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梅花樓酒錢贈俠客)
    (詞曰:
    (    韶光遲速,休名利關心。)
    (塵途碌碌,門外鶯啼,正值春江拖綠。)
    (襟懷瀟灑須祛俗,締心交,芝蘭同馥。)
    (草堂清晝,彈琴話古,諷梅哦竹。)
    (憑世上雨雲翻覆,惟男兒倜儻,別開眉目。)
    (莫笑寒酸,自有文章盈腹。)
    (翠幃遙想人如玉,待他年貯金屋。)
    (晝哦窗下,賡詩花底,風流方足。)
    (右調《疏簾淡月》)
    (又詩曰:
    (    才子自應逑美媛,不須仙洞覓胡麻。)
    (請君試看明珠報,莫謂今無古押衙。)
    
    
2**時間: 地點:
AAA:(話說人生七尺軀,雖不可兒女情長、英雄志短,然晉人有云)情之所鐘,正在
    我輩。
    (故才子必須佳人為匹。)
    (假使有了雕龍繡虎之纔,乃琴瑟乖和,不能覓一如花似玉、知音詠絮之婦,則
    (才子之情不見,而才子之名亦虛。)
    (是以相如三弄求凰之曲,元稹待月西廂之下。)
    (千古以來,但聞其風流蘊藉,嘖嘖人口,未嘗以其情深兒女,置而不談。)
    (予今不及遠拾異聞,姑以耳目所及,演述成編,以為風月場中談資一助。)
    (這段佳話在明朝天啟中,有一錢生者,諱蘭,字九畹,排行十一,原籍金陵人
    (氏,其父中丞公,歷宦浙西。)
    (因見姑蘇風物清妍,山水秀麗,遂買宅於胥門內大街。)
    (蘭生五歲,中丞公即已棄世。)
    (其母魏夫人,有治家材,且嚴於規訓。)
    (蘭亦天性穎敏,至十歲便能屬文,通《離騷》,兼秦漢諸史。)
    (及年十七,即以案首入伴。)
    (雖先達名流,見其詩文,莫不嘖嘖贊賞,翕然推伏。)
    (蘭亦自負,謂一第易於指掌。)
    (其居金陵祖宅,諱叫一鶴者,蘭之嫡堂叔也,以恩蔭,現任山東郡守。)
    (蘭門第既高,又聲名藉甚,況生得眉秀神清,皎如玉樹。)
    (雖衛玠、潘安無以逾也。)
    (因此英郡縉紳巨族,咸欲得蘭為婿。)
    (央媒議姻的,門無虛日。)
    (魏夫人因以年齒漸長,擇其門楣相對者,將欲許光。)
    (蘭以功名未就,力為阻止。)
    (嘗讀《嬌紅傳》,廢卷而嘆道)
老夫人:不遇佳人,何名才子?我若不得一個敏慧閨秀。纔色雙全的,誓願終身不娶!
    (家有數婢,曰紅葉,曰秋煙,曰桂子,曰繡琴,皆十六七歲的佳麗人也。)
    (然蘭無一當意者。)
    (群婢中,惟秋煙尤覺艷麗,狡慧機警,能猜人意中事,蘭稍注念,往往因事雜
    (人稠,亦未及向海棠枝上試腥紅。)
    (所與交游,皆當世名流韻士。)
    (其同窗社友,最為相知莫逆,惟有崔子文、李若虛兩個。)
    (每日會文,功課之暇,必與二人尋芳拾草,以飲酒賦詩為樂。)
    
    
3**時間: 地點:
    (一日,值二月中旬,蘇人游虎丘者,摯榼攜壺,紛紛接踵。)
    (又聞梅花樓酒肆甚佳,錢生游興勃然,遂致柬邀訂崔、李。)
    
    
4**時間: 地點:
    (至期,二子以事阻不果。)
錢 生:(錢生悵然道)俗哉二君,何乃此塵務相絆,誤我游興。
    (有一書僮,喚做紫蕭,在旁相勸道)
紫 蕭:既崔、李二相公有事不來,趁此風月清美,相公何不自去隨喜?這叫做『乘興而
    往,興盡則返』,何必見戴?
錢 生:(錢生點頭微笑道)不意汝亦能解說佳話。
    (遂攜枕頭錢,令紫蕭隨往。)
    (到了虎丘,果見畫船鱗次,羅綺如雲。)
    (乃覓幽勝之處,徘徊片晌,始詣梅花樓,沽酒獨酌。)
    (只是樓中飲侶滿座,皆酒後暄語,俗氣逼人。)
    (錢生不勝厭悶,持杯而起,倚窗遙望,見淡煙芳草之中,乃真娘墓也。)
    (因朗吟白香山之詩云:
    (    真娘墓,虎丘道。)
    (不識真娘鏡中面,惟見真娘墓頭草。)
    (霜摧桃李風折蓮,真娘死時猶少年。)
    (脂膚荑手不牢固,世間尤物難留連。)
    (難留連,易銷歇。)
    (塞北花,江南雲。)
    (吟詠至再,興猶未已,乃問店家索取筆硯,向那粉壁之上,題著七言古體一篇
    (。)
    (詩曰:
    (    春風處處黃鳥啼,桃花李花爭芳菲。)
    (花蔭笑語人不見,花外香塵暗拂衣。)
    (虎丘山寺鐘聲曉,虎丘山路生芳草。)
    (香車寶馬往來多,水色山光領略少。)
    (我來邀勝破春愁,拂衣獨酌梅花樓。)
    (樓中寂寞添幽緒,遙見真娘墓邊樹。)
    (翠細羅衫化作塵,墓門留待詩人句。)
    (鏡裏嬌容想昔時,只今煙嫋綠楊枝。)
    (可憐不是巫山雨,惱亂襄王起艷思。)
    (錢生題訖,自吟自笑,連飲數杯。)
    (俄而日已亭午,遂與紫蕭下樓。)
    (只見店主面紅耳漲,扯住了一個穿白的人,正在那裏喧沸。)
    (在旁觀看的,紛紛說道)
店 主:這也特殺奇哉,真正是個無賴棍徒,白撞酒食。
    (或笑或罵,或欲揮拳相向,或勸店家剝取衣服。)
    (觀那穿白的人,卻又面不改容,昂昂自若。)
    (錢生不解其故,向前詰問。)
店 主:這人素昧平生,日昨忽到小店沽飲,算銀三錢,毫厘不還。說道:『寓在專諸巷
    內,待至明日來飲,一並還清。老拙萬分不肯,見他又不像個哄騙之徒,只得破
    格應允。到了今早,果然又來。老拙道他是個信實君子,仍與酒饌,大飲大嚼,
    誰料身邊原無半文。念小店貸本營生,哪有酒肉與人白吃之理。不由老漢不怒從
    心起,為此與他廝鬧。』
錢 生:(錢生笑道)事亦甚小,我看此友不是尋常之輩,所欠若干,少頃與我酒錢一齊
    等還,不消發話。
店 主:(店主慌忙致謝道)既承相公應認,老拙再有何言?
    (錢生一手攜了那人,重上樓來,施禮坐定,從容)
從 容:老丈眉宇軒軒,決非塵埃中人物,何故欠少酒債,致受小人之侮?
店 主:(那人答道)不纔遨游湖海,聞說蘇杭乃是天下名郡,故不遠而來。卻因盤桓日
    久,資斧空乏。近有故人,訂在虎丘相晤,故每日到此,無聊之際,沽飲三杯。
    叵耐店主不能識人,輒爾嘵嘵。
店 主:(又問其居址姓名,那人道)我浪跡萍蹤,何有定處?雖復姓申屠,其實並無名
    號,江湖上相知者,但呼為申屠丈耳。
    (錢生見其談吐如流,肅然起敬道)
錢 生:適間獨飲,殊覺意致索寞,不意邂逅間,忽逢老丈,使人佳興倍添。
    (於是呼酒對酌。)
    (申屠丈仰首一看,忽見壁上題詩,墨跡初乾,擊節嘆賞道)
申屠丈:此必郎君佳作,藻思綺句,不減瘐鮑。
    (錢生含笑不言。)
    (已而夕陽在山,紫蕭促歸。)
    (申屠丈即放杯起身,拱手作別。)
    (錢生牽袂懇留,必欲再飲。)
申屠丈:與君萍水相逢,謬承雅愛。但僕高陽酒徒也,一吸五斗。如尊駕必欲入城,即此
    告辭。倘有僧舍可以借榻,願卜其夜。
錢 生:(錢生大笑道)老丈妙人也,方恨相見恨晚,即十□□飲,尚可淹留,何況一夕
    乎?
申屠丈:(申屠丈亦掀髯大笑道)君雖書生,絕無一些酸腐氣,異日青雲事業,未可量也
    。
    (錢生便令紫蕭算還酒錢,並買佳餚數味,美酒一樽,借一幽雅禪房,剪燈細酌
    (。)
    (申屠丈高談闊論,娓娓不倦,直至二更,方纔就寢。)
    (次日早起,住持長老知是錢公子,不敢怠慢,急忙整治晨餐。)
    (二人梳洗方畢,對坐閑話。)
    (見一小沙彌走進,口中連說)
憨公子:怪事!怪事!
    (錢生呼問其故,沙彌道)
錢 生:適纔打從梅花樓經過,聞說店主有銀二十餘兩,臨臥時放在枕頭底下,今早起來
    ,分毫不見。只有老夫婦在房,又門戶不開,竟不知從何處去了,驚得店主目定
    口呆,沒做理會處,豈不是件怪事!
    (申屠丈見說,掩口而笑,錢生怪而問之。)
申屠丈:吾惡此老索酒錢甚急,聊戲之耳。
錢 生:(便向沙彌道)汝去對那店主說,不須煩惱,銀子只在床側,右首小皮箱內。
    (錢生亦未相信,只見小沙彌去不多時,即便回來說)
錢 生:銀子果在皮箱裏面,那店老又驚又喜,還說要來謝罪。
    (錢生與住持始信是實,暗暗驚異。)
    
    
5**時間: 地點:
    (須臾飯畢,謝過眾僧,便與申屠丈作別回家,申屠丈亦不致謝,但云)
申屠丈:敝寓在專諸巷,左首第三宅內,明日午前,望君獨枉玉踐,再獲一談。
    (錢生惟惟而別。)
    (及抵家,值崔子文亦至。)
    (即告以游虎丘得遇申屠丈,及店家失銀一事。)
子 文:此乃方士弄術耳,何足為異?
    (錢生不以為然。)
    (次日,如期過訪,申屠丈早已倚門相候,延入客座,但聞異香芬郁,沁入襟懷
    (,其羅列器玩,無不珍奇。)
    (初不似客游窘乏者,未幾進茶,其茶葉碧綠細嫩,香若蘭花。)
    (敘話多時,復邀入內室。)
    (只見陳設餚飲,皆是珍美味。)
    (青衣以琥珀杯斟酒,酒色殷紅,與杯相映。)
    (錢生雖是宦家,其筵席之盛,亦不能及此。)
    (酒過數巡,申屠丈)
申屠丈:賓主對酌,無以為歡,幸有女樂,令歌以侑酒。
    (言未畢,只見屏後輕移蓮步,走出兩個美人來,俱年十七八歲,一衣紅綃,一
    (衣紫綃,雲鬢翠蛾,輕盈窈窕,真國色也。)
    (紅綃妓以金蓮杯斟酒,奉與錢生,揚袂而歌曰:
    (    春風繞象床,春心滿洞房,憑誰寄語薄情郎。)
    (花既謝兮春晝長,早歸來兮匆徜徉。)
    (紅綃妓歌竟,紫綃妓以碧玉卮斟酒相勸。)
    (手按象板,低低歌道:
    (    懶換春衫晝掩扉,看花幾度淚沾衣。)
    (別時羅帕空留篋,史看雕梁雙燕飛。)
    (歌畢,申屠丈)
申屠丈:音雖下裏,不及陽阿薤露之曲,然郎君工於染翰,愧無珠玉,以寵斯技。
    (錢生不能推卻,乃口佔一絕云:
    (    仙洞雙妹雲剪衣,能歌玉樹使人迷。)
    (嬌音若在花邊落,應遣流鶯不敢啼。)
申屠丈:(申屠丈連聲贊賞道)佳作!佳作!所愧二女子,歌匪金縷,有辱郎君,口吐夜
    珠。
    (乃令二妓復以巨觥送酒。)
    (錢生以妓女立近身邊,羞澀不能即飲,紅綃妓乃高捧金卮,向著錢生嘴脣一灌
    (而盡。)
    (申屠丈亦搏髀高歌曰:
    (    朝出去兮訪丹丘,暮歸來兮月滿樓。)
    (煙波浩浩兮山萬里,家四海兮任遨游。)
    (申屠丈歌畢,又問錢生道)
申屠丈:清歌寂寥,不足以為娛,和作舞劍之戲,郎君願觀之乎?
錢 生:願乞一觀。
    (只見申屠丈取出寶劍一口,擲在空中,其劍自能回旋飛舞。)
    (倏又化作二劍,一舞於左,一舞於右,舞不多時,二劍又相湊而舞,作斗格之
    (勢。)
    
    
6**時間: 地點:
    (須臾又變作六七劍,劍劍自舞。)
    (而有時往來間雜,無限錯綜轉折之妙,但覺寒光閃閃,悲悲淒淒。)
    (既而舞畢,仍是一劍在空。)
    (紫綃妓徐徐以手接之。)
    (於時,日轉西軒,暮霞零亂,錢生以不勝杯酌,堅欲告辭。)
申屠丈:歸路甚遠,亦不敢強留。只是區區天下有心人也,他日郎君或有緩急,不妨謀諸
    我。
錢 生:仰辱厚誼,敢不服膺。只是老丈留在敝郡,可以不時奉候,萬一行旌別指,則山
    川間之,何以圖晤?
申屠丈:我明日便一帆遙指武陵,將渡錢塘,或走山陰、會稽,或探龍湫雁蕩,果是行蹤
    未定。但郎君懷一欲見之意,自有會期。
    (錢生遂即起身謝別。)
    (申屠丈送至中庭,復問道)
申屠丈:郎君年將弱冠,未審雀屏曾中否?
錢 生:(錢生搖首道)尚未受室。
申屠丈:以子纔貌雙全,簪纓華裔,豈患天佳配哉?然而姻緣前數,只在赤繩一係。吾聞
    玄妙觀新來一梅山老人,能以神相知人過去未來之事,吾子何不竭誠投謁,以卜
    前程。則姻事功名,一言可以了了。
    (錢生連聲應諾,直至門首,各道珍重而別。)
    (抵胥門已昏暮矣。)
    (錢生少處書幃,未嘗親近美色,那一日,一見歌妓,不覺神魂飄蕩,幾不自持
    (。)
    
    
7**時間: 地點:
    (明日會著崔子文、李若虛,告以所見,遂偕往訪之,則已門房扃鎖。)
    (詢於鄰居,皆雲彼原僦居一月,今早已遷移他去矣。)
    (三子遂悵然而返。)
    (逾數日,生復邀崔、李同往玄妙觀,謁見梅山老人,那老人蒼姿白髮,骨格清
    (奇,儼然四皓之侶。)
    (錢生備陳求相之意,老人即便先看崔、李,口中嘖嘖道)
老 人:二足下神清相旺,甲科無疑。但目下文戰未利,一交眼運,必然高捷。
    (以後相到錢生,老人吃驚道)
老 人:這位錢兄,自然也是甲科了,只是目下就有一場災險,老夫意欲直陳,未知可否
    ?
錢 生:君子問災不問福,但請老丈直言,切勿隱諱。
    (那老人不慌不忙說出幾句話來,管教:
    (    未來休咎姻緣事,只在神奇一相中。)
    (畢竟老人說出什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秋煙婢兩度醉春風)
    (詩曰:
    (  別有柔枝惹斷腸,春風暗裹惜垂楊。)
    (花陰略做鴛鴦偶,裙底深聞醬醋香。)
    (躡足輕輕投繡帶,殘更悄悄赴西廂。)
    (心驚只為愁獅吼,幾度叮嚀莫顯揚。)
    (這一首詩,單道那偷婢的妙趣。)
錢 生:(常言道)妻不如妾,妾不如婢。
    (這是為何?蓋因人家有了美貌的侍兒,其妻妒悍的,則不敢偷,不妒的,亦不
    (必偷。)
    (惟是妒不深而醋意復不淺,於是灶前廊下,潛竊口脂之香。)
    (捧水傳茶,輕摸酥潤之乳。)
    (欲近而不敢近,欲拋而不能拋,暗丟眼色,巧覓私期,較之長夜同眠,無人拘
    (束的,更有情味。)
    (況且人家美婢,原不可少,假如有了一個美妻,又有幾個美婢跟隨,轉助其美
    (。)
    (就如牡丹,有了嬌花,必須綠葉,所以鄭康成家有掌箋奏的青衣,白樂天有「
    (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之詠。)
    (閑話休提。)
    
    
8**時間: 地點:
    (且說梅山老人先相了崔子文、李若虛,然後相至錢生,卻說道有些災難。)
    (錢生再四懇求直言,老人)
老 人:細看尊相,必然是少年登第。但氣色昏滯,主有非罪之災,幽閉囹圄。雖不久就
    釋,要滿七七之期。此後更有客途一厄,雖不致損害,也有一場天大的虛驚。自
    此穩步雲梯,漸入佳境。然看足下今日來意,不特問那功名,兼且為著內助。據
    觀尊相,應有三位賢美夫人。初求甚難,後亦甚易。尚當寬緩歲月,直待高中之
    後,方得完姻。吾有八句俚言,子須牢記,他日自有應驗。
    (遂取小箋,提筆寫道:
    (  青年科第,文章率然。)
    (彼有淑女,遇珠則圓。)
    (雨花菴裏,桃葉渡邊。)
    (若逢四九,返爾林泉。)
    (寫畢,付與錢生,連囑保重。)
    (錢生即令從者呈上謝儀。)
老 人:(老人堅卻不受道)且俟三君掛綠之後,然後領賞。
    (三人致謝離觀。)
    (於路中,錢生)
錢 生:二兄以梅山風鑒若何?
若 虛:此亦相士套語耳,何足憑信。
子 文:九畹兄恂恂若處子,每日不離書館,安得有危厄之事?即此一言,足征其謬誕矣
    。
錢 生:只怕人事不常,難以預定。
    
    
9**時間: 地點:
    (正說間,忽遇著同社陸希雲,問其何往?希雲)
希 雲:敝齋前海棠盛開,今日特屈二兄暫輟牙簽,詩以賞之。頃造九畹兄潭府,遇尊價
    紫蕭說,與崔、李二相公同到玄妙觀去了,小弟因即步來相候。
崔子文:賞花賦詩,正吾黨勝事,但有費主人物料奈何?
錢 生:明日便是小弟治觴。
希 雲:然則明後日又輪到崔、李二兄了。
    (說罷四人皆大笑,隨即同詣陸子齋頭。)
    (看那海棠花,果然夭艷無比。)
子 文:一睹此花,宛若西子在前,太真復出。
錢 生:(錢生笑道)不意范大夫載去之後,李三郎楊浴之餘,復受仁兄清盼。
希 雲:海棠雖好,尤賴三君名士賞鑒。
若 虛:有此名花,就該有賢主人了。
    (調笑未畢,酒餚已備,即設席於花下,四人傳杯換盞,極盡歡噱。)
希 雲:清飲不足以展懷,乞崔兄行一口令。
子 文:我要海棠詩一句,中有一個花字。
子 文:(即舉杯飲盡,念詩一句云)只恐夜深花睡去。
若 虛:要罰三大杯。
子 文:(子文不服道)弟乃令官,豈有受罰之理?
若 虛:遇知己,賞名花,可無佳吟,乃效村學究所常道者,豈不該罰?
    (崔子文大笑,乃把杯連飲三爵,既而分韻賦詩。)
    (酒至半酣,希雲)
希 雲:青樓中,近有一仙人謫下,三兄亦曾相聞麼?
若 虛:(三子道)不知也。乞兄為弟輩言之,其色藝何如?
希 雲:那個妓女,年方破瓜,其容色姣媚,固已遠出尋常,加以詩畫棋琴,無不妙絕。
    雖門前之流水接軫,而矜色自高,罕有得其回眸一笑。我輩雖是酸措大,豈有名
    花在前,不為品題,以作片時之樂?
若 虛:兄言及此,使弟情興勃勃,便當訂期一訪,但不可與九畹偕行。
錢 生:豈以弟非韻士,故獨見卻之深耶?
若 虛:弟輩鬚髯如戟,若與玉山相並,不無形穢,恐洞中仙子,獨垂盼於錢郎耳。
子 文:少年老成,莫如九畹,弟在十四五歲,即已情欲難遏。
希 雲:錢兄家故多姬侍,安知無妖嬈兒,偷近郎側,想那花陰月底,牡丹芽已撥動久矣
    。
錢 生:(錢生舉杯道)今後有不談席間事,而涉於他事者,罰以巨觥。
    (時已日暮,移席齋中,後猜枚擲色,酩酊而散。)
    (將已更餘矣,老夫人因冒風寒,早已睡熟。)
    (候生歸者,在外惟有老僕錢貞,書僮紫蕭,在內惟秋煙諸婢。)
    (錢生進入臥房,未及呼茶,秋煙即以橄欖湯雙手遞至。)
    (蓋群婢中,惟秋煙善察人意,姿態尤媚。)
    (若繡琴,則如牡丹初放,非不妖艷,而肉質頗肥。)
    (若桂子,宛如秋水泠泠,素梅迎雪,而清瘦可憐。)
    (至於紅葉,亦復身材嫋娜,秀髮修眉,所少者惟軀膚不白,其餘若櫻桃、彩霞
    (則色之最下,不堪入目矣。)
    (是夜,生已半酣,因在席上,被崔李二君百般諧語,引得春心難遏。)
    (及歸臥室,值秋煙捧進茶來,見其雙臉膩霞,手腕如玉,轉覺欲火如焚,不能
    (按納。)
    (乃令群婢皆寢,獨謂秋煙道)
秋 煙:我今夜醉甚,不能即睡,爾姑留此以伴我。
秋 煙:往夜官人醉即熟寢,獨今夜不能即睡,何也?
    (錢生注目熟視,笑而答之道)
錢 生:往時之醉,醉於酒。今夕之醉,醉於汝。
秋 煙:語言顛倒,官人真醉矣。
錢 生:春色惱人,欲眠不穩,信有之乎?
秋 煙:在官人則有之,若奴婢無思無慮,惟恐玉漏相催,何不穩之有?
錢 生:汝謂睡不能穩,亦有說乎?
秋 煙:鴛鴦衾裏,尚少一粉掐就、玉琢成的小姐,免不得倒枕槌床,豈能眠穩?
錢 生:今夜權以汝作小姐,何如?
    (秋煙低鬟微笑,以手弄其裙帶。)
    (錢生即忙向前摟抱,秋煙半推半就,低低)
低 低:只恐柔枝不勝風雨。
    (錢生乃去其褻衣,撫摩之際,惟覺嫩蕊初枝,滑潤如綿,於是銀扣松開,奶胸
    (全露,繡鞋高臥,纖指按腰,那管桃浪之翻殘,一任靈犀之歡合。)
    (兩意綢繆,不待言矣。)
    (錢生與秋煙之調戲也,群婢皆寢,獨繡琴假寐而不卸衣。)
    (蓋桂子、紅葉,俱年十五,情竇尚淺,惟繡琴最長,而芳心已盛。)
    (往常愛生俊雅風流,實有仰上之意。)
    (是夜見生獨留秋煙在房,不能無疑,乃悄悄潛立於紗窗之外,以覘其動靜。)
    (及其陽臺既赴也,遂於窗縫窺之。)
    (只見生之下體,潔白如雪,初合之時,若艱澀而不能即進者。)
    (但聞秋煙口中作呻吟之聲,徐徐問道)
秋 煙:縱容些?
錢 生:且耐片刻。
    (有頃,只見柳腰輕擺,玉筋頻抽,又聞生問秋煙)
秋 煙:汝樂否?
    (秋煙搖首而不言。)
錢 生:我但覺津津有味。
    (既而殘燈半明,不能備張,但聞帳鉤搖響,笑聲吟吟而已,斯時繡琴已是十分
    (情動,雖津唾屢咽,而裙褲之內,薔薇玉露,浸溢於旁。)
    (只得和衣而睡,亦不能窺其雲雨之畢矣。)
    (將至雞鳴,秋煙與生重訂來夜之期,潛歸寢榻。)
    (至曉,錢生約那崔李共設席於陸宅,以答敬希雲,兼不負海棠之盛。)
    (方早膳畢,錢貞報說鄭相公來望,錢生急忙整衣出迎,敘話良久。)
錢 生:(鄭秀才道)近日有一名妓來自維楊,年方二八,姿容技藝,件件皆精,所居就
    在胥門外,倘賢弟得暇,何不同去一訪。
    (錢生因為有酒,約以異日。)
錢 生:(鄭秀才又道)凡人讀書,雖不可不用功,亦不宜拘拘然如道學腐儒,終日正襟
    危坐,當此暮春如煦,便是聖門的曾點,也有『浴乎沂,風乎舞雩之興。』況在
    我輩,或衍衍,或琳宮,不妨偷閑隨喜,惟在心有准繩,便不棄失正事。且以賢
    弟這樣敏慧絕倫,亦不必埋頭苦心。豈可以青年而便形如木偶。
錢 生:先生所諭極是。
    
    
10**時間: 地點:
    (須臾換茶,鄭即起身別去。)
    (原來這鄭秀才,就是錢生的業師,諱叫文錦,字曰心如,雖有時名,為人奸詭
    (異常,見利忘義,專要誘人鬥賭,卻在內中取利,乃儒而小人者也。)
    (錢生自鄭業師去後,因崔子文遣價頻催,亦即赴酌。)
    (是晚,句聯五字之奇,饌罄八珍之美,知己暢懷,亦不必細話。)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