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野乘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一二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畏凌逼楚王思拓地 告奮勇莊蹻請平蠻)
        
        
    2**時間: 地點:
        (話說天下事積久漸忘,最為可怕之事。)
        (我中國幅員之廣,人民之眾,若能振起精神來,非但可以雄長亞洲,更何難威
        (懾全球?只因積弱不振,遂致今日賠款,明日割地,被外人指笑我為病夫國,
        (瓜分豆剖之說,非但騰於口說,並且繪為詳圖,明定界線。)
        (幅員雖廣,人民雖眾,怎禁得日蹙百里,不上幾年,只恐就要蹙完了,你說可
        (怕不可怕?)
        (近年以來,我國人漸漸甦醒了,出了一班少年志士,奔走號呼,以割地為恥,
        (救亡為策。)
        (在下是個垂老之人,看了這班少年,真是後生可畏,怎不佩服?然而聽聽他們
        (奔走號呼的說話,都是引威海、台灣、膠州等為莫大之恥辱,以東三省、新疆
        (、西藏等處,為莫大之危險,你說他們這些話是錯了麼?錯是一點不錯,卻是
        (輕輕的把一個未及百年曆史的香港忘記了。)
        (你說他們為甚麼忘了呢?只因割棄香港之時,這班少年志士莫說未出娘胎,就
        (是這班志士的尊堂,只怕也還未出娘胎呢,所以這班志士,自有知以來,只知
        (道香港不是我屬,怎能怪他忘了呢?照此說去,再過幾十年,這班少年老了死
        (了,又出了一班少年,不要又把台灣、威海、膠州忘了麼?所以我說積久漸忘
        (,最是可怕之事。)
        (我因為這個可怕,便想到把舊事重提,做一部中國古歷史的小說,庶幾大家看
        (了,觸動了舊事,不至盡忘。)
        (然而中國古歷史浩如煙海,不知從何處做起的好,我想諸志士莫不能割棄土地
        (為恥,自然以開闢土地為榮,我試演一部開闢土地的歷史出來,並且從開闢時
        (代,演至將近割棄時代。)
        (好等讀這部書的,既知古人開闢的艱難,就不容今人割棄的容易。)
        (這等說了,只有雲南歷史,敘起來最有意味。)
        (這雲南地方,本來是徼外荒蠻之地,後人說是《禹貢》梁州之界。)
        (其實三代以前,那一片地尚在鴻蒙世界,無可稽考的,不過據古冊相傳,據帝
        (顓頊生於若水。)
    AAA:(《水經注》云)若水南經云南郡入遂久縣。
        
        
    3**時間: 地點:
        (即今之金沙江也。)
        (又禹道黑水至於三危,入於南海,梁州水入南海者,惟瀾滄江,所以就指為梁
        (州之界。)
        (直到戰國時,七雄並出,今日講富國,明日講強兵,今年合縱,明年連橫,征
        (伐無有已時,百姓皆無寧日,無非為開拓疆土起見。)
        (到了楚頃襄王時,秦國勢力大盛,日日有吞並諸侯的意思。)
    頃襄王:(一想)祖宗時滅蔡、滅杞、滅莒,何等威風,及至父親懷王,用了張儀那廝作
        相,激怒了秦國,屢次殺得我國兵敗將亡,割地乞和,還不算數。秦昭王狠心辣
        手,詐言會盟,把我父王騙入武關,帶回國內,逼令我父王割巫黔中之郡。我父
        王不允,遂留在秦國。其時我又入齊為質,幸得國中文武到齊國迎我回來,立我
        為王。不料即位那年,秦國即吞了我十六座城池,照此日蹙百里,我楚國不就要
        滅亡了麼?
        (想到此處,不覺心焦,便和兩班文武商量。)
    AAA:(當有上將軍莊蹻奏曰)此時七國紛爭,秦國最強,我國雖然屢次失地於秦,以
        臣愚見,失地殊不足憂,好在我國在於邊地,西南一帶多是蠻人居住,雖然有路
        ,與中國可通往來,然究以山川阻隔,行旅不便,故絕少人來往。以臣愚見,不
        如帶領強兵,去開闢蠻方土地。我國兵力,御強秦雖不足,平蠻人或有餘,如能
        掠得其地,雖失之東隅,仍可收之桑榆,尚不失為大國。不知我王以為何如?
    頃襄王:(大喜曰)壯哉吾弟!但不知誰人可以為將?
        (原來,莊蹻乃楚莊王之後,古人之姓,有以所封之地為姓者,有以所生之地為
        (姓者,一經取定,子孫即永遠是此姓。)
        (如莊蹻,他是楚莊王之後,故即以莊王之諡為姓,所以頃襄王稱之為弟。)
        
        
    4**時間: 地點:
        (且說聞言,即奏曰)
    莊 蹻:臣雖不才,頗有遠大之志,願王賜臣勁卒數千,必能掠得蠻方之地,雙手奉獻。
        
    頃襄王:吾弟忠勇,深慰寡人之心,但不知從何處出發?
    莊 蹻:陸路崎嶇,不如水路安穩,臣擬往沅江遠發。
        (頃襄王大喜,即日點起一萬步兵,一萬水兵,交與莊蹻,當殿掛了帥印。)
        (到了起行之後,頃襄王親自率領文武多官送至江邊,莊蹻拜別啟行。)
        
        
    5**時間: 地點:
        (當時隨駕送行之人,也有稱贊莊蹻勇敢的,也有笑他荒唐的,也有代他擔憂的
        (,閒話少題。)
        
        
    6**時間: 地點:
        (且說莊蹻率領數百號兵船,沿沅江而行,逢州過府,不止一日,出了楚國境界
        (。)
        (只見兩岸山明水秀,好一個去處,只可惜絕無人煙。)
        (莊蹻便帶領幾個從人,捨舟登陸,緩步而行,相度形勢,何處可以據險築城,
        (何處可以開墾耕種。)
        (一路上緩緩前行。)
        (又不知走了多少日。)
        
        
    7**時間: 地點:
        (一日,忽然遠遠望見有一處人煙,就傳令)
    莊 蹻:且將船泊定,此係蠻方之地,未知虛實,不可躁進。
        (船泊定了,莊蹻親自上岸眺望,欲尋個土人問話,誰知行不數步,忽然一陣驟
        (雨,只得退了回來。)
        (從此一連落了十多日雨,不敢前進,岸上又苦於沒個行人,等天晴了,莊蹻叫
        (人到岸上去,好歹尋兩個土人來問個虛實。)
        (不一會,帶了一個人來,莊蹻舉目一看,只見他披髮跣足,不穿上衣,下身圍
        (了一條紅布,滿臉塗了白粉,兩耳帶著一對徑盡大的銅環,直垂至肩下,也分
        (不出他是男是女,手裡提著一把斧子。)
        (莊蹻問他話時,他嘰嘰咕咕的回答,苦於不解。)
        (幸得來時已帶了能通蠻話之人,即傳來通譯。)
        (據說此地是夜郎國地方,國土就在前面城內居住,有精兵十餘萬,附近四處小
        (國都來進貢。)
        (莊蹻聞言,暗暗吃驚,自慮兵少,恐不能取勝。)
        (又問其拿這斧子作甚麼。)
        (答言趁此天晴,出來樵採,以備天雨時所用。)
        (此處隔三四日即雨,一雨十餘日方止。)
        (莊蹻聽了,悶悶不樂,令人以酒食放去。)
    莊 蹻:(帳下部將小卜進言曰)此土人之言,殊不足據。末將方才驗他所持之斧,乃是
        以銅制成,問其何以不用鐵做,彼乃不知鐵是何物。舉此一端,足見其兵器先不
        如我利,不如從速前進攻城,乃為上策。
        (莊蹻從其言,即令解纜前進,直至望見城池,方才靠岸泊住。)
        (小卜即告奮勇,願攻頭陣。)
    莊 蹻:不可。我為主將,必當先往察其虛實。
        (說罷,點起一千步兵,殺奔城下。)
        (只見城門開處,擁出一陣兵來,一般的不穿盔甲,赤身露體,手執銅刀銅槍,
        (喊吶而出。)
        (為首一員大將,跳躍而前。)
    莊 蹻:(回顧小卜曰)似此不難平也。
        (小卜遂奮身而出,與來將接戰。)
        (不數合,一刀揮為兩段。)
        (莊蹻揮兵前進,殺得眾蠻兵東逃西竄。)
        (小卜奮勇向前,直殺進城去,嚇得夜郎王魂不附體,率領幾個王妃及親族等,
        (奪門而出,落荒而逃。)
        (莊蹻遂唾手得了夜郎城,傳令船中兵士,一半守護船只,一半登岸,在城外扎
        (住,以防蠻兵復來,一面考察此處風土人情。)
        (原來夜郎國中,雨多晴少,每每霪潦為患,而且國中無有禮教,最信巫鬼,國
        (中公卿大夫,也盡是巫覡之流,無所謂政事,惟有祈禳鎮壓,便是政事。)
        (亦無刑法,有犯罪之人,由官詛咒之,鎮壓之,即是刑法。)
        (有功之人,除爵賞之外,由國王為之祈禳;有得國王祈禳者,國人皆以為榮。
        ()
        (其餘婚嫁死喪等事,皆由巫人主政。)
        (人民懶惰,不知畜牧,亦無蠶桑,其地又不產鐵,凡應用鐵做之物,皆以銅代
        (之。)
        (國中又甚窮,不知用金銀銅三品為幣制,在水中淘取貝殼,以代錢幣。)
        (地方和暖,不知有秋冬,故男女皆為裸體,不知衣服為何物。)
    莊 蹻:(不覺歎曰)雖得其地,奈如此人民,有何用處?
    小 卜:此處地大人稀,依末將愚見,不如帶領士卒,由陸路各處打聽,或另有善地,亦
        未可知。
        (莊蹻依言,休息數日,仍留一半士卒看守船只,帶領一半士卒向前進發。)
        (不知此去又尋獲何地,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荒徼外喜遇中原人 蠻洞中詳查群猓俗)
        
        
    8**時間: 地點:
        (且說莊蹻舍了夜郎城,帶領小卜及眾軍士,向前進發。)
        (夜郎王覷莊蹻去後,仍舊回城,自不必說。)
        
        
    9**時間: 地點:
        (且說莊蹻沿途曉行夜宿,一面覓取嚮導,走了十餘天,忽見前面大江前橫,不
        (可復進。)
    嚮 導:(莊蹻喚來嚮導來問)此處名為滇池,周回三百餘里,四面俱是小國,各據一方
        。
    嚮 導:(莊蹻問何國名)猓猓國、犵狫國、紫姜國、朗慈國、八番國、九股國、六額國
        、子棘國、宋國、蔡國。
    莊 蹻:(大驚曰)如何此處也有宋國、蔡國?不知其國有多少大?
    嚮 導:此間各國以夜郎為最大,其餘各國,並無城池,不過各據山洞居住。滇池四面平
        演,各國之人,都大不到,惟在遠處山嶺之內,各為疆界。
    莊 蹻:宋國、蔡國,在何處?
    嚮 導:(指前面一山曰)蔡國即在此山之中,若到宋國,須繞出此山之後,方可得到。
        
        (莊蹻遂命兵士繞滇池而行,逕到山前,扎住人馬,命小卜帶領一對步兵,入山
        (探路。)
        (小卜領命前進,入到深山之內,只見沿山腳下,露出一所村落,其房屋式樣,
        (類似中國,便奮勇前進,直抵山中。)
        (村中各人見有兵來,俱紛紛走避,男啼女哭,登時大亂,然其裝束衣服,亦與
        (中國相同。)
        (小卜捉住兩個土人問話,問其國君何在。)
    土 人:我等並無國君。
    小 卜:既無國君,何以稱為蔡國?
    土 人:我等皆蔡國之人,只因周定王二十二年,楚國起兵滅蔡,國中大亂,楚王又肆行
        殺戮,遂有數十人攜帶男女,避亂到此。恰好此山無主,便在山下築屋而居,今
        已歷一百六七十年,傳代至三四世矣。祖宗初到此時,皆言楚國兵威勢不可擋,
        遺下楚國旗幟式樣懸掛室中,以為紀念,遺言子孫,若遇此等旗幟之兵來,急宜
        走避。方才看見將軍所掌旗幟,與室中所懸者無異,是以驚惶走避。至於蔡國之
        名,因初到此地時,此地土人問我等從何處來,是何處人,我等對以蔡國人,土
        人遂稱我等為蔡國,其實不過數百人聚居,並非國也。
        (小卜聞言,遂帶此二人來見莊蹻。)
    莊 蹻:(驚喜曰)不料中原人物,有先我而來者。且楚國威名,已於百餘年前懾及此地
        ,吾恨來此之晚也。
        (遂賞與二人酒食,令其回去,傳話各人,不必驚慌,我此來並不殺戮,不過要
        (開拓土地而已。)
        (土人拜謝而去,莊蹻便傳令兵士盡入山中,就在村前扎住休息一天,就令蔡國
        (人引導,往取宋國。)
    莊 蹻:(蔡國人曰)宋國亦與我們相等,數年前齊國滅宋,宋國中有數百人避兵來此居
        住,不必征討。此間惟有猓猓國最為強悍,並有竹弩為兵器,弩頭以毒藥涂染,
        當之者死,遇之者亡。若能征服猓猓,則他國之人可不戰自服。
        (莊蹻聞言,遂令引導至猓猓國。)
        (不日走到,只見山勢險惡,樹木叢雜。)
        (小卜仍領一隊兵士前往探路。)
        (走到一處樹林之內,忽然一個兵士猝然倒地。)
        (小卜大驚,親來察看,只見此兵面上,著了一枝竹箭,抬頭四望,忽然瞥見前
        (面樹上有一個人,正在那裡又要放箭。)
    小 卜:(大喝)休放冷箭,我來也!
        (挺槍直前。)
        (那人見小卜趕來,並不下樹,就在樹上跳躍走避,如飛鳥過枝一般,十分靈捷
        (。)
        (小卜按下長槍,拈弓搭箭射去,射了三箭,皆不能中。)
        (小卜大怒,喝令兵士一齊放箭,拿人早在樹上如飛的去了,小卜回視那中箭兵
        (士,早已死了。)
        (只得回報莊蹻。)
    莊 蹻:(驚曰)似此如之奈何?
        (躊躇半晌,正要和土人商議,忽然一對猓猓如飛而來,並無陣,卻走路輕捷,
        (跳躍靈動,如猿猴一般,蜂擁而來。)
        (莊蹻列成陣勢,待與廝殺,誰知那猓猓並不近前,相離一箭之地,即飛蝗般拿
        (竹箭射來。)
        (凡中箭的莫不登時倒地而死。)
        (莊蹻大驚,只得引兵退走。)
        (那猓猓並不追趕,看見楚兵返走,卻拍手呵呵大笑,聲如惡梟。)
        (莊蹻引兵退二十里扎住,與小卜商量破敵之策。)
    小 卜:猓猓所放之箭,不過是一尖竹,並無箭鏃,卻當之者死,必須設法先御其竹箭,
        然後可圖取勝。
        (莊蹻命人將陣亡兵士取來驗視,見著箭處,青紫腫脹,並無血痕,心下大疑。
        ()
    小 卜:待末將前去探來。
        (遂回到本營,選了二十名敢死之士,身披重鎧,重到樹林深處窺探。)
    小 卜:(一兵忽指前林曰)那邊一個猓猓來也。
        (小卜抬頭一看,果然樹上蹲著一名猓猓。)
        (小卜領眾奮力向前,卻步步留心,防放冷箭。)
        (那猓猓果然用竹箭射來,小卜等留心閃過。)
        (猓猓連射數箭不中,不覺大怒,躥身樹下,在地下輪取一條木棍,殺奔前來。
        ()
        (小卜率眾一擁上前圍住,猓猓苦戰,不能脫身,被小卜生擒活捉過來,押到大
        (營來見莊蹻。)
        (莊蹻舉目看時,只見那猓猓披髮跣足,渾身上下,並無寸縷,下體束一條虎皮
        (裙,耳帶銅環,雙手亦帶銅釧,即傳通事來,問其竹箭是何毒物制成。)
    猓 猓:吾等皆以遊獵為生,竹箭亦為射獵之用,乃用蜂溺制成。
    猓 猓:(莊蹻問蜂溺如何可取致)凡蜂螫人,其痛不可當,其尻針之力,斷不及此,其
        所以能致人痛苦者,皆其溺之毒,其溺即由尻針出。吾等取之之法,乃以豬脬揉
        薄,吹氣入內,使漲縛於竹端,覓得巨蜂窠,舉竹以豬脬搗其窠,群蜂盡起,爭
        螫豬脬。如實經四五蜂窠,則脬內所積蜂溺,可得一盞許,乃削尖竹,以尖端浸
        蜂溺中,七日取用。無論豺狼虎豹,只此毒箭著體,略破其皮,毒入血肉,登時
        即死。
    莊 蹻:有解毒之法否?
    猓 猓:吾等惟恐其毒之不甚,並無解法。
    莊 蹻:我大兵到此,汝等何故抗拒?
    猓 猓:吾等與世無爭,亦不容人入境,亦不知何所謂大兵,惟非我族類,則必拒之。
        (莊蹻又細問其山內情形。)
        (問畢,賜以酒肉,猓猓食之大喜。)
        (食已,拜謝,又乞再賜肉一甌,言將以獻其酋長)
    猓 猓:我等素不知此味也。
        (莊蹻命與之,猓猓歡躍跳舞而去。)
    莊 蹻:(謂小卜曰)似此野人,無術以平之,為之奈何?
    小 卜:彼族惟居此山中,我等當細探地勢,四面圍合,縱火燒山,想不難一鼓平之也。
        
        (正商議間,人報才釋去猓猓又來,並帶來猓猓十餘人,在外求見。)
        (莊蹻命喚入,猓猓羅拜帳下,獻上金玉珠寶無數,言奉酋長之命,獻此以為甌
        (肉之謝,特請將軍入山。)
        (莊蹻大喜。)
    小 卜:(諫曰)野人無禮,中恐有詐,不可輕往。
    莊 蹻:不然,狡詐之術,多處於聰明而無德行之人;猓猓輩僻處荒徼,生性渾噩,天真
        燦然,斷不有詐。
        (遂令猓猓先導,自率眾兵士隨行,逕入山中。)
        (其酋長在洞外相迎,叉手為禮,相見已畢,酋長極稱肉食之美,乞莊蹻教以烹
        (飪之法。)
        (莊蹻始恍然其相迎之故,遂令廚役殺牛宰馬,大宴群猓。)
        (群猓歡躍,笑聲雷動。)
        (小卜得閒,帶領精細心腹數人,遍歷各洞。)
        (見各洞之中,竹箭堆積如山。)
        (詳加訪問,始知猓狸法律,凡有制成毒箭者,皆盡納於酋長,作為公中之物,
        (各猓不得私用,所以防其自相殘害也。)
        (若要出獵,方到酋長處領取,凡領箭三枝者,最少須獲兩獸,或兩鳥,然後得
        (食,若僅獲一獸一鳥,則獵者無所得食矣。)
        (蓋領取三箭,獵回,例以一獸或一鳥獻酋長也;若一無所獲,則處以死刑。)
        
        (是故群猓箭法,百發百中。)
        (其風俗則男女無一定之配偶,不知以苟合為恥,隨其喜怒愛惡以為取捨。)
        (是故生子知有母不知有父。)
        (無論男女,均以射獵為事,不解耕織,惟好飲酒。)
        (每歲夏間,群猓取山果釀之為酒,釀成之後,先以十分之一獻諸酋長,故酋長
        (處積酒無算。)
        (又無歲時記載,每歲初次驟寒之日,謂之歲首,彼此往來賀歲,相聚飲食。)
        
        (其食獸肉之法,掃取落葉,熱之以火,即以肉投火中,熟而食之,亦有生食者
        (。)
        (不解製鹽,故俗皆淡食。)
        (其酋長亦無定人,俟積酒既多,即不欲再居酋長之位,隨意擇所素喜之猓,傳
        (位與之。)
        (酋長亦無所事事,惟遇群猓有爭執時,訟之於酋長,酋長為之判其曲直而已。
        ()
        (遇有各執一詞,不能定曲直是非者,則皆殺之,群猓亦無怨言,以為法當如是
        (也。)
        (小卜一一考察詳備,即來告知莊蹻,定計剿滅群猓。)
        (未知所定何計,能否剿滅,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築苴蘭莊蹻王滇國 嘗蒟醬唐蒙征夜郎)
        
        
    10**時間: 地點:
    小 卜:(且說謂莊蹻曰)猓性喜飲酒,喜飲者必醉。將軍宜言於酋長,令其明日使群猓
        大獵。當受以烹調之術,等他獵回,即令庖丁分至中處,教其烹煮鳥獸,群猓同
        時得享異味,必痛飲群醉,俟其醉後,當設法圖之。
        (莊蹻從其言,即言於酋長。)
        (酋長大喜,次日果發出竹箭,令群猓大獵。)
        (群猓亦喜。)
        (是日所獲鳥獸,堆積如山。)
        (莊蹻即令庖丁,分投教以烹調各法,酋長亦請莊蹻飲宴。)
        (小卜在外,分撥兵士,各授密計行事。)
        (那酋長款待莊蹻,而所有肉食各品,皆為莊蹻手下所制。)
        (酋長一一詢問,莊蹻命庖丁來,一一告以制法。)
        (酋長聽得津津有味,便傳令猓女入洞,歌舞娛賓。)
        (一時十餘個女猓,走至筵前,高歌猓歌,相對跳舞。)
        (莊蹻舉目觀看,亦有稍具姿色者,惟皆赤身露體,不以為恥。)
        (俟其唱畢,亦自拔佩劍,叩劍作歌。)
        (歌畢,酋長大樂,以巨缽狂飲,不覺大醉。)
        (莊蹻回至帳中,告來曰)
    小 卜:今夜各洞之猓皆相聚狂飲,末將已分撥硝磺引火之物,令各兵分投埋伏,俟群猓
        盡醉時,先在此間發起號火,各兵便一齊動手,今夜猓猓猓當無噍類矣。
        (莊蹻大喜。)
        (一時四面細作陸續來報,各洞之猓多被醉倒。)
        (小卜便令在營前草堆放起火來。)
        (各路之兵望見本營火光,便一齊放火。)
        (莊蹻、小卜嚴裝上馬,率領兵士四面剿殺。)
        (一時四面八方,漫山遍野,不下百餘處火起,燒得眾猓猓起投無路,大醉之下
        (,多被燒死。)
        (其有未曾大醉者,驚醒逃出,又被楚兵四面截殺。)
        (所有竹箭,均在酋長洞中,早被楚兵用柴草塞住洞口,付之一炬,與那酋長同
        (歸於盡。)
        (是夜莊蹻大獲全勝,猓猓幾乎殺盡。)
        (雖有百餘個逃出火洞,避過楚兵,逃到別處山中,然而伏匿不敢再出,無能為
        (患矣。)
        (莊蹻殺至天明,鳴金收兵。)
        (小卜恐有遺猓,自領五百人,遍山搜捕。)
        (此山縱橫百餘里,盡被搜遍,又見山中樹林叢雜處,蜂巢最多,乃依猓猓之法
        (,試取蜂溺,制成竹箭,試射牛馬,果然著箭即死,不覺大喜,告知莊蹻,備
        (為征剿惡蠻之用。)
        (莊蹻休兵半月,又令嚮導帶領前進,征取犵狫。)
        (犵狫最是膽小,雖然聚有數萬人,踞山居住,聽得有兵到來,早已四散奔逃。
        ()
        (從此便不成部落。)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