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神三妙傳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一四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花神三妙傳)
        (至正辛西三月暮春,花發名園,一段異香來繡戶;鳥啼綠樹,數聲嬌韻入畫堂
        (。)
        (正是修日良辰,風光雅麗;浴沂佳候,人物繁華。)
        (時兵寇蕩我郊原,鄉人薦居城邑。)
        (紛紛霧雜,皆貴顯之王孫;濟濟雲從,悉英豪之國士。)
        (江南俊傑白姓諱景雲,字天啟,別號潢源者,崇文學士裔孫,荊州別駕公子也
        (。)
        (雅抱與春風並暢,丰姿及秋水同清。)
        (正弱冠之年,列黌宮之選,抱騎龍之偉志,負倚馬之雄才。)
        (乘此明媚朔朝,獨步烏山絕頂,吟詩一首曰:
        (  玉樹迎風舞,枝枝射漢宮)
        (餘襟猶染翠,飛袖想綾紅。)
        (海闊龍吟水,山高鳳下空)
        (瑤天羅綺閣,獨上聘閬風。)
        (於是登書雲之台,入凌虛之閣。)
        (適有三姬在廟賽禱明神,絕色佳人,世間罕有。)
        (溫朱顏以頂禮,露皓齒而陳詞。)
        (一姬衣素練者,年約十九餘齡,色賽三千宮貌,身披素服,首戴碧花,蓋西子
        (之淡妝,正文君之新寡;愁眉嬌蹙,淡映春雲,雅態幽閒,光凝秋水,乃斂躬
        (以下拜,願超化夫亡人。)
        (一姬衣綠者,容足傾城,年登十七,華髻飾玲瓏珠玉,綠袍雜雅麗鶯花,露綻
        (錦之絳裙,恍新妝之飛燕;輕移蓮步深深拜,微啟朱唇款款言;蓋為親宦游,
        (願長途多慶,一姬衣紫者,年可登乎十五,容尤麗於二妹,一點唇朱,即櫻桃
        (之久熟;雙描眉秀,疑御柳之新鉤;金蓮步步流金,玉指纖纖露玉;再拜且笑
        (,無祝無言,白生門外視久,而不能定情,突入參神,祈諧所願,三姬見其進
        (之遽也,各以扇掩面而笑焉。)
        (生遂致恭,姬亦答禮。)
        (姬各退,生尾隨。)
        (乃知衣素練者,趙富賈第四女名錦娘。)
        (世居烏山,嚴父先逝,錦適於鄭,半載夫亡,附母寡居,茲將二紀也。)
        (衣綠綃者,李少府長女,名瓊姐。)
        (父任辰州,念母年老,留瓊于家奉事祖母也。)
        (衣紫羅者,中督府參軍次女,名奇姐。)
        (父卒於宦,母已榮封,家資甚殷,下唯幼弟。)
        (時瓊、奇居遠城外,因避寇借居趙家,與錦娘為姨表之親,故朝夕相與盤桓者
        (也。)
        (三姬見生之豐彩,有顧盼情。)
        (白生見姬之芳顏,有留戀意。)
        (既知所在,遂策於心,因僦趙之左屋附居,乃得與三姬為鄰。)
        (趙女微知生委曲之情,而春心已動。)
        (白生既得附趙女之室,而逸興遄飛,因吟長短句一首云:
        (  十分春色蝶浮沉,錦花含笑值千金)
        (瓊枝戛玉揚奇音,雅調大堤恣狂吟。)
        (豔麗芙蓉動君心。)
        (動君心,何時賞)
        (願作比翼附連枝,有朝飛繞巫山峰。)
        (於時投刺比鄰,結拜趙母,遂締錦娘為妹,而錦亦以兄禮待生。)
        (然趙母莊嚴,生亦莫投其隙。)
        
        
    2**時間: 地點:
        (一日,母和寒疾,生以子道問安,逕步至中堂。)
        (錦娘正獨坐,即欲趨避。)
    錦 娘:(生急進前)妹氏知我心乎?多方為爾故也。予獨無居而求鄰貴府乎?予獨無母
        而結拜尊堂乎?此情倘或見諒,糜骨亦所不辭。
    錦 娘:寸草亦自知春,妾豈不解人意?但幽嫠寡妹,何堪薦侍英豪;慈母嚴明,安敢少
        違禮法。
    AAA:(生曰)崔夫人亦嚴謹之母也,卓文君亦幽嫠之妻也。
        (生言猶未終,忽聞戶外有履聲,錦娘趨入中閨,生亦入母寢室問病。)
        (母托以求醫,生奉命而出。)
        (復至敘話舊處,久立不見芳容,生懊恨而去。)
        (詰朝,生迎醫至,三姬咸在。)
        (見生,轉入罘後,不見玉人容矣。)
        (生大悒怏,歸作五言古詩一首云:
        (  巫山多神女,歌舞瑤台邊)
        (雲雨不可作,空餘楊柳煙。)
        (芙蓉迷北岸,相望更淒然)
        (何當一攀折,醉倒百花前。)
        (翌日,生奉藥至,遇錦娘於東階,不覺神魂飄蕩,口不能言。)
    錦 娘:(錦駭曰)兄有恙乎?
        (生搖頭。)
    錦 娘:(又曰)兄勞頓乎?
        (復搖首。)
    錦 娘:何往日春風滿面,今日慘黛盈顏耶?
    AAA:(生良久曰)吾為妹,病之深矣,神思任飛越矣。若妹無拯援之心,將索我於地
        下矣。
    錦 娘:兄有相如之情,妾豈無文君之意?但春英、秋英日侍寢所,莫得其便;瓊姐、奇
        姐、繡房聯壁,舉動悉知。我為兄圖之:兄但勤事吾母,若往來頻速,或有間可
        投。
        (生前拽其袖,錦斂步而退,擲帕於地。)
        (生拾而藏之,進藥母前。)
    錦 娘:(母呼錦至,謂曰)如此重勞大哥,汝當深深拜謝。
        (女微哂而拜,生含笑而答。)
        (復索炭烹藥,女亦奉火以從。)
        (白生以目送情,錦娘亦以秋波頻盼。)
        (兩情飄蕩,似翠柳之醉薰風;一意潛孚,恍曉花之凝滴露。)
        (蓋形雖未接,而神已交矣。)
        (藥既熟,女嘗,進母。)
        (生在背後戲褰其裳,女轉身怒目嗔視。)
        (生即解意。)
        (告歸。)
        (女因送出,責曰)
    錦 娘:兄舉動不斂,幾敗乃事。倘慈闈見之,何顏復入乎?昨日之帕,兄當見還,倘若
        轉泄於人,俾妾名節掃地。
    AAA:(生曰)吾深悔之,更不復然。
        (遂各辭歸,兩地悒怏。)
        
        
    3**時間: 地點:
        (自此,女會繡幃,齧指沉吟,神煩意亂,寢食不安。)
        (日間勉強與二妹笑言,夜來神魂唯白生眷戀。)
        (生亦無心經史,坐臥注意錦娘,口念有百千遍,腸數已八九回,每欲索筆題詩
        (,不得句矣。)
        (因屢候母興居,往來頗見親密;雖數次與錦相遇,終莫能再敘寒溫。)
        
        
    4**時間: 地點:
        (一日,生至中堂,四顧皆無人跡,遂直抵錦娘寢室。)
        (適彼方悶坐停繡。)
        (生遇錦娘,一喜一懼;錦見白生,且駭且愕。)
        (生興發,不復交言,遂前進摟抱求合。)
        (正半推半就之際,聞春英堂上喚聲,女急趨母室,生脫身逃歸。)
        
        
    5**時間: 地點:
        (此時錦不自覺,瓊姐已陰知之矣,題詩示奇姐曰:
        (  蛺蝶彩黃英,花心未許開;大風吹蝶去,花落下瑤台。)
        (奇姐帶笑亦和以詩曰:
        (  蝶為尋芳至,花猶未向開;春英妒玉蝶,摧倒百花台。)
    AAA:此生膽大如斗。
    瓊 姐:此必先與四姊有約,吾姊妹當作磨兜堅(即謹言也)可也。
        (白生錦娘佳會)
        (翌夕,生入候母,錦見,尚有赧容。)
        (生坐片時,因母睡熟,生即告錦,錦送至堂,天色將昏,杳無人跡。)
        (錦與生同入寢所,倉卒之間,不及解衣,摟抱登牀,相與歡會。)
        (斯時也,無相禁忌,恣生所為。)
        (秋波不能凝,朱唇不能啟,昔猶含羞色,今則逞嬌容矣。)
        (正是:春風入神髓,嫋娜嬌嬈夜露滴。)
        (芳顏融融,懨悒罷戰,整容而起。)
        (錦娘不覺長吁,謂生)
    謂 生:妾之名節,盡為兄喪。不為柏舟之烈,甘赴桑間之期,良可期也,君其憐之。但
        此身已屬之君,願生死不忘此誓。兄一戒漏泄,戒棄捐,何如?
    謂 生:得此良晤,如獲珠琳,持之終身,永為至寶。
    謂 生:(意欲求終夜之會,錦以侍女頻來為辭)再為兄圖之,必諧通契約也。
        (因送生出,則明月在天矣。)
        (闔扉而入,靜想片時,方憶瓊姐、奇姐聞知,惶愧措躬無地。)
        (自是結納二妹,必欲同心。)
        
        (瓊姐長於詩章,錦娘精於刺繡,昔時針法稍秘,至是女工盡傳。)
        (奇姐茂年,天成聰敏,學錦刺繡,學瓊詩章,無不得其精妙,遂為勿逆之交。
        ()
        (錦之侍女春英,瓊之侍女新珠,奇之侍女蘭香,向皆往來香閨,各皆以計脫去
        (。)
        (此錦娘之奇策,實為生之深謀。)
        (此自母病既痊,生亦盛儀稱慶,仍厚賂童僕及諸比鄰,事不外揚。)
        (皆無疑忌,因得鎮日來往,終夜與錦盡歡。)
        (然瓊、奇二姬屬垣竊聽,雖其未湛春色,豈無盎然春情?中夜瓊姐長吁,錦知
        (其情已動,暇間論及,錦挑之曰)
    二 姬:外間頗議白哥驕肆,自視之,亦然。
    瓊 姐:豪門公子,年值青春,且風流人豪,文章魁首將來非登金馬院,則步鳳凰池,無
        惑其驕人也。
    二 姬:(錦知其有愛重之及復曰)白哥夜來有夢,與妹相會烏山。
    瓊 姐:(瓊哂曰)我本女流,渠是子,內言不出,況可同游?是何言也,不亦異乎!
    二 姬:(錦撫掌而笑曰)前言戲之耳。
        (是夕,錦與生密謀,作古詩一首曰:
        (  綺閣見仙子,心心不忍忘。)
        (東牆聽鶯語,一句一斷腸。)
        (有意蟠芳草,多情傍綠楊。)
        (何當垂清盼,解我重悲傷。)
        (是以詩置瓊繡冊。)
    二 姬:(瓊見,哂謂奇姐曰)錦姐弄瓊妹乎!書生放筆花也。我若不即裁答,笑我裙釵
        無能。
        (乃次韻曰:
        (  遊春在昔日,春去情已忘。)
        (解笑花無語,看花枉斷腸。)
        (自飛風外燕,自舞隔江楊。)
        (芳節平勁草,誰憐游子傷。)
        (瓊本與錦聯房,中間只隔障板,亦有門相達,但雖設常關耳。)
        (詩成,而生適來,因自板間傳遞。)
    二 姬:(生見其詞,歎曰)此瑯瑯妙句也,世間有此女乎!
        (乃援筆立答曰:
        (  花貌已含笑,愛花情不忘)
        (黃金嫩顏色,一見斷人腸。)
        (願結同心帶,相將舞綠楊)
        (相如奏神曲,千載共悲傷。)
        (生亦於板間傳遞。)
    二 姬:(瓊見之,哂曰)白哥好逼人也,吾今不復答矣。
        (自是,生入試屆期,不暇復入錦堂。)
        (即日試畢,潛訪故人。)
        (錦既盡歡,生亦盡樂。)
    二 姬:(中夜,謂錦曰)細觀瓊姬,甚有美意。吾既得隴,又復望蜀,何如?
    錦 娘:君獲魚兔,頓忘筌蹄矣。
    二 姬:(生誓曰)異日果有此心,七孔皆流鮮血。
    錦 娘:聞君誓詞,痛焉如割。為君設策,事端可諧。
        (是夜,乘三更睡酣,潛開門,入瓊臥房,掀開帳衾。)
        (二姬睡熟,生按瓊玉肌潤澤,香霧襲人,皓白映光,照牀如晝。)
        (瓊側體向內而臥,生輕身斜倚相偎,唯恐睡醒,不敢輕犯。)
        (片晌,錦持被去,瓊陰知覺矣。)
    笑謂生:(錦笑謂生)欲圖大事,膽無半分,然吾妹必醒,吾當往試。
    笑謂生:(錦至,而瓊已起,乃復巧說以情,瓊正色曰)既不能以禮自處,又不能以禮處
        人!吾若隱忍不言,豈是守貞之女?若欲明之於母,又失姊妹之情。況吾等逃難
        ,所以全軀,豈宜以亂易亂?
        (遂明蠟炬,乃呼奇姐,則奇已驚汗浹背,蒙被而眠矣。)
        (聞呼,猶自戰驚,見火,瞿然狂起。)
    瓊 姐:汝不被盜尚然,何況我親見賊乎。
        (二人共坐,附耳細談,載笑載言,千嬌百媚。)
        (生在門隙竊視,真傾國傾城之容也。)
        
        
    6**時間: 地點:
        (自此神思飄揚,無非屬意瓊姐。)
        (於時錦娘頗有逸興,因與白生就枕。)
        (生即慕瓊之雅趣,盡皆發洩於錦娘,搖曳歡謔多時。)
        (二女潛來窺視,少者猶或自禁,長者不能定情。)
        (嗣是生慕瓊之意無窮,瓊念生之心不置。)
        (然瓊深自強制,不肯吐露真情,但每日常減餐,終宵多飲水,奇知其情,密以
        (告錦。)
        (數日,身果不快,錦娘撫牀謂曰)
    錦 娘:汝之病根,吾所素稔。姊妹深愛,何必引嫌?況吾翁即若翁,白丈非汝丈也?
    瓊 姐:姊誤矣,豈謂是與!
        (居一二日,生來錦室。)
        (告以瓊病,生遂問安。)
        (奇姐避入帳後。)
        (錦拽生裾登牀,笑謂生)
    笑謂生:好好醫吾妹。
    瓊 姐:(錦呼瓊曰)好好聽良醫。
        (錦因辭去。)
        (生留少坐。)
        (生問瓊病,笑而不答。)
    瓊 姐:(奇帳後呼曰)好與大哥細言,莫使夜來發熱。
    瓊 姐:有時亦熱到汝。
        (生以玉簪授瓊姐,瓊以金簪復白生。)
        (生執手固請其期,瓊以指書「四月十日」。)
        
        
    7**時間: 地點:
        (至期,生至,又復不納。)
        (錦苦勸之,瓊厲)
    瓊 姐:汝等裝成圈套,絡我於中,吾不能從,有死而已。
        (生聞言興闌,錦亦含羞,而門遂閉。)
        (豈知其色厲而內和,言堅而情動,中夜窺顛鸞倒鳳之狀,遂爾發舞蝶游蜂之思
        (,三次起欲扣門,害羞又復就枕,比生睡熟,扣扉不得開矣。)
        (頓增悒怏,神思昏沉。)
    奇 姐:(奇姐笑曰)姐食楊梅,又怕齒酸,不食楊梅,又須口渴。今番錦姐不管,白哥
        不來,牢抱衾枕,長害相思也。
        (翌日,生偶以事見趙母,回至中堂,無人,因入錦娘寢所。)
        (瓊自門隙度詩與生曰:
        (  玉華露液濃,侵我絞綃襪;神思已飄搖,中宵看明月。)
        (生見詩亦答曰:
        (  幾回拽花枝,露濕沾羅襪;今夜上天階,端擬拜新月。)
    錦 娘:瓊姐已無掛念,兄又不鑒覆車,徒使月老愁。此詩莫持去也。
        (奇姐窺視,笑曰)
    奇 姐:今宵斷諧月老約矣。請四姐過此一議。
    錦 娘:(錦以詩度與瓊曰)今夜若不諧,向後更不來。
        (瓊見詩,含笑目奇。)
        (奇與錦附耳久之。)
        (是夕,生未晚膳,錦分發春英買備。)
    趙 母:(紿趙母)夏景初至,明月在天,姊妹三人意圖賞玩。
    趙 母:(母喜而不疑,因益其肴饌,且戒婢僕曰)汝輩無得混亂,與他姊妹盡歡。
        (因此固蔽重門,與生恣其歡謔,誠人間之極趣,百歲之奇逢也。)
        (是夕,瓊姐盛妝,枕衾更以錦繡,爛熳似牡丹之向日,芬芳如芍藥之迎風。)
        (飲畢,奇姐密啟重門,直趨趙母寢室,紿以)
    奇 姐:不勝酒力,姊妹苦勸而逃。
        (趙母甚歡,因與共寢。)
        (瓊忽失奇所在,錦亦不勝驚惶。)
        (既知其詳,瓊方就枕,固執不解衣帶。)
        (生亦苦無奈何。)
    趙 母:(錦隔房呼曰)何不奮龍虎之雄,斷鴛鴦之帶乎?
        (生猶豫不忍。)
    趙 母:(瓊苦告曰)慕兄上識,非為風情,談話片時,足諧所願。若必彩春花,頓忘秋
        實,兄亦何愛於妹,妹亦何取於兄乎!願兄以席上之珍自重,妹亦以石中之璞自
        珍,則兄為士中之英,妹亦為女流之杰。不爾,當自經以相謝耳。
        (生不得已,合抱同眠。)
        (玉體相偎,金枝不掛。)
    趙 母:(中夜,生得請曰)予為子斷肝腸矣。
    瓊 姐:吾豈無人意,甘斷兄肝腸?但兩玉相偎,如魚得水,持此終身,予亦甚甘。何必
        弄玩形骸,惹人談笑?兄但以詩教妹,妹亦以詩答兄,斯文之交,勝如骨肉。
    謂 生:自見芳卿,不勝動念,得伸幽會,才慰夙心。若更以枕席為辭,必以鬼幽相拒。
    瓊 姐:妹亦知兄心,兄但體妹意。兄必索幽會,須待瓊再生。
        (生知其意不可回,乃口占五言古詩曰:
        (  我抱月前興,誰憐月下悲)
        (空中雲輕過,遙望豈相宜。)
        (千里神駒逸,誰能掛絡羈)
        (忍懷橫玉樹,無力動金枝。)
        (高唱大堤曲,神妃不肯吹)
        (密雲迷歸路,際遇待何時。)
        (相失齊飛雁,茫茫空爾思。)
        (瓊亦口占答曰:
        (  君識吾愛汝,那堪為汝悲)
        (春花莫摧折,掩映亦相宜。)
        (神駿馳黃道,何須下羈絡)
        (飄飄月中樹,誰能剪一枝。)
        (蘭橋歌舞路,且待曉風吹)
        (雲度橫碧海,春來也有時。)
        (願至桃花候,油然為汝思。)
    謂 生:桃花,何時也?
    瓊 姐:合巹之際耳。
        (生既意夕不寐,女亦終夜不眠。)
        (詩韻敲成,東方既白矣。)
    錦 娘:(錦娘至)新人好眠,不知時侯耶?
    謂 生:枉爾為月老,使我怨蒼天。
    錦 娘:月老解為媒,能教汝作事耶?
        (瓊姐和衣而起,生亦長歎下牀。)
    瓊 姐:(瓊對錦曰)與白哥說一場清話,正快我敬仰之私。
    錦 娘:何以謝媒?
    瓊 姐:多謝,多謝!
    錦 娘:(又問生曰)何以謝我?
    謂 生:相見不相親,不如不相見;相親不知心,不如不相親。
        (及梳洗畢,固辭歸。)
    瓊 姐:不必出去,妹有一樽敘情。繡房無人往來,哥哥不必深慮。
    謂 生:早教我歸去也,勿磨我成枯魚。
    錦 娘:吾妹真好力量,一宵人畏如此。
    謂 生:不磨之磨,乃真磨也;無畏之畏,誠至畏也。
    錦 娘:我備細聞知,兄真無大勇,坐好事多磨,而又何畏乎?
    謂 生:掌上之珠,庭際之玉,玩弄令人自憐,何忍遽加摧挫。
    謂 生:(時瓊方對鏡,錦為之畫眉,且謂曰)我聞哥言,尚思軟心,汝之所為,太無人
        意。
    瓊 姐:知過,知過。
        (少頃,奇姐入來,盛妝靚服,云欲回家。)
    奇 姐:(拜錦娘曰)暫別,暫別。
    瓊 姐:(拜瓊姐曰)恭喜,恭喜!
    奇 姐:哥哥去矣?
    瓊 姐:尚留在此。
        (時生出見,奇亦拜辭。)
    謂 生:適有一事,欲來相投,終夜無眠,肝腸盡斷。
    謂 生:(奇笑不答,密謂瓊曰)姐夫何出此言?
        (瓊以實告。)
    奇 姐:姊姊如此固執,莫怪姐夫斷腸。
    奇 姐:(生在錦房,聞言突至)願妹垂憐,救我殘喘。
        (奇姐遜避無路,被生摟抱片時,求其訂盟,終不應。)
    錦 娘:(錦娘至曰)吾妹年幼,未解雲雨,正欲告歸,兄勿驚動。
        (生方釋手。)
    錦 娘:(瓊撫其背曰)阿姐且勿回家,我有一杯清敘。
        (奇嬌羞滿面,不能應聲。)
    錦 娘:(瓊戲之曰)不食楊梅,今番齒軟矣。
    奇 姐:(因共出細談曰)吾與賢妹,生死之交,向時同遇郎君,今豈獨享其樂耶?細觀
        此人,溫潤如玉,真國家之美器,天下之奇珍也。欲待不從,吾神已為所奪;若
        欲苟就,又恐羞臉難藏。妹若先歸,而吾亦去。妹歸雖堅白無瑕,吾去即枯槁憔
        悴。妹若有心,同此作伴。若必堅為貞女,豈忍吾染風流?
    奇 姐:與姊同生同死,吾之盟也。與兄同歡同樂,非吾願也。但白哥風流才子,我愛之
        何啻千金。但非垂髮齊年,安敢蒹葭倚玉?姊當憐我,我且不歸,奉陪數時,少
        罄衷曲。
        (時瓊、奇方掩扉而入,春英卒然扣門曰)
    春 英:老安人來送姐姐。
    錦 娘:我留此餞行。
        (生舔舌(音忝炎,吐舌貌。)
    錦 娘:(曰)幾誤事矣!
        (於是錦入見趙母,給以為奇送行。)
    趙 母:幼女如嫩花,不可多勸酒。
        (於是入百花園內,相對盡飲。)
        (錦出令以勸瓊,奇勒瓊以盡飲。)
        (錦自稱「主婚大姊」,奇自號「年少冰人」。)
        (啐酒交歡,摘花相贈。)
        (瓊姐不勝酒力,頓覺神思沉酣。)
        (正是:竹葉綴三行,桃花浮兩臉;愈加嬌嫩,酷似楊妃矣。)
        (白生瓊姐佳會)
        (時日方轉申,扶瓊就寢。)
        (生、錦為解羅帶,奇姐為布枕衾。)
        (瓊半醉半醒,妖香無那,謂生)
    謂 生:妾既醉酒,又得迷花,弱草輕盈,何堪倚玉?
    謂 生:窈窕佳人,入吾肺腑,若更固拒,便喪微軀。
        (生堅意求歡。)
    謂 生:(女兩手推送)妾似嫩花,未經風雨,若兄憐惜,萬望護持。
    謂 生:非為相憐,不到今日。
        (生護以白帕,瓊側面無言。)
        (彩掇之餘,猩紅點點;檢視之際,無限嬌羞。)
        (正是:
        (  一朵花英,未遇游蜂採取;十分春色,卻來舞蝶侵尋。)
        (生於雲雨之時,未敢恣其逸興。)
        (只見:
        (  容如秋月,臉斜似半面娥;神帶桃花,眉蹙似病心西子。)
        (錦衾漾秋水,嬌態襲人;玉露點白蓮,和風入骨。)
        (生欲彩而女求罷彩,女欲休而生未肯休。)
        (神思飛揚,如風之摶柳;形骸留戀,如漆之附膠。)
        (誠天下奇逢,世間佳遇。)
        (斯時錦、奇竊視,莫不毛骨竦然。)
    謂 生:(生既戰休,瓊謂之曰)妾生人世,落落此身,將圖結王謝之姻,不意見崔張之
        事。但微軀已托之兄,願終始如環不絕。
        (因以少時所佩玉環授生,永以為好。)
    謂 生:此奇遇也,吾當作賦以紀之。
    瓊 姐:與兄聯句何如?
    謂 生:甚妙。
        (時天將暮矣,於是明豹膏之燭,索文房之寶,揭得「林」字韻。)
        (生為之首倡,曰)
        (爰朱明之佳候兮,花嬌笑於上林(白景雲)。)
        (風乍和而乍暖兮,黃鶯巧調夫奇音(李瓊姐)。)
        (茲良辰之可愛兮,展予布於花陰(白)。)
        (怨中閨之寂寥兮,憎飛蝶之侵尋(李)。)
        (予登瑤台以盼望兮,撫求凰之素琴(白)。)
        (修予容於鸞鏡兮,飾環佩於綠襟(李)。)
        (上憑虛之綺閣兮,見絕色之奇琛(白)。)
        (與英豪而乍遇兮,擬天上之球琳(李)。)
        (緣秋波之轉盼兮,飄蕩子之芳心(白)。)
        (彼飄飄之元白兮,托孤鳳以悲吟(李)。)
        (凴欄百種情思兮,橫憂懷之感慨(白)。)
        (守深閨以困念兮,亦凌風而顧影(李)。)
        (比天上之嫦娥兮,虞空思夫畫餅(白)。)
        (亮中外之靡同兮,徒鬱憂而自省(李)。)
        (謝月老之勤渠兮,登予身於巫山之嶺(白)。)
        (朱履之遇金釵兮,慚花容之載整(李)。)
        (感芳卿之憐予兮,傍日邊之紅杏(白)。)
        (君似彩蝶戀花兮,舞正陽之美景(李)。)
        (弄珠環於掌中兮,緬此生之何幸(白)。)
        (抱席上之奇珍兮,羞芳情之欲逞(李)。)
        (問予二人其何若兮,擬桃源之遇劉(白)。)
        (亦似文魚比目兮,深芳沼之清流(李)。)
        (賽連枝之琪樹兮,偎玉骨於青丘(白)。)
        (斜據胡牀吟詠兮,宛銀河之女牛(李)。)
        (並頭蓮花似汝與我兮,開菡萏於芳洲(白)。)
        (羅帶同心共結兮,不解夫千秋萬秋(李)。)
        (指九天以為誓兮,情方鐘而思悠悠(白)。)
        (願以指日為正兮,吐誓詞而含羞(李)。)
        (千金難買此良晤兮,誠人世之所好逑(白)。)
        (緣自天之五百兮,今夕諧此鸞儔(李)。)
        (軟玉溫香在手兮,身外更有何求(白)?)
        (作賦致祝兮,幸無使妾歎白頭(李)。)
        (詞賦既成,各書其一,女制二錦囊藏之。)
        (時樵鼓三更,瓊倦而就枕矣。)
    謂 生:(生共枕片時,乃曰)吾去謝冰人,免叫她嗔恨。
        (遂開錦娘之戶,上鏤金之牀。)
        (時錦睡酣,被生驚覺)
    錦 娘:適自何來,遽集於此?今番月老功效何如?
        (生具陳初終,不敢隱寂。)
    錦 娘:吾悉聞矣,試君心耳。
        (生因求歡。)
    錦 娘:(錦固辭謝)妾聞人亦有言,一座豈有兩主?
    謂 生:非魏無知,臣安得進?
    錦 娘:冠玉之英,亦不背本。
        (因與之久謔。)
    錦 娘:(錦附耳曰)奇妹功亦不少,彼在東牀獨宿,兄可著意懇求,機會不可錯過。
        (時奇已醒。)
        (只得詐睡。)
        (奈生興如狂,刻意求歡。)
        (奇幸著裡衣,力以死拒,然形神雖未媾合,而骸骨亦盡偎依矣。)
        (牢抱甚久,堅守不從。)
        (生固請具期,奇答)
    奇 姐:後會有曰。
        (生苦懇,無奈何奇哀告不已。)
        (錦恐聲跡外揚,乃起,勸生釋手。)
        (生既終夜不寐,不勝困倦,乃復就枕片時,趙家已進早膳。)
        (起而梳洗,以計脫歸,不及告辭。)
        (瓊甚悒怏,相送惶惶,淚傾春雨。)
        (瓊既為生切念,又復為奇縈懷,寢食不安,衷腸悶損,唯錦娘調諧左右,曾莫
        (得其歡心者矣。)
        (三妙寄情唱和)
        (是日,奇姐遣侍女蘭香至,瓊姐題七言古詩一首,密封付之。)
        (詩名《飛雁曲》:
        (  日斜身傍彩雲遊,雲去蕭然誰與伴;不見月中抱月人,淚珠點滴江流滿。
        ()
        (並頭鴻雁復無情,不任聯飛各分散;莫往莫來係我思,片片柔腸都想斷。)
        (奇讀其詩,不覺長歎。)
    奇 姐:(母問其故,權辭答曰)大姊病躁渴,欲求我藥方。
    趙 母:明早即令蘭香送去,不可失信於人。
        (奇乃步韻制詩,翌日送去。)
        (詩曰:
        (  彩雲昨夜繞瓊枝,千秋萬秋長作伴)
        (舉首青天即可邀,何須淚灑江流滿。)
        (江頭打鴨鴛鴦驚,飛北飛南暫分散)
        (歸來不見月中人,任是無情腸亦斷。)
        (瓊見之,不覺掩淚。)
    趙 母:(錦讀之,亦發長歎曰)二妹皆奇才,天生雙女士也。
        (然錦亦通文史,但不會作詩,生稱為『女中曾子固』。)
        (至是,瓊強之和。)
    錦 娘:吾亦試為之,但作五言而已。
        (詩曰:
        (  巫山雲氣濃,玉女長為伴)
        (而今遠飛揚,相望淚流滿。)
        (襄王時來游,風伯忽吹散)
        (歸雁亦多情,音書猶未斷。)
    錦 娘:(瓊見錦詩)四姊好手段,向來只過謙,若遇白郎來,同心共唱和矣。
    錦 娘:貽笑大方耳。
        (適生令小僮奉楊梅與趙母,錦問)
    錦 娘:大叔安在?
    趙 母:往鄉才回。
        (瓊將錦詩密封與生,生意其即瓊所為也。)
        (是夕,二姬度生必至。)
        (生乘黑而至,瓊且喜且怒,罵曰)
    瓊 姐:郎非雲中人也,乃是花前蝶耳!花英未彩,去去來來;花英既彩,一去不來。錦
        囊聯句,還我燒之!
    謂 生:我若負心,難逃雷劍,實因家事,無可奈何。向來新詞,卿所制乎?
    瓊 姐:四姊新制。
    謂 生:曾子固能作詩乎?
    瓊 姐:向來只謙遜耳。
    謂 生:(生對錦曰)承教,承教!
    錦 娘:獻笑,獻笑!
    謂 生:末二句何也?
    瓊 姐:為二姐耳。
        (因道其由,及出瓊奇二作。)
    謂 生:三姬即三妙矣。
    瓊 姐:四人真四美也。
    謂 生:吾當奉和新詩,但適遠歸勞頓,求一瞌睡,少息片時。
    錦 娘:請臥大妹之房,以便謝罪。
    瓊 姐:請即四姊之榻,亦可和詩。
        (二人相推,久而不決。)
    瓊 姐:(錦良久曰)妾已久沐深波,妹猶未嘗真味。決當先讓,再無疑焉。
        (生乃攜瓊登牀。)
        (是夕,稍加歡謔,然亦未騁芳情也。)
    瓊 姐:(罷戰之後,瓊謂之曰)奇妹與吾共患難,結以同生死。今為愛兄,失此良友,
        兄妹之情雖得,朋友之義乖矣。
    謂 生:吾見三姬,均所注意,由此達彼,良有是心,但苦情為卿,方才入手,又思及彼
        ,非越分妄求乎!況此女未動芳心,又堅寧耐,是以不敢強。卿何以為謀耶?
    瓊 姐:此女心情比吾更脫,若馴其德性,猶易為謀。但恐見機不復來此,若更再至,易
        以圖矣。且學刺而麗線無雙,學詩而妍詞可取,真女中英也。
        (因誦其《拜秋月詩》曰:
        (  盈盈秋月在中天,今夜人人拜秋月)
        (高照地天今古明,看破千山萬山骨。)
        (清輝不減度年華,光陰轉眼如超忽)
        (我心我心月自知,勿使青春負華髮。)
    謂 生:奇才,奇才!恨不肯相倡和耳。
        
        
    8**時間: 地點:
        (須臾,生起,與錦交歡。)
        (錦久待情濃,乃恣生歡晤。)
        (錦於得趣之際,未免囀出嬌聲,雖懼為瓊所聞,然亦不能自禁矣。)
        (次日,兵報戒嚴,狂寇肆集,瓊、奇家眷,填滿趙家。)
        (生欲入無門,乃紿於趙母)
    趙 母:母有重壁,與兒為鄰,欲寄小箱,未得其便。乞鑿一小門相通,庶篋笥便於寄頓
        。
        (母愛生如子,遂言無不從。)
        (生即得計,即制小門,自此可達瓊房,晝夜往來甚便。)
    錦 娘:(錦娘亦謂趙母曰)兒居幽嫠,不宜見客。今逃寇人眾,閒往雜來,願西邊諸門
        ,兒自關鎖。不用童僕,自主爨燎,與二妹共甘苦,俟寇定再區處。
    趙 母:正是如此。
        (此二計可比良、平,任蘇、張莫測其秘矣。)
        (奇姐自歸後想生甚切,吟一絕曰:
        (  巫山舊枕處,那堪臨別時;雲卿頻入夢,何日敘佳期?)
    趙 母:(此日復至,瓊喜不勝,問奇曰)別後思姊否?
    奇 姐:深思,深思。
    趙 母:思白兄否?
    奇 姐:不思,不思。
    瓊 姐:何忍心若是?
    奇 姐:他與我無干。
    瓊 姐:吾妹已染半藍。
    奇 姐:任他涅而不緇。
        (大笑而罷。)
    奇 姐:(午後,因檢繡冊,得見前詩,指之曰)不思白兄,乃想佳期耶?
    奇 姐:久與姊別,思敘佳期耳。
    瓊 姐:吾妹錯矣。男婦相會,是為佳期。本思雲卿,如何推阻?
    奇 姐:但思何妨?
    瓊 姐:吾為妹成之。
    奇 姐:大姊不須多事。
    瓊 姐:恐妹又害相思。
    奇 姐:我從來不飲冷水。
    瓊 姐:汝今番要食楊梅。
        (復大笑而罷。)
        (是夕,趙母請奇敘別,瓊推病不行。)
        (生自重壁而至,唯見瓊姐在房,握手求歡,再三固拒。)
    謂 生:初開重壁,適邇啟行,若欲空歸,恐非吉利。
        (因和衣一會,瓊赧赧羞容也。)
    謂 生:(因述奇芳情,且誦其佳句,乃獻策曰)今夜二更時候,兄當過此重門,牢抱鴛
        鴦,勿使飛去。
        (因附耳細語。)
    謂 生:吾已諭矣。
        (生暫歸家。)
    謂 生:(奇亦飲罷入房,謂瓊曰)今夜我別處睡,只恐白郎復來。
    瓊 姐:此時人亂如麻,白郎永不能至,若欲有心相見,除非夜半夢中。
    瓊 姐:(奇不知重壁可通,只將錦房門固鎖,乃曰)今夜任白郎至,不能過此門矣。
        (悉解衣,與瓊共臥,懷抱如交頸鴛鴦。)
        (夜半,奇姐睡熟,生自重壁而入。)
        (奇半醒半睡,以為即瓊也。)
        (及蝶至花前,乃始驚覺。)
        (生曲盡蟠龍之勢,奇嗔作舞鳳之形,生亦無奈。)
    奇 姐:哥且放手,我非固辭,但瓊姐相會勸渠,我豈獨甘草率?
    謂 生:何以為誓?
    奇 姐:今宵若肯就,必早赴幽冥;明日若負心,終為泉下鬼。
    謂 生:(錦瓊呼曰)兄真無力量,今番又復空行。
    奇 姐:姊姊逼人。
        (因以首撞牀柱,生急抱持,穩睡至天明,含羞不起,瓊再三開諭,乃斂容下牀
        (。)
        (時生已去,瓊問)
    瓊 姐:今宵之約何如?
        (奇笑面點首。)
        (是日,三姬皆盛妝,生為開佳宴。)
        (日前,生僦趙室,俱無一人居住;母親從父宦游,生亦議婚未娶,因此得恣逸
        (游。)
        (邀姬重壁過去,設案,當天詛盟。)
        (是時誓詞,皆錦代制。)
        (錦先制姊妹三人告詞,遂命拜參,當天焚奏。)
    瓊 姐:(其詞曰:
        (  維辛酉四月十九日,同心人趙錦娘、李瓊姐、陳奇姐,虔上明香,上告月
        (府之神曰)竊以女生人世,魂托月華,是太陰之精靈,實微軀之司命也。錦等
        (三人,締為姊妹,如負前之誓,決受月斧之誅。明月在天,俯垂照鑒。
        (又制與生同盟告詞,羅列展拜,上告穹蒼。)
        (其詞曰:
        (  維重光作噩之歲,正陽日旦之時,同心人白景雲、趙錦娘、李瓊姐、陳奇
        (姐,皆結髮交也。)
        (荷天意之玉成,諒月老之注定。)
        (男若負女,當天而骨露形銷;女若負男,見月而魂亡魄化。)
        (煌煌月府,皎皎照臨。)
        (白生奇姐佳會)
        (是夕,四人共歡,三鼓罷宴,瓊、奇先歸繡房,生、錦共撤肴饌。)
        (奇含羞縮,欲背前言,瓊曰)
    瓊 姐:盟誓在前,豈敢相負?
    瓊 姐:(奇執瓊手)真個羞人!將奈之何?
        (瓊為撤去金花,奇又不解羅帶。)
    瓊 姐:吾妹有何福德,起動十七歲小姐作媒婆耶?妹夫來矣,衣帶快解。
        (生亦突至,奇笑而從,因蒙被而眠。)
    瓊 姐:(瓊視生曰)慎勿輕狂,嫩花初吐也。
        (生笑而登牀,只見雲雨之際,一段甘香,人間未有,但略點化,即見猩紅,生
        (取而驗之。)
        (奇轉身遽起,謂生)
    謂 生:十五載養成,為兄所破,何顏見吾母乎!皆姊姊誤我也。
        (生細細溫存,輕輕痛惜,待意稍動,乃敢求歡。)
    奇 姐:只此是矣,何必復然?
    謂 生:此是彩花,未行雲雨。二姬雅態,妹所悉聞,若不盡情,即喪吾命。
        (奇不得已,乃復允從。)
        (但見芳心雖動,花蕊未開;驟雨初施,何堪忍耐。)
        (乍驚乍就,心欲進而不能;萬阻千推,口欲言而羞縮。)
        (愁眉重蹙,半臉斜偎。)
        (鴛枕推捱,頓覺蓬鬆雲鬢;玉肌轉輾,好生不快風情。)
        (雖其嬌態之固然,亦其花英之未滿。)
        (生亦輕試,未敢縱行,但得半開,已為至願。)
        
        
    9**時間: 地點:
        (須臾雲散,香汗如珠,蓋其相愛之情固根於肺腑,而含羞之態自露於容顏。)
        (固問真情,再三不應,貼胸交股而臥,不覺樵鼓三更。)
    瓊 姐:(瓊姐舉燈來)吾妹得無倦乎?
        (生興大發,拽瓊登牀,盡展其未展之趣。)
        (瓊亦樂其快樂之情,真盎然滿面春,不復為嬌羞態矣。)
    瓊 姐:(既罷,奇變曰)姊姊得無倦乎?
    瓊 姐:但不如妹之苦耳。
        (三人笑謔,忽爾睡酣,日晏不起。)
        (奇姐之母,陳氏夫人也,在外扣門甚急。)
        (錦忙速喚,三人乃醒。)
        (生自重壁逃去,尤幸夫人不覺。)
    李老夫:(瓊因紿之曰)五更起女工,因倦,適就枕耳。
    李老夫:(夫人諭奇姐曰)汝與大姊雖表姊妹,患難相倚,當如同胞,須宜勤習女工,不
        可妄生是非,輕露頭面。昨趙姨欲汝三人同爨,不令女僕往來,此習勤儉一端,
        吾亦聞之自喜。
        (少頃,瓊姐母亦至,見此二姬猶未梳洗,責瓊曰)
    瓊 姐:雞鳴梳頭,女流定例。此時尚爾,何可見人!
    瓊 姐:五更起女工,因倦,復就枕耳。
        (二母信之而回,瓊、奇膽幾破矣。)
        (奇深懊恨,瓊亦赧然,相對無言,臨鏡不樂。)
    奇 姐:自今痛改前過。
    瓊 姐:我亦大覺昨非。
    奇 姐:(錦隔牆呼曰)只恐白郎來,芳心又依舊矣。
    奇 姐:四姊固功之首,亦罪之魁。
    錦 娘:吾罪誠深,須宜出首。
    奇 姐:姊首何人?
    錦 娘:專首二姐。
    奇 姐:有何可據?
    錦 娘:詩句尚存。
    瓊 姐:我與汝姊妹連和,從今作清白世界。
    錦 娘:江漢以濯之,不可清也;秋陽以暴之,不可白也。
    奇 姐:我當入侍慈母,不理許多閒非。
    錦 娘:不過三五更,復想敘佳期矣。
        (奇不覺發笑。)
    錦 娘:(錦娘啟扉而入)我欲為白哥制雙履,願二妹共樂成。
    瓊 姐:謹依來命。
    奇 姐:吾弗能也。
    錦 娘:吾妹尚未知趣,他日偏爾向前。
        (共笑而罷。)
        (於是錦娘制履,二妹協功,日暮倦勤,共成聯句,推瓊首倡,為五言排律云:
        (  四月未明候,陽和乍雨天。)
        (李)
        (榴花紅噴火,荷葉綠鋪錢。)
        (趙)
        (公子游瓊苑,奇英奉碧泉;(陳)
        (柳暗迷歸路,花香透坐筵。)
        (李)
        (雲鐘敲清韻,錦瑟奏初弦;(趙)
        (意馬牢牢係,心猿蕩蕩牽。)
        (陳)
        (多情慵針線,得趣賦詩編;(李)
        (蛺蝶台前舞,鴛鴦水上連。)
        (趙)
        (願為連理樹,合作並頭蓮;(陳)
        (信誓深銀海,風流滿玉川。)
        (李)
        (文君如可作,司馬亦稱賢;(趙)
        (為制綠雙履,高高步紫煙。)
        (陳)
    錦 娘:二姐口硬似鐵,心軟如綿。
    奇 姐:何以知之?
    錦 娘:看詩便知。
    奇 姐:君子戲言,不可戲筆。
    瓊 姐:可是,可是。
        (是夜,生以朋友邀飲,不至。)
        (三姬無限惶惶,坐至四更方登牀,比至雞鳴,起梳洗矣。)
        (生醉醒,不勝痛恨。)
        (清晨,即詣瓊房,冀圖一會,告以衷情。)
        (不意三姬各去候母。)
        (生疑事機漏泄,又懼心志變遷,題詩示瓊曰:
        (  酩酊不知夜,醒來恨殺人;洞門空久坐,不見百花春。)
        (生坐久,不見三姬,又欲候文宗揭曉,悵悵而去。)
    瓊 姐:(瓊歸,見詩,笑曰)白郎夜來被酒,今朝無限惶惶。
    奇 姐:他醉由他醉,我醒還自醒。
    錦 娘:昨宵既已醉酒,今夜必定迷花。
        (少頃,家僮來報)
    家 僮:文宗發案。
        (趙母令人去探消息。)
        (三姬相對深思,側耳欲聞真信。)
        (久之,奇笑)
    奇 姐:白哥既有探花手段,必有折桂才能。此行決應高選,不須姊姊猜疑。
    瓊 姐:汝是座上觀音,說話自然靈聖。
    錦 娘:他只一夜夫妻,識破十年學問矣。
        (奇帶羞含笑,時午膳猶未畢,家僮入報趙母曰)
    家 僮:白家大叔考居優等矣。
        (趙母甚喜,來報三姬。)
        (錦、瓊俱目奇,奇亦帶冷笑。)
        (趙母既退,錦、瓊戲掖奇上坐)
    趙 母:阿妹真觀音也,每事拜而問焉。
        (歡笑而罷。)
        (是日黃昏時候,白生歸,入見趙母,因請見李老夫人及陳夫人。)
    老夫人:好個清俊秀才,他日必成偉器。
        (生以所賞銀花獻之趙母。)
        (趙母分賜三姬,各妝為士寶花勝。)
        (奇姐一枝,尤加巧麗。)
        (瓊姐戲以詞曰(名《憶王孫》):
        (  娥神已屬王孫,坐對花神久斷魂,燕語鶯聲不忍聞。)
        (想越黃昏,花勝鮮妍獨倚門。)
        (四美連牀夜雨)
        (是夕,入三姬之室,談笑盡歡,不覺譙樓起鼓。)
    老夫人:(錦對瓊曰)二姐尚未知趣,今夜當使盡情。
        (乃一與白郎解衣,一與奇姐解裙,勒之共臥。)
        (奇姐固辭。)
    錦 娘:自此以始,先小後大,以此為序,勿相推辭。
        (生然之。)
        (但見輕憐痛惜,細語護持。)
        (女須有深情,但未堪任重,花心半動,桃口含芳,生略動移,即難忍耐。)
    謂 生:但喚我作檀郎,吾自當釋手。
        (奇固推遜,生進益深。)
    謂 生:(奇不得已)才郎且放手。
        (生被奇痛惜數言,不覺真情盡矣。)
        (相抱睡熟,漏下三鼓。)
    謂 生:(錦來,呼曰)瓊姐相候多時,如何甘心熟睡?
        (生與錦去,即登瓊榻。)
    瓊 姐:願君安息片時,相與談話為樂。
        (因詢奇佳興,生細道真情。)
        (瓊聞言心動,生雅興彌堅,於是復為蜂蝶交。)
        (及罷,瓊謂生)
    謂 生:君為妾困倦如斯,妾不忍君即去,但錦姐虛席已久,君其將奈之何?
        (時錦立在牀前,摟抱同去,相對極歡。)
        (錦風月之態甚嬌,生雲雨之情亦動,在生已知錦之興濃,在錦唯懼生之情泄。
        ()
    謂 生:君風力甚佳,妾意欲已足,但欲姊妹為同牀之會,不知君意何如?
    謂 生:此是人間之極歡,但恐二妹不允從耳。
    錦 娘:吾紿之使來,然後以情語之耳。
    錦 娘:(於是,錦紿瓊曰)白郎適來發熱,如何是了?
        (瓊方醒覺,聞言戰懼,即起問安,被生摟定,乃告以錦意。)
        (瓊只得曲從。)
    錦 復:(錦復紿奇曰)白哥滿身發熱,瓊姊在彼問安,汝何昏睡,不痛念乎?
    奇 姐:今奈之何?
    錦 復:去問安便是。
        (奇遽起索衣,不得其處。)
    錦 復:快去,快去!夜暮無妨。
        (適至牀前,被生摟抱,只得曲從。)
        (生刻意求歡,三姬推讓不決。)
    錦 復:(生銳意向錦,錦辭曰)欲不可縱,樂不可極,向愛二妹妙句,兄當與之聯詩,
        使妾得以與聞,亦生平之至願也。
    謂 生:妙甚。
        (即牀上口吟,生為首倡。)
        (曰:
        (  君不見瑤台高映碧天東(白)
        (珠璣璀璨玉玲瓏(趙)。)
        (又不見襄王朝來飛白馬(李)
        (日暮又復跨青騎(陳)。)
        (乍雲乍雨迷花月(白)
        (羅襟飄搖揚輕風(趙)。)
        (沉香亭北花盈砌(李)
        (牡丹芍藥海棠紅(陳)。)
        (觀花不飲心如醉(白)
        (醉倒花前月朦朧(趙)。)
        (一片芳心作蝴蝶(李)
        (飛來飛去入花叢(陳)。)
        (美人蔥素紫羅綺(白)
        (語笑花間喜氣蔥(趙)。)
        (貽我佩環傳心愫(李)
        (復將心事托絲桐(陳)。)
        (柔情已為奇音動(白)
        (忙忙飛舞彩花蜂(趙)。)
        (與君竊藥先奔月(李)
        (森然火會廣寒宮(陳)。)
        (廣寒月色皎(白)
        (報我三青為(趙)。)
        (玉華露液濃(李)
        (相思夢來繞(陳)。)
        (錦花瓊飾綺羅(白)
        (趙姬慷慨揚清歌(趙)。)
        (投桃報李心深念(李)
        (雷陳契合樂如何(陳)。)
        (今夕何夕此良晤(白)
        (嬌來錦袖舞婆娑(趙)。)
        (球琳瓊玖敵詩句(李)
        (奇詞清韻長吟哦(陳)。)
        (長吟哦,得句多(白)
        (九天牛與女,此日共銀河(趙)。)
        (魚比目,戲新荷(李)
        (山盟長翠長巍峨(陳)。)
        (吁嗟五色雲霞靄(白)
        (豔妍好結同心帶(錦)。)
        (同心長係碧天雲(李)
        (勿使碧雲遊天外(陳)。)
        (雲油油,不自由(白)
        (神魂飛蕩與雲流(趙)。)
        (中天明月長為伴(李)
        (願伴千秋與萬秋(陳)。)
        (我本修然一鳳侶(白)
        (今朝相伴三鸞儔(趙)。)
        (願作在天雙比翼(李)
        (鳳雛對舞含嬌羞(陳)。)
        (奇瑛勿為年華少,五百天緣猶未了(白)。)
        (夭桃今已吐春情,片片輕紅入芳沼(趙)。)
        (柳腰嬌弱不禁風,風怒狂搖猶悄悄(李)。)
        (桃李不似錦瓊英,抱露春融情窈窕(陳)。)
        (愛花都作連枝香,和雨和雲到天曉。)
        (從今不作舊夢思,同心齊唱佼人僚(白)。)
        (次夕,遂為同牀之會,推錦為先。)
        (錦嬌縮含羞。)
    謂 生:姊妹既同歡同悅,必須盡情盡意。
    瓊 姐:四姊何無花月興?
    奇 姐:四姊何不逞風流?
        (於是生與錦共歡,錦亦無所顧忌。)
        (次及瓊姐,含羞無言。)
    錦 復:吾妹真花月,何乃獨無言?
    奇 姐:彼得意自忘言也。
    瓊 姐:如妹痛切,不得不言耳。
        (以次及奇,再三推阻,錦瓊共按玉肌,生大展佳興,輕快溫存,護持痛惜。)
    瓊 姐:夫哥用精細工夫。
    謂 生:吾亦因材而篤。
        (自是而情已溢矣。)
        (至五更睡覺,斜月照窗,生疑為天曙,喚諸姬俱起,則明月在天。)
    錦 復: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瓊 姐:星月皎潔,明河在天。
    奇 姐: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
    瓊 姐:(瓊因請曰)君之歌賦,已得聞矣,妙曲芳詞,未之聞也。願請教。
    謂 生:請命題。
    瓊 姐:試調《蝶戀花》何如?
    謂 生:請刻韻。
    謂 生:(瓊因誦東坡「花褪殘紅青杏小」之章)君即此為韻,試看可與東坡頡頏否。
        (生吟曰:
        (  誰家寶鏡一輪小,拋向雲間,光遍羅幃繞;夜淺夜深今多少,玉露玲瓏濺
        (芳草。)
        (院宇深沉誰知道,驚夢殘更,卻被佳人笑;恨斷楚天情悄悄,花暗蝶朦添煩惱
        (。)
    瓊 姐:甚妙!吾姊妹聯句以和之,何如?
    謂 生:(錦辭謝曰)非所長也。
    奇 姐:縱使不工,亦紀佳會。何妨,何妨。
        (於是瓊為首倡:
        (  綠窗人靜月明小(瓊)
        (銀漢波澄,半向藍橋繞(奇)。)
        (楚峽春非少(錦)
        (淡淡巫雲擒瑤草(瓊)。)
        (不謂娥來知道(奇)
        (驚起東君,自驚還自笑(錦)。)
        (聞睡鴨啼聲消,幾番惹得多煩惱。)
        (瓊)。)
    謂 生:真三妙也。此生何幸,有此奇逢乎!
        (因復就枕,談話衷情,不能盡述也。)
        (自是,屢為同牀之會,極樂無虞。)
        (不意笑語聲喧,屬垣耳近。)
        (有鄰姬者,隸卒之婦也,疑生為內屬,安有女音,遂鑽穴窺之,俱得其情狀矣
        (。)
        (有夕,唯瓊、奇在列,錦以小恙不與。)
    謂 生:(次早,生過其門,鄰婦呼曰)白大叔昨宵可謂極樂矣。
        (生詰其由,句句皆真。)
        (生不得已,奉金簪一根,求以緘口。)
    謂 生:(婦笑曰)何用惠也,但著片心耳。
    錦 娘:(生因歸告錦娘)姑勿與二妹知之,恐其羞赧難容也。
    錦 娘:此婦不時來此,況有灑灑風情,兼有『只著片心』之言,不為無意於君。君若愛
        身,不與一遇,機必露矣,君其圖之。
        (生不得已,至晚,逕詣鄰婦之家,與作通宵之會。)
        (果爾得其真情,與生重誓緘口矣。)
        (是夕,瓊、奇嗔生不至,候至三更;錦不以告,但口占四句示之曰)
    瓊 姐:誰知復誰知,花妖窗外窺。花陰月影動,猶自想花枝。
        (瓊、奇驟驚)
    瓊 姐:異哉此言!幸詳告我。
    錦 娘:昨宵事露矣。白郎去矣,尚望同牀會乎!
        (於是為道其詳,瓊、奇淚漣。)
        (自是同牀會散,生、姬深加斂跡矣。)
        (慶節上壽會飲)
        (越五月五日,生為趙母賀節。)
        (母亦置酒邀生,生辭。)
        (李老夫人、陳夫人各遣侍婢催之,生入謝曰)
    老夫人:承諸大母厚意,但恐冒突尊嚴。
    老夫人:彼此旅寓,何妨,何妨。
        (命三姬相見。)
        (瓊、奇不出,生飲數杯,逡巡告退。)
    老夫人:守禮之士也。
    趙 母:此兒無苟言,無苟動,真讀書家法也。其親宦游,無人照管,況當佳節,令其岑
        寂,吾心甚不安耳。
        (於是復備一席,令小哥送至生寓共飲。)
        (生制一詞,名曰《浣溪沙》:
        (  晴天明水漲蘭橋,畫欄簫鼓明江臯;翩翩彩袖擁東郊,倚闌干悶縈懷抱。
        ()
        (武陵溪畔燕歸巢,誰憐月影上花稍。)
        (小哥默記其詞,歸為夫人誦之。)
        (老夫人精於詞章,瓊之文史,皆老夫人手教者也,極口稱善,以示三姬。)
        (三姬聞之悄然。)
    老夫人:汝等不足白郎詩乎?未免謂其傷春太露耳。
        (三姬微笑。)
        (少頃,亦各散去。)
        (是夕,生扣重壁小門,瓊、奇固蔽不開。)
        (生扣既久,錦娘啟扉。)
        (二姬見生,淚下如雨,固問不應,相對惶惶。)
        (生知錦泄前言,再三開諭,坐至三更,二姬乃曰)
    二 姬:兄當厚自愛身,吾等罪當萬死。即不能持之於始,復不能謹之於終,致使形跡宣
        揚,丑聲外著,良可痛也。
        (因相與泣下。)
    謂 生:月前之誓,三以死生,況患難乎!卿不記申、嬌之事乎?萬一不遂所懷,則嬌為
        申死,申為嬌亡,夫復何恨!
    謂 生:(生即剪髮為誓)若不與諸妹相從,願死不娶。
    謂 生:(三姬亦斷髮為誓)若不得與白郎相從,願死不嫁。
    謂 生:吾之不娶,佯狂入山,事即休矣;卿之不嫁,奈何?
        (瓊、奇曰)
    奇 姐:吾二人幸未有所屬,當以此事明之吾母。哥或見憐,幸也;不爾,則自剄以謝君
        耳。寧以身見閻王,決不以身事二姓。
    謂 生:(生謂錦曰)於卿何如?
    奇 姐:(錦誓曰)生死不相離,離則為鬼幽。於君何如?
    謂 生:(生誓曰)終始不相棄,棄則受雷轟。
        (於是四人相對盡歡,不復顧忌。)
        (越十有三日,趙母誕辰也,生以厚儀上壽,且為三母開筵,復請三姬,同預燕
        (席。)
        (李老夫人許之。)
        (時二姬亦上壽鞋、壽帕,且稱觴焉。)
        (生筵適至,二姬趨避。)
    李老夫:相見無妨,趙姨之子,即汝表兄也。
        (蓋瓊、奇之母皆產於林,與趙母為叔伯姊妹,故老夫人有是言耳。)
        (二姬遂出相見,固遜不肯登筵。)
    趙 母:幻女畏生客,我與之區處。
        (於是置生席於堂之小廂,命小哥侍焉。)
        (飲至半酣,生與小哥出席勸酒。)
    老夫人:酒不須勸,久聞高才,欲請一詞為壽,何如?
        (生辭謝。)
    老夫人:吾已見《浣溪沙》矣。
    謂 生:惶愧!
        (遂請命題。)
    老夫人:莫如《千秋歲》。
        (生復請刻韻。)
    老夫人:吾幼時尚記辛幼安有『塞垣秋草,又報平安好』之句,即賡此韻,尤見奇才。
        (生不假想,即揮毫曰:
        (  綠陰芳草,黃鸝聲聲好。)
        (瑤台上,華筵表。)
        (的的青鸞舞,王母霏顏笑。)
        (蟠桃也,千歲華渾不老。)
        (有玉山摧倒,南極先來到。)
        (玄鶴算,良非小。)
        (優游乾坤裡,添籌還未了。)
        (備五福,彭讓壽考。)
    李老夫:真好詞也。
    老夫人:(喚瓊姐曰)汝向時言能為之,今尚能制乎?
        (瓊姐遜謝。)
    老夫人:聊試一詞,以求教耳。
        (瓊因制詞曰:
        (  玉階瑤草,報道年年好。)
        (綺閣上,瓊台表。)
        (蟠桃生滿樹,彩擷真堪笑。)
        (再結子,又是三千年不老。)
        (金樽頻傾倒,王母乘鸞到。)
        (壽星高,乾坤小。)
        (人在華筵表,勸酬猶未了。)
        (齊嵩祝,萬年稱壽考。)
        (呈上老夫人。)
    老夫人:雷門布鼓,音響頓殊。
    謂 生:奇才,奇才!雲所遠讓。
    老夫人:(陳夫人目奇姐)汝鎮日與大姊談詩,我不知云何。今聊試汝,汝其勿辭。
    老夫人:(奇出席拜老夫人與趙母)獻笑,獻笑。
    老夫人:(復拜生)求教,求教。
    老夫人:不必論詩,禮度自過人矣。
        (奇制詞曰:
        (  瑤池綠草,近來長更好。)
        (朱明日,暄人表。)
        (況此薰風候,登筵人喧笑。)
        (華筵開,共祝那人長不老。)
        (好懷盡傾倒,壽星都來到。)
        (乘鸞客,才非少。)
        (倚馬雄才,萬言猶未了。)
        (吐芳詞,長祝慈闈多壽考。)
    李老夫:妙哉詞也!可謂女學士矣。
        (詞畢,各就位。)
    錦 娘:請謝教。
        (於是既奉三母之觴,復過生席勸飲。)
        (時蘭香自外持茉莉花來,既獻三母、錦娘矣,一與瓊,瓊曰)
    瓊 姐:送與小哥。
        (一與奇,奇曰)
    奇 姐:送與白官人。
        (蘭香遞與生,笑謂生)
    笑謂生:此花心動也。
        (錦厭其言,瞋目視之。)
        (生亦不快,奇殊不知也。)
        (少頃罷筵。)
        (是晚,生入三姬繡房,為綢繆之會。)
    笑謂生:(與奇會畢,因謂曰)爾殊不檢點,詞中稱揚太過。
    奇 姐:偶筆氛所至耳。
        (又備述蘭香之言,奇遂大恚。)
        (次晨,言之於母。)
    奇 姐:(母怒笞蘭香,香曰)此言誠有,但戲與白郎言之,姐姐安得聞?必是白郎密以
        告姐,願夫人察之。
        (夫人生疑,喚奇姐,謂曰)
    謂 生:止謗莫如自修。
        (奇且復大恚。)
        (夫人與詰其得聞之由,奇姐語塞。)
    奇 姐:(錦適至)此言錦實得聞,故以告妹。
        (蘭香自是言亦塞,陳夫人自此亦生疑矣。)
        (涼亭水閣風流)
        (數日後,陳夫人語趙母曰)
    老夫人:天氣炎蒸,人咸染病。百花園涼亭水閣,可居三女於中,錮其出入,何如?
        (趙母然之。)
        (遂自瓊、奇房後開門,恣其園亭逸樂;以為外之房門謹嚴,而不知內之重壁為
        (便。)
        (雖諸侍女頗有猜疑,亦竟不知生出入之路。)
        
        
    10**時間: 地點:
        (一日,陳夫人詰春英曰)
    老夫人:汝久侍深閨,寧知白郎事乎?
    春 英:無之。內外並不相見,又無侍婢交通,郎君何由得入?此一也。春初白郎常至,
        妾猶有疑,今無事輒數十日一來,此二也。且自三月寇警後,西帶諸門俱嚴關鎖
        ,雖侍婢不得往來,白郎能飛度耶?
        (夫人之疑消。)
        (生、姬每日於納涼亭中歡謔,間亦多褻狎,獨瓊姐堅執不從。)
        (是月望日,生與錦、奇在臨水閣中作樂,瓊姐不至,錦作書,令奇姐招之。)
        (瓊復書曰:
        (  劣表妹李瓊瓊斂衽啟覆四表姊妝次:
        (  即晨夏景朱明,鶯花流麗,蓮白似六郎之一笑,榴紅擬飛燕之初妝。)
        (魚作態而戲金鉤,鳥沽嬌而穿細霧。)
        (納涼亭上,習習清風;臨水閣中,騰騰夾氣,誠佳景也。)
        (況有文君之色,太真之顏,凴欄笑語;潘安之貌,相如之才,撫景寫懷,豈不
        (樂哉!然古人有言:『欲不可縱,縱欲成災;樂不可極,樂極至哀』。)
        (且蝶慢豈端莊之度,淫褻真醜陋之形。)
        (讀《相鼠》之賦,能不大為寒必哉!姊,女中英也;郎,士中杰也,願相與念
        (之。)
    奇 姐:(奇姐持書來)鶯鶯不肯至,紅娘做不成,此書中好一片雲情雨意,要汝等跪聽
        宣讀。
    春 英:(生長揖曰)好姐姐!借我一觀。
    奇 姐:要大姊深深展拜。
    春 英:(錦拜曰)好姐姐!借我一觀。
    奇 姐:要大姊深深展拜。
    春 英:(錦拜曰)好姐姐!借我一觀。
        (奇姐出諸袖中。)
        (生、錦展讀,笑曰)
    謂 生:這雲情雨意,豈不害了相思。不會作紅娘,反會來賣乖。
    錦 娘:好好拜一拜還我。
    謂 生:我要她替鶯鶯。
        (摟謔多時,大笑而罷。)
        (越十有七日,生聞其叔自荊州回,候接於都門之外。)
        (三姬亦以生是日不至,同在納涼亭上女工。)
        (飯後,趙母具茶果,遣侍女春英等俱往省之,且密祝以瞰二姬所為。)
        (奇姐聞蘭香呼門聲甚急,笑曰)
    奇 姐:此婢又來探消息矣。今日若無狀,決加之重刑。
    二 姬:(二姬笑曰)汝今日不懼他矣。
    二 姬:(及啟扉,諸婢皆在)趙母送茶。
        (三姬談笑啜茗。)
        (蘭香步花陰,過柳逕,穿曲堤,無處不至。)
    奇 姐:(奇姐索皮鞭以待)以鞭馬之鞭,鞭此婢也。
    奇 姐:(蘭香行至芳沼之旁,扣掌笑曰)好笑,好笑!有一蒂開兩朵蓮花。
        (奇姐令桂香喚之,至則令跪於地。)
    奇 姐:汝自少事我,我有何虧汝?汝乃以無形之事,生不情之謗,汝欲離間吾母子耶?
        汝到亭中,眾皆侍立,汝乃馳逐東西,欲尋我顯跡耶?汝今尋著否?汝好好受責
        !
    奇 姐:(蘭香叩首)姐姐是天上嫦娥,蘭香是娥身邊一兔。兔恐娥薄蝕,無所依傍,乃
        愛護姐姐獨至,故有前日之言。至如今日,因久不至亭中,偷閒遍閱佳景,豈是
        有心伺察?如有此心,罪當萬死。且姐姐女流豪傑,白郎文士英豪,豈是相配不
        過?但恐輕易失身,白姐姐如牆花,姐姐望白郎在雲外,那時悔不及耳。蘭香與
        姐姐俱,亦與姐姐共患難,安得不過計而曲防?
    奇 姐:無端造謗,何如?
    二 姬:(蘭香曰)固知罪矣。然亦姐姐不自檢制耳。詩詞屬意,可疑流目送情,可疑二
        也;分花相贈,可疑三也。眾人皆有此疑蘭不告?若李瓊姐之端莊,趙四娘之嚴
        謹,安有此謗?
        (奇姐大之流血。)
        (時瓊、錦游芳沼之濱回,告奇姐曰)
    奇 姐:沼中蓮花果開並佳祥也。姑恕蘭香,同去一看。
        (奇遂釋之。)
        (稗歸,俱以並蒂蓮告於趙母。)
        (母喜,邀李老夫人諧夫人同賞。)
        (酒既具,老夫人持杯祝曰)
    老夫人:老身一子,久官他方,致令女孫及笄,此老身之深慮也。今天賜佳祥,願覓快婿
        。
    奇 姐:(又為陳大人祝曰)奇姐早定良緣。
    趙 母:(又為趙母祝曰)願白生早得佳婦。
        (時方登席,趙曰)
    趙 母:有此佳祥,可召白生來看。老夫人與陳夫人有不欲意,以趙愛,勉強從之,令秋
        英、小珠往召。
    奇 姐:(歸報曰)白大叔有客在,不知發怒。
    趙 母:春英頗曉事,可往探之。
    趙 母:(復歸)白大叔原邊白小姐,今曾老爺遠宦邊疆,白老爺不欲大叔遠去成親,曾
        老欲小姐往歸還親,各有悔意。今年三月內,白老爺運糧入京,與爺相遇,二人
        言兢,有書退悔。今白老爺遣大叔回家,為大叔再聯姻,因此發怒。
    趙 母:大叔知我請他否?
    春 英:他陪叔爺吃飯,即來。
        (少頃,生至,且細白之三母。)
    李老夫:(李老夫人笑曰)有如此才郎,何慮無妻。
    趙 母:(趙母笑曰)兒勿慮,我與汝為媒。芳沼中有蓮並蒂,此是祥瑞,第往觀之。
        (生因與小哥同往,果見並蒂。)
        (生喜特甚。)
        (因慷慨飲酒,賦詩曰:
        (  中夏正炎蒸,百花何明媚。)
        (可笑老天公,凌波浮天瑞。)
        (並蒂蓮花開,香風暗度來)
        (瑤池游王母,綺閣泛金。)
        (向人嬌欲語,酷似西施女)
        (相對吳王宮,乘風相嬌倨。)
        (日分雙影流,風動兩枝浮)
        (羞向孤鸞鏡,應知學並頭。)
        (莫作等閒賞,交枝芳沼上)
        (瑞靄為誰開,霞標著天榜。)
        (香韻遠並清,雙鶯柳外鳴)
        (應與兩岐麥,同薦上玉京。)
        (呈之李老夫人。)
    老夫人:(夫人歎曰)流麗清新,海內才華也。
    老夫人:(趙夫人笑曰)可當聘禮否?
    老夫人:(老夫人笑目錦娘)汝三姊妹聯句和之何如?
        (二是推讓,錦笑)
    錦 娘:但作不妨。白兄事同一家,萬勿為異。
        (二姬然之。)
        (點首曰:
        (  逢此仲夏景,花香柳自媚(瓊)
        (兩沼已含流,雙蓮何並難(奇)。)
        (風吹昨夜開,渾疑天上來(錦)
        (為汝登池閣,因茲泛櫻(瓊)。)
        (潘妃渾不語,攜手湘江女(奇)
        (吳壁喜相逢,二喬斜並裾(錦)。)
        (明沙水面流,盈盈合蒂浮(瓊)
        (翡翠雙飛翼,鴛鴦棲並頭(奇)。)
        (王母瑤池賞,雲車停水上(錦)
        (瑞宇已流春,天門初放揚(瓊)。)
        (應識芙蕖清,哪占丹鳳鳴(奇)
        (太常如可紀,圖此上神京(錦)。)
        (老夫人見之,笑曰)
    老夫人:皆女瑛也。
    老夫人:(轉呈與生,生驚歎曰)諸妹才華,近世莫比。
        (生飲三酌,辭歸。)
        (母亦自是罷筵。)
        (是夕,趙母謂李老夫人曰)
    趙 母:鄙意欲以白郎配瓊姐,何如?
        (陳夫人亦極口贊成之。)
    老夫人:吾意恐有事未真,議未定,且未識此生意向何如。
    趙 母:然。姑勿言,待其媒議之時,方可與言及此。
    李老夫:此事成,亦天也;不成,亦天也。
        (春英聞此語,以告錦娘。)
    錦 娘:(錦娘密以告生)兄可多遣媒博彩,令老夫人聞知,彼乃無疑,自當見許。
        (生深然之。)
        (陳夫人亦有以奇姐配生意,但以相距六歲,心內遲疑。)
    老夫人:(蘭香乘間曰)婢昨送茶,被姐鞭撻,雖至血流,亦無怨心。但蘭香細看姐姐,
        卻似有心白郎,莫若早以配之,則一雙兩好,天然無比。
    老夫人:豈有是事?汝勿多言!
        (玉碗卜締姻緣)
        (生數日以叔在,不敢輕入瓊室。)
        (叔亦遣媒人求親。)
    老夫人:(是夕,生入錦房,與三姬商議,因曰)瓊妹奇妹皆吾所欲,但勢難兼得,為之
        奈何!
    錦 娘:吾觀二妹所議,畢竟皆歸於君,但不知誰先進耳。以鄙見論之,此事畢竟皆天也
        ,非人所能為也。
        (瓊讓之奇,奇讓之瓊,各出誓言,懇懇切切。)
    錦 娘:勿推讓,吾為汝分之。今宵焚香,疏告於天。各書其名,盛以玉碗,先得者今日
        議婚,後得者異日設策,非一舉而有雙鳳之名乎?
        (生每日為此縈懷,聞錦言而深是之。)
        (遂具告天之疏,一掣得瓊姐之名。)
    奇 姐:使吾姊為良臣。吾為忠臣,不亦美乎!
        (於是四人計定。)
        (翌日,生言於叔,遣鄰婦為媒,言於趙母。)
        (趙母以告老李夫人。)
        (夫人許之,擇日報聘。)
        (趙母為具白金四十兩,金花表裡各二對,皆趙母所出也。)
        (鄰婦執伐持書於李老夫人,其詞曰:
        (  辰下雙沼花開,九天瑞應。)
        (某竊計之:老夫人其千年之碧藕乎?仙闕流芳矣;令子老先生其千葉之綠荷乎
        (?海內流陰矣;令孫女其霞標之菡萏乎?繡閣新香矣。)
        (茲者雙花合蒂,瑞出一池,豈猶子景雲果有三生之夢,乃應此合璧之奇耶?家
        (兄遠宦,命某主盟。)
        (趙母執柯,兼隆金幣。)
        (絲蘿永結,貺實倍於百朋,瓜葛初浮,瑞長流於萬葉。)
        (李夫人捧讀,不勝欣慰,遂援筆復柬曰:
        (  即辰玉池獻瑞,開並蒂之蓮花,老身舉灑祝天,願女孫得快婿。)
        (豈是瑞不遠於三時,慶遂成於一日!寅惟執事,名門豪傑;令兄天表鳳凰,而
        (令姪又非池中物也。)
        (何幸如之!然蓮有三善焉:出於泥而不濁,其君子之清修乎!擢雲錦與雲標,
        (其君子之德容乎!香雖遠而益清,其君子之徽譽乎!願令姪則而像之,老身有
        (餘榮矣。)
        (睹蠟炬之生花,知百年之占鳳;聞鵲媒之報吉,兆萬葉之長春。)
        (生得書,喜甚。)
    奇 姐:(鄰婦乘間戲生曰)小姐見書,喜動顏色,官人穩睡,不怕潛窺矣。
        (生累日延客置酒,瓊密經畫,整整有條。)
        (老夫人稍寬其私,但付之不聞。)
        (奇姐雖自斂戢,與生情好益篤,陰自刺其雙臂:左有「生為白郎妻」之句,右
        (有「死為白家鬼」之句。)
        (生是夕見之,痛惜不已,雙淚交流,苦無聊賴,自投於牀。)
        (瓊因勸奇與之共寢,生終夜傾淚如雨。)
        (自是,與奇為益密矣。)
    奇 姐:(暇間談論,奇謂瓊曰)吾未知逮事白兄與否,然感此繾綣之情,雖糜骨何恨!
    瓊 姐:除是我死,姊妹便休。若得事白郎,必不致妹失所。
    奇 姐:(錦隔壁呼曰)可令我失所乎?
    瓊 姐:三人同功一體,安有彼此之殊。
    錦 復:(錦復笑曰)吾妹念我否?
    瓊 姐:成我之恩,與生我者並,豈不念功!
        (三人復大笑。)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