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天水佳人洗蛾眉充白面 司空學士開花逕代紅絲)
    (璧美荊山,蘭看空谷,教人何處垂青目?蛾眉扮做俏書生,誰人不道風流足。
    ()
    (鴛侶難求,鸞期莫卜,玉堂怎得金蓮屋。)
    (借他柳隱與花迎,方才有個人如玉。)
    (右調《踏莎行》)
    
    
2**時間: 地點:
    (話說前朝,浙江處州府麗水縣小蓬萊山中有一地方,叫做列眉村。)
    (為何叫作列眉村?只因這村中四山環繞,秀色聳出,一望有如雙黛,故相傳得
    (名。)
    (這列眉村雖然風景幽異,卻去郡百里,遠在萬山深處,別是一天,人跡罕到,
    (所以知之者少。)
    (村內有一個喬木人家姓趙,聞他祖上在宋朝就有做過宰相的,歷來仕宦不絕,
    (只到近日,方才都習農桑,將讀書一脈,競無人料理。)
    (雖書不讀,卻因山中地廣人稀,田地甚賤,家家以耕種為事,遂致飽暖者多,
    (饑寒者少。)
    (這一村雖然有千餘人家,趙姓是個大族,到差不多占了一半,故趙姓子孫,最
    (為繁衍。)
    (內中有一人,叫作趙本,娶妻溫氏,二人甚是恩愛。)
    (到了三十以外,只不生子。)
    (二人著急,各處祈求。)
    (到了三十六上,方生了一個女兒。)
    (雖然不是兒子,只因生長艱難,便也歡喜。)
    (因替他起個小名,叫做如子,蓋取就與兒子一樣意思。)
    (這如子生得臉兒雪自,髮兒墨黑,唇兒通紅、眉兒碧綠,身幾花嫣,腰兒柳弱
    (,手兒筍尖,肩兒玉軃,眼兒比秋水還鮮,腳兒比金蓮還小。)
    (趙本夫妻,已成了鄉下人家,見了這樣一個女兒,怎生不愛。)
    (最奇是生如子這一年,合村的桃李,並無一枝開花,蓋因秀氣都為如子奪了。
    ()
    (正是:
    (  陽有精兮陰有華,故叫遍地吐雲霞。)
    (有人占盡陰陽美,桃李如何敢放花。)
    (不期這趙如子生來將秀氣奪盡,剛得到十歲,而趙本夫妻早相繼而亡,止剩得
    (如子一人。)
    (卻喜這列眉村中,富庶者多,風俗淳厚,沒有小人作姦起釁,故容得如子一個
    (小女子,領著一班村僕村婦,將父母安葬了,依舊照常耕作過日,並無閒說。
    ()
    (如子此時已是十歲,況心靈性慧,每每)
因暗想:我不幸父母早亡,又無兄弟,孤獨一身,何以自立?若日日但習學些女工針指,
    如何有個出頭日子。
因又想:我又聞得,我趙姓乃舊族人家,歷來仕宦不少,怎到如今,就並無一個繼續書香
    了?
因又想:時常聞得讀書的人方能出仕,若只居鄉種田,如何能夠顯祖宗?我家尚有公受的
    祖上遺書。高高封鎖在那裡,何不取出來一看,看他上面是些什麼,便能出仕?
    
    (因叫僕夫取出鎖匙,將封鎖的書櫥一一開了,取出幾卷來看。)
    (看來看去,卻認他不得。)
因又想:書必要人教訓,方知義理。
    (因訪得有個叔祖叫做趙習古,久在村中開一個書館,因著人送了他兩挑米,請
    (了他來,要他教誨。)
趙習古:你女孩兒家只該習些女工。明日大了,招個女婿。撐持你父親的門戶就夠了。讀
    書何用?
如 子:女工的事,女孫已知一二了。今閒居無事,求叔祖教訓幾個字兒,明日大了,寫
    寫賬目也好。
趙習古:既是這等說,果然識見個字兒也好。待我或早或晚來教你。
    
    
3**時間: 地點:
    (自此之後,如子便朝夕誦讀,漸漸識起字來。)
    (讀到十二歲上,讀著了書中滋味,便時刻不能釋手,遂將家中所藏的書籍,盡
    (數流覽。)
    (流覽完了,又到族中將分去的也借來觀看遍了。)
    (先學做詩,後學做文。)
    (及到了十四五歲上,竟讀成一個飽學的儒生了。)
    
    
4**時間: 地點:
    (此時,叔祖趙習古已死了,他學問雖然有成,卻無一人知道。)
    (每於花朝月夕,於是自吟自賞。)
    (到了十六七歲,有人來與他議親。)
如 子:(暗想道)我生了這等一個容貌,又習了這等一肚皮的才學,若等閒埋沒在個村
    夫俗子之手,豈不可惜。
    (凡是來求婚的,遂都一概謝去。)
如 子:(謝便謝去,心下卻細細躊躇道)幽蘭生於空谷,誰則知之?寶劍必懸之通衢,
    方有識者。我趙如子生在這列眉村中,若只在這列眉村中求配,便將這列眉村翻
    轉了,料也無一人可為我趙如子作得配過。若守株待兔,自應甘老,若苟且就婚
    ,定明珠暗投,安能比貌無慚畫京兆之眉;較才不愧坦東牀之腹。除非移居郡就
    ,域者人可知我,我亦可以知人。若塵埋於此,便是虛生此身了。
因又想:我不幸父母早逝,又無伯叔兄弟,單單只我一個女身,學動便有形跡,動人耳目
    ,怎好輕易妄行。莫若悄悄地改裝做一個男子,起個黑早,偷走到郡城中去看看
    光景,料也無人知道。
    (自動這個念頭,卻又忍耐了幾時。)
    (然朝思夕想,便就忍耐不住。)
    (因瞞著人做了幾件男衣,又叫人折了一頂儒巾,又叫人買了一雙小小的靴兒,
    (暗暗穿帶起來,打扮做書生模樣。)
    (又叫一個中年僕婦裝做家人,貼身服侍。)
    (又叫一個老家人收拾行李盤纏跟隨。)
    (家中事務,盡托付得力家人照管。)
    (諸事打點停當,選擇了一個好吉日。)
    (起個絕早,競悄悄的走離了列眉村,一逕望郡城而來。)
    
    
5**時間: 地點:
    (此時正是三月豔陽天氣,一路花柳爭豔,十分有景。)
    (如子看了,甚是歡喜。)
因暗想:(心下暗)外面風景如此,若不出來一遊,豈不辜負繁華,令春光笑人。
    (因在路上或是看看山林,或是看看水,行了一里,到坐有二二里的工夫,故一
    (日走不上二三十里的路。)
    (直到第四日,方才得到郡中。)
    (恐怕飯店中人雜,不便作寓,因尋了縣前一個觀音庵兒住下。)
    (到次早起來,因問)
庵 僧:吾聞處州乃東南勝地、不知謝靈運當時游石門洞與遇一仙女的浣紗溪處,可還有
    遺蹟在那裡,指示一遊否?
庵 僧:怎麼沒有,有便有得,都在深山中,荒荒涼涼,沒甚好看。相公若要遊覽耍子,
    到是城東有個司空學士的花園,十分齊整。內中千紅萬紫,十分可愛。且主人甚
    賢,每每說得投機,即便款留。相公若要耍子,到是那裡有些妙處。
趙如子:(聽了道)既是此園有些景致,就去看一看再思量往別處未為不可。
    (遂等吃了飯,叫家人在庵中照管行李,自家卻帶了僕婦,慢慢的向城東而來。
    ()
    (才走不得一二里路,早看見或三五個,或六七個,或在前,或在後,都紛紛講
    (說是去游司空園的。)
    (趙如子便不問人,競隨著眾人走去。)
    (又走了數里,方走到了。)
    (因定定神,方綏步而入,細玩園中風景。)
    (但見:
    (  桃三攢,杏四簇。)
    (花間紅樹;鶯百啪,燕千啼,鳥弄管弦。)
    (東數行,西數行,楊柳分垂綠幕;高幾片,低幾片,落花亂砌錦茵。)
    (左一折,右一折,盡是朱欄;前一層,後一帶,無非密室。)
    (廳堂聳秀,玲洗巧石疊成山;池沼澄鮮,清淺活通泉作水。)
    (曉日映簾攏,氤氳春色;東風吹徑路,雜踏花香。)
    (四壁圖書,列海內名公題詠;滿堂玩好,皆古今珍重琳瑯。)
    (只就到處風流,何殊金谷,若論其中有美,無異桃源。)
    (趙如子看見園中風景繁華,十分愛羨,便隨著眾人東西賞玩。)
    (正賞到得意處,坐在一片白石之上,要打帳題一首詩以紀興。)
家 人:(只見一個青衣走住面前)家學士老爺在後廳,因看見小相公少年儒雅,要請去
    會一會。
    (忽然聽見,略暗想道)
趙如子:主人與我素不識面,為何請我?
家 人:(因辭說道)我乃過路閒人,因聞貴園名勝,偶爾隨眾一遊,並無介紹,怎敢進
    謁大人。敢煩管家代我回復一聲。
家 人:(青衣)家老爺甚是愛才,今既已看見小相公儒雅風流,諒是多才,定要請去一
    會,怎肯等閒放過。
    (還要推辭,早又是一個披髮童子走來請道)
趙如子:家老爺立候相公去一會。
    (趙如子見主人再三邀請,無可奈何,只得隨這家人童子走了進來。)
    (才走到階前,早看見司空學士行到方中,立在廳前迎候。)
    (見主人有禮,忙趨到廳前深深一揖道)
趙如子:晚生小子,孟浪遊園,正愧唐突有罪,乃反辱召賜登尤,何幸如之。
司 空:(學士連忙答禮道)聲氣未通,本不當輕屈識荊,然珠玉照人,又不忍失之當面
    ,故不避小嫌,率爾邀駕。今幸得親丰範,方遂鄙懷。
    (揖畢,拱入廳傍一間亭子上來。)
    (原來亭子上已先有七八個少年書生坐在裡面,由一個門客陪著。)
    (眾少年看見司空學士又邀了一個少年書生入來,遞俱立起身來相見。)
    (相見畢,各各敘齒坐了。)
    (左右獻上茶來。)
    (茶罷,學士因問趙如子道)
司 空:尊兄既蒙賜顧,台姓、貴表並尊居萬望見教。
趙如子:(因打一恭道)晚生趙白,賤字非玉,借居縣前觀音庵裡。匆勿不及修刺為罪。
    
司 空:(學士聽了太喜道)好個非玉!趙兄連城妙境,果然非玉之可比。
    (司空學士一面說話,眾家人早一面備了三四個攢盒灑肴在亭子中間。)
    (司空學士就邀眾少年去飲。)
趙如子:(因同眾少年辭渤道)輕造寶園,得睹芳菲,已自過望,怎敢又叨盛款,何以克
    當。
司 空:(學士道)荒園得蒙諸兄過賞,三逕生解。草草薄醪,聊代賣漿之敬。
    (眾少年見主人多情,只得敘坐而飲,正是:
    (  人為看花雜沓來,花因客賞更爭開。)
    (誰知詩酒留連意,卻是東君暗選才。)
    (你道司空學士為何設酒留眾少年而飲?原來司空學士有一愛女,年方及笄,欲
    (選一婿,以坦東牀之腹,一時未得其人,故借遊園之便,叫家人只檢少年人物
    (風流者請來一會,再托杯酒盤桓,以探其有才無才,暗為選婿之地。)
    (已非一日,故這日又邀了眾少年到亭子留飲。)
    (飲到微醺之際,學士因說道)
司 空:我學生最愛詩酒,今既賴花鳥與春光有靈,得屈諸兄到此小酌,可謂有幸矣。然
    人心苦不知足,更欲邀諸兄少留數行珠玉於壁間,以志一時之勝。不識諸兄能忘
    主人之不賢而慨賜一題否?
    (眾少年正飲得興頭,忽聽見司空學士要他們題詩,便默然皆不出一語。)
只 得:(趙白看不過)詩酒乃文人之衣食,有何不可。但恐巴人下里,不能入陽春白雪
    之目,故諸兄逡巡不敢耳。
司 空:(學士聽了大喜道)金玉決不作瓦礫之鳴,諸兄若肯賜教,自在漢唐三百之上。
    我學生也不敢輕聽,請先飲一巨觴,以代洗耳何如?
    (因叫篩了一大爵,拿起來,對眾人一飲而乾)
家 人:我學生量本不洪,勉飲此者,聊以表求教之急耳。
    (眾少年見司空學士吃了酒,苦逼題詩,知難回他,卻又自做不出,同推到趙白
    (身上)
只 得:趙非玉兄既以詩酒為文人之衣食,應有佳句以應司空學士之命,且請先吐瓊瑤,
    以發詩興。或者晚生輩得其鼓舞,以步後塵,未可知也。
    (學士細看眾少年,已注意趙非玉如孤鶴之在雞群,一時不便單索他題,得眾人
    (一推,便乘機說道)
司 空:既諸兄同推非玉兄,則非玉兄之珠玉不容再秘矣。但無空求之理。
    (因叫家人奉酒一觴,以潤詩筆。)
    (又各各斟酒一杯以陪。)
    (又命家人送上文房四寶。)
    (一來也要試才,二來面皮怕羞,也回不出,因受了道)
趙 白:既承賢主人之命,又辱諸兄相推,安敢固辭。但請司空老大人命題。
    (學士見趙白竟不推委,滿心歡喜)
司 空:非玉兄美少年,白具新穎之才,若出一陳腐之題,便不足以窺其妙。
學 士:(眾少年俱贊說道)老學士所論,最為有理。且請教,詩題如何便不陳腐?
司 空:(學士道)我想,禽獸與人同情,人既願得佳偶,物亦宜然,故我學生欲將『鶯
    求友』三字為題,以求非玉兄賜教,不知如何?
學 士:(眾少年俱隨口贊道)好一個『鶯求友』!又恰合時令,正好索趙兄佳句。
    (趙白聽了,也不贊好,也不道嫌,也不推辭,但默默拂開一幅花箋,提起筆來
    (。)
    (輕輕而寫。)
    (先寫題道:
    (  賦得《鶯求友》以應司空老學士之教)
    (春情悄悄逗芳心,逗得黃鸝也不禁。)
    (只覺自孤花外囀,不知誰是柳邊尋。)
    (愁他無意藏嬌舌,笑我多情空好音。)
    (倘得交交還嚦嚦,雙飛雙宿過春深。)
    (列眉村晚學趙白非玉氏題)
    (題完,隨即雙手呈與司空學士道)
趙 白:俚言聊以塞責,污目之罪,萬望見原。
    (司空學士見他落筆便寫,先已驚倒。)
    (及見他頃刻做完送來,便覺駭然。)
    (接了展開一看,早吐舌道)
司 空:清新俊逸,原來非玉兄是個才人。
司 空:(再讀到中一聯,一發贊不絕口道)意中意外,淺淺深深,無一宇落人齒牙,真
    匪夷所思。
司 空:(及讀完結語,不禁拍案大叫道)何幸今日無意中揭遇非玉兄這等仙才,真快事
    也!
    (叫斟了一卮酒,親自出席,送與趙白道)
家 人:趙兄美少年,相去二八也還不遠,能讀書幾何,就能如此風流儒雅。真是天聰天
    慧,使人起敬。
    (聽了,忙謙說道)
趙 白:後生小子,孤陋之學,荒涎之才,只合弄文村野,怎敢當老先生如此青目?不勝
    內愧。
司 空:(學士道)我學生豈妄諛人者。趙兄佳作,不獨清新占翰苑之高,而又嬌豔奪香
    奩之秀,實非等閒所能及也。
    (又讀一遍,又贊賞一回。)
司 空:(方傳與眾少年道)請諸兄一看,以為如何?
    (眾少年彼此傳看,無不交口稱揚。)
趙 白:小弟拙作,無非拋磚。後來居上,還望諸兄揮灑一番。
司 空:(眾少年因辭謝道)趙兄珠玉在前,小弟輩縱搜索枯腸,辦自慚形穢矣。
    
    
6**時間: 地點:
    (此時,司空學士一片神情,已經注在趙白身上,料想眾少年沒有人勝似趙白,
    (故不復索眾少年題詩,故眾少年痛飲了一回,遂各各辭去。)
    (司空學士也就不甚苦留,任他去了。)
    (惟起身了三四遍,司空學土只是不肯)
趙 白:天色尚早,還有一事要求教。
趙 白:(因又辭道)晚生天性原不善飲,今飲醇過多,不獨心醉,身已醺醺無主矣。
司 空:(學士道)既是趙兄不欲困於酒,怎敢相強。
司 空:(因立起身來)且到內書房去煮茗解醒何如?
    (趙白心下雖要脫身,當不得司空學士殷殷款洽,一時難於苦辭,只得隨他又到
    (書房申去。)
    (只因這一去,有分教:花有清香,月留淡影。)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青眼誤借彈詞款婚姻 俏心深偷和詩送消息)
    (陡遇奇才,醉心已注,紅絲欲縛相稱譽。)
    (苦辭寒素劣書生,齒牙聲逗清新句。)
    (試問誰傳,謙言有孺,寸心已肯陳蕃寓。)
    (憐才默吐動才人,影兒留下從容去。)
    (右調《踏莎行》)
    
    
7**時間: 地點:
    (話說司空學士見趙非玉少年,人物風流,又且詩才高妙,心有所屬,故苦苦又
    (留到書房中,叫家人煮茗解醒,與他攀談。)
    (恐怕露出本象來,幾次起身要辭去,司空學士因又留下道)
趙 白:學生再三宵趙兄者,蓋有一句心腹之言欲與趙兄商量,不知可敢唐突否?
司 空:(趙非玉道)老先生有何教諭,晚生自當拱聽。
司 空:(學士道)我學生有一小女,今年才一十六歲。若論姿容,我學生也不敢自譽,
    薄薄還有可稱,顏為愚夫婦所鍾愛。往往蒙同官親友來求,因富貴中紈絝居多,
    無一人可稱王謝,故紅絲赤繩,尚懸而有待。今見趙兄少年,風流儒雅,又慧才
    天縱,洵當今之荀倩也。天使親接芳青,未免動一企慕之心,故勉強流連,欲有
    所請。不知寒門弱息,可能少留趙兄之意否?
    (聽了,暗笑其誤,卻只思量脫身,因忙打一恭道)
趙 白:山野小子,只合求偶村姑,怎敢妄想天姝仙子,若蒙格外垂青,真不世之奇遇也
    ,妾敢自外?但今日已久矣,敝寓觀音庵,尚遙遙數里,且暫告退,容詰朝齋沐
    再請,何如?
    (學士聽了,大喜道)
司 空:趙兄既不鄙夷推拒,則爾我一家。荒園雖陋,豈無一榻以留賓,何必匆匆而去,
    不暢所懷。
趙 白:主人投轄,周是深情,但恐陳蕃之榻非坦腹所宜居,還是辭去再謁,不至涉於流
    蕩。
    (學士聽了,愈加歡喜)
司 空:趙兄不獨才美風流,而又能持身以禮,真快婿也。趙兄既欲辭歸,不可不少帶春
    色。況天色才昏,歸途咫尺,不妨盡醉。
    (因命家人去重備酒。)
趙 白:(復辭道)晚生初至貴地,昏黑路生,恐涉履不便。
司 空:(學士道)這個不消慮得。縱使深夜,亦自有燈火肩輿相送。
    
    
8**時間: 地點:
    (正說不了,家人的酒樽早已取至,趙白竟辭不脫,只得又復坐下對飲。)
    (飲不得數杯,趙白又要辭去。)
司 空:(學士笑道)趙兄若不肯飲,想是少年重於聲色,不喜靜飲。我學生有一小婢,
    名喚小紅,慣彈琵琶,待我喚出來卯一曲以侑觴,或者趙兄方肯開懷。
    (遂一面命家人去叫。)
趙 白:(忙辭道)蒙先生濃情,已勝於公瑾醇醪十倍,豈在聲色?但恨溝壑易盈,萬望
    垂諒。
    
    
9**時間: 地點:
    (正說不了,只見家人已喚了一個小女子出來。)
    (只好十二三歲,雖當頭挑起一個鳳翹,卻四圍髮尚披肩,身穿著一領談談黃杉
    (,罩上個繡花比甲,紅紅白白,打扮得十分俊俏,手抱著一面小小琵琶。)
    (剛走到前面,學士就吩咐道)
司 空:我叫你出來非為別事,只因這位趙相公不肯吃酒,你可細細彈一曲好琵琶與趙相
    公聽。若是彈得好,奉得趙相公一杯酒,我就賞你一顆珠子。你若奉得趙相公十
    杯酒,我就賞你十顆珠子。你若是彈得不好,奉不得趙相公酒,我就要罰跪了。
    
    (那小紅領了學士之命,因放下琵琶,忙斟了一大杯酒,雙手送到趙白面前放下
    (。)
司 空:(因說道)趙相公請酒,待婢子彈一曲奉侑。但彈得不佳,趙相公休笑。
    (接了酒,忙說道)
趙 白:酒我自飲,琵琶固所願聞,然怎敢勞動。
    (趙白一面說,那小紅取了琵琶,輕輕彈動,低唱道:
    (  山坡羊變調)
    (郎君俏,郎君悄,不脂不粉,偏勝如花貌,如花貌,宜嗔宜喜還宜笑。)
    (一瞼兒盡皆文字嬌,滿身上都是風流竅。)
    (花見了,早魂消,鳥見了,應驚叫,人見了,誰一個不心歡樂。)
    (若是肯相伶,情願與他同偕到老。)
    (那小紅口中唱,手中彈,齒牙之音又嬌,弦索之聲又俏,緊一陣,慢一陣,疏
    (幾聲,密幾聲,殊覺動情。)
    (趙白聽了極口稱贊。)
    (小紅唱完,立在面前催酒。)
    (趙白雖量不加,然到了此際,只得勉強飲乾。)
    (小紅見酒飲乾,因又斟了一杯奉上,依舊又取琵琶去彈。)
趙 白:(連忙止住他道)佳音妙手,非不傾聽快心。但恨賤量不勝杯斝,焉敢復勞。
    (那小紅那裡肯聽他說,竟撥動琵琶,嬌嬌媚媚,又彈唱了一曲。)
    (彈唱完,便立緊催酒。)
    (趙白實不能炊,因再三推辭。)
    (學士聽了,因解說道)
司 空:趙兄既量貴不欲多飲,然詩才高妙,除非賞一首彈琵琶詩,則又勝於飲酒多多矣
    。
趙 白:(聽了大喜道)若蒙免飲,情願獻醜可也。
    (司空學士見肯做詩,更加歡喜。)
    (因命家人奉上文房四寶,又叫小紅立在面前催詩。)
    (趙白遂展開花箋,先寫題目道:
    (  贈紅姐彈琵琶)
    (其一:
    (  花前覓念奴,江頭憶司馬。)
    (既愁彈者稀,又慮知音寡。)
    (其二:
    (  春鳳起纖指,明月滿懷抱。)
    (尊前倚醉聽,只覺弦聲俏。)
    (其三:
    (  齒音鶯語嬌,手影花枝俏。)
    (最是使人憐,慨彈不遮面。)
    (寫完,就叫小紅送與司空學士道)
趙 白:醉後散言,聊以免飲,實不足以盡紅姐之萬一,幸勿見哂。
    (司空學士忙接在手,展開便讀。)
    (才讀的兩三句,早見他滿臉都是笑容。)
    (及讀完了,因贊美道)
司 空:可惜非玉兄生在今世,若生在唐時,豈容太白獨擅《清平調》之名。若論此詩之
    妙,該賀千鐘,無奈非玉兄苦苦推辭。若竟不飲,豈不辜負。也罷,也罷,今只
    奉十杯,非玉兄只飲三杯,做我學生不著,代飲七杯,何如?
    (隨叫人斟上。)
    (見了,忙推辭道)
趙 白:三絕原不成詩,止不過為免炊強呈醜耳。既墾醜,又不能免飲,則呈醜之謂何?
    還望老先生諒而免飲。
司 空:(學士笑道)題詩是免琵琶侑觴之飲,既已免矣。今之飲是為賀詩。如此佳作,
    若不痛飲相酬,則筆墨之氣,何能得吐?小紅可再彈一曲,以侑趙相公之飲。
    (小紅聽了,因而重撥冰弦,低低彈唱道:
    (  山坡羊變調)
    (才情妙,才情妙,題詩縱筆,一似風雷到。)
    (鳳雷到,超唐跨漢齊周召。)
    (一句句,無非風與騷;一字字,都是名和教。)
    (筆頭尖,花正嬌。)
    (墨池裡,龍潛躍。)
    (錦箋上,亂紛紛珠璣落。)
    (彈琵琶,文運交,忽然遭此風流品藻。)
    (小紅彈完,即放下琵琶,走近趙白面前催酒。)
    (一面強飲,即笑問道)
趙 白:紅姐的佳音妙手,固已快心悅耳,妙不容言矣。但不知所唱之詞,還是舊章,還
    是薪制?
司 空:(小紅道)文章陳腐,老爺厭聽。婢子所習,皆是大相公花前月下所制之新詞。
    
    (聽了,又驚又喜,因對著司窒學士說道)
趙 白:原來紅姐所彈之妙詞,皆是令公子長兄之新制。晚生乍一傾聽,就疑非等閒所及
    ,今果出令郎之彩筆。古今才美,真不虛也。但可根遠人耳目疏淺,又匆匆草草
    ,不曾請得一見,殊因為愧耳。
司 空:(學士道)小兒司空約雖也從事聖門,但才指揮筆墨,便思吞吐風雲,等閒之殘
    編遺唾,皆不掛其眉睫,老夫屢屢戒之。競不知有最可笑者,今年十九,婚已及
    期,而朱門嫌其無實美,金屋疑其徒虛名,媒灼紛紛,一不應承,而轉托名遊學
    ,東西浪行,欲訪薴蘿之舊跡,覓桃葉之遺蹤,今竟不知何處。癡癲之狀,豈不
    令識者葫蘆。可惜不曾見得趙兄,若見了趙兄,年又少他,才又勝於他,人物又
    秀美於他,他自應心折而不敢作狂奴故態耳。奈何偏偏相左,可謂無緣。
趙 白:俗言『觀於海者難為水』,令公郎天縱美才,而尋常襪線固難入眼,何況晚生又
    祙線中之一線;焉敢妄視藝蘭?然不親芝蘭不知香之幽永,今雖不能面識荊州,
    而笥藏之珠玉,得借觀一二,猶識荊州也。不識老學士肯賜一覽否?
司 空:(學士道)小兒才雖譾劣,而揮毫敏捷,吟詠實多。老夫恐益其狂,每置而不覽
    ,故無以應教。若不遺葑菲,小兒書房中,案頭壁上,定多存者。趙兄何不下榻
    於此,或好或醜,細覽而定之,使彼知所從違,則受益多矣。
    (趙白此來,原為訪婿。)
    (前聽琵琶二調,風流香豔,私心已動。)
    (後又見司空學士數其恃才之過,若非才美,則何所恃。)
    (又未見其人,因索其詩,既許觀詩,又何辭下榻。)
司 空:(因乘機答道)下嚶鳴之榻,覽切磋之詩,實後學快心事也。但孟浪遊園,不勝
    唐突,一罪也。過叨杯斝,百暮不休,二罪也。今載枕籍五車,縱觀四壁,茗蕘
    小子,豈不犯分,三罪也。況無端入室,枕秘窺觀,餘罪種種,恐觸公郎之怒,
    實不便從命,還是暫且告歸,再來為正。
司 空:(學士笑道)書房乃誦讀之所,又非內室,學者共此斯文,又何秘之竊,況父留
    之賓,豈避於子。且小兒雖傷於狂傲,然狂傲者皆不生敬畏之人。若見了趙兄,
    恐一片服膺愛慕之心,又過於老人。趙兄明日相合自知。
趙 白:老先生既殷殷垂愛小子,小子若再苦苦推辭,便是自絕於天了。況歸途入夜實不
    便行,只得要大膽借寓了。
    (學士聽了,大喜道)
司 空:趙兄既肯下榻,快心事也。須秉燭春園,以觀桃李之夜妝何如?
    
    
10**時間: 地點:
    (此時趙白面前賞詩之三杯酒,初苦辭不飲,後又談及司空約之才美,情有所注
    (,又因紅兒在前,低低催促,早不知不覺,已飲乾七八。)
    (司空學士見了大喜,因又叫紅兒彈新詞奉酒。)
    (說說笑笑,直吃得趙白果有九分沉酣之意,方叫家人移燭,送趙相公到大相公
    (書房裡去宿。)
    (正是:
    (  蘿善纏兮藤善牽,東邊忽接到西邊。)
    (此中雖說無援引,默默生情信有緣。)
    (趙白到了書房中,見其詩書滿架,琴劍分懸,案頭的玩器與四壁圖書,甚是富
    (麗,真令人觀之不盡,賞之有餘。)
    (然而,趙白的意不在此,單看司室約的佳作,觀看或詩或賦。)
    (見了幾首,雖題不相屬,然詞意清新俊逸,無一句一字襲人齒牙。)
    (吟詠數遍,甚覺快心。)
    (童子又送上茶來,吃了兩杯,一時沉酣不覺盡解。)
    (不忍就寢,因而據案,又將案頭的篇章細細檢閱。)
    (忽在書中檢出一副棉箋,那錦箋上有七言律侍一首。)
    (細細看去,題目卻是:
    (  訪美)
    (嫌他花柳不溫存,蹙出風流是黛痕。)
    (醒眼看昏真入夢,驚情若定假銷魂。)
    (容非閉月焉生愛,盼不垂青誰感恩。)
    (橫塞朱門與金屋,不知何處薴蘿村?)
    (細細看了兩遍,又驚又喜,因而暗想道)
趙 白:細觀此詩,訪婚親切,殊不減我擇婿。但可恨秣馬秣駒,徒思窈窕,偏不識河洲
    之路;而櫝中有美,空韞深山,又苦無炫售之階,卻將奈何?
因又想:(沉吟了半晌)此人詩才之美與十九之年,已有確據矣。至於人物秀美,雖其父
    謙曰不如我,今想來實未必不如。即使稍遜,而男子丈夫之去取又不在此。我兩
    人雖風馬牛不相及,今忽睹此一詩,未必非御溝中之紅葉。紅葉既能傳彼之心,
    則此紅葉,又安知不能傳我之心。何不和他一首,遞個消息,使他知香奩尚自有
    人,庶不歎薴蘿不知何處也。
    (主意定了。)
    (因見前詩之錦箋甚長,遂和一律於後,先寫:
    (  步前題原韻)
    (香必香奩香自存,豈知花月淺留痕。)
    (無因無想休尋夢,不識不知空斷魂。)
    (玉杵搗成仙女聘,桃花流出洛媒恩。)
    (薴蘿涎慕垂於古,西子而今別有村。)
    (列眉村趙如子奉和)
    (趙白題完,又前後吟誦了數遍。)
    (原唱既欣賞不休,和章亦讀而自喜。)
    (把玩多時,恐書童倚立伺侯,只得將詩夾在原書中,忙忙睡了。)
    (到了次早起來,梳洗畢,就即辭出。)
書 童:(忙留住道)老爺尚未起,小的怎攻輕放相公去,還求相公少侯片時。
趙 白:我候自不妨,但恐老爺知我守候,寢之不安,轉忙忙為我而起,豈不相礙。何不
    待我且回寓去一看,侯老爺起身時再來相候,庶幾兩便。
書 童:趙相公若是去了就來,實為兩便。倘或去後又別有事稽身,不得閒來,老爺一時
    要人,卻叫小的那裡來尋相公。
趙 白:我初到此間,一人不識,那有別事。況老爺曾許我有婚姻之約,此終身大事也,
    正要求媒作合,焉肯自誤而反有不求之理。你但放心。
    (原來司空學士與趙白講小姐的婚姻時,這個正在旁邊伺候,是親耳朵聽見的,
    (今見趙白說還要求媒來議親,便信以為真)
書 童:趙相公既是這等說,自然是要來的了,請便可也。
    (趙白見書童肯放,忙帶了僕婦,轉緩緩的照舊路走出園來。)
因暗想:(一路)司空學士誤認求婚;我昨日滿口應承者,只思一脫身便改換頭面,你東
    我西,不復相見,無處予言之責,何必又煩口角。不料《訪美》之詩,又出其乃
    郎多情之筆墨。筆墨之多情,則一片之深心自在風影中求實際,矧彼之所求,又
    正我之所願售,倘同聲相應,一旦成全,則鼓鐘琴瑟,總是一家,異日何以相見
    ?則此時之君子,又不得不早為異日淑女之地。
因暗想:(一路算定了主意,回到庵中,忙取了一幅箋紙,題了一首七言絕句於上,用封
    (筒封好了交與庵僧道)我去後,司空學士老爺家倘有人來尋我,可將此付之。
    
    (一面又稱了三錢香資,謝了庵僧,遂叫老家人收拾了行李,竟飄然而去。)
    (正是:
    (  試問游魚何所求,忽然擺尾忽搖頭。)
    (漫誇香餌安排巧,誰識吞鉤是下鉤。)
    (趙如子匆匆而去,且按下不題。)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