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賢父母姻聯才與貌 俏孩提緣弄性兼情)
    (詩曰:
    (  青藜有美出於天,彤管多才不偶然。)
    (庸俗薰人應老學,芳香驚座每髫年。)
    (倘飛白雪登龍後,定吐陽春竹馬前。)
    (慢訝一時相遇巧,三生原是好姻緣。)
    
    
2**時間: 地點:
    (話說前朝南直隸松江府華亭縣,有一個秀才姓昌名全,表字天佑,他祖上原是
    (薊州軍籍出身,因父親曾舉過孝廉,遂入籍松江。)
    (這昌全自小兒就進了學,後來父母雙亡,家資日漸涼薄,止遺下薄田數畝,俱
    (叫一個家人昌儉管理,收租以供薪水讀書之費。)
    (其妻杜氏,甚是賢淑,夫妻兩個過日頗稱宜室宜家。)
    (到了四十上下,方生一子,取名昌谷,表字若虛。)
    (這昌谷生得面如春雪,體若秋山,繈褓中便乖巧異常,到了六歲,昌全恐怕從
    (個俗先生,誤了他,遂帶在身邊自教。)
    (這昌谷天性聰明,一教即知,知了便能,背誦不忘。)
    (到了七歲,四書俱已讀完。)
    (昌全見他資性不凡,就與他講究作文,至於詩詞歌賦,並未教他,他便出口成
    (章。)
    (忽一日,聞得外面哄傳,今日西門外錦香裡,有一社會甚是齊整,許多人都去
    (看了。)
    (昌谷聽見,便要叫昌儉領他去看。)
杜 氏:會中人多,你娃子家,昌儉一個那裡照管得你來?況昌儉還有事要做,也沒工夫
    領你去。
    (昌谷心心念念,只想要去,聽見母親不放他去,便眼淚汪汪,愁眉苦臉。)
杜 氏:(父親見他這般光景,心甚不忍)我兒,你不要哭。等吃過早飯,我自帶你去看
    吧。
    (昌谷聽見父親肯帶他去,便歡天喜地,連忙催母親收拾飯吃了。)
    (杜氏又拿出兩件新鮮衣服,替他換了,打扮得像個玉人兒一般,跟隨著父親出
    (門,竟望錦香裡而來。)
    (只見一路上男男女女,攜老挈幼,俱來看會。)
    (昌全領了兒子,也慢慢隨著眾人而走,才走不得三五箭路,只聽見背後一人叫
    (道)
昌 全:天佑兄,等我同行。
    (昌全回頭一看,卻是他同窗好友朱天爵。)
昌 全:(因說道)仁兄為何亦有此興?
朱天爵:(朱天爵笑道)佳興與人同耳。小弟何獨無之?
昌 全:(因指著昌谷道)這想是令公郎了?
昌 全:正是小兒。只因小兒要看,故帶他同走。
    (遂叫昌谷過來,與朱伯伯作揖。)
    (昌谷連忙走在下面,深深作了一揖。)
    (朱天爵見他舉動舒徐,面目清秀)
朱天爵:吾兄有此寧馨,異日必能跨灶。
    (二人說說笑笑,一路徐步而行,早聽見遠遠的鑼鼓喧天,二人遂走入錦香裡市
    (中。)
    (只見家家懸彩,戶戶垂簾,無數的老少婦女,俱穿紅著綠,站在門前看會。)
    (不是接了親戚來家看的,就是沾親帶故自己來看的。)
    (故此家家門首都是些女人,甚是熱鬧。)
    (也就有許多浮浪子弟,往來不絕。)
    (或簾隙偷窺,或樓頭遠望。)
    (他二人因帶了昌谷,不便在人叢中挨擠,要揀一空處站立,逐家走來,家家擠
    (滿。)
    (只有一家門首簷略寬些,遂立在這家門首竹簾之外。)
朱天爵:(隔不多時,街上人紛紛的擁來)來了!來了!
    (又停了半晌,一陣陣、一隊隊的鮮明旗幟,里長社火俱各扮了故事,跳舞而來
    (。)
    (後面就有許多的台閣,內中或有扮蘇東坡游赤壁的,也有扮陶淵明賞菊的,也
    (有扮張生游佛殿的,眾人俱圍住觀看。)
    (朱天爵看了,忽大笑道)
朱天爵:蘇東坡、陶淵明,難道是這等一個嘴臉?
    (因順口念出一句道:
    (  千古高賢,換面改頭成俗子。)
    (朱天爵方才念了,昌谷在旁聽見,就應聲對一句道:
    (  一群惡少,聳肩疊背學才郎。)
    (朱天爵無意中,忽聽得昌谷隨口對出,不覺大驚,對著昌全說道)
朱天爵:原來令公郎,小小年紀,有如此敏捷之才!又工之確,雖老學宿儒,一時亦不能
    如此,真乃奇童也!
    (朱天爵正看著昌谷贊賞,不期身背後有人說道)
朱天爵:要對這對,也不為難。
    (朱天爵急回頭看時,不是大人,卻是一個老家人,抱著一個小女子,出簾來看
    (會。)
    (再看那小女子,也只好六七歲,生得一個面顏就似花朵一般。)
    (朱天爵乍見,又驚又喜,因問他道)
朱天爵:小姑娘,你說對此不難,你何不也對一句?
    (那小女子不慌不忙,也隨口對一句道:
    (  三家村漢,畫眉搽臉扮佳人。)
    (昌全與朱天爵二人,忽聽見抱的小女兒也對出一句奇對來,甚是驚訝。)
    (急急要問他是誰家的女兒,此時會已過去,那家人已抱女兒入簾去了。)
    (欲要走到簾前去問,爭奈簾內都是些內眷,怎好開口?正在簾邊躊躕,只見一
    (人從簾內走出來,拱拱手道)
家 人:原來二位仁兄在此。
    (你道這是何人?原來也是他二人同學的朋友,姓端名居,表字無倦,住在城外
    (,這就是他姐夫家裡。)
    (因姐姐接他看會,故同了妻女到此。)
    (他在簾內已看見多時,因不便邀他二人進來,故推不看見。)
    (忽聽見那小學生對得對句敏捷精工,就打帳出來,問是何人?不期女兒容姑也
    (對了一對,不相上下,更加歡喜。)
容 姑:(又聽見朱天爵不住口的贊揚)怎一時間就有這一對才美的小兒女,真是奇事。
    (端居歡喜之極,按納不住,故揭開簾子走了出來。)
    (朱天爵看見,方知是端居。)
朱天爵:(便笑說道)好人呀,怎躲在裡頭,也不叫我一聲。
端 居:此乃敝姊丈家裡。因家姊接小弟同弟婦來看會,因貪看會,竟不曾看見二位仁兄
    。得罪、得罪。
朱天爵:(朱天爵笑道)這也罷了。且請問,適才對對的這位小姑娘,是誰人之女?怎具
    此敏捷之才,令人愛殺!
端 居:(端居笑道)這就是小女,胡亂取笑,何敢當二位仁兄之譽。
朱天爵:(因指著昌谷說道)這位小學生,對的佳句,方算得一字一珠也。莫非就是天佑
    兄之令郎?
昌 全:正是小兒。妄言出丑,自不知羞,今聞令愛妙句,自不敢再作矣。小弟與仁兄相
    與也不淺,竟不知仁兄有此閨秀。仁兄真可謂善於韞櫝矣。
朱天爵:令愛今年幾歲?
端 居:小弟止有此女。今年才得七歲。
朱天爵:令愛是幾月生的?
端 居:是三月。
昌 全:原來與小兒同年,小兒只長令愛一月。
朱天爵:(朱天爵因指著昌谷說道)有此才郎,正宜配此佳人。今日無心一對,大有天緣
    。且兩人對中,卻又暗合著才郎佳人,自然是一對佳兒佳婦。這段姻緣不可當面
    錯過。我如今也不管你二人肯與不肯,我定要做個月下老人,與你二人結為親家
    。何如?
    
    
3**時間: 地點:
    (正說著,又是一起會來,打得鑼鼓喧天,眾人齊擠上前觀看。)
    (會過了,端居即領了昌谷到簾內去,與眾親眷看。)
    (眾親眷聽見外邊說,要將他與端家做女婿,人人歡喜,俱向李氏說道)
昌 全:端奶奶,你招了這個標緻的女婿,也不枉姑娘如此聰明。兩人比並起來,郎才女
    貌,真是玉琢成粉,捏就的一對好夫妻。
昌 全:(因叫昌谷與端奶奶作揖)這就是你的丈母了。
    (昌谷聽見,恭恭敬敬作了兩個揖,又與眾婦人作揖。)
昌 全:(眾婦女又風風耍耍指說道)這姑娘就是你的娘子了。你們兩人也該相見。
    (遂將昌谷立在右首,又將容姑立在左首,也叫他作了兩個揖,就同坐在一處,
    (看簾外的會來。)
    (眾婦人拿了許多點心茶果與他二人吃,又不住向端奶奶面前稱贊昌家學生的好
    (處,李氏亦甚喜歡。)
    (又看了半日,方才過完了會。)
    (昌全欲要回去,端居)
端 居:這裡是我姊丈家中,小弟也做得半主。敢屈二位仁兄進內一坐?
朱天爵:(朱天爵笑道)你如今得了佳婿,也該先請媒人吃杯喜酒。
    (遂一手拉了昌全,三人同走入堂中。)
    (不一時,內中送出茶來,端居即吩咐小廝收拾便酒。)
朱天爵:令姊丈尊姓,請來一見?
端 居:家姊丈姓柏,楚中貿易未歸。舍甥尚幼,不敢奉陪。
    
    
4**時間: 地點:
    (須臾擺上許多肴饌,俱是要留親戚現成的。)
    (三人坐定而飲。)
    
    
5**時間: 地點:
    (此時昌谷已被裡面婦女留住,在內吃飯了。)
    (三人飲了半晌,朱天爵)
朱天爵:我三人俱係同學,實與他人不同。今你二人結成親家,以後便是至親。我做了媒
    人,常言道:『九子不忘媒。』將來親友之情,綿綿不絕矣。
昌 全:小弟寒薄,誠恐有玷無老門楣,實不敢啟齒耳。
朱天爵:我兄差矣。從來婚姻論財,君子恥之。又云:『善嫁者只看郎君。』今令郎具此
    天才,後日包管穩步雲梯,過於爾我。
端 居:小弟止有小女,實欲擇一佳婿。今日幸遇公郎,只一對而令我羨賞。後日鵬程,
    誠如朱兄之言。使小女得配君子,是我所深願也。
    (朱天爵聽了,大喜道)
朱天爵:端兄言出真誠,一言為定。昌兄不必過謙。
端 居:(因又問昌全道)兄可曾帶得有聘物在身邊嗎?
昌 全:小弟偶爾出門,實不曾帶得。
端 居:古人一絲為定,不在輕重多寡。
昌 全:(昌全想了一想)小兒身上倒有一件,不知可作得聘物?
朱天爵:(朱天爵忙問道)令郎帶的是甚麼物件?
昌 全:小兒帶的,還是祖上傳遺一塊漢玉,良工琢成一對雙魚。小弟留作鎮家之寶,就
    將此為定,可好嗎?
朱天爵:這是絕妙的寶物。有此美玉無瑕,使他夫妻如魚水之歡。即溫家之玉鏡台也。有
    何不可?
昌 全:(遂對端居道)兄進去,領了令愛與昌學生一同出來,我自有處。
    (端居遂走入內,領了二人出來。)
    (昌全看見他女兒,垂垂絲髮,窄窄弓鞋,十分可愛。)
    (又見兩孩子竟象終日相熟的一般,嘻嘻說笑。)
朱天爵:(朱天爵遂立起身來)今日迎神會定是吉日,可使昌學生拜見了岳丈,端姑娘拜
    見了公公。
    (端居大喜,忙叫取氈單出來。)
    
    
6**時間: 地點:
    (此時眾婦女俱在後堂觀看。)
    (不一時鋪下紅氈,朱天爵攙他二人,拜了昌全四拜,又拜了端居四拜。)
    (即向昌谷腰間解下玉魚。)
    (果見玉色瑩然,制手精美,隨付與端居。)
    (端居一看,雖是一塊玉,卻已制成兩個比目魚兒。)
端 居:(因嘖嘖贊好道)真是世家舊物。得此不啻連城矣。
    (朱天爵復取來,遞與容姑道)
朱天爵:雙魚聘定。你二人日後宜室宜家,振振麟趾,受金章紫誥之封。
    (遂使他二人也對拜了四拜,又使他二人入內拜了丈母與姑娘。)
    (拜完,昌谷方才出來,坐在席上吃酒。)
    (一個得了佳婿,一個聘了佳婦,二人甚是歡喜,俱謝朱天爵撮合之功。)
    (二人彼此稱為親家,又飲了半晌,見日色已低,昌全、朱天爵方才與端居作別
    (,帶了兒子進城。)
    (到了半路,昌全又與朱天爵別過,方同兒子慢慢的走回家中。)
    (見了杜氏,遂將兒子定親之事,從頭至尾細細說知。)
    (杜氏也甚歡喜。)
    
    
7**時間: 地點:
    (自此昌端二姓結成兒女親家,愈加親熱。)
    (時朝月節,送盤送禮,往來熱鬧不題。)
    (正是:
    (  生前想是並頭蓮, 今始雙魚種玉田。)
    (為甚相逢三訂約, 要將成敗弄情緣。)
    
    
8**時間: 地點:
    (卻說此時天下雖然全盛,只奈邊疆沒有良將,遂致軍威不振,兵馬不充,朝廷
    (甚是憂慮。)
朱天爵:(當有閣臣與大司馬商議道)目今邊將屢屢有告急文書,求增兵添將。若要考選
    將才,募集壯士,一來又要騷擾天下,二來又未免虛計歲月,緩不濟事。為今之
    計,莫若將歷年軍籍這些逃亡之人,勾攝而來,不下數萬,仍編入軍伍,以備邊
    庭之用。則兵不勞而邊庭永固可守矣。
    (朝臣皆以為然。)
    (大司馬王常即出名上了一本,本內備細條陳。)
朱天爵:(天子見了,龍顏大悅道)以四方無用之逃民,作九邊王家之勁卒。深為得體。
    (遂批准了,著部臣商酌行之。)
    (部臣奉旨,不敢停留,遂將在逃的軍籍查明,連夜做成文書,差人發在驛遞鋪
    (中,叫他照文書打到各府州縣去,追攝解來。)
    (驛丞見是奉旨緊急軍情,不敢遲延時刻,隨即從省至府,從府至縣,文書雪片
    (的下來。)
    (早有文書到了松江府中。)
    (府尊看罷部文,即抄出來文,星夜發與各縣。)
    (華亭縣縣官丁廷舉,接了來文,見是勾攝逃軍嚴緊事情,隨照來文名姓,另簽
    (出牌票,差人分散到各圖各裡去追攝不提。)
    
    
9**時間: 地點:
    (卻說昌全自從與端居結親,見媳婦如此有才,心中甚是歡喜,自己專心訓教昌
    (谷,望其早成。)
    (遂在家中收拾了一間書室開館,附近居鄰知其飽學,俱爭送兒子來拜從。)
    (昌全再三推辭,止留了四個學生,陪伴昌谷讀書。)
    (忽一日清早,昌全尚未起身,早有兩個青衣敲門。)
昌 儉:(昌儉開了門問道)二位何事,如此早來?
朱天爵:(兩個青衣道)我們是奉大爺之命,要見你相公有句話說。
    (昌儉見說是本縣大爺差來的,不敢怠慢,連忙請進道)
昌 儉:我相公尚未起身,二位請坐著,我進去通知。
    (二人走入堂中客位坐下,昌儉遂走到房門外,低低說道)
昌 儉:外邊有兩個差人,說是縣裡大爺差來,要求見相公的,今在堂中坐等。
    (昌全忽然聽見,因想)
因 想:這又奇了!我自入學宮,足跡不至公堂,又無公事幹涉,為何這丁父母使人來請
    我?
昌 儉:你可出去回他說,我相公無事於公門,又非通家世誼,又無師友之交,去見亦可
    ,不去亦可。如必欲要見,等早堂時去可也。
    (昌儉只得走出回覆差人。)
差 人:大爺立候要見,你快進去說聲。
    (昌儉又進來說,杜氏)
杜 氏:大爺乃一縣之父母,他既著人來請,畢竟有事要與你商量。你也不可十分固執,
    見見何妨?不可拂其來請之意。
    (昌全聽了,只得起來梳洗,走出堂中見了二人。)
昌 全:(拱拱手道)不知丁父母何事要見小弟?有勞二位早來。
    (差人因知他是縣裡有名的秀才,一時不好變臉,因上前說道)
差 人:大爺有件疑難訟事,久聞得相公飽學,要請一見。今老爺坐在後堂,立等相見。
昌 全:(昌全聽了)既是如此,待我進去換了衣服同去。
差 人:這個倒不消了。老爺今在後堂,不妨隨身褻衣相見。
昌 全:見官長豈可如此?換了大衣去才是。
    (差人見他要進內去,忙攔住道)
差 人:相公不必進去了。若再遲挨,恐累我們受責。
昌 全:(昌全見他們如此緊急)端的你老爺有何事要見我?
差 人:有事無事,我們不知。相公見過,自然曉得。
    (昌全沒奈何,只得隨了差人出門而去。)
    (只因這一去,有分教:
    (  禍福須臾,別離頃刻。)
    (不知見了縣尊果是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昌秀才遭祖籍戍邊 杜娘子隨夫軍出塞)
    (詞云:
    (  飛災橫禍,何事放人不過。)
    (好好夫妻,捉為戍卒,一個又還一個,沙塵遠簸,驅車上那得安眠穩坐。)
    (慢說紅顏,一任青春,也應折挫。)
    (右調《柳梢青》)
    
    
10**時間: 地點:
    (話說昌全見差人不容他進去換衣,心下也暗暗驚慌,卻細想無愧,只得同了差
    (人走到縣中。)
    (早有一個先傳進去稟了知縣。)
    (不一時,知縣坐堂,差人遂帶了昌全,上堂稟道)
差 人:在逃軍犯一名昌全,已勾到來見老爺,乞老爺銷牌。
    (昌全忽然聽見,吃了一驚,正打點行禮,只見知縣說道)
昌 全:這個禮不消行了。本縣奉兵部明文緝獲逃軍,解去邊庭守戍。你今冊上有名,便
    是逃軍,不是生員了。可速速回家打點,本縣即撥長差起解。
    (昌全聽了,嚇得面如土色,只得跪下說道)
只 得:生員祖父詩禮傳家,今又謬列青衿,已沐老父母大人之恩久矣。即祖上原係軍籍
    ,然年深日遠,存亡代謝,還求老父母大人念生員斯文一脈,不堪軍卒之勞,乞
    求培植作養,生員受恩不淺。
    (說罷,即叩下頭去。)
端知縣:(丁知縣)此雖兵部明文,卻奉的是朝廷旨意,誰敢有違?本縣縱欲挽回,冊籍
    姓名相對,亦無可挽回之處。莫說你一個秀才,即顯宦之家,冊上有名,亦與庶
    民軍籍同等,一樣解去。你不必苦辯,料想推辭不得了。
    (說罷,即叫原差押他歸家,同軍妻一齊起解。)
    (原差即押著昌全,出了縣門而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