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聖天子有心滅寇 施妙策雙收名利)
    (傳中事實本非真,海市蜃樓作主賓。)
    (寫出村言間俚語,前朝遺蹟恰如新。)
    (從來稗官野史,寓言罵世,或借景抒懷,稱揚的無非忠孝節義,痛罵的悉是奸
    (盜邪淫。)
    (雖是假語村言,而言者既不特無罪,且可借以警世,俾知流芳遺臭後世,自有
    (公論。)
    (這且慢提。)
    
    
2**時間: 地點:
    (且說明朝嘉靖年間,嚴嵩父子當國,攬權納賄,賣官鬻爵,以及陷害忠良,閉
    (塞言路,無所不至,弄得朝廷中的政事七顛八倒;更有那趙文華、鄢懋卿等一
    (班奸佞拜在門下,見面時無非乞憐獻媚,百般趨附,全不顧貽笑於人。)
    (故所行的事,更無一毫光明正大,有益國政的念頭。)
    (那時,嘉靖皇爺也算是一位賢明之君,不知怎麼與嚴嵩也是前世的緣份,見了
    (嚴嵩先自歡喜,凡是他所奏的話,不論什麼無不言聽計從。)
    (所以嚴嵩更加勢大滔天,無惡不作,每常在天子跟前,所奏的無非是天下太平
    (、萬民樂業的話頭;若刀兵水旱民間疾苦等事,非特不肯奏聞,且是生平所最
    (厭聽見的事情,不道不能稱他的心。)
    (是時適有奸民汪直、陳東、徐海等,因犯了重罪逃往海島,勾結島酋夷目妙美
    (,興兵分道入寇,攻打江南。)
    (雖有防守的軍士,無奈兵力單薄,不能抵擋,被島兵連次得手。)
    (邊城守將連連差人至省請救,江南總督陸鳳儀因自己標下兵單將少,知道賊勢
    (厲害,不敢輕敵,連忙修成告急本章,差人星夜進京,飛請朝廷連發救兵。)
    
    (不期去了許久竟杳無音信,沿海邊城已被島寇占去數處。)
    (聞得即日要來攻奪蘇常,只得又修一本,差標下妥當將弁,日夜兼程趕趲入都
    (,進呈御覽。)
    (哪裡曉得皇上在深宮之中,並沒有看見這兩道本章過。)
    (卻是為何?)
    (看官有所不知,原來凡是外省進呈的表章,均要往通政司處掛號,然後由通政
    (使送入內閣。)
    (那時嚴嵩一見此本,以為無甚緊要,且或者是邊將有意冒功,故說得如此兇險
    (,因之特將此本捺住。)
    (不期過了數日,又有一本到來,嚴嵩一想,頭一次既然已經捺住了,此次若然
    (進呈,豈不將前次的捺擱弄穿了麼?因此絕不提起,意欲慢慢想個法兒入奏,
    (再行請兵前往。)
    (那些在朝文武大半是他的羽黨,見嚴嵩如此,也就不敢言的了。)
    (即有一二忠良,雖知島賊入寇,到底不曉得底細,亦不敢輕易參奏於他,只是
    (暗中憤恨,怒罵嚴嵩之弄權而已。)
    (不意事有湊巧,那日嘉靖皇爺設朝,文武百官山呼舞蹈,朝見畢,各歸品級台
    (前站立。)
AAA:(值殿官大呼)有事出班啟奏,無事捲簾退班!
    (天子見諸臣並無奏章,正擬返駕回宮,忽聽得午朝門外有人將登聞鼓擊得咚咚
    (的響。)
AAA:(天子大驚,方欲降旨查問,只見黃門官頭頂表章走進午門,匍匐丹墀之下奏道
    ()今有江南督臣陸鳳儀,前因島賊入寇攻擊沿海邊城,曾修告急本章兩道進呈
    御覽,未蒙發一兵一卒,今島賊猖狂更甚,又犯蘇常兩處,江南危在旦夕,不得
    已又遣麾下將弁倍道進京,擊鼓奏聞,冒瀆天聽。今將該督本章呈上,求萬歲龍
    目一觀,便知其細。
    (原來這個黃門官與嚴嵩素有仇恨,往常無可奈何他,卻好今日遇著此事,便也
    (不肯輕易放過,據直一一奏聞。)
    (當下接本官將這道本章接去,鋪在龍書案上,天子用目一觀,勃然大怒,即著
    (近侍將本章當殿宣讀一遍,把個嚇得面目失色,正欲上前巧辯,只聽得嘉靖皇
    (爺厲聲問道)
嚴 嵩:島寇如此猖獗,日前陸鳳儀既有告急本章,嚴嵩為甚不早奏聞,究竟是何意見?
    
    (嚴嵩見帝心大怒,免冠叩頭奏道)
只 得:臣該萬死,臣愚以為小丑跳樑,地方官自可平定,深恐有勞聖慮,故此未敢呈奏
    。
嚴 嵩:(嘉靖皇爺大怒道)目下賊勢已盛,汝尚言小丑二字耶!且此軍機大事,汝竟敢
    隱匿不奏,宰相可謂有權矣!
    (知帝心甚怒,又免冠頓首奏道)
嚴 嵩:臣愚昧該死,應受誅戮。但臣受聖上知遇之恩,黍總師乾已有多年,今聖上疑臣
    隱匿軍情,存心如此,臣將何以報國,又何以偷生人世耶!
    (奏罷以首觸地,痛哭失聲。)
    (嘉靖皇爺見他這般分說,到底信任多年,早已將怒氣消了大半,即刻降旨,著
    (交部嚴行議處,又向眾臣道)
嚴 嵩:賊寇如此猖狂,一刻不可容留。汝眾卿中誰能領兵前往,為朕分憂乎?
    (眾臣見問,均各面面相覷,一言不發。)
嚴 嵩:(嘉靖皇爺連問數次,見眾臣無一回奏,不禁勃然大怒道)養兵千日,用在一朝
    。食君之祿,自當分君之憂!怎麼到了緊要的時候,爾諸臣竟無一人為朕分憂,
    敢天領兵前往者?難道一任島賊無禮麼?
    (眾臣聽了,愈加不敢回奏。)
    (那時嚴嵩雖經交部嚴議,猶站在品級台前,正在面紅耳赤、萬分沒趣的時候,
    (聽見萬歲動怒,諸臣不敢開口,心中暗暗喜悅。)
    (畢竟知道嘉靖皇爺的性情是最怕煩惱的,因此老著面皮上前跪下奏道)
只 得:臣一時愚昧,荷蒙聖恩,不加誅戮,僅予部議。臣雖肝腦塗地,無以報鴻慈於萬
    一,特是目下島賊披猖,督臣無能禦敵,朝中又無致果殺敵之才,敢於領兵前往
    ,以致聖心煩惱。臣既深受隆恩,自當為陛下分憂。臣愚以為現任工部左待郎趙
    文華,文韜武略、足智多謀,前奉旨著往山東查辦事件,不日將回。此人名望素
    著,江浙人民望他無異雲霓。臣願保其前往討賊,指日定奏奇功。伏望萬歲恩准
    !
    (嘉靖皇爺初時也不理他,後來見他奏承了幾句,又是為島寇的事保舉人員,真
    (是赤心為國,便不知不覺的合了心意了。)
    (隨即准奏,降旨升趙文華為兵部尚書,命他督師征討,一面又降旨,著河南山
    (東兩省,挑選精壯人馬十萬,迅赴江南,其江南之水陸兵弁,悉歸趙文華節制
    (。)
    (倘有三品以下文武官員不遵調遣者,准其軍法從事。)
    (這道旨意一下,兵部司官立即行文兩省,徵調去訖,這且丟過不提。)
    
    
3**時間: 地點:
    (且說趙文華前奉旨往山東,查辦御史參奏山東各官案件,山東巡撫知其愛財如
    (命,即與屬下各官商議公送白銀二十萬兩,托其彌縫。)
    (趙文華一見許多銀兩,快活起來,隨即上本保奏,滿載而歸。)
    (在路將二十萬銀子分作兩分,將一分歸入自己腰囊,一分著家人星夜進京送與
    (嚴嵩。)
    (正在得意的時候,忽然接得嚴嵩的書信,內言保他領兵平寇,已蒙俞允等語,
    (不覺大吃一驚。)
    (即著妥當家丁,押著行李銀兩慢慢而來,自己倍道進京。)
    (到得京都已是下午光景,也不暇到自己府第,即往相府去見嚴嵩。)
    (他本是嚴嵩的乾兒子,往常直出直進,並無人攔阻於他。)
    (今日便也不等通報,竟進相府,向花園內嚴嵩新造的一座萬花樓而來。)
    
    
4**時間: 地點:
    (此時嚴嵩正同幾個師爺們在萬花樓上閒談說笑,忽見趙文華走進,不勝大喜,
    (連忙立起。)
    (趙文華即忙上前,請安行禮畢,便與眾師爺一揖。)
    (看這幾個師爺都是嚴嵩的心腹,可以不必迴避,也不及細敘寒暄,即忙問道)
    
文 華:恩父為什麼保舉孩兒領兵?孩兒的本領是恩父曉得的,今若領兵前去,豈不是送
    孩兒一條死路麼?
嚴 嵩:(聽了哈哈大笑道)你且不必著急,且請坐下,待我慢慢的告訴你。
    (不知嚴嵩說出什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眾朝臣無意興師 逞奸雄全無法紀)
    (說出良謀妙計,果然名利雙收。)
    (金銀滿載又何求,麟閣標名足夠。)
    (此去山遙路遠,何妨當作閒遊。)
    (由他告急莫擔憂,且自按程行走。)
    
    
5**時間: 地點:
    (話說趙文華見了嚴嵩,說了一番膽怯的話頭,哈哈大笑道)
嚴 嵩:你就這等著急,你且聽我道來。
    (便將前日皇上怎樣動怒,自己怎樣沒趣,眾人怎樣不敢領兵的話頭,一一的對
    (他說知。)
文 華:(又道)老夫之保舉於你,老夫自有一個計較在內,豈肯送你死路。你怎麼這等
    的不明白麼?
    (文華見說,方將心上的一塊石頭放下,定了神坐下,請問計較。)
嚴 嵩:我想島兵之來,無非為著金銀財寶,子女玉帛而已,其餘諒他也不敢妄想。前日
    承你送我十萬兩銀子,我也不要,你仍拿去,再一路下去,你只揀州縣多的所在
    經過,設法問他要些銀子,不怕不弄他幾百萬兩。到得江南地方,然後差精細能
    乾、口舌憐俐的人到島營中去一番說辭,拼得送他百十萬銀子,與他講和,叫他
    速即退兵,料他們必然應允。那時你可奏上一本,說島兵已被殺退,皇上跟前我
    再與你周旋,說上幾句好話兒,怕不加官進爵麼?這個計較你道好不好?
    (聽說,頓覺如夢初醒,連稱贊道)
文 華:好計好計,果然不差。孩兒照此而行,明日見駕之後,即行起程便了。
    (說罷均各歡喜,即留文華在相府用晚飯。)
    (不一時擺上酒肴,都是山珍海味,民間辦不來的東西。)
    (文華因在這裡,便也絕不作客,即同著嚴嵩與眾師爺挨次坐下,開懷暢飲。)
    
    (內中有一個是嚴嵩最合意的,姓吳,單名一個圖字,外號天良,開言道)
眾師爺:我到不曉得趙大人的膽子如此的小。方才看他初來的時候那般形景,竟像個萬分
    著急不願前往的樣兒。此刻聽了太師的妙計,又這般的快樂,卻是為何?
文 華:(笑道)前兒是不曉得細底,故不得不著急。今兒聽了恩父的一席說話,如開茅
    塞,怎教我不快樂呢?
    (說罷均各大笑。)
    (文華因明日即要起行,不敢多擔擱時候,隨即一同吃飯,吃畢之後即辭了嚴嵩
    (並眾師爺,出得相府上轎,回轉自己府第。)
    (家人們接著,均各上前請安,叩見主人。)
    (文華見押行李銀兩的家人,亦已回來,問了備細,知道行李已送進上房,銀子
    (亦交入帳房內去了。)
    (文華也不再問,隨即向上房走進。)
    (剛走至內宅門口,只見他夫人帶著眾姬妾們迎接出來。)
    (文華大喜,即與夫人攜手同進內堂,夫婦敘禮畢,眾姬妾們亦各向前叩見。)
    
    (夫人即問一路跋涉辛苦的事情,笑道)
文 華:也沒甚辛苦,這個優差原是難得的,不到一月的工夫就得了許多的銀兩,你道快
    活不快活?目下又蒙嚴太師保舉,領兵往江南退敵,一路又可尋他百十萬銀兩。
    
文 華:(夫人究係女流之輩,聽得此亦喜之不盡,忙問道)妾身前日聽見相公要奉旨往
    江南平賊,妾身吃驚不小。怎麼倒能得許多銀子?妾身委實不解,請道其詳。
    (文華見說笑,嘻嘻將嚴嵩所說的話一一說與夫人知道。)
文 華:(夫人道)原來如此!
文 華:(夫妻正在閒談,忽見總管進來稟道)太師爺那裡差人送十萬銀子到來,特來稟
    知並請示下。
    (文華聽得,就知道方才嚴嵩說是仍舊還他的,即忙吩咐總管收下歸入賬房,他
    (也不並將此款銀兩帶去,落得自己受用,即將嚴嵩那裡送銀來的那人開發去了
    (。)
    (因自己出門許久,與眾姬妾疏闊的狠,便與眾姬妾們說說笑笑,摩乳接吻,醜
    (態盡露。)
    (夫人見了有些不好意思,便也進房安睡。)
    (文華見夫人已去,時候又不早了,即忙揀一個平日最愛的姬妾名叫素芳的,拉
    (著手兒到他房內去。)
    (眾姬妾見了,知道今夜大家無分的了,遂亦一齊散去,各歸自己房內,悶昏昏
    (地睡下。)
    
    
6**時間: 地點:
    (且說文華進房之後,見素芳卸去大衣,露出一身極俏的衣服,越顯得粉妝玉琢
    (,不覺極態橫生,便也不顧死活,將素芳抱上牀去,寬衣解帶,敘了些久闊的
    (事情。)
    (正是歡娛嫌夜短,寂寞怕更長。)
    (方才朦朧睡去,忽聽得金雞已唱,只得起來。)
    (梳洗畢,早有那伺候的丫環,送上一杯參湯。)
    (文華也就吃了,又吃了些食物,以防上朝饑餓。)
    (丫環又將朝服並靴帽拿來。)
    (文華隨即穿帶舒齊,出得房門,丫環掌燈,照至中堂,已有那家人們在那裡伺
    (候,一齊簇擁著文華出了府第。)
    (到朝房內稍候片刻,早見九卿科道尚書侍郎等陸續到來,俱各相見問候畢,不
    (一時,嚴嵩亦到。)
    (文華連忙上前見了。)
嚴 嵩:(低低吩咐道)少時見了聖上,總要氣概昂昂,不可露出膽怯的馬腳來。
    (文華答應過後,還說些沒要緊的話兒,以掩眾人耳目。)
    (更有那一班文武官兒,上前與他道賀,文華略為謙遜。)
    (正在彼此談講的時候,忽聽得景陽鐘響,龍鳳鼓敲,淨鞭三下響,天子坐龍庭
    (。)
    (文華因是初回,未敢擅進,只得稍候。)
    (文武各官連忙整頓衣冠,文東武西,進去朝見畢,即出班奏道)
嚴 嵩:今有兵部尚書趙文華從山東查辦事件回來,不蒙諭旨,不敢擅入,現在朝門外候
    旨,伏乞萬歲降旨宣進。
    (嘉靖皇爺聽說趙文華已回,龍心大悅,即忙降旨,著傳宣官將趙文華宣進。)
    
    (即隨了傳宣官走進朝門,伏在塵埃奏道)
文 華:微臣趙文華,前蒙恩旨,著往山東查辦事件,所有一切案情,業已奉表,上奏天
    聽。在途又奉恩命,著即領兵前往江南平寇,臣故倍道回京,特來見駕。願我皇
    萬歲萬歲萬萬歲。
文 華:(天子一見大喜,隨即降旨道)賜卿平身。
    (謝恩起來,天子因島寇緊急,也不暇問別的事情,即開金口道)
文 華:目下島寇無理騷擾江南,蘇常危在旦夕,朝中並無能員前往援救。前太師保薦賢
    卿有文武全才,可當此任,故特升卿為兵部尚書,速帶河南山東兩省人馬前往,
    務將島寇殺得片甲不回,方稱朕意,倘能得勝回朝,朕自當論功升賞。
文 華:臣智識庸愚,深恐有負委任,然既蒙萬歲龍恩,敢不仰體天心,鞠躬盡瘁,誓掃
    島賊以救萬民於水火之中耶?臣即於今日辭駕前往,萬望龍心弗慮!
    (奏罷即辭駕出朝。)
文 華:(天子寵眷異常,又降旨)著王公大臣九卿科道,代朕餞送,以壯趙卿行色。
    (各官奉旨出朝,天子駕退回宮。)
    (文華已於昨晚吩咐家丁,將行裝一切齊備,故今日俱已伺候在彼。)
    (文華在朝門處等了嚴嵩,一同到他相府。)
    (嚴嵩一再叮囑,不免又有一番說話,即命擺酒與文華餞行。)
    (三巡之後,文華隨即起身辭過嚴嵩,又與他兒子嚴世蕃敘別。)
    (嚴嵩著世蕃相送出城,文華因欲回家一走,約世蕃在城外相等,兩人暫且分別
    (。)
    (文華回到自己府第,將家人們喚來吩咐一番,又與夫人敘別。)
    (夫人也不免擺酒餞行。)
    (話休絮煩,再說文華見諸事已妥,即著家人數十名,先將箱籠什物前途相等,
    (自己也帶領心腹家人數十名,騎著馬出到城外,早見無數官員在那裡擺著許多
    (餞行筵席。)
    (文華隨即下馬,上前相見,略略領些情,獨與世蕃講了一番說話,即便上馬望
    (蘆溝橋而去。)
    (這裡各官也自回進城內。)
    (文華將馬加上一鞭,趕至前途,與家人們聚會一處,一路只揀州縣多的所在經
    (過。)
    (一天不過行十里或八里,即便歇了。)
    (地方官沿途端正行轅,止少也得備十餘處地方,方夠他們主僕住下。)
    (起初因離京尚近,恐被御史們知道了,或者要參奏於他,故不敢十分放肆,凡
    (事還肯將就。)
    (後來漸漸行的離京遠了,便作起威福,使出平日的手段來了。)
    
    
7**時間: 地點:
    (當時又先行一道火牌,差人到河南山東,命他兩處人馬先聚集在王家營屯紮,
    (候本部院到時再行定奪,自己卻慢慢地行去。)
    (又暗暗地叮囑家人們一番,叫他們使些威勢,凡有地方官前來迎接的,不可驟
    (然與他傳見,先要叫他備辦上好的公館數處,內中均要擺設古董玩器,不好的
    (要命他們換來。)
    (待地方官明白了我的緣故,然後與他罷休。)
    (哪知道這班豪奴,平日間專靠主人的勢頭,在外欺侮人的,今又見主人這般吩
    (咐,猶如奉了聖旨一般,自然更加如狼似虎的厲害了。)
    (凡是趙文華自己的行轅,均用五色綾緞紮出異樣的花色,內中擺設著無數的古
    (董玩器。)
    (師爺及家丁們住的,也要差不多兒,就是馬棚,亦要大加粉飾。)
    (大家都知道他是嚴嵩的乾兒子,誰敢道他一個不是?有些知道他脾氣的官兒,
    (送若干銀兩與他,再將若干送與他的家人。)
    (照地方大小,缺分優劣,饋送差不多兒也就將就過去,若數目不到了,便要爭
    (多嫌少,將那參革發遣的話,真流地說出,講論的如做買賣一般。)
    (銀錢使用到了,便將沒油燒的豆腐、白水煮的蔬菜送了進去,他們還要著實贊
    (美,說從來沒吃著這般清淡有味的,再要請那官兒進去賜坐賜茶,竭口地稱揚
    (一番,許他得勝回來一定的保舉他們。)
    (地方官知道了這個消息,哪個不要省事,樂得能夠僥倖,等他得勝回來得個保
    (舉?就是最不堪的縣分,也要想個法子出來挪移借貸,先送些門包與他家人們
    (,托他們在大人跟前設法周旋,然後再送他幾千兩銀子,他就罷了。)
    (故文華一路而來,已得了七八十萬銀兩。)
    (雖說是地方官送他的,其實無不民脂民膏,不要說別的,就是幾天的支應,那
    (州縣如何經當得起?他只曉得弄銀錢愈多愈好,不知王家營駐紮的兩省人馬在
    (那裡專等他去,日費無數錢糧,他也不管,一日一日地擔擱下去,直走了三四
    (個月的工夫,方到了王家營地方。)
    (離有三十里光景,早聽得鼓角喧天、炮聲不絕,一路大旗幡招展,繡帶飄搖,
    (早有本營的將弁帶領著五營四哨的軍士,跪在道旁前來迎接,呈上手本。)
    (家人們接過,送與文華觀看,也不細閱,叫家丁說了一聲)
文 華:起去!
    (隨即昂然進營。)
    (走入中軍帳歇息一會,然後傳令出去升帳坐下,那五營四哨偏裨雜職等大小將
    (官,俱在轅門口伺候。)
    (聽得大帳上聚將鼓敲,連忙整肅甲冑搶步上前,呈上花名冊簿道)
然 後:帥爺在上,末將等參見!小將等參見!
    (細細一看,均各盔甲鮮明十分雄壯,心中暗喜,將就取過花名冊來,略略一點
    (,忙說道)
文 華:眾位將軍少禮,請過兩旁。
    (眾將官答應一聲,望兩邊左右分開,專聽將令。)
文 華:(便問道)你們可曾探聽過賊之聲勢如何,現在究向哪裡騷擾,蘇常之圍曾解否
    ?
    (只見左邊閃出一將,生得鏖頭鼠目,身材短小,滿面的奸滑,原來此人姓柏名
    (喚自成,雖是行伍出身,卻為人極其奸險,善伺人意,專會趨奉上司,故目下
    (已做到守備之職。)
    
    
8**時間: 地點:
然 後:(當時上前稟道)島寇雖在蘇常騷擾,卻不能將城池占去。本營已連發探子前往
    探聽,聞說江南總督陸鳳儀已與他們戰過幾次,不分勝敗。但是島寇專用船只,
    帥爺若到那裡,須要多用水師戰船,水陸會合進兵,然後用計將他們驅出海口,
    再發兵將於沿海各口防禦,使他們不能夠再進內地。不知帥爺意下如何?
    (聽了,暗暗合了他的心意,便滿面笑容道)
文 華:將軍此言,正合本帥之意。就照這樣行去便了。
    (說畢,即取令箭一枝,又將火牌,一面差官至鄰近各省分調水師五萬名,大小
    (堅固戰船五百號,速速到運河渡口待本帥閱看;一面又發文書至各省,叫他速
    (選上好戰馬一萬匹,送至本營聽用。)
    (這兩件事傳將開去不打緊,那各省的官員又要受他的累了,這且不表。)
    
    
9**時間: 地點:
    (且說文華當下退進後帳,細思方才這個守備所說的話兒,頗為合意。)
    (看他甚是靈警,我且慢慢地與他些甜頭,把他收為心腹,將後來自有用他之處
    (。)
    
    
10**時間: 地點:
    (自此以後遂將柏自成另眼相看,隔了幾日就把他升為中軍。)
    (柏自成亦非常感激,把平日諂媚的手段一齊放出來,趨奉得個文華萬分歡喜,
    (只恨相見之晚,不論什麼事情,也不瞞他,都要與他商議。)
    (因此文華腹中的念頭,都被他曉得的了,這是後話,暫且丟過不提。)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