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觀勝會游憩梵宮 看嬌娃奔馳城市)
    (詞曰:
    (  韶光易老,莫辜負眼前花鳥。)
    (從來人算何時了?批古評今,感慨知多少。)
    (貪財好色常顛倒,試看天報如謄稿。)
    (卻教守拙偏湊巧。)
    (拈出新編,滿砌生春草。)
    (右調寄《醉落魄》)
    (這首詞,是說萬事不由人計較,一生都是命安排。)
    (誰不願玉食錦衣,嬌妻美妾,那曉得,苦樂窮通已經注定,不容人矯揉造作。
    ()
    (惟君子能造命,惟積德可回天。)
    (比如一棵樹,培植得好,自然根枝茂盛,開花結果,生種不絕。)
    (若做宋人揠苗,非徒無義,反加害矣。)
    (昔王敦圖貴而伏辜,季倫擁貲而致死。)
    (天子不能救幸臣之餓,謀臣不能保霸王之刎,莫非命也。)
    (就是有福氣的,也要知止知足,不可享盡。)
    (若依得人算,文王不囚於羑里,孔明不悲於五丈原,邵康節老頭兒用不著土饅
    (頭了。)
    (天地以似一間屋,日月像笸籃大兩面鏡,一天星斗又如許多小鏡,遠近上下,
    (處處掛著。)
    (人在中間,像個蜘蛛。)
    (這裏牽絲結網,鏡裏也牽絲結網。)
    (這裏捉縛蚊蟲,鏡裏也捉縛蚊蟲。)
    (閃過西邊,東邊照著;藏在底下,上面照著,纔一舉動,處處鏡子裏面都替你
    (記帳,真是毫髮不爽,報應分明。)
    (故作善降祥,作惡降殃,如謄稿一般。)
    (在下今日卻不說因果,也不說積德,祇說個心術。)
    (若說到心術,看官們又嫌頭巾氣,恐怕道隱衷,對著暗病,就要掩卷打盹。)
    (不如原說個情字,心如種穀,生出芽是性,愛和風甘雨,怕烈日嚴霜。)
    (今人爭名奪利,戀酒貪花,那一件不是情?但情之出於心,正者自享悠然之福
    (,不正者就有揠苗之結局。)
    (若迷而不悟,任情做去,一如長夜漫漫,沉酣睡境,那個肯與你做冤家?當頭
    (一喝,擊柝數聲,喚醒塵夢耶?此刻,樂而不淫,怨而不怒,貞而不諒,哀而
    (不傷。)
    (多情才子,具一副剛腸俠骨,持正無私;幾個佳人,做一處守經行權,冰霜節
    (操。)
    (其間又美惡相形,妍媸各別,以見心術之不可不端。)
    (所以名為《情夢柝》。)
    (絕古板的主意,絕風騷的文章,令觀者會心自遠,聽我說來。)
    (崇禎年間,河南歸德府鹿邑縣地方,有一秀士,姓胡名瑋,字楚卿。)
    (生得瓊姿玉骨,飽學多才,十三歲入庠。)
    (父親胡文彬,曾做嘉興通判,官至禮部郎中。)
    (母黃氏,封誥命夫人,時已告老在家。)
    
    
2**時間: 地點:
    (一日,吳江縣有一個同年,姓荊,名錫仁,來歸德府做同知。)
    (曉得胡楚卿童年雋艾,托鹿邑知縣作伐,願納為婿,就請到內衙讀書。)
    (縣尹將荊錫仁之意,達於文彬,文彬大喜。)
    (茶過,送出縣尹。)
    (正要進來與夫人兒子商議。)
    (誰知胡楚卿在書房,先已聽見父親送出知縣,走至廳後,見一個管家對書童道
    ()
楚 卿:當初我隨老爺在嘉興做官,曉得下路女子極有水色,但腳大的多。每到暑天除了
    裹條,露出兩腳,拖著一雙胡椒眼涼鞋,與男人一般。如今荊小姐,自然是美的
    ,祇怕那雙腳與我的也差不多。
    (正在那裏說笑,不料被楚卿聽了,想:金蓮窄小,三寸盈盈,許多佳趣俱在這
    (腳上,若大了,有甚麼趣?況且風俗如此,總是裹也未必小,不如對父親說,
    (回了他倒好。)
    (恰好文彬至裏邊,把上項事說著。)
    (夫人未及答,楚卿接口道)
楚 卿:雖承荊年伯美意,但結親太早,進衙讀書,又晨昏遠離膝下;況鄉紳與現任公祖
    聯姻,嫌疑未便。不如待孩兒明年赴過鄉試,倘僥倖得中,那時怕沒有鄰近名門
    ?如今著甚麼緊?
    (老夫妻二人,見他說得有志氣,便也快活,就復拜縣官,回絕荊知府。)
    (因此蹉跎,不曾與楚卿聘下媳婦。)
    (不意十五歲上,父母相繼而亡。)
    (躄踴痛哭,喪葬盡禮。)
    (過了周年,挨到十七歲上,思量:上無父母,又未娶妻,家人婦女,無事進來
    (,冷冷落落,不像個人家。)
    (因與老管家商議,將服侍老夫人兩個大丫鬟,都出配與人。)
    (把房屋典與同族胡世賞,他做戶部員外,得價三百五十兩。)
    (自己卻移在莊上,在舊宅住,祇同一個家人,一個養娘,一個小廝年紀十五歲
    (,五六口過活。)
    
    
3**時間: 地點:
    (當時三月,天氣暖和。)
    (想:平日埋頭讀書,並未曾結識半個朋友,上年又有服,不曾去得鄉試。)
    
    
4**時間: 地點:
    (如今在家,坐吃山空也不濟事。)
    (心上就要往外行動。)
    (便叫蒼頭喚兩個老管家來,一個名周仁,是掌租產的。)
    (一個名蔡德,是嚮來隨任的。)
    (俱有妻室另居。)
    (一齊喚到,因對他兩個道)
那一個:老爺在日,有一門生俞彥伯,係陝西綏德府米脂縣人,曾借我老爺銀一百八十兩
    ,今現任汝寧府遂平知縣。我如今一來歷覽風景,二來去討這項銀子。或者有贈
    ,也不可知。前房屋典價銀三百五十兩,尚未曾動。周仁,你與蔡德兒子蔡恩,
    各分銀一百六十兩,買賣生息。尚存銀三十兩,我要作盤費。蔡德,你同我去,
    一路照管。叫你老婆、兒子暫住這莊上來,與我看守家內。
    (隨即將銀交與兩人。)
    (蔡德領命,自去收拾行李起程,楚卿也自整治行囊,擇於本月念六日出門。)
    
    
5**時間: 地點:
    (至期,蔡德及兒子蔡恩並老婆媳婦,清早都來了。)
    (楚卿交了什物鎖鑰,分付養娘並在先服侍的一個家人看守門戶,自與蔡德、清
    (書,覓牲口,裝上行李,遂往商水。)
    (進項城,來到上蔡界口,隔著遂平止差九十里。)
    
    
6**時間: 地點:
    (此時已是四月初七。)
    (那地方有一禪林,叫著白蓮寺,真是有名的古剎。)
    (一路上聽人傳說,明日去看盛會。)
那一個:(天已將暮,三人下了飯店,問主人道)此去白蓮寺有多少路?
店 主:(店主人道)這裏到白蓮寺,祇有二十里,再去五里就是上蔡城。相公若是便路
    ,明日盛會,也該早些起身走去看看。
楚 卿:我便要去。
    (遂用了晚飯,自去安寢。)
    (到了四更時分,路上就有人行動。)
    (楚卿起來梳洗畢,吃了飯,喚牲口,裝上行李,算還飯錢,遂辭主人出門,東
    (方卻纔發白。)
    (一路上,男女絡繹不絕。)
    (及至寺前,剛上午時候,祇見山門口先歇下五乘幔轎。)
    (楚卿也要下驢,掌鞭道)
楚 卿:相公,我們牲口是要趁客的,不如送你到飯店安歇,打發我先去罷。
楚 卿:也說得是。
    (就在附近飯店住下,打發掌鞭去了。)
    (三人吃了點心,吩咐店主照顧行李,三人同步至寺前。)
    
    
7**時間: 地點:
    (此時,燒香游玩的已是挨擠不開,男女老幼,何止一萬。)
    (三人挨到山門,看那匾上寫著四個大字是:白蓮古剎。)
    (一路去,祇見:
    (  先列兩個菩薩,後塑四位金剛。)
    (布袋佛張開笑口,韋尊者按定神杵。)
    (爐煙飛翠,燭影搖紅。)
    (正殿上三尊大佛,兩旁邊十八羅漢。)
    (準提菩薩供高樓,千手觀音藏寶閣。)
    (到講經堂,鐘聲法鼓響,佛號梵音鳴。)
    (老和尚喊破喉嚨,小沙彌擊翻金磬。)
    (齋堂裏,餓僧吃麵;香積廚,老道燒茶。)
    (孩兒們,玩的玩,跳的跳;老人家,立的立,拜的拜。)
    (還有輕薄少年,扯汗巾,挖屁股,乘機調趣;又有風流子弟,染鬚毫,拭粉壁
    (,見景留題。)
    (那些婦女,老成的,說老公,認媳婦,告陳親眷;騷發的,穿僧房,入靜室,
    (引惹闍黎。)
    (還有口乾的,借茶鐘,拿盞子,呼湯呷水;尿急的,爭茅坑,奪糞桶,露出東
    (西。)
    (楚卿三人擠入擠出,到處觀看。)
    (到了下午時候,人也漸疏。)
    (轉出山門,早來這幾乘轎子尚在那裏。)
    (想道:定是大戶人家女眷,怕人多不雅,所以早來進香,如今必在靜室。)
    (祇見一群婦女丫鬟,三四個尼姑,前面幾個男子,先走出來喚轎夫,遂將轎子
    (亂擺開。)
    (胡楚卿定睛看時,中間幾個,珠翠滿頭,香風拂拂。)
    (一個老的約有五旬,先上轎。)
    
    
8**時間: 地點:
    (次後一個十二三歲與一個垂髫的合坐一轎。)
    (第三個是一個三十上下的,艷麗非常,卻也看得親切。)
    (這裏看未完,那邊又有一個上轎。)
    (楚卿忙轉目觀望,祇見那女子左腳已進轎內,右腳剛剛縮進,一隻紅繡鞋,小
    (得□□,面龐竟未曾看得,並不知有多少年紀。)
    (慌忙再看後面,祇剩一頂空轎,等著個半老佳人在那裏與尼姑說話。)
    (胡楚卿懊悔不及,那前面先上轎的三乘,已起身上。)
    (祇見第四乘尚在等著後面,忽轎內一隻纖纖玉手,推起半邊簾子,露出臉來,
    (似要說話光景。)
    (見了楚卿,卻又縮進。)
    (看官,你道甚麼緣故?原來小姐見前面轎子已去,意欲喚養娘催後面母親起身
    (,見有人看,忙縮進去,原是無心。)
    (楚卿打個照面看著,驚喜道)
楚 卿:天下有這樣佳人,真是絕色,又且有情,推簾看我。
    (正在思想,那兩乘轎都起身了。)
清 書:(忽清書在旁道)相公,不知誰家小姐如此標致,又不知後來嫁與何人享福。
楚 卿:你如何知他未嫁?
清 書:我明明見他是盤頭女兒。
蔡 德:(蔡德也接口道)其實還是一位小姐。
    (楚卿聽了,不勝心癢。)
楚 卿:(因說道)我等了半日,未曾看得親切。料他必住城內,明日省走幾里路也好,
    你兩個可速速搬行李,進城安歇。我先去,偏要看他一看。好歹在縣前等我說話
    罷。
    (說罷,急急趕去。)
    (及趕上轎子,尾後半箭之地,路上也無心觀看。)
    (及進了城,又行三四條街,五乘轎子立住腳。)
    (不知轎內說些甚麼話,祇見丫鬟婦女分走開來。)
    (前面三乘轎子望南去了。)
    (後面兩乘望西直走。)
    (原來是兩處的。)
    (楚卿隨著後邊轎也望西來。)
    (走過縣前,又過一條街,到了一個大牆門首,將轎子歇下。)
    (楚卿急挨上前。)
    (這些婦女,掀開兩處簾子,先走出一個老的,後走出一位小姐。)
    (果然,體態輕盈,天姿國色,是個未及笄女子。)
    (上階時露出金蓮半折,與丫鬟們說說笑笑,竟進去了。)
    (並不曾把楚卿相得一相。)
    (那楚卿站了良久,不覺掃興而歸。)
    (行了三五丈,又轉身來,把門牆內仔細一看,痴心望再出來的景象。)
    (忽見門邊有一條字,上寫著:
    (    本宅收覓隨任書童)
    (楚卿那時見了此字,不覺歡喜。)
楚 卿:(暗想道)我這樣才子,不配得個佳人,也枉生一世。這小姐形容體態雖是絕色
    ,但不知內才如何。我今趁此機會,就扮作書童,做個進身之策。那時得與小姐
    親近,聞一聞香氣。他若有才,我就與他吟詩,答應起來。倘能竊玉偷香,與他
    說明,成就了百年姻眷,豈不是一生受用?
    (你看,楚卿一路胡思亂想,心中定了主意。)
心 中:(忽又跌足道)不妥,我如今已長大了,怎麼扮做書童?
    (看官,你道為何?原來,人家公子到八九歲,就有些氣質,到十二三竟裝出大
    (人身份來。)
    (楚卿這幾年,涉歷喪葬,迎接賓客,豈不自認是一個頂天立地的丈夫?今要改
    (做小廝,恐怕長大不像樣,所以跌足。)
    (卻不曾想到,自己雖交十七歲,而身材尚小,還是十四五的光景。)
    (且身子又生得伶俐,要做盡可做得。)
    (楚卿正在那裏算策,卻事有湊巧,見一個垂髫童子遠遠而來。)
    (楚卿有意走到那童子身邊,與他比了一比自己尚矮他寸許。)
    (忙回頭一相,見自己身軀,比他小些。)
楚 卿:(暗暗歡喜道)我明日就叫清書去訪問他姓名事情,再作商議。
    (急急行來,卻也作怪,尋不見縣前。)
    (忽到了官塘橋。)
    (自忖:方纔不曾有,必是行錯了。)
    (急問人時,說是官塘橋。)
楚 卿:(又問到縣前多少路,那人道)里半,進南門,再直走一里,左手轉彎就是。
    (原來,楚卿想扮書童時節,不覺出了神,錯認嚮南而去。)
    (那楚卿原也不知,自己好笑起來,祇得轉身走到南門,再問縣前來。)
    (蔡德遠遠窺望,接著道)
蔡 德:相公這時候纔來,我們下處已討多時。日色晚了,可快些去罷。
    (楚卿笑了,就隨蔡德而去。)
    (欲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評曰:
    (  敘看婦女,忙碌碌一雙餓眼,急煎煎一副心腸,卻從筆尖發出來。)
    (第二回 小秀才改扮書童 老婆子拿扳券保)
    (詞曰:
    (  纔遇仙娘,見推轎簾,有意咱行。)
    (花解語,玉生香,想殺我劉郎。)
    (沒奈何,喬裝剪髮,托入門牆。)
    (痴情欲旁西廂,琴挑心未逗,抒拒意先防。)
    (若個事,九回腸,與那個商量?且學他登樓崔護,一試何妨?)
    (右調寄《意難忘》)
    
    
9**時間: 地點:
    (話說胡楚卿隨蔡德來到下處。)
清 書:(清書笑問道)相公可曾看見麼?
楚 卿:(楚卿把眼色一丟)胡說!
    (清書與蔡德會意,曉得店中雜鬧,遠方人看婦女不便,明日路上閑講未遲。)
    (因此就閉了口。)
    (楚卿暗想道:我明日要做這勾當,蔡德是老成人,必然力阻。)
    (不如寫封書,設計打發他先到遂平,留清書在此,又好替我裝扮。)
    (一夜無辭。)
    (明早,楚卿在床上,喚蔡德道)
楚 卿:我連日勞頓,昨又走急了幾里路,身子困倦得緊,意欲歇息兩日,著你先到遂平
    何如?
蔡 德:許多路在旁,何爭這九十里?且到遂平安息,省得大家掛念。
楚 卿:你有所不知,我到遂平,俞老爺必定留入內衙,一來請酒演戲,二來客邊不得舒
    暢,拘拘然有何好處?我如今用個名帖,寫一封書,你將家中帶來套禮,再拿五
    兩銀子,買些禮物預先投進,俞老爺也好打點銀子。我一到,盤桓兩日就回,豈
    不兩便?
蔡 德:不難,相公若要舒暢,同到遂平城外,尋個寺院歇下,待老僕把書札投進。祇說
    相公路上有事耽擱,著我先來的,如此就是。何必在此遠隔,教我放心不下?
楚 卿:我身子委實不快,若勉強上了牲口,弄出病來怎好?
    (店主人見楚卿要住,巴不能勾生意,便對蔡德道)
店 主:老人家,你相公是少年公子,吃苦不得,急行一里不如寬行十里,在此我自會服
    侍,不須你費心。還依著相公,你先去。
    (蔡德見說話近理,祇得先去吃飯。)
    (楚卿起來寫書帖,將箱內禮物交與蔡德,將身邊銀子稱出五兩,買些禮物。)
    (又稱五錢與蔡德做盤費。)
    (蔡德吩咐清書小心服侍,兩三日就來,叮囑主人幾句,出門去了。)
    (楚卿哄蔡德起身,遂吃了飯喚清書,附耳道)
楚 卿:如今有一事與你商議,切不可泄露。到縣前往西去,右邊一條巷內,有大牆門,
    門邊有一條字,『本宅收覓隨任書童』,問他家姓甚名誰,做甚麼官。往那裏去
    ,見機說話,即刻就來。
清 書:相公問他收覓書童,敢是要賣我麼?
楚 卿:不是賣你,我有緣故。少不得對你說。
    (清書去了一個多時,就進來回復)
清 書:我方纔走到他家牆門,見對門豆腐店,有個老婆子在那裏。我假說借坐,等個朋
    友。因問他:『前面大牆門裏甚樣人家?要收覓書童到那裏去?』那婆子笑道:
    『我曉得你來意了,他家姓沈名大典,號長卿,一嚮做兵備官,舊年十二月上京
    復命。朝裏見他能事,今福建沿海地方倭寇作亂,欽差沈老爺去鎮守。不日到家
    ,就要上任。著人寄信回來,要討書童。他家極是好的,奶奶又賢慧,又無大公
    子差使,祇有一位小姐,名喚若素,才貌雙全,年紀十六歲,要檢好女婿,未曾
    許人。你若要去,身價銀五兩,老爺回來,又有銀子賺。是極好的,不要錯過了
    。』我見他說得好意,祇得假應道:『我是不要去,有個親眷托我,故此替他問
    一聲。』那婆子道:『你親眷在那裏?』我說:『就在西門外。』婆子星飛舀一
    碗腐漿與我吃,又說:『今日是好日,你快去喚那親眷來,到我這裏吃了便飯,
    我同他進去,作承我吃一杯中人酒。』他就催我起身來了。相公,你道他竟認真
    起來,好笑,好笑。
    (楚卿聽了,拍掌得意道)
楚 卿:妙,妙!我虧你提醒。
清 書:是甚麼緣故?
楚 卿:(楚卿掩上客房)沈家小姐,就是昨日進城看的,果是絕色,卻恨無門可入。見
    他字上要收書童,我痴心要趁此機會,改扮投進,圖個緣法,卻不曾想到受聘不
    受聘,若一時失檢點,進去,他已受過聘了,豈不是勞而無功,總得竊玉偷香,
    也是壞了陰騭。你方纔說未受聘,豈不是一喜?又婆子說他才貌雙全,豈不是第
    二喜?況有婆子引進,故此得意。我如今就要做了。
    (清書見說,呆了半晌道)
清 書:相公主意差了,這個斷使不得。
楚 卿:如何?
清 書:他是官宦人家,進時易,出時難。相公賣身進去,教我怎生來贖你?如今蔡阿叔
    又往遂平,我在這裏,還是等著相公好還是回去好?
楚 卿:你在這裏切不可擅自回去。我隨婆子到他家,得見小姐,看他有何話,訂個終身
    之約,央媒娶他。若是無緣,十日五日,我就出來。
清 書:(清書笑道)如此還好。
楚 卿:拿你家中新做的衣服來,我穿一穿看。
清 書:(清書取衣服遞過)我嫌長,祇怕相公嫌短。
    (楚卿穿起來,倒也不長不短。)
    (遂脫下來,付清書折好。)
    (幸喜此日店中無客,又兼清靜。)
    (楚卿原是弱寇,未戴網巾。)
    (除下板巾,叫清書把頭髮周圍挑下,用剪刀剪齊。)
清 書:相公如此走出去,店主人就要曉得了。
楚 卿:剪齊了,我原梳上,戴巾出門。
    (兩個弄了周時,把鏡一照,甚是得意。)
    (復梳上來,對店主人道)
店 主:我有個朋友在東門外,要去拜他,住三日五日未可知,清書卻要住在此間。這一
    間房,我有鋪蓋物件在裏面,不許他人睡的。
主 人:盛價在此,不妨。若恐年紀小,相公不放膽,有甚麼財物,交我便了。
    (楚卿轉身進房,將三十兩銀用剩的,稱一兩與清書,去買布做衣服,將十兩交
    (與主人,餘銀自己帶在身邊。)
    (叫清書袖著梳鏡衣服,別主人出門。)
    (店上買一雙眉公蒲鞋,又買一條玄色絲帶,檢個冷靜寺裏無人處,梳下髮來,
    (脫去自己袍子,穿上清書衣服,換去朱履,繫了玄色絲帶。)
    (清書把楚卿衣服等物收拾,包作一包,跟楚卿出寺。)
    
    
10**時間: 地點:
    (此時,雖則日長,已是午後。)
楚 卿:忙不在一時,且到店上吃些點心。
楚 卿:(吃完,就把衣服等物一包,當在店上道)此物是我家相公的,今沒有銀子還你
    ,暫當在這裏,我轉來取贖。
    (兩個人遂走到豆腐店來。)
婆 子:你親眷在那裏?
清 書:這位就是。
    (楚卿即上前作揖。)
    (婆子將楚卿一看,大喜道)
婆 子:兩邊造化,有這樣標致小官,老爺自然歡喜。你今可曾吃飯麼?
楚 卿:吃過了。
婆 子:我須問過你姓名根腳,方好領你進去。
楚 卿:我是歸德府鹿邑縣人,姓吳。自幼讀書,因父母早亡,並無靠托。今要在遂平尋
    一個親戚,要央他訪個鄉宦人家去效勞,後來招贅一個妻子,算做成家。
婆 子:(因指著清書道)這位是我同鄉,他如今現在遂平縣俞老爺衙內做親隨,前日告
    假,來游白蓮寺遇見了。多承他說起,故此引到這邊。
婆 子:原來如此。祇是立契那個做保?
楚 卿:(指清書道)這位又在隔縣。
楚 卿:做保就煩你老人家。如今且不至立契待老爺回來,立契未遲。
    (婆子想著,不立契,沒有中物到手。)
婆 子:(遂搖首道)這就不敢斗膽了。倘你後日三心兩意,不別而行,反要誣你拐帶東
    西。著在我身上,叫我那裏來尋你?
    (楚卿會意,假說解手。)
    (到沒人處,取出銀包,檢四五錢一塊另包,走來)
走 來:老人家,我不比沒來歷的人,就是要立契,我會寫,凡書啟柬帖,都能替老爺出
    力,比別人身價不同,卻要三十兩銀子,還要一個好妻子。我就到鹿邑,尋個表
    叔來做保。如今老爺未回,奶奶怎肯出這許多?若老爺回來不肯,我就去了。況
    且做了文書,你就擔干係。不做文書,後來我要去,由得你責備他不肯出價,是
    無干係的。你的中物,我自然謝你。如今先有幾錢銀子在此,祇要你引我進去,
    後來成事,還要重重謝你,不必奶奶要中物。
    (遂將銀子遞去。)
    (那婆子見送銀子,滿面笑道)
婆 子:據你說來,甚是老實。但銀子怎好收你?
楚 卿:祇當茶意,謝在後邊。
    (話未完,婆子老官叫做薄小瀾,賣豆腐回來。)
    (那婆子對他說著,老官歡喜,就要領楚卿去。)
婆 子:你不會說話,還是我去。
    (遂領楚卿來到大牆門口。)
    (原來,沈家管門的叫做賈門公,那婆子對他說了情由。)
門 公:你是相熟的,自進去罷。兩位阿弟權在這邊坐坐。
    (婆子去不多時,忙忙出來道)
婆 子:奶奶甚喜,叫你進去。
    (原來沈家要收覓書童,是要識字標致的,所以一時難覓。)
    (今聽說有識字標致的書童,就叫喚進。)
    (那楚卿聞喚,隨婆子轉彎抹角走至樓下,請奶奶出來。)
    (楚卿遠遠看時,隨著四五個丫鬟,卻不見小姐。)
    (祇有一個十七八歲大丫鬟,倒有八九分顏色,不轉睛把楚卿看。)
    (楚卿自忖:這個可做紅娘。)
    (夫人走到中間,楚卿上前叩了四個頭。)
楚 卿:(夫人笑道)就是你麼?是那裏人?多少年紀?要多少銀子?
    (婆子上前,細細代述一遍。)
    (奶奶聽說如今不要銀子,等我老爺回來立契,多要幾兩,又要定親,一發歡喜
    (道)
奶 奶:就是成家的了。若說親事,你這樣人,要好的自然有。
楚 卿:(因指旁邊大丫鬟道)這是我小姐身邊極得意的,日後就把他配你。
楚 卿:多謝奶奶。
    (因不見小姐,假意)
假 意:書童初來,不知有幾位公子小姐,也要叩個頭。
奶 奶:公子小,祇得五歲。一個小姐在房裏,也不必了。方纔薄媽媽說你姓吳,但不知
    叫甚名字。
楚 卿:我年紀小,尚未有名字。
奶 奶:既如此,你新來,我又歡喜,就叫喜新罷。
楚 卿:謝賜美名。
奶 奶:你親眷在此,我叫送酒飯來吃。
    (遂喚一個老奶子,同薄媽媽送楚卿到外廂書房裏來。)
楚 卿:(楚卿嚮老奶子唱個喏)老親娘高姓?
奶 奶:(奶子道)先夫姓朱,我是奶奶房裏管酒米的。
楚 卿:我遠方孩子,無父母親戚在這裏,你就是我父母一般,全仗你老人家照拂。
    (奶子見說得和氣,心中歡喜道)
心 中:你不消懮慮。
心 中:(說未完,祇見起先奶奶指的大丫頭走到書房邊道)薄媽媽,奶奶叫你去喚老官
    ,來陪喜新哥哥吃酒。
    (楚卿忙上前要唱喏。)
    (他頭也不回,進去了。)
    (原來,因奶奶說要把他配與楚卿,有些怕羞。)
    (今奶奶叫他喚薄媽媽,他不得不來。)
    (心上又要再看楚卿,已在門縫裏張了一杯熱茶久。)
    (故此,說聲就走。)
朱媽媽:方纔這位姐姐,名喚衾兒。老爺見他標致,要納為妾,夫人不肯,送在小姐身邊
    。一手好針線,極聰明,又識字,肯許配你,是你的造化。你今祇依我們,稱他
    衾姐罷了。
楚 卿:承指教。
    (又見一個婦人托六碗菜一個丫頭提兩壺酒出來。)
薄媽媽:這是李嬸嬸。這是木藍姐。
    (楚卿俱致意過。)
    (清書接酒菜,擺在桌上。)
    (那三個婦人,說一聲,進去了。)
    (薄媽媽也去喚老官了。)
楚 卿:(楚卿因對清書道)你今祇稱我吳家哥,坐次不可拘拘,露出馬腳。
清 書:曉得。祇是一件,我還是逐日來探望你,還是不來好?
楚 卿:這三兩日,你也不必來。至四五日後,祇到縣後冷靜寺裏,上下午來一次,與你
    打個暗號。若要會你,我畫個黑墨圈在右邊粉牆上,你就到這邊來尋我。
    (說未完,薄老官來了。)
    (楚卿謝了一聲,三個吃酒,講些閑話。)
    (天色已晚,大家起身別去。)
    (楚卿獨自轉來。)
    (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楚卿假贈綠蔥簪 衾兒錯認鴛鴦譜)
    (詞曰:
    (  雲鬢絲絲潤,金蓮步步嬌。)
    (芙蓉如面柳如腰,一見一魂消。)
    (暗把金釵贈,頻將細語挑。)
    (恨他心允話偏驕,不肯便相招。)
    (右調《巫山一段雲》)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