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樂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一四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種 長歡悅 快樂心法)
        (長歡悅)
        (長,是久遠也。)
        (有時刻不忘之義。)
        (歡,是欣幸之極。)
        (悅,是自心喜極。)
        (蓋悅在自心,樂散於外。)
        (得歲月,延歲月。)
        (得歡悅,且歡悅。)
        (萬事乘除總  在天,何必愁腸千萬結。)
        (此邵子歌也。)
        (人能體貼此數語,則一生快樂有餘。)
        (要知一切名利願欲之事,總因各人前生積業而來。)
        (上天久已注定,人徒謀慮爭奪,有何益乎。)
        (所以田老者,自號靠天翁,識破造化之本源矣。)
        (康熙初年,有個田老者,自號靠天翁。)
        (為人最長厚,少壯時曾做過一任縣丞。)
        (到任之後,上司之饋送,各項之料理,若點綴不到,非是委解錢糧,就是押送
        (重犯,終日奔波不寧。)
        (凡民間訟事,或上司批詞,他立心循理。)
        (但有來囑情的,俱不肯依;但有來賄賂的,俱不肯收。)
        (若要他以曲為直,斷斷不能。)
        (時存天良冰心鐵面。)
        (因此鄉紳士宦,俱不喜歡田老。)
        (見來的事件,人半是壞心錢財。)
        (欲做清官,奈自己家不富餘,微俸無幾;欲不做清官,自心不安,報應可畏。
        ()
        (因而未到半年,即告病回家。)
        (城外一里多遠,有一大竹園,每年四月間,發筍與人販賣,得資以供食用。)
        (園中有草房三間,安住妻子家眷。)
        (屋傍有小草軒一間,草花數種。)
        (他生有兩子,一子略知書文,即教訓蒙餬口。)
        (一子壯實粗拙,即教耕種度日。)
        (田老者不喜入城,每日只在園中逍遙快樂。)
        (予友向我傳說,田老者今已九十餘歲,鬚髮尚未全白,形容少壯,此當今之異
        (人也,不可不去拜訪叨教。)
        (子固執贄至翁竹園,只見萬竿綠竹參天,屋傍草軒自題曰:「嘯玕自樂」。)
        (書積盈架,柱有二聯云)
        (隨時快樂隨時福,一日清閒一日仙。)
        (竹裡常怡無事福,花間熟讀快心書。)
        (又見兩壁上黏格語四聯:
        (  一枕臥羲皇,睡起每因黃鳥喚。)
        (數椽棲巢許,閒來惟笑白雲忙。)
        (人莫欺心,自有生成造化。)
        (事皆由命,何須巧用機關。)
        (機息時,即有月到風來,不必苦海人世。)
        (心遠處,自無車塵馬跡,何須痼疾丘山。)
        (得了便非貧,身外黃金何足羨。)
        (能閒即是福,世間白髮不相饒。)
        
        
    2**時間: 地點:
        (少時田老出來相會接待,極其謙和,語言極其渾厚,真是有道高人。)
        (因與交往。)
        (數月之後,我拜求田老如何得此高壽。)
    田 老:我法最簡最易,但世人不旨信服。心之願欲若要滿足,何能得遂。只須自己假設
        境界,則心中快樂不已。我自有假設三條云:今只無災無病,得此康寧,即自以
        為天上神仙,快樂極矣。今只蔬飯布服,得此飽暖,即自以為玉食錦衣,快樂極
        矣。今只茅屋竹籬,得此安住,即自以為蓬萊閬苑,快樂極矣。
    田 老:此三條之外,老漢向日曾受朝廷一命之榮。本是微員薄俸,我自以為高官厚爵。
        今雖辭官,尚多榮耀,豈不樂極。此一條不入前三條之內,恐多有未曾為官者,
        豈不缺典,只須前三條,並不煩難,世人俱可自為,即是心滿意足,壽由此而延
        長,福由此而加添,病卻身安,得效最速。至於一切得失乘除,俱從各人前生修
        積所致,上天俱有主宰,今惟有靠天過活,所以我一生並不愁苦機謀。我因自號
        靠天翁者,此也。鄙見如此,不知高明以為何如。
        (予深喜敬服,因又懇求長壽捷法。)
        (田老又傳八句云:
        (  保養三般精氣神,少言少欲少勞心。)
        (食惟半飽宜清淡,酒止三分莫過醺。)
        (常把戲言多取笑,每懷樂意不生嗔。)
        (炎涼變詐都休問,讓我逍遙過百春。)
        (凡得其指點者,俱皆悅從。)
        (其後田老壽至一百一十七歲,無病而逝。)
        (總因田老者立心長厚仁慈,已有根本。)
        (欲求快樂福壽者,未可只循其法,而置根本於不問也。)
    田 老:(昔紫陽真人有二句云)黃芽白雪不難尋,達者須憑德行深。
        (通此竅矣。)
        (快樂心法)
        (人生在世,不論何等境界,惟以存心快樂,為第一事。)
        (但此快樂,非謂遂諸願欲而然,須自假設樂境。)
        (靠天翁之法已悉矣,不必再措一詞。)
    田 老:(惟予自立心法,只一句七字曰)安寧飽暖即天仙。
        (要知此一日也,地獄眾生挫燒舂磨,刀山油鍋者,不知經幾多慘苦。)
        (餓鬼眾生飲銅食鐵者,不知經幾多慘苦。)
        (飛卵濕化諸畜生,銜鐵負鞍,生烹活剝,刀割斧剁者,又不知經幾多慘苦,而
        (我總無從知曉也。)
        (縱得為人,當想世人,每多疾病呼嚎展轉牀榻、醫藥不效、痛楚難堪、望救無
        (門者,又有癰疽疔毒、痛鑽心髓、濃血淋漓、求死不得者,不知其幾萬千。)
        (我今幸得身體強健,無病無痛,是安之一字,豈非享天仙之樂耶。)
        (至於苦難之事,更甚殷繁。)
        (要知世上人,每多自罹於名韁利鎖,離家別業,紅塵白浪,餐風宿露,奔波勞
        (苦而不息者,有貧窮卑賤、無奈無恥者,有官糧私債追逼無完者,有骨肉至好
        (、事逼分離難割難捨者,有賣男鬻女剜肉醫瘡者,有含冤負屈控訴無門而莫伸
        (者,有刑罰枷責囚鎖牢獄者,有賊盜劫殺水溺火焚、蛇螫虎咬死亡無救者,種
        (種慘苦可憐可悲者,萬萬千千,筆難盡述。)
        (我今幸得平安自在,是寧之一字,真有天仙之樂矣。)
        (再看世之無衣無褐、寒侵肌膚、食不充口、饑餓難忍者,又不知其眾多無數;
        (我今幸得布衣蔬食,免許多饑寒苦楚,是飽暖二字,不亦有天仙之樂乎。)
        (人當時時刻刻想念此一句,則知感上天賜我甚厚,不可不力加德行,栽培以少
        (補答,更須勤修道果,普救含靈脫離諸苦方,遂予心之大樂也。)
        (予另著《快樂原》一部,分析詳細,此篇互看,福箴附後請政。)
        
        (心寬性怡快樂,就是福。)
        (無病無痛康健,就是福。)
        (布衣蔬食飽暖,就是福。)
        (茅屋竹籬安穩,就是福。)
        (天倫家口團聚,就是福。)
        (兵戈不擾太平,就是福。)
        (家門清吉寧靜,就是福。)
        (書酒花月領略,就是福。)
        (明窗淨幾閒逸,就是福。)
        (草榻繩牀鼾眠,就是福。)
        
        (第二種 莫焦愁 莫愁詩)
        (莫焦愁)
        (莫者,禁止之詞。)
        (含有切忌切戒,毋再復蹈之意。)
        (火燒太過為之焦。)
        (焦者,火燒木也。)
        (木被火燒,頃刻灰燼。)
        (莫焦莫愁,有急急救熄,不可稍遲之意。)
        (又有焦燥之焦,是言性氣之急燥,怒恨抑而不伸也。)
        (要知焦最損人。)
    田 老:(孫真人云)木還去火不成灰,人能戒性還延命。
        (此性字,即性氣急燥之性也。)
        (愁者,憂之過甚而不止也。)
        (總之,焦愁徒自苦惱,與人何尤。)
        (可不戒哉。)
    AAA:(邵康節有醒語日)萬事乘除總在天,何必愁腸千萬結。
        (只明此二句,則焦愁之患除矣。)
    AAA:(袁宏道云)人情必有所寄,然後能樂。有以文為寄者,有以酒為寄者,有以奕
        為寄者,有以技為寄者。古之達人,高人一層,只是他情有所寄,不肯浮泛虛度
        光陰耳。每見無寄之人,終日忙忙,如有所失,無事而優、對景不樂,即自家亦
        不知是何緣故。這便是一座活地獄。更說甚麼銅牀鐵柱,刀山劍樹也。
        (此篇絕妙指點,予謂寄情有清濁二種:清寄如書、酒、花月等類是也;濁寄如
        (驕、奢、嫖、賭等類是也。)
        (能領清寄者,即日日做快樂神仙。)
        (甘蹈濁寄者,即日日為苦惱囚犯。)
        (但此二途,一是現在之天堂,一是眼前之地獄。)
        (隨人自趨,並無阻攔。)
        (奈人明知有天堂而不赴,反自入地獄,是誠何心哉?良可歎也。)
        (昔有與僧交往,見其計謀奔逐,因作詩曉之曰:
        (  早知都是自拘囚,不合因循到白頭。)
        (汝既出家還擾擾,何人才得死前休。)
        (此予改正之詩也,豈獨此僧為然,舉世甘為自拘囚者不少。)
    田 老:(昔信大師禮三祖曰)願和尚慈悲,乞與解脫法門。
    AAA:(祖日)誰縛汝?
    AAA:無人縛。
    AAA:(祖曰)既無人縛,何用更求解脫。
        (信於言下省悟,此解脫最妙之法。)
        (今雖知之而仍甘為自拘罪囚,竟將千金難買之時光,因循虛度而不領受清寄之
        (快樂者,總由往因積業所致,是以不得自主也,深為可惜,可憐。)
        (韓苦鬼諸事,皆從鄙嗇辛苦而起。)
        (惟每晚早睡之法.深為可取。)
        (治家者,不可因人而廢言也。)
        (家資不在多少,只要教得子孫賢能,保守得固。)
        (不然千金亦易銷散,徒為自苦,有何益乎。)
        (人欲享樂,先要立享樂根基。)
        (所謂享樂根基,即吾人之良心也,試看靠天翁,不枉法治民,已有根基矣。)
        (後果至快樂福壽。)
        (今韓苦鬼,勸伊寬恤貧窮,並不依從,既無享樂根基,致令終身困苦,後代銷
        (敗,理必然也。)
        (康熙初年,有一人姓韓,開張柴米大鋪,因他最有機謀,性氣急燥,時刻照管
        (出入,極其刻薄,終日愁眉不展,無事而優,對景不樂,從不曾見他有一笑臉
        (,遠近人都恨他刻毒,起個美號,叫做韓苦鬼。)
        (每日打探各處柴米價值,某處價賤,即往買來發賣,某處價貴,即改往賤處販
        (賣。)
        (這人有許多癖病,即如不住高大房屋,不穿綢緞衣服,不與富貴交往,即葷腥
        (肴饌,亦不肯用。)
        (人俱可學,獨有三件事,人不能學。)
        (第一件是不赴人酒席,自己亦不請人酒席。)
    田 老:(人間其由,韓答道)我去赴人筵席,彼費多金,我能吃多少。領過人的,不能
        不回答,將有用之資,如此浪費,豈不可惜。
        (第二件是出外販買柴米,旱路不騎驢,水路不乘船,都是步行。)
    田 老:(人問其由,韓答道)揚州地方,東不過大橋張汪一路,西不過廿泉各集場,南
        不過瓜洲鎮江,北不過邵伯高郵,雖遠亦不出三四十里,天生我這雙腳,若不走
        路,要他何用。只看世上窮苦人,推車抬轎,挑米擔柴,拽纖搖櫓,他難道不是
        父母生成的,我這樣安穩步行何等快樂。
        (第三件是每晚早睡,從不點燈。)
    田 老:(人間其由,韓答道)每晚早睡,有五件益處,一者子弟家人無奸盜酗賭諸壞事
        ;二者廚下無火燭之災;三者灶上無跌破碗盞之慮;四者夜半睡覺已醒,又可聽
        防賊盜之竊發;五者次日早起精神強健,不致昏沉失曉,至於每年省下燈油極多
        ,又不必言矣。
        (友人歎服。)
        (他只生一子,十多歲放在學堂裡聽隨先生教訓,整年累月,不得閒工夫,總不
        (查問讀何書,寫何字。)
        (終日只在財上盤算,真個披星而出,帶月而歸,年紀才三十七歲,形容衰老,
        (猶如六十餘歲。)
        (昌黎公有年未四十而髮蒼蒼,而視茫茫,而齒牙動搖。)
        (以此移贈本宗之苦鬼,切實不謬。)
        (他空手未曾十年,創業家資約有乾金。)
        (我因家中日用柴薪,承他照底價賣與我,供用不缺。)
        (又因他說話從不失信,所以與他交契。)
    田 老:(聞他做人刻苦,因到他家內面說道)世上最苦是貧賤人,凡來買柴米不多者,
        只看些微利息,寬讓體恤;你年將四十,我見你勞苦奔忙,焦愁不了,你自念衣
        食有餘,略放閒散些,也受用許多快樂,何必終日自苦。
        (因〔將〕我向日撰的新七筆勾摘出一條,就在他家內寫成鬥方奉與他黏壁,囑
        (他朝夕醒悟。)
        (詞云:
        (  終日憂愁,用盡機關不肯休。)
        (貧賤天生就,富貴天緣湊。)
        (休算計五更頭,明朝依舊。)
        (略放寬心,落得安閒受。)
        (因此把妄想貪求,一筆勾。)
    AAA:(韓人接過鬥方答說道)重蒙台諭,言言金玉。但我這生意原是貧人買的,利息
        若少,豈不空代人勞苦。只因我的兒子幼小,趁我壯年,再苦積得千兩,我也心
        足,那時安閒未遲。
        (我見言如不言,就告辭回來。)
        (我自暗想此人,雖再積千金,恐怕又望萬金。)
        (這樣癡愚真可憐也。)
        (韓人打探得裡河場內,出有紅草極多,大有利息,每千束本銀不過七八兩,盤
        (運至揚,即賣至十五六兩,除去船資雜用,每千竟有四五兩之得。)
        (韓人大喜,整齊本銀,僱兩隻大船,往來裝販多次,果然大得重利。)
        (不意那年山水暴發,將高郵至邵伯灣頭一帶河壩,倒卸極多,奉總河大老爺憲
        (行,立等要紅草打壩,著令江都縣將一切草船封貯,運送河塘,候領官價。)
        (韓人心急如火,暴燥如雷,無極奈何,忍著性氣只得隨至河官委員處,候領草
        (價,十分不得五分,又用去盤纏雜費,虧折三十餘兩。)
        (自己焦愁惱悶,飲食減少,未十日,右眼紅腫,痛不可忍,又捨不得錢醫治,
        (只是苦捱,漸漸太陽額角,連絡左眼也復腫痛。)
    田 老:(無極奈何,只得請眼科名醫張守齋醫治,那張醫一看,即說道)目得血養,方
        能明視。今此眼都因心火上炎,燒炙肝經,睛已凸高,甚是很重,因何不早治?
        如今第一件要緊的事,全要自己平著性氣,切莫焦燥憂愁。服藥調理,猶可保得
        左眼,若不上緊怡養醫治,兩眼俱難保固。
        (因此日日醫治。)
        (韓人無極奈何,只得捺著性氣,勉強平和。)
        (未過一月,右眼已瞽,只留左眼一隻。)
        (人不叫他韓苦鬼,都順口叫他做瞎苦鬼。)
        (他眼睛才醫好了兩個月,聞得紅草因官封價貴,瓜洲蘆柴有利,仍舊並不乘船
        (,步行至瓜洲買柴。)
        (已經走到八里鋪地方,忽然陰雲四起,狂風大雨。)
        (韓人借一家門首暫躲,候雨止前行。)
        (不想那雨越下越大,守至黑晚雨尚不止。)
        (雖時在七月,天氣尚暑。)
        (他不肯敲門往人家借宿,恐怕又要費錢,只在門外簷下蹲了一夜。)
        (那知受了風寒,遍身火熱,那一家驚怕,問明住處,僱轎抬送到家,已自病重
        (。)
        (疼痛呼嚎,急請太平橋八十餘歲老醫王二玉診脈。)
    田 老:(之後,即向韓人說道)人身夢幻泡影,原是虛假,不可認真。焦愁勞苦,有傷
        元氣。此病平日精神虧損,風寒易侵,若不急急發散,怎得消除。因用藥發汗,
        汗後用心調攝,不可再有失誤。
        (醫治三個多月,用去許多銀子,才得少愈。)
        (復又聞知瓜洲南米到了極多,價賤利重。)
        (因此不候全愈,就到瓜洲買了一船米,販到揚州賣。)
        (不意船到揚子橋,河路湧躋,被一漕船上篙搗著米船,將船截漏,米被水浸。
        ()
        (急忙另僱一船,呼人挑運過船,已是許多水入船,壞去米三十餘石。)
        (每石不得半價,人尚憎嫌不要。)
        (韓人氣填胸膈,不由不焦愁氣惱。)
        (漕船是奉上行運糧的,誰敢控訴。)
        (無極奈何,只得隱忍而歸。)
        (形容頓變,飲食減少,只是晝夜歎氣。)
        (才四五日,腰上忽起一發背大疽,急請內外科錢億林醫治。)
    田 老:(錢云)總因心事焦愁,抑鬱不伸,氣血凝滯,致成此患。但今飲食甚少,瘡頂
        平塌,藥餌在次,全要自己諸事放下,開懷排遣,時長歡悅,藥才見效。服藥之
        後,若是瘡不高起,飲食不加,即另請高明,切莫自誤。
        (那知韓人,當此重疽,並不寬懷,心裡又焦愁這件,又焦愁那件。)
        (時刻暴燥,只要急速求愈。)
        (後五六日,更換數醫,越醫越重,湯水不進,爛成深塘,濃血淋漓,日夜叫喊
        (,竟至命絕。)
        (壽只四十二歲。)
        (子雖十八歲,世事不諳,親族代為料理,收殮,治辦喪事。)
        (尚未半年,子被壞人引誘,奸一私窠婦人。)
        (有惡棍串通拿獲,拷打送官,掯去二百多金,方才釋放。)
        (又未半年,復又被壞人引誘賭錢,將家財盡數白送與人。)
        (竟弄得衣不充身,食不充口。)
        (饑寒難忍,無極奈何,只得自己挑菜賣銀餬口。)
        (可憐韓人辛苦刻薄,掙起若大家財,不肯教子成人,癡愚至此。)
        (不可不述,以為世人切戒。)
        (莫愁詩)
        (予先大人維石公,手抄俚俗舊詩數十首,每常自誦。)
        (予今選訂新翻,或妄改幾句,或妄換幾字,顏曰莫愁詩。)
        (惟供我愚人吟詠快樂而已,未可以詩法較也。)
        (世事茫茫無了期,何須苦苦用心機。)
        (尋些樂處酌杯灑,偷個閒時誦首詩。)
        (放蕩五湖思范蠡,縱橫六國笑張儀。)
        (百年光景須臾事,日日追歡也是遲。)
        (諸般得失總虛花,展放眉頭莫自嗟。)
        (幾朵鮮花除世慮,三杯美酒醉韶華。)
        (徐行野徑閒情爽,靜坐茅齋逸趣嘉。)
        (分外不須多著意,惟將快樂當生涯。)
        (衣食無虧便好休,人生在世一蜉蝣。)
        (陶朱不享千年富,韓信空成十大謀。)
        (花落三春鶯怨恨,菊開九月燕悲愁。)
        (閒居安靜多清福,何必榮封萬戶侯。)
        (也學如來也學仙,攜尊隨處樂陶然。)
        (人情只堪付一笑,世事須知無百年。)
        (皓首難陪東閣宴,清風自足北窗眠。)
        (休將煩惱盤心思,急須嬉笑舞瘋癲。)
        (人生安分且逍遙,莫向明時歎不遭。)
        (赫赫有時還寂寂,閒閒到底勝勞勞。)
        (一心似水惟平好,萬事如棋不著高。)
        (王謝功名有遺恨,怎如顏性樂陶啕。)
        (花甲之外樂餘年,禿髮留須半是禪。)
        (杖掛百錢村店裡,手持一卷草堂前。)
        (功名與我無干涉,事業隨他別處牽。)
        (惱怒不生愁悶滅,饑來吃飯因來眠。)
        (歌幾回時笑幾回,人生全要自開懷。)
        (百千萬事應難了,五六十年容易來。)
        (得一日閒閒一日,遇三杯飲飲三杯。)
        (焦愁惱怒都銷散,兔致浮軀氣早衰。)
        (六尺眼前安樂身,四時怎忍負良辰。)
        (溫和天氣春秋月,道義賓朋三五人。)
        (量力杯盤隨草具,開懷笑語任天真。)
        (細看如此清閒事,雖老何須更厭頻。)
        (為士幸而居盛世,住家況復在中都。)
        (虛名浮利非我有,綠水青山何處無。)
        (勝游只宜尋美景,命儔須是選吾徒。)
        (快樂原屬閒人事,況與偷閒事更殊。)
        (得失乘除總在天,機關用盡也徒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頭螂捕蟬。)
        (無藥可延卿相壽,有錢難買子孫賢。)
        (家常安分隨縧過,便是逍遙快樂仙。)
        (穿幾多來吃幾多,何須苦苦受奔波。)
        (財過北斗成何用,位列三台做甚麼。)
        (眼底浮雲輕似紙,天邊飛兔疾如梭。)
        (而今癡夢才呼醒,急享茅底快樂窩。)
        (舉世不忘渾不了,寄身誰識等浮漚。)
        (謀生盡作千年計,公道還當一死休。)
        (西下夕陽難把手,東流逝水絕回頭。)
        (世人不解蒼天意,空令身心夜半愁。)
        (一寸光陰不暫拋,徒為百計苦虛勞。)
        (觀生如客豈能久,信死有期安可逃。)
        (綠鬢易凋愁漸改,黃金雖富鑄難牢。)
        (從今莫著惺惺眼,沉醉何妨枕曲糟。)
        (人生在世數蜉蝣,轉眼烏頭換白頭。)
        (百歲光陰能有幾,一湯扯淡沒來由。)
        (當年楚漢今何在,昔日蕭曹盡已休。)
        (遇飲酒時須飲酒,青山偏會笑人愁。)
        
        (第三種 沈大漢 武略私議)
        (沈大漢)
        (天授以聖賢才能,豈令其自有餘而已,誠有以補其不足者也。)
        (我於世之有力者,亦是如此。)
        (人遭生死危難,在於頃刻。)
        
        
    3**時間: 地點:
        (此時雖有錢財語言,俱無所施。)
        (惟有大力者,才能救濟。)
        (予之愚見,乃以用力,又為諸德之首。)
        (有一人姓沈,因他生得比常人高一頭,胖一倍,遠近都稱他為沈大漢。)
        (他即自以大漢為名。)
        (這人兩膀力有千斤,能開敵十多人。)
        (又善能走路,一步有常人兩步,一日能行二百里。)
        (雖如此勇猛能乾,為人卻忠義正直。)
        (但見人或以強欺弱,或以奸掯愚,他即挺身解救。)
        (倘若不順,就拳打推跌,不怕不從。)
        (人有危難,即憤不顧身,竭力救援。)
        (他住在缺口門外,並無家眷。)
        (有兩間屋,幾畝旱田。)
        (同一老僕幫種麥豆,僅供食用。)
        (有表兄在某將軍麾下,曾與談講許多刀、槍、劍、戟、銃、炮、弓、箭。)
    田 老:(勸他道)你有這樣大氣力,能乾。乘此壯年,何不出去立些功勛,也有許多榮
        貴。
    AAA:(大漢答道)我每常見許多將弁,好的少壞的多。只知擄人財物,奸人婦女,殺
        人性命,罪孽重大,還報不了。我只甘貧守淡,到比他們落得心裡安穩,享許多
        快樂。
        (表兄不能相強,辭去。)
        (但他的好事甚多,我只說一二件,便知其餘。)
        (那一年春間,大漢睡至二更時候,忽聽得喊聲烘烘,又有嚎哭,吵鬧嘈雜。)
        (大漢火急被起短襖,飛奔銜上,只一箭路遠,有許多鄰人圍繞,有一老婦痛哭
        (。)
        (問明,方才有七八個大盜,懼用刀斧劈開門戶,將老婦的女兒平空搶去。)
        (大漢不候說完,即隨便拿了-條扁擔,如飛的趕去。)
        (這大漢走路最急,諸人不及,未一時已經趕到。)
        (果見許多強盜,火把齊明,背著一女。)
    田 老:(大漢將手中扁擔豎起,高喊道)我是灘上沈大漢,遠近都知得我武藝,知事的
        好漢,速將女兒放下,饒汝等性命。如若少遲,我一扁擔一個,都送殘生。
        (那眾盜正要對敵,他只一扁擔先打倒了一個,眾盜見勢頭凶勇,料難抵敵,沒
        (奈何即放下女兒,將打倒的盜,星飛蜂擁奔散。)
        (大漢也不去遠追,隨將女兒馱回,交與老婦。)
    田 老:(說道)此地你不可居,我有好友在城內某處,他現有空房,你即刻收拾傢伙,
        我黑早送你母女到彼安活。
        (母女感激跪謝。)
        (果然不候天明,大漢即來送母女往城內安住。)
        (原來這老婦係寡居,只生此一女,略有些須顏色。)
        (二十餘歲,高不成,低不就,每日母女針指紡績度日。)
        (因房屋淺促,被盜看知,所以來搶劫。)
    田 老:(這老婦感念沈大漢恩救,知他並無妻室,因向大漢哭訴道)小女性最貞烈,若
        不是恩人力救,久已喪命。今情願將女服事恩人箕帚。
        (大漢搖頭,立意不允。)
        (轉煩許多媒人打聽婚配,隔了幾年,女已二十七歲,只守著不肯許人。)
        (曾一日,沈大漢到舊城內回拜朋友,行至府西街,忽見一家屋上大煙迷罩,火
        (頭已出,鄰人驚慌叫喊,聚有幾百,束手無策。)
        (適值沈大漢過路,才一看見,急將外邊長衣脫放傍戶雜貨店內,跳入屋內。)
        (不顧火猛,忙將屋柱只一扳,屋已傾倒。)
        (再將牆只一推,牆已卸下。)
        (火因此不得上炎,其在下的火,已壓熄一半,只燒去此家三間房屋,旁邊鄰居
        (總不曾漫延。)
        (原來這家只有三人,都到城隍廟裡看戲,因灶下的餘火,未曾全熄,不意延出
        (來燒著壁柱,致有此災。)
        (眾鄰見火已熄下,俱皆大喜,齊來叩頭奉謝。)
        (大漢身上燒有十幾個大泡,卻急忙穿起衣服來。)
        (眾人問其姓名住處,他並不答應,就如飛的跑去了。)
        (那時昭武楊將軍,回家公幹,聞知大漢有力重義,著人傳來面談。)
        (參見後,將軍問其武藝,他就將如何智勇,如何操演,如何重義的話,細細講
        (說。)
        (將軍情投意合,大加喜歡,即與他千總官的糧餉,著他時刻跟隨左右,不可暫
        (離。)
        (大漢隨將軍到松江年餘,小心應酬,甚是得意。)
        (忽一日,有某處賊寇蠢動,將軍前往征剿。)
        (那一日正在對敵時,帳蓬外前,列著許多兵隊擁護,將軍坐在馬紮交椅上,指
        (揮號令。)
        (大漢緊隨在旁,他猛然把將軍坐的交椅推倒,自己同將軍都跌倒地下。)
        (將軍大怒,正在發話究問,只見前列執刀槍軍器的護衛兵員幾十人,都被賊突
        (然放炮來,也有將頭腦連身打去半邊的,也有把全身都打去不見的。)
        (若不是大漢推倒跌地,性命俱休。)
        (原來都是他表兄,平昔講武藝時,熟知炮發先有如何煙兆,可以預避。)
        (因死生在於呼吸,若稍遲半刻,已無救矣。)
        (將軍知其能乾,深感其功,即賜許多金銀彩緞,隨賞他游擊之職,復又時加青
        (目。)
        (未久賊已剿滅,大漢赴任甚是榮貴。)
        (不多時告假回到揚州,方知那寡母同女,已株守四年,並不婚嫁,專候大漢成
        (親。)
        (這大漢感其厚情,因而允配夫婦。)
        (後來女之寡母養生送死,俱係大漢承管。)
        (生有二子,與乃父不同,竟改武習文,都繼書香科第。)
        (未久辭官回家,共享快樂,壽至八十六歲,無病而終。)
        (可見有良心,有力而重義之人,必有好報,上天必不有負也。)
        (武略私議)
        (治平以文,勘亂以武,文武並重也。)
        (今以武學論之,首在主將得人,糧草足備。)
        (設有賊寇蠢動,兵飽馬壯,精神充實,已先奪敵人之氣魄矣。)
        (尤在平時號令嚴明,勤加操演。)
        (要知技藝不精,即難以應手。)
        (軍令不信,即難以遵行。)
        (兵器不可不齊,更須旗幟鮮明。)
        (刀槍明亮,上可耀日貫天,下可崩山裂地。)
        (此為將之要也。)
        (惟三軍出師,迤延甚遠。)
        (被鄉村鎮市,男女老幼,聞風逃避,俱所不免。)
        (全在為主將者,預先嚴論兵弁,大軍到處,不許紊亂隊次,不許妄殺平民,不
        (許擄搶財物,不許姦淫婦女,犯即按以軍法。)
        (是此仁義之兵,所至境界,雞犬不驚,井裡安然。)
        (總其始勤令於供備之官,毋遲糧草;嚴治於領旗之弁,毋輕離汛。)
        (庶各各凜遵法紀,不敢少有違犯。)
        (則兵將無欺,先聲勝敵,功成偉烈,又何疑乎。)
        
        (第四種 麻小江 擬禁打降示)
        (麻小江)
        (天付人以膂力,不肯濟人,反為損人害人之事,致令立斃杖下,誰謂天道冥冥
        (耶。)
        (鈔關門外約二里遠,有一惡棍名喚麻小江。)
        (此人生得矮小面麻,兩膀力敵十餘人。)
        (這人性情卻與沈大漢相反。)
        (但有錢賺,雖坑人害人的事,都去代做,是個敢作敢為的光棍。)
        
        
    4**時間: 地點:
        (彼時有個趙富翁,因被一油刮屢次索詐,痛恨切骨,曾煩小江去尋事鬥打,他
        (即去把那油刮打個半死。)
        (富翁大喜,謝銀若干。)
        (豈小江後來惡掯富翁十多次,不止二百餘金。)
        (又半里遠有一家,因鬥毆縊死。)
        (小江即插入中間,自認屍親。)
        (先拿住被告,一頓拳頭,打得重傷,苦主大喜,認為至親。)
        (兩邊播弄,小江於中原被各索三四十金,方代結案。)
        (因銀不應手,遂代為唆訟。)
        (又於中代為料理衙門書差,賺銀甚多。)
        (及至官審幾次,原被俱受刑法,兩家費得赤貧。)
        (水落時,方知俱是小江所為,各恨切骨。)
        (他的壞事甚多,說也說不盡。)
        (他住有七進大瓦屋,常與盜賊往來。)
        (但有偷來的衣服財寶,都窩藏在他家內。)
        (凡有遠近偷來的耕牛,進了他的門,不論上好的精壯肥牛,即時牽到後屋宰殺
        (滅跡,垫銀與偷賊。)
        (他殺的牛,也不計其數。)
        (因他有錢,有力捕役俱畏懼,不敢拿他。)
        (那時高府尊諱承爵,新到任,就有二十餘紙狀子,控告小江惡跡多端。)
        (府尊尚不遽信,即著內署貼身的至親,前往彼處密訪回覆,果是真正惡棍。)
        (府尊即差乾役,拿來重責四十板。)
        (合衙門皂快,都恨他惡毒,各用切手頭號重打。)
        (府尊還要枷號示眾,不料小江已經氣絕,吩咐頭役用蘆席裹屍,即時於郊外掩
        (埋。)
        (那時鈔關至南門寶塔灣一帶河堤纖路,俱傾倒不堪,天有雨雪,每每傷損行人
        (甚多。)
        (府尊上任,訪知明確,即傳江都縣來當面吩咐,將小江的房產財物盡數抄沒變
        (價,都為修造河堤之用。)
        (遠近人民,第一樂事是除惡棍之害,第二樂事是行堤安穩,稱頌功德不朽。)
        (擬禁打降告示)
        (為嚴禁刮棍打降以除民害事,照得欲植嘉禾,先除蟊賊。)
        
        
    5**時間: 地點:
        (目今有等不營生業,游食趁閒之徒,專學拳棒,結黨成群,見事鴟張,沿街虎
        (踞,每多受他人之僱倩,代為泄忿報仇;抑且入豪右之牢籠,甘作飛鷹走狗。
        ()
        (究其極,則為人命之兇手,強盜之把風。)
        (種種流毒,深為民害。)
        (除現在密訪剪除外,合亟飭禁。)
        (為此示仰某屬官吏軍民人等知悉。)
        (嗣後該地方,但有油手刮棍,倚仗膂力,遇事生風,插入打降,鄉保小甲即時
        (公舉到官,重責枷示,驅逐出境。)
        (若審有詐財者,照新例究擬立斬。)
        (如鄉保受囑徇隱,或被害稟發,或另有訪聞,一並究治。)
        (其有延請教師,習學拳棒害民者,同居父兄,並拿重處,決不輕貸。)
        
        (第五種 追命鬼 娶妾納婢論)
        (追命鬼)
        (人之心念,平昔能持,則當境自定。)
        (葉生具如此大才,取科名如拾芥。)
        (只因一念差錯,遂至破家喪命。)
        (深為可惜,可憐。)
        (世人不可不慎也。)
        (葉介眉字九之,十七歲初考即進學,此人不獨揚州知為才子,即通省各處,莫
        (不聞名。)
        (他有三件奇處:第一出口成章,下筆千言,不假思索。)
        (第二字法鐵畫銀鉤,不亞鐘王。)
        (第三他年方二十五歲,容貌標緻,猶如潘安。)
        (其妻悍妒,房中有婢女才十七歲,略有顏色,葉生常有愛意,奈妻寸步防間。
        ()
        (那時岳母壽日,妻回家慶祝,連過兩日。)
    田 老:(葉生即同婢私語,婢正色說道)奴婢人雖下賤,志卻清貞,守一不二。今相公
        如此才貌,若得配偶,即終身服肆,亦所甘心。奈主母十分森嚴,萬一知風,奴
        婢遭其毒手,竟有性命之憂。相公若不能保全,即萬不可行。
    AAA:(葉生笑道)內人雖妒,畢竟我是夫男,他何敢為持。到那時我自以理說情求,
        包管無事。
        (婢因順從。)
        (其婦回家,細詢小奴知情。)
        (怒將此婢棍打無數,遍體皆傷。)
        (葉生方開言辯求,婦即痛罵,扯耳跪倒,亦被重打。)
        (又將婢女另鎖空屋,每日另送一餐粗飯,隔日又打。)
        (葉生無奈,密請同交二十餘人,俱是生員舉監,齊來勸解。)
    田 老:(婦在屏內高聲喊道)男女雖異,理原無二。譬如婦女,守定一夫。倘若再私一
        男,諸公若是容得,我即寬恕。
    AAA:(眾人只得勉強回道)事雖葉某不是,推眾人情分,可將此婢發媒配人,交還身
        銀,何等相安。
        (婦亦不允。)
        (眾人無奈,只得辭回。)
        (婢聞眾勸不解,是夜痛哭幾場,自縊慘死。)
        (因婢無父母屍親,婦即收殮掩埋。)
        (葉生在書房讀書,即明明看見此婢披髮垢顏,長舌係頸,立於對面,行也隨行
        (,坐也隨坐,不肯暫離,葉生甚是畏懼。)
    田 老:(過了兩日,只得私自向婢魂懇求道)都是我帶累與你,惟今之計,只多請高僧
        經懺超度生天。望祈寬宥。
    AAA:(婢即怒說道)當初有話在先,你滿口依允包管無事。今已喪命,再復何辭。我
        立意只追你生命,還報了事。你雖請活菩薩唸經,絲毫無用。
        (葉生終日哀求不離。)
        (那時葉生往江寧科舉,方入貢院,才在號房坐下,即見此婢披髮垢顏長舌係頸
        (,立於對面,他又把手抹墨在卷上一涂。)
        (葉生驚倒在地,不獨文不能成一字,且卷已涂壞,只得袖手而出,急忙回家,
        (焦愁不已。)
        
        
    6**時間: 地點:
        (未幾日婢於白晝將葉生扯去。)
        (初尚哀嚎哭泣,少刻寂寂無聞。)
        (家人急來呼喚不醒,方知氣絕多時。)
        (買棺收殮,正在治喪,婦亦自悔不及。)
        (忽見夫同婢齊來扯拉,婦即大聲驚叫求饒,口吐鮮血幾斗,手爬心胸,跌地而
        (死。)
        (家人急忙請親族辦理,豈人眾到來,因無子嗣,先將家業衣物,吵鬧三日,瓜
        (分罄盡。)
        (屍臭難聞,方才用些微,買具薄棺,將婦屍收殮。)
        (過了兩日,屍水滴地,忙著人將兩棺抬送郊外埋葬。)
        (可見坑人生命,一返一復,因果報應,毫不昧也。)
        (娶妾納婢論)
        (世上有罪惡極大而不可宥者,莫如娶妾納婢而已。)
        (坑陷人之子女,百般慘苦,無可如何。)
        (若正妻不能生育,猶可藉以不孝無後為言。)
        (每見已有子而又復娶妾納婢者,意欲何為耶。)
        (要知婦人性情嫉妒者頗多,能有幾人賢良哉。)
        (全在為夫男者,熟籌細酌。)
        (即或己不衰老而精壯,亦思所以安頓之策,亦思所以調攝保全之方。)
        (首先預度其妻之性情,有可容留之地,雖未必相安盡皆無事,亦不致十分狼藉
        (,稍可以為。)
        (一有不然,何如以無事為安乎。)
        (最可恨者,世有一種懼內之徒,明知妻之必不能容,而自己卻勉強娶妾納婢,
        (徒有虛名而無實惠,甚至饑寒逼迫,打罵頻施。)
        (令妾婢度日如年,傷心慘痛,告訴無門,惟有自己背人哭泣而已。)
        (日復一日或致鬱亡,或致縊死。)
        (傷心哉!人俱各有子女,何忍貽害至此。)
        (惡極罪重,因果報應,生生世世,莫能銷解。)
        (豈只生擒活捉而已也。)
        
        (第六種 討債兒 還債說)
        (討債兒)
        (人之錢財,生前百般貪愛,死後必不肯輕舍。)
        (試看孫老,原不是欠債,亦不是脫騙,不過彼人情願存寄,尚然如此討去。)
        (予不知作惡謀算人之財物,又如何取討也。)
        (可不凜凜。)
        (孫老守候一年,方動銀生利。)
        (原意沈客到來,本利交還。)
        (如此至誠長厚。)
        (甚可敬也。)
        (商客在外經營,須念家中父母妻子倚賴。)
        (豈可迷戀翠館,自害生命。)
        (閱此宜當切戒。)
        (南門騾行內有個孫漢公,為人最至誠,又最信實。)
        (遠近各省聞名,多往他家作寓。)
        (有一湖廣少年沈客,主僕二人,販許多川貨到孫老家投賣。)
        (那時正值川貨缺乏,隨發各處,未幾都賣完,大有利息,本利共有三百餘金。
        ()
        (沈客大喜。)
        (因鈔關門外板場美妓甚多,沈客正當賺財豐餘,青年動興,私向青樓買笑,又
        (恐僕人礙眼。)
        (先打發跟順人回家,說主人有帳目未清,隨後就回。)
        (沈客連嫖幾處,孫老知風,再三勸諫。)
        (沈客醒悟,正想回去,忽然傳說荊州漢口一帶,流賊作亂,某將軍現今征剿,
        (水陸路俱不平穩。)
        (沈客驚慌,對孫老說道)
    孫 老:流賊猖狂,若收綢緞去,或帶銀去,可不是自投虎口。意欲把銀留在尊府,輕身
        從旱路趕回,倘路上安靜,然後來置貨販去,以為何如。
    孫 老:尊意甚當。但銀留舍下,小弟到擔一倍干係,須要速去速來方好。
        (遂把銀兩秤兑二百兩,包封交與孫老。)
        (其餘除嫖用並剩銀帶做盤費。)
        (孫老置酒送行。)
        (不一日已到故鄉地方安堵。)
        (原來賊船雖曾到漢口,只在沿江劫掠,未嘗侵逼城池,這傳信都虛。)
        (沈客歡喜不盡,正要設措銀兩,買些本地貨物往揚州販賣。)
        (不意面上發出五六個瘡來,鄰里見了都說此是綿花瘡,一定在客邊眠花醉柳,
        (所以致此。)
        (沈客心裡明白,著了慌。)
        (尋個外科醫治,又性急焦愁,要求速愈往揚取銀。)
        (因許了醫人重謝,竟把輕粉與他吃下。)
        (不數日瘡收痂落,毒氣盡歸臟腑。)
        (沈客只道已愈,忙忙買貨。)
        (未到半月,廣瘡復發,越醫越重,結毒穿潰,濃臭難聞。)
        (心中又掛念揚州銀子,時刻焦燥,到得火盡油乾,仙丹難治,歸於大夢。)
        (這孫老守候幾月,想道)
    孫 老:莫不其家果有變亂,羈絆不來。
        (光陰迅速,倏忽一年。)
    孫 老:(孫老想道)銀錢是流通之物,何不動銀代置貨物,翻出些利息與他,不枉一番
        知交。
        (隨動銀買貨營運,本利約有加倍。)
        (孫老一日午倦,伏幾而睡。)
        (忽見沈客遠來,孫老大喜,就恭敬謙禮。)
        
        
    7**時間: 地點:
        (忽然驚醒,乃是一夢。)
    孫 老:(家人報道)大娘生一個小官了。
        (孫老聞說,心下頓悟。)
    孫 老:(想道)沈客定是已故,這孩子是他來托生討債了。
        (到房中看了一看,雖形容大小不同,恍似沈客模樣。)
        (孫老從此一日便釘起一本帳簿,也不與妻說明,凡收生三朝,並痧麻痘疹,從
        (師教學,但有所用,即登記明白。)
        (到十三四歲時,慣得他好穿好吃,賭錢串戲,大有所費。)
        (兒至十五歲時,孫老將各年帳簿,自己通算,竟用過五百餘兩。)
        (利銀比本銀,加倍有餘。)
    孫 老:(想道)即此償還,可以止矣。
        (選日備辦酒席,請親族鄰里。)
    孫 老:(對眾說道)今日此酒專為小兒。
        (到叫兒子首座。)
        (眾見孫老如此舉動,只道為兒過於放縱,要發旨勸戒之意。)
    孫 老:(齊向兒道)你且遵父命首座,不必固辭。
        (其子只得勉強坐下。)
        (酒過數巡,即叫小使捧出十五本帳簿,一個算盤,又斟大杯酒奉兒,乃坐下對
        (眾道,當初十五年前,沈客如何販貨賣銀,因路阻如何寄銀的話。)
    孫 老:(說完)但此銀本是沈客自己留寄,非是我見財起意可比。自今本利算明,加倍
        銷除,更無牽掛了。我自己的家業,再浪費不起。此後望賢郎情諒。
        (這兒在上席聽完這些話,把灑-吸而盡,哈哈大笑。)
        (笑完身已不動,向前看時,已瞑目長逝矣。)
        (眾大驚駭,才知有這個緣故。)
        (孫老教將筵席撤過,裡面妻聞兒死,一步一跌的哭將出來。)
    孫 老:此兒來投胎討債,不是你兒子,不須啼哭。
        (因送出眾人,回來買棺殮埋。)
        (遠近聞知,俱各歎息奇異。)
        (速還債負說)
        (世人不能無緩急,一遇患難危困之中,需用財物甚是迫切。)
        
        
    8**時間: 地點:
        (彼時未有不指天誓日,以表其衷。)
        (及至借貸得來,事賴周全。)
        (豈知安靜之後,不想償還,即置肚外。)
        (更有見來取討,反行憎惡怨恨,竟有大睜兩眼,思欲兵刃相加。)
        (是誠何心哉!即或目下艱窘,不能即還,亦必熟思審處,心心念念,設處計慮
        (,先完本銀,利息繼後,於心才安。)
    孫 老:(前人云)陽間一文錢,陰間一行簿。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此一定之理。)
        (若或假詞推托,並不上緊清交,彼雖日久,彼雖至死,亦不能沒沒而已。)
        (只恐業鏡台前,帳簿開明,算盤一響,即令披毛戴角,以完夙負。)
        
        
    9**時間: 地點:
        (此時悔何及耶!至於取債之人,畢竟家有餘資,既濟彼於從前,當憐其貧困,
        (寬其時月,勸令緩緩交完,不可輒以毒言相加。)
    孫 老:(語云)人人說我沒行止,你到無錢便得知。
        (誰無良心,豈肯有錢推奸。)
        (若果有錢,安心不肯還債。)
        (此等壞人,天亦難容矣。)
        
        (第七種 除魘魅 恤貧現德)
        (除魘魅)
        (刻剝貧窮苦漢,固是無良。)
        (若匠因惠〔虐〕待,遂用魘法害人,心甚狠毒,往往自作自受,理所必然。)
        (魘魅法,予不知起初出自何人傳授。)
        (予又不知昔人作此害人之法,抑有何益。)
        (始作俑者,致今流毒無盡。)
        (自當打在十八層地獄,永不得超升。)
        (一念至誠,感動觀音菩薩親傳解法。)
        (凡為工匠者,切不可習學魘法,自貽伊戚。)
        (小東門內有個楊寡婦,只生一子。)
        (三十多歲夫死,守節撫孤成人,貿易養生。)
        (但這寡婦,性最刻剝,專喜討小本窮人便宜。)
        (凡日用萊蔬、魚肉、果物,都叫挑擔的到自家門裡來看買,價銀與得甚賤。)
        (譬如他人的菜物,務必用重秤多些進入;自己的銀子,務必用輕戥少些兑出。
        ()
        (許多貧人,背後怨恨,都有咒罵。)
    田 老:(其子屢向寡母說道)小本挑擔窮漢,以及用力僱工,每日不過得銀些微,闔家
        父母老小俱看著他養活,須要加意厚待,切莫刻剝,就是大德。
        (奈苦勸不依。)
        (那一年,婦值五十歲。)
        (要將房屋重新修造齊整,親族來好看壯觀。)
        (因預先叫許多木瓦匠來修造。)
        (楊氏不體人情,給與工銀,既是短克,且每日飯食,又著匠頭連菜看都包去。
        ()
        (他卻每日大早起來,洗臉後即照管督工。)
        (並不許木瓦匠偷閒一刻。)
        (只見砌牆的砌牆,鋸刨的鋸創,俱上緊辛勤。)
        (若或稍遲,即高聲數說,甚至嚷罵。)
        (揚城舊例,飯食雖然匠頭包攬,其房主卻五日一次搞賞。)
        (每人肉半斤,酒一斤。)
        (這寡婦逢搞,每人肉六兩,酒半斤。)
        (眾匠都怨恨他克減。)
    孫 老:(有一李匠背後低說道)這惡虔婆,這樣刻剝我們,又這樣瑣碎我們,若叫他過
        得過大壽日,不信我的手段。
    孫 老:(氏子竊聞此話,即背著寡母私向眾匠說道)我母親有些蠢性,每每多話得罪,
        今後逢犒之日,我另外每人加酒一斤,加肉四兩,看我情面,不可理他。
        (又向諸匠奉揖,賠個小心。)
        (眾俱應喏。)
        (不一日屋俱修造完整,煥然一新。)
        (才把眾匠打發出門,忽然楊氏受涼發熱。)
        (氏子急忙請醫服藥,日漸病重,七日歸陰。)
        (可憐子哀痛異常,治喪停柩在堂。)
        (其子每夜在柩旁伴宿,過了三日。)
    孫 老:(那夜楊氏披髮向兒痛哭道)我因薄待工匠,有李匠大沒良心,刻個木人,現今
        藏在脊正中魘魅,你明早著人取出來。他害了我性命,你速代我報仇。
        (氏子扳母嚎哭,跌倒醒了,才知是夢。)
        (不候天明著人爬上屋,於脊中果然取出木雕的婦人,有三寸長,心中釘一鐵釘
        (,背面朱符又寫楊氏二字。)
        (因痛恨切骨,叫僕到李匠家,只說瓦被貓伙打翻,天要下雨,急等鋪拾。)
        (哄李匠來家,閉緊門,將刻的木人放李匠面前,把他兩手綁住,用棍把兩腿痛
        (打,又將拐骨打碎。)
        (拾往江都縣衙門,正值縣尊坐在堂上。)
        (那時是晉縣尊,聽見喊稟,就喚匠人上堂,把木人與他看,問明情由,自認不
        (諱。)
        (喝叫皂隸重責三十板。)
        (縣尊見匠臉青變氣喘將死。)
        (吩咐抬回,候棒瘡略好,再押來枷號示眾。)
        (才扛出縣門,匠已氣絕,蘆席也沒得裹,即刻拖出城外埋了。)
        (氏子因母自小守寡,撫養成人,平日性極孝順。)
        (今魘匠雖然處死,只是日夜悲哭,又想這魘法,受害者不只我一家,如何有法
        (盡除,令普天下的人俱安穩無殃,方滿我心願。)
    孫 老:(哭想了三日,又夢見母來說道)你平昔最敬奉觀世音菩薩,又時常念大明神咒
        。你只虔誠求菩薩賞法永除,自有靈應。
        (說完驚醒,原來他家神龕內,供奉觀世音菩薩聖像。)
        (自見夢之後,因在喪中,時時對著聖像祈禱,未十日,門外來了一布衣婦人,
        (手敲木魚,口誦六字真言,向氏子說道)
    田 老:你因母被魘死,又想法要除害救世,真是個賢孝好人。我不可不傳,但我的法最
        容易,凡起造房屋,可用婦人出恭的糞馬桶,只倒去大小便,不必水刷,就是污
        穢的,坎在地下。於木瓦開工日那晚起,莫與人知曉,密將木匠的斧、鑿、墨鬥
        、畫齒,瓦匠的鐵瓦刀、泥鼻,放在無人處地下,把馬桶口向下,底在上,到坎
        在木瓦匠傢伙上過夜,早晨仍放原處。次日將此馬桶照舊出恭,另換今日出恭的
        糞馬桶,又如此,轉換坎著,一連三夜。到了房屋造完,工匠都散去了,那日就
        神前焚香叩頭,用淨水一碗,柳葉一枝,口誦南無靈感觀世音菩薩三遍。左手持
        水碗,右手執柳枝,於梁柱牆壁各處遍灑。一面手灑,一面口念:唵麼尼缽納彌
        吽。匠如作魘,為者自當。我家福壽,世代安康。此咒語,自唵字起,至吽字止
        ,是正咒。後四句是祈求心願語,俱要接連虔誠念誦。不拘幾十遍,各處灑完,
        然後對神再拜而退。依此法解救,雖有壞匠諸般魘魅,俱不靈應。且為法的匠人
        ,俱自遭大害。所謂自作自受者是也。但此咒不獨此二事,凡各樣祈求心願,俱
        得圓滿如意,持咒之人,永離生老病死諸災難苦惱。其功甚大,切記切記。
        (氏子聽完大喜。)
        (進內封銀酬謝,及至出來婦已不見了。)
        (各處趕尋不見,知是菩薩顯靈。)
        (回家焚香望空叩謝。)
        (自後遍傳,依法治之,則人家俱安泰無恙。)
        (氏子姓汪名志進,是當代好人,不可不知。)
        (恤貧現德)
        (世上最勞苦者,莫如肩挑步擔之貧民。)
        (典衣借貸暫為資本,不過販賣菜蔬魚果食點等物。)
        (每日戴月披星而出,吞饑忍渴而歸。)
        (夏則揮汗如雨,冬則敝屣凝霜輾轉街市。)
        (盡日奔馳,雖得蠅頭微利,一家之生命係焉。)
        (得利則一家喜,失利則一家怨矣。)
        (有等不體恤人情者,素性慳吝。)
        (若遇顯親宦友,揮金不借,專於經紀貧民,忍心刻薄。)
        (又有一等仗勢之人,強用色銀,巧買克價,賒欠不還,討急反毆,致彼本利虧
        (折,告訴無門。)
        (獨不念我有父母妻子,朝饔夕飧,彼豈無父母妻子專望養活乎。)
        (又有一等人,因無資本,倚力資生,如車腳轎纖等類,更為辛苦,尤宜體恤。
        ()
        (在我只須公價不賒,准戥高色,彼即闔家沾潤。)
        (否則眾口咒恨,人怨既多,天災必至。)
        (予每見為此小事而得凶難者,皆因薄行所致而然也。)
        (普勸仁人君子時存恤貧拯苦之心,廣施長厚。)
        (此現在之德,定有多福之應矣。)
        
        (第八種 打縣官 恤農現德)
        (打縣官)
        (請看世上凶鋒惡燄,天地神鬼饒過了那個。)
        (即如屠二犯罪,費萬千心力,前案幸結,可以改過安分矣,豈惡又無端想要打
        (縣官泄氣,致令父子偕亡獄底,家業盡散。)
        (報應昭然可畏。)
        (揚城有個屠監生,排行第二。)
        (其家甚富,生一子強勇異常。)
        (家僕六人,都倚勢凶橫東鄉。)
        (有腴田千畝,每年自領子僕往田上收租,共十多人駕大船蜂擁莊房。)
        (眾佃戶殺雞的殺雞,秤肉的秤肉,美酒白飯如款大賓。)
        (佃人來算帳,例俱垂手站旁聽命。)
        (不論水旱,不許掛欠升合。)
        (若有拖欠逆話,即喝令惡僕掌嘴。)
        (若麥稻略有潮稗,曬揚幾次。)
        (自置大斛,比合鄉每石多出八升。)
        (倚著監生,復又加納州同,如虎生翼,橫暴非常。)
        (或有因受不過狠惡,辭田不種。)
        (他便鎖來重打,定要他種。)
        (那時有個姜佃戶,因喪母棺衾費用,拖欠租稻。)
        (屠二即令豪僕鎖到家內,打個半死,捆在後房柱上,不與飯吃,餓了兩日。)
        (姜佃家人無奈,苦措清完,方才釋放。)
        (這屠二為惡,怨恨的人極多。)
        
        
    10**時間: 地點:
        (那日在田上毒罵佃戶,又著僕用扁擔,捆打佃戶。)
        (遂有前遭打的姜佃出頭寫了狀子,開列打死佃戶、奸人妻女、占人田產、自置
        (大斛等款。)
        (招呼被害之家,男婦老幼,齊有百十多人,將屠二的衣帽碎撕,並拉著惡子惡
        (僕攜著大斛,把他擁到府前。)
        (正值府尊坐堂未退,因見人眾叫問,那屠二喊稟)
    孫 老:眾佃叛主無法無天。
    田 老:(府尊怒說道)夫人必□侮,然後人侮之。你的惡處甚多,本府久知。
        (且發江都縣審明詳解親訊治罪。)
        (將一干原被都押發縣。)
        (劉縣尊即將屠二同惡子惡僕收禁候審,原告討保。)
        (屠二見事急,請許多鄉宦賄囑縣尊,俱不依允。)
        (又因他財富恐人疑議,掛牌在城隍廟,對神逐款審訊。)
        (審時那日,來看的百姓竟有上千。)
        (縣尊把豪僕夾了三人,款款俱實。)
        (先通詳革去屠二的職員,以便刑訊。)
        (不意屠二有個至親,□□□西某院,因備了許多金銀,星飛前往求書到江南督
        (撫兩憲,囑令推分從輕審結。)
        (府縣因上司吩咐,只得屈情發落,只將惡僕三人重責枷示,屠二罰米五百石,
        (賑饑贖罪。)
        (因此家財費去大半。)
        (田雖千畝,各處人怕他,俱不敢領種,荒了二年反賠錢糧。)
        (適值劉縣尊因公被議,奉憲摘印。)
        (屠二聞信,恨他執法。)
        (齊起惡子惡僕,並平日交往的惡人,共二十多凶,各藏短棍,候縣官到川堂會
        (客,欺他沒印即擁擠向前,把縣官肩上打了一棍。)
        (縣官急避入署內,吩咐緊閉縣門,著捕官飛速赴府,稟屠二帶領百多人來縣劫
        (庫。)
        (府尊聞知,急傳內丁皂快二百餘人,不候轎到,即親自騎馬帶著人眾飛至縣署
        (。)
        (坐在縣堂,急令各役查拿。)
        (那時縣廨內牀下都是躲的屠黨家人,未一時鎖到十二人,送獄聽候通詳治罪。
        ()
        (不月餘奉各上司俱嚴批審究。)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