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迷帚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一六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挈領提綱全書大旨 開宗明義箴世名言)
        (看官,須知阻礙中國進化的大害,莫若迷信。)
        (你們試想,黃種智慧,不亞白種,何以到了今日相形見絀!其間必定有個緣故
        (。)
        (乃因數千年人心、風俗、習慣而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大凡草昧初開之世必借神權,無論中西,皆不能越此階級。)
        (中國唐虞以來,敬天祭鬼,祀神尊祖,不過借崇德報功之意,檢束民志。)
        (自西漢諸儒創五行之論,以為禍福自召,而災祥之說大熾,於是輾轉附會,捏
        (造妄言,後世變本加厲,謂天地鬼神,實操予奪生死之權,順之則吉,逆之則
        (凶。)
        (由是棄明求幽,舍人媚鬼,淫祀風靡,妖祠麻起。)
        (自宮廷以至外臣,自士夫以至民庶,一倡百和,舉國若狂。)
        (日醉心於祈禳禱祝,其遺傳之惡根性,牢不可破。)
        (雖今日地球大通,科學發達,而億萬黃人,依然靈魂薄弱,羅網重重,造魔自
        (迷,作繭自縛。)
        (雖學士大夫,往往與愚夫愚婦同一見識。)
        (最可笑者,極狡黠之人而信命,極奸惡之人而佞佛,不信鬼神之人而討論風水
        (,極講鑽營之人而又信前定。)
        (惝怳迷離,不可究詰。)
        (中國之民智閉塞,人心腐敗,一事不能做,寸步不能行,荊天棘地,生氣索然
        (,幾不能存立於天演物競之新世界。)
        (視西人之腳踏實地,憑實驗不憑虛境,舉一切神鬼妖狐之見,摧陷廓清。)
        (天可測,海可航,山可鑿,道可通。)
        (萬物可格,百事可為,卒能強種保國者,殆判霄壤。)
        (故欲救中國,必自改革習俗入手。)
        (欲改革習俗,而不先舉層層關鍵,一拳打破,重重藩籬,同時沖決。)
        (使自今以後,合四萬萬同胞,人人鼓勇直前,從實理闡起,實事作起,則膠黏
        (絲縛,障礙多端,竊恐再更三百年,中國猶如今日,這豈不是最可憂慮的事麼
        (?話休絮煩。)
        
        
    2**時間: 地點:
        (如今先敘那江蘇吳江縣有一布衣,姓卞,名至元,號資生,家居縣城偏西古儒
        (林里。)
        (少承父師教訓,長受朋友切磋,上下縱橫,學兼新舊。)
        (其胸襟磊落,思想高尚,真有空前絕後之概。)
        (生平專講實踐,最恨鬼神、仙怪、星相、卜筮諸說,謂此實陷害人群進化的蟊
        (賊。)
        (因此於書室座右,高貼格言一紙,藉以自警。)
        (他有一子,係夫人林氏所生,年方八歲,小名瑞兒。)
        (資生眼裡看出來,沒有可從的好師,只得自行督課,閑時即舉那格言講解。)
        (其詞曰:
        (  多讀有用書,少作無益事。)
        (救人莫如醫,惑世莫如巫,南人信鬼,故二者連稱,其實巫醫那得並論。)
        (做人當從陽面做起,勿從陰面做起。)
        (光明世界,但有實象,斷無幻境。)
        (世果有神仙,則秦皇漢武,可以不死。)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鬼與死為聖人所不言,聖人不言,而
        (我人必昌言,是謂背聖。)
        (盡人事乃真君子,諉天命必非丈夫。)
        (賽會迎神,懸燈演劇,人視為熱鬧道場,我視為昏暗世界。)
        (開山築路,而曰礙風水,則外國鐵軌如織,礦產紛開,何以國勢勃興?豈風水
        (行於中而不行於西。)
        (人藏其心,不可測度,相自相,心自心,相由心生,真術士欺人之語。)
        (這幾條格言,雖寥寥百餘字,資生的學識志氣,已見一斑。)
        (好在不徒空言,並能實行。)
        (他一家之人,為所感格,無一個沾染惡風。)
        (有欽佩他的,便有四句話贊他道)
    資 生:僧道無緣,星蔔不入,塵障一空,男讀女織。
        (這資生有一個中表弟,姓楊,字心齋,單名德,家住鎮江府城內,小資生三歲
        (。)
        (說他的本領,八股以外,絕無事業,是一個頑固不通,充數兒的秀才。)
        (因此把這因果祈禱之說,看作聖經賢傳,身心性命之事。)
        (心齋幼時,隨母至舅家,盤桓動經數月,與資生極為親昵。)
        (不幸母氏去世,他因支援家計,無暇出門,彼此闊別,不覺荏苒五載。)
        (某年七月上浣,忽然買舟往訪,到岸時日已西沈。)
        (相遇之下,略敘寒暄,即請出嫂氏相見,不免治饌款待。)
        (那資生平日見他書信來往,諸多迷罔,思趁此多留幾日,慢慢的把他開導。)
        (豈知心齋之來,也懷著一種意見,他不曉自己不通透,反笑資生為狂妄。)
        (亦欲乘機問難,以折其心,一聞挽留,正中下懷。)
        (兩人雖是親戚,此時卻宗旨不同,各懷著一個不相下的心思。)
        (心齋餐後,閑步室中,見架上所列之書,都是科學的鉅冊,壁間所懸之畫,都
        (是世界的新圖,為生平所從未夢見,已自大不滿意。)
        (忽又擡起頭來,見書案右首,貼著那格言一紙,勉誦一過,不禁哈哈大笑道)
    心 齋:表兄不是我多嘴,你這一張格言,實所未解。
        (資生正欲置答,適僕人送來遠友的信函,因倚榻拆看,擡頭對心齋道)
    資 生:表弟,且坐,容少緩奉問。
        (第二回 駁命數大儒口脗 辟神道末俗針砭)
        (資生閱信既畢,即問心齋未解的所在,心齋)
    心 齋:表兄說諉天命者非丈夫,我且問你:孔子云,不知命無以為君子,王充有命祿之
        篇,李康有運命之論,子果以為是耶否耶?
    資 生:弟試論之。
    心 齋:命之一說,不外貧富貴賤死生六字。然而淫人累千金,賢士家徒四壁,鄙夫登三
        事,大儒身無一命,閭巷長者多髦期,而善人或早夭,誰為為之?非命而何?
    資 生:(資生笑應道)不然。太上之初,言德不言命,故善惡分而貧富應之,賢愚分而
        貴賤應之,惠逆分而死生應之。在華封人之祝曰,祝聖人富,不祝巢許。在舜之
        命禹曰,汝陟元後,不命共驤,在文王之告武王曰,夢帝賜九齡,不賜管蔡,是
        也。顧夷齊仁而貧,陶猗反富,孔孟聖而賤。驤賈反貴,顏子貧而夭,盜蹠反壽
        。人之言德者,求其說而不得,則相與歸之天。曰命耳!命耳!此命之說所由昉
        。雖然命何名哉?冥焉爾,令焉爾。謂冥冥者不可知,而天有以令之爾。使天而
        果有以命之,則至尊且明,必不貧夷齊而富陶猗,賤孔孟而貴驤賈,夭顏子而壽
        盜蹠。且使天而果有以命之,則莫之為而為者天也,莫之致而致者命也。銅陵金
        穴,可不召而來。苴茅分虎,可不求而得。黃?鮐背,可不祈而至。何以貨殖之
        子。傳販脂賣漿之業。干祿之士,操負鼎販牛之策。養生之家,求煦噓呼吸之術
        哉?
          吾觀夷望同志,而東海異於西山,憲賜同學,而結駟異於露肘,柴由同仕,
        而出走異於覆醢。然則執鞭而求,貧可致富。投竿而謁,賤可邀貴。啟門而逃,
        死可幸生。豈天之命人使若是耶?抑亦人自為之耳?假使夷齊而權子母,則墨胎
        之封,埒於齊楚,孔孟而行苞苴,則鄒魯之席,豔於金張,顏子而習詘伸偃仰,
        則陋巷之年,高於喬松,又使陶猗不倚市門,則操瓢鼓瑟,必不能鳴鍾鄰里,賈
        不媚色笑,則稱先道古,必不能紆佩侯門。盜蹠不聚徒行劫,則蒙袂輯履,必不
        能沒齒東陵。然而夷齊諸人,安之若素。陶猗諸人,亢之不疑。使天而有以命之
        ,是命能行於夷齊諸人,不能行於陶猗諸人也,有必不然矣。是故太上立命,其
        次制命,最下者聽命。修德不望報,以行其心之所安,立命之謂也。命而可立,
        何命之有?子言不受命,李泌言造命,制命之謂也。命而可制,更何命之有?晉
        魯褒有言,死生無命。富貴在錢,此言雖駭人聽聞,亦足為世之不自競爭。徒槁
        吾身,灰吾心,俯首聽命,慕他人之顯榮,悲自己之淪落的當頭棒喝。要知天命
        之說一熾,則君必輕其國,臣必怠其職,農不事耕稼,婦不事織,士不事學業,
        天下衣食之源,富強之機,必至立窒,其與蔔筮瞽人之害,寧有異耶?
    心 齋:(心齋默然良久道)命不足憑,敬佩名論。至鬼神則究未可竟辟。明有神,幽有
        鬼,載於古籍。宋儒張子謂鬼神者二氣之良能,紫陽承其意而更辟一說,謂至而
        伸者為神,反而歸者為鬼,其實一物。觀春秋時已有鄭伯、有齊彭生故事。厥後
        蘇子瞻喜人談鬼而鬼至,阮瞻論無鬼而鬼亦至,不可謂白楊青塚間,必無披荔帶
        蘿之輩。《易》曰:『精氣為物,遊魂為變。』鬼之為言歸也。自古無生而不死
        者,即無死而不為鬼者。賢如巢許,聖如周孔,般倕之技,賁育之勇,王侯將相
        ,後先接踵,累累蓬顆之間,皆斯人之逋逃藪矣。表兄必並此辟之,毋乃過當。
    資 生:(資生正色道)表弟,你道我沒有真見隨口胡說麼?可怪弟泥古不化,知其一不
        知其二,吾儒不斥鬼神,西人亦有靈魂之說,此宗教家藉以警世之微意,非必實
        有此事。表弟,你徵引古書,認虛作實,未免為古人所愚。你看那湘靈山鬼,見
        於《楚詞》固騷人比興之作。外此若東方《神異》之經,唐人《宣室》之志,侈
        言仙佛,語並無征,怪誕離奇,寓言八九,書又安在可盡信?而古今來亂民奸賊
        ,又大率借此惑眾,號召一切,陳勝之鳴狐,張角之妖書,大都肆荒誕之言,行
        煽惑之計,一般無識之民,皆受其欺而不覺,其弊之極,乃至流為庚子之拳匪。
        吾謂人死則譬諸燈滅,形影俱息,安得有鬼?俗語說得好,疑心生暗鬼,可知神
        鬼二字,是由疑心生出來的。方今格致日明,不出百年,中國士民將無一談鬼神
        之說者。表弟,我與你數年不見,方冀你學識大進,刮目相看。卻原來塵腐依然
        ,連這個鬼神二字尚不能勘破,豈不可怪!
        (心齋受了一場奚落,欲再強辯,已覺理屈詞窮,只得將他話岔開。)
        (那時自鳴鍾正錚錚的敲了十下,資生忙起身道)
    資 生:時已不早,表弟遠來跋涉,宜即安寢。愚兄失陪了。
        (遂告辭而入。)
        (第三回 嗤討替語語解頤 斥祈禳言言動聽)
        (心齋一夢醒來,早已東方放白,在枕上思想昨日光景,自言自語道)
    心 齋:我那表兄,不信命又不信鬼神,我欲難他,反被他一番議論,說得我啞口無言,
        但是我終不輸服,須再尋一二事與之辯難。
        (正在起身,資生已踱將進來,難免又有數聲套話。)
        (飯罷無事,心齋偶翻日報消遣,忽檢著一紙內有蘇城童稚,連日被溺一則,略
        (謂童稚被溺,係此地溺鬼討替所致,並有某少年撰一短篇文字,刊於報首。)
        (心齋閱畢,喜有同志,因故意把這篇文高聲朗誦道)
    心 齋:地非臨濟,何來妒婦之,津境異瀟湘,詎赴靈妃之召。而乃無端而效徐貞之負石
        ,學屈子之沈淵,誦公無渡河之句,能無為蘇城被溺之童稚代籲無辜耶?吾雖不
        文,敬賦公無渡河以弔之曰:『公無渡河公竟渡,馮夷震懾老蛟怒,狂夫白首且
        不可,婉戀之年毋乃誤。』
        (心齋且讀且歎,及偷眼看資生時,但微微含笑,置若罔聞。)
        (心齋不能複耐,把報紙示資生道)
    心 齋:表兄,你看上面所載,這種溺鬼,己欲溺而溺人卻也可恨。
    資 生:童子失足溺死。亦是常事。這討替之說,哀溺之文,皆好事者為之,弟何憤為。
    心 齋:據理而論,有人於此,忽入罟護陷阱之中,無術自解,則後之來者,不必皆為其
        鄉黨朋友,即嘗有睚眥之怨,苟非必欲其死,無不大聲疾呼,遙相告語,使救其
        命。一為鬼則不然,無論死於火、死於水,死於縊,死於鴆,皆有所謂討替者。
        豈一入鬼道,即居心殘忍,雖行路之人,皆將引為同調,而亦使其死於火,於水
        、於縊、於鴆而後快耶?抑非討替不得再轉輪回,閻羅老子亦糊塗昏瞶,一任斯
        人之蹈覆轍者,迴圈不已,不一過問耶?是誠冥冥中之大疑竇,令人索解不得,
        兄能出一言判其理否?
    資 生:(資生笑道)可又來昨既力斥鬼神,又安有所謂溺鬼?既無溺鬼,又安有所謂討
        替?憶昔人有遇縊鬼者,鬼以繩結環相示,誘此人引頸就縊,此人佯為不能,徐
        以一手置環中,鬼曰:『誤矣。』乃縮回其手,而以一足置環中,鬼又曰:『誤
        矣。』此人笑曰:『汝誤才有今日,我不誤也。』鬼大哭而滅。又袁簡齋《續齊
        諧》中,有豁達先生者,遇一縊鬼,欲討替。先生大聲喝曰:『好大世界,無遮
        無礙,死去生來,有何替代?要走便走,豈不爽快!』說者謂豁達數語,可將一
        切討替鬼立時喚醒,作大解脫。吾謂以上二則。都是寓言,謔浪盡致,非謂世上
        真有討替鬼,實欲喚醒一切信討替鬼之人,諷誦一過,應自默會,子何猶惑於討
        替之說耶?
        (言次,忽一女僕取茶點進,口稱奇事奇事。)
        (資生問他何事驚怪?女僕道)
    資 生:方才遇見一同鄉人,說及他鄰家有某甲得罪神道不肯祈禳,終竟死了,臨死口叫
        懊悔不絕。
    心 齋:(心齋不待說完便插嘴道)如何!如何!可知祈禳之事尚不可廢。即鬼神之說,
        不盡無憑。
    資 生:(資生哼了一聲道)屢言不悛,表弟何頑固若此。可見吾中國這班士子實不中用
        。手孔孟之書,膝程朱之席,而膠執鮮通,不明真理,殆皆我弟一流人物。鄙意
        人當疾病纏身,只有節飲食,慎起居,求醫服藥,勉盡人事,除此別無他法。無
        如積習相沿,難以理喻,一遇疾痛,輒謂鬼神作祟,信巫覡僧道等胡言,百般祈
        禱,幸而獲安,不以為病本可不死,以為其術之神,實足挽回造化。若輩遂得飽
        所欲而去,設仍不諱,非特無片言一斥其謬妄,反悻悻然謂此因不早祈禳,以至
        觸怒鬼神,愚夫愚婦,如醉如癡,妄費鉅資,在所不恤。那曉得人之壽夭,斷非
        此等人可主宰其間。苟或生死之權,果由若輩操之,則與其臨渴掘井,不若未雨
        綢繆,人何不於未病之先豫倩其專誠祈禱,以免夭劄。則凡擁資財,挾權勢者流
        ,又皆可恃此無恐,長生不死,有是理乎?明此而祈禳之說,不攻自破。更堪笑
        者,民間或築墳,或造屋,其鄰近之人,設抱微恙,家人輩必相聚議說,是必動
        土觸犯太歲神所致,急宜延巫祈禳,或請僧道作福,庶保無虞。不知冤各有主,
        太歲有靈,自當於築牆造屋之家,肆其荼毒,何致殃及無辜,無理取鬧。其尤甚
        者,則以鄰近並無土木之興。師巫無可藉口,乃逞其搗鬼伎倆,以為是必飛來土
        煞所致。無論並無土煞,就令有之,既可飛來,即可飛去,何妨任其來去自由,
        置諸度外?或謂天狗、騰蛇、白虎等星,亦能在人間作祟,實在並無此星,何所
        謂祟。其說荒謬絕倫,更可付諸一笑。或又謂祖先作祟,理宜祈禱追薦,以妥幽
        靈,於理尤覺不順。祖先果有知,必加意護佑子孫,使永無災悔,安肯無端作祟
        ,自害後嗣。至異姓鬼魂,生既與之無隙,死豈轉為尋仇,天下本無事,庸人自
        擾之,殊堪怪歎?
        (心齋側著耳朵,覺得此段議論入情入理,不禁連連點首,蹷然起敬道)
    心 齋:表兄,你的說話甚是真切,今而後如夢初覺,可不為一切幻說惡俗所迷。
        (第四回 鬼出會滿城鬼氣 瞎算命一片瞎談)
        (中國民俗,每逢七月下浣大都斂錢做那盂蘭盆會。)
        (日則紮就燈彩鬼像,沿街跳舞。)
        (夜則延請僧道,拜懺唪經,搭台施食,各處大同小異,而以蘇州為最著。)
        (心齋自月初到卞家,轉瞬已是旬餘,在鎮江時頗慕蘇州盂蘭會之名。)
        
        
    3**時間: 地點:
        (一日午後,與資生說起,欲至蘇一觀,以作談資。)
        (資生雅不願往,而又不好拂表弟之意。)
        (想道:聞今歲蘇州盂蘭會較往年更勝,當必窮形盡相,能令人發一大噱。)
        (若同彼前往,一則略盡地主之誼,二則能使表弟觸目驚心,倒也一舉兩得。)
        (當即滿口應允,喚僕人僱定船隻,先期同舟赴蘇,寓居胥門外某客棧。)
        (蘇人好遊,凡遇三節會前一二日,各處已極熱鬧。)
        (翌晨,二人連袂出城至虎邱一帶遊覽,但見七里山塘,遊人似織。)
        (迨夕陽西下,畫舫輕搖,燈火通明,管弦嘈雜,誦昔人「木蘭之楫沙棠舟,玉
        (簫金管坐兩頭」之句,覺樂事賞心,風光美滿,此時此景,彷彿似之。)
        (麋台鹿囿間,風景固自不惡。)
        (及興盡歸來,則已玉露初零,魚更數躍矣。)
        (倦極假寐,一宵無話。)
        
        
    4**時間: 地點:
        (明日恰是會期,二人朝餐後,同至元妙觀前,先啜茗於雲露閣,小飲於老萬全
        (,領略蘇垣風味。)
        (俄而萬頭攢動,空巷出觀,都道會來會來。)
        (資生等亦逢場作戲,隨眾觀看。)
        (計前導有金鼓、有燈牌、有十景旗傘、有茶擔、玉器擔、香亭、鑼鼓、十番棚
        (等項。)
        (次則扮出各種鬼相,如大頭鬼、小頭鬼、摸壁鬼、無常鬼、兩面鬼、獨腳鬼、
        (長子鬼、矮子鬼、胖子鬼、瘦子鬼、脹死鬼、餓死鬼,以及刻薄鬼、勢利鬼、
        (強橫鬼、懦弱鬼、說謊鬼、驕傲鬼、色鬼、酒鬼、脅肩諂笑鬼、招搖撞騙鬼。
        ()
        (末後有焦面大王鬼,擺來踱去,全是官樣,是鬼是官,令人莫辨。)
        (又有小孩數十,身穿號衣,手持各樣軍器,裝作鬼兵。)
        (另有一童,翎頂翹然,騎馬按轡,裝作鬼將,押解鬼餉,冥鏹紙帛,高積如山
        (。)
        (更有一巨鬼,匍匐作求乞,演出借債鬼的模樣,以上諸鬼,卻都興高采烈,鬼
        (混鬼鬧,鬼笑鬼跳,一路人看鬼,鬼看人,應接不暇,兩人看著大笑不止。)
        (看時辰表時正在三點餘鍾,尚可暢遊,遂步入元妙觀。)
        (此處為江湖賣技人聚集之所,把戲場,西洋鏡,拆字攤,相人館,無所不有。
        ()
        (忽一處喧嘩嘈雜,聚看的人圍了數重,近前逼視,一鄉下農人扭住算命的狂毆
        (不已。)
        (算命的雙目皆瞽,不回手,不開口,一任毒打。)
        (看的人恐釀人命,齊聲喝止。)
    心 齋:(問其緣故,鄉人怒目切齒道)我是城外農人,家中父母雙全,耕田度日頗可溫
        飽。今因趕熱鬧進城,適在此處遊玩,這廝百計兜攬,因費錢百文,令推算流年
        。可恨這廝屈指一輪,便開口向我道:『尊造刑克重重,命硬得很,必定父母早
        亡,難享蔭下之福。』那時我尚不發怒,惟正言相告道:『你誤了,我父母康健
        無恙,你怎說此話咒他老人家?』這廝聽了我言,並不轉風,卻反板著面孔道:
        『我的推算極准,從來不曾瞎說,照你的八字,父母決已不在,你還說康健,難
        道你要想他人做父母麼?』列位爺們,這廝的話叫我那裡忍得住?列位且閃開些
        ,讓我索性打死那人,出這一口鳥氣!
        (說罷,又欲轉身舉手。)
        
        
    5**時間: 地點:
        (此時資生實在看不過,大聲喝道)
    資 生:你這人也太呆了,星相地卜,原是騙人財物,無一語可信的。即有一二句道得准
        ,不是他隨口撞著,便是他設法探聽,察言辨色得來的,又何必與此等人認真?
        你恨他咒你父母,須知你父母決不會被他咒死,照你這樣毒打,萬一失手,釀成
        命案,官司臨門,那時你父母真要嚇死氣死,後悔也來不及了。你有錢百文,不
        喝酒去,卻與這廝胡纏,這是你的大錯,又何苦一誤再誤呢。
        (說到此處,那鄉人已恍然大悟,連聲稱謝,便拱拱手一溜煙去了。)
        (那些看客亦口稱有理,一哄而散。)
    資 生:(看那算命時已是頭面青紫,不成模樣,一塊半新半舊的白布落在桌下,俯首視
        (之,兀自似通非通的寫著幾句道)推算星命,傳自異人,斷決休咎,應驗如神
        (。焚香卜易,必要誠心。所占之事,靈應十分。諸君賜教,到館面陳。
        (二人不覺啞然一笑,相與大踏步而去。)
        (第五回 辨吳諺通人多識 說女界志士傷心)
        (卞楊二人一路說說笑笑,回到寓中早已是黃昏時候。)
        (棧主人搬出夜飯,二人食畢閒談。)
        (心齋初次到蘇,聽得吳中人士,無論男女老幼,那口音都與鎮江不同,恍然於
        (方言俗語,各處歧異。)
        (因記起他母親在日,曾說道)
    心 齋:吳人言語,忌諱最多,習俗所尚,父老所傳,多有不可解者。
    資 生:(因開口問資生道)表兄,你是吳人,定習聞吳語,吾聽得先母說,吳地諺語不
        一而足。今夕無事,欲懇兄一一明告,並剖析其理由,使弟異日回鎮江後多一談
        笑之資,也是弟出門半月。到過蘇州的一大紀念。
        (資生聞言,躊躇半晌,方答道)
    資 生:表弟,這又何苦!你既不思作方言記,不必把此沒要緊的事問及愚兄。不瞞表弟
        ,兄雖吳人,這種俗諺因其荒誕不經,無關實用,卻也不大理會,叫兄從那處說
        起?
        (他中表兩個正在一問一答,不防隔壁有一寓客,忽哈哈大笑起來,聲震窗戶,
        (繼又輕輕的說道)
    心 齋:吾久聞吳江卞生,是當代博物君子,那知連這本地風光諺語也不懂得,被人問倒
        ,還要左支右吾,豈不可笑!
        (資生歷歷聽得,心頗不悅。)
        (然他究係虛心自下的大儒,不是那一得自封的頂名兒秀才。)
    資 生:(細思道)此人話中有因,或尚可與談,不免儘先施之禮,與他一敘。
        (因此偕心齋同走過來。)
    資 生:(那人正憑案觀書,忽見二人進來,連忙離座出迎道)適才狂言多多得罪。磊落
        如兄,諒不我責。
    資 生:(資生忙應道)小弟不才,正欲請教。即蒙兄直言指斥,感且不朽,敢問尊姓大
        名。
    心 齋:(那人道)弟姓汪,名梧鳳,字學海,崑山縣人。因事到蘇。昨見二君舉止不凡
        ,詢及棧主,始知兄即吳江卞某。此弟生平最敬佩的人,敢問此位名姓。
        (資生一一代答,並求教言。)
    學 海:一物不知,儒者之恥。適才聽兄答令親之言,不免沾染一二分虛驕氣,據弟看來
        各處俗諺,以誤傳誤,於風俗人心實大有關係,須得吾輩讀書明理之人隨時洞察
        ,隨處道破,轉移而感悟之。若鄙為不屑措意,聽其謬說流行,這就是大大的不
        是了。以我兄之通達一切,似尚見不及此,此弟所以浩然長歎也。兄謂俗語不必
        深求,不知俗語未可厚非,特世人誤傳之,致陷入迷信一派為可恨耳。即如吳諺
        云:『二八勿打灶。』吳人因此謂二月、八月不可作灶說最不通,豈知二八乃籬
        笆之誤。言灶近籬笆,恐防火燭也。又云:『正九勿搬場。』遷移家宅者,遂避
        去此兩月,此亦無謂之至。其實正九乃針灸之誤。言針灸科遷移,生意必不好也
        ,『弗到黃河心弗死,到了黃河死不及』世之將錯就錯者,每援為口實,無理可
        笑,莫甚於此。蓋黃河乃橫禍之誤。言人不犯橫禍,則不肯死心塌地,及犯了事
        ,則身為囚犯,欲死不及,乃勸人及早改過的意思。『吃酒包婆娘,亦空三千糧
        ,摘醋咬生薑,亦空三千糧』,浪擲金錢者,每以此數語為口頭禪。奢儉一致,
        必無此理。要曉得上之亦空,乃一空之誤。下之亦空,乃一供之誤。千字係天字
        之誤。言吃酒包婆娘,一天空三天之糧,摘醋咬生薑,則一天可供三天之糧。諸
        如此類,不可不辨。吾兄以為然否?
    資 生:(資生欣然答道)妙論。妙論。得未曾有可作吳諺中新校正掌故了。
    學 海:(學海謙讓不遑道)這不過一知半解,算得甚麼?資生兄,你可曉得俗語之害人
        猶不止此,受其毒者,以粗人及女子為最多。粗人姑不論,那女子為四百兆國民
        之母,關係頗重,中國女智不開,而又有一種輾轉誤會之妄語,深入腦經,此真
        不可救藥的事。俗例重男輕女,謂生女則屋簷低三尺,新嫁娘忌在母家過冬至,
        謂母家過一冬,夫家死一公,已出閣之女,必在夫家度歲,謂非此則不利母家。
        他如耳朵熱,則謂有人說他。眼睛跳,則謂是非將到。鼻打嚏,則謂報信不爽。
        得夢兆則妄測吉凶,睹物象則妄分休咎,以及日月之為兄妹,雷電之有公母,鴨
        之腦有秦檜之靈,鵂鶹之鳥是冥王之婿,見寸星之蛇而謂吾祖,見燈火之花而曰
        有喜,此皆無理之尤者。婦女彼此告語,不以為怪。無論村姑鄉婦,即大家婦女
        ,幾沒有一個不染此種囈語,津津樂道的。乃知《女界鍾》所謂朝尋賣蔔之人,
        夕念消災之咒。朔望茹齋,報雙親之豢養;元宵聽鏡,決良人之登科。與夫請紫
        姑,拜地藏,占鵲噪,作筷仙,起牙牌數之類,猶事之小焉者也。
    資 生:吾兄高見極是。中國女界,如此腐敗,真真可怪。
        (言次,學海忽作色相告道)
    學 海:資生兄,這事猶我國女子普通弊病,但使女學大興即可無慮。你可知我姑蘇婦女
        ,近日更有一大玷惡,喧騰日報,內之為各省所譏笑,外之為各國所賤視麼?
    資 生:(資生聽了不覺一驚道)這卻未知,望兄明示。
        (學海方欲置答,只聽得擊柝之聲,遠遠而來,其時已三鼓了。)
        (遂訂明日再敘,各各告別安寢。)
        (第六回 拜僧成習婦德失修 為妓毀妝情絲益固)
        (資生與心齋,因急欲聽學海議論,明晨起來,忙忙的用了早餐,方欲舉步,忽
        (見學海已掀簾走進,怡然色喜道)
    資 生:今日可與二兄長談了。
    心 齋:(兩人齊聲答道)願聞妙言。
        (坐定,心齋先婉問道)
    心 齋:昨夕我兄所說蘇城婦女,究係何事?
    學 海:此事說來自講陰騭家言之,卻像談人閨閣,要墜甚麼拔舌地獄。然揆諸現情確實
        如此。若緘口不言,更不足為鑒戒之資。聞近來蘇州紳衿婦女,每喜拜和尚為師
        ,此倡彼和,相習成風。公行無忌,莫能檢束,美其名曰佛門徒弟,以為如此皈
        依,則可超登極樂世界。這豈不是一段奇聞麼?那婦女平素在家,見了生人即遮
        遮掩掩,做出百般羞態,獨於和尚跟前,無不放浪形骸,往來極密,其親熱更勝
        骨肉。凡遇寺中作佛會,及開光、傳戒、齋僧、施食等事,皈依徒弟,多呼姨挈
        妹,到寺隨喜,就在僧房內用茶用點。和尚百十分的慇懃,低言輕笑,做出許多
        的醜態。凡大叢林中皈依女弟子竟有多至百數十人,種種曖昧之事,實屬不可勝
        言。風俗淫靡,一至於此,深堪浩歎!此等淫僧之罪,固擢髮難數,為地方官者
        ,果能雷厲風行,嚴禁力杜,違者罪坐家長,並重懲僧人之犯法者,則此風或可
        稍息。乃竟熟視無睹,任其妄為,可為駭異。尤可憤者,僧人中每有自誇法術,
        哄騙資財,相傳本城世家子某甲,短衣白襪,窄袖青衫,一望而知為紈褲子弟。
          去年八月,因赴金陵鄉試,往釣魚巷獵豔,與妓女玉蘭有齧臂盟,從此數月
        不歸,大有此間樂不思蜀之意。事為甲母所悉,愀然不樂,時甲新婚未幾,其妻
        怨懟更不必言。有某僧者,自謂有秘術,甲母曾拜為師,一日適以事來,甲母告
        以故,並請用術離間之。僧初有難色,及賂以重資,始許一試。因索一紅綾餅,
        呵氣於背,又索小布袋一,口中唸唸有詞。中藏一針,謂甲母曰:『持此餅與甲
        及妓食,並以此袋私納甲衣縫中,必有效驗。可使妓美變為醜,不能複合。』甲
        母乃作函促甲回里,甲得書遂別妓整裝歸。其母絕不責罵,但謂曰:『妓有何好
        處,而癡心若此?』甲乃言妓之多情。且云:『若不得為小星,寧披髮入山,與
        世長謝。』妻亦佯笑曰:『郎言妓多情如此,儂亟欲見之。』遂代懇於母,授金
        脫其籍。母沈吟良久,出餅置桌上,謂甲曰:『汝言妓真心,汝試持此餅與之同
        啖。謂內有毒藥,因不能脫汝籍,與其生抱別恨,不如死葬雙魂。妓肯啖之,則
        真心矣,贖之可也。』隨與以鉅資及餅。其妻已將小袋隱納甲行衣中。甲茫然不
        知,欣欣前往。妓訝其太速,甲以母言告,即擘餅令啖。妓遲疑不決,甲笑曰:
        『焉有鴆人羊叔子哉!實告卿,我言卿良,而母與妻皆不信,故以此相試耳。如
        其否也,胡以資來。』遂以金示妓。妓信,乃分啖焉。是夜甲與妓同宿,細語喁
        喁,樂而不倦,久亦了無他異。甲竟挈妓而行,買棹旋家。母與妻見之,懊惱殊
        甚。急飭人覓僧,則已杳如脫兔,不知去向。這僧借術騙財,你道可恨不可恨?
    資 生:僧固可恨。然甲母與妻信其妄言,亦屬咎由自取。
        (時已鍾鳴十一下。)
    資 生:我們何不向外邊走走,得些空氣。
        (乃相與攜手出門。)
        (第七回 鰥夫賺孀婦女巫弄權 弱質羨宜男蔔人私語)
        (那三人且行且說,走有一二里路遠近,只見一座酒樓裝飾精雅,妙在隔絕鬧市
        (,有半城半郭景象。)
    資 生:好個酒肆,我們何不小酌談心,消此長日?
    資 生:(二人點首,遂相率躡足登樓,喚酒保道)你把那頂好京紹燉上幾斤,有清潔的
        果菜只管搬來,卻不要多問。
    學 海:(酒保答應道)是。
        (他三人在當窗一張小桌子坐定,便淺斟細酌起來。)
        (飲未數巡,那學海先開言道)
    學 海:二位長兄,弟有近事兩則,頗覺新鮮,說給二位,為今日下酒之品可好不好?
    資 生:妙極。妙極。我與表弟先各浮一大白,洗耳恭聽。
        (說罷,二人各舉觴一飲而盡。)
    學 海:我邑鄰縣新陽人陸道基,年逾不惑,家道赤貧。數年前在縣城某家訓蒙,僅堪餬
        口,近因鰥居無偶,心緒不寧,日復一日,竟想出一個急計。一日商之素所稔熟
        之女巫,囑為賺一佳婦,巫許諾。未幾,有青年孀婦,風姿甚麗,家業亦饒,適
        往女巫處,占問終身休咎,女巫心中默忖道:『這魚兒要上鉤了。』屈指把八字
        一掄,佯作吃驚之狀道:『娘子不出百日將有災難。』婦驚曰:『如何?如何?
        不識可有禳解之方否?』巫假意沈吟一番道:『只有一法,別無妙術,但恐娘子
        未必允從?』婦固詰之,女巫道:『惟得陸姓者而醮之,庶保無恙。』婦曰:『
        世上不乏陸姓,但未識是何等人?倘貌美固我所願。』女巫道:『癡娘子此為禳
        災而求偶,尚何暇擇妍媸老少?我早為你推算定了,某日清晨,獨起開門,見一
        男子走過,即問其姓,果姓陸,則得其人矣。如或錯過,則大災莫解。』婦受教
        而歸。至期如法等候,果得陸某。告以欲嫁,陸徉為不知,以齊大非偶,再以年
        貌懸殊,故意峻拒。婦強曳而入,結為夫婦。牀第之間,猶感激該巫不置,此人
        與弟素熟,幾無言不告。以上情形皆被弟饣石出來的,卻千真萬確。這事奇也不
        奇?
    資 生:此真奇聞。可見巫蔔之輩,慣弄玄虛,世人迷而不悟,趨之若驚,這真中國極大
        的怪事。敢問再有一則,卻是何事?
    學 海:此係弟所目見者。今年三月,因本地將辦學堂,到上海購買書籍儀器。購畢無事
        ,閑遊各處,偶至一廟門前,問本處人知名紅廟。方徘徊門外,忽睹一靚妝少婦
        ,後隨小婢,自廟中出,頗似大家閨閣。在門口測字攤上,隨手拈得一字,拆字
        者詢其何用,少婦赧然答道:『求子』。測字者即正襟危坐,將字拆開,瞎說一
        番,旋謂少婦道:『照字拆看難得麟兒。然人定勝天,倘能不惜小費,當為想一
        厭禳之法,以求必得。』少婦默然片時,問道:『如何做法?未知要費錢幾許?
        』拆字者附少婦之耳,喁喁數語,第見少婦頷首者再,悠然有會而去。以少婦求
        子公然形諸口,已屬奇事既求之不得,該拆字者又可以為之代謀,而少婦竟鼓舞
        歡欣而去,斯誠奇之又奇,不可思議。
    資 生:(資生狂笑道)其中隱情,不言而喻,這又聞所未聞了。此等現象,日觸於吾輩
        腦筋,如何耐得?吾不怪女巫與拆字者,吾獨怪我中國人人為所眩惑顛倒,竟沒
        有一個能抱定識,具毅力把他覰破。向使我中國人民無一過問,那女巫、拆字輩
        也就要絕跡人間了。
        (說罷浩然長歎,連連拍案。)
        (學海知他已有醉意,故道著世態,分外感傷,便婉言道)
    學 海:資生兄,吾等六尺之軀,百年之壽,也愁不得許多,酒已夠了,可就此出外罷。
        (第八回 官惑堪輿徒資嗢噱 神醫疾病實駭聽聞)
        (那資生酒量本不甚豪,今因知己歡聚,暢談薄俗,不免多喝了幾杯,因此腳高
        (步低,竟有不能支援之勢。)
        (心齋與學海看天色尚早,想著茶能解酒,便步入一茶肆中,博士湊趣,泡上三
        (碗濃茶。)
        (三人喝了一回,津津有味,已清醒了許多。)
        (聞得那隔壁桌上兩人對坐,正在齗齗爭辯,各執一見。)
        (原來這兩人一姓李名曰輝,號有光,一姓蔡名沅,號明辨,都是本城人。)
        (那有光專信風水。)
        (明辨專信神佛。)
        (主義不同,因此互逞詞鋒。)
    有 光:天下只有風水,沒有神佛。
    明 辨:神佛是實有的,那風水卻是作不得准的。
    有 光:你那裡曉得,風水一道,如今的官場中尚多信服,吾輩小民,豈可訾議。我聞金
        陵上元縣署,據堪輿家言,為仙鶴之形,故照牆例用木壁,恐磚石壓傷鶴頂也。
        握此篆者,控鶴淩雲,騎鶴致富,風水所係,往往有征。前年某大令攝上元,不
        信風水,於頭門外添建告示遊廊,砌以磚壁,又設太平水缸數具,皆不利於鶴形
        。後聞本任某令回任,以其故違定章,擅興土木,擬詳稟大憲。嗣經某當道力勸
        ,始不出詳。又聞常州陽湖署,近籌款改造,落成而後,經地師勘驗,言須壞七
        官,代理縣事某,至不敢入衙。而在後署理之某令,本為風水專家,即豫至署內
        外,將羅盤針縱橫察看,聲言須改造若干處。由此可知風水之說,不獨愚民深信
        。他們翎頂輝煌,身任百里侯的且看重此道,你何必輕加駁議呢!
    明 辨:你休再講這話。我聞諸新黨家言,中國因風水二字阻止鐵路,阻止開礦,以及爭
        墳地則闔族械鬥,覓葬地則棺木暴露,種種禍端,指不勝屈。可見風水有害無利
        ,不若神鬼之實能福人。
    有 光:何以見得?
    明 辨:人於神祇,不可不尊。你不信,但想那施相公能為人治瘡毒,那觀音、灶君等更
        各有仙方仙丹,以療人疾玻尤奇者,皖省安慶城內絕少良醫,其土人亦不信醫而
        信神,謂神能醫病也。聞前年有某候補道,原籍江蘇,分發安徽,因母病劇,所
        延諸醫,皆甚庸劣,不能奏效。有人告以某鄉某神最靈異,何不往求。某道因與
        那人及僕同往,後語同鄉人謂求醫之法,先具疏於神,言病狀至明日,然後叩首
        求籤,詢神可治與否。簽許可治,則寫方,其法於幾上敷以香灰,數人肩神轎,
        扶轎竿頭於灰中,書字寫方畢,複肩神轎,曆各村一周,或過一家,神轎忽重,
        必神向其家索藥也。然後其家將所有各物,一一相告,言至某物而神轎輕,則其
        家舉某物相贈。聞服其藥,多有驗者。病者於夜間,亦輒有夢神來診病者。故信
        神之心益堅,而醫亦由是愈加庸劣。
        (那有光不待說完,即冷笑道)
    有 光:都是胡言,我兄偏信,真可謂愚極了。某聞西國十五世紀以前,醫學未興,有病
        者諉諸神權,托諸星士,此實野蠻時代的舉動。中國至今日而尚有此習,可愧之
        至。此事害人不淺,所謂仙丹者,燥烈之香灰而已。所謂仙方者,不對症之藥味
        而已。治病不足,增病有餘,怎反說有功效呢?
        (有光講到此處,又連聲大笑不止。)
        
        
    6**時間: 地點:
        (此時滿室之人,皆側耳聽他兩個辯議,卻靜悄悄無一人言語,好似在說書場一
        (般。)
        (時資生醉意全解,聽他二人所說,到也均有見解,惟未免各有偏弊,因隔桌插
        (嘴道)
    資 生:二位息爭,自吾觀之,那風水神佛二說,均不可信。無形無跡之神佛,果能為人
        治疾病,則天下可以無醫生,其荒唐概可想見。至風水二字,大率起於古之葬者
        ,蓋謂墓地不為風所侵,水所入耳,後人緣飾附會,致有種種不經之說。使其說
        而然,何以郭璞為千古葬師之祖,而不能保其身?後世擅青鳥術者,其子孫亦不
        聞致身富貴。虛誕偽妄,不辨自明。即如日本不講風水,而國盛民安。歐洲不講
        風水,而富強甲五洲。然則風水斷斷不足憑信。你們因官長尚且信從,便尊而重
        之,其實那官長也是平民做的,他的見識或反不及平民,豈不聞《左傳》云:『
        肉食者鄙』麼?二位不信,聽我也述一二事與二位解圍何如?
        (第九回 學使媚神侈陳儀仗 邑令修塔浪擲金錢)
    資 生:(資生接說道)二位,試想我中國官場,名貴的莫如翰林,望重的莫如督學。士
        為四民之首,學政又為全省士人的表率。比那拋一、二萬兩銀子,捐得來的候補
        道,這豈可同日而語?然平心思之,他們也都從八股帖括進身,並沒有別的擅長
        ,所以大半腐氣薰蒸,心地庸陋,求知識略略開通的,十人中竟無一二。近聞友
        人傳說,有某省學政酷信鬼神,相傳其視學某省時,署中偶有一青蛙,躍至案下
        ,伏著不動,此本不足為奇,豈知那學政甚為昏憒,毫無定識,平日習聞僕從讕
        言,謂本城某廟之神,時化身作青蛙,所至之處,皆有喜慶隨之。今一旦惠臨署
        中,真是求之不可得的。便狂喜不置,疑為神降,竟率眷屬多人,衣冠叩拜,並
        備牲酒祭獻。納入盤中,用玻璃罩蓋之,舁蛙於彩輿中。傳集鼓吹,以己之銜牌
        執事前導,派一差官蟒服執香,擁護青蛙,送至廟中。道旁觀者咄咄稱怪,以為
        今日學政署中,豈忽有婚娶之事,不然何如是之排場闊綽?及聞送青蛙事,則又
        一人傳十,十人傳百,百人傳千,沸沸揚揚的說道:『這個學政,必指日高升,
        他的後福,不可勝言,故青蛙降臨。』又有一種人說道:『青蛙神十分靈異,聞
        有三頭六臂神通,巍巍學政,尚如此敬重,我們芥子般的小百姓,豈可反輕視他
        呢?』二位他身為學政,竟荒謬至是。昔人云:『道高一丈,魔高十丈。』吾請
        易之曰:『官高一級,愚高十級。』二位以為是不是?
          至相信風水,惑於望氣、驗脈、認龍、點穴、擇土、潑沙諸說,尊視青囊、
        赤雹家者,豈僅上元陽湖兩縣令為然。吾恐普天下學士大夫,殆無一不信此道,
        你們又少所見多所怪了。即如前歲某日報,載有湖南桃源縣建塔一事,略謂隸該
        縣治七八里,有溪流一道,為陵鄉各溪匯流之區,出口入河之地,曰延溪口。是
        地兩岸平蕪,土人以種植豆棉為事。某令勒捐苛罰,無可報銷。除修治衙署及北
        街房屋各廟宇外,借此培植文風。因於是地建修浮屠九級,以為文峰,謂可豫兆
        科名之顯達。落成之日,加頂於上,僱有菊部一班,金鼓喧天,以避土木之煞。
        城鄉內外,紅男綠女,白叟黃童聯袂往觀者,何止千萬人,眾口嘵嘵,各具一見
        。有謂『某令建此浮圖,實與地方大有裨益,將來振起文風,實此塔的功效』。
        有謂『某令剝削民財,妄興工作,況縣境有塔二座,一居對河,一在廉泉山頂。
        他如文昌閣、奎星樓,均為培植文風起見。今科名中只有一孝廉,係刀筆名手,
        某令亦幾弄巧成拙了』。由前之說,使愚夫愚婦。因此迷信益深,謬說益滋。由
        後之說,以有用之錢作無益之舉,這豈不又是一怪現象麼?吾勸二位。從此不必
        再爭,但各將向來所不信的愈堅其志,將從前所誤信的,一概掃除。辟辟實實,
        由光明正大一路行去,把一切誕罔不經之事,付諸一笑,那就不負我今日一番饒
        舌了。
        
        
    7**時間: 地點:
        如今話已說完,你等聰明人,諒必豁然貫通。天色已晚,我們就此告辭。
    資 生:(說畢,便揚長的出來,那兩人連忙立起,拱拱手道)承教,承教,容俟後會。
        (第十回 青陽遇祟一派胡言 黑夜偷油霎時露跡)
        (蘇城盤門外青陽地,前年許日本開作租界,頓成鬧市,轂擊肩摩,遊人如織。
        ()
        (然往往有因遊玩回家,得病不起者,吳儂好事,詫為奇怪。)
        (於是謠言四起,物議沸騰,僉謂遇祟所致,視作畏途,相戒裹足不前。)
        (那資生與心齋自到蘇垣以來,習聞街上行人三三兩兩傳說紛紜,早已略有所聞
        (,不過一笑置之。)
        
        
    8**時間: 地點:
        (那日,三人從茶肆連袂而出,早已是五點鍾的光景,一路行行且止,踱將轉來
        (,離寓門約有五丈路遠近,猝見一叢人攢聚街心,紛紛攘攘,圍著一人閒話,
        (正不知說些甚麼。)
        (三人不覺立住了腳,惟聞七嘴八舌都稱怪事。)
    資 生:(中間那人聲嘶氣急,指手畫腳的說道)我的連襟某人,昨日朝飯後出城遊覽,
        身體本甚強健,並無病症。豈知晚間由青陽地回來,陡發寒熱,旋即人事不醒,
        囈語大作。家人知其遇祟,急於外修,不暇裡補。然冤業不解,已來不及,天尚
        未明,竟一命歸天了。奉勸列位,青陽地鬼怪極多,是斷斷不可往來的。
        (眾人連聲稱是。)
        (內有一個意不能平。)
    資 生:(答道)老兄此話太不中聽。那鬼魅是何形象?曾否見過?與令親究有何深冤?
        定要索命。據小弟看來,那令親之死,正因家人瞎做,不早請醫服藥,竟是被先
        外修後裡補之邪說所誤,清天白日有甚麼鬼?有甚麼怪?老兄六尺鬚眉,何苦同
        婦人女子一般識見,造言惑眾,說得天花亂墜,鑿鑿有據呢?俗語說得好:『天
        有不測風雲,人有暫時禍福。』那疾病不疾病,是保不來的。如兄所說,凡自青
        陽地歸者,必無一人患病,無一人病死,而後可免物議,是青陽地將成洞天福地
        。且彼終歲杜門不出,閉戶獨居,亦不免有疾病死傷者,又當何說?況赴青陽地
        閒逛者,每日何止數千百人,何嘗人人得玻吾聞西國歧黃家言,凡地氣久悶鬱之
        處,一旦發掘炭氣外泄,或身素怯弱,或臟腑已感外邪,偶然觸此鬱勃之氣,遂
        致傷及腦筋,無端發病,這是理之所或有。若云鬼魅為祟,你只好騙三歲小兒,
        不能惑吾輩也。
    資 生:(那人聽了,早已無言可答,卻猶勉強蠻辯道)你這人好沒來由,我說我的話,
        幹你屁事。你不見棺木不哭爺,有一日你的眷屬或到青陽地遇了祟,喪了命,那
        時方曉得老子說話是不錯的,恐懊悔也無濟了。
    資 生:(正言間,忽有一人婉勸道)某兄,我勸你勿強詞奪理,此位所說也自有見。天
        下豈真有鬼魅之事?
    資 生:(那人聽了,舉目一觀,不覺驚異道)這又奇了。某兄你平日最喜談神說鬼,我
        記得去歲令正患病,尚叫喜保福、問蔔、齋神的鬧個不休。足下兩額角碰得一塊
        紫,一塊青,這是我親見的,何以今日大變初心,反助起他來?
    有 光:(那人道)這也不足為奇,前在夢中,如何能不惑神鬼?現已大醒,如何肯再信
        神鬼?我兄今日仍在夢中,而強已醒者使同夢,這是斷斷不能的。此事原因說來
        甚長。前日我家來一遠親,是浙江紹興人。他於晚間說起紹興某鎮,上月曾遭大
        火,焚斃多人,慘不忍言。數日之後,忽有某乙,自稱能白日見鬼,謂鎮人曰:
        『某家焚斃諸鬼,我日見之,焦渴殊甚,行將為禍。若每夜設水缸數具,滿存清
        水,再用淨麻油十餘斤浮於水面,以供諸鬼之飲,便可安寧無事,否則降禍不淺
        。』鎮人信之,果醵資設桶,儲水及油,悉如其法。次日視缸中水油均淺,鹹服
        其言之驗。忽一夜,該鎮有一婦將娩,深夜差人去接穩婆,路過此處,則見乙適
        在桶邊取油,遁避無及。明晨述之於人,乃知向之托鬼惑人者,實為夜間偷油之
        計。由此觀之,幸而某乙之計一朝敗露,倘無人覰破,則油必被其偷盡。該鎮之
        人且益信其真能見鬼,而某乙亦必大肆煽惑之伎倆。吾是以知中國各省,凡謂能
        通鬼神者,無一非騙油之類,凡妄信鬼神者無一非受騙之人,這就是我如夢初覺
        的大紀念。
    有 光:(那人見話不投機,便似睬不睬道)承教了。
        (說罷就揚揚的走開。)
    學 海:(學海拉著資生道)他二人倒說得痛切,我們也可就此回寓了。
        (第十一回 建仙祠奸徒斂財物 證白骨開驗破群迷)
        (三人入門各歸寓室,資生便向心齋道)
    資 生:表弟,我等來蘇多日,明晨擬欲旋里,弟意何如?
    心 齋:表兄可獨自回府,弟擬由蘇乘輪返家,不復再至府上,較為便捷。
    資 生:這又何必?弟須同返舍間,再敘幾日,然後回鎮,亦不為遲。
        (心齋只得應允。)
        (當行檢點行裝。)
        (明晨起來,一面喚棧使僱舟,一面算清房錢,辭別學海,遂下船解維而去。)
        (住了幾日,心齋倦遊思返,情見乎詞,學海(資生)不能再留,只得擇日餞行
        (。)
    心 齋:(酒酣對心齋道)表弟的胸懷如今不比從前,但那改良風俗,維持社會是我輩專
        職,弟歸府後幸勿忘懷。
        (心齋一一答應。)
        (翌晨告別,兩下未免依依,這也不在話下。)
        
        
    9**時間: 地點:
        (卻說心齋歸後,他的好友徐守仁成德、龔心虞壯抱二人的住室,離楊宅都不及
        (一里,原時朝夕過從,最為親密的,如今聽得心齋已返,便約同來訪。)
        (久別初逢,自有一番談論,那徐、龔二人宗旨性情與前日的心齋差不多,心齋
        (由吳返鎮後,即以所得於卞、汪者,薰陶徐、龔,漸漸移步換形,也就合同而
        (化了。)
        (有話即長,無話即短,轉瞬之間早已是冬盡春來。)
        (那心齋鑒於出門之得益,便也志在四方。)
        
        
    10**時間: 地點:
        (一日慕三竺六橋勝景,忽動遊杭之興。)
        (知成德無暇同往,因思單約壯抱。)
        (遂徑入壯抱書齋,見有一人正和壯抱暢談,細看時像是賣書客人一般。)
        (那人見心齋進來,便立起招呼,不復再言。)
    心 齋:客人有話,只管談講,也得與聞一二。我們是老友,常常相見的,你不要拘文拘
        禮,為我打斷了談興。
    資 生:(說罷那客人重對著壯抱道)適才先生問我安徽奇事,這事距今已有多年,憶安
        省英山縣西鄉,有一女子姓柯,年十五六,向有癡疾,輒十餘日不食,自云不餓
        ,因此日就尫嬴竟死。鄰近有術士某,創言柯女已仙,將降福鄰里,不當以常人
        殮,宜用兩缸對合封固,為立廟,置廟內,則軀可不朽。鄉愚無知,信從其說,
        爭斂錢建祠,由是男女具香燭進廟者,不絕於途。湖南之羅田、黃梅、廣濟人,
        尤為崇信。往昔荒村,頓成鬧市。女之父兄伯叔等,即就廟斂金,歲入不貲,藉
        以購美宅,置良田,出入衣服花美,一鄉中爭相稱羨。稱其父曰仙父,兄曰仙兄
        ,伯曰仙伯,叔曰仙叔,久之愈傳愈廣,來者日眾,漸有貴官大紳,轎馬赴禱。
        安慶省城僧某,本一無賴,聞其事以為可借此斂資,赴英山附女父兄,益神其說
        ,香火愈盛,遠方窮民遂有攜家於廟之兩旁,支蓋茅屋,售香燭食物,以謀餬口
        者。
          附廟十里,舟車轎馬終日絡繹。女之父兄伯叔得僧輔助,斂錢益多。鎮有某
        巡檢,豔其父兄之驟獲多金,遣心腹致意,謂能饋贈如禮,當為保護,使可常享
        其利。那父兄人極愚戇,竟不答應。巡檢因羞且怒,立即赴城告變,謂僧即白蓮
        教餘黨,在鄉借教斂錢,蠱惑鄉愚,集眾制械,期以某日舉事。今恐甚,即欲通
        稟省垣,調兵剿捕。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