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世通言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二〇
  • 第五二一 至 第五三〇
  • 第五三一 至 第五四〇
  • 第五四一 至 第五五〇
  • 第五五一 至 第五五五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俞伯牙摔琴謝知音)
        (浪說曾分鮑叔金,誰人辨得伯牙琴。)
        (於今交道奸如鬼,湖海空懸一片心。)
        (古來論文情至厚,莫如管鮑,管是管夷吾、鮑是鮑叔牙。)
        (他兩個同為商賈,得利均分。)
        (時管夷吾多取其利,叔牙不以為貪,知其貧也,後來管夷吾被囚,叔牙脫之,
        (薦為齊相。)
        (這樣朋友,才是個真正相知。)
        (這相知有幾樣名色,恩德相結者,謂之知己;腹心相照者,謂之知心;聲氣相
        (求者,謂之知音,總來叫做相知。)
        (今日聽在下說一樁俞伯牙的故事。)
        (列位看官們,要聽者,洗耳而聽;不要聽者,各隨尊便。)
        (正是:知音說與知音聽,不是知音不與談。)
        
        
    2**時間: 地點:
        (話說春秋戰國時,有一名公,姓俞名瑞,字伯牙,楚國郢都人氏,即今湖廣荊
        (州府之地也。)
        (那俞伯牙身雖楚人,官星卻落於晉國,仕至上大夫之位。)
        (因奉晉主之命,來楚國修聘。)
        (伯牙討這個差使,一來是個大才,不辱君命;二來就便省視鄉里,一舉兩得。
        ()
        
        
    3**時間: 地點:
        (當時從陸路至於郢都,朝見了楚王,致了晉主之命,楚王設宴款待,十分相敬
        (。)
        (那郢都乃是桑梓之地,少不得去看一看墳墓、會一會親友。)
        (雖然如此,各事其主,君命在身,不敢遲留。)
        (公事已畢,拜辭楚王。)
        (楚王贈以黃金采緞,高車駟馬。)
        (伯牙離楚一十二年,思想故國江山之勝,欲得恣情觀覽,要打從水路大寬轉而
        (回。)
    伯 牙:(乃假奏楚王道)臣不幸有犬馬之疾,不勝車馬馳驟。乞假臣舟楫,以便醫藥。
        (楚王准奏,命水師撥大船二隻,一正一副。)
        (正船單坐晉國來使,副船安頓僕從行李。)
        (都是蘭橈畫槳,錦帳高帆,甚是齊整。)
        (群臣直送至江頭而別。)
        (只因覽勝探奇,不顧山遙水遠。)
        (伯牙是個風流才子,那江山之勝,正投其懷。)
        (張一片風帆,凌千層碧浪,看不盡遙山疊翠,遠水澄清。)
        (不一日,行至漢陽江口。)
        (時當八月十五日中秋之夜,偶然風狂浪湧,大雨如注。)
        (舟楫不能前進,泊於山崖之下。)
        (不多時,風恬浪靜,雨止雲開,現出一輪明月。)
        (那雨後之月,其光倍常。)
        (伯牙在船艙中,獨坐無聊,命童子焚香爐內,道)
    伯 牙:待我撫琴一操,以遣情懷。
        (童子焚香罷,捧琴囊置於案間。)
        (伯牙開囊取琴,調絃轉軫,彈出一曲。)
        (曲猶未終,指下「刮刺」的一聲響,琴絃斷了一根。)
        (伯牙大驚,叫童子去問船頭)
    伯 牙:這住船所在是甚麼去處?
    思 想:(船頭答道)偶因風雨,停泊於山腳之下,雖然有些草樹,並無人家。
        (伯牙驚訝,想道)
    思 想:是荒山了。若是城郭村莊,或有聰明好學之人,盜聽吾琴,所以琴聲忽變,有絃
        斷之異。這荒山下,那得有聽琴之人?哦,我知道了,想是有仇家差來刺客。不
        然,或是賊盜伺候更深,登舟劫我財物。
    伯 牙:(叫左右)與我上崖搜檢一番。不在柳陰深處,定在蘆葦叢中!
        (左右領命,喚齊眾人,正欲搭跳上崖。)
    有 人:(忽聽岸上有人)舟中大人,不必見疑。小子並非奸盜之流,乃樵夫也。因打柴
        歸晚,值驟雨狂風,雨具不能遮蔽,潛身巖畔。聞君雅操,少住聽琴。
    伯 牙:(伯牙大笑道)山中打柴之人,也敢稱『聽琴』二字!此言未知真偽,我也不計
        較了。左右的,叫他去罷。
    伯 牙:(那人不去,在崖上高聲說道)大人出言謬矣!豈不聞『十室之邑,必有忠信。
        』『門內有君子,門外君子至。』大人若欺負山野中沒有聽琴之人,這夜靜更深
        ,荒崖下也不該有撫琴之客了。
        (伯牙見他出言不俗,或者真是個聽琴的,亦未可知。)
        (止住左右不要囉唣,走近艙門,回嗔作喜的問道)
    伯 牙:崖上那位君子,既是聽琴,站立多時,可知道我適才所彈何曲?
    有 人:(那人道)小子若不知,卻也不來聽琴了。方才大人所彈,乃孔仲尼歎顏回,譜
        入琴聲。其詞云:『可惜顏回命蚤亡,教人思想鬢如霜。只因陋巷簞瓢樂,』-
        -到這一句就斷了琴絃,不曾撫出第四句來,小子也還記得:『留得賢名萬古揚
        。』
    伯 牙:(伯牙聞言大喜道)先生果非俗士,隔崖窵遠,難以問答。
    有 人:(命左右)掌跳,看扶手,請那位先生登舟細講。
        (左右掌跳,此人上船,果然是個樵夫。)
        (頭戴箬笠,身披蓑衣,手持尖擔,腰插板斧,腳踏芒鞋。)
        (手下人那知言談好歹,見是樵夫,下眼相看)
    樵 夫:咄!那樵夫,下艙去,見我老爺叩頭,問你甚麼言語,小心答應。官尊著哩!
    樵 夫:(樵夫卻是個有意思的)列位不須粗魯,待我解衣相見。
        (除了斗笠,頭上是青布包巾。)
        (脫了蓑衣,身上是藍布衫兒。)
        (搭膊拴腰,露出布褌下截。)
        (那時不慌不忙,將蓑衣、斗笠、尖擔、板斧,俱安放艙門之外。)
        (脫下芒鞋,屣去泥水,重復穿上,步入艙來。)
        (官艙內公座上燈燭輝煌,樵夫長揖而不跪)
    樵 夫:大人施禮了。
        (俞伯牙是晉國大臣,眼界中那有兩接的布衣。)
        (下來還禮,恐失了官體,既請下船,又不好叱他回去。)
        (伯牙沒奈何,微微舉手道)
    伯 牙:賢友免禮罷。
        (叫童子看坐的。)
        (童子取一張杌坐兒置於下席。)
        (伯牙全無客禮,把嘴向樵夫一弩道)
    伯 牙:你且坐了。
        (你我之稱,怠慢可知。)
        (那樵夫亦不謙讓,儼然坐下。)
        (伯牙見他不告而坐,微有嗔怪之意,因此不問姓名,亦不呼手下人看茶。)
        (默坐多時,怪而問之)
    伯 牙:適才崖上聽琴的,就是你麼?
    樵 夫:不敢。
    伯 牙:我且問你,既來聽琴,必知琴之出處。此琴何人所造?撫他有甚好處?
    伯 牙:(正問之時,船頭來稟話)風色順了,月明如晝,可以開船。
        (伯牙分付且慢些。)
    樵 夫:承大人下問,小子若講話絮煩,恐擔誤順風行舟。
    伯 牙:(伯牙笑道)惟恐你不知琴理。若講得有理,就不做官,亦非大事,何況行路之
        遲速乎!
    樵 夫:既如此,小子方敢僭談。此琴乃伏羲氏所琢,見五星之精,飛墜梧桐,鳳皇來儀
        。鳳乃百鳥之王,非竹實不食,非梧桐不棲,非醴泉不飲。伏羲以知梧桐乃樹中
        之良材,奪造化之精氣,堪為雅樂,令人伐之。其樹高三丈三尺,按三十三天之
        數,截為三段,分天、地、人三才。取上一段叩之,其聲太清,以其過輕而廢之
        ;取下一段叩之,其聲太濁,以其過重而廢之;取中一段叩之,其聲清濁相濟,
        輕重相兼。送長流水中,浸七十二日,按七十二候之數。取起陰乾,選良時吉日
        ,用高手匠人劉子奇斵成樂器。此乃瑤池之樂,故名瑤琴。
          長三尺六寸一分,按周天三百六十一度;前闊八寸,按八節;後闊四寸,按
        四時;厚二寸,按兩儀。有金童頭,玉女腰,仙人背,龍池,鳳沼,玉軫,金徽
        。那徽有十二,按十二月;又有一中徽,按閏月。先是五條絃在上,外按五行金
        、木、水、火、土;內按五音宮、商、角、徵、羽。堯舜時操五絃琴,歌『南風
        』詩,天下大治。後因周文王被囚於羑里,弔子伯邑考,添絃一根,清幽哀怨,
        謂之文絃。後武王伐紂,前歌後舞,添絃一根,激烈發揚,謂之武絃。先是宮、
        商、角、徵、羽五絃,後加二絃,稱為文武七絃琴。
          此琴有六忌、七不彈、八絕。何為六忌?一忌大寒,二忌大暑,三忌大風,
        四忌大雨,五忌迅雷,六忌大雪。何為七不彈?聞喪者不彈,奏樂不彈,事冗不
        彈,不淨身不彈,衣冠不整不彈,不焚香不彈,不遇知音者不彈。何為八絕?總
        之清奇幽雅,悲壯悠長。此琴撫到盡美盡善之處,嘯虎聞而不吼,哀猿聽而不啼
        。乃雅樂之好處也。
        (伯牙聽見他對答如流,猶恐是記問之學。)
    又 想:就是記問之學,也虧他了。我再試他一試。
        
        
    4**時間: 地點:
    又 想:(此時已不似在先你我之稱了)足下既知樂理,當時孔仲尼鼓琴於室中,顏回自
        外入,聞琴中有幽沉之聲,疑有貪殺之意,怪而問之。仲尼曰:『吾適鼓琴,見
        貓方捕鼠,欲其得之,又恐其失之。此貪殺之意,遂露於絲桐。』始知聖門音樂
        之理,入於微妙。假如下官撫琴,心中有所思念,足下能聞而知之否?
    樵 夫:《毛詩》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大人試撫弄一過,小子任心猜度。若猜
        不著時,大人休得見罪。
        (伯牙將斷絃重整,沉思半晌。)
        (其意在於高山,撫琴一弄。)
    樵 夫:(樵夫贊道)美哉洋洋乎,大人之意,在高山也!
        (伯牙不答,又凝神一會,將琴再鼓,其意在於流水。)
    樵 夫:(樵夫又贊道)美哉湯湯乎,志在流水!
        (只兩句,道著了伯牙的心事。)
        (伯牙大驚,推琴而起,與子期施賓主之禮。)
    伯 牙:(連呼)失敬!失敬!石中有美玉之藏,若以衣貌取人,豈不誤了天下賢士!先
        生高名雅姓?
    樵 夫:(樵大欠身而答)小子姓鐘,名徽,賤字子期。
    伯 牙:(伯牙拱手道)是鐘子期先生。
    子 期:(子期轉問)大人高姓?榮任何所?
    伯 牙:下官俞瑞,仕於晉朝,因修聘上國而來。
    子 期:原來是伯牙大人。
        (伯牙推子期坐於客位,自己主席相陪,命童子點茶。)
        (茶罷,又命童子取酒共酌。)
    伯 牙:借此攀話,休嫌簡褻。
    子 期:(子期稱)不敢。
        (童子取過瑤琴,二人入席飲酒。)
    伯 牙:(伯牙開言又問)先生聲口是楚人了,但不知尊居何處?
    子 期:離此不遠,地名馬安山集賢村,便是荒居。
    伯 牙:(伯牙點頭道)好個集賢村。
    子 期:道藝何為?
    子 期:也就是打柴為生。
    伯 牙:(伯牙微笑道)子期先生,下官也不該僭言。似先生這等抱負,何不求取功名,
        立身於廊廟,垂名於竹帛。卻乃賫志林泉,混跡樵牧,與草木同朽?竊為先生不
        取也。
    子 期:實不相瞞,舍間上有年邁二親,下無手足相輔。採樵度日,以盡父母之餘年。雖
        位為三公之尊,不忍易我一日之養也。
    伯 牙:如此大孝,一發難得。
        (二人杯酒酬酢了一會,子期寵辱無驚,伯牙愈加愛重。)
    子 期:(又問子期)青春多少?
    子 期:虛度二十有七。
    伯 牙:下官年長一旬。子期若不見棄,結為兄弟相稱,不負知音契友。
    子 期:(子期笑道)大人差矣!大人乃上國名公,鐘徽乃窮鄉賤子,怎敢仰扳,有辱俯
        就。
    伯 牙: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下官碌碌風塵,得與高賢結契,實乃生平之萬幸。若
        以富貴貧賤為嫌,覷俞瑞為何等人乎!
        (遂命童子重添爐火,再爇名香,就船艙中與子期頂禮八拜。)
        (伯牙年長為兄,子期為弟。)
        (今後兄弟相稱,生死不負。)
        (拜罷,復命取煖酒再酌。)
        (子期讓伯牙上坐,伯牙從其言。)
        (換了杯箸,子期下席,兄弟相稱,彼此談心敘話。)
        (正是:合意客來心不厭,知音人聽話偏長。)
        (談論正濃,不覺月淡星稀,東方發白。)
        (船上水手都起身收拾篷索,整備開船。)
        (子期起身告辭,伯牙捧一杯酒遞與子期,把子期之手,歎道)
    伯 牙:賢弟,我與你相見何太遲,相別何太早!
        (子期聞言,不覺淚珠滴於杯中。)
        (子期一飲而盡,斟酒回敬伯牙。)
        (二人各有眷戀不捨之意。)
    伯 牙:愚兄餘情不盡,意欲曲延賢弟同行數日,未知可否?
    子 期:小弟非不欲相從。怎奈二親年老,『父母在,不遠游。』
    伯 牙:既是二位尊人在堂,回去告過二親,到晉陽來看愚兄一看,這就是『遊必有方』
        了。
    子 期:小弟不敢輕諾而寡信,許了賢兄,就當踐約。萬一稟命於二親,二親不允,使仁
        兄懸望於數千里之外,小弟之罪更大矣。
    伯 牙:賢弟真所謂至誠君子。也罷,明年還是我來看賢弟。
    子 期:仁兄明歲何時到此?小弟好伺候尊駕。
    伯 牙:(伯牙屈指道)昨夜是中秋節,今日天明,是八月十六日了。賢弟,我來仍在仲
        秋中五六日奉訪。若過了中旬,遲到季秋月分,就是爽信,不為君子。
    子 期:(叫童子)分付記室將鍾賢弟所居地名及相會的日期,登寫在日記簿上。
    子 期:既如此,小弟來年仲秋中五六日,准在江邊侍立拱候,不敢有誤。天色已明,小
        弟告辭了。
    伯 牙:賢弟且住。
    伯 牙:(命童子取黃金二笏,不用封帖,雙手捧定道)賢弟,些須薄禮,權為二位尊人
        甘旨之費。斯文骨肉,勿得嫌輕。
        (子期不敢謙讓,即時收下。)
        (再拜告別,含淚出艙,取尖擔挑了蓑衣、斗笠,插板斧於腰問,掌跳搭扶手上
        (崖。)
        (伯牙直送至船頭,各各灑淚而別。)
        (不提子期回家之事。)
        
        
    5**時間: 地點:
        (再說俞伯牙點鼓開船,一路江山之勝,無心觀覽,心心念念,只想著知音之人
        (。)
        (又行了幾日,舍舟登岸。)
        (經過之地,知是晉國上大夫,不敢輕慢,安排車馬相送。)
        (直至晉陽,回復了晉主,不在話下。)
        (光陰迅速,過了秋冬,不覺春去夏來。)
        (伯牙心懷子期,無日忘之。)
        (想著中秋節近,奏過晉主,給假還鄉。)
        (晉主依允。)
        (伯牙收拾行裝,仍打大寬轉,從水路而行。)
        (下船之後,分付水手,但是灣泊所在,就來通報地名。)
        (事有偶然,剛剛八月十五夜,水手稟復,此去馬安山不遠。)
        (伯牙依稀還認得去年泊船相會子期之處,分付水手將船灣泊,水底拋錨,崖邊
        (釘橛。)
        (其夜晴明,船艙內一線月光,射進朱簾。)
        (伯牙命童子將簾捲起,步出艙門,立於船頭之上,仰觀斗柄。)
        (水底天心,萬頃茫然,照如白晝。)
        (思想去歲與知己相逢,雨止月明。)
        (今夜重來,又值良夜。)
        (他約定江邊相候,如何全無蹤影,莫非爽信?又等了一會,想道)
    思 想:我理會得了。江邊來往船隻頗多,我今日所駕的,不是去年之船了。吾弟急切如
        何認得?去歲我原為撫琴驚動知音,今夜仍將瑤琴撫弄一曲,吾弟聞之,必來相
        見。
        (命童子取琴桌安放船頭,焚香設座。)
        (伯牙開囊,調絃轉軫,才汎音律,商絃中有哀怨之聲。)
    伯 牙:(伯牙停琴不操)呀!商絃哀聲淒切,吾弟必遭憂在家。去歲曾言父母年高。若
        非父喪,必是母亡。他為人至孝,事有輕重,寧失信於我,不肯失禮於親,所以
        不來也。來日天明,我親上崖探望。
        (叫童子收拾琴桌,下艙就寢。)
        (伯牙一夜不睡,真個巴明不明,盼曉不曉。)
        (看看月移簾影,日出山頭。)
        (伯牙起來梳洗整衣,命童子攜琴相隨,又取黃金十鎰帶去。)
    伯 牙:(道)儻吾弟居喪,可為賻禮。
        (踹跳登崖,行於樵徑,約莫十數里,出一谷口,伯牙站住。)
    伯 牙:(童子稟道)老爺為何不行?
    伯 牙:山分南北,路列東西。從山谷出來,兩頭都是大路,都去得。知道那一路往集賢
        村去?等個識路之人,問明了他,方才可行。
        (伯牙就石上少憩,童兒退立於後。)
        (不多時,左手官路上有一老叟,髯垂玉線,髮挽銀絲,箬冠野服,左手舉籐杖
        (,右手攜竹籃,徐步而來。)
        (伯牙起身整衣,向前施禮。)
        (那老者不慌不忙,將右手竹籃輕輕放下,雙手舉籐杖還禮)
    老 者:先生有何見教?
    伯 牙:請問兩頭路,那一條路往集賢村去的?
    老 者:那兩頭路,就是兩個集賢村。左手是上集賢村,右手是下集賢村,通衢三十里官
        道。先生從谷出來,正當其半。東去十五里,西去也是十五里。不知先生要往那
        一個集賢村?
        (伯牙默默無言,暗想道)
    伯 牙:吾弟是個聰明人,怎麼說話這等糊塗!相會之日,你知道此間有兩個集賢村,或
        上或下,就該說個明白了。
        (伯牙卻才沈吟,那老者道)
    伯 牙:先生這等吟想,一定那說路的,不曾分上下,總說了個集賢村,教先生沒處抓尋
        了。
    伯 牙:便是。
    老 者:兩個集賢村中,有一二十家莊戶,大抵都是隱遁避世之輩。老夫在這山裡,多住
        了幾年,正是『土居三十載,無有不親人』。這些莊戶,不是舍親,就是敝友。
        先生到集賢村必是訪友,只說先生所訪之友姓甚名誰,老夫就知他住處了。
    伯 牙:學生要往鍾家莊去。
        (老者聞「鍾家莊」三字,一雙昏花眼內,撲簌簌掉下淚來)
    老 者:先生別家可去,若說鍾家莊,不必去了。
    伯 牙:(伯牙驚問)卻是為何?
    老 者:先生到鍾家莊,要訪何人?
    伯 牙:要訪子期。
        (老者聞言,放聲大哭)
    放聲大:子期鍾徽,乃吾兒也。去年八月十五採樵歸晚,遇晉國上大夫俞伯牙先生。講論
        之間,意氣相投。臨行贈黃金二笏,吾兒買書攻讀,老拙無才,不曾禁止。旦則
        採樵負重,暮則誦讀辛勤,心力耗廢,染成怯疾,數月之間,已亡故了。
        (伯牙聞言,五內崩裂,淚如湧泉,大叫一聲,傍山崖跌倒,昏絕於地。)
        (鐘公用手攙扶,回顧小童道)
    伯 牙:此位先生是誰?
    低 低:(小童低低附耳道)就是俞伯牙老爺。
    鍾 公:原來是吾兒好友。
        (扶起伯牙甦醒。)
        (伯牙坐於地下,口吐痰涎,雙手搥胸,慟哭不已。)
    伯 牙:(道)賢弟呵,我昨夜泊舟,還說你爽信,豈知已為泉下之鬼!你有才無壽了!
        (鍾公拭淚相勸。)
        (伯牙哭罷起來,重與鍾公施禮,不敢呼老丈,稱為老伯,以見通家兄弟之意。
        ()
    伯 牙:老伯,令郎還是停柩在家,還是出瘞郊外了?
    鍾 公:一言難盡!亡兒臨終,老夫與拙荊坐於臥榻之前。亡兒遺語矚付道:『修短由天
        ,兒生前不能盡人子事親之道,死後乞葬於馬安山江邊。與晉大夫俞伯牙有約,
        欲踐前言耳。』老夫不負亡兒臨終之言,適才先生來的小路之右,一丘新土,即
        吾兒鍾徽之家。今日是百日之忌,老夫提一陌紙錢,往墳前燒化,何期與先生相
        遇!
    伯 牙:既如此,奉陪老伯,就墳前一拜。
        (命小童代太公提了竹籃。)
        (鍾公策杖引路,伯牙隨後,小童跟定,復進谷口。)
        (果見一丘新土,在於路左。)
    伯 牙:(伯牙整衣下拜)賢弟在世為人聰明,死後為神靈應。愚兄此一拜,誠永別矣!
        (拜罷,放聲又哭。)
        (驚動山前山後、山左山右黎民百姓,不問行的住的、遠的近的,聞得朝中大臣
        (來祭鍾子期,迴繞墳前,爭先觀看。)
        (伯牙卻不曾擺得祭禮,無以為情。)
        (命童子把瑤琴取出囊來,放於祭石台上,盤膝坐於墳前,揮淚兩行,撫琴一操
        (。)
        (那些看者,聞琴韻鏗鏘,鼓掌大笑而散。)
    伯 牙:老伯,下官撫琴,弔令郎賢弟,悲不能已,眾人為何而笑?
    鍾 公:鄉野之人,不知音律。聞琴聲以為取樂之具,故此長笑。
    伯 牙:原來如此。老伯可知所奏何曲?
    鍾 公:老夫幼年也頗習。如今年邁,五官半廢,模糊不懂久矣。
    伯 牙:這就是下官隨心應手一曲短歌,以弔令郎者,口誦於老伯聽之。
    鍾 公:老夫願聞。
        (伯牙誦云:
        (  憶昔去年春,江邊曾會君。)
        (今日重來訪,不見知音人。)
        (但見一坏土,慘然傷我心。)
        (傷心傷心復傷心,不忍淚珠紛。)
        (來歡去何苦,江畔起愁雲。)
        (子期子期兮,你我千金義。)
        (歷盡天涯無足語,此曲終兮不復彈,三尺瑤琴為君死。)
        (伯牙於衣裌間取出解手刀,割斷琴絃,雙手舉琴,向祭石台上,用力一摔,摔
        (得玉軫拋殘,金徽零亂。)
    鍾 公:(鍾公大驚)先生為何摔碎此琴?
    伯 牙:摔碎瑤琴鳳尾寒,子期不在對誰彈!春風滿面皆朋友,欲覓知音難上難。
    鍾 公:原來如此,可憐!可憐!
    伯 牙:老伯高居,端的在上集賢村,還是下集賢村?
    鍾 公:荒居在上集賢村第八家就是。先生如今又問他怎的?
    伯 牙:下官傷感在心,不敢隨老伯登堂了。隨身帶得有黃金二鎰,一半代令郎甘旨之奉
        ,一半買幾畝祭田,為令郎春秋掃墓之費。待下官回本朝時,上表告歸林下。那
        時卻到上集賢村,迎接老伯與老伯母同到寒家,以盡天年。吾即子期,子期即吾
        也。老伯勿以下官為外人相嫌。
        (說罷,命小僮取出黃金,親手遞與鍾公,哭拜於地。)
        (鍾公答拜,盤桓半晌而別。)
        (這回書,題作〈俞伯牙摔琴謝知音〉。)
        (後人有詩贊云:
        (  勢利交懷勢利心,斯文誰復念知音。)
        (伯牙不作鍾期逝,千古令人說破琴。)
        (第二卷 莊子休鼓盆成大道)
        (富貴五更春夢,功名一片浮雲。)
        (眼前骨肉亦非真,恩愛翻成讎恨。)
        (莫把金枷套頸,休將玉鎖纏身。)
        (清心寡慾脫凡塵,快樂風光本分。)
        (這首〈西江月〉詞,是個勸世之言。)
        (要人割斷迷情,逍遙自在。)
        (且如父子天性,兄弟手足,這是一本連枝,割不斷的。)
        (儒、釋、道三教雖殊,總抹不得「孝」、「弟」二字。)
        (至於生子生孫,就是下一輩事,十分周全不得了。)
    伯 牙:(常言道得好)兒孫自有兒孫福,莫與兒孫作馬牛。
        (若論到夫婦,雖說是紅線纏腰、赤繩繫足,到底是剜肉黏膚,可離可合。)
    伯 牙:(常言又說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鳥,巴到天明各自飛。
        (近世人情惡薄,父子兄弟到也平常,兒孫雖是疼痛,總比不得夫婦之情。)
        (他溺的是閨中之愛、聽的是枕上之言。)
        (多少人被婦人迷惑,做出不孝不弟的事來。)
        (這斷不是高明之輩。)
        
        
    6**時間: 地點:
        (如今說這莊生鼓盆的故事,不是唆人夫妻不睦,只要人辨出賢愚、參破真假。
        ()
        (從第一著迷處,把這念頭放淡下來。)
        (漸漸六根清淨、道念滋生,自有受用。)
        (昔人看田夫插秧,詠詩四句,大有見解。)
        (詩曰:
        (  手把青秧插野田,低頭便見水中天。)
        (六根清淨方為稻,退步原來是向前。)
        
        
    7**時間: 地點:
        (話說週末時,有一高賢,姓莊,名周,字子休,宋國蒙邑人也。)
        (曾仕周為漆園吏。)
        (師事一個大聖人,是道教之祖,姓李名耳,字伯陽。)
        (伯陽生而白髮,人都呼為老子。)
        (莊生常晝寢,夢為蝴蝶,栩栩然於園林花草之間,其意甚適。)
        (醒來時,尚覺臂膊如兩翅飛動,心甚異之,以後不時有此夢。)
        (莊生一日在老子座間講《易》之暇,將此夢訴之於師。)
        (師是個大聖人,曉得三生來歷,向莊生指出夙世因由,那莊生原是混沌初分時
        (一個白蝴蝶。)
        (天一生水,二生木,木榮花茂。)
        (那白蝴蝶採百花之精、奪日月之秀,得了氣候,長生不死,翅如車輪。)
        (後遊於瑤池,偷採蟠桃花蕊,被王母娘娘位下守花的青鸞啄死。)
        (其神不散,托生於世,做了莊周。)
        (因他根器不凡,道心堅固,師事老子,學清淨無為之教。)
        (今日被老子點破了前生,如夢初醒。)
        (自覺兩腋風生,有栩栩然蝴蝶之意。)
        (把世情榮枯得喪,看做行雲流水,一絲不掛。)
        (老子知他心下大悟,把《道德》五千字的秘訣,傾囊而授。)
        (莊生嘿嘿誦習修煉,遂能分身隱形,出神變化。)
        (從此棄了漆園吏的前程,辭別老子,周游訪道。)
        (他雖宗清淨之教,原不絕夫婦之倫,一連娶過三遍妻房。)
        (第一妻,得疾夭亡。)
        (第二妻,有過被出。)
        
        
    8**時間: 地點:
        (如今說的是第三妻,姓田,乃田齊族中之女。)
        (莊生游於齊國,田宗重其人品,以女妻之。)
        (那田氏比先前二妻更有姿色,肌膚若冰雪、綽約似神仙。)
        (莊生不是好色之徒,卻也十分相敬,真個如魚似水。)
        (楚威王聞莊生之賢,遣使持黃金百鎰、文錦千端、安車駟馬,聘為上相。)
    莊 生:(莊生歎道)犧牛身被文繡,口食芻菽,見耕牛力作辛苦,自誇其榮。及其迎入
        太廟,刀俎在前,欲為耕牛而不可得也。
        (遂卻之不受,挈妻歸宋,隱於曹州之南華山。)
        
        
    9**時間: 地點:
        (一日,莊生出遊山下,見荒塚纍纍,歎道)
    莊 生:『老少俱無辨,賢愚同所歸。』人歸塚中,塚中豈能復為人乎?
        (嗟咨了一回。)
        (再行幾步,忽見一新墳,封土未乾。)
        (一年少婦人渾身縞素,坐於此塚之傍,手運齊紈素扇,向塚連扇不已,莊生怪
        (而問之)
    莊 生:娘子,塚中所葬何人?為何舉扇搧土?必有其故。
        (那婦人並不起身,運扇如故,口中鶯啼燕語,說出幾句不通道理的話來。)
        (正是:聽時笑破千人口,說出加添一段羞。)
    那婦人:塚中乃妾之拙夫,不幸身亡,埋骨於此。生時與妾相愛,死不能捨。遺言教妾如
        要改適他人,直待葬事畢後,墳土乾了,方才可嫁。妾思新築之土,如何得就乾
        ,因此舉扇搧之。
        (莊生含笑,想道)
    莊 生:這婦人好性急!虧他還說生前相愛。若不相愛的,還要怎麼?
    思 想:(乃問道)娘子,要這新土乾燥極易。因娘子手腕嬌軟,舉扇無力。不才願替娘
        子代一臂之勞。
        (那婦人方才起身,深深道個萬福)
    那婦人:多謝官人!
        (雙手將素白紈扇,遞與莊生。)
        (莊生行起道法,舉手照塚頂連搧數扇,水氣都盡,其土頓乾。)
        (婦人笑容可掬,謝道)
    婦 人:有勞官人用力。
        (將纖手向鬢傍拔下一股銀釵,連那紈扇送莊生,權為相謝。)
        (莊生卻其銀釵,受其紈扇,婦人欣然而去。)
        (莊子心下不平,回到家中,坐於草堂,看了紈扇,口中歎出四句:
        (  不是冤家不聚頭,冤家相聚幾時休。)
        (早知死後無情義,索把生前恩愛勾。)
        (田氏在背後,聞得莊生嗟歎之語,上前相問。)
        (那莊生是個有道之士,夫妻之間亦稱為先生。)
    田 氏:先生有何事感歎?此扇從何而得?
        (莊生將婦人搧塚,要土乾改嫁之言述了一遍。)
    莊 生:(道)此扇即搧土之物。因我助力,以此相贈。
        (田氏聽罷,忽發忿然之色,向空中把那婦人「千不賢,萬不賢」罵了一頓。)
    田 氏:(對莊生道)如此薄情之婦,世間少有!
    莊 生:(莊生又道出四句)生前個個說恩深,死後人人欲搧墳。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
        知面不知心。
        (田氏聞言大怒。)
        (自古道:『怨廢親,怒廢禮』。)
        (那田氏怒中之言,不顧體面。)
    莊 生:(向莊生面上一啐)人類雖同,賢愚不等。你何得輕出此語,將天下婦道家看做
        一例?卻不道歉人帶累好人。你卻也不怕罪過!
    莊 生:莫要彈空說嘴。假如不幸,我莊周死後,你這般如花似玉的年紀,難道捱得過三
        年五載?
    田 氏:『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那見好人家婦女吃兩家茶、睡兩家牀?若不
        幸輪到我身上,這樣沒廉恥的事,莫說三年五載,就是一世也成不得,夢兒裡也
        還有三分的志氣。
    莊 生:難說!難說!
    田 氏:(田氏口出詈語道)有志婦人勝如男子。似你這般沒仁沒義的,死了一個,又討
        一個。出了一個,又納一個,只道別人也是一般見識。我們婦道家一鞍一馬,到
        是站得腳頭定的。怎麼肯把話與他人說,惹後世恥笑。你如今又不死,直恁枉殺
        了人!
        (就莊生手中奪過紈扇,扯得粉碎。)
    莊 生:不必發怒,只願得如此爭氣甚好!
        
        
    10**時間: 地點:
        (自此無話。)
        (過了幾日,莊生忽然得病,日加沉重。)
        (田氏在牀頭,哭哭啼啼。)
    莊 生:我病勢如此,永別只在早晚。可惜前日紈扇扯碎了,留得在此,好把與你搧墳!
    田 氏:先生休要多心!妾讀書知禮,從一而終,誓無二志。先生若不見信,妾願死於先
        生之前,以明心跡。
    莊 生:足見娘子高志,我莊某死亦瞑目。
        (說罷,氣就絕了。)
        (田氏撫屍大哭。)
        (少不得央及東鄰西舍,製備衣衾棺槨殯殮。)
        (田氏穿了一身素縞,真個朝朝憂悶、夜夜悲啼。)
        (每想著莊生生前恩愛,如癡如醉,寢食俱廢。)
        (山前山後庄戶,也有曉得莊生是個逃名的隱士,來弔孝的,到底不比城市熱鬧
        (。)
        (到了第七日,忽有一少年秀士,生得面如傅粉,唇若塗朱,俊俏無雙,風流第
        (一。)
        (穿扮的紫衣玄冠,繡帶朱履。)
        (帶著一個老蒼頭,自稱楚國王孫,向年曾與莊子休先生有約,欲拜在門下,今
        (日特來相訪。)
        (見莊生已死,口稱)
    莊 生:可惜!
        (慌忙脫下色衣,叫蒼頭於行囊內取出素服穿了。)
    莊 生:(向靈前四拜道)莊先生,弟子無緣,不得面會侍教。願為先生執百日之喪,以
        盡私淑之情。
        (說罷,又拜了四拜,灑淚而起,便請田氏相見。)
        (田氏初次推辭。)
    田 氏:(王孫道)古禮,通家朋友,妻妾都不相避,何況小子與莊先生有師弟之約!
        (田氏只得步出孝堂,與楚王孫相見,敘了寒溫。)
        (田氏一見楚王孫人才標致,就動了憐愛之心,只恨無由廝近。)
    田 氏:(楚王孫道)先生雖死,弟子難忘思慕。欲借尊居,暫住百日。一來守先師之喪
        ,二者先師留下有什麼著述,小子告借一觀,以領遺訓。
    田 氏:通家之誼,久住何妨。
        (當下治飯相款。)
        (飯罷,田氏將莊子所著《南華真經》及《老子道德》五千言,和盤托出,獻與
        (王孫。)
        (王孫慇懃感謝。)
        (草堂中間占了靈位,楚王孫在左邊廂安頓。)
        (田氏每日假以哭靈為由,就左邊廂,與王孫攀話。)
        (日漸情熟,眉來眼去,情不能已。)
        (楚王孫只有五分,那田氏倒有十分。)
        (所喜者深山隱僻,就做差了些事,沒人傳說。)
        (所恨者新喪未久,況且女求於男,難以啟齒。)
        (又捱了幾日,約莫有半月了。)
        (那婆娘心猿意馬,按捺不住。)
        (悄地喚老蒼頭進房,賞以美酒,將好言撫慰。)
    從 容:你家主人曾婚配否?
    老蒼頭:未曾婚配。
    婆 娘:你家主人要揀什麼樣人物才肯婚配?
    老蒼頭:(老蒼頭帶醉道)我家王孫曾有言,若得像娘子一般丰韻的,他就心滿意足。
    婆 娘:果有此話?莫非你說謊?
    老蒼頭:老漢一把年紀,怎麼說謊?
    婆 娘:我央你老人家為媒說合,若不棄嫌,奴家情願服事你主人。
    老蒼頭:我家主人也曾與老漢說來,道一段好姻緣,只礙師弟二字,恐惹人議論。
    婆 娘:你主人與先夫原是生前空約,沒有北面聽教的事,算不得師弟。又且山僻荒居,
        鄰舍罕有,誰人議論!你老人家是必委曲成就,教你吃杯喜酒。
        (老蒼頭應允。)
        (臨去時,婆娘又喚轉來囑付道)
    婆 娘:若是說得允時,不論早晚,便來房中回復奴家一聲。奴家在此專等。
        (老蒼頭去後,婆娘懸懸而望。)
        (孝堂邊張了數十遍,恨不能一條細繩縛了那俏後生俊腳,扯將入來,摟做一處
        (。)
        (將及黃昏,那婆娘等得個不耐煩,黑暗裡走入孝堂,聽左邊廂聲息。)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