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卷一)
    (郭翰)
    (太原郭翰,少簡貴,有清標,姿度美秀,善談論,工草隸。)
    (早孤,獨處。)
    (當盛暑,乘月臥庭中,時時有微風,稍聞香氣漸濃,翰甚怪之。)
    (仰視空中,見有人冉冉而下,直至翰前,乃一少女也。)
    (明豔絕代,光彩溢目。)
    (衣玄絹之衣,曳羅霜之帔,戴翠翹鳳凰之冠,躡瓊文九章之履。)
    (侍女二人,皆有殊色,感蕩心神。)
AAA:(翰整衣巾,下牀拜謁)不意尊靈回降,願垂德音。
AAA:(女微笑曰)吾天上織女也。久無主對,而佳期阻曠,幽思盈懷,上帝賜命而遊
    人間。仰慕清風,願托神契。
AAA:(翰曰)非敢望也。
    (益深所感。)
    (女為敕侍婢,淨掃室中,張湘霧丹之帷,施水精玉華之簟。)
    (轉惠風之扇,宛若清秋。)
    (乃攜手升堂,解衣共寢。)
    (其襯體紅腦之衣,似小香囊,氣盈一室。)
    (有同心親腦之枕,覆一雙縷鴛文之衾。)
    (柔肌膩體,深情密態,妍豔無匹。)
    (欲曉辭去,麵粉如故。)
    (試之,乃本質。)
    (翰送出戶,凌雲而去。)
    (自後,夜夜皆來,情好轉切。)
AAA:(翰戲之曰)牛郎何在,哪敢獨行?
AAA:陰陽變化,關渠何事?且河漢隔絕,無可復知,總復知之,不足為慮。
AAA:(因撫翰心前曰)世人不明瞻矚耳!
AAA:(翰又曰)卿既寄靈辰象,辰象之間,可得聞乎?
AAA:人間觀之,只見是星,其中自有宮室居處,諸仙皆游觀焉。萬物之精,各有象在
    天,在地成形,下人之變,必形於上也。吾今觀之,皆了了自識。
    (因為翰指列星分位,盡詳紀度。)
    (時人不悟者,翰遂洞曉之。)
    (後將至七夕,忽不復來。)
    (經數夜方至。)
AAA:(翰問曰)相見樂乎?
笑 而:天上哪比人間,正以感運當爾,非有他故也。君無相忘。
AAA:卿何來遲?
AAA:人中五日,彼一夕也。
    (又為翰致天廚,悉非世物。)
    (徐視其衣,並無縫。)
    (翰問之。)
笑 而:(謂曰)天衣本非針線為也。
    (每去,則以衣服自隨。)
笑 而:(經一年,忽於一夜,顏色淒惻,涕淚交下,執翰手曰)帝命有程,使當永訣。
    (遂嗚咽不自勝。)
笑 而:(翰驚惋曰)尚餘幾日?
AAA:只在今夕耳!
    (遂悲泣,徹曉不眠。)
    (及旦,撫抱分別。)
    (以七寶枕一枚留贈,約明年某日,當有書相問。)
    (翰答以玉環一雙,便履空而去。)
    (回顧招手,良久方滅。)
    (翰思之成疾,未嘗暫忘。)
    (明年至期,果使前日侍女將書函至。)
    (翰遂開緘,以青縑為紙,鉛丹為字,言詞清麗,情意重疊。)
    (末有詩二首,詩曰:
    (  河漢雖雲闊,三秋尚有期。)
    (情人終已矣,良會更何時。)
    (又曰:
    (  朱閣歸清漢,瓊宮御紫房。)
    (佳期空在此,只是斷人腸。)
    (翰以香箋答書,意情甚切,並有酬贈二詩曰:
    (  人世將天上,由來不可期。)
    (誰知一回顧,交作兩相思。)
    (又曰:
    (  贈枕猶香澤,啼衣尚淚痕。)
    (玉顏霄漢裡,空有往來魂。)
    
    
2**時間: 地點:
    (自此而絕。)
    (是歲,太史)
太 史:織女星無光。
    (翰思不已,人間麗色不復措意。)
    (復以繼嗣大義須婚,強娶程氏女,殊不稱意。)
    (復以無嗣,遂成反目。)
    (翰官至侍御史而卒。)
    (張遵言傳)
    (南陽張遵言,求名下第,途次商山山館。)
    (中夜晦黑,因起廳堂,督芻秣,見東堂下一物,凝白曜人。)
    (使僕者視之,乃一白犬,大如貓,鬢睫爪牙皆如玉,毫彩清潤,瑩澤可愛。)
    (遵言憐愛之,目為捷飛。)
    (言駿奔之捷,甚于飛也。)
    (常與之俱。)
    (初,令僕人張志誠袖之,每飲飼,則未嘗不持目前。)
    (時或飲食不快,則必伺其嗜而之。)
    (苟或不足,寧自輟味,不令捷飛不足也。)
    (一年餘,志誠袖行意已懈倦。)
    (由是,遵言每行自袖之,飲食轉加精愛。)
    (夜則同寢,晝則同處,首尾四年。)
    (後遵言因行於梁山路。)
    (日將夕,天且陰,未至詣所而風雨驟來。)
    (遵言與僕等隱大樹下。)
    (於時昏晦,默亡所睹,忽失捷飛所在。)
    (遵言驚歎,命志誠等分頭搜討,未獲。)
    (次忽見一人,衣白衣,長八尺餘,形狀可愛。)
    (遵言豁然,如月中立,各得辨色。)
白 衣:(問白衣人)何許來,何姓氏?
白 衣:(白衣人曰)我姓蘇,第四。
一 人:(謂遵言曰)我已知子姓字矣。君知捷飛去處否?則我是也。今君災厄會死,我
    緣受君恩深,四年已來,能待我至於盡力輟味,曾無毫釐悔恨。我今誓脫子厄,
    然須損十餘人命耳。
    (言訖,乘遵言馬而行,遵言步以從之。)
    (方十里許,遙見一塚,上有三四人,衣白衣冠,人長丈餘,手持弓劍,形狀瑰
    (偉。)
    (見蘇四郎,俯僂迎趨而拜。)
    (拜訖,莫敢仰視。)
四 郎:何故相見?
白 衣:(白衣人曰)奉大王帖,追張遵言秀才。
    (言訖,偷目盜視遵言。)
    (遵言恐欲踣地。)
四 郎:不得無禮!我與遵言往還,爾等須與我且去!
    (四人憂恚,啼泣而去。)
四 郎:(四郎謂遵言曰)勿優懼,此輩亦不能戾君。
    (更行十里,又見夜叉輩六七人,皆持兵器,銅頭鐵額,狀貌皆可憎惡,跳樑企
    (躑,進退獰望。)
    (遙見四郎,戢毒栗立,惕伏戰竦而拜。)
四 郎:(四郎喝問曰)作何來?
四 郎:(夜叉等霽獰毒,為戚施之顏,肘行而前曰)奉大王帖,專取張遵言秀才。
    (偷目盜視之,狀如初。)
四 郎:遵言,我之故人,取固不可也。
叩 頭:(夜叉等一時叩頭流血而言曰)在前白衣者四人,為取遵言不到,大王已各使決
    鐵杖五百,死者活者未分。四郎今不與去,某等盡死。伏乞哀其性命,暫遣遵言
    往。
    (四郎大怒,叱夜叉。)
    (夜叉等辟易崩倒者數十步外,流血跳迸,涕淚又言。)
四 郎:小鬼等敢爾!不然且急死。
    (夜叉等啼泣咽嗚而去。)
四 郎:(四郎又謂遵言曰)此數輩甚難與語。今既去,則奉為之事成矣。
    (行七八里,見兵仗等五十餘人。)
    (形神則常人耳。)
    (又列拜於四郎前。)
四 郎:何故來?
    (對答如夜叉等。)
四 郎:(又言曰)前者夜叉、牛叔良等七人,為追張遵言不到,盡已付法,某等惶懼,
    不知四郎有何術救得某等全生?
四 郎:第隨我來,或希冀耳。
    (凡五十人,言可者半。)
    
    
3**時間: 地點:
    (須臾,至大黑門。)
    (又行數裡,見城堞甚嚴。)
    (有一人,具軍容,走馬而前,傳王言曰)
一 人:四郎遠到,某為所主有限法,不得迎拜於路,請且於南館少休,即當邀迂。
一 人:(入館未安,信使相繼而召)兼屈張秀才。
    (俄而從行,宮室欄署,皆真王者也。)
    (入門,見王披袞垂旒,迎四郎酬拜。)
    (四郎酬拜。)
    (起,甚輕易,言詞唯唯而已。)
    (大王盡禮,前揖四郎升階。)
    (四郎亦微揖而上。)
四 郎:(回顧遵言曰)地主之分,不可不爾。
一 人:(王曰)前殿淺陋,不足四郎居處。
    (又揖四郎,凡過殿者三,每殿中皆有陳設,盤榻食具,供帳之備。)
    (至四重殿方坐。)
    (所食之物及器用,皆非人間所有。)
    (食訖,王揖四郎上夜明樓。)
    (樓上四角柱,盡飾明珠,其光如晝。)
    (命酒具樂,飲數巡,王謂四郎曰)
四 郎:有侑酒者,欲命之。
四 郎:有何不可。
    (女樂七八人,飲酒者十餘人,皆神仙間容貌妝飾耳。)
    (王與四郎,各衣便服,談笑亦鄰於人間少年。)
    (有頃,四郎戲一美人。)
    (美人正色不接。)
    (四郎又戲之,美人怒曰)
美 人:我是劉根妻,為不奉上元夫人處分,以涉於此,君子何容易乎!中間許長史,於
    雲林王夫人會上,輕言某已贈語,杜蘭香姊妹至多微言,猶不敢掉謔,君何容易
    耶!
    (四郎怒,以酒卮擊牙盤。)
    (一聲,其柱上明珠,轂轂而落,瞑然亡所睹。)
    (遵言良久懵而復醒,原在所隱樹下,與四郎及鞍馬同處。)
四 郎:君已過厄矣,與君便別。
美 人:(遵言曰)某受生成之恩已極矣,都不知四郎之由,以歸感戴之所。又某之一生
    ,更有何所賴也?
四 郎:吾不能言。汝但於商州龍興寺東廊縫衲老僧處問之可知矣。
    (言畢,騰空而去。)
    (天已向曙,遵言遂整轡適商州。)
    (果於龍興寺見縫衲老僧,遂禮拜。)
    (初甚拒遵言。)
    (遵言求之不已。)
四 郎:(夜深乃曰)君子苦求,焉得不應。蘇四郎者,太白星精也。大王者,仙府謫官
    也。今居於此。
四 郎:(遵言又以事問老增,僧竟不對,曰)君已離此厄矣。
    (勖遵言,令歸館穀。)
    (明辰尋之,已不知其處所矣。)
    (汝陰人)
    (汝陰男子姓許,少孤,為人白皙,有姿調,好鮮衣良馬,游騁無度。)
    (嘗牽黃犬逐獸荒澗中,倦息大樹下。)
    (村高百餘尺,大數十圍,高柯旁挺,垂陰連數畝。)
    (仰視間,枝懸一五色彩囊。)
    (以為誤有遺者,巧取歸。)
    (而結不可解,甚愛異之,置巾箱中。)
    (向暮,化成一女子,手把名紙直前云)
女 子:王女郎令相聞。
    (致名訖,遂去。)
    (有頃、異香滿室,浙聞車馬之聲。)
    (許出戶,望見列燭成行。)
    (有一少年,乘公馬,從十餘騎在前,直來詣許。)
少 年:(曰)小妹粗惡,竊慕盛德,欲托良緣於君子。如何?
    (許以其神。)
    (不敢苦辭。)
    (少年即命左右,灑掃淨室。)
    
    
4**時間: 地點:
    (須臾,女車至,光香滿路。)
    (侍女乘馬,數十人,皆有美色,持步障,擁女郎下車,延入別室,幃帳茵席畢
    (具。)
    (家人大驚,視之皆見。)
    (少年促許沐浴,進新衣。)
    (侍女扶人女室。)
    (女郎年十六七,豔麗無雙,著青。)
    (珠翠璀錯,下階答拜。)
    (共行禮訖,少年乃去房中。)
    (施雲母屏風、芙蓉翠帳,以鹿瑞錦幛映四壁。)
    (大設珍肴,多諸異果,甘美鮮香,非人間者食。)
    (器有七子螺、九枝盤、紅螺杯、蕖葉碗,皆黃金隱起,錯以瑰玫。)
    (金貯車師菊酒,芬馨酷烈。)
    (座置連心蠟燭,悉以紫玉為盤,光明如晝。)
    (許素輕薄無檢,又為物色誇炫,意甚悅之,坐定問曰)
少 年:鄙夫固陋,蓬室湫隘,不意乃能見顧之深,歡懼交並,未知所措。
女 子:大人為中樂南部將軍,不以兒之幽賤,欲使托身君子,躬奉砥礪。幸遇良會。欣
    願誠深。
少 年:南部將軍今何也?
女 子:是蒿君別部所治,若古之四鎮將軍也。
少 年:(酒酣歎曰)今夕何夕,見此良人,詞韻清媚,非所見聞。
    (又援箏作飛鴻別鶴之曲,宛頸而歌,為許送酒,清聲哀暢,容態蕩越,殆不自
    (持。)
少 年:(許不勝其情,遽前擁之,仍徵聘而笑曰)既為師人感悅之機,又玷上容柱纓之
    笑,如何?
    (因顧令撤筵,去燭就帳,恣其歡押。)
    (豐肌弱骨,柔滑如飴。)
    
    
5**時間: 地點:
    (明日,遍召家人,大申婦禮,賜與甚厚。)
    (積三日,前少年又來)
少 年:大人感愧良甚,願得相見,使某奉迎。
    (乃與俱去。)
    (至前獵處,無復大樹矣。)
    (但見朱門素壁,若今大官府中。)
    (左右列兵衛,皆迎拜。)
    (少年引入,見府君冠平天幘;絳紗衣,坐高殿上。)
    (庭中排戟設纛。)
    (許拜謁,府君為起,揖之,升階,勞慰曰)
少 年:少女幼失所恃、幸得把奉高明,感慶無量。然此亦冥期神契,非至情相感,何能
    及此。
    (許謝乃入內。)
    (門宇嚴邃,環廊曲閣,連豆相通。)
    (中堂高會,酣宴正歡。)
    (因命設樂,絲竹繁錯,曲度新奇。)
    (歌妓數十人,皆妍冶上色。)
    (既罷,乃以金帛厚遺之,並資僕馬,家遂贍給,仍為起宅於裡中、皆極豐麗。
    ()
    (女郎善玄素養生之計,許體力精爽,倍於常矣,以此知其審神人也。)
    (後時一歸,皆女郎相隨,府君輒饋送甚厚。)
    (數十年,有子五人,而姿色無損。)
    (後許卒,乃攜俱去,不知所在也。)
    (沈警)
    (沈警,字玄機,吳興武康人也。)
    (美風調,善吟詠,為梁東宮常侍,名著當時。)
    (每公卿宴集,必致驥邀之。)
少 年:(語曰)玄機在席,顛倒賓客。
    (其推重如此。)
    (後荊楚陷沒,入周為上柱國。)
    (奉使秦隴,途過張女郎廟。)
少 年:(旅行多以酒肴祈禱,警獨酌水,具祝詞曰)酌彼寒泉水。紅芳掇岩谷,雖致之
    非遠,而薦之略俗。丹誠在此,神其感彔。
    (既暮,宿傳舍。)
    (憑軒望月,作《風將雛.含嬌曲》,其詞曰:
    (  命嘯無人嘯,含嬌何處嬌。)
    (徘徊花上月,空度可憐宵。)
    (又續為歌曰:
    (  靡靡春風至,微微春露輕。)
    (可惜關山月,還成無用明。)
    (吟畢,聞簾外歎賞之聲。)
少 年:(復云)閒宵豈虛擲,朗月豈無明。
    (音旨清婉,頗異於常。)
    (忽見一女子,褰簾而入,再拜)
再 拜:張女郎仲妹,見使致意。
    (警異之,乃具衣冠。)
    (未離坐,而二女已入,謂警曰)
二 女:跋涉山川,固勞動止。
再 拜:(警曰)行役在途,春宵多感,聊因吟詠,稍遣旅愁。豈意女郎狎降仙駕。願知
    伯仲。
    (二女郎相顧而笑之。)
二 女:(大女郎謂警曰)妾是女郎妹,適廬山夫人長男。
再 拜:(指小女郎云)適衡山府君小子。並以生日,同覲大姊。屬大姊今朝層城未旋。
    山中幽寂,良夜多懷,輒欲奉屈,無憚勞也。
    (遂攜手出門,共登一輜轎車,駕六馬,馳空而行。)
    (俄至一處,朱樓飛閣,備極煥麗。)
    (令警止一水閣,香氣自外入內,簾幌多金縷翠羽,飾以珠譏,光照室內。)
    
    
6**時間: 地點:
    (須臾,二女郎自閣後冉冉而至,揖警就坐,又具酒肴。)
    (於是大女郎彈箜篌,小女郎援琴,為數弄,皆非人世所聞。)
    (警嗟賞良久。)
    (願請琴寫之。)
    (小女郎笑之,謂警曰)
良 久:此是秦穆公、周靈王太子神仙所制,不願傳於人間。
    (警粗記數弄,不復敢訪。)
    (及酒酣,大女郎歌曰:
    (  人神相合兮後會難,邂逅相遇兮暫為歡。)
    (星漢移兮夜將闌,心未極兮且盤桓。)
    (小女郎歌曰:
    (  洞蕭響兮風生流,清夜闌兮管弦遒。)
    (長相思兮衡山曲,心斷絕兮素隴頭。)
    (又歌曰:
    (  隴上雲車不復居,湘江斑竹淚沾餘)
    (誰念衡山煙霧裡,空著雁足不傳書。)
    (警乃歌曰:
    (  義起曾歷許多年,張碩凡得幾時憐)
    (何意今人不及昔,暫來相見更無緣。)
    (二女郎相顧流涕,曾亦下淚。)
二 女:(小女郎謂警曰)蘭香姨、智瑛姊亦常懷此恨矣。
    (警見二女郎歌詠極歡,而未知密契所在。)
二 女:(警顧小女郎曰)潤玉,此人可念也。
    (良久,大女郎命履,與小女郎同出。)
    (及門,調小女郎曰)
良 久:潤玉,可便伴沈郎寢。
    (警欣感如不自得,遂攜手入門,已見小婢前施臥具。)
良 久:(小女郎執警手曰)昔從二妃游湘川,見君於舜帝廟,讀湘王碑。此時憶念頗切
    。不謂今宵得諧宿願。
    (警亦備記此事,執手款敘.不能已也。)
良 久:(小婢麗質,前致詞曰)人神路隔,別後會賒。況桓娥妒人,不肯流照;
      織女無賴,已復斜河。寸陰幾時,何勞煩瑣。
    (遂掩戶就寢,備極歡昵。)
良 久:(將曉,小女郎起謂警曰)人神事殊,無宜於晝,大姊已在門首。
    (警於是抱持致於膝,共敘離別。)
    
    
7**時間: 地點:
    (須臾,大女郎即復至前。)
    (相對流涕,不能身已。)
    (復置酒,警歌曰:
    (  時值行人心不平,那宜萬里阻關情。)
    (只今隴上分流水,更泛從來哽咽聲。)
    (警乃贈小女郎指環。)
    (小女郎贈警金合歡結,歌曰:
    (  心纏幾萬結,縷係幾千回。)
    (結怨無窮極,結心終不開。)
    (大女郎贈警瑤鏡子,歌曰)
    (憶昔窺瑤鏡,相看望明月。)
    (彼此俱照人,莫令光影滅。)
    (贈答頗多,不能備記,粗憶數首而已。)
    (遂相與出門,復駕輜姘車,送至下廟,乃執手嗚咽而別。)
    (及至館,懷中探得瑤鏡、金縷結。)
    (良久,乃言於主人。)
    (夜而失所在。)
    (時同旅咸怪警夜有異香。)
    (警後使回,至廟中,於神座後得一碧箋,乃是小女郎與警書,各敘離情。)
良 久:(書末有篇云)飛書報沈郎,尋已到衡陽。若存金石契,風月兩相望。
    (從此遂絕矣。)
    (劉子卿)
    (宋劉子卿,徐州人也,居廬山虎溪。)
    (少好學,篤志忘倦,常慕幽閒,以為養性。)
    (恒愛花種樹。)
    (其江南花木,溪庭無不植者。)
    (文帝元嘉三年春,臨玩之際,忽見雙蝶,五彩分明,來玩花上,其大如燕。)
    
    
8**時間: 地點:
    (一日中,或三四往復。)
    (子卿亦訝其大繁。)
    (旬有三日,月朗風清。)
    (其歌吟之際,忽聞叩肩。)
    (有女子笑語之音。)
    (子卿異之。)
子 卿:(謂左右曰)吾居此溪五歲,人向無能知,何有女子而詣我乎?此必有異。
    (乃出戶。)
    (見二女,各十六七,衣服霞煥,容止甚都。)
二 女:(謂子卿曰)君常怪花間之物。感君之愛,故來相詣,未度君子心若何?
    (子卿延之坐,謂二女曰)
子 卿:居止僻陋,無酒敘情,有慚於此。
二 女:(一女曰)此來之意,豈求酒耶。況山月已斜,夜將垂曉,君子豈有意乎?
子 卿:鄙夫惟有茅齋,願申繾綣。
    (二女東向坐者,笑謂西坐者曰)
二 女:今宵讓姊,餘夜可知。
    (因起,送子卿之室。)
子 卿:(又謂子卿曰)即閉戶雙棲,同衾並枕,來夜之歡,願同今夕。
    (乃去。)
    (及曉,女乃請去。)
子 卿:幸遂繾錈,復更來乎?一夕之歡,反生深恨。
二 女:(女撫子卿背曰)具小妹之期,後即次我。
    (請出戶。)
二 女:心存意在,特望不渝。
    (出戶,、不知蹤跡。)
    (是夕,二女又至,宴好如前。)
二 女:(姊謂妹曰)我且去矣。昨夜之歡,今留與汝。汝勿貪多恨少,誤惑劉郎。
    (言訖,大笑,乘風而去。)
    (如是同寢。)
子 卿:(子卿問女曰)我知卿二人,非人間之有,願知之。
二 女:但得佳妻,何勞執問。
子 卿:(乃撫子卿曰)郎但申情愛,莫問閒事。
子 卿:(臨曉將去,謂子卿曰)我姊妹實非人間之人,亦非山精物魅。若說於郎,郎必
    異傳,故不欲笑於人世。今者與郎契合,亦是姻緣。慎跡藏心,勿使人曉。即姊
    妹每旬更至,以慰郎心。
    (乃去。)
    (常十日一至,如是者數年。)
    (後子卿遇亂還鄉,二女遂絕。)
    (廬山有康王廟,去所居二十里餘。)
    (子卿依稀有如前遇,疑此是之。)
    
    (韋安道)
    (京兆韋安道,起居舍人貞之子。)
    (舉進士,久不第。)
    (唐大足年中,於洛陽早出。)
    (至慈惠裡西門,晨鼓初發,見中衢有兵仗,如帝者之衛,前有甲騎數十隊,次
    (有宦者持大仗,衣畫褲於夾道。)
    (前趨亦數十輩。)
    (又見黃屋左纛,有月旗而無日旗。)
    (又有近侍才人、宮監之屬,亦數百人。)
    (中有飛傘,傘下見衣珠壁之服,乘大馬,如后妃之飾,美麗光豔,其容動人。
    ()
    (又有後騎,皆婦人之官,持鉞負弓矢,乘馬從,亦千餘人。)
    (時天後在洛,安道初謂天後之遊幸。)
    (時天尚未明,問同行者,皆雲不見。)
    (又怪衢中金吾街吏不為靜路。)
    (久之漸明,見有後騎一宮監,馳馬而至。)
宮 監:(安道因留問之)前所過者,非人主乎?
宮 監:非也。
    (安道請問其事,宮監但指慈惠裡之西門曰)
宮 監:公但自此去,由裡門循牆而南行百餘步,有朱扉西向者,叩之問其由,當自知矣
    。
宮 監:(安道如其言,叩扉久之,有朱衣宦出應門曰)公非韋安道乎?
子 卿:然。
宦 者:后土夫人相候已久矣。
    (遂延入。)
    (見一大門,如戟門者,宦者入通。)
    (頃之,又延人,有紫衣宮監與安道敘語於庭。)
    (延入一宮中,置湯沐。)
    (頃之,以大箱奉美服一襲,其間有青袍牙笏,青綬及靴畢備,命安道服之。)
宮 監:(官監曰)可去矣。
    (遂乘安道以大馬,女騎導從者數人。)
    (宮監與安道聯轡,出慈惠之西門,由正街西南,自通利街東行,出建春門,又
    (東北行,約二十餘里,漸見夾道城,守者拜於馬前而去。)
    (凡數處,乃至一大城,甲士守衛甚嚴,如王者之城。)
    (幾經數重,遂見飛樓連閣,下有大門,如天子之居,而多宮監。)
    (安道乘馬,經翠樓朱殿而過。)
    (又十餘處,遂入一門內,行百步許,復有大殿。)
    (上陳廣筵眾樂,羅列樽俎。)
    (九奏萬舞,若鈞天之樂。)
    (美婦人數十,如妃主之狀,列於筵左右。)
    (前所與同行宮監,引安道自西階而上。)
    (頃之,見殿內宮監如贊者,命安道殿間東向而立,頃之,自殿後門見衛從者先
    (羅立殿中,乃微聞環佩之聲,有美婦人備首飾 衣,如謁廟之服,至殿間西向
    (,與安道對立。)
    (乃是前於慈惠西街飛傘下所見者也。)
宮 監:(宮監乃贊曰)后土夫人,乃冥數合為匹偶。
    (命安道拜,夫人受之;夫人拜,安道受之,如人間賓主之禮。)
    (遂去禮服,與安道對坐於筵上。)
    (前所見十數美好人,亦列坐於左右。)
    (奏樂飲饌,及昏而罷。)
    (則以其夕偶之,尚處子也。)
    (如此者蓋十餘日,其所服御飲饌,皆如帝王之家。)
因 謂:(夫人因謂安道曰)某為子之妻,子有父母,不告而娶,不可謂禮,願從子而歸
    ,廟見舅姑,得成夫之禮,幸也。
宮 監:(安道曰)諾。
    (因下令,命車駕,即日告備。)
    (夫人乘黃犢之車,車有金壁寶玉之飾,蓋人間所謂庫車也。)
    (上有飛傘覆之,車徒賓從如慈惠西街所見。)
    (安道乘馬,從車而行。)
    (安道左右侍者十數人,皆才官宦者之流。)
    (行十餘里,有朱幕供帳,女吏列於後,行宮供頓之所。)
    (夫人遂人供帳中,命安道與同處。)
    (所進飲膳華美。)
    (頃之,又下令,命去所從車騎,減去十七八。)
    (相次又行三數裡,復下令去從者。)
    (及至建春門,左右才有二十騎人馬,如王者之游。)
    (既人洛陽,欲至其家,安道先入。)
    (家人怪其車服之異。)
    (安道遂見其父母。)
    (二親驚愕。)
    (久之,謂曰)
因 謂:不見爾者蓋月餘矣,爾安適耶?
宮 監:(安道拜而對曰)偶為一家迫以婚姻。
因 謂:新婦即至,故先上告。
    (父母驚問來意,車騎已及門矣。)
    (遂有侍婢及閹奴數十輩,自外正門傳繡 絝席,羅列於庭,及以翠屏畫帷,飾
    (於堂門。)
    (左右施細繩牀二,請舅姑對坐。)
    (遂自門外,設二錦步障,夫人衣禮服,垂佩而入。)
    (修婦禮畢,奉翠玉、金寶、羅紈,蓋數十箱,為賀遺之禮,置於舅姑之前,及
    (叔伯、諸姑家人,皆蒙其禮。)
父 母:(因曰)新婦請居東院。
    (遂又有侍婢閹奴,持房幃供帳之飾,置於東院,修飾甚周。)
    (遂居之。)
    (父母相與憂懼,莫知所來。)
    (是時天後朝,法令嚴峻,懼禍及之,乃具以事上奏請罪。)
天 後:此必魅物也,卿不足憂。朕有善咒術者,釋門之師九思、懷素二僧,可為卿去此
    妖也。
    (因詔僧九思、懷素往。)
天 後:(僧曰)此不過妖魅狐狸之屬,以術去之,易耳。當先命於新婦院中設饌、置坐
    位,請期翌日而至。
    (貞歸,具以二僧之語命之。)
    (新婦承命,具饌設位,輒無所懼。)
    
    
9**時間: 地點:
    (明日二僧至,既畢飲,端坐,請與新婦相見,將施其術。)
    (新婦旋至,亦致禮於二僧,二僧忽若物擊之,俯伏稱罪,目毗鼻口流血。)
    (又具以事上聞。)
天 後:(天後因命二僧)某所咒者,不過妖魅鬼物,此不知其所從來,想不能制。
天 後:有正諫大夫明崇儼,以太乙術,制彔天地諸神,此必可使也。
    (遂召崇儼。)
天 後:(祟儼謂貞曰)君可以今夕於所居堂中,潔誠坐以候,新婦所居室上,見異物至
    ,而觀其勝則已,或不勝,則當更以別法制之。
    (貞如其言。)
    (如甲夜,見有物如飛雲,赤光若驚電,目崇儼之居飛躍而至,及新婦屋上,忽
    (若為物所撲滅者,因而不見。)
    (使人候新婦,乃平安如故。)
    (乙夜,又見物如赤龍之狀,拿攫噴毒,聲如群鼓,乘黑雲有光者,至新婦屋上
    (。)
    (又若為物所撲,有呦然之聲而滅。)
    (使人候新婦,又如故。)
    (又至子夜,見有物朱發鋸牙,盤鐵輪,乘飛雷輪錯角呼奔而至。)
    (既及其屋,又如為物所殺,稱罪而滅。)
    (既而又如故,貞怪懼,不知其所為計,又具以事告。)
天 後:(祟儼曰)前所為法,是太乙符法也,但可掃制狐魅耳。今既無效,請更索之。
    (因致壇醮之篆,使征八極厚地,山川河瀆,丘墟水木,主職鬼魅之屬,其數無
    (缺。)
    (崇儼異之。)
    (翌日,又征人世上天累部八極之神,具數無缺。)
天 後:(崇儼曰)神祗所為魅者,則某能制之,若然,則不可得而知也。請試自見而索
    之。
    (因命於新婦院設饌,清祟儼。)
    (崇儼又忽若為物所擊,奄然斥倒,稱罪請命,目毗鼻口流血於地。)
    (貞又益懼,不知所為。)
其 妻:(其妻因謂貞曰)此九思、懷素、明正諫所不能制也,為之奈何?聞安道初與偶
    之時,雲是后土夫人。此,雖人間百術亦不能制之。今觀其與安道夫婦之道,亦
    甚相得。試使安道致詞,請去之,或可也。
因 謂:(貞即命安道謝之曰)某寒門,新婦靈貴之神,今幸與小子伉儷,不敢稱敵。又
    天後法嚴,懼由是禍及。幸新婦且歸,為舅姑之計。
因 謂:(語未終,新婦涕泣而言曰)某幸得配偶君子,奉事舅姑,為夫婦之道,所宜奉
    舅姑之命。今舅姑既有命,敢不敬從。
    (因以即日命駕而去,遂具禮告辭於堂下,因請)
因 請:新婦,女子也,不敢獨歸,願得與韋郎同去。
    (貞悅而聽之,遂與安道俱行。)
    (至建春門外,其前時車徒悉至,其所都城僕使兵衛悉如前。)
    (至城之明日,夫人被法服,居大殿中,現天子朝見之像。)
    (遂見奇容異人來朝,或有長丈餘者,皆戴華冠長劍,被朱紫之服,雲是四海之
    (內岳瀆河海之神。)
    (次有數千百人,雲是諸山林樹木之神。)
    (已而又報天下諸國之王悉至。)
    (時安道於夫人坐側置一小牀,令觀之。)
    (因最後通一人,雲大羅天女。)
    (安道視之,天後也。)
天 後:(夫人乃笑謂安道曰)此是子之地主,少避之。
    (命安道人殿內小室中。)
    (既而天後拜於庭下,禮甚謹。)
    (夫人乃延上坐,天後數四辭,然後登大殿,再拜而坐。)
天 後:(夫人謂天後曰)某以有冥數,當與天後部內一人韋安道者為匹偶,今冥數已盡
    ,自當離異。然不能與之無情。此人若無壽。某嘗在其家,本願與延壽三百歲,
    使官至三品。為其尊父母厭迫,不得久居人間,因不果與成其事。今天女幸至,
    為予之錢五百萬,予官至五品。無使過之,恐不勝之,安道命薄耳。
    (因而命安道出,使拜天後。)
天 後:(夫人謂天後曰)此天女之屬部人也,當受之拜。
    (天後進退,色若不足而受之,於是諾而去。)
天 後:(夫人謂安道曰)以郎嘗善丹青,為郎更益此藝,可成千世之名耳。
    (因居安道於一小殿,使垂簾設幕,召自古帝王及功臣之有名者於前,令安道圖
    (寫。)
    (凡經月餘,悉得其狀,集成二十卷。)
    (於是安道請辭去。)
    (夫人命車駕於所都城西,設離帳祖席,與安道訣別。)
    (涕泣執手,情若不自勝。)
    (並遺以金玉珠瑤,盈載而去。)
    (安道既至東都,人建春門,聞金吾傳令於洛陽城中,訪韋安道已將月餘。)
    (既至,謁,天後坐小殿見之,且述前夢,與安道所敘同。)
    (遂以安道為魏王府長史,賜錢五百萬。)
    (取安道所畫帝王功臣圖視之,與秘府之舊者皆驗,至今行於世。)
    (天策中,安道竟卒於官。)
    (周秦行記)
    (予貞元中舉進士落第,歸宛葉,至伊闕南道鳴臯山下,將宿大安民舍。)
    (會暮,失道不至。)
    (更十餘里,行一道甚易。)
    (夜月始出。)
    (忽聞有異氣,如香。)
    (因趨進,行不知厭,遠見火明,意莊家。)
    (更前驅,至一宅,門庭若富家。)
黃 衣:(有黃衣閽人曰)郎君何至?
天 後:(予答曰)僧孺姓牛,應進士落第。本往大安民舍,誤道來此,直乞宿無他。
    (中有小轡青衣出,責黃衣曰)
青 衣:門外謂誰?
黃 衣:有客。
    (黃衣人告。)
    
    
10**時間: 地點:
黃 衣:(少時,出曰)請郎君入。
青 衣:(予問)誰氏宅?
黃 衣:但進,無須問。
    (入十餘門,至大殿,蔽以珠簾。)
黃 衣:(有朱衣、黃農閽人數百,立階左右)拜!
青 衣:(簾中語曰)妾,漢文帝母薄太後。此是薄太後廟,郎君不審,何忽至此?
黃 衣:臣家宛葉,將歸失道,敢托命。
太 後:(太後遺西簾避席曰)妾故漢室老母,君唐朝名士,不待君臣,幸希簡敬。便上
    殿來見。
    (太後著練衣,貌狀玫瑰,不甚年高。)
太 後:(勞予曰)行役無苦乎?
    (召坐食。)
    (頃間,殿內有笑聲。)
太 後:今夜風月甚佳,偶有二女伴相尋,況又遇佳賓,不可不成一會。
黃 衣:(呼左右)屈二娘子出見秀才。
    (良久,有女子二人從中至,從者數百。)
    (前立者一人,狹腰、長面、多發,下妝衣青衣,僅可二十餘。)
太 後:高祖戚夫人。
    (予下拜。)
    (夫人亦拜。)
    (更一人,柔肌穩身,貌舒態逸,光彩射遠近,多服花繡單衣。)
太 後:(薄太後)此元帝王嬙。
    (予拜如戚夫人。)
    (王嬙復拜。)
    (各就坐。)
    (坐定,太後使紫衣中貴人曰)
太 後:迎楊家、潘家來。
    (頃之,空中見五色雲下,聞笑語聲浸近。)
太 後:楊、潘至矣。
    (忽車騎馬跡相雜。)
    (羅納耀煥,旁視不給。)
    (有二女從雲中下。)
    (予起立於側。)
    (見前一人,纖腰修眸,容貌甚麗,衣繡衣,冠玉冠,年三十餘。)
太 後:此是唐朝太真妃子。
    (予即伏謁拜如臣禮。)
太 真:妾得罪先帝,皇朝不置妾在后妃數中,設此禮豈不虛乎?不敢受。
    (卻答拜。)
    (更一人,厚肌敏視,小質,潔白,齒極卑,被寬博衣。)
太 後:齊潘淑妃。
    (予拜之如妃禮。)
    (既而,太後命進鑲。)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