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卷 落禍坑智完節操 借仇口巧播聲名)
    (詞云:
    (  女性從來似水,人情近日如丸。)
    (《春秋》責備且從寬,莫向長中索短。)
    (治世柏舟易矢,亂離節操難完。)
    (靛缸撈出白齊紈,縱有千金不換。)
    
    
2**時間: 地點:
    (話說忠孝節義四個字,是世上人的美稱,個個都喜歡這個名色。)
    (只是奸臣口裡也說忠,逆子對人也說孝,姦夫何曾不道義,淫婦未嘗不講節,
    (所以真假極是難辨。)
AAA:(古云)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
    (要辨真假,除非把患難來試他一試。)
    (只是這件東西是試不得的,譬如金銀銅錫,下爐一試,假的壞了,真的依舊剩
    (還你;這忠考節義將來一試,假的倒剩還你,真的一試就試殺了。)
    (我把忠孝義三件略過一邊,單說個節字。)
    (明朝自流寇倡亂,闖賊乘機,以至滄桑鼎革,將近二十年,被擄的婦人車載斗
    (量,不計其數。)
    (其間也有矢志不屈或奪刀自刎,或延頸受誅的,這是最上一乘,千中難得遇一
    (;還有起初勉強失身,過後深思自愧,投河自縊的,也還叫做中上;又有身隨
    (異類,心繫故鄉,寄信還家,勸夫取贖的,雖則腆顏可恥,也還心有可原,沒
    (奈何也把他算做中下。)
    (最可恨者,是口饜肥甘,身安羅綺,喜唱呔調,怕說鄉音,甚至有良人千里來
    (贖,對面不認原夫的,這等淫婦,才是最下一流,說來教人腐心切齒。)
    (雖曾聽見人說,有個仗義將軍,當面斬淫婦之頭,雪前夫之恨,這樣痛快人心
    (的事,究竟只是耳聞,不曾目見。)
    (看官,你說未亂之先,多少婦人談貞說烈,誰知放在這慾火爐中一煉,真假都
    (驗出來了。)
    (那些假的如今都在,真的半個無存,豈不可惜。)
    (我且說個試不殺的活寶,將來做個話柄,雖不可為守節之常,卻比那忍辱報仇
    (的還高一等。)
    (看官,你們若執了《春秋》責備賢者之法,苟求起來,就不是末世論人的忠厚
    (之道了。)
    (崇禎年間,陝西西安府武功縣鄉間有個女子,因丈夫姓耿,排行第二,所以人
    (都叫他耿二娘。)
    (生來體態端莊,丰姿綽約,自不必說,卻又聰慧異常,雖然不讀一句書,不識
    (一個字,他自有一種性裡帶來的聰明。)
    (任你區處不來的事,遇了他,他自然會見景生情,從人意想不到之處生個妙用
    (出來,布擺將去。)
    (做的時節,人都笑他無謂,過後思之,卻是至當不易的道理。)
    (在娘家做女兒的時節,有個鄰舍在河邊釣魚,偶然把釣鉤含在口裡與人講話,
    (不覺的吞將下去。)
    (鉤在喉內,線在手中,要扯出來,怕鉤住喉嚨;要嚥下去,怕刺壞肚腸。)
    (哭又哭不得,笑又笑不得,去與醫生商議,都說醫書上不曾載這一款,那裡會
    (醫?那人急了,到處逢人問計。)
    (二娘在家聽見,對阿兄道)
二 娘:我有個法兒,你如此如此,去替他扯出來。
AAA:(其兄走到那家道)有舊珠燈取一盞來。
    (那人即時取到。)
    (其兄將來拆開,把糯米珠一粒一粒穿在線上,往喉嚨裡面直推,推到推不去處
    (,知道抵著鉤了,然後一手往裡面勒珠,一手往處面抽線,用力一抽,鉤扯直
    (了,從珠眼裡帶將出來,一些皮肉不損,無人不服他好計。)
    (到耿家做媳婦,又有個妯娌從架上拿箱下來取衣服,取了衣服,依舊把箱放上
    (架去,不想架太高,箱太重,用力一擎,手骨兜住了肩骨,箱便放上去了,兩
    (手朝天,再放不下,略動一動,就要疼死。)
    (其夫急得沒主意,到處請良醫,問三老,總沒做理會處。)
對二娘:(其夫對二娘)二娘子,你是極聰明的,替我生個主意。
二 娘:要手下來不難,只把衣服脫去,教人揉一揉就好了。只是要幾個男子立在身邊,
    借他陽氣蒸一蒸,筋脈才得和合,只怕他害羞不肯。
對二娘:(其夫道)只要病好,那裡顧得!
    (就把叔伯兄弟都請來周圍立住,把他上身的衣服脫得精光,用力揉了一會,只
    (不見好。)
    (又去問二娘。)
二 娘:四肢原是通連的,單揉手骨也沒用,須把下身也脫了,再揉一揉腿骨,包你就好
    。
    (其夫走去,替他把裙脫了,解到褲帶,其婦大叫一聲)
對二娘:使不得!
    (用力一掙,兩手不覺朝下,緊緊捏住褲腰。)
    
    
3**時間: 地點:
    (彼時二娘立在窗外,便走進去道)
二 娘:恭喜手已好了,不消脫罷。
    (原來起先那些揉四肢,借陽氣的,都是哄他的,料他在人面前決惜廉恥,自然
    (不顧疼痛,一掙之間,手便復舊,這叫做『醫者意也』。)
對眾人:(眾人都大笑道)好計,好計!
    (從此替他進個徽號,叫做『女陳平』。)
    (但凡村中有疑難的事,就來問計。)
    (二娘與二郎夫妻甚是恩愛,雖然家道貧窮,他慣會做無米之炊,績麻沾草,盡
    (過得去。)
    
    
4**時間: 地點:
    (忽然流賊反來,東蹂西躪,男要殺戮,女要姦淫。)
    (生得醜的,淫欲過了,倒還甩下;略有幾分姿色的,就果帶去。)
    
    
5**時間: 地點:
    (一日來到武功相近的地方,各家婦女都向二娘問計。)
二 娘:這是千百年的一劫,豈是人謀算得脫的?
    (各婦回去,都號啕痛哭,與丈夫永訣,也有尋剃刀的,也有買人言的,帶在身
    (邊,都說等賊一到,即尋自盡,決不玷污清白之身。)
二 郎:(耿二郎對妻子道)我和你死別生離,只在這一刻了。
二 娘:事到如今,也沒奈何。我若被他擄去,決不忍恥偷生,也決不輕身就死。須盡我
    生平的力量,竭我胸中的智巧去做了看。若萬不能脫身,方才上這條路;倘有一
    線生機,我決逃回來與你團聚。賊若一到,你自去逃生,切不可顧戀著我,做了
    兩敗俱傷。我若去後,你料想無銀取贖,也不必趕來尋我,只在家中死等就是。
    (說完,出了幾點眼淚,走到牀頭邊摸了幾塊破布放在袖中;又取十個銅錢,教
    (二郎到生藥鋪中去買巴豆。)
二 郎:要他何用?
二 娘:你莫管,我自有用處。
    (二郎走出門,眾人都攔住問道)
對眾人:令正作何料理?
二 郎:(二郎把妻子的話述了一遍)他尋幾塊破布帶在身邊,又教我去買巴豆,不知何
    用?
    (眾人都猜他意思不出。)
    (二郎買了巴豆回來,二娘敲去了殼,取肉縫在衣帶之中,催二郎遠僻,自己反
    (梳頭勻面,豔妝以待。)
    (不多時,流賊的前鋒到了。)
    (眾兵看見二娘,你扯我曳。)
    (只見一個流賊走來,標標緻致,年紀不上三十來歲,眾兵見了,各各走開。)
    (二娘知道是個頭目,雙膝跪下道)
二 娘:將爺,求你收我做了婢妾罷。
賊 頭:(那賊頭慌忙扶起道)我擄過多少婦人,不曾見你這般顏色,你若肯隨我,我就
    與你做結髮夫妻,豈止婢妾?只是一件,後面還有大似我的頭目來,見你這等標
    緻,他又要奪去,那裡有得到我?
二 娘:不防,待我把頭髮弄蓬鬆了,面上搽些鍋煤,他見了我的醜態,自然不要了。
賊 頭:(賊頭摟住連拍道)初見這等有情,後來做夫妻,還不知怎麼樣疼熱。
    (二娘妝扮完了,大隊已到。)
    (總頭查點各營婦女,二娘掩飾過了,賊頭放下心,把二娘鎖在一間空房,又往
    (外面擄了四五個來,都是二娘的鄰舍,交與二娘道)
二 娘:這幾個做你的丫鬟使婢。
    (到晚教眾婦煮飯燒湯,賊頭與二娘吃了晚飯,洗了腳手。)
    (二娘歡歡喜喜脫了衣服,先上牀睡。)
    (賊頭見了二娘雪白的肌膚,好像:
    (  饞貓遇著肥鼠,餓鷹見了嫩雞。)
    (自家的衣服也等不得解開,根根衣帶都扯斷,身子還不曾上肚,那翹然一物已
    (到了穴邊,用力一抵,誰想抵著一塊破布。)
賊 頭:這是甚麼東西?
二 娘:(二娘從從容容道)不瞞你說,我今日恰好遇著經期,月水來了。
    (賊頭不信,拿起破布一聞,果然爛血腥氣。)
二 娘:婦人帶經行房,定要生病。你若不要我做夫妻,我也禁你不得;你若果然有此意
    ,將來還要生兒育女,權且等我兩夜。況且眼前替身又多,何必定要把我的性命
    來取樂?
賊 頭:也說得是,我且去同他們睡。
二 娘:(二娘又摟住道)我見你這等年少風流,心上愛你不過,只是身不自由。你與他
    們做完了事,還來與我同睡,皮肉靠一靠也是甘心的。
賊 頭:自然。
    (他聽見二娘這幾句肉麻的話,平日官府招不降的心,被他招降了;閻王勾不去
    (的魂,被他勾去了。)
    (勉強爬將過去,心上好不難丟。)
    (看官,你說二娘的月經為甚麼這等來得湊巧?原來這是他初出茅廬的第一計,
    (預先帶破布,正是為此。)
    (那破布是一向行經用的,所以帶血腥氣。)
    (掩飾過這一夜,就好相機行事了。)
    
    
6**時間: 地點:
    (彼時眾婦都睡在地下,賊頭放出平日打仗的手段來,一個個交鋒對壘過去。)
    (一來借眾婦權當二娘,發洩他一天狂興;二來要等二娘聽見,知道他本事高強
    (。)
    (眾婦個個歡迎,毫無推阻,預先帶的人言、剃刀,只做得個備而不用;到那爭
    (鋒奪寵的時節,還像恨不得把人言藥死幾個,剃刀割死幾個,讓他獨自受用才
    (稱心的一般。)
    (二娘在牀上側耳聽聲,看賊頭說甚麼話。)
    (只見他雨散雲收,歇息一會,喘氣定了)
二 娘:你們可有銀子藏在何處麼?可有首飾寄在誰家麼?
    (把眾婦逐個都問將過去。)
    (內中也有答應他有的,也有說沒有的。)
二 娘:(二娘暗中點頭道)是了。
    (賊頭依舊爬上牀來,把二娘緊緊摟住)
賊 頭:你丈夫的本事比我何如?
二 娘:萬不及一。不但本事不如,就是容貌也沒有你這等標緻,性子也沒有你這等溫存
    ,我如今反因禍而得福了。只是一件,你這等一個相貌,那裡尋不得一碗飯吃,
    定要在鞍馬上做這等冒險的營生?
賊 頭:我也曉得這不是樁好事,只是如今世上銀子難得,我借此擄些金銀,夠做本錢,
    就要改邪歸正了。
二 娘:這等你以前擄的有多少了?
賊 頭:連金珠首飾算來,也有二千餘金。若再擄得這些,有個半萬的氣候,我就和你去
    做老員外、財主婆了。
二 娘:只怕你這些話是騙我的,你若果肯收心,莫說半萬,就是一萬也還你有。
    (賊頭聽見,心上跳了幾跳)
賊 頭:如今在那裡?
二 娘:六耳不傳道,今晚眾人在此,不好說得,明夜和你商量。
    (賊頭只得勉強捱過一宵,第二日隨了總頭,又流到一處。)
    (預先把眾婦女插在別房,好到晚間與二娘說話。)
賊 頭:(才上牀就問道)那萬金在那裡?
二 娘:你們男子的心腸最易改變,如今說與我做夫妻,只怕銀子到了手,又要去尋好似
    我的做財主婆了。你若果然肯與我白頭相守,須要發個誓,我才對你講。
    (賊頭聽見,一個筋斗就翻下牀來,對天跪下道)
賊 頭:我後來若有變更,死於萬刀之下。
二 娘:(二娘攙起道)我實對你說,我家公公是個有名財主,死不多年。我丈夫見東反
    西亂,世事不好,把本錢收起,連首飾酒器共有萬金,掘一個地窖埋在土中。你
    去起來,我和你一世那裡受用得盡?
賊 頭:恐怕被人起去了。
二 娘:只我夫妻二人知道,我的丈夫昨日又被你們殺了,是我親眼見的。如今除了我,
    還有那個曉得?況又在空野之中,就是神仙也想不到。只是我自己不好去,怕人
    認得。你把我寄在甚麼親眷人家,我對你說了那個所在,你自去起。
賊 頭:我們做流賊的人,有甚麼親眷可以托妻寄子?況且那個所在生生疏疏,教我從那
    裡掘起?究竟與你同去才好。
二 娘:若要同行,除非裝做叫化夫妻,一路乞丐而去。人才認不出。
賊 頭:如此甚好。既要扮做叫化,這輜重都帶不得了,將來寄在何處?
二 娘:我有個道理,將來捆做一包,到夜間等眾人睡靜,我和你抬去丟在深水之中,只
    要記著地方,待起了大窖轉來,從此經過,撈了帶去就是。
賊 頭:(賊頭把他摟住)我前世不知做了多少好事,修得這樣一個好內助也勾得緊了,
    又得那一主大妻財。
    (當晚與二娘交頸而睡。)
    (料想明日經水自然乾淨,預先養精蓄銳,好奉承財主婆,這一晚竟不到眾婦身
    (邊去睡。)
    (到第三日,又隨總頭流到一處。)
    (路上恰好遇著一對叫化夫妻,賊頭把他衣服剝下,交與二娘道)
賊 頭:這是天賜我們的行頭了。
二 娘:(又問二娘道)經水住了不曾?
二 娘:住了。
    (賊頭聽見,眉歡眼笑,磨拳擦掌,巴不得到晚,好追歡取樂。)
    (只見二娘到午後,忽然睡倒在牀,嬌啼婉轉,口裡不住叫痛。)
    (賊頭問他那裡不自在,二娘)
二 娘:不知甚麼緣故,下身生起一個毒來,腫得碗一般大,渾身發熱,好不耐煩。
賊 頭:生在那裡?
    (二娘舉起纖纖玉指,指著裙帶之下。)
賊 頭:(賊頭大驚道)這是我的命門,怎麼生得毒起?
    (就將他羅裙揭起,繡褲扯開,把命門一看,只見:
    (  玉膚高聳,紫暈微含。)
    (深痕漲作淺痕,無門可入;兩片合成一片,有縫難開。)
    (好像蒸過三宿的饅頭,又似浸過十朝的淡菜。)
    (賊頭見了,好不心疼。)
    (替他揉了一會,連忙去捉醫生,討藥來敷,誰想越敷越腫。)
    (那裡曉得這又是二娘的一計。)
    (他曉得今夜斷饒不過,預先從衣帶中取出一粒巴豆,拈出油來,向牝戶周圍一
    (擦。)
    (原來這件東西極是利害的,好好皮膚一經了他,即時臃腫。)
    (他在家中曾見人驗過,故此買來帶在身邊。)
    (這一晚,賊頭摟住二娘同睡,對二娘)
對二娘:我狠命熬了兩宵,指望今夜和你肆意取樂,誰知又生出意外的事來,叫我怎麼熬
    得過?如今沒奈何,只得做個太監行房,摩靠一摩靠罷了。
    (說完,果然竟去摩靠起來。)
二 娘:(二娘大叫道)疼死人,挨不得!
    (將汗巾隔著手,把他此物一捏。)
    (原來二娘防他此著,先把巴豆油染在汗巾上,此時一捏,已捏上此物,不上一
    (刻,烘然發作起來。)
賊 頭:好古怪,連我下身也有些發寒發熱,難道靠得一靠就過了毒氣來不成?
    (起來點燈,把此物一照,只見腫做個水晶捧槌。)
    (從此不消二娘拒他,他自然不敢相近。)
    (二娘千方百計,只保全這件名器,不肯假人,其餘的朱唇絳舌,嫩乳酥胸,金
    (蓮玉指,都視為土木形骸,任他含咂摩捏,當作不知。)
    (這是救根本不救枝葉的權宜之術。)
    (睡到半夜,賊頭)
賊 頭:此時人已睡靜,好做事了。
    (同二娘起來,把日間捆的包裹抬去丟在一條長橋之下,記了橋邊的地方,認了
    (岸上的樹木。)
    (回來把叫化衣服換了,只帶幾兩散碎銀子隨身,其餘的衣服行李盡皆丟下,瞞
    (了眾婦,連夜如飛的走。)
    (走到天明,將去賊營三十里,到店中買飯吃。)
    (二娘張得賊眼不見,取一粒巴豆拈碎,攪在飯中。)
    (賊頭吃下去,不上一個時辰,腹中大瀉起來,行不上二三里路,倒登了十數次
    (東。)
    (到夜間爬起爬倒,瀉個不住。)
    (第二日吃飯,又加上半粒。)
    (好笑一個如狼似虎的賊頭,只消粒半巴豆,兩日工夫,弄得焦黃精瘦,路也走
    (不動,話也說不出,晚間的餘事,一發不消說了。)
賊 頭:(賊頭心上思量道)婦人家跟著男子,不過圖些枕邊的快樂。他前兩夜被經水所
    阻。後兩夜被腫毒所誤,如今經水住了,腫毒消了,正該把些甜頭到他,誰想我
    又痾起痢來。要勉強奮發,怎奈這件不爭氣的東西,再也扶他不起。
    (心上好生過意不去,誰知二娘正為禁止此事。)
    (自他得病之後,愈加慇懃,日間扶他走路,夜間攙他上炕,有時爬不及,瀉在
    (席上,二娘將手替他揩抹,不露一毫厭惡的光景。)
賊 頭:(賊頭流淚道)我和你雖有夫妻之名,並無夫妻之實。我害了這等齷齪的病,你
    不但不憎嫌,反愈加疼熱,我死也報不得你的大恩。
    (二娘把話安慰了一番。)
    (第三日行到本家相近地方,隔二三里尋一所古廟住下,吃飯時,又加一粒巴豆
    (。)
    (賊頭瀉倒不能起身,對二娘)
對二娘:我如今元氣瀉盡,死多生少,你若有夫妻之情,去討些藥來救我,不然死在目前
    了。
二 娘:我明日就去贖藥。
    (次日天不亮,就以贖藥為名,竟走到家裡去。)
    (耿二郎起來開門,恰好撞著妻子,真是天上掉下來的,那裡喜歡得了?問道)
二 郎:你用甚麼計較逃得回來?
    (二娘把騙他起窖的話大概說了幾句。)
    (二郎只曉得他騙得脫身,還不知道他原封未動。)
對二娘:既然賊子來在近處,待我去殺了他來。
二 娘:莫慌,我還有用他的所在。你如今切不可把一人知道,星夜趕到某處橋下,深水
    之中有一個包裹,內中有二千多金的物事,取了回來,我自有處。
    (二郎依了妻子的話,寂不漏風,如飛趕去。)
    (二娘果然到藥鋪討了一服參苓白朮散,拿到廟中,與賊頭吃了,肚瀉止了十分
    (之三,將養三四日,只等起來掘窖。)
二 娘:要掘土,少不得用把鋤頭,待我到鐵匠店中去買一把來。
    (又以買鋤頭為名,走回家去。)
    (只見橋下的物事,二郎俱已取回。)
二 娘:如今可以下手他了。只是不可急遽,須要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不可差了一著。
    (說完換了衣服,坐在家中,不往廟中去了。)
    (二郎依計而行,拿了一條鐵索,約了兩個幫手,走到廟中,大喝一聲道)
二 郎:賊奴!你如今走到那裡去?
    (賊頭嚇得魂不附體。)
    (二郎將鐵索鎖了,帶到一個公眾去處,把大鑼一敲,高聲喊道)
二 郎:地方鄰里,三黨六親,都來看殺流賊!
    (眾人聽見,都走攏來。)
    (二郎把賊頭捆了,高高吊起,手拿一條大棍,一面打一面問道)
二 郎:你把我妻子擄去,姦淫得好!
賊 頭:我擄的婦人也多,不知那一位是你的奶奶?
二 郎:同你來的耿二娘,就是我的妻子。
賊 頭:他說丈夫眼見殺了,怎麼還在?這等看起來,以前的話都是騙我的了。只是一件
    ,我擄便擄他去,同便同他來,卻與他一些相干也沒有,老爺不要錯打了人。
二 郎:利嘴賊奴,你同他睡了十來夜,還說沒有相干,那一個聽你?
    (擎起棍子又打。)
賊 頭:內中有個緣故,容我細招。
二 郎:我沒有耳朵聽你。
對眾人:便等他招了再打也不遲。
    (二郎放下棍子,眾人寂然無聲,都聽他說。)
賊 頭:我起初見他生得標緻,要把他做妻子,十分愛惜他。頭一晚同他睡,見腰下夾了
    一塊破布,說經水來了,那一晚我與別的婦人同睡,不曾捨得動他。第二晚又熬
    了一夜。到第三晚,正要和他睡,不想他要緊去處生起一個毒來,又動不得。第
    四晚來到路上,他的腫毒才消,我的痢疾病又發了,一日一夜瀉上幾百次,走路
    說話的精神都沒有,那裡還有氣力做那樁事?自從出營直瀉到如今,雖然同行同
    宿,其實水米無交。老爺若不信時,只去問你家奶奶就是。
對眾人:(眾人中有幾個伶俐的道)是了,是了,怪道那一日你道他帶破布、買巴豆,我
    說要他何用,原來為此。這等看來,果然不曾受他淫污了。
    (內中也有妻子被擄的,又問他)
又問他:這等前日擄去的婦人,可還有幾個守節的麼?
賊 頭:除了這一個,再要半個也沒有,內中還有帶人言、剃刀的,也拚不得死,都同我
    睡了。
    (問的人聽見,知道妻子被淫,不好說出,氣得面如土色。)
    (二郎提了棍子,從頭打起,賊頭喊道)
賊 頭:老爺,我有二千多兩銀子送與老爺,饒了我的命罷。
對眾人:銀子在那裡?
賊 頭:在某處橋下,請去撈來就是。
二 郎:那都是你擄掠來的,我不要這等不義之財,只與萬民除害!
    (起先那些問話的人,都恨這賊頭不過)
賊 頭:還是為民除害的是!
    (不消二郎動手,你一拳,我一棒,不上一刻工夫,嗚呼哀哉尚饗了。)
    (還有幾個害貪嗔病的,想著那二千兩銀子,瞞了眾人,星夜趕去掏摸,費盡心
    (機,只做得個水中撈月。)
    (看官,你說二娘的這些計較奇也不奇,巧也不巧?自從出門,直到回家,那許
    (多妙計,且不要說,只是末後一著,何等神妙!他若要把他弄死在路上,只消
    (多費幾粒巴豆,有何難哉。)
    (他偏要留他送到家中,借他的口,表明自己的心跡,所以為奇。)
    (假如把他弄死,自己一人回來,說我不曾失身於流賊,莫說眾人不信,就是自
    (己的丈夫,也只說他是撇清的話,那見有靛青缸裡撈得一匹白布出來的?)
    
    
7**時間: 地點:
    (如今獎語出在仇人之口,人人信為實錄,這才叫做女陳平。)
    (陳平的奇計只得六齣,他倒有七齣。)
    (後來人把他七件事編做口號云:一出奇,出門破布當封皮;二出奇,饅頭腫毒
    (不須醫;三出奇,純陽變做水晶槌;四出奇,一粒神丹瀉倒脾;五出奇,萬金
    (謊騙出重圍;六出奇,藏金水底得便宜;七出奇,樑上仇人口是碑。)
    (第卷 仗佛力求男得女 格天心變女成男)
    (詩云:
    (  夢兆從來貴反詳,夢凶得吉理之常。)
    (卻更有時明說與,不須寤後攪思腸。)
    
    
8**時間: 地點:
    (話說世上人做夢一事,其理甚不可解,為甚麼好好的睡了去,就會見張見李,
    (與他說起話、做起事來?那做張做李的人,若說不是鬼神,渺渺茫茫之中,那
    (裡生出這許多形象?若說果是鬼神,那夢卻盡有不驗的,為甚麼鬼神這等沒正
    (經,等人睡去就來纏擾?或是醉人以酒,或是迷人以色,或是誘人以財,或是
    (動人以氣,不但睡時攪人的精神,還到醒時費人的思索,究竟一些效驗也沒有
    (,這是甚麼原故?要曉得鬼神原不騙人,是人自己騙自己。)
    (夢中的人,也有是鬼神變來的,也有是自己魂魄變來的。)
    (若是鬼神變來的,善則報之以吉,惡則報之以凶。)
    (或者凶反報之以吉,要轉他為惡之心;吉反報之以凶,在勵他為善之志。)
    (這樣的夢,後來自然會應了。)
    (若是自己魂魄變來的,他就不論你事之邪正,理之是非,一味只是阿其所好。
    ()
    (你若所好在酒,他就變做劉伶、杜康,攜酒來與你吃;你若所好在色,他就變
    (作西施、毛嬙,獻色來與你淫;你若所重在財,他就變做陶朱、猗頓,送銀子
    (來與你用;你若所重在氣,他就變做孟賁、烏獲,拿力氣來與你爭。)
    (這叫做日之所思,夜之所夢,自己騙自己的,後來那裡會應?我如今且說一個
    (驗也驗得巧的,一個不驗也不驗得巧的,做個開場道末,以起說夢之端。)
    (當初有個皮匠,一貧徹骨,終日在家堂香火面前燒香禮拜道)
皮 匠:弟子窮到這個地步,一時怎麼財主得來?你就保佑我生意亨通,每日也不過替人
    上兩雙鞋子,打幾個掌頭,有甚麼大進益?只除非保佑我掘到一窖銀子,方才會
    發積。就不敢指望上萬上千,便是幾百、幾十兩的橫財也見賜一注,不枉弟子哀
    告之誠。
    (終日說來說去,只是這幾句話。)
    (忽一夜就做起夢來,有一個人問他道)
一 個:聞得你要掘窖,可是真的麼?
皮 匠:是真的。
一 個:(那人道)如今某處地方有一個窖在那裡,你何不去掘了來?
皮 匠:底下有多少數目?
一 個:(那人道)不要問數目,只還你一世用他不盡就是了。
    (皮匠醒來,不勝之喜,知道是家堂香火見他禱告志誠,曉得那裡有藏,教他去
    (起的了。)
    (等得到天明,就去辦了三牲,請了紙馬,走到夢中所說的地方,祭了土地,方
    (才動土。)
    (掘下去不上二尺,果然有一個蒲包。)
    (捆得結結實實,皮匠)
皮 匠:是了,既然應了夢,決不止一包。如今不但幾十幾百,連上千上萬都有了。
    (及至提起來,一包之下,並無他物,那包又是不重的。)
    (皮匠的高興先掃去一半了。)
    (再拿來解開一看,卻是一蒲包的豬鬃。)
    (皮匠大駭,欲待丟去,又思量)
思 量:豬鬃是我做皮匠的本錢,怎好暴棄天物。
    (就拿回去穿線縫,後來果然一世用他不盡。)
    (這或者是因他自生妄想,魂魄要阿其所好,信口教他去起窖,偶然撞著的;又
    (或者是神道因他聒絮得厭煩,有意設這個巧法,將來回覆他的,總不可知。)
    (這一個是不驗的巧處了。)
    
    
9**時間: 地點:
    (如今卻說那驗得巧的。)
    (杭州西湖上有個於墳,是少保於忠肅公的祠墓。)
    (凡人到此求夢,再沒有一個不奇驗的。)
    (每到科舉年,他的祠堂竟做了個大歇店,清晨去等的才有牀,午前去的就在地
    (下打鋪,午後去的,連屋角頭也沒得蹲身,只好在階簷底下、亂草叢中打幾個
    (瞌睡而已。)
    (那一年有同寓的三個舉子,一齊去祈夢,分做三處宿歇。)
    (次日得了夢兆回來,各有憂懼之色,你問我不說,我問你不言。)
    (直到晚間吃夜飯,居停主人)
主 人:列位相公各得何夢?
思 量:(三個都攢眉蹙額道)夢兆甚是不祥。
主 人:夢凶得吉,從來之常,只要詳得好。你且說來,待我詳詳看。
一 個:(內中有一個)我夢見於忠肅公親手遞個象棋與我,我拿來一看,上面是個『卒
    』字,所以甚是憂慮。卒者死也,我今年不中也罷了,難道還要死不成?
一 個:(那二人聽見,都大驚大駭起來,這個道)我也是這個夢,一些不差。
主 人:(那個又道)我也是這個夢,一些不差。
    (三人愁做一堆,起先去祈夢,原是為功名;如今功名都不想,大家要求性命了
    (。)
主 人:(主人想了一會道)這樣的夢,須得某道人詳,才解得出,我們一時解他不來。
一 個:(三人都道)那道人住在那裡?
主 人:就在我這對門,只有一河之隔。他平素極會詳夢,你們明日去問他,他自然有絕
    妙的解法。
一 個:(三人道)既在對門,何須到明日,今晚便去問他就是了。
主 人:雖隔一河,無橋可度,兩邊路上俱有柵門,此時都已鎖了,須是明日才得相見。
    (三人之中有兩個性緩的,有一個性急的,性緩的竟要等到明日了,那性急的道
    ()
一 個:這河裡水也不深,今晚便等我涉過水去,央他詳一詳,少不得我吉凶就是你們的
    禍福了,省得大家睡不著。
    (說完,就脫了衣服,獨自一個走過水去,敲開道人的門,把三人一樣的夢說與
    (他詳。)
主 人:(道人道)這等夜靜更深,柵門鎖了,相公從那裡過來的?
此 人:是從河裡走過來的。
主 人:(道人道)這等那兩位過來不曾?
此 人:(祈夢的道)他們都不曾來。
主 人:(道人大笑道)這等那兩位都不中,單是相公一位中了。
此 人:同是一樣的夢,為甚麼他們不中,我又會中起來?
主 人:(道人道)這個『卒』字,既是棋子上的,就要到棋子上去詳了。從來下象棋的
    道理,卒不過河,一過河就好了。那兩位不肯過河,自然不中;你一位走過河來
    ,自然中了,有甚麼疑得?
    (此人聽見,雖說他詳得有理,心上只是有些狐疑;及至掛出榜來,果然這個中
    (了,那兩個不中。)
    (可見但凡夢兆,都要詳得好,鬼神的聰明,不是顯而易見的,須要深心體認一
    (番,方才揣摩得出。)
    (這樣的夢是最難詳的了;卻一般有最易詳的,明明白白,就像與人說話一般,
    (這又是一種靈明,總則要同歸於驗而已。)
    (萬曆初年,揚州府泰州鹽場裡,有個灶戶,叫做施達卿。)
    (原以燒鹽起家,後來發了財,也還不離本業,但只是發本錢與別人燒,自己坐
    (收其利。)
    (家資雖不上半萬,每年的出息倒也有數千。)
    (這是甚麼原故?只因灶戶裡面,赤貧者多,有家業者少,鹽商怕他賴去不肯發
    (大本與他;達卿原是同伙的人,那一個不熟?只見做人信實的,要銀就發,不
    (論多寡,人都要圖他下次,再沒有一個賴他的。)
    (只是利心太重,燒出鹽來,除使用之外,他得七分,燒的只得三分。)
    (家中又有田產屋業,利上盤起利來,一日富似一日,灶戶裡邊,只有他這個財
    (主,古語道得好:
    (  地無硃砂,赤土為佳。)
    (海邊上有這個富戶,那一個不奉承他?夫妻兩口,享不盡素封之樂。)
    (只是一件,年近六十,尚然無子。)
    (其妻向有醋癖,五十歲以前,不許他娶小,只說自己會生,誰想空心蛋也不曾
    (生一個。)
    (直到七七四十九歲以後,天癸已絕,曉得沒指望了,才容他討幾個通房。)
    (達卿雖不能夠肆意取樂,每到經期之後,也奉了欽差,走去下幾次種。)
    (卻也古怪,那些通房在別人家就像雌雞、母鴨一般,不消家主同衾共枕,只是
    (說話走路之間,得空偷偷摸摸,就有了胎;走到他家,就是閹過了的豬,揭過
    (了的狗,任你翻來覆去,橫困也沒有,豎困也沒有,秋生冬熟之田,變做春夏
    (不毛之地,達卿心上甚是憂煎。)
    (他四十歲以前聞得人說,準提菩薩感應極靈,凡有吃他的齋,持他的咒的,只
    (不要祈保兩事,求子的只求子,求名的只求名,久而久之,自有應驗。)
    (他就發了一點虔心,志志誠誠鑄一面準提鏡,供在中堂。)
    (每到齋期,清晨起來,對著鏡子,左手結了金剛拳印,右手持了念珠,第一誦
    (淨法界真言二字道:  唵嚂。)
    (念了二十一遍。)
    (第二誦護身真言三字:
    (  唵嚙臨。)
    (也是二十一遍。)
    (第三誦大明真言七字:
    (  唵麼抳缽訥鉻吽。)
    (一百零八遍。)
    (第四才誦準提咒廿七字:
    (  南無颯哆喃三藐三菩提、俱胝喃、怚你也他、唵折隸主隸、準提娑婆訶。
    ()
    (也是一百零八遍。)
    (然後念一首偈:
    (  稽首皈依蘇悉帝,頭面頂禮七俱胝。)
    (我今稱贊大準提,惟願慈悲垂加護。)
    (諷誦完了,就把求子的心事禱告一番,叩首數通已畢,方才去吃飯做事。)
    (那準提齋每月共有十日,那十日?)
    (初一,初八,十四,十五,十八,廿三,廿四,廿八,廿九,三十。)
    (若還月小,就把廿七日預補了三十,又有人恐怕瑣瑣碎碎記他不清,將十個日
    (子編做兩句話道:
    (  一八四五八,三四八九十。)
    (只把這兩句念得爛熟,自然不會忘了。)
    (只是一件,這個準提菩薩是極會磨煉人的,偏是不吃齋的日子再撞不著酒筵;
    (一遇了齋期,便有人請他赴席。)
    (那吃齋的人,清早起來,心是清的,自然記得,偏沒人請他吃早酒;到了晚上
    (,百事分心,十個九個都忘了,偏要撞著頭腦,遇著葷腥,自然下箸,等到忽
    (然記起的時節,那魚肉已進了喉嚨,下了肚子,挖不出了。)
    (獨有施達卿專心致志,自四十歲上吃起,吃到六十歲,這二十年之中,再不曾
    (忘記一次,怎奈這樁求子的心事再遂不來。)
    (那一日是他六十歲的壽誕,起來拜過天地,就對著準提鏡子哀告道)
此 人:菩薩,弟子皈依你二十年,日子也不少了;終日燒香禮拜,頭也磕得夠了;時常
    苦告苦求,話也說得煩了。就是我前世的罪多孽重,今生不該有子,難道你在玉
    皇上帝面前,這個小小分上也講不來?如今弟子絕後也罷了,只是使二十年虔誠
    奉佛之人,依舊做了無祀之鬼,那些向善不誠的都要把弟子做話柄,說某人那樣
    志誠,尚且求之不得,可見天意是挽回不來的。則是弟子一生苦行不唯無益,反
    開世人謗佛之端,絕大眾皈依之路,弟子來生的罪業一發重了。還求菩薩捨一捨
    慈悲,不必定要寧馨之子,寶貴之兒,就是癡聾暗啞的下賤之坯,也賜弟子一個
    ,度度種也是好的。
    (說完,不覺孤恓起來,竟要放聲大哭。)
    (只因是個壽日,恐怕不祥,哭出聲來,又收了進去。)
    (及至到晚,壽酒吃過了,賀客散去了,老夫妻睡做一牀,少不得在被窩裡也做
    (一做生日。)
    (睡到半夜,就做起夢來,也像日間對著鏡子呼冤叫屈,日間收進去的哭聲此時
    (又放出來了。)
此 人:(正哭到傷心之處,那鏡子裡竟有人說起話來)不要哭,不要哭,子嗣是大事,
    有只是有,沒有只是沒有,難道像那騙孩童的果子一般,見你哭得凶,就遞兩個
    與你不成?
    (達卿大駭,走到鏡子面前仔細一看,竟有一尊菩薩盤膝坐在裡邊。)
達 卿:菩薩,方才說話的就是你麼?
菩 薩:正是。
達 卿:(達卿就跪下來道)這等弟子的後嗣畢竟有沒有,倒求菩薩說個明白,省得弟子
    癡心妄想。
菩 薩:我對你說,凡人『妻財子祿』四個字,是前生分定的,只除非高僧轉世,星宿現
    形,方才能夠四美俱備,其餘的凡胎俗骨,有了幾樁,定少幾樁,那裡能夠十全
    ?你當初降生之前,只因貪嗔病重了,討了『妻財』二字竟走,不曾提起『子祿
    』來,那生靈簿上不曾注得,所以今生沒有。我也再三替你拘回,怎奈上帝說你
    利心太重,刻薄窮民,雖有二十年好善之功,還准折不得四十載貪刻之罪,那裡
    求得子來?後嗣是沒有的,不要哄你。
達 卿:(達卿慌起來道)這等請問菩薩,可還有甚麼法子,懺悔得來麼?
菩 薩:懺悔之法盡有,只怕你拚不得。
達 卿:弟子年已六十,死在眼前,將來莫說田產屋業都是別人的,這是這幾根骨頭,還
    保不得在土裡土外,有甚麼拚不得?
菩 薩:大眾的俗語說得好:『酒病還須仗酒醫。』你的罪業原是財上造來的,如今還把
    財去懺悔。你若拚得盡著家私拿來施捨,又不可被人騙去,務使窮民得沾實惠,
    你的家私十分之中散到七、八分上,還你有兒子生出來。
達 卿:(達卿稽首道)這等弟子謹依法旨,只求菩薩不要失信。
菩 薩:你不要叮囑我,只消叮囑自家。你若不失信,我也決不失信。
    (說完,達卿再朝鏡子一看,菩薩忽然不見了。)
    (正在驚疑之際,被妻子翻身礙醒,才曉得是南柯一夢。)
心上思:我說在菩薩面前哀懇二十年,不見一些影響,難道菩薩是沒耳朵的?如今這個夢
    ,分明是直捷回音了,難道還好不信?無論夢見的是真菩薩,假菩薩,該懺悔,
    不該懺悔,總則我這些家當將來是沒人承受的,與其死了待眾人瓜分,不如趁我
    生前散去。
心上思:(主意定了,次日起來就對鏡子拜道)蒙菩薩教誨的話,弟子句句遵依,就從今
    日做起,菩薩請看。
心上思:(拜完了,教人去傳眾灶戶來,當面吩咐)從今以後,燒鹽的利息與前相反,你
    們得七分,我得三分。以前有些陳帳,你們不曾還清的,一概蠲免。
    (就尋出票約來,在準提鏡前,一火焚了。)
對眾人:(又吩咐眾人)以後地方上凡有窮苦之人,荒月沒飯吃的,冬天沒綿襖穿的,死
    了沒棺材盛的,都來對我講,我察得是實,一一捨他,只不可假裝窮態來欺我,
    就是有甚麼該砌的路,該修的橋,該起建的廟宇,只要沒人侵欺,我只管捐資修
    造,煩列位去傳諭一聲。
    (眾人聽見,不覺歡聲震天,個個都念幾聲『阿彌陀佛』而去。)
    (不曾傳諭得三日,達卿門前就挨擠不開,不是求米救饑的,就是討衣遮寒的;
    (不是化磚頭砌路的,就是募石板修橋的。)
    (至於募緣抄化的僧道,討飯求丐的乞兒,一發如蜂似蟻,幾十雙手還打發不開
    (。)
    (達卿胸中也有些涇渭,緊記了菩薩吩咐不可被人騙去的話,宗宗都要自己查核
    (得確,方才施捨與他;那些假公濟私的領袖,一個也不容上門。)
    (他那時節的家私,齊頭有一萬,捨得一年有餘,也就去了二千。)
    
    
10**時間: 地點:
    (忽然有個通房,焦黃精瘦,生起病來,茶不要,飯不貪,只想酸甜的東西吃,
    (達卿知道是害喜了。)
    (問他經水隔了幾時,通房道)
又問他:三個月不洗身上了。
    (達卿喜歡得眼閉口開,不住嘻嘻的笑。)
    (先在菩薩面前還個小小願心,許到生出的時節做四十九日水陸道場,拜酬佛力
    (。)
    (那些勸做善事的人,聞得他有了應驗,一發踴躍前來。)
    (起先的募法還是論錢論兩的多,到此時募緣的眼睛忽然大了,多則論百,少則
    (論十,要拿住他施捨。)
    (若還少了,寧可不要,竟像達卿通房的身孕是他們做出來的一般。)
對眾人:他要生兒子,畢竟有求於我。
又問他:我有了兒子,可以無求於人。
    (達卿起先的善念,雖則被菩薩一激而成,卻也因自己無子,只當拿別人的東西
    (來撒漫的。)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