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一霎狂潮陸沉奴樂島 卅年影事托寫自由花)
    (江山吟罷精靈泣,中原自由魂斷!金殿才人,平康佳麗,間氣鐘情吳苑。)
    (輶軒西展,遽瞞著靈根,暗通瑤怨。)
    (孽海飄流,前生冤果此生判。)
    (群龍九馗宵戰,值鈞天爛醉,夢魂驚顫。)
    (虎神營荒,鸞儀殿辭,輸爾外交纖腕。)
    (大千公案,又天眼愁胡,人心思漢。)
    (自由花神,付東風拘管。)
    
    
2**時間: 地點:
    (卻說自由神,是哪一位列聖?敕封何朝?鑄象何地?說也話長。)
    
    
3**時間: 地點:
    (如今先說個極野蠻自由的奴隸國。)
    (在地球五大洋之外,哥倫布未闢,麥哲倫不到的地方,是一個大大的海,叫做
    (「孽海」。)
    (那海裏頭有一個島,叫做「奴樂島」。)
    (地近北緯三十度,東經一百八十度。)
    (倒是山川明麗,花木美秀;終年光景是天低雲黯,半陰不晴,所以天空新氣是
    (極缺乏的。)
    (列位想想:那人所靠著呼吸的天空氣,猶之那國民所靠著生活的自由,如何缺
    (得!因是一般國民,沒有一個不是奄奄一息,偷生苟活。)
    (因是養成一種崇拜強權、獻媚異族的性格,傳下來一種什麼運命,什麼因果的
    (迷信。)
    (因是那一種帝王,暴也暴到呂政、奧古士都、成吉思汗、路易十四的地位,昏
    (也昏到隋煬帝、李後主、查理士、路易十六的地位;那一種國民,頑也頑到馮
    (道、錢謙益的地位,秀也秀到揚雄、趙子昂的地位。)
    (而且那島從古不與別國交通,所以別國也不曉得他的名字。)
    (從古沒有呼吸自由的空氣,那國民卻自以為是:有「吃」,有「著」,有「功
    (名」,有「妻子」,是個「自由極樂」之國。)
一 個:(古人說得好)不自由毋寧死。
    (果然那國民享盡了野蠻奴隸自由之福,死期到了。)
    (去今五十年前,約莫十九世紀中段,那奴樂島忽然四周起了怪風大潮,那時這
    (島根岌岌搖動,要被海若卷去的樣子。)
    (誰知那一般國民,還是醉生夢死,天天歌舞快樂,富貴風流,撫著自由之琴,
    (喝著自由之酒,賞著自由之花,年復一年,禁不得月嚙日蝕,到了一千九百零
    (四年,平白地天崩地塌,一聲響亮,那奴樂島的地面,直沉向孽海中去。)
    (咦,咦,咦!原來這孽海和奴樂島,卻是接著中國地面,在瀚海之南,黃海之
    (西,青海之東,支那海之北。)
    (此事一經發現,那中國第一通商碼頭的上海──地球各國人,都聚集在此地─
    (─都道希罕,天天討論的討論,調查的調查,禿著幾打筆頭,費著幾磅紙墨,
    (說著此事。)
    (內中有個愛自由者聞信,特地趕到上海來,要想偵探偵探奴樂島的實在消息,
    (卻不知從何處問起。)
    
    
4**時間: 地點:
    (那日走出去,看看人來人往,無非是那班肥頭胖耳的洋行買辦,偷天換日的新
    (政委員,短發西裝的假革命黨,胡說亂話的新聞社員,都好像沒事的一般,依
    (然叉麻雀,打野雞,安塏第喝茶,天樂窩聽唱;馬龍車水,酒地花天,好一派
    (升平景象!愛自由者倒不解起來,糊糊塗塗、昏昏沉沉地過了數日。)
    
    
5**時間: 地點:
    (這日正一個人悶悶坐著,忽見幾個神色倉皇、手忙腳亂的人奔進來嚷道)
一 個:禍事!禍事!日俄開仗了,東三省快要不保了!
    (正嚷著,旁邊遠遠坐著一人冷笑道)
一 人:豈但東三省呀!十八省早已都不保了!
    (愛自由者聽了,猛吃一驚心想剛剛很太平的世界,怎麼變得那麼快!不知不覺
    (立了起來,往外就走。)
    (一直走去,不曉得走了多少路程。)
    
    
6**時間: 地點:
    (忽然到一個所在,抬頭一看,好一片平陽大地!山作黃金色,水流乳白香,幾
    (十座玉宇瓊樓,無量數瑤林琪樹,正是華麗境域,錦繡山河,好不動人歆羨呀
    (!只是空蕩蕩、靜悄悄沒個人影兒。)
    (愛自由者走到這裏,心裏一動,好像曾經到過的。)
    (正在徘徊不捨,忽見眼前迎著面一所小小的空屋。)
    (愛自由者不覺越走越近了,到得門前,不提防門上卻懸著一桁珠簾;隔簾望去
    (,隱約看見中間好像供著一盆極嬌艷的奇花,一時也辨不清是隋煬帝的瓊花呢
    (?還是陳後主的玉樹花呢?但覺春光澹宕,香氣氤氳,一陣陣從簾縫裏透出來
    (。)
    (愛自由者心想,遠觀不如近睹,放著膽把簾子一掀,大踏步走進一看,哪裏有
    (什麼花,倒是個螓首蛾眉、桃腮櫻口的絕代美人!愛自由者頓嚇一跳,忙要退
    (出,忽聽那美人喚道)
不 覺:自由兒,自由兒,奴樂島奇事發現,你不是要偵探麼?
    (愛自由者忽聽「奴樂島」三字,頓時觸著舊事,就停了腳,對那美人鞠了鞠躬
    (道)
頓 時:令娘知道奴樂島消息嗎?
不 覺:(那美人笑道)咳,你瘋了,哪裏有什麼奴樂島來!
頓 時:(愛自由者愕然道)沒有這島嗎?
不 覺:(美人又笑道)呸,你真呆了!哪一處不是奴樂島呢?
    (說著,手中擎著一卷紙,鄭重地親自遞與愛自由者。)
    (愛自由者不解緣故,展開一看,卻是一段新鮮有趣的歷史,默想了一回,恍恍
    (惚惚,好像中國也有這麼一件新奇有趣的事情;自己還有一半記得,恐怕日久
    (忘了,卻慢慢寫了出來。)
不 覺:(正寫著,忽然把筆一丟道)呸,我瘋了!現在我的朋友東亞病夫,囂然自號著
    小說王,專門編譯這種新鮮小說。我只要細細告訴了他,不怕他不一回一回的慢
    慢地編出來,豈不省了我無數筆墨嗎?
    
    
7**時間: 地點:
    (當時就攜了寫出的稿子,一徑出門,望著小說林發行所來,找著他的朋友東亞
    (病夫,告訴他,叫他發布那一段新奇歷史。)
    (愛自由者一面說,東亞病夫就一面寫。)
    (正是:
    (    三十年舊事,寫來都是血痕)
    (四百兆同胞,願爾早登覺岸!)
    (端的上面寫的是些什麼?列位不嫌煩絮,看他逐回道來。)
    (第二回 陸孝廉訪艷宴金閶 金殿撰歸裝留滬瀆)
    
    
8**時間: 地點:
    (話說大清朝應天承運,奄有萬方,一直照著中國向來的舊制,因勢利導,果然
    (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列聖相承,繩繩繼繼,正是說不盡的歌功頌德,望日瞻雲。)
    (直到了咸豐皇帝手裏,就是金田起義,擾亂一回,卻依然靠了那班舉人、進士
    (、翰林出身的大元勛,拚著數十年汗血,斫著十幾萬頭顱,把那些革命軍掃蕩
    (得干干淨淨。)
    (斯時正是大清朝同治五年,大亂敉平,普天同慶,共道大清國萬年有道之長。
    ()
    (這中興聖主同治皇帝,准了臣子的奏章,諭令各省府縣,有鄉兵團練平亂出力
    (的地方,增廣了幾個生員;受戰亂影響,及大兵所過的地方,酌免了幾成錢糧
    (。)
    (蘇、松、常、鎮、太幾州,因為賦稅最重,恩准減漕,所以蘇州的人民,尤為
    (涕零感激。)
    (卻好戊辰會試的年成又到了,本來一般讀書人,雖在離亂兵燹,八股八韻,朝
    (考卷白折子的功夫,是不肯丟掉,況當歌舞河山、拜揚神聖的時候呢!果然,
    (公車士子,雲集輦轂,會試已畢,出了金榜。)
    (不第的自然垂頭喪氣,襆被出都,過了蘆溝橋,渡了桑乾河,少不得灑下幾點
    (窮愁之淚;那中試的進士,卻是欣欣向榮,拜老師,會同年,團拜請酒,應酬
    (得發昏。)
    (又過了殿試,到了三月過後,臚唱出來,那一甲第三名探花黃文載,是山西稷
    (山人;第二名榜眼王慈源,是湖南善化人;第一名狀元是誰呢?卻是姓金名汮
    (,是江蘇吳縣人。)
    (我想列位國民,沒有看過登科記,不曉得狀元的出色價值。)
    (這是地球各國,只有獨一無二之中國方始有的,而且積三年出一個,要累代陰
    (功積德,一生見色不亂,京中人情熟透,文章頌揚得體,方纔合配。)
    (這叫做群仙領袖,天子門生,一種富貴聰明,那蘇東坡、李太白還要退避三舍
    (,何況英國的培根、法國的盧騷呢?話且不表。)
    
    
9**時間: 地點:
    (單說蘇州城內玄妙觀,是一城的中心點,有個雅聚園茶坊,一天,有三個人在
    (那裏同坐在一個桌子喝茶;一個有須的老者,姓潘,名曾奇,號勝芝,是蘇州
    (城內的老鄉紳;一個中年長龍臉的姓錢,名端敏,號唐卿,是個墨裁高手;下
    (首坐著的是小圓臉,姓陸,名叫仁祥,號菶如,殿卷白折極有工夫。)
    (這三個都是蘇州有名的人物。)
    (唐卿已登館選,菶如還是孝廉。)
    (那時三人正講得入港。)
勝 芝:(潘勝芝開口道)我們蘇州人,真正難得!本朝開科以來,總共九十七個狀元,
    江蘇倒是五十五個。那五十五個裏頭,我蘇州城內,就佔了去十五個。如今那圓
    嶠巷的金雯青,也中了狀元了,好不顯煥!
唐 卿:(錢唐卿接口道)老伯說的東吳文學之邦,狀元自然是蘇州出產,而且據小侄看
    來,蘇州狀元的盛衰,與國運很有關係。
勝 芝:(勝芝愕然道)倒要請教。
唐 卿:本朝國運盛到乾隆年間,那時蘇州狀元,亦稱極盛:張書勛同陳初哲,石琢堂同
    潘芝軒,都是兩科蟬聯;中間錢湘舲遂三元及第。自嘉慶手裏,只出了吳廷琛、
    吳信中兩個。幸虧得十六年辛未這一科,狀元雖不是,那榜眼、探花、傳臚都在
    蘇州城裏,也算一段佳話。自後道光年代,就只吳鐘駿崧甫年伯,算為前輩爭一
    口氣,下一粒讀書種子。然而國運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至于咸豐手裏,我親記得
    是開過五次,一發荒唐了,索性脫科了。
    (那時候唐卿說到這一句,就伸著一只大拇指搖了搖頭,接著說道)
唐 卿:那時候世叔潘八瀛先生,中了一個探花,從此以後,狀元鼎甲,廣陵散絕響于蘇
    州。如今這位聖天子中興有道,國運是要萬萬年,所以這一科的狀元,我早決定
    是我蘇州人。
菶 如:(菶如也附和著道)吾兄說的話真關著陰陽消息,參伍天地。其實我那雯青同年
    兄的學問,實在數一數二!文章書法是不消說。史論一門綱鑒熟爛,又不消說。
    我去年看他在書房裏校部《元史》,怎麼奇渥溫、木華黎、禿禿等名目,我懂也
    不懂。聽他說得聯聯翩翩,好像洋鬼子話一般。
勝 芝:(勝芝正道)你不要瞎說,這不是洋鬼子話,這大元朝彷彿聽得說就是大清國。
    你不聽得,當今親王大臣,不是叫做僧格林沁、阿拉喜崇阿嗎?
    (勝芝正欲說去,唐卿忽望著外邊叫道)
唐 卿:肇廷兄!
    (大家一齊看去,就見一個相貌很清瘦、體段很伶俐的人,瞇縫著眼,一腳已跨
    (進園來;後頭還跟著個面如冠玉、眉長目秀的書生。)
    (菶如也就半抽身,傴著腰,招呼那書生道)
招 呼:怎麼玨齋兄也來了!
肇 廷:(肇廷就笑瞇瞇地低聲接說道)我們是途遇的,曉得你們都在這裏,所以一直找
    來。今兒晚上謝山芝在倉橋聘珠家替你餞行,你知道嗎?
菶 如:(菶如點點頭道)還早哩。
    (說著,就拉肇廷朝裏坐下。)
    (唐卿也與玨齋並肩坐了,不知講些什麼,忽聽「餞行」兩字,就回過頭來對菶
    (如道)
唐 卿:你要上哪裏去?怎麼我一點也不知道!
菶 如:不過上海罷了。前日得信,雯青兄請假省親,已回上海,寓名利棧,約兄弟去游
    玩幾天。從前兄弟進京會試,雖經過幾次,聞得近來一發繁華,即如蘇州開去大
    章,大雅之昆曲戲園,生意不惡;而丹桂茶園、金桂軒之京戲亦好。京菜有同興
    、同新,徽菜也有新新樓、復新園。若英法大餐,則杏花樓、同香樓、一品香、
    一家春,尚不曾請教過。
玨 齋:(玨齋插口道)上海雖繁華世界,究竟五方雜處,所住的無非江湖名士,即如寫
    字的莫友芝,畫畫的湯壎伯,非不洛陽紙貴,名震一時,總嫌帶著江湖氣。比到
    我們蘇府裏姚鳳生的楷書,楊詠春的篆字,任阜長的畫,就有雅俗之分了。
唐 卿:上海印書叫做什麼石印,前天見過得本直省闈墨,真印得紙墨鮮明,文章就分外
    覺得好看,所以書本總要講究版本。印工好,紙張好,款式好,便是書裏面差一
    點,看著總覺豁目爽心。
    (那勝芝聽著這班少年談得高興,不覺也忍不住,一頭拿著只瓜楞荼碗,連茶盤
    (托起,往口邊送,一面)
一 面:上海繁華總匯,聽說寶善街,那就是前明徐相國文貞之墓地。文貞為西法開山之
    祖,而開埔以來,不能保其佳城石室,曾有人做一首《竹枝詞》吊他道:『結伴
    來游寶善街,香塵輕軟印弓鞋。舊時相國墳何在?半屬民廛半館娃。』豈不可嘆
    呢!
肇 廷:此刻雯青從京裏下來,走的旱道呢,還是坐火輪船呢?
菶 如:是坐的美國旗昌洋行輪船。
勝 芝:說起輪船,前天見張新聞紙,載著各處輪船進出口,那輪船的名字,多借用中國
    地名人名,如漢陽、重慶、南京、上海、基隆、臺灣等名目;乃後頭竟有更詫異
    的,走長江的船叫做『孔夫子』。
    (大家聽了愕然,既而大笑。)
    (言次,太陽冉冉西沉,暮色蒼然了。)
勝 芝:(勝芝立起身來道)不早了,我先失陪了。
    (道罷,拱手別去。)
肇 廷:菶如,聘珠那裏你到底去不去?要去,是時候了。
菶 如:可惜唐卿、玨齋從來沒開過戒,不然豈不更熱鬧嗎?
肇 廷:他們是道學先生,不教訓你兩聲就夠了,你還想引誘良家子弟,該當何罪!
    (原來這玨齋姓何,名太真,素來歡喜講程、朱之學,與唐卿至親,意氣也很相
    (投,都不會尋花問柳,所以肇廷如此說著。)
    (當下唐卿、玨齋都笑了一笑,也起身出館,向著菶如道)
玨 齋:見了雯青同年,催他早點回來,我們都等著哩!
    (說罷,揚長而去。)
    (肇廷、菶如兩人步行,望觀西直走,由關帝廟前,過黃鸝坊橋。)
    
    
10**時間: 地點:
    (忽然後面來了一肩轎子,兩人站在一面讓它過去。)
    (誰知轎子裏面坐著一個麗人,一見肇廷、菶如,就打著蘇白招呼)
招 呼:顧老爺,陸老爺,從啥地方來?謝老爺早已到倪搭,請唔篤就去吧!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