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柳耆卿詩酒玩江樓記)
    (入話:
    (  誰家弱女勝姮娥,行速香階體態多)
    (兩朵桃花焙曉日,一雙星眼轉秋波)
    (釵從鬢畔飛金鳳,柳傍眉間鎖翠娥。)
    (萬種風流觀不盡,馬行十步九蹉跎。)
    (這首詩是柳耆卿題美人詩。)
    
    
2**時間: 地點:
    (當時是宋神宗朝間,東京有一才子,天下聞名,姓柳,雙名耆卿,排行第七,
    (人皆稱為「柳七官人」。)
    (年方二十五歲,生得丰姿灑落,人材出眾。)
    (吟詩作賦,琴棋書畫,品竹調絲,無所不通。)
    (專愛在花街柳巷,多少名妓歡喜他。)
    (在京師與三個出名上等行首打暖:一個喚做陳師師,一個喚做趙香香,一個喚
    (做徐鼕鼕。)
    (這三個頂老陪錢爭養著那柳七官人,三個愛這柳七官人,曾作一首詞兒為證。
    ()
    (其詞云)
    (師師媚容豔質,香香與我情多,鼕鼕與我煞脾和,獨自窩盤三個。)
    (撰字蒼王未肯,權將「好」字停那。)
    
    
3**時間: 地點:
    (如今意下待如何?「奸」字中間著我。)
    (這柳七官人在三個行首家閒耍無事,一日,做一篇歌頭曲尾。)
    (歌曰:
    (  十里荷花九里紅,中間一朵白鬆鬆。)
    (白蓮剛好摸藕吃,紅蓮則好結蓮蓬。)
    (結蓮蓬,結蓮蓬,蓮蓬好吃藕玲瓏。)
    (開花鬚結子,也是一場空。)
    (一時乘酒興,空肚裡吃三鐘。)
    (翻身落水尋不見,則聽得彩蓮船上,鼓打撲鼕鼕。)
    (柳七官人一日攜僕到金陵城外,玩江樓上,獨自個玩賞,吃得大醉,命僕取筆
    (,作一隻詞,詞寄《虞美人》,乃寫於樓中白粉壁上。)
    (其詞曰:
    (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柳七官人詞罷,擲筆於樓,指仙而返京都。)
    (這柳耆卿詩詞文采壓於才士,因此近侍官僚棄敬者多舉孝廉,保奏耆卿為江浙
    (路管下餘杭縣宰。)
    (柳耆卿乃辭謝官僚,別了三個行首,各各餞別而不忍捨。)
    (遂別親朋,將帶僕人,攜琴劍書箱,迤邐在路。)
    (不一日,來到餘杭縣上任。)
    (端的為官清政,訟簡詞清。)
    (過了兩月,用己財起造一樓於官塘水次,效金陵之樓,題之額曰「玩江樓」,
    (以自取樂。)
    (本處有一美麗歌妓,姓周,小字月仙,柳七官人每召至樓上歌唱祗應。)
    (柳縣宰見月仙果然生得)
    (雲鬢輕梳蟬翼,蛾眉巧畫春山。)
    (朱唇注一顆夭桃,皓齒排兩行碎玉。)
    (花生媚臉,冰剪明眸;意態妖嬈,精神豔冶。)
    (豈特餘杭之絕色,尤勝都下之名花。)
    (當日酒散,柳縣宰看了月仙,春心蕩漾,以言挑之。)
    (月仙再三拒之,拂從而去。)
    (柳七官人交人打聽,原來這周月仙自有個黃員外,精密甚好。)
    (其黃員外宅,與月仙家離古渡一里有餘,因此每夜用船來往。)
    (耆卿備知其事,乃密召其舟人至,吩咐交伊)
員 外:夜間船內強姦月仙,可來回覆,自有重賞。
    (其舟人領台旨去了。)
    
    
4**時間: 地點:
    (卻說周月仙一日晚獨自下船,欲往黃員外宅去。)
    (月色明朗,船行半路,舟人將船纜於無人煙處,走入船內,不問事由,向前將
    (月仙摟抱在艙中,逼著定要雲雨。)
    (周月仙料難脫身,不得已而從之。)
    (與舟人雲收雨散,月仙惆悵,而作詩歌之:
    (  自恨身為妓,遭淫不敢言。)
    (羞歸明月渡,懶上載花船。)
    (是夜周月仙被舟人淫勾,不敢明言,乃往黃員外家,至曉回家。)
    (其舟人已自回覆柳縣宰。)
    (縣宰設計,乃排宴於玩江樓上,令人召周月仙歌唱,卻乃預令舟人假作客官預
    (坐。)
    (酒半酣,柳縣宰乃歌周月仙所作之詩。)
    (曰:
    (  自恨身為妓,遭淫不敢言。)
    (羞歸明月渡,懶上載花船。)
    (柳耆卿歌詩畢,周月仙惶愧,羞慚滿面,安身無地,低首不語。)
    (耆卿命舟人退去。)
    (月仙向前跪拜。)
員 外:(告曰)相公恕賤人之罪,望憐而惜之!妾今願為侍婢,以奉相公,心無二也!
    (當日,月仙遂與耆卿歡洽。)
    (耆卿大喜而作詩曰:
    (  窪人不自奉耆卿,卻駕孤舟犯夜行。)
    (殘月曉風楊柳岸,肯教辜負此時情!)
    (詩罷,月仙拜謝耆卿而回。)
    
    
5**時間: 地點:
    (自此,日夕常侍耆卿之側,與之歡悅無怠。)
    (忽一日,耆卿酒醉,命月仙取紙筆作一詞,詞寄《浪裡來》。)
    (詞曰:
    (  柳解元使了計策,周月仙中了機扣。)
    (我交那打魚人準備了釣鼇鉤。)
    (你是惺惺人,算來出不得文人手。)
    (姐姐,免勞慚皺,我將那點鋼囗鍬掘倒了玩江樓。)
    (柳七官人寫罷,付與周月仙。)
    (月仙謝了,自回。)
    (這柳縣宰在任三年,周月仙慇懃奉從,兩情篤愛。)
    (卻恨任滿回京,與周月仙相別,自回京都。)
    (到今風月江湖上,萬古漁樵作話文。)
    (有詩曰:
    (  一別知心兩地愁,任他月下玩江樓。)
    (來年此日知何處?遙指白雲天際頭。)
    (又詩曰:
    (  耆卿有意戀月仙,清歌妙舞樂怡然。)
    (兩下相思不相見,知他相會是何年?)
    (簡帖和尚)
    (公案傳奇)
    (入話《鷓鴣天》:
    (  白囗薴千袍入嫩涼。)
    (春蠶食葉響長廊。)
    (禹門已准桃花浪,月殿先救桂子香。)
    (鵬北海,鳳朝陽,又攜書劍路茫茫。)
    (明年此日青雲去,卻笑人間舉子忙。)
    (大國長安一座縣,喚做咸陽縣,離長安四十五里。)
    (一個官人,複姓宇文,名綬,離了咸陽縣,來長安赴試,一連三番試不過。)
    (有個渾家王氏,見丈夫試不中歸來,把複姓為題做個詞兒,專說丈夫試不中,
    (名喚做《望江南》。)
    (詞道是:
    (  公孫恨,端木筆俱收。)
    (枉念歌館經數載,尋思徒記萬餘秋,拓拔淚交流。)
    (村僕固,悶駕獨孤舟。)
    (不望手勾龍虎榜,慕容顏老一齊休,甘分守閭丘。)
    (那王氏意不盡,看著丈夫,又做四句詩兒:
    (  良人得得負奇才,何事年年被放回?)
    (君面從今羞妾面,此番歸後夜間來。)
AAA:(宇文解元從此發忿道)試不中,定是不歸!
    (到得來年,一舉成名了,只在長安住,不歸去。)
    (渾家王氏見這丈夫不歸,理會得道)
王 氏:我曾做詩嘲他,可知道不歸。
    (修一封書,叫當直王吉來)
王 吉:你與我將這封書去四十五里,把與官人!
    (書中前面略敘寒暄,後面做只詞兒,名做《南柯子》。)
    (詞道是:
    (  鵲喜噪晨樹,燈開半夜花。)
    (果然音信到天涯,報道玉郎登第出京華。)
    (舊恨消眉黛,新歡上臉霞。)
    (從前都是誤疑他,將謂經年狂蕩不歸家。)
    (去這詞後面,又寫四句詩道:
    (  長安此去無多地,鬱鬱蔥蔥佳氣浮。)
    (良人得意正年少,今夜醉眠何處樓?)
王 吉:(宇文綬接得書,展開看,讀了詞,看罷詩)你前回做詩,教我從今歸後夜間來
    ,我今試過了,卻要我回。
    (就旅邸中取出文房四寶,做了只曲兒,喚做《踏莎行》:
    (  足躡雲梯,手攀仙桂,姓名高掛《登科記》。)
王 吉:(馬前喝道)狀元來!
    (金鞍玉勒成行綴。)
    (宴罷歸來,恣游花市,此時方顯平生志。)
    (修書速報鳳樓人,這回好個風流婿!)
    (做畢這詞,取張花箋,折疊成書。)
    (待要寫了付與渾家,正研墨,覺得手重,惹翻硯水滴兒,打濕了紙。)
    (再把一張紙折疊了,寫成封家書,付與當直王吉,教吩咐家中孺人)
王 吉:我今在長安試過了,到夜了歸來。急去傳語孺人:不到夜,我不歸來!
    (王吉接得書,唱了喏,四十五里田地,直到家中。)
    (話裡且說宇文綬發了這封家書,當日天色晚,客店中無甚底事,便去睡。)
    (方才朦朧睡著,夢見歸去,到咸陽縣家中,見當直王吉在門前,一壁脫下草鞋
    (洗腳。)
王 吉:(宇文綬問道)王吉,你早歸了?
    (再四問他不應。)
    (字文綬焦躁,抬起頭來看時,見渾家王氏把著蠟燭入去房裡。)
王 氏:(字文綬趕上來叫)孺人,我歸了!
    (渾家不睬。)
    (他又說兩聲,渾家又不睬。)
    (宇文綬不知身是夢裡,隨渾家入房去,看這王氏時,放燭燈在桌子上,取早間
    (一封書,頭上取下金篦兒一剔,剔開封皮看時,卻是一幅白紙。)
    (渾家含笑,就燈燭下把起筆來,就白紙上寫了四句詩:
    (  碧紗窗下啟緘封,一紙從頭徹底空。)
    (知爾欲歸情意切,相思盡在不言中。)
    (與畢,換個封皮再來封了。)
    (那婦女把金篦兒去剔那蠟燭燈,一剔剔在宇文綬臉上,吃一驚,撒然睡覺,卻
    (在客店裡牀上睡,燈猶未滅。)
    (桌子上看時,果然錯封了一幅白紙歸去,著一幅紙寫這四句詩。)
    (到得明日早飯後,王吉把那封書來,拆開看時,裡面寫著四句詩,便是夜來夢
    (裡見那渾家做底一般,當便安排行李,即時歸家去。)
    (這便喚做「錯封書」。)
    (下來說底便是「錯下書」。)
    (有個官人,夫妻兩口兒正在家坐地,一個人送封簡帖兒來與他渾家。)
    (只因這封簡帖兒,變出一本蹺蹊作怪底小說來。)
    (正是)
    (塵隨馬足何年盡?事繫人心早晚休。)
    (淡畫眉兒斜插梳,不囗忺拈弄繡工夫。)
    (雲窗霧閣深深處,靜拂雲箋學草書。)
    (多豔麗,更清姝,神仙標格世間無。)
    
    
6**時間: 地點:
    (當時只說梅花似,細看梅花卻不如。)
    (東京沛州開封府棗槊巷裡有個官人,複姓皇甫,單名松,本身是左班殿直,年
    (二十六歲;有個妻子楊氏,年二十四歲;一個十三歲的丫環,名喚迎兒,只這
    (三口,別無親戚。)
    
    
7**時間: 地點:
    (當時,皇甫殿直官差去押衣襖上邊,回來是年節第二節。)
    (去棗槊巷口一個小小底茶坊,開茶坊人喚做王二。)
    (當日茶市方罷,相是日中,只見一個官人入來。)
    (那官人生得:
    (  濃眉毛,大眼睛,蹷鼻子,略綽口。)
    (頭上裹一頂高樣大桶子頭巾,著一領大寬袖斜襟褶子,下面襯貼衣裳,甜鞋淨
    (襪。)
    (人來茶坊裡坐下。)
    (開茶坊的王二拿著茶盞,進前唱喏奉茶。)
    (那官人接茶吃罷,看著王二道)
那官人:少借這裡等個人。
王 氏:(王二道)不妨。
    (等多時,只見一個男女托個盤兒,口中叫)
口 中:賣鵪鶉、餶餶飿飿兒!
    (官人把手打招,叫)
官 人:買餶飿兒。
    (僧兒見叫,托盤兒入茶坊內,放在桌上,將條篾篁穿那餶飿兒,捏些鹽,放在
    (官人面前)
僧 兒:官人吃餶飿兒。
官 人:我吃。先煩你一件事。
僧 兒:不知要做甚麼?
    (那官人指著棗槊巷裡第四家,問僧兒)
那官人:認得這人家麼?
僧 兒:認得,那裡是皇甫殿直家裡。殿直押衣襖上邊,方才回家。
官 人:他家有幾口?
僧 兒:只是殿直,一個小娘子,一個小養娘。
官 人:你認得那小娘子也不?
僧 兒:小娘子尋常不出簾兒外面,有時叫僧兒買餶飿兒,常去,認得。問他做甚麼?
    (官人去腰裡取下版金線篋兒,抖下五十來錢,安在僧兒盤子裡。)
    (僧兒見了,可煞喜歡,叉手不離方寸)
僧 兒:告官人,有何使令?
官 人:我相煩你則個。
官 人:(袖中取出一張白紙,包著一對落索環兒,兩隻短金釵子,一個簡帖兒,付與僧
    (兒道)這三件物事,煩你送去適間問的小娘子。你見殿直,不要送與他。見小
    (娘子時,你只道官人再三傳語,將這三件物來與小娘子,萬望笑留。你便去,
    (我只在這裡等你回報。
    (那僧兒接了三件物事,把盤子寄在王二茶坊櫃上。)
    (僧兒托著三件物事,入棗槊巷來,到皇甫殿直門前,把青竹簾掀起,探一探。
    ()
    
    
8**時間: 地點:
    (當時皇甫殿直正在前面校椅上坐地,只見賣餶飿的小廝兒掀起簾子,猖猖狂狂
    (,探一探了便走,皇甫殿直看著那廝震威一喝,便是:
    (  當陽橋上張飛勇;一喝曹公百萬兵。)
    (喝那廝一聲,問道)
那 廝:做甚麼?
    (那廝不顧便走。)
    (皇甫殿直拽開腳,兩來趕上,捽那廝回來)
皇甫殿:甚意思?看我一看了便走?
那 廝:一個官人教我把三件物事與小娘子,不教把來與你。
殿 直:甚麼物事?
那 廝:你莫問,不教把與你!
    (皇甫殿直捏得拳頭沒縫,去頂門上屑那廝一㩧)
皇甫殿:好好的把出來教我看!
    (那廝吃了一㩧,只得懷裡取出一個紙裹兒,口裡兀自道)
口 裡:教我把與小娘子,又不教把與你!
    (皇甫殿直劈手奪了紙包兒,打開看,裡面一時落索環兒,一雙短金釵,一個簡
    (帖兒。)
    (皇甫殿直接得三件物事,拆開簡子看時:
    (  某惶恐再拜,上啟小娘子妝前:即日孟春時,謹恭惟懿候起居萬福。)
    (某外日荷蒙持杯之款,深切仰思,未嘗少替。)
    (某偶以簿乾,不及親詣,聊有小詞,名《訴衷情》,以代面稟,伏乞懿覽。)
    (詞道是:
    (  知伊夫婿上邊回,懊惱碎情懷。)
    (落索環兒一對,簡子與金釵。)
    (伊收取,莫疑猜,且開懷。)
    (自從別後,孤幃冷落,獨守書齋。)
    (皇甫殿直看了簡帖兒,劈開眉下眼,咬碎口中牙,問僧兒道)
皇甫殿:誰教你把來?
僧 兒:(僧兒用手指著巷口王二哥茶坊裡道)有個粗眉毛、大眼睛、蹷鼻子、略綽口的
    官人,教我把來與小娘子,不教我把與你!
    (皇甫殿直一隻手捽著僧兒狗毛,出這棗槊巷,逕奔王二哥茶坊前來。)
僧 兒:(僧兒指著茶坊道)恰才在拶裡面打底牀鋪上坐地底官人,教我把來與小娘子,
    又不交把與你,你卻打我。
    (皇甫殿直再捽僧兒回來,不由開茶坊的王二分說。)
    
    
9**時間: 地點:
    (當時到家裡,殿直焦躁,把門來關上,傓來傓了,唬得僧兒戰做一團。)
殿 直:(殿直從裡面叫出二十四歲花枝也似渾家出來)你且看這件物事!
    (那小娘子又不知上件因依,去交椅上坐地。)
    (殿直把那簡帖兒和兩件物事度與渾家看,那婦人看著簡帖兒上言語,也沒理會
    (處。)
殿 直:你見我三個月日押衣襖上邊,不知和甚人在家中吃酒?
小娘子:我和你從小夫妻。你去後,何曾有人和我吃酒!
殿 直:既沒人,這三件物從那裡來?
小娘子:我怎知!
    (殿直左手指,右手舉,一個漏風掌打將去。)
    (小娘子則叫得一聲,掩著面,哭將入去。)
    (皇甫殿直叫將十三歲迎兒出來,去壁一取下一把箭子竹來,放在地上,叫過
    (迎兒來。)
    (看著迎兒生得:
    (  短胳膊,琵琶腿。)
    (劈得柴,打得水。)
    (會吃飯,能屙屎。)
    (皇甫松去衣架上取下一條縧來,把妮子縛了兩隻手,掉過屋粱去,直下打一抽
    (,弔將妮子起來,拿起箭子竹來,問那妮子道)
皇甫松:我出去三個月,小娘子在家中和甚人吃酒?
小娘子:(妮子道)不曾有人。
    (皇甫殿直拿箭子竹去妮子腿上便摔,摔得妮子殺豬也似叫,又問又打。)
    (那妮子吃不得打,口中道出一句來)
口 中:三個月殿直出去,小娘子夜夜和個人睡。
皇甫殿:好也!
皇甫殿:(放下妮子來,解了縧)你且來,我問你,是和兀誰睡?
口 中:(那妮子揩著眼淚道)告殿直,實不敢相瞞,自從殿直出去後,小娘子夜夜和個
    人睡,不是別人,卻是和迎兒睡。
皇甫殿:這妮子卻不弄我!
    (喝將過去,帶一管鎖,走出門去,拽上那門,把鎖鎖了。)
    (走去轉彎巷口,叫將四個人來,是本地方所由,如今叫做「連手」,又叫做「
    (巡平」,張千、李萬、董霸、薛超四人。)
    (來到門前,用鑰匙開了鎖,推開門,從裡面扯出賣餶飿的僧兒來)
僧 兒:煩上名收領這廝。
皇甫殿:(四人道)父母官使令,領台旨。
殿 直:未要去,還有人哩!
殿 直:(從裡面叫出十三歲的迎兒,和二十四歲花枝的渾家)和他都領去。
皇甫殿:(薛超唱喏道)父母官,不敢收領孺人。
殿 直:你懑不敢領他,這件事干人命!
    (唬得四個所由,則得領小娘子和迎兒並賣餶飿兒的僧兒三個同去,解到開封錢
    (大尹廳下。)
    (皇甫殿直就廳下唱了大尹喏,把那簡帖兒呈覆了。)
    (錢大尹看見,即時教押下一個所屬去處,叫將山前行山定來。)
    
    
10**時間: 地點:
殿 直:(當時山定承了這件文字,叫僧兒問時)則是茶坊裡見個粗眉毛、大眼睛、蹷鼻
    子、略綽口的官人,交把這封簡子來與小娘子。打殺後也只是恁地供。
殿 直:(問這迎兒,迎兒道)既不曾有人來同小娘子吃酒,亦不知付簡帖兒來的是何人
    ,打死也只是恁麼供招。
    (卻待問小娘子,小娘子)
小娘子:自從小年夫妻,都無一個親戚來去,只有夫妻二人,亦不知把簡帖兒來的是何等
    人。
    (山前行山定看著小娘子生得怎地瘦弱,怎禁得打勘,怎地訊問他?從裡面交拐
    (將過來,兩個獄子押出一個罪人來。)
    (看這罪人時:
    (  面長皴輪骨,胲生滲癩腮)
    (有如行病龜,到處降人災。)
    (小娘子見這罪人後,兩隻手掩著面,那面敢開眼。)
    (山前行看著靜山大王,道聲與獄子)
大 王:把枷梢一紐!
    (枷梢在上,道上頭向下,拿起把荊子來,打得殺豬也似叫。)
大 王:(山前行問道)你曾殺人也不曾?
大 王:(靜山大王)曾殺人。
小娘子:曾放火不曾?
大 王:曾放火。
    (教兩個獄子把靜山大王押入牢裡去。)
小娘子:(山前行回轉頭來看著小娘子)你見靜山大王吃不得幾杖子,殺人放火都認了。
    小娘子,你有事只好供招了,你卻如何吃得這般杖子?
小娘子:(小娘子籟地兩行淚下)告前行,到這裡隱諱不得。
    (覓幅紙和筆,只得與他供招。)
小娘子:自從小年夫妻,都無一個親戚來往,即不知把簡帖兒來的是甚色樣人。如今看要
    教侍兒吃甚罪名,皆出賜大尹筆下。
    (見恁麼說,五回二次問他,供說得一同。)
    (似此三日,山前行正在州衙門前立,倒斷不下,猛抬頭看時,卻見皇甫殿直在
    (面前相揖,問及這件事)
皇甫殿:如何三日理會這件事不下?莫是接了寄簡帖的人錢物,故意不予決這件公事?
皇甫殿:(山前行聽得)殿直,如今台意要如何?
皇甫松:只是要休離了!
    (當日山前行入州衙裡,到晚衙,把這件文字呈了錢大尹。)
    (大尹叫將皇甫殿直來,當廳問道)
皇甫殿:『捉賊見贓,捉奸見雙,』又無證佐,如何斷得他罪?
皇甫松:(皇甫松告錢大尹)松如今不願同妻子歸去,情願當官休了。
皇甫殿:(大尹台判)聽從夫便。
    (殿直自歸。)
    (僧兒、迎兒喝出,各自歸去。)
    (只有小娘子見丈夫不要他,把他休了,哭出州衙門來,口中自道)
口 中:丈夫又不要我,又沒一個親戚投奔,教我那裡安身?不若我自尋死後休!
    (上天漢州橋,看著金水銀堤汴河,恰待要跳將下去,則見後面一個人把小娘子
    (衣裳一捽捽住,回轉頭來看時,恰是一個婆婆,生得:
    (  眉分兩道雪,髫挽一窩絲。)
    (眼昏一似秋水微渾,髮白不若楚山雲淡。)
婆 婆:孩兒,你卻沒事尋死做甚麼?你認得我也不?
小娘子:不識婆婆。
婆 婆:我是你姑姑。自從你嫁了老公,我家寒,攀陪你不著,到今不來往。我前日聽得
    你與丈夫官司,我日逐在這裡伺候。今日聽得道休離了,你要投水做甚麼?
小娘子:我上無片瓦,下無卓錐,老公又不要我,又無親戚投奔,不死更待何時!
婆 婆:如今且同你去姑姑家裡後如何?
心下思:(婦女自思量)這婆子知他是我姑姑也個是。我如今沒投奔處,且只得隨他去了
    卻理會。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