。古者天
        子有巡狩之理,諸侯有述職之事。譬之田舍翁,多收十斛麥,即自朝歌暮唱,東
        樂西遊,何況陛下貴為天子,富有天下乎!且人生如白駒過隙,與百姓同樂,有
        何不可?昔穆王、始皇之游,皆因用人不當,朝廷之上,朽木為官,以致貽禍。
        今則四海昇平,兵強國富,監國之嚴,護衛之謹,雖有萬里之行,有何虞哉?
    帝 聞:卿所見甚明,大合道理。高炯之表,情實違忤,本欲加誅,係是先朝老臣,權罷
        其職,免為庶人。
        (遂命越王侗、與光祿大夫段達、大府卿元文都、民部尚書韋津、右武衛將軍皇
        (甫無逸、右司郎盧楚等總留後事。)
    越 王:(帝作詩留別宮人曰)我夢江都好,征遼亦偶然。
        (於是遂發文官武將五百餘人,帶領雄兵二十五萬離了顯仁宮,安排香車寶馬,
        (玉輅神駒,逕望江都進發。)
        (但見船騎並往,水陸雙行。)
        (帝坐龍舟之上,其舟樓閣殿甍宮院之式,一如長安所造。)
        (內藏宮娥采女,鼓樂駢闐;更雜以百戲,歌舞於前。)
        (隨行大小之船五百餘只,首尾相接三百餘里。)
        (兩岸挽船之夫八萬餘人。)
        (夜則秉燭,照耀如同白日。)
        (騎兵輔翊兩岸而行,旌旗蔽野,劍戟森嚴。)
        (所過州縣,官吏於五百里內皆令供獻酒食,以饗軍士。)
        (麗泉有詩云:
        (  大業之年九十秋,長驅百萬離神州。)
        (只因昏主江都樂,致使英雄血淚流。)
        (總批:煬帝以逆謀而坐承大統,已不可君臨天下;況奢縱不已,又欲車駕遠遊
        (,以窮耳目之觀。)
        (雖有高僕射之正諫,其如虞世基之從諛何也?亡道若此,而能保其不身弒國亡
        (乎!)
        (第二回 隋煬帝遊幸江都)
        (人馬前進,行了數月,哨馬報來:近前已是江都地界。)
        (帝覽其山川勝概;果是天仙之國,繁華之地,欣然大悅。)
        (居於行宮,顧謂近臣曰)
    欣 然:蕭后每與聯稱揚州好景,今日顧眄,信是人間之三島,現世之蓬萊也。長安雖號
        神京,大是不同。不知此外,更有可樂處否?
    越 王:(虞世南曰)天下佳麗之地,萬不及江都;然以臣觀之,宮殿雖多,皆非美飾,
        不足以當聖馭。帝欲稱其遊覽,莫若重建台榭,使匠人繪飾五色龍紋,務使層巒
        聳翠,上出雲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如此壯麗,陛下娛游,始可樂矣。
        (帝聞奏大喜,即令封德彝部引工匠二百餘人建修台榭。)
        (德彝領命,即使匠人經之營之。)
        (果然不日成之,建一台,號望雲台。)
        (台上高可望三百里,台下可容數千人。)
        (所建御苑,周回一百餘里,前後花榭,羅列相接,盡植奇花異卉,蓄養怪獸珍
        (禽。)
        (又引太湖之水圜繞花榭之前,通船往來。)
        (左有香來溪,右有百花洲,須三秋九夏,花香不絕。)
        (又令宇文愷領工匠建有書會樓、迎賓軒、臨水閣、八仙洞、步雲橋、玩月台、
        (木樨亭、荼蘼圃、臨溪館十餘處,所費巨萬。)
        (但有諫者,即斬以示眾,群臣恐懼,不敢復言。)
        (日與蕭后游於望雲台上,選美人善歌舞者數十,列於坐側。)
        (至是溺於酒色,不理政事,惟以遊樂為先。)
        (每逢春日融和,則賞於燕游堂,令數十嬪妃左右扶擁相隨,盤桓於牡丹亭、芍
        (藥圃。)
        (五步一亭,十步一榭,逢亭即宴,遇榭而歌,絲竹之音不絕。)
        (帝回顧百花妍媚,親折數枝,插於之鬢曰)
    蕭 后:子如日夜立於萬花叢下,朕不知花貌類子,而子貌類於花耶?
    越 王:(內豎進曰)以臣觀之,后之於花,媚又有甚焉。
        (帝大悅,取酒內豎,以其善觀花貌也。)
        (麗泉詩云:
        (  春鋪上苑百花叢,景物鮮妍綠間紅。)
        (往日歡娛今不見,教人賦罷怨東風。)
        (夏則駕一葉輕舟,載以簫鼓,賞蓮於臨水閣。)
        (令嬪妃裸衣彩蓮於池內,使其自相戲舞,唱和彩蓮之曲,醉以碧筒之勸,帝與
        (蕭后撫掌大笑。)
        (遇盛暑,則至八仙洞內,就向冰山雪檻清涼之處宴樂無度。)
        (既而酒酣,遂與后妃相狎,無所不為,淫戲終日而罷。)
        (麗泉詩云:
        (  數十嬪妃去彩蓮,裸衣戲舞帝王前。)
        (起來閒處從容立,信是蟾宮謫降仙。)
        (秋則處於疊翠宮,賞於玩月樓,朝歌夜弦,宴賞不息;或於木樨亭顧盼黃菊迎
        (霜之景。)
    越 王:(帝好馳射,每令宮人持弓箭以俟,忽見榭前群雁飛翔,帝謂后曰)汝看朕射第
        二雁下來。
        (即向宮人手中取弓,單射一箭。)
        (言訖,弓弦響處,雁早落地。)
        (眾侍稱賀,始知帝有百步穿楊手段。)
        (麗泉詩云:
        (  迎霜黃菊綻三秋,玩月登樓樂未休。)
        (憶昔歡娛如一夢,落花滿地為誰愁。)
        (冬則隱於藏春閣,與后擁爐而坐。)
        (宮娥圍繞於側,歌童唱女戲舞於前。)
        (每遇霜朝雪夜,帝自著狐裘,令數十嬪御引車尋梅。)
        (若遇崎嶇險道,車跡不通之處,然後方返。)
        (麗泉詩云:
        (  梅雪爭春臘正濃,隋皇車出館娥宮。)
        (美人不惜芙容面,曾向崎嶇冒朔風。)
        (是時,帝樂而忘返,不理國政,五日不治宮室苑囿。)
        (樂地雖多,久而益厭,每於遊幸之際,左右顧盼,無可意之處,不知所往。)
        
    越 王:(乃問於群臣曰)朕於盛夏,每苦其酷烈,欲擇勝地,蓋造行宮避暑,不知何地
        而可?卿等有可意者,為朕奏之。
        (時愷筆力尤精,遂將天下山川景致,高下形勢,盡作一圖獻上,指引帝曰)
    宇 文:臣觀天下,分佈九州,地輿不一。論其勝境,無如汾州。汾州地勢坦平,蓋造宮
        殿,務令高大。若得東西台閣,復道相接,使其四面玲瓏,八風自入,陛下避暑
        ,何所不樂。
        (帝然之。)
        (遂差宇文愷遍告天下,索取材木,俱令納送汾州。)
        (復使封德彝帶領良匠二百,蓋造離宮。)
        (比及經營一年之力,方能有成。)
        (其周圍二百里,前殿東西五百步,南北二十丈。)
        (五步一樓,十步一閣,自殿下直抵汾陽之北,平遙之南。)
        (其閣道周馳,堪容走馬;瓊樓寶閣,極其華彩,一如始皇阿房之式。)
        (比及宮成,雖云避暑,每遇秋冬,帝亦遊樂於其宮耳。)
        (史官有詩云:
        (  始皇荒亂建阿房,煬帝離宮立遠方。)
        (自是二君皆一體,相傳不久致身亡。)
        (是時,帝處汾陽之宮,朝夜遊宴,極盡歡樂,全不理其國政,至諸國朝貢者,
        (帝亦不知。)
        (但有所事,則皆付之有司。)
    宇 文:(至是累召高麗王元入朝不至,中書侍郎裴矩奏曰)高麗僻在海隅,箕子所封之
        國。自漢晉以來,臣伏中國,皆為郡縣。今乃不臣,先帝亦欲征之久矣,恨力不
        及。今日國富兵強,安可不取。
    帝 聞:(奏大喜曰)卿所言,安邦之志也,甚合朕意。
        (即與眾臣商議,皆言必須御駕親征,大兵壓境,方能取勝。)
        (是日,帝先差使命往幽州,令總管元弘嗣逕往河南、淮南、江南三處,造戎車
        (五萬乘,供載衣甲,河南、河北民夫以供軍需,及於東萊海口造船三百隻,以
        (備水戰。)
        (其官吏督役,晝夜立在水中,不得休息,自腰以下皆生蛆,死者計以萬數。)
        
        (調發天下之兵,皆會涿郡。)
        (江淮以南民夫及船運於黎陽,其洛口諸倉之米運至涿郡。)
        (大小之船,首尾相接,千有餘里。)
        (所載兵甲、攻取之具,往來於道。)
        (數十萬人,死者相枕,天下騷動,盜賊蠭起。)
        (至於諸鎮節度,亦各據其所守之地,互相為亂。)
        
        
    3**時間: 地點:
        (其時諸盜往往屯聚山林,侵掠州郡。)
        (總批:阿房之建,乃始皇荒亂所為。)
        (帝遊幸江都,而復創行宮避暑,極其奢麗,是其為亡秦之續矣。)
        (矧國政不理,而務征取高麗,以致天下騷動,盜賊蠭起,常能四時遊戲也歟哉
        (?)
        (第三回 竇建德兵殺郭絢)
        
        
    4**時間: 地點:
        (先說一人姓竇名建德,貝州漳南人也。)
        (家世為農,材力絕人,仗義疏財。)
        (時有鄉人喪親,貧不能葬,建德正在耕田,聞之遂解牛與給喪,鄉黨異之。)
        
        (忽一夜,盜劫其家,建德知之,乃立於戶下,伺盜入家,即擊死二賊,餘不敢
        (進。)
    建 德:(盜請其屍)可將一條麻繩係去。
        (盜即奉繩,建德乃自係屍,使盜自來曳出。)
        (建德見盜已去,遂持刀趕上,復殺數人,由是知名。)
        (時大業七年,正值煬帝興兵伐遼,建德補充隊長。)
        (欲行之次,會邑內一人姓孫名安祖,因盜民家之羊,為縣令捕獲,將安祖笞辱
        (之。)
        (安祖乃持刀直入衛內,刺殺縣令,人莫敢當其鋒。)
        (安祖走匿建德家內。)
        (時山東饑荒,群盜蠭起,與安祖謀曰)
    建 德:昔隋文帝之時,天下強盛,發百萬之眾,征伐遼東,猶為所敗。今水旱為災,民
        力凋敝,主上不惜民苦,而親駕征遼;且往歲西征,十不一返;今瘡痍未平,又
        重發兵,人情危駭,易以動搖。丈夫不死,當建功於世,豈為亡命之虜乎!我聞
        高雞泊廣闊數百里,其中葭薍阻奧,可以避難。今汝罹此大禍,官司捕急,無處
        藏身,不如乘閒私出,椎埋殺掠,足以自給。因得聚其豪傑,且觀時變,以成大
        計。
    帝 聞:(安祖曰)此言甚合吾意,正欲如此。
        (建德即招集無賴少年數百人,令安祖率之入高雞泊為盜。)
        (安祖號摸羊公,是時有鄃縣人姓張名金稱,亦聚眾萬餘,依於河渚之間,劫掠
        (鄉民,為害尤甚。)
        (又有蓚縣人姓高名士達,聚兵千餘,屯於清河鄙上。)
        (數處盜賊,不時往來漳南,剽掠殺人,焚燒鄉聚,獨不敢入建德鄉間。)
        (意疑建德與賊相通,故不相犯。)
        (當日郡屬之官緝探知之,遂將建德全家獲而殺之。)
        (建德至河間,聞家屬被戮,即率麾下二百餘人逃入賊寨,投奔士達。)
        (士達自稱東海公,以建德為司兵。)
        (未及旬日,安祖為金稱所殺其眾數千人盡歸建德,聚眾益盛,將有一萬餘人,
        (猶保守高雞泊。)
        (能傾心待人,與士卒同甘苦,由是人爭附,為之致死。)
        (朝廷累累征討,其勢益熾,皆莫至是,又差涿郡通守郭絢率兵一萬,前來討賊
        (。)
        (高士達探聽知之大驚,自料智略不及,恐事不成,乃推建德為行軍司馬,使掌
        (其兵。)
        (欲設計制伏群盜,乃請士達謂曰)
    建 德:公今率領餘眾保守輜重,切不可動。我選精兵七千,逕去迎敵官軍,自有斬郭絢
        之計。
        (遂向士達附耳低言,汝可如此如此。)
        (士達大喜,即取所虜之人,詐稱建德妻子,就而殺之。)
        (建德乘夜領七千人馬,殺出寨去,喊聲大震。)
        (士達聽知,隨後領兵追之,不及而回。)
        
        
    5**時間: 地點:
    建 德:(卻說令人引見郭絢)今高士達自誇其能,殺我妻子,受其欺辱不過,特自領部
        下七千餘人改邪歸正,專投明公,自首其罪。現有追兵至此,願充前部先鋒,剿
        殺士達,上為朝廷出力,下為妻子報仇。
    帝 聞:(郭絢曰)汝既來降,肯作前部,不知賊人虛實如何?
    建 德:(國)勇敢之徒,吾已自領之來降。士達部下只有老弱三百餘人,不足為懼。吾
        引兵而出,一鼓擒之,以贖前過,以報新仇。
        (郭絢大喜,遂納其降,設筵款待,二人盡歡而飲。)
        (次日,士達來陣前搦戰。)
        (郭絢急喚建德商議。)
        (建德欣然披掛,領兵而出。)
        
        
    6**時間: 地點:
        (此時郭絢托建德為腹心,再不設備,亦引人馬隨建德至長河界口安了營寨。)
        
        (比及三更左側,建德已自領兵回劫郭絢之營,人馬洶湧,突然殺人,內外一無
        (知者。)
        (忽聞喊聲震動,人不及甲,馬不及鞍。)
        (建德大殺一陣,斬軍數千,獲馬千匹。)
        (郭絢驚慌,引數十騎奔回。)
        (建德後面飛馬追及平原斬之,領兵回寨,將首級獻上士達。)
        (士達大喜,殺牛宰馬,賞勞士卒。)
        (是時,平原之東有豆子䴚,四面廣闊,負海帶河,地形深阻,群盜多匿其中。
        ()
        (聞建德殺敗郭絢,其盜互相引領,皆來歸附,兵聲大振。)
        (建德與張金稱各領所部,侵掠河北之地。)
        (隋之將帥雖行征討,敗死相繼,人民驚散。)
        (官軍不能為主,各個聚眾從賊。)
        (麗泉觀此,有詩云:
        (  龍爭虎鬥已多年,忽值雲迷蔽黑天。)
        (草木百年無雨露,車書萬卷改山川。)
        (尋常巷陌何簪紱,幾處樓台絕管弦。)
        (自是四方群盜起,紛紛兵革日相連。)
        
        
    7**時間: 地點:
        (當時群盜四起,天下紛然。)
        (郡縣告急,帝封太僕楊義臣為行軍都總管,周宇、侯喬二人為先鋒,調遣精兵
        (二萬,征討山東一路。)
        (兵行數日,直抵永濟渠口,紮了營寨,離張金稱營只有四十餘里。)
    義 臣:(義臣聚集將校商議破賊之策)我兵初入其境,不諳路逕,若遇群賊,與戰不利
        ,必然搖動,以挫我之銳氣。不如深溝高壘,堅閉不出,探其虛實,然後以奇計
        擒之,無不勝矣。
        (眾軍領命,遂按兵不動。)
        
        
    8**時間: 地點:
        (卻說張金稱探聽義臣兵至,遂自披掛,引兵直至義臣營外搦戰。)
        (見義臣固守不出,求戰不得,使手下之人百般噦罵,日暮方回。)
        (隋之將士受罵不過,皆摩拳擦掌,便欲出戰,三番五次,皆被義臣阻擋,方始
        (停止。)
        (如此月餘,與眾喜曰)
    金 稱:吾料義臣是怯戰之人,無謀之輩,不然何如此之不出耶?
    眾 臣:將軍不可輕視,朝廷遣一大將領兵,必有奇計以服我等。今乃不出,未見虛實,
        其中恐行詐耳,可為提備。
    金 稱:官軍遠來,利在速戰。今吾倚此險阻,以逸待勞,眼見此人直是怯戰,何詐之有
        ?
        (於是,每令口捷便利之人,只在營外辱罵。)
        
        
    9**時間: 地點:
        (卻說將士在營內聽之,請於義臣曰)
    義 臣:土達鼠輩,以吾大軍臨敵,正猶泰山之厭卵耳。今遠來,月餘不出,見怯於彼。
        寧挫於鋒鏑之下,我等忍受其辱?
    義 臣:(下令曰)汝等憑負血氣之勇,不識進退之法。但有一人敢言戰者,斬以示眾!
        
        (自是眾軍悚栗。)
        (早有細作將此言來報金稱,金稱大喜,不以義臣為事,全無御備。)
        (自後屢逼其營,噦罵辱之。)
        (時天氣炎熱,賊兵不奈,或解鞍去馬而立,或解甲裸衣而笑,極其懈怠。)
        
        
    10**時間: 地點:
        (一日喚周宇、侯喬謂之曰)
    義 臣:汝二人引精銳馬騎二千,乘夜自館陶渡過河去埋伏,待來日金稱人馬離營,將與
        我軍相接,放起號炮,汝等伏兵齊起急入,擊其營寨,搶其妻子,劫其輜重。吾
        引大兵從後擊之,破賊必矣。
        (二人領計去了。)
        (次日,義臣親自披掛,引兵而出,橫槍立馬,陣前搦戰。)
        (金稱看見官軍皆贏之士,行伍不整,陣法無序,笑曰)
    金 稱:原來朝廷無眼,差此等人行兵,真兒戲耳。
        (用手一揮,賊兵競至。)
        (兩刃相接,未及數合,忽聽東北角上炮響,湧出一彪人馬,飛塵蔽日,征鼓喧
        (天,連聲吶喊,直奔金稱營內。)
        (金稱見之,驚惶失措,遂自勒馬揮兵回救營壘。)
        (正在奔走,又聽正西角上連聲炮響,湧出一彪人馬,打著義臣旗號,喊如鼎沸
        (,突然來到,把賊陣當腰截斷。)
        (三面受敵,前後夾攻,賊兵大敗。)
        (殺得屍橫遍野,血染長河。)
        (金稱單馬逃奔清河界口,正遇清河郡丞楊善會領兵捕賊,正在汾口之地,擒金
        (稱殺之,令人將首級送至隋營。)
        (其餘手下敗兵星飛霧散,投奔建德去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