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掛彈章一書忤朝貴 謫天山萬里苦風霜)
    (天陰月黑虎夜吼,陣雲銷鑠雙龍鬥。)
    (春風沉醉不知愁,一斛明珠酒一斗。)
    (醉臥城西戲馬台,兩行丹詔從天來。)
    (據鞍大呼殺群賊,士卒避易連營開。)
    (古劍光芒燭霄漢,殘紅飛濺胭脂馬。)
    (征塵亂卷天地昏,生吞小丑作人鮓。)
    (歸來塵夢猶未醒,湖山十里依然青。)
    (鯨鯢跳波海潮沸,豺狼當道草木腥。)
    (西風獵獵破窗紙,走狗已烹狡兔死。)
    (奇才淪落古所悲,道路崎嘔安足恃。)
    (長江日夜向東流,聲聲嗚咽嗚春愁。)
    (夜半推窗發狂嘯,恨不速斬仇人頭。)
    (青蓮才調江郎筆,庸俗碌碌不相識。)
    (無人能識故侯瓜,誰料天孫工組織。)
    (君不見,負書擔橐西出秦,黃金散盡父母輕。)
    (洛陽城外煙塵起,至今此地多愁云。)
    (嗚呼!仲連不生荊州死,古來聖賢貧賤起。)
    (人生萬事須自為,跬步江山即千里。)
    (這是一首古風,乃是在下一個友人作的。)
    (也不必說他的姓名出來,只把他的出身際遇,略略的鋪敘一回。)
    (借他作一個開場的影子。)
    (在下這個友人,本是貴介出身,中年落拓,性情豪伉,才調風華。)
    (卻是時運不濟,文章憎命。)
    (十年奔走,難遇孫陽;一曲凌雲,不逢揚意。)
    (吳門風雪,傷心伍氏之簫;燕市悲歌,誰聽漸離之築?蘇秦金盡,阮藉途窮;
    (揚州杜牧之狂,太白西川之痛。)
    (辜負了一身俠骨,埋沒了萬斛清才。)
    (想那造化弄人,真是顛顛倒倒。)
    (像這樣的絕世奇才,居然也會這樣風塵潦倒,你想,這一生屈抑,滿腹罕騷,
    (又從何處說起呢?)
    
    
2**時間: 地點:
    (如今閒話休提,書歸正傳,只說在下這部小說,為什麼把他叫作《無恥奴》呢
    (?這裡頭也有一個道理。)
    (在下雖然年少,卻是閱歷十年,遠遊萬里,遇著了好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見過
    (了無數獉獉撲撲的人物。)
    (那些官場裡頭的奴隸性質,商界中人的齷齪心腸,都被在下看得明明白白,真
    (是無奇不有。)
    (好像在下腹中的方寸之地,就如世界上的人類博物館一般。)
    (看官們看了在下的書,不要說在下的議論過於刻毒。)
    (要曉得現在的官場人物,只曉得拼命的夤緣鑽刺,那裡有什麼愛國的熱誠?)
    (商界裡頭,只曉得一心的積累錙銖,那裡有什麼合群的團體?)
    (差不多就是父子兄弟同在一起,也要極力的擠軋傾排,不遺餘力。)
    (你想,如今世界,可還有什麼公理麼?在下編這部《無恥奴》小說,也不是有
    (意罵人。)
    (不過是把在下十年之內,所見所聞的人物,所經所歷的事情,合將攏來,編了
    (一部小說。)
    (要叫那一班官場中的人物,商界中的富翁,看了在下的這部小說,大家警醒些
    (兒。)
    (孽海回頭,危崖勒馬,不要甘心做那無恥的奴才。)
    (這便是在下做書的本意了。)
    (在下做到此處,便有人問著在下道)
答應了:你這部小說叫作《無恥奴》,是演說那些無恥庸奴的現狀。但是據我看來,現在
    中國的二十二行省,大半都是這一種無耳無目無血無氣的人。你要把他們這班人
    物,一個個的都要形容出來,只怕你閉戶十年,著書萬卷,也說不盡這許多。
答應了:(在下聽了,就回答他道)天地之大,這樣魑魅魍魎的人物,那裡形容得盡許多
    ?不過就著在下一身的所見所聞,鋪敘一番,給你們大眾看官聽聽。
    (只說江蘇常州府地方,在乾嘉年間,出了一個有名氣的才子,姓江,名謙,表
    (字南山。)
    (少年喪父,家計清貧。)
    (幸虧他的太夫人,教養兼施,紡績佐讀。)
    (這位江南山先生,少年時卻是極肯讀書,後來長成之後,應試登科,鄉會聯捷
    (,殿試又是第三,點了一名探花。)
    (在京城裡頭,頗頗的有些名氣。)
    (一班大老們,都甚是器重著他。)
    (無奈江南山雖然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翰林,卻是生有傲骨,從不肯低首下心的趨
    (奉人,更兼性情方鯁,意氣縱橫,一班翰林院裡的同年,見了江南山的影兒,
    (也有些耳鳴頭痛。)
    (大家都趕著江南山,把他叫作冰人。)
    (那時的掌院學士,是個旗人,也不是什麼有名人物,見江南山一付冷冰冰的面
    (孔,見於他的面,不過是打上一躬,不肯格外趨奉,心上便也有些厭惡著他,
    (時常在裡頭軍機大臣面前,說這江南山的壞話。)
    (從來俗語說的「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那些王爺中堂,聽得這位掌院老
    (師常常說他的壞話,心上便也記得了這樣的一個人。)
    (剛剛事有湊巧,這江太史不知為了一件什麼事情,上書言事,洋洋灑灑的一大
    (篇議論,約有三萬餘言,想必是譏彈朝政,觸了當事的逆鱗,競把江南山的一
    (封稟帖,進呈御覽,還附了一個參摺,重重把他參丁一下,說他大逆不道,請
    (旨嚴懲。)
    (也不曉得江太史的這封稟上,倒底說些什麼。)
    (江太史自己秘密萬分,又不肯給人觀看;內廷裡頭,又沒有把他這一個稟揭發
    (抄。)
    (在下做書的人,卻實在不曾曉得,只好付之闕如的了。)
    (那一班軍機處的王爺中堂,雖然和江南山沒有什麼深仇宿怨,卻是已經聽了掌
    (院的先入之言,又看了他的稟帖,覺得他的詞鋒犀利,筆陣縱橫,發揮得十分
    (痛快,一發心中想著這江南山好像是一個素來不安本分的人,所以並在一起,
    (一同發作出來。)
    (當下軍機大臣的參摺上去,裡頭是照例軍機大臣的說話,沒有不准的。)
    (見了軍機處大臣的參摺,果然天威震怒,立刻發了下來,著刑部從嚴擬罪。)
    (那時的刑部人員,一則見裡頭的殊諭嚴切,二則要奉承這軍機處原參的大臣,
    (竟把江南山擬了一個大逆不道,請旨處決的罪名。)
    (一個摺片,擬了上去,登時急如風火的批准下來,發到原衙門,遵照辦理,眼
    (見得一位風骨稜稜的新太史,不日就要上那專制政府的斷頭台。)
    
    
3**時間: 地點:
    (如今按下刑部一邊,再提起江太史來。)
    (原來嚴旨下來,發交刑部的那一天,早有刑部司員派了幾個番子手,立時把江
    (南山看管起來,連大門也不許出,就是有什麼同年親友,來看江南山的人,也
    (要用了使費,方才肯放他進去。)
    (把守得就如鐵桶一般。)
    (也有一班同他關切的人,著實的替他著急,卻又想不出救他的門路來。)
    (說也奇怪,倒是這位江太史神色揚揚,不異平日,一些沒有愁悶的樣兒。)
    (及至刑部把罪名擬了上去,裡頭立時立刻的批准出來。)
    (大家聽了,好似青天白日打了一個焦雷,不要說是一班同鄉親友,替他著急,
    (一個個手腳慌忙,六神無主,就是平日之間交情淡淡的同年故舊,也一個個敬
    (重他的人品,羨慕他的才華,沒一個不咨嗟太息,為他流涕。)
    (那些要好些的親友,眼睜睜的看著他,就要身首分離,如何不急?竟有人對著
    (江太史忍不住痛哭起來。)
    (江太史得了這個信息,也不驚慌,倒反勸慰他們道)
答應了:我前兩天上書言事的時候,早已拼了我這一顆頭顱。大丈夫立於天地之間,何苦
    要這般怕死?只要死得有些交代,留些死後的名聲,不要冤冤枉枉的送了性命,
    還落了一個千年萬代的罵名,這便死得值了。況且我一介書生,受恩深重,就是
    把這條性命結識了朝廷,也是臣子的本分。我承了你們諸位的厚愛,今生報答不
    來,只好來世再報的了。
    (這一番話,說得激昂慷慨,沒有一些驚懼的心腸,別人聽了他這般說法,越發
    (的涕泗橫流。)
    (江太史卻一點兒眼淚也沒有,反口占了一首七絕,真是留別他們的意思。)
    (這首詩在下做書的卻沒有見過,只記得當時傳誦的兩句詩道)
答應了:丈夫自信頭顱好,須為朝廷吃一刀。
    (聽他這兩句詩,這江太史的風骨,也就可想而知的了。)
    (看官請想,這件事兒,可有什麼挽回?不想這江太史命不該牀絕,偏偏遇著於
    (一位救星。)
    (你道這救星是誰?原來是江太史的會試老師,禮部尚書陸宗績,也是個軍機處
    (協辦學士,為人古道,落落可風,向來和這個門生甚是契合。)
    (現在忽然曉得了這個消息,倒大大的吃了一驚,連忙趕到內廷,和他設法。)
    (對著那原參大臣沈中堂和恪親王兩人,竭力排解)
章中堂:這江南山是個當代名士,萬萬不可殺他。況且他不過是一時拙見,說了幾句狂言
    ,究竟沒有什麼大逆不道的實跡。若一定把他殺了,非但有礙時望,倒反成了他
    殺身取義的名聲。不如赦了他的死罪,飭下刑部,再議罪名。輕則革職,重則充
    軍。
      一則激發他以後的天良,二則體恤他讀書的辛苦,叫他有些忌憚,此後不敢
    再是這樣的信口狂言。你們眾位以為何如?
    (恪親王的為人,本來不是什麼元奸巨惡,向來和江南山又沒有什麼意見,不過
    (是聽丁沈中堂的說話,和他會一個銜,現在聽了陸中堂這般說法,仔細一想起
    (來,果然不錯,不由得便動了個愛才的念頭,覺得自己這件事做得鹵莽了些,
    (便有超豁他的意思。)
    (無奈上頭的硃諭,已經批了下來,竟想不出一個挽回的法子,又說不出自己誤
    (參的話來。)
    (若要聽著他無辜正法,良心上又有些過不去。)
    (想了一會,倒覺左右為難起來。)
    (幸虧陸中堂見了恪親王這個樣兒,很露著為難的形狀,便想了一個法兒,情願
    (自己上個摺子,竭力保他,又怕一個人孤掌難鳴,再約幾個科道里頭的門生,
    (聯銜報奏,或者挽回得來,也未可知。)
    (恪親王聽了,點頭稱是,叫他趕緊辦去。)
    (陸中堂答應了出來,約齊了門生,對他們說知原委,要叫他們會銜合保。)
    (那一班門生裡頭,就有膽小的人,遲遲疑疑的,不肯答應,暗暗想)
章中堂:怎麼這老頭子,今天竟這般背晦,要保起江南山來?那江南山雖然是個有名才子
    ,卻是恪親王和沈中堂特參的人,上個摺子保他,觸犯了上頭的意思還不要緊,
    要被恪親王和沈中堂曉得了風聲,顯見得是有意和他作對。況且這兩個人,都是
    軍機處的紅人兒,在裡頭說一聽一 ,沒有駁回的事兒。像我們這樣芝麻綠豆的
    京官,只消他在裡頭,把舌尖兒略動一動,立刻就給你出了岔兒。我們也不犯著
    為著別人的事,結這個結結實實的冤家。
      但是無緣無故的,陸老師忽然發起書呆子的脾氣來,不曉得是個什麼道理?
    老師的吩咐,又不好當面回他。
    (心上忐忐忑忑的,只顧這般想著,那面上就不知不覺的露了出來。)
    (陸中堂明曉得他們的意思,心上十分好笑,便又把恪親王的意思,並自己和恪
    (親王的問答,一齊說了出來。)
    (眾人聽了,方覺放心。)
    (這樣的現成人情,誰肯不做?非但迎合了軍機處的意旨,而且還得了一個不避
    (權貴的名聲。)
    (一個個歡天喜地的,答應了回去。)
    (果然做了摺子,聯名呈遞。)
    (陸中堂也上了一個保撸皇上看了這兩個摺子,意思便鬆動了些,召見軍機的時
    (候,恪親王又輕輕的說了兩句不痛不癢的話兒,沈中堂心上雖然不願意,見恪
    (親王作了主意,便也不敢多說,裡頭沒有什麼冤家和他做對,這件事情,便不
    (知不覺的鬆了下來。)
    (皇上聽了恪親王的說話,登時又發了一道硃諭下來,收回成命,叫刑部另擬罪
    (名。)
    (刑部人員也曉得裡頭的意思,便擬了一個「遣戍伊犁,不准收贖」,擬了上去
    (。)
    (果然批准下來。)
    (刑部裡便派了一個差官,四名番役,把江南山押解登程。)
    (說不盡那路上水阻山遙,風餐露宿,也不知吃了多少辛苦。)
    (幸而刑部差官,敬重他的品行,不敢得罪他,倒和江南山似朋友一般,路上還
    (不十分吃苦。)
    (到了伊犁,到將軍衙門,投名報到。)
    (那將軍的性情,又是嚴毅非常,一班遣戍的犯官,初次見他,一定要自己報名
    (,帶刀長跪。)
    (以前有一個革職的撫台,為了賄賂的案情發覺,謫戍伊犁,用了一個官銜手本
    (,就被將軍拍著桌子罵了一常以後的遣戍人員,都把這個撫台引作前車之鑒,
    (見了將軍,都是兢兢業業的,不敢怠慢一點。)
    (江南山既然到了此間,少不得也要做此官,行此禮了。)
    (正是:天山萬里,蒼茫絕塞之秋;戍鼓連雲,惆悵孤臣之夢。)
    (不知江南山見了將軍,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轉天心名士唱刀環 入皇都庸奴求副憲)
    
    
4**時間: 地點:
章中堂:(且說江南山見了將軍,將軍卒然問道)你可曉得有廷寄麼?
    (那時江南山摸不著什麼事情,呆呆的還未答應,將軍便吩咐手下差官,擺了香
    (案,請出一封廷寄,高高的供在中間。)
    (將軍立在側首,高聲宣讀。)
    (江南山俯伏在地,聽將軍讀完了,方敢謝恩起來。)
    (你道這一封廷寄,說的什麼事情?原來皇上自從把江南山充發伊犁之後,心上
    (已經忘記了這個人兒,忽然有一天,在摺件裡頭,又見了恪親王的參摺,並江
    (南山的言事書,那書上的話兒說得十分激切,看了一遍,不覺又有些恨起這江
    (南山來,有意叫他吃些辛苦,特特為為的發了一封廷寄給伊犁將軍,叫他等江
    (南山到了戍所,著他嚴加管束,並著不許飲酒,不許作詩。)
    (這江南山一生最愛的是飲酒吟詩,現在這麼一來,直把他拘束得路也不敢多走
    (一步。)
    (幸虧將軍愛他的才情,敬他的名氣,待他倒也不錯,又撥了一所極大的房子,
    (給他祝江南山正在窮途,得將軍這樣的待他,也就算知己之感了。)
    (按下一邊。)
    
    
5**時間: 地點:
    (再說一處,只說京城裡頭,自從江南山充發之後,連月不雨,竟是大旱起來。
    ()
    (皇上親御天壇求雨,也求不下一點雨來。)
    (京城內外,人心惶惶,搖惑不定,大米每包竟賣到十六七兩銀子。)
    (就有一班篤信理學的科道官兒,上書言事,說是半年不雨,畿輔洊災,一定是
    (刑罰裡頭有了什麼冤枉,就把江南山保在裡頭,要請皇上不記前愆,把他赦回
    (覆用。)
    (摺子上去,皇上本有赦他的意思,又有恪親王和陸中堂兩人,和他排解,居然
    (准了下來,把江南山在伊犁赦轉,但是沒有開復他的原官,只把他放歸田裡,
    (差不多就是個回籍閒住的處分一般。)
    (這個賜環的信息,到了伊犁,將軍也甚是代他歡喜,連忙傳了江南山來,告訴
    (他。)
    (江南山聽了,自然不消說是感激涕零的了,當下謝了將軍,又收拾了行李,歸
    (心如箭的,立刻動身。)
    (回去也不進京,竟回到常州原籍,懇懇切切的寫了一封信給陸中堂,說明不再
    (進京的話。)
    (從此江南山住在常州,只和著一班故友,潮風弄月,嘯傲煙霞,倒也無拘無束
    (的,十分自在。)
    (只是有一件苦處,江南山本來是個寒士出身,點了一個窮翰林,又沒有什麼出
    (息,遇了這一場蹉跌,回到家中,依然是兩袖清風,一船琴鶴,那日用支給漸
    (漸的便有些敷衍不來。)
    (還虧有一班同年故友,一個個都放了外官,也有督撫,也有司道,曉得江南山
    (的家計不佳,逢年過節,都寄些別敬給他,一百兩二百兩的不等。)
    (江南山借著這些同年的分潤,歷年敷衍下來,倒也不愁空乏。)
    (看官請想,這位南山先生,這樣的風骨峋嶙,性情兀傲,該應他的子孫,也有
    (些像他的人品,不至於做出什麼卑污齷齪的事情。)
    (不想傳了兩代,傳到他的曾孫叫做江念祖的,竟做起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弄得
    (人人唾罵,把他當作個中國的奸細一般。)
    (你道是怎麼的一回事跡,說也話長,待在下把他的歷史,一一的鋪敘出來。)
    (這江念祖生長常州,卻是南山先生的嫡派曾孫,表字叫個穎甫,少年聰俊,權
    (術過人。)
    (仗著一點小小的聰明,自己就龐然自大,憑你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他卻正眼
    (兒也不來看你,總說世界之內,只有他自己一個人,是有用的人物。)
    (正經書史之外,又歡喜弄些雜作,看些新書。)
    (那時風氣初開,正在紛紛的講求新學,江穎甫也買了兩部時務新書用心研究,
    (曉得了幾個國度的名目,又學了幾句歐皮西提的西文,便居然自命為應世之才
    (,真是高見風雲,俯視一切,沒有一個是他看得起的人。)
    (也有些世故深沉的戚友,見於他這樣的狂態逼人,不免背後大家議論,當面卻
    (沒有人去得罪他,只是付之一笑罷了。)
    (江穎甫到了十八歲上,娶妻談氏,和穎甫同年,生得態度妖嬈,性情流動。)
    (嫁了過來,嫌著穎甫的相貌不好,眉橫殺氣,眼露凶光,一張蟹殼臉兒,一付
    (鬆段身體,更兼脾氣不好,動不動一味咆哮。)
    (這位談夫人見了丈夫這個樣兒,悶在心裡,說不出來,漸漸的夫婦之間有些不
    (合,鬧了幾場口角。)
    (江念祖便賭氣娶了一房姨太太,把一切家事都交給姨太太掌管,正室夫人反撇
    (在一邊。)
    (就是這樣過了幾年,江念祖想,坐在家裡,坐吃山空,漸漸的饔飧不繼,終不
    (是個了局。)
    (要想出門謀食,又沒有可去的地方,千思萬想,被他想出一條門路來。)
    (他曾祖南山先生雖然死了多年,卻有一個年姪,叫劉省吾,現在年已七旬,做
    (過一任藩台,內轉了個四品京堂,現任都察院副都御史。)
    (江念祖的父親慕廬公在日,還和劉省吾常常有信往來。)
    (江念祖想出了這條門路,便湊了幾百兩銀子的盤纏,摒擋行李,迳到北京,尋
    (著了劉省吾的寓所,整頓衣冠,前去候見。)
    (起先投了帖子,門上的家人,見他土頭土腦的神情,有些不願意和他通報,含
    (含糊糊的回報了他一聲,說什麼大人今天有公事,不能見客,你請明天來罷。
    ()
    (江念祖一連來了幾天,老見不著劉省吾的面,江念祖發起急來,只得送了他們
    (幾兩銀子的門包,又把自己的家世來歷,細細的和他們說了一遍,門上方才替
    (他回了進去。)
    (不多一會,裡頭有個執帖家人出來,把江念祖請了進去,直到簽押房內,見於
    (劉省吾,正在那裡撿點公事。)
    (江念祖抬頭一看,只見當窗桌上,斜坐著一個七旬上下的老頭兒,銀須白髮,
    (道貌偉然。)
    (見了江念祖走到面前,方才慢慢的立起身來,料來一定就是劉省吾了。)
    (江念祖平日之間雖然目空四海,卻只是坐井觀天,沒有見過什麼場面,此時見
    (了劉省吾這般氣派,不免倒有些心上慌忙,連忙搶步上前,恭恭敬敬的叩了三
    (個頭。)
    (劉省吾見了江念祖,卻甚是謙虛,滿面春風的還子一個半禮,連聲請起,把江
    (穎甫扶了起來,坐在一邊。)
    (家人送上茶來,劉省吾笑道)
江穎甫:我們三代故交,見面不說套話,我就不送茶了。
    (當下劉省吾和江穎甫細細的談了一回,意思卻甚為關切,問問他的家計,又探
    (探他的學問。)
    (江穎甫初見長者,說不出什麼話來,面紅耳赤的勉強回答幾句,又把自家的來
    (意說明,要求劉省吾替他薦館。)
    (劉省吾一口答應,並不推辭,只叫他回去在寓中少待,有了機會,再想安置的
    (法兒。)
    (江穎甫聽劉省吾竟不推辭,心中大喜,諾諾連聲的,告辭回寓。)
    (劉省吾還自己到他寓內,回拜了他一趟,又請他吃了一頓便飯。)
    (不料這江穎甫一連見了劉省吾幾次,覺得和他熟了,便不知不覺的故態復作起
    (來,時常對著劉省吾,譏刺時政,信口罵人。)
    (劉省吾見了他這樣的狂態向人,早曉得他是個狂妄無知的人物,把那以前的一
    (團好意,銷滅了好些,便存了個不肯照應的意思。)
    (無奈前幾天已經答應了他,不好無緣無故的中途反悔,心中暗想南山先生這樣
    (的一個好人,怎麼竟出了這樣的後代!)
    
    
6**時間: 地點:
    (如今他趕進京城,要求我和他薦館,我一時不曉得他的為人好歹,只說是南山
    (先生之後,一定是個好人,一口就答應了他。)
    (但是如今仔細看來,他這樣的少年狂妄,全不懂什麼世故人情,這般性格,那
    (裡好就別人的館地,卻叫我把他薦到什麼地方去呢?為難了好一會,忽然被他
    (想出一個人來,是台灣巡撫吳子銘。)
    (這吳巡撫是個軍功出身,從行伍累功一直做到提督,又從提督改了山東藩台,
    (推升了福建巡撫,又調子台灣巡撫,卻是劉省吾在藩台任上的門生,師生兩個
    (,十分投契。)
    (這位吳中丞,雖是出身行伍,卻也熟諳政體,理事精明,只有一樁脾氣不好,
    (性如烈火,動不動皺皺眉頭,就要殺人。)
    (做了他的屬員,一個個提心吊膽的,甚是害怕。)
    (劉省吾想著了這個門生,便想要把江穎甫薦入他的幕中,幫他辦辦什麼不要緊
    (的筆墨。)
    (又心上想道,這江穎甫雖然也有些小小的才情,卻是大言炎炎,目空一切,看
    (起來也不像什麼真有經濟的人,現在我把他薦到台灣,叫他試試這吳子銘的脾
    (氣,或者將來有些閱歷,成個有用之材,也未可定。)
    (想定主意,便寫了一封極長的信,給吳中丞,把江穎甫重重的托他提拔。)
    (寫好之後,便請了江穎甫來,和他說子。)
    (江穎甫自然感激,著實的謝了幾聲。)
    (隔了兩日,便辭別劉省吾,迳到台灣去了。)
    (這且按下不表。)
    
    
7**時間: 地點:
    (且說起這位台灣巡撫吳中丞的履歷來,這吳中丞的履歷,甚是可笑。)
    (他本來是金陵人氏,從小父母雙亡,飲博無賴,專喜和一班市上的青皮,混在
    (一起,呼朋喚友,道弟稱兄的,親熱不過。)
    (更兼生得身長面黑,力大身雄,同著一班光棍,拆梢打架,遇事生風。)
    (南京的人,沒一個不曉得他的名氣,見了他的影子,遠遠兒就躲避起來。)
    (他有一個母舅,叫劉益三,住在三牌樓,卻頗頗的有些家產。)
    (起先見外甥貧苦,原時時的幫助他些。)
    (當不得吳子銘今天也借,明天也借,借得他母舅急了,便向他發話道)
章中堂:你也這麼大的年紀了,成天的不務正業,游手好閒,只和那一班不長進的棍徒,
    攪在一起,你們有錢的時候,大花大用,那裡認得我這個母舅?如今沒有錢花,
    就來尋起母舅來了。你想我小小的一個家業,老老小小,養著無數的人,那裡禁
    得起你這般揮霍?說句老實話兒,你以後再來借貸,莫怪我反面無情。
    (吳子銘聽了賭氣和他母舅鬧了一場,有好幾個月不到劉益三家去。)
    (過了些時,吳子銘漸漸的忘了前事,又到劉益三家走動起來。)
    (劉益三雖是恨他,想著手足分上,也不好趕他出去。)
    (劉益三有兩個兒子,娶了兩個媳婦,卻都是大家之女,儀容嫻婉,性格端莊。
    ()
    (吳子銘往常時到了母舅家中,見於兩個表嫂,便要風風狂狂的說幾句笑話,兩
    (個表嫂也不理他。)
    (吳子銘天天在母舅家中走動,脾氣又壞,一句話說翻了,提著拳頭就要講打,
    (碰著他高興,還要闖進上房,和表嫂講些風話。)
    (劉益三也無可如何。)
    (有一天,劉益三的五十生辰,親友畢集,吳子銘少不得也在座中。)
    (吳子銘的酒量本來不好,多吃了幾杯酒,吃得大醉,又是六月天氣,坐在稠人
    (廣眾之中,如何不熱?只見吳子銘兩眼朦朧,面紅頭脹,那頭上的汗珠子,竟
    (有黃豆大小,亮晶晶的直滾下來。)
    (吳子銘本來是個性急的人,那裡忍耐得住,一溜煙撇了大眾,跑到裡邊。)
    (這個時候劉益三正在應酬客人,那有工夫理會。)
    (吳子銘醉得迷迷糊糊的一路腳步歪斜,闖了進去,一直闖到他表嫂房外,但見
    (湘簾不捲,繡戶無人。)
    (原來那些女客都在內廳吃麵,裡面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
    (吳子銘不分好歹,闖進房中,一屁股就坐在牀上。)
    (看著那羅帳微開,銀鉤低掛,鋪著一領龍須席,放著一對花藤角枕,薄薄的兩
    (條紗被疊在裡牀,枕簟滑潔,花氣中人,真是十分精緻。)
    (吳子銘此時,忘其所以,腹中的酒,直湧上來,就有些支持不住,便想就在牀
    (上睡他一覺再說,又因天氣燥熱異常,把渾身上下的衣服一齊脫去,脫得一絲
    (不掛,竟是精赤條條的,歪在牀上,瞢騰睡去。)
    (一霎時夢魂栩栩已入黑甜。)
    
    
8**時間: 地點:
    (不說吳子銘在表嫂牀上睡著,只說他表嫂在外面應酬了一會,偷個空兒,要到
    (自己房中歇息。)
    (不料剛剛走進外房,就聽得鼾聲雷動,不曉得什麼人睡在裡邊,還只認是自己
    (的丈夫,吃醉了酒,睡在牀上,萬想不到睡的竟是吳子銘。)
    (當下他表嫂輕移蓮步,走進房中,只覺得滿房酒氣,薰得心上作惡起來。)
    (正是:屠狗賣漿之輩,亦有英雄;銀牀錦帳之中,忽驚臥虎。)
    (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劉益三有意激從軍 吳子銘夢中施警炮)
    
    
9**時間: 地點:
    (且說吳子銘睡在他表嫂牀上,酣聲如雷,他表嫂走進房來一看,這一驚非同小
    (可。)
    (只見吳子銘渾身脫得精光,露出一身黑肉,四腳拉叉的躺在牀上,口鼻之內,
    (酒氣直衝,那打呼的聲音,就如牛鳴驢吼一般。)
    (他表嫂是個大家閨秀出身,那裡見過這樣的惡形惡狀,只唬得她金蓮倒退,腳
    (步踉蹌,連退了幾步,退出房去,由不得口中叫了幾聲啊呀,心上又氣又羞,
    (止不住小鹿兒亂撞;面上早泛出幾朵紅雲來。)
    (湊巧這個時候,劉益三帶著兩個兒子也走進來,忽見媳婦這般模樣,又聽得叫
    (一聲阿呀,不曉得她為了什麼原故,好似受了大大的驚嚇一般,連連的向外邊
    (倒退。)
    (劉益三見了心上十分疑惑,連忙問他)
江穎甫:看見了什麼東西,要嚇到這步田地?
    (他媳婦正在心中羞恨,驀然抬起頭來,見劉益三立在面前問她,不覺又吃了一
    (驚。)
    (待要回答出來,又很覺得有些礙口:和自己丈夫說了,還不要緊;當著公公、
    (小叔的面前,這樣的事兒,那裡說得出口?便支支吾吾的,不肯直說出來,那
    (面上越發紅了。)
    (劉益三見媳婦說不出口,倒有些疑心起來,連他兒子見了自己老婆,這樣的藏
    (頭露尾,也有些焦燥,更加逼著問他。)
    (逼得急了,他媳婦眉頭一皺,計上心來,把那看見吳子銘脫了衣服睡在牀上的
    (這回故事,一字不提,卻隨口編了一個謊道)
章中堂:說也不信,我方才走到房內,平空的看見一個渾身漆黑的東西,差不多竟有水牛
    一般大小,好像身上還有些長長的毛,也不曉得是個什麼東西,睡在我的牀上,
    還呼嚕呼嚕的在那裡打呼。我一見了這個妖怪一般的東西,連忙逃了出來,幾乎
    把我的魂多嚇掉,這會兒還有些頭暈眼花,你們不信快些去看,到底是個什麼?
    (說著還氣喘吁吁的,上氣不接下氣。)
    (這一席謊話不打緊,劉益三父子三個聽了這個話兒,不覺都吃了一驚。)
江穎甫:(她丈夫先搶著說道)我不信,好好的房裡,怎麼有這樣奇事,你的說話,果然
    是真的麼?
    (這婦人聽了丈夫問她,卻故意一付正經面孔的說道)
章中堂:我幾時和你說過假話的麼?你不信自家去看就是了。
    
    
10**時間: 地點:
    (此時劉益三也甚是驚異,估量著媳婦說的,一定不是假話,照她這樣說起來,
    (竟是出了妖怪了。)
    (這般一想,便覺滿身的毛髮,都淅灑起來,打了一個寒噤,卻還強打精神的,
    (對兒子說道)
答應了:這句話兒我終久有些不信,你們不要害怕,跟我進來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敢
    到人家房間裡來作怪。
    (說罷,大著膽子,便走進去,兩個兒子跟在後邊,著實的有些害怕,只得跟著
    (劉益三一同舉步。)
    (劉益三這個老頭兒,本來膽小,嘴裡說著大話,只說不怕,心上邊委實膽寒,
    (腳底下走起路來,好像都有些戰抖抖的,硬著頭皮,走到房門口正要進去,已
    (聽見吳子銘打呼的聲音。)
    (劉益三不覺倒抽了一口涼氣,兩隻腳不由自主的走了一步,倒退了兩步下來。
    ()
    (兩個兒子更不濟事,早嚇得骨軟筋酥,渾身抖戰,連忙拉住了劉益三不肯放他
    (進去。)
章中堂:(劉益三還強著說道)你們這樣的膽小,難道就罷了麼?
答應了:(兩個兒子道)現在我們通共三個人,那裡就好進去,不如出去到大廳上多叫些
    人,帶子軍器進去,也好壯壯我們的膽量。
    (劉益三一聽兒子的話不錯,果然走到廳上來,朝了眾人,氣急敗壞指手畫腳的
    (告訴了一遍,又叫齊了五六個家人,叫他們拿了什麼門閂,切菜刀,擀麵杖,
    (跟著進去。)
    (眾親友聽了這般無影無蹤的說話,也有相信的,也有不信的,更有膽大好事的
    (人,要進去見識見識,便跟著劉益三父子,一哄進去,也有些膽小的人,伸頭
    (縮腦的,跟在後面張看。)
    (劉益三帶著十餘個人,大著膽,闖進房去,只有他媳婦看他們這樣張皇,不由
    (得暗中好笑,卻又不能告訴他們。)
    (劉益三闖到房中,只估量是什麼紅眉毛綠眼睛的怪物,誰知上前一看,哈哈,
    (那大牀上睡的那裡是什麼妖怪,原來就是吳子銘,渾身衣服脫得上下精光,一
    (絲不剩的在那裡鼾呼大睡。)
    (劉益三和眾人見了心中早明白了幾分。)
    (劉益三又羞又氣,無可如何,只得叫人把吳子銘叫醒。)
    (那知吳子銘睡得就同死人一樣,憑你如何叫他,只是不得醒來,好容易把他推
    (了多時,方才推醒,還是有些糊糊塗涂的,揉了一揉眼睛,坐起身來。)
    (見擁著一大堆人,自己渾身精赤,憑你吳子銘如何老臉,也覺有些不好看相,
    (連忙胡撕亂擄的一陣,把衣服穿好,一溜煙走出房來。)
    (氣得個劉益三目瞪口呆,一句話也說不出。)
    (那些親友,卻都三個一群、五個一簇的。)
    (聚在那裡紛紛議論,有的說明明是一個人,怎麼說他是水牛一般的怪物,或者
    (一時眼花看錯,也未可知?)
章中堂:(就有些見識淺陋迷信神權的道)你們不要在那裡瞎猜,依我想來一定是吳子銘
    是天上的什麼星宿下凡,或者竟是黑虎星轉世也論不定的。他睡在那裡元神出竅
    起來,所以他媳婦看見渾身漆黑的一個什麼怪物,只怕這個怪物就是他的元神,
    你們不要輕看了他,將來一定有些好處。
    (劉益三聽了這些讕言夢話,倒也甚是發鬆,忽然回過念頭一想,想了一個主意
    (出來,也不說破,連忙叫人到廳上去,把吳子銘叫了進來。)
答應了:(劉益三正顏厲色的對他說道)你且坐著,我和你說句正經話兒。你的年紀也不
    小了,一味的這樣閒遊浪蕩,也不是個長久之計。剛才你睡在你表嫂房中,你表
    嫂走進房來,看見你是一隻黑虎。我想你明明的睡在牀上,那裡就會變了樣兒?
    他們聽了這件奇事,都說你是個黑虎星轉世。你既是前世有些來歷,將來總該好
    好酌乾些事業出來,就是這樣的在家裡頭閒混,一輩子也不得出頭。依我想來,
    現在粵匪擾亂,四川提督榮大人放了經略,正在那裡招兵,你何不迳去投軍,將
    來也好圖個出身的地步。況且你的身材又好,氣力又強,保得定在軍營裡頭得意
    。你想我的說話何如?
    (吳子銘本來是個無賴出身,平日間時常聽人演講那些小說中間的故事,什麼薛
    (仁貴元神出竅、韓世忠黑虎臨身,二人都是當兵出身,後來一個做到平遼王,
    (一個做到天下兵馬大元帥,這些七不搭八的故事,貫入吳子銘耳內,卻深深的
    (印入腦筋,十分羨慕。)
    (現在聽了劉益三的一番說話,正說著了他的癢處,不覺直跳起來道)
章中堂:母舅的話,一些不錯,我也覺得在家裡混來混去,終久混不出什麼味兒,既是你
    母舅這般說法,我一准就去投軍,只是路遠迢迢的,湊不出一些盤費,這卻如何
    是好?
    (劉益三聽得他一口答應,滿心大喜,連忙接下去道)
答應了:只要你自家肯去,盤費一層不必多慮,我無論怎樣,總和你摒擋就是了。
    (吳子銘聽了,甚是歡喜。)
    (看官你道劉益三起先不信,為什麼人自相矛盾的,說出這一番話來?原來劉益
    (三的意思,為著吳子銘常來煩擾,甚是可厭,卻又想不出個打發他的主意,又
    (不好趕他出去,不認他是外甥,正在無可奈何之際,忽聽見一班親友,三三五
    (五的,議論這些瞎話,就想了這個主意出來。)
    (暗想吳子銘少年氣盛,那裡有什麼見識?他卻有意附和著眾人的議論,平空的
    (冤他一冤,並且借給他出門的盤費,好叫他一心一意的,出去投軍,自己落得
    (耳根清淨。)
    (果然吳子銘著了他的道兒,聽得他母舅恭維他是天上的黑虎星轉世,又慫慂他
    (出去投營,便高興得手舞足蹈,無可不可,當下就辭了劉益三,回去收拾行李
    (。)
    (劉益三當真借了一百兩銀子給他。)
    (吳子銘別子母舅,一肩行李,迳到廣西去了。)
    (那時金田匪黨,聚眾起事,賊勢披猖。)
    (四川提督榮公名壽,奉朝命拜了經略大臣,提兵進剿。)
    (無奈賊勢蔓延,東西聯絡,擊首尾應,擊尾首應,打了兩回勝仗,也無濟於事
    (;官兵單薄,自家照顧不來,沒有大隊的重兵,扼了他的咽喉要路,再也撲滅
    (不來。)
    (況且流匪是拿著百姓就當他的糧草,只要打破了一處城池,占住了幾處村堡,
    (那裡頭的金銀糧草,子女玉帛,便一齊擄掠一空。)
    (打了一個敗仗,又散得不知去向,四分五落的亂跑,官軍也無從追趕,更兼轉
    (運艱難,軍糧匱乏,所以這個時候,辦理防務,十分棘手。)
    (榮經略見了這般大勢,只得出榜招兵,要想招了新兵,練成勁旅,方可制其死
    (命。)
    (湊巧那一天,吳子銘到了廣西,前來投效。)
    (榮經略見他身材雄壯,年力正強,更兼相貌堂堂,聲音朗朗,問他幾句話兒,
    (也爽爽快快的回答,並沒有畏葸的樣兒。)
    (榮經略看了,甚是合意,便破格拔補了一個把總,叫他帶了五十名兵士,專管
    (瞭台。)
    (你道這瞭台是個什麼東西?原來行軍出陣,都有一個望敵的高台,台上放著一
    (尊警炮,恐怕敵人來了,猝不及防,便要誤了大事。)
    (所以一定要建一座瞭台,派了差官,專管這個警炮。)
    (萬一敵人暗地到來,瞭台早看見了,便放起警炮來。)
    (滿營的人,聽了這個警炮,便一個個預先防備,不至於倉卒失機,總算是鳴炮
    (告警的意思。)
    (當下榮經略派了吳子銘看守瞭台,卻再三吩咐他道)
章中堂:我看你人還可靠,所以派你這個差使,你須要格外當心,日夜瞭望。
      這一個警炮,卻是最要緊的事情,關係著全營的耳目,不可胡亂開放,若有
    警不開警炮,無警亂開警炮,照著軍律都是個斬首的罪名,你自己小心在意。
    (吳子銘初次當兵,那裡曉得大帥的威嚴,軍規的厲害!只以為榮經略不過是這
    (般說著罷了,便含含糊糊的,答應了幾聲,帶了兵士,便到瞭台看守。)
    (一連幾天,沒有長毛賊的影兒。)
    (忽一天,吳子銘吃醉了酒,睡著在瞭台上,迷迷糊糊的做起春夢來,好像是長
    (毛的大隊來了,官軍正在那裡和他開仗,夢裡頭吃了一驚,頓時驚醒。)
    (吳子銘本來是個糊塗蟲兒,睡醒之後跳起身來,還當是真的長毛來了,記著要
    (開警炮,懵懵懂懂的口中大聲喊)
口 中:長毛來了,你們還不開炮麼?
    (那班值夜的兵士,見吳子銘睡了,也都在那裡打盹,聽得吳子銘冒冒失失的喊
    (了一聲,一個個大吃一驚,一齊驚起,想著一定是吳子銘見於什麼賊蹤,所以
    (喊這一聲,便急急的尋了火繩,七手八腳的,亂了一會,才開了一炮出去。)
    (只聽得哄的一聲,山搖地動的震天價響,這一個警炮開了出去不打緊,頓時把
    (滿營上下的人,通通驚醒,連大營裡的經略大人,也驚醒了,一霎時鴉飛雀亂
    (起來,一直亂到天明,那有什麼賊人的影響。)
    (經略疑惑起來,差了幾個營官,出去四面哨探,直探到十里以外,也不見什麼
    (長毛,只得回營說了。)
    (經略大怒,拔了一枝令箭,把吳子銘拿到營中,問他為什麼亂放警炮。)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