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公九諫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三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三

    1**時間: 地點:
        (第一諫)
        (則天皇帝臨御,廢東宮太子為廬陵王,遂貶房州千里,卻立武三思為儲君。)
        
        
    2**時間: 地點:
    AAA:(一日會朝)諸卿等意是如何?
    AAA:(諸大臣盡皆拜舞謝敕,山呼萬歲,皆稱)賀得人矣!
        (惟有宰相狄公不拜。)
    則 天:(則天問狄相曰)策立武三思之事,諸大臣盡皆拜舞謝敕,惟有卿不拜,朕想,
        卿必有異議。縱有異議,豈勝得殿前八十二員大臣?
    狄 相:不然。若得殿前八十二員大臣比並,事當不可。觀這八十二員大臣見解,似鶴鳩
        抱卵,豈知鸞鳳之志;螻蟻攻土,豈知晦朔之朝?磨磚作鏡,焉可鑒容;鉛錫為
        刀,豈堪琢玉?狐狸似犬,愚者養之;苦蔞似瓜,愚者食之。臣觀諸臣,何以異
        於此?
    則 天:問卿策立之事,卿如何將此比並諸大臣?
    狄 相:且如紫微之殿,不是陛下所居之殿。陛下是武家宗祖,唐家國后。緣太子年幼,
        權請陛下主國,太子長成,社稷合歸唐家枝葉。今諸大臣,未有一人勸陛下以母
        而立子,卻賀陛下以姑而立姪,是大臣所見不明,陛下所用非賢,故以此事比並
        諸大臣。據愚臣見解,能斬武三思,仰祭奉天乾陵大帝。東宮之位,合立廬陵王
        為儲君;若立武三思,終當不得。
        (第二諫)
        (又一日,則天受朝。)
    狄 相:太子何罪,遠貶房州千里,圖立姑之位?臣上觀乾象,且無異主之文;中察人心
        ,未厭唐家之德。
    則 天:(則天謂狄相曰)卿是一個人,爭知天下人心?
    狄 相:昔陛下在長安之日,有北方單于寇擾唐邑。緣何先帝存日,不與交戰?彼時兵寡
        ,故不與敵。遂將兩庫金帛,命梁王武三思招召,要軍千萬,與單于戰,前後十
        餘月,招召人數,不滿千百。及廬陵王代之,不經旬日,計兵千萬。單于探得,
        不戰自退。以愚臣見解,度量天下人心,未厭唐家之意。東宮之位,合立廬陵王
        為儲君,武三思終當不得。
        (第三諫)
        (又一日,則天問狄相曰)
    則 天:卿云:『上觀乾象,且無異主之文。』朕自為君以來,有什麼聖明?有什麼無道
        ?
    狄 相:陛下為君以來,聖明似不少,無道亦絕多。陛下在長安之日,有龍鳳來儀,麒麟
        來現。岱州進表,有八百里地方麥麩金。長安元年十二月上旬,花發。駕幸東都
        ,有鳳現。回紇進五色龜,日南進二角犀,藕州進鱷獸,西方佛足現。光宅二年
        ,洛河泛漲,漂出一石函,函內有鐵札,篆書金字云:『武后登萬萬年。』
    則 天:上觀乾象,且無異主之文,惟復是朕登萬萬年,惟復是武家子孫登萬萬年?
    狄 相:臣聞古人有言:『有聞必先,有兆必應。』天地現相,陰陽泄機,在乎人自應之
        耳。愚臣不敏,試論年代應萬萬之數,陛下為判。陛下在長安之日,改元嗣聖元
        年,又改垂拱元年,又改□□元年,又改永昌元年,又改天授元年,又改如意元
        年,又改長壽元年,又改光宅元年,又改延載元年。東都有五鳳現,又改五鳳元
        年,又改萬歲通天元年,又改神功元年,又改聖曆元年,又改久視元年。西方佛
        足現,又改大足元年,又改萬歲登封元年,又改長安元年。以愚臣見解,陛下即
        位以來,改元之中有兩個萬歲元年,暗合萬萬年之數足矣。定東宮之位,非廬陵
        王不可;立武三思,的然不得。
        (第四諫)
    則 天:(則天問狄曰)卿云朕自為君以來,聖明亦不少,前言亦備矣,無道亦絕多,試
        與朕說之。
    狄 相:太子何罪?遠貶房州千里,擬立武三思為儲君。陛下是女主,爭斷得三從五逆?
    則 天:何名三從五逆?
    狄 相:三從者: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殃從子。五逆者:在家不從父,出嫁不從夫,
        夫殃不從子,是三逆;陛下親兒,遠貶房州,是四逆;立姪為儲君,是五逆。愚
        臣直奏,輕觸龍顏。東宮之位,非廬陵王不可;立武三思,終當不得。
        (第五諫)
        (則天聞狄相所奏,即命武士撮出,放大臣散。)
        (遂憑玉案略睡。)
        
        
    3**時間: 地點:
        (少時,乃得一夢,見湘輪水上流,車向壁上行,忽然驚覺。)
        (次日受朝,問門下侍郎張易之)
    張易之:朕昨日略憑玉案,略睡少時,忽得一夢,見湘輪水上流,車向壁上行,此夢如何
        ?
    張易之:助陛下好夢。輪者,周流不息,乾道也,上應乎天,為陛下治世之象;水者,陰
        道也,是陛下之命。上流者,大吉之兆,永保千秋;又夢車向壁上行,緣陛下聖
        朝蓋代,四夷來降,八表來朝,天下貢獻至多。道路隘窄,感這車向壁上行。
        (則天大悅,顏動龍顏,賜易之珠金重寶,諸臣山呼萬歲。)
        (惟有狄相不拜。)
    則 天:(則天乃問狄相曰)卿何不拜?朕所夢家私事,莫不見否?
    狄 相:臣只見陛下邦國事,不見陛下家私事。陛下所夢,湘輪水上流,車向壁上行,張
        易之園夢云輪是陛下身,水是陛下命,乃曲媚取容,苟圖金寶。臣圓此夢,於國
        不祥。夫水者,陰道也。水望低流,本性也。車同軌,公道也。今水不望下而望
        上流,是陰氣上盛而逆其天也;車向壁上行,是無道也。陛下親兒遠貶房州,擬
        立武三思為儲君,此實為無道也。東宮之位,非廬陵王不可;立武三思,決然不
        得。
        (第六諫)
        (則天睡至三更,又得一夢。)
        (夢與大羅天女對手著棋,局中有子,旋被打將,頻輸天女,忽然驚覺。)
        (來日受朝,問諸大臣)
    則 天:其夢如何?
    狄 相:臣圓此夢,於國不祥。陛下夢與大羅天女對手著棋,局中有子,旋被打將,頻輸
        天女,蓋謂局中有子,不得其位,旋被打將,失其所主。今太子廬陵王貶房州千
        里,是謂局中有子,不得其位,遂感此夢。臣願東宮之位,速立廬陵王為儲君;
        若立武三思,終當不得。
        (第七諫)
        (則天不豫,狄相入閣門問疾。)
    則 天:我夢鸚鵡雙翅折,其夢如何?
    狄 相:武者,陛下之姓,相王、廬陵王乃陛下之雙翅也。今皆遠貶,遂感此夢。
        (時武三思在傍,怒發赤色。)
        (則天令武士撮出朝門。)
    則 天:(乃問侍臣曰)狄相與卿等意何如?
    張易之:狄相家貧,若多賜金寶,便可策立武三思為儲君。
        (則天遂賞色羅十車、珠金兩床、御衣百箱,排於殿前,令武士召狄相入朝。)
    則 天:為子逆父,為臣逆君,祗緣策立之事,卿每偏執,苦諫於朕,朕甚恥之。卿若不
        改見前解,只這殿前,是卿死處;若改見前解,取此賞物。
    狄 相:不然。憶昔太宗大帝在日,經綸四海,勇滅大隋,收王世充,戮竇建德,八十二
        處草賊,鞍不離馬背,甲不離將身,親冒矢石,以定天下,皆為後世子孫,可不
        為李家枝葉?臣意宏道元命先帝臨崩之夜,以愛子托陛下,以社稷囑付大臣,臣
        今受此賞物,卻立外姓,是臣賣卻唐家社稷。臣往九泉之下,無面可見高宗大帝
        。臣惟守直而死,不可邪佞而生。東宮之位,合立廬陵王為儲君;若立武三思,
        的然不當。
        (第八諫)
        (則天令武士於殿前置油鍋,宣狄相入朝。)
    則 天:(則天問狄相曰)若改見前解,則與卿長保富貴;若不改見前解,這殿前油鍋是
        卿死處。
    狄 相:臣當年邁,佐陛下邦國不得,策立之事,便合依從,不合違赦。據臣罪愆,合當
        萬死。容臣徵古,死亦不遲。
    則 天:徵古之事,如何?
    狄 相:徵古者,以太子天下根本,本以搖而天下皆動。陛下以一心之欲,輕天下之動哉
        !且姑之與姪孰近?子之與母更親。寧學寒蟬潔饑,不學螳螂戲飽;乍立廬陵王
        而死,不立武三思而生。陛下長如今日,則萬事絕言。若也萬歲之後,將武三思
        為儲君,只將武家宗祖,於太廟享祭,自古宗廟,無祔姑之禮,陛下有何干預?
        若立廬陵王為儲君,陛下萬歲之後,四時祭奠無虧。如此,姑之與姪孰近?子之
        與母孰親?東宮之位,合廬陵王為儲君;立武三思,終當不得。
    則 天:(復前奏曰)臣既不得策立太子,即以死報先帝。復願陛下以老臣之言熟思之,
        以萬世無疆之計。
        (言訖,褰衣大步欲跳入油鍋,則天連聲叫武士執其裾)
    則 天:朕從今日起,依卿所奏。
        (第九諫)
        (則天因此感悟,遂遣中使往房州,密召廬陵王為嗣。)
        (廬陵王引咎韜晦,久處房陵,勝得民情,舉留不放。)
        (遂佯為放鷹,隊仗出城。)
        (至於南山,矯衣而入,坐於中宮,外人無有知者。)
        (又遣黃門,宣狄相入朝,賜坐於簾外。)
    則 天:(則天謂曰)我欲立武三思,群臣無有異議者。唯卿不從,幾欲致卿於死地。前
        日見卿所奏,朕心豁然,方見利害。已依卿所奏,遣使已召廬陵,現到中宮,與
        卿相見。
        (命左右褰簾,命廬陵王拜公。)
        (公見太子,謂二十餘年不見太子動靜,雖殺身成仁,不審大位果能正否?及見
        (太子,嗚咽流涕,殞絕於地。)
        (則天命左右起之,以手拊公背曰)
    則 天:豈朕之臣,乃社稷之臣也。
    狄 相:(已而顧謂太子曰)今日國老與汝作天子。
    狄 相:未可。陛下當年貶太子往房州,天下人知。今太子歸朝,宰相尚有不知者,還宮
        無儀,知是誰立?
    則 天:據國老所見,如何得立?
    狄 相:伏請太子往龍門,望降召發親王宗正,相率百官,備禮以迎,便可策立。
    則 天:依卿所奏。
        (廬陵王因狄相,策立為唐家第四帝,後廟號中宗。)
        
        
        
        
          跋
        
          《梁公九諫》一卷,賜書樓藏舊鈔本,此載諸讀書敏求記中者也。今此本有
        賜書樓圖記,字跡又舊,則其為述古堂物無疑。賜書樓未知誰氏,余所藏張無崖
        集,宋闕鈔補者。每葉板心皆刻賜書樓所鈔,字跡審是明人書,未知即此家否?
        此本卷中首葉有辨之印。此姑餘山人沈與文也。尾葉有一印,其文曰「姑蘇吳岫
        家藏」,此吳方山也。皆吾郡中人。二人皆明嘉靖時人,皆藏書家,則此書之珍
        重由來已久。偶為他邑所得,而仍歸郡中。物之流傳,固自有異,然更得也。是
        翁一番記述。不愈足引重乎!
            嘉慶癸亥三月朔,黃丕烈書。
          題書紀事詩,久絕響矣。即欲為三益聯吟之續,而良友弗聚,異書不來,意
        興殊索然也。閒窗檢點舊藏,出此《梁公九諫》一卷,仍用舊例,獨吟新詩,亦
        聊為破寂之助云爾:
          九諫詞猶在,文章振李唐。
          安危資柱石,舉廢得津梁。
          氣挾雷霆厲,心爭日月光。
          名臣傳表奏,應比賜書藏。
            蕘翁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