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清閨約法 訓子奇方)
    (海棠凝媚愁春雨,最是銷魂蜂蝶死.少女輕妝目如水.步步生春,盈盈十五,
    (天限深情處。)
    (少年□□□無幾,一刻千金爭似此。)
    (流水落花和淚數,宋玉□,東牆愁緒,千古還如許。)
    (右調《青玉案》)
    (這一首詞,乃傷心之作。)
    (到了春光艷麗、東風醉人時節,尚且銷魂欲死,況於懷春女子、風流子弟,能
    (不傷懷?)
    (大凡男女到了十五六歲,自然別有一種幽情,難向人說。)
    (男子交游酬酢,猶有放下念頭時節;女子卻深處香閨,一有他念,隨你拈針刺
    (繡、女伴嬉游,時時形之寤嘆,不能釋之於懷。)
    (所以,為父母的要揣知男女心事,預擇年貌相稱的對頭締結絲蘿,一至當婚及
    (笄時候,即為牽綰紅絲,過門配合,使少年夫婦琴瑟靜好,男無宋玉東牆之事
    (,女絕司馬琴心之託,便是家門之幸、父母之樂。)
    
    
2**時間: 地點:
    (說話的,你卻差了。)
    (這有室有家之願,為父母者人人有之,難道除此婚配之外,別無防范子女之法
    (?況婚配亦在及時,難道未婚配以前,任他優游過日,並無約束之方了?吾且
    (慢慢說來,為天下訓子女者詳哉言之。)
    (大凡生子,甫離襁褓,出就外傅,便是知識初開時候,就要把孝、悌、忠、信
    (四字委曲講明;曉得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有當敬的兄長,立心務要誠實,出話
    (不可虛誕。)
    
    
3**時間: 地點:
    (自此循循做去,自然心體和順、志氣清朗,日後犯上作亂之事,自然永絕了。
    ()
    (所以,不煩憂楚,自然畏服;不待告誡,自爾奉令承教。)
    (此訓子之法,也算極簡易的了。)
    (若防閑女子,比訓子更費周折,幼時教他日事針指、嫻習女儀,自不必說,一
    (至六七歲時,就要加防閑。)
    (其防閑之法大約有十難:第一,須內外清肅,不許外人入內;第二,要閨范嚴
    (厲,不許女子出外;第三,俊僕孌童,不許令他常見;第四,遠房兄弟和那表
    (親,不可令他親熱。)
    (哪些中表兄弟,自從三四歲時一同嬉戲,過了數年,各有十二三歲了,父母也
    (不覺礙目,他也不避嫌疑。)
    (其或男愛女的姿容,女慕男的風流,在人面前倒裝做一個木瓜的模樣,心裏兩
    (相情願,往往做出事來,若嬌紅之與申生,不一而足;第五,三姑六婆,不許
    (他入內。)
    (哪些三姑六婆,極易哄動這些女子,騙他財物,壞他聲名;第六,傷春詞曲,
    (不可令他觀看;第七,不正之婦,不可同他作伴;第八,不可容他拈弄筆墨;
    (第九,不可縱他看戲;第十,不可放他出外燒香。)
    (此十件事,在下如何今日細述?祇因後面有一個絕色女子,為了出去燒香,惹
    (出事來,虧了後來立志剛決,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也虧所訂男子,金石不渝
    (,直至流離顛沛,不變初心。)
    (日後泥金報捷,奉旨賜婚,卻將一床錦被遮過了,不致為人評論笑罵,反起人
    (之羨慕讚嘆。)
    (容在下鋪敘始末,以成全傳。)
    (正是:
    (  閑將往事漫評論,多少風流事罕聞。)
    (先把莊言垂訓誡,願君莫負此殷勤。)
    
    (第二回 丘宜公魚龍莫辨 江信生貓鼠同眠)
    (南國鶯花今更美,東風吹徹垂楊縷。)
    (驚眸萬卉縱爭妍,終古不磨情字耳。)
    (吳兒吳女多遷次,一樣風流真絕世。)
    (天公難道竟無情,不使玉人成一處?)
    (右調《玉樓春》)
    
    
4**時間: 地點:
    (話說前朝,蘇州府府城內柏梁橋,有一大姓,姓江,名淵,字啟源,是個府學
    (秀才。)
    (當初原是徽州戶籍,遷在蘇城已有十數代了。)
    (到了江啟源這一代,家事雖有二三千金,祇是艱於子嗣,自從娶了陸氏夫人,
    (年近四旬,尚無一男半女。)
    (他夫妻兩人各處去燒香求子,直至四十一歲上始得一子。)
    (因在支硎山燒香回來懷娠,取名觀郎。)
    (生得眉清目秀,資性聰明,夫妻兩口愛如掌上明珠。)
    (六歲上邊,出不多幾個痘子。)
    (就獨延一位先生教他讀書,取名江潮,那江潮一教就會,講去就明,恰象讀過
    (的一般。)
    (父母與先生歡喜不勝。)
    (到了十二歲,辭了這位先生,另請一個秀才與他開筆。)
    (江潮穎悟非常,破承開講,一揮而就,都是先生想不到的意思。)
    (先生大加稱賞,江啟源也暗暗喜歡,祇不在兒子面前過譽,祇恐小孩子家,長
    (了他的志竟要自滿,學問反不能大進。)
    (到十四歲,就成錦繡文章。)
AAA:(先生對江啟源道)令郎這樣筆力,異日定成大器。祇是小弟所學有限,他如今
    已是青出於藍了,若是學生再叨承乏,反誤了令郎學問。如今東翁須揀一位飽學
    的名士教他,方為有益。
江啟源:先生說哪裏話,小兒甫得成篇,皆賴先生教導之力,正要時聆訓教,點鐵成金,
    如何就說辭別起來?
    (先生再三不肯。)
    (江老口裏雖如此說,心下也要易師,祇作順水推船。)
    
    
5**時間: 地點:
    (此時冬節已近,江老吩咐家中備了盛酌款待先生,殷殷勤勤,遞了先生的酒,
    (當做謝師辭別筵席。)
    (停了一日,先生要歸,啟源封了束脩,兼備六盒盛禮,父子送先生直至舟次。
    ()
    (先生下了船,江老就別去了。)
    (那江潮又立了半晌,直到那船望不見方纔回去,這是他師弟十分相得,聚首數
    (載,時刻不離。)
    (在先生,久館思歸,臨別之時未必有依依顧戀之態;在江潮,平日仰賴先生訓
    (誨,猶如至親骨肉一般,一旦分離,何等淒慘?又不敢向先生說,祇覺得眼淚
    (汪汪。)
    (看官,你道世間弟子待師之誼都是一般的麼?恐怕祇有一個江潮情厚了,還有
    (學生怨著先生,做首詩道:
    (  本是離籠鳥,翻成入檻猿。)
    (幾時方離別,坐破此青氈。)
AAA:(又有一個伶俐的道)不好!不好!待我做一首好的。
AAA:世間惡物死即沒,惟有先生死又出。若要我們快活時,直等死了『掐不入』。
AAA:(眾人齊聲問道)甚麼叫做『掐不入』?
AAA:(那學生道)掐不入者,老也。
    (原來吳中的鄉談,父親叫做老官,匏瓜瓠子老了掐不入,就把來做稱呼父親的
    (雅號。)
    (那學生子的意思,道先生死了一個又換一個,再死不盡的,不如老子死了,不
    (請先生,我們方纔快活。)
    (這句話,是我耳朵裏親聽得的。)
    (這樣學生子也是師徒。)
    (如江潮這樣,世間絕少。)
    (閑話休題。)
    
    
6**時間: 地點:
    (且說江潮,自從先生去後,終覺散淡了些。)
    (祇是那江老的相識甚多,那荐先生的荐書雪片也似的送來,江老一概不允。)
    (祇有自己素所信服的一個府學中廩生秀纔,姓丘,名隱,表字宜公,住在白蝠
    (子巷,也是當時數一數二的名士,江啟源自己去拜了他,然後央個友人去說。
    ()
    (那丘宜公見江家請他,學生一人,束脩不薄,滿心歡喜。)
江啟源:(外面假說道)今年先是李閣老先生央人來聘,不期張閣老先生也來求聘,都說
    脩儀六十兩,節儀在外,學生因先應承了李府,未曾應允張府,為此兩家爭聘。
    我學生思忖起來:允了李老先生,恐張老先生見怪;允了張老先生,李老先生面
    上又覺欠情。因此兩家都辭了他,寧可自己少了幾兩束脩,也是小事。今既承江
    啟老盛情,學生情願比張、李二府少了二十兩,就了他罷!
    (那人回去,與江老說知,江老大喜。)
江啟源:(隨即寫帖)謹具聘金二兩、薄脯三十六金,按節奉上。
    (擇了正月十六吉日到館,就央這位朋友同了家人送去。)
    (丘先生受了聘金,留這位朋友與江便吃了一盞空茶,送了出門。)
    (到了十六日,江老吩咐,喚了一乘暖轎、兩個家人,到白蝠子巷,去請了丘相
    (公來。)
    (那丘先生比了前邊的先生闊了一分,那江老也比舊先生加意一分了,少不得備
    (酒接風。)
    (過了幾日,先生見江潮文字有了六七分學力,倒有十二分的才情,也不消把經
    (書講究了,祇把幾篇新時文講講。)
    (江潮先已透知脈理,先生大加讚賞,把江潮不當學生子看承,意似相資朋友看
    (待,起他一個表字,叫做江信生。)
    (誰知江信生還是十五歲的孩子,筆路雖好,那孩氣未脫。)
    (前番先生是從幼兒管下他的,自然服服帖帖;那丘先生不但不加聲色,反與他
    (嬉笑,朝夕信生長信生短,與他貓鼠同眠,才學雖比起先的略高了一分,功課
    (一些也沒有了。)
    (江潮十分恭敬,比那前番先生的待法,大不相同。)
    (這叫做:
    (  俗人念佛不信,和尚放屁有緣。)
    (始覺認真無益,不如隨方逐圓。)
    
    (第三回 江信生童年入泮 陸氏母吩咐進香)
    (鶯花呈媚,春光欲滴,童稚風流秀色。)
    (嚶嚶出谷舌羞簧。)
    (香翰灑,泮芹輕摘。)
    (支硎名景,慈悲法力,欲報金珠不惜。)
    (叮嚀至在與嬌兒,多拜觀音恩德。)
    (右調《鵲橋仙》)
    (光陰易過。)
    (到了冬間,縣考童生,江潮去考,縣中取了第一名案首;府考,取了第十一名
    (;到江陰去,提學准准也取了第十一名。)
    (並無一些線索,是真正真才入學了。)
    (江老夫婦歡喜不勝,就送十兩紋銀,一席喜酒,謝了丘先生,祇道全是他的功
    (德,前番的先生再不提起了。)
    (江潮自從進了學,先生也或來或去,江潮又結交了一班同進學的少年朋友,名
    (為會文,日日出去頑耍。)
    (先生再不嗔責,父母又道他進了學,已是爭氣了,也不十分管他。)
    (過了殘冬,來年加了束脩十四兩,共五十兩,原請丘宜公。)
    (比了去年,江老愈加恭敬,先生越把學徒放松了。)
    
    
7**時間: 地點:
    (一日,江潮的母親陸氏對江潮道)
江 潮:我與你父親,半世為人,庸庸碌碌,四十歲上邊還沒有兒子;直到四十一歲上,
    感觀音大士有靈,燒著了一爐香,歸來就懷了孕,生下你來。故此,我與你父親
    自周歲時就抱著你,夫妻三口,年年往支硎山還願。你六歲時,那年橋邊出痘的
    甚多,我許了大士白綾長幡一對,保佑你痘花無恙。果然你出不多幾個痘子,你
    面上身上,疤痕兒也沒有半個。上年冬間,你將去考的時節,我請了觀音紙馬供
    養在家,虔誠祈禱,許了個願心:若得徼幸進學,情願棄捨真珠纓絡一副,照前
    綾綢寶幡一對。果然,又感大士有靈,竟得進學。每年間,我同你父親三口兒去
    拜謝佛天,今年,我們兩個都是望六的人了,頭眩眼花,不堪跋涉,你獨自去還
    了願心罷!
    (江潮聽說,道)
江 潮:母親年年同去,為何今年要兒獨往?老人家正該出去看看春景,尋些快活,怎麼
    倒要住在家裏?
陸 氏:雖是你的好心,我們兩個近日身子都疲倦得緊,實是去不得了。你去替我多拜幾
    拜,待我們兩個到得六十歲上邊,再同你去拜謝便了。
    (江潮見母親執意不去,祇得喚下船隻,陸氏備了香燭等物,並真珠纓絡一副、
    (彩綾寶幡一對,擇了三月十六日到山。)
    (有詩為證:
    (  為感支硎應所求,豈知年少愛風流。)
    (至今南國多花柳,擴作離人一段愁。)
    
    (第四回 吳小姐精通翰墨 雪婆子輕撥春心)
    (誰說當年詠絮才,於今弱婉洵名魁。)
    (春蠶葉盡抽絲巧,晚燕泥輕刷羽回。)
    (南國美人今孰是?西川才子肯重來?)
    (蜀禽血染江楓冷,縱系春心忍作灰。)
    
    
8**時間: 地點:
    (不說江潮往支硎進香至期。)
    
    
9**時間: 地點:
    (且說蘇州府府城內洛神橋有個舊族,姓吳,名洲,字涵碧,貢生出身,做了一
    (任藍田知縣,辭職歸家。)
    (年逾六十並無子嗣,祇生得一位小姐,名喚逸姝,單諱一個媛字。)
    (生得瑩潤如白玉碾成,明媚如鮮花妝就,不但女工精熟,又且詩賦入神。)
    (年方一紀多三載,恰吳望望十五時。)
    (有詞為證:
    (  輕盈綽約,從容態度何曾學?多情秋水涵寥廓,一縷凝香,恍似天邊落。
    ()
    (牡丹怯雨煙為幕,亭亭仙子初臨洛。)
    (愁人一顧魂銷卻,無限幽情,莫使成耽擱。)
    (右調《醉落魂》)
    (這吳知縣與夫人李氏過於珍重,視女如明月之珠、連城之璧,不是過也。)
    (從幼兒請女先生教他識字。)
    (吳小姐資質聰明,五歲上邊,女《孝經》,女「小學」都通本背過;七歲即會
    (吟詩,雖未精工,卻也清雅不俗。)
    (吳涵碧原是個老學,最喜吟詩作賦,見女兒有此才情,道女先生識字有限,便
    (自己朝夕與女兒把「四書」、「五經」講究。)
    (他也還指望娶妾生子,誰知連娶二妾,絕無影響,吳涵碧嘆口氣,祇索性休了
    (念頭,單把那如花似玉、最聰明的小姐朝夕訓誨。)
    (到了十三四歲,詩詞歌賦件件精通,字兒又學就了衛夫人的筆法,春箋紅葉,
    (題詠來都是不經人道的。)
    (涵碧見了,十分讚嘆,祇是不好向外人表白。)
    
    
10**時間: 地點:
    (一日,吳老因朝中有個獻蛟都督立了軍功,朝廷封他為定遠侯,聞得吳涵碧大
    (名,聘他到京,要作一篇祝功頌。)
    (吳老堅辭不去,被他奏聞聖上。)
    (來召,著為幕府記室。)
    (莫奈何,祇得別了妻女,往京中去了。)
    (止留夫人、小姐與侍婢曉煙、輕綃、非霧在家過日。)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