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開宗明義講生理 遷地行醫遇機緣)
    (西人曾說我中國人不明白衛生的道理,幸虧得風俗習慣,凡百食物都用煮熟過的,以此
    (能保得數千年種族,否則汰滅久了,然其餘種種不懂衛生的正多得很呢。)
    (我做這部小說,也因為我四百兆同胞,日逐與那害人的衛生物為伍,不曉得祛除的法則
    (,因而生理既生了病,又不曉得撿選個良醫來調治,只聽人家說得好,便去請了來試試
    (,糊裡糊塗服了幾帖藥,碰了運氣不好,即拿性命送卻。)
    (難道吾中國人的生命,真個不值錢麼?我今先講生命要保重的道理,與你們同胞聽聽。
    ()
    (世界上有三等的物,一為動物,二為植物,三為礦物。)
    (那植物與動物是大有關係的,動物吐出碳氣,被植物的葉梗吸了進去,那植物方能長得
    (茂盛。)
    (植物既吸了碳氣,便時時放出淨氧氣,以為動物收吸,此乃兩相幫助而成生活的。)
    (西人住宅四面多種樹木,即是這個道理。)
    (人的生命為動物界第一貴重,固人人曉得的。)
    (其中有一最關緊的問題,從來沒有人說過。)
    (近來西人雖已發明尚不肯明明白白說與人人知道,我且略表一二。)
    (他們推究人生在世的道理,說是與那動物植物是一樣的。)
    (動物中禽獸蟲豸,植物內草木花卉,到了死滅以後,永遠化作灰塵。)
    (人到去世以後,其肥料轉成滋養植物的材料,生靈永歸泡化,無所謂今生的因,即來生
    (的果。)
    (那些種種疑神疑鬼的幻想,都從心境上生出來的。)
    (這種道理,他們不肯明白告訴人的緣故,一為有礙宗教,二為若人人曉得則人到中年以
    (後,便覺了無餘望,所以近來西人每每講說二十世紀的宗教,恐怕有革命之憂呢。)
    (我今略為指點,庶幾使人人知道生命愈加要保重,我身子幸生在這花花世界,多存一日
    (,即多領略些世界生趣。)
    (如其不懂衛生的道理,終日營營爭名奪利,那知道名利到手,他的身子已化為烏有。)
    (此後上天下地、陰間陽間永遠沒有你的位置了。)
    (前人說的神仙,原不過藉以設教的,前人說的地行仙,卻是古今中外著實有的。)
    (總之無論何國的人,若能終身講究衛生,自然不藉丹砂亦可駐顏,數百歲往往可得,這
    (不是地上神仙麼?說到此間,我不得不望我的同胞講究些衛生法則,那公共衛生權柄是
    (在官紳的,至於個人衛生,只要我自己時時刻刻研究,就得了。)
    (然衛生的條目紛繁,要慢慢講給我同胞聽,今先將那一輩子外面看似保護生命,博得偌
    (大名聲,其實則敷衍平庸,無益生命的,那般醫生們細細摹寫出來,同胞倘能破些工夫
    (,審閱一遍,亦不無小補呢。)
    
    
2**時間: 地點:
    (卻說自從嘉道以來,時下一種名醫習氣,創為和緩的界說。)
    (說是古時醫名和緩,取義治病立方,總宜用輕和柔緩的方劑。)
    (其說似是而非,一倡百和,於今為烈。)
    (始作俑者,乃為常州貝氏,號貝仲英。)
    (這人本是個讀書的秀士,家道素來貧苦,設帳授徒,兀兀窮年,不過博得數十千文。)
    (眼見得世上俗醫紛紛,一樣都賺得好銀錢,乃將念頭回過來,轉到醫道上去。)
    (從此專心致志,向醫道上用些工夫。)
    (將從前涉獵過的醫書,溫習起來,於王叔和、李瀕湖等脈訣,加功研究。)
    (叵耐家計愈困,衣食漸有不給之處。)
    (妻室廉氏,雖能井臼躬操,不免時出怨言道)
廉 氏:汝坐食山空,恐怕要餓死填溝壑呢。
貝仲英:(貝仲英勉強安慰道)你婦人家見識太小,我如今本領,比那俗間的醫生高數倍了,只要
    一掛牌後,行起道來,生意大了,些些家計愁他做甚?你不要學那朱買臣的妻,看不起丈
    夫呀。
廉 氏:據你如此說來,何日方可掛牌行醫?
貝仲英:要掛就掛,當揀一黃道日子。
    (即將時憲書一看,選了六月二十日天醫吉日。)
    (到了那日,買些紙馬三牲,燒了一個發財路頭。)
    (供獻已畢,爆竹聲中,門口豎起一塊金字招牌,寫著:貝仲英內科男婦方脈。)
    (又寫了許多招子,四面八方,各處黏貼。)
    (初起幾日,接連有人請診,豈料運氣不佳,所診之病,大半死症。)
    (一月以後,遂無問津者。)
    (左思右想,心如槁木死灰,無路可走。)
廉 氏:(幸妻廉氏尚有些見識)人生衣食因緣,命裡注定在那一方。東關外有關帝廟,聞說神簽
    極靈,你且去求一簽,問東西南北,到那一方去為好,我尚有舊日銖積寸累的廿餘千錢在
    ,與你作行醫盤費。
    (貝仲英答應。)
    (即於次日早晨,買了香燭,迤邐向東門關廟而去。)
    (進得廟門,到神座前焚香點燭,虔禱一番,將籤筒拿到香頭上,轉了兩轉,即在拜垫上
    (跪下,拿籤筒吼嚨吼嚨,搖了數十搖,突然飛出一簽,看是三十六簽上上。)
    (看那簽詞,是七絕一首,道:衰草枯木遇春生,人間何事不通亨。)
    (好向東南逢喜慶,此身因果證前身。)
    (當將簽詞一紙,放在袋內,付了簽詞錢十四文,回家對廉氏說道)
貝仲英:據簽詞看來,明明注定向東南方去,東南最繁華的,除蘇州外是杭州府最好,我且到那裡
    去,撞撞運氣看。
廉 氏:甚好。
    (當日將行李盤費收拾停妥,吃過晚飯,夫妻二人,絮絮切切,談了一番家事。)
    (次早起身,吃過朝飯,移了行李盤纏,出東門,搭了航船,離了常州府,逕投杭州而來
    (。)
    (不止一日,到了杭州,航船到拱宸橋碼頭歇下,貝仲英付了船錢,將行李起上岸來。)
    (僱了挑夫,一路進得城來。)
    (只見市面熱鬧,人煙輳集,一百二十行經商,買賣行貨都有,端的華麗整齊。)
    (問挑夫,說離湧金門半里大街上連升客棧最好。)
    (當即迤迤邐邐,尋到連升棧住下。)
    (歇了兩日,是日正是八月初一,在棧門口掛起一扇金字招牌,比前添入常州府三字,仍
    (舊寫了招子,請人到四城內外黏貼。)
    
    
3**時間: 地點:
    (當時請診者,雖較常州稍多,然皆貧家小戶,大半不肯出錢,想來叨光的。)
    (鄉紳大戶,那裡有一家來請。)
    (看看已有月餘,房飯錢已費去十餘千,再住十日半月,行囊要告罄了,日日在寓中納悶
    (。)
    (此日早起,正值重陽佳節,天氣雖不晴明,杭城內城隍山登高會,極一時之盛。)
    (貝仲英盥洗已畢,吃過朝飯,將醫寓關鎖,獨自一個出門。)
    (只見香車寶馬,絡繹不絕,來來往往,仕女如雲。)
    (遂到城隍山遊玩一番,然後再向湧金門一路遊耍。)
    (出得城來,到西湖邊看看景致,但見錦繡湖山,煙花世界,真是尋常巷陌陳羅綺,幾處
    (樓台奏管弦,確屬繁華勝境。)
    (貝仲英略為賞玩,因心中有事,無情無緒,行三步,退兩步,行湖邊。)
    (忽聽得岸邊人聲鼎沸,湖西大雨來了。)
    (急急退回,踉踉蹌蹌進得湧金門,看見大街上人多擠住難行,因未吃中飯,腹內漸饑,
    (急欲到棧,想抄近路,從旁街人少處而走。)
    (不料貝仲英在杭月餘,路逕粗知,尚未全熟,心忙腳亂,三四轉彎,不覺走錯了路,越
    (走越遠,漸漸跑到少人家地方來了。)
    (雨又越下越大,正沒理會間,忽見旁邊有一座三開間廟宇,前門直開,急忙奔進,已跑
    (得一身臭汗,到中間抬頭看了匾額,乃知是張善人廟。)
    (今日重陽節上,香火亦盛。)
    (燈燭熒熒,座前神台上,供著許多重陽糕,幾盞清茶。)
    (貝仲英饑腸已迫,遂向廟祝求一方便,討些熱茶,求幾塊重陽糕充充饑。)
    (那廟祝姓向名善,人權忠厚,當即送出熱菜來與貝仲英道)
向 善:請客人自用便了。
    (又另送幾塊糕與貝仲英,貝仲英謝了一聲,遂將糕與熱茶吃下,下肚之後,渾身汗垢,
    (愈覺淋漓。)
    (因旬日未洗澡,臭垢層疊,一搔一條,正如藥店裡搓成的丸藥條子。)
    (雨尚未住,遂在拜墊上坐下,看看臭垢條子,到也不少,將手一捻,捻成一丸,信手捻
    (去,適見燭釺盤堆著許多蠟燭屑,隨手扒下,和臭垢捻成百餘圓子。)
    
    
4**時間: 地點:
    (當時本出無心,忘其所以。)
    
    
5**時間: 地點:
    (忽然一看,不覺好笑。)
    (見拜墊旁有紙一張,取來將燭垢圓子包好,放在身邊袋內,擬等出門時,丟之門外。)
    (見雨已住了,正欲出廟回棧,忽見門外兩人擔了香燭什物進來,看似管家模樣,貝仲英
    (此時吃了許多茶糕,肚已不饑,重複坐下,瞧瞧動靜。)
    (原來湧金門內大街西偏,有一個富紳趙封翁。)
    (祖籍湖州人氏,自乾隆年間,隨父移居杭城,現年近六旬。)
    (在四十餘歲上,生有一子、名景賢,號竹生,生得眉清目秀,聰慧異常。)
    (自七八歲時,趙封翁延師教讀,過富不忘,經史子集,無一不熟,古詩文詞,無一不精
    (。)
    (而且性情倜儻,文墨之暇,兼喜習武。)
    (趙封翁愛子情切,不忍拂其意,在後園空地上,設一教武場,延請教師,教習十八般武
    (藝,真正文武全才。)
    (現年十五歲,已經進過縣學,今自八月以來,感冒外邪,患了伏暑之症,不思飲食,惟
    (喜食文旦之類,日日啖之。)
    (以後不食不便,渾身壯熱,胸前挺起,脹塞痛劇,病勢日變沉重。)
    (屢次請幾個名醫,朝張言熱;暮李言寒,毫無效驗。)
    (趙封翁急切萬分,求神禱告,各處皆遍。)
    (此日適差家人趙升、趙貴,到張善人廟燒香祈禱。)
    (也是貝仲英合當發跡,時運來了。)
    
    
6**時間: 地點:
    (當時見二人進得廟來,向善連忙出來接著,將擔來之雲外飄香焚燒,大紅蠟燭插起點著
    (,又將供獻之物,齊齊擺在神台之上。)
    (趙升跪在拜墊之上叩了三個頭,將公子病情始末,-一訴於神前。)
    (貝仲英聽得親切,自思盤費將盡,何不學毛遂自薦,或可賺他幾貫錢?遂向趙升拱一拱
    (手道)
貝仲英:管家請了,適才聽管家說來,你家公子之病,小可頗能醫治。相煩管家引薦引薦何如?
    (趙升見貝仲英儀表非俗,身穿一件元色湖縐夾衫,手執折扇,料是一個醫生。)
    (想來公子的病,各處名醫都已回卻,此人或者有些意思,且適在此間,不期而遇,想是
    (家主各處禱告,誠心感動,天遣這人來醫治公子的,亦未可知。)
貝仲英:(遂貝仲英)先生尊姓大名,貴府何處?現在那裡行道?
    (貝仲英-一回答,趙升)
趙 升:原來即在連升棧行道,請先生在此等一等,容我回家,稟明家主來請。
貝仲英:遵命,煩管家速去速來。
    (趙升吩咐趙貴,將些錢賞了廟祝,在此收拾物件。)
    (自己飛也似奔回家中。)
    (不一時回來,趙升拱手道)
趙 升:家主請先生同小的即刻前去。
    
    
7**時間: 地點:
    (當時三人辭了廟祝,一同來到趙家。)
    (進得門去,經過兩進宅子,到第三進,只見趙封翁在堂前等候。)
    (貝仲英看他鬚髮半白,頭戴夾紗小帽,身穿藍色湖縐夾襯,手執湘妃竹折扇一柄,足穿
    (黑色緞靴,生得面圓耳大,鼻直口方,身長六尺左右,料是主人翁,即向前施禮。)
    (趙封翁還禮請坐,當分賓主坐定,家人獻茶。)
趙封翁:適才家人回來,說先生能治小兒的病,如果醫好,不吝千金相謝。但是小兒的病,胸前脹
    凸挺起,痛不可忍,不食已半月矣。晝夜煩擾,不得臥下。身上沸熱灼手。此間名醫,個
    個束手,未知先生有何妙術,可以挽回?且請到內裡診一診脈看。
    (貝仲英遂同趙封翁到上房診視公子,一切病情,都如上所述,至於脈理,貝仲英自營甚
    (精,其實也隻手常。)
    
    
8**時間: 地點:
    (當時將三指按下,只覺弦硬異常,診畢即索看前醫諸方,寒的、溫的、發表、通裡,紛
    (紛不一,至於伏暑套藥,皆已用過,其實亦是無法。)
    (尋思既想賺他的錢,兼說過能醫,須想個法兒才好,忽想到胸前如此挺脹,脈象如此弦
    (硬,必有物阻於隔上,倘能吐出,當前必定見鬆,就可賺他幾千錢了。)
    (又想凡百穢臭之物,入口即吐,摸到袋內,恰好方才一包燭垢丸未曾丟落,正可取出一
    (用。)
    (立定主意,遂向趙封翁道)
貝仲英:令郎此病據脈象看來必定有物阻於隔間,湯藥不能下達腸胃,當先用吐法吐出,方可再用
    湯藥。我有預先制成的二蘆豉丸,用參蘆、藜蘆、生山桅、豆豉,加些阿魏丸成的。服下
    即吐,可先用百沸湯,送服五十丸。
    (當即取一盞百沸湯。)
    (將燭垢丸親自與公子吞下。)
    (頃刻間,噁心大作,泛泛漾漾,忽然大吐起來,吐出如肺如瓜瓤者不計其數,頓覺爽快
    (。)
    (原來都是些文旦之類,食多未化,層疊積於胸膈,經此一吐,病已去其一半。)
趙封翁:(大喜道)先生丸藥真神丹呀。
    (貝仲英見其法已中,遂將所有燭垢丸,再分兩次與服,一服三吐,三吐而內脹全平,外
    (熱亦退。)
    (趙封翁喜極,當夜即辦些現成酒席款待,留在書房內歇宿。)
    (正是:運去標金無顏色,時來腐草化神奇。)
    (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衛生取法得傳新 妙令翻新征本草)
    
    
9**時間: 地點:
    (卻說貝仲英用燭垢丸,僥倖醫好了趙竹生公子,闔家上下大小,無不歡天喜地,當夜貝
    (仲英宿在書房。)
    (次早,趙封翁起身後,看過趙竹生公子,即走到書房來,貝仲英在牀未起,聽見趙封翁
    (到來,連忙起身。)
趙封翁:(拜謝道)小兒的病已好大半,先生真妙手回春,只可慢慢的報謝了。
貝仲英:些些微功,何必掛齒。
    (家人送上洗面水兩盆,淡鹽花湯兩碗。)
    (趙封翁洗過面,然後用手巾到鹽花湯內潤潮,對鼻內嗅進。)
    (貝仲英洗漱已畢。)
貝仲英:這是做甚?
趙封翁:這是祖上家傳的法則,淡鹽湯能清腦門的風熱,可以治頭痛,可以除目疾,歷代相傳,頗
    有效驗。
    (隨又呼家人將蒸水泡的龍井細茶拿來。)
貝仲英:水還有真假嗎?
趙封翁:不是真水,乃將水放到蒸壺內,如燒酒的一般,取下的露名為蒸水,緣凡百水內,總有灰
    石的雜質及微生物在內,凡人三十歲以前,元氣健旺,到不必服蒸水,只服平常的水,藉
    他灰石等硬質以練強骨幹。自三十歲以後,人氣漸衰,不能化煉灰石硬質,以致平常服之
    ,漸漸滲入肌膚,使皮膚日漸發皴。經蒸過的露水,灰石質及微生物已消化淨盡,服之大
    有益於衛生呢。
    (貝仲英雖略知這等道理,究竟不甚精透,只得唯唯稱歎。)
    (少頃傭人送上蓮子羹一碗,與貝仲英吃,又送上白飯一碗,青菜一碟,與趙封翁吃。)
貝仲英:為甚吃這白飯青菜,莫非也有妙理嗎?
趙封翁:白飯不過甘談以養脾土而已,至葷腥之類,非清晨所宜食。那青菜另有一說,凡五穀多碳
    氣,菜蔬多氧氣,試拿活魚一條,放在玻璃瓶內,滿滿貯水,將口塞住,魚頃刻死了,只
    要放一葉青菜在內,魚可鎮日不死。以魚得青菜之氧氣而活,所以我每於食品之內,必有
    些青菜,取其氧氣以化碳氣。
貝仲英:這等新理,老先生從那裡探討出來的?
趙封翁:我家自明朝以來,藏書不下二萬餘種,凡九流百家一切世間罕傳的秘本,以及海外奇談,
    如湯若望等遺下來的,我家都有。
    (即隨手到櫥內取了幾卷,講全體學、化學、衛生學諸新說,呈與貝仲英看看。)
    (貝仲英略為審閱,不僅未見其書,並且未聞其名,正向下看,忽見傭人進來請趙封翁進
    (內去說話,趙封翁即辭了貝仲英到內裡去。)
    (貝仲英自思:原來這許多櫥內,所藏的都是異書,方才趙封翁說的海外奇書,諒必有海
    (外方在內,趁這時沒有人在,何不取出一閱,也可以抄錄幾張新奇的方子。)
    (即向櫥內取了數種閱看,誰知是陰符經、六韜及奇門遁甲等書,全然不懂。)
    (再取了數種,又是講天文地理七政五行的書,那裡看得見一張方子?只得仍舊把書放進
    (櫥內,一人在書房內胡思亂想,忽見趙升進來請道)
趙 升:請貝老爺到後花園去遊園,家老爺已在後面專等。
    (於是貝仲英跟了趙升,走過大廳,又穿過花廳,趙封翁接著,一同向後宅走去。)
    (剛出後門,見兩邊都是細石砌成的闊路,走過去,迎面就是太湖石疊成的假山,嵌空玲
    (瓏,高高低低襯著參參差差的樹木,蒼藤綠苔,斑駁纏繞。)
    (從假山神仙洞內左首轉了兩彎,循石級而上,平平一塊地面,迎面一扇匾額,寫著「觀
    (奕亭」。)
    (進得亭子,見中間擺一張石台,四張石凳,周圍護以碧欄杆,遠遠望去,但見虯松修竹
    (,遮斷眼界,樹梢間微露碧瓦數鱗,朱樓一角。)
    (趙封翁坐了片刻下來,順著高低曲折、有些古藤凝首、香草鉤衣的石逕走下來,來到中
    (間一條闊路,只見五色燦爛,都是雨花台的小瑪消石砌成的甬道,從甬道一直進去,便
    (是七間廳堂,畫棟飛雲,雕樑映日,門前掛一副大金字對聯道:放眼園林,風月平章小
    (自在;忘情魚鳥,春秋笑傲足勾留。)
    (進得廳來,地下鋪著鴨綠絨毯,四圍珠纓靈蓋,燈彩無數,中間屏上,刻著文徵明的草
    (書,一張大炕,卻是古景斑斕的鋪墊。)
    (炕几上供一個寶鼎,濃香梨鬱,中間一帶窗隔,都是採木板雕空細巧,一望通明。)
    (旁邊牆上,糊著五色西洋紙,掛著米家山水四幅、趙子昂行書四幅。)
    (所有桌凳幾椅,盡是紫檀雕花五彩錦繡鋪墊,說不盡錦天繡地,令人目眩神亂。)
    (上面懸一塊匾額、是「蓮韜館」三字,旁邊跋語數行云:蓮,潔物也,出污泥而不染,
    (自莖而葉而花而蕊而心,層層包裹,有法已自芳,潛德韜光,君子之象焉。)
    (主人怕養林泉,含光隱耀,有愛蓮之癡,故取名若此。)
    (貝仲英看罷,向趙封翁道)
貝仲英:昔周子愛蓮以蓮比君子,想是取此意了。
    (下面是懸一短聯云:招與數君子,沉醉萬荷花。)
    (廳後面一帶靠池,都是玻璃長窗,向外一望,池內荷花雖凋,而枯荷敗葉尚覆水面。)
    (賞玩了一回,從廳旁角門出來,一帶紅柱,底下架起紅板,從角門外,直至池心,曲曲
    (折折,隨彎行來,到得池心亭子邊,東西瞭望,見他是長方帶彎式,如玉帶河光景,約
    (有八九畝地面。)
    (東西五六彎折,每折架一橋,沿池長廊曲榭,迴護其間,前後照顧,側媚旁妍。)
    (有小艇三四隻,泊在池邊。)
    (進得亭子,見四面五色玻璃窗隔,如雲霞眩目,上面小匾書「飲綠亭」三字,中懸一聯
    (云:望知若仙,看碧水通潮綠楊扶饒;塵飛不到,有名花醉月好鳥鳴春。)
    (遂在亭內少憩,吃些茶果瓜子。)
    (貝仲英握了一把瓜子,倚在欄杆上眺望,一面吃瓜子,將瓜子殼丟在池內,只見數尾金
    (魚悠然到水面唼那瓜子殼,忽然想起釣魚,遂與趙封翁說了,趙封翁喚家人,把小艇划
    (二隻來,取一了釣竿,上了香餌,與貝仲英一同扶下船去。)
    (家人將船用槳蕩開,東西蕩了一回,停在池心,貝仲英、趙封翁各拿釣竿一枝,垂下水
    (去,頃刻間各釣起鮮魚一尾,有半尺多長,放下船內,跳躍不住趙封翁即叫家人拿鮮魚
    (到廚房,教膳夫烹好,將些酒來,到亭內小酌。)
    (家人拿魚去不多時,托來一盤魚膾,一壺紹興酒,擺在楠木桌上,二人對酌了兩三杯,
    (同出亭來。)
    (迤邐穿過角門而出,向西行到板橋邊,走過橋去,見沿河一帶,栽的都是核桃樹,中間
    (雜有梨樹、棗樹等類,但見綠蔭沉沉,一球一球的核桃,正長得一寸多模樣,顏色淡碧
    (,披離下垂。)
    (趙封翁教傭人摘下數球,來供品嘗。)
    (傭人即向樹上摘下數球,送到面前,貝仲英食之,其味微甘帶酸。)
    (傭人又彩下幾只花紅、蘋果、白梨之類拿來。)
趙封翁:(一面吃一面說道)凡植物中與衛生最益的,莫如核桃為上品,至於蘋果、白梨等物亦佳
    。核桃味甘酸,最助胃汁,至胃之上層,即化精汁以潤血液。不比麵肉之類,食下之後,
    或一二點鐘,或三四點鐘方能消化呢。
    (貝仲英聽得有如許好處,遂將核桃吃了許多。)
    (同趙封翁轉到迴廊西首,一路轉彎抹角,直走到迴廊盡頭,開出兩扇角門出去,只見一
    (片綠茸茸寸許長的芳草,有一個圍場箭棚槍架,森森排列。)
    (十八般武器,晃晃插滿。)
    (另有小樓三間,名閱武樓;亭子一座,名講武亭。)
    (亭前對聯一副,寫著:陳元龍豪氣橫飛,樂此春夏續書,秋冬射獵;謝安石雅人深致,
    (敢雲將軍好武,稚子能文。)
    (貝仲英正現玩間,亭後轉出二人,與趙封翁施禮畢,遂與貝仲英相見。)
趙封翁:(指上首的道)這是高錦標教帥。
趙封翁:(指下首的道)這是李世祥教帥,此一片圍場,即小兒學習武藝之所,緣老夫晚得此子,
    愛犢之心,過於溺了。這兒天姿雖好,而性格高剛,讀書之暇,喜歡那些槍棒,頑耍慣了
    ,只得依他。請了這二位教師,教習了年餘,今年八月初十後,他看看月明星稀,道自六
    月歇夏以來,久不習練,日久恐生疏,趁此月白風清,可以耍幾夜,叵耐夜深,沉沉秋露
    ,侵入肌膚,老夫又宿在東樓,不曾省得。一連幾夜,受了寒氣,所以成此大病幸賴先生
    神技,奏此起死回生之功,否則不堪設想了。
    (貝仲英正欲回言,忽見家人來稟道)
貝仲英:老爺吩咐所請那幾個客人,皆答應晚上過來。
趙封翁:曉得了。
    (即將金錶一看,已交申牌,遂向貝仲英道)
趙封翁:我們到白石浴池內洗澡去罷。
貝仲英:甚好。老先生時常洗澡麼?
趙封翁:凡物之機器不污穢,則可以常用經久。人身亦一自然的機器,人身內也常有油質汗質,與
    外來的灰塵,如不時常用水洗去,容易發臭氣,而且各種廢料,必要從細微血管內收入,
    運人身內,並能令汗竅為那般穢汗閉塞,不能放其廢料,人必容易生病所以老夫必日日洗
    澡呢。
    (於是大家洗澡既罷,各回內堂歇息。)
    
    
10**時間: 地點:
    (且說趙封翁日間已邀請了七八個紳士,皆係知己親友,晚間到蓮韜館續飲,早已一切完
    (備。)
    (到了黃昏時候,有八個客人來到,這八個人,一個是趙趙鹿泉,乃趙封翁自族,一個是
    (錢錢湘蘭,是趙封翁表弟。)
    (餘六人中孫孫鳴鶴、李李香濤、周周鴻吉、吳吳春江,都是文雅俊秀之士。)
    (另外二人一是錢塘門內鄭藩台之子鄭士杰,素好遊蕩,若問肚內詩書,一點也無;一是
    (莫道台之子莫家藩,與鄭士杰差不多。)
    (二人皆與趙封翁關親,所以一同請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