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眾英才花下談心)
    (詩曰:
    (  雲山到處可舒襟,風月閑情試共尋。)
    (世界俳場觀莫淺,古今儡傀看須深。)
    (春秋滿腹非無意,笑罵皆文各有心。)
    (不是千年明眼士,當時芳臭孰知音。)
    
    
2**時間: 地點:
    (話說嘉靖年間,浙江紹興府山陰縣,有一秀才姓柳,名素心,表字友梅,原是
    (唐朝柳宗元之後,父親柳繼毅,官至京兆尹,不幸在十三歲上邊就亡過了。)
    (母親楊氏,賢能有志,就苦心守節,立志教柳友梅讀書,日夜不輟,真個是:
    (  三更燈火五更雞,雪案螢窗志足奇。)
    (自古書香傳奕葉,果然庭訓振家儀。)
    (自幼的時節,日間母親做些女工,友梅便隨母侍讀。)
    (夜間燃燈,楊氏就課子讀書,那咿哦之聲,往往與牙尺剪刀聲相間。)
    (楊氏訓子之嚴,無異孟母斷機;友梅讀書之勤,亦不啻歐陽畫荻。)
    (友梅生得一表人材,美如冠玉,又且穎悟過人,做的文章,便篇篇錦繡,字字
    (珠璣。)
    (十五歲上,就領了錢塘縣學批首。)
    (雖然他父親已故,門庭冷落,那友梅生性豪爽,貧乏二字全不在他心上,平日
    (祇以讀書做文為事,或遇看花賞月,臨水登山,卻也做些詩詞自娛。)
    (同輩朋友,卻又嘖嘖稱羨他的才華。)
    (生平因慕李太白的風流才品,又取個別字月仙,取謫仙愛月之意。)
    (隱居山陰縣中,那山陰山所在,真個千巒竟秀,萬壑爭流,無窮好景,應接不
    (暇。)
    (友梅的住居卻彎彎抱著一帶流水,遶著數點青山,門栽幾樹垂楊,宛似當年陶
    (令宅。)
    (徑植百竿翠竹,依然昔日辟疆園。)
    (月到梅花,吟不盡林逋佳句;杯浮綠葉,飲不盡李白瓊漿。)
    (曾有一詩單讚柳友梅的人才,詩云:
    (  美如冠玉潤如珠,倚馬文章七步詩。)
    (錦繡心腸能脺面,山川秀麗見豐姿。)
    (陳思妙句應無敵,衛玠儀容差合宜。)
    (一段風流誰得解,能桃卓女醉西施。)
    (又有一詩單讚柳友梅的住居:
    (  門淹垂楊綠樹東,小橋曲徑漫相通。)
    (青山點點參雲表,流水淙淙落澗中。)
    (地產才郎知毓秀,花無俗氣自吟風。)
    (當年欲訪幽人跡,卻與西施舊宅逢。)
    (原來柳友梅的住居,就在當初范蠡訪西施的所在,那浣紗遺跡,至今尚存。)
    (柳友梅性又愛梅,他母親生他這日,夢見梅花滿樹,落滿懷中,因此父親自小
    (喚他是友梅。)
    (後園中,栽著無數梅花,乃是他父親的手栽。)
    (柳友梅生性愛梅,凡遇梅花開放時節,或把酒對花自斟自詠,或攜朋摯友迭唱
    (迭和,興致最高。)
    (臥房常時供一枝梅花,古秀曲折,令人描畫不就;無梅時節,更掛一幅梅花的
    (單條,墨花飛舞,生氣飄動,常自題其上云:
    (  吟成白雪心如素,夢到梅花香也清。)
    (昔日浣紗今日恨,玉人如許願相親。)
    (因這一首詩,有分教:陽春白雪,詩中聯羅綺之緣;柳艷梅香,花下結鴛鴦之
    (帶。)
    
    
3**時間: 地點:
    (一日,正值初春,梅花競盛開滿園林,也有兩葉的,也有單瓣的;也有綠萼,
    (也有玉疊;或紅或白,或老或嫩;疏影橫斜,暗香浮動,引起那林和靖的風流
    (,鼓舞得孟浩然的興致。)
    (昔賢高李迪有詩詠那梅花之妙:
    (  瓊姿祇合在瑤臺,誰向江南處處栽。)
    (雪滿山中高士臥,月明林下美人來。)
    (寒依疏影蕭蕭竹,春掩殘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無好詠,東風愁寂幾回開。)
    (其二:
    (  斷魂祇有月明知,無限春愁在一枝。)
    (不共人言惟獨笑,忽疑君到正相思。)
    (花殘別院燒燈夜,妝罷深宮覽鏡時。)
    (舊夢已隨流水遠,山窗聊復伴題詩。)
    (柳友梅是日正在那裏把酒賞玩,對花吟詠,忽見小僮抱琴走進來道)
柳友梅:外邊竹相公、楊相公來訪。
    (原來竹、楊二生就是友梅同筆硯的朋友。)
    (竹生名干霄,表字鳳阿,乃是兵部竹淇泉的嫡侄,與柳友梅又是年家,為人少
    (年老成,最重義氣,且文武兼長;楊生名懷璧,字連城,乃是柳友梅母親的內
    (侄,做人雅有情誼。)
    (三人交往甚厚,平日間不是你尋我,便是我訪你。)
    (柳友梅聽見說二人來訪,忙出來迎接。)
    (三人因平日往來慣了,全無一點客套。)
    (一見了,柳友梅便笑說道)
柳友梅:兩日梅花開得十分爛漫,二兄為何不來一賞?
竹鳳阿:前兩日因家叔父復命進京,匆忙數日,不得工夫,昨日要來,不期剛剛出門,撞
    見老劉厭物,拿一篇壽文,立等要致與嚴相公夫人上壽。他說頃間去柳兄處尋不
    見,祇得來央及兄,又誤了一日工夫。今早見風日晴和,弟恐錯過花期,所以約
    了楊兄,不速而至。
柳友梅:(楊生道)小弟連日也為些俗冗羈絆,未免辜負芳辰。
柳友梅:我說老劉昨日來尋,必有緣故,原來又要奉承權貴耳。
    (三人說著話,待過茶,遂邀進後園看梅。)
    (果然清香撲鼻,素色精神,引起人無限興致。)
    (真不減玉樹風前,何異瑤臺月下!柳友梅即於花下展開一幅花箋,吟詩一首,
    (詩云:
    (  素姿雅秀奪春開,壓倒群花獨佔魁。)
    (影入月中矜玉色,香濃雪裏動詩才。)
    (淡籠煙水疑圖畫,點綴瓊瑤勝剪裁。)
    (無限深情誰得解?相思不盡願相陪。)
柳友梅:(竹、楊二生接詩吟玩,俱誇獎道)有此好花,不可無此佳句。更值芳辰對景,
    知己談心,今日可謂二美具、四難並矣!
柳友梅:拙詠欠工,還求和韻。
柳友梅:(竹、楊二生齊應道)這個自然。
    (竹鳳阿隨即吟成一首,和著柳友梅的韻,題於錦箋上云:
    (  氣稟先天得早開,名傳南國播花魁。)
    (難凋三友冰霜操,易賦千言珠玉才。)
    (香冷暗侵高士臥,影疏擬約美人裁。)
    (年來有子堪調鼎,燮理陰陽可重陪。)
柳友梅:鳳阿兄詩句,聲口超卓,絕無寒士氣,鼎鼐才也!
    (楊連城看了,也讚道)
楊連城:詩情雄壯,大有盛唐音韻,非中晚可及!
    (隨即自己也展開一幅詩箋,花前題就,呈與柳、楊二生。)
    (柳友梅接來一看,上寫云:
    (  欲識天心待爾開,流芳已佔百花魁。)
    (一枝初試陽亨象,數點中宣造化才。)
    (遜雪難為郢客和,鬥艷疑屬壽陽裁。)
    (不須攀折相尋問,半領春風得意陪。)
柳友梅:(柳友梅看罷讚道)楊兄佳句,當為翰苑仙才!
竹鳳阿:但觀末後一聯,分明是春風得意,看花長安之意了。
    (三人互相題詠,賞翫了一回。)
    (柳友梅就叫抱琴,排上酒餚,即於花下對酌。)
    (飲了數杯,竹鳳阿)
竹鳳阿:此花秀而不艷,美而不妖。眾花俱萎,此獨凌寒自開;萬木未榮,此獨爭春先放
    。雖然骨瘦姿清,而一種瀟灑出塵之致,自非凡花可及,使人愛而敬之。就如二
    兄與小弟交,淡而自濃,久而加敬。終不似老劉這班俗子,伺候侯門,趨迎府縣
    ,未免為花所笑。
友 梅:雖如此說,祇怕他又笑你我不為功名,終日飲酒賦詩,與草木為伍。
楊連城:他們笑我,殊覺有理,我們笑他,便笑差了。
竹鳳阿:如何笑差?
楊連城:你我做秀才的,無不博個脫白掛綠。若弟輩功不成、名不就,又不會鑽刺,又不
    去干謁,終日以詩酒陶情,哪能個平地一聲雷,便扶搖萬里去乎?
柳友梅:富貴從來有命,讀書豈為功名!昔曾文正公已做狀元,人道他一生喫著不盡,他
    尚云『我志不在溫飽』。據小弟看來,功名還是易事,尚有難於功名者耳。
竹鳳阿:柳兄妙才,功名自易。他日雲程,自在玉堂金馬之內。楊兄苦志螢窗,埋頭雪案
    ,其功名亦自不小,瀛洲奪錦,雁塔題名,應有日也。若弟賦性愚魯,意不在書
    ,志欲學劍,當效班孟堅投筆,覓個封侯萬里,方遂生平,尚未知遇合何如?今
    友梅兄又說有難似功名的,更是何謂?
柳友梅:(柳友梅含笑道)此心曲事,難於顯言。
竹鳳阿:知己談心,不妨傾腸倒肚,何必拘擬,就是小弟大言,也是酒後狂愚,不覺自陳
    肺腑,吾兄何必如此隱藏?
楊連城:(楊連城也道)既係心交,不妨直道。
楊連城:(三人一邊說,一邊飲酒,柳生至此已飲了數杯,不覺乘著酒興笑說道)小弟想
    ,人有五倫,弟不幸先父先亡,又無兄弟,五倫中已失了二倫。君臣朋友間,遇
    合有時,若不娶一個絕色佳人為婦,則是我柳友梅空為人在世一場!枉讀了許多
    詩書,埋沒了一腔情思,便死也不甘心。祇是美玉藏輝,明珠含媚,天下雖有絕
    色佳人,柳友梅哪能個一時便遇?所以小弟說尚有難於功名耳。
竹二生:(楊竹二生)如兄之才,怕沒有佳偶相諧麼?祇要功名到手耳。
柳友梅:兄等不要把功名看重,佳人反看輕了。古今凡博金紫者,無不是富貴。而絕色佳
    人,能有幾個?有才無貌,不可謂之佳人;有貌無才,不可謂之佳人;即或有貌
    有才,而於吾柳友梅無脈脈相契之情,亦算不得吾柳友梅之佳人。
竹鳳阿:聽兄說來,古詩云『傾國與傾城,佳人難再得』,良有以也。
楊連城:昔相如見賞於文君,李靖受知於紅拂,佳人才子,一世風流,動成千古美談,事
    固有之。
柳友梅:小弟志願,還不止此。文君雖慧,已非處子;紅拂雖賢,終為婢妾,況琴心挑逗
    ,月夜私奔之事,終屬不經,若小弟決不為此。
    (楊、竹二生)
竹二生:如此說來,怪不得兄說難於功名矣。
竹二生:(三人談笑飲酒,正說得情投意洽,忽見抱琴進來道)外面劉相公來訪。
    (三人聽見,各不歡喜。)
柳友梅:蠢才,曉得我與竹相公、楊相公飲酒,就該回不在家了。
抱 琴:我也回他,劉相公道:『我方到竹相公處問,說在柳相公園中看梅,故此特來。
    』又望見內園花色。自要進來看花,因此回不得了。
    (柳友梅尚沉吟不動,祇聽見劉有美已在前廳叫道)
柳友梅:友梅兄,鳳阿兄,好作樂!
    (柳友梅祇得出來迎接。)
    (原來這劉有美,名斐然,也是個掛名秀才,勉強做幾句丑時文,卻一味抄襲舊
    (文,鑽刺當道,為人又且言語粗鄙,外好濫交,中藏險惡,又因新斷了弦,終
    (日在外邊尋些露柳牆花,品行一發不端了。)
    (為此三人都憎厭他。)
柳友梅:(這一日走進來,望見柳友梅便叫道)柳兄,好人一般通是朋友,怎麼就分厚薄
    ?你既有好花在家,邀老竹、老楊來賞,怎麼就不呼喚小弟一聲?難道小弟就不
    是同學的朋友?
柳友梅:本該邀兄,祇恐兄貴人多忙,無暇干此寂寞事耳。就是楊、竹二兄,也非小弟邀
    來,不過是偶然小集。兄若不棄嫌,請同到小園一樂何如?
    (劉有美聽了,一徑就同到後園。)
    (竹鳳阿與楊連城看見,祇得起身相迎)
祇 得:今日劉兄為何有此清興?
劉有美:(劉有美與楊連城作揖道)你一發不是人,這樣快活所在為何瞞著我,獨自來受
    用?不通,不通!
祇 得:(又與竹鳳阿作揖致謝道)昨賴大才潤色,可謂點鐵成金,今早送與本縣趙老師
    看了,便十分歡喜,大加稱讚。若送到嚴相公府中看了,不知還有多少褒獎哩,
    令小弟增光,倘後有甚麼餘榮,皆吾兄神力矣!
竹鳳阿:趙縣尊歡喜,乃感兄高情厚禮,未必便為這幾句文章。
劉有美:常言說『秀才人情半張紙』,小弟寒儒,賀相國之壽,祇有這壽文足矣,倒沒有
    甚麼厚禮。
楊連城:小弟瞞兄看花,便怪小弟,像吾兄登縣尊之堂,拜相國夫人之壽,拋撇小弟,就
    不說了?
    (說罷,眾人都笑起來。)
    (原來那位夫人,就是趙文華拜他做乾娘的,因往天竺進香,趙文華就接他到縣
    (,恰好正值他的生辰,趙文華與他做起壽來,便鬨動了合縣的士夫。)
    (劉有美是個極勢利的,況又拜在趙文華門下,因此做這篇壽文,兼備些禮物去
    (上壽。)
    (祇有柳友梅與竹鳳阿、楊連城三人,一般有傲氣的,不去上壽。)
    (那山陰縣的矜紳,哪一個不去的?)
    (這一日在席間提起,劉有美)
劉有美:今日與趙老師令堂上壽,雖是小弟背兄,也是情禮上卻不過。還有一事,特來請
    三兄商議,若是三兄肯助一臂之力,保管有些好處。
柳友梅:有何好處見諭?
劉有美:嚴相國有一內親的令嬡,年已及笄,曾與會稽縣朱世良割襟,近日朱家家事消乏
    ,嚴相國的內親要趙老師作主,替他另配一個女婿。縣中人聞知,紛紛揚揚,說
    嚴府倚仗勢力,謀賴婚姻,人都不服。我想這些人卻癡,干你甚事?會稽縣學中
    ,第一是老方出頭,要替他女婿告狀。趙老師聽得些風聲,又不好發覺。今日與
    小弟師弟至情,偶然談及,小弟想同學的朋友,通好說話,祇有老方有些假道學
    ,又尚氣,為人敢作敢為,再不思前算後,與小弟再說不來。我曉得他與三兄極
    相契厚,三兄若出一言阻當了老方,其婿徽商,不諳這裏的事,祇合罷休。不惟
    趙老師深感,就是嚴府裏曉得了,那婚事也有些意思。包你宗師下來,嚴相公自
    然薦舉,今年科舉穩穩的了。這是上門生意,極討好且不費力。
    (竹鳳阿聽了,心下便有幾分不快,因正色道)
竹鳳阿:若論他倚仗嚴府勢力,賴人婚姻,就是老方不出頭,小弟與兄也該持一公論。事
    關風化,如何劉兄反要與他周旋?未免太勢利了!
    (劉有美見竹鳳阿辭色不順,遂默默不語。)
柳友梅:小弟祇道劉兄今日特來看花,原來又為著嚴府的公事。這等便怪不得小弟不來邀
    兄賞梅了。
楊連城:(楊連城也笑道)良辰美景,祇宜飲酒賦詩,若是花下談俗事,頗覺不雅,劉兄
    該罰一巨觴,以謝唐突花神之罪。
    (劉有美被竹鳳阿搶白幾句,已覺抱慚,又見楊、柳二生帶笑譏刺,他甚沒意思
    (,祇得勉強道)
祇 得:小弟與竹兄偶然談及,如何便有罰酒?
柳友梅:這個一定要罰。
    (叫抱琴斟上一大杯,送與劉相公。)
劉有美:(劉有美拿著酒)小弟便受罰,倘後有談及俗事者,小弟也不饒他!
竹鳳阿:這個自然,不消說!
    (劉有美喫乾酒,看見席間筆墨淋漓,便笑道)
劉有美:看來三兄在此有興做詩,何不見教?
柳友梅:弟輩詩已做完,祇求劉兄也做一首!
    (楊、竹二生也道)
竹二生:劉兄有興,也和友梅兄原韻,以見一時之勝!
劉有美:兄等又來奈何小弟了!小弟於這七言八句,實實來不得。
柳友梅:吾兄長篇壽文,稱功頌德,與相國夫人上壽偏來得,為何這七言八句不過數十字
    ,就來不得?想道知此梅花沒有薦舉麼?
劉有美:(劉有美便嚷道)柳兄該罰十杯!小弟談俗事便罰酒,像老兄這等,難道就罷了
    ?
    (隨即斟了一大杯,遞與柳友梅。)
楊連城:若論說壽文,也還算不得俗事。
竹鳳阿:壽文雖是壽文,卻與俗事相關,若不關俗事,劉兄連壽文也不做了。友梅兄該罰
    !該罰!
    (柳友梅笑了笑,把酒一飲而乾。)
    (四人正在那裏飲酒賞翫,抱琴走到,呈上一個封筒,上面用一個圖書。)
柳友梅:是哪裏傳來的?
抱 琴:是錢塘學的齋夫傳來,說是杭州府雪太爺的詩題,發到學裏,為此特之傳來,三
    日內就要繳去哩!
    (柳友梅就拆開一看,原來是兩幅錦箋,上寫兩個詩題,一個是《春閨》,一個
    (是《春郊》,首尾限韻,首韻是個雨、絲、風、片、煙、波、畫、船八字,尾
    (是谿、西、雞、齊、啼五字。)
竹鳳阿:原來就是敝年伯出的,這詩題出得有些意思。友梅兄,你道他為著甚來?
柳友梅:這無非要征取詩篇,觀賞人文的意思耳。
竹鳳阿:雖則如此,據我想來,另有深意。恐出此題,還不是敝年伯自出的。
劉有美:(劉有美笑道)鳳阿兄,又奇了若不是太尊出的,諒一詩題,請誰代筆?
楊連城:鳳阿兄與雪公在京邸時,曾與素心晨夕,他必然得知細裏。
柳友梅:原來如此,一定要請教了。
竹鳳阿:今日天色已暮,酒又深了,且暫告別。
    (柳友梅尚欲留飲,竹鳳阿)
竹鳳阿:這倒不必了,明日是二月花朝,就是小弟作東,約三兄往西湖一棹,乘此春光,
    便好將此詩題,我就好與三兄說明詩題的意思,豈非上下兩得?
柳友梅:(眾人齊道)如此甚好!
    (四人即於花前分袂,同作揖,直出門而別。)
    (正是:
    (  一杯一杯復一杯,幾人對酌山花開。)
    (既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
    (未知柳友梅游湖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柳秀士舟中題句)
    (詩曰:
    (  世間真偽不相兼,祇為才情賦自天。)
    (班馬文章由夙慧,庾鮑詩句實前緣。)
    (牙琴須遇知音解,卞玉還逢識者憐。)
    (不是美人親聽得,空令雅韻落前川。)
    
    
4**時間: 地點:
    (話說柳友梅到了次日,乃是二月花朝,天氣晴和,鶯花繚亂。)
    (那花間的百鳥,嬌滴滴在枝上弄晴。)
    (柳友梅書齋曉起,不覺遊興勃勃,又急要曉得那雪太守詩題的意思,記得夜來
    (竹鳳阿約遊西湖,隨即梳洗畢,喫過早膳,身上穿一領水墨色衣,頭戴一片氈
    (巾,手執一柄棕竹扇子,腳上穿一雙紅方鵲鞋,飄然有凌雲氣概,真濁世之佳
    (公子也。)
    (稟過母親,就叫抱琴跟了,一徑到竹鳳阿家來。)
    (恰好纔到中途,望見竹鳳阿已同著楊連城、劉有美,駕著蘭舟,迤邐的蕩將過
    (來。)
    (抱琴先看見,叫道)
抱 琴:竹相公哪裏去?家相公在此。
竹鳳阿:來得正好!
    (抱琴先跳上船,把纜繫在綠楊之下,隨接了柳友梅下船。)
竹鳳阿:(竹鳳阿見了柳友梅)昨晚相約,今早見天氣好,弟恐辜負花晨,特駕小舟,屈
    了楊兄、劉兄,與吾兄同往西湖一遊,不道吾兄先已移玉,可謂知己有同心也。
楊連城:這纔是有約不忘。
劉有美:昨晚詩題想今日定要做了。但友梅兄可要曉得那詩題的意思麼?說起來,祇怕友
    梅兄,不喜殺還要想殺哩!
柳友梅:詩題的意思,弟實不知,今日正要請教鳳阿兄。難道兄已預先曉得了麼?
劉有美:小弟倒已預先打聽著了,纔與二兄說過。鳳阿兄也道『如是,如是,不差,不差
    』!若友梅兄要我說,昨日罰小弟的酒,今日要喫還我,若不喫,小弟祇推不知
    罷。
竹鳳阿:這個容易。
    (不一時,舟人排上酒來,竹鳳阿)
竹鳳阿:劉兄且請飲一杯,潤潤喉纔說不妨。
劉有美:兄等難道倒不喫?
    (竹鳳阿叫將大杯來斟上酒,遞與劉有美,次連城,次友梅,最後自己也篩了一
    (杯奉陪。)
    (單有劉有美的酒量原高,拿起酒,一飲而乾,一連飲了數杯,乘著酒興)
劉有美:昨日詩題,兄等道是哪個出的?
柳友梅:是府裏出的,學裏傳來的。
劉有美:是學裏傳來的,卻不是府裏自出的。
柳友梅:怎麼不是府尊出的,卻又是誰出的?
劉有美:小弟也不知。昨晚別後,小弟一嚮有一相熟的舊鄰,現在杭州府做書手,府中消
    息都曉得,昨日返舍,就遇著他在舍下了。小弟與他偶然談及,他對我說,『詩
    題是太爺的一位小姐出的』。你道天下有這樣聰明女子麼?可不令人想殺!
柳友梅:原來如此!怪不得兄要著魔矣。這樣說起來,那小姐一定能詩的了。但世上難得
    才色兼全的女子,有才者未必有貌,有貌者未必有才。即或有貌有才,而無一種
    才貌的風情韻致,亦與無才貌者等。有才無貌,不可謂之絕色佳人;有貌無才,
    不可謂之女中學士;有才有貌,而風情或減,韻致歉然,亦如嚼蠟便無味矣。那
    小姐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不惟女工針指件件過人,至於詩詞一事,
    尤其所長,就是雪府尊刻的《嘯雪集》,倒有大半是小姐吟詠的,難道不是才色
    兼全鐘情女子麼?
竹鳳阿:兄知其一,未知其二,雪小姐的才貌,果然是仕女班頭,但我敝年伯的意思,必
    要配個文章魁首,為此出這詩題。雖試士,實欲擇婿耳。
    (柳友梅聽說,心上也不覺暗暗歡喜,想道)
柳友梅:我柳友梅若題破了雪小姐的詩題,便不患佳人難遇矣!
    (便一心想著雪小姐,不覺詩興勃勃,如有所得,對著竹鳳阿道)
雪小姐:既如此,當吟成才士句,接續美人緣也。
竹鳳阿:正是!今日乘此春光,賦詩飲酒,亦一樂事,且請吟詩。
楊連城:詩不成者罰酒三巨觴。
劉有美:小弟詩是決做不出的,倒情願罰酒。小弟昨夜聞此好消息,想了一夜,有了頭沒
    了尾,有了尾沒了頭,不覺沒心緒起來,今早倒擱筆不題,索性養養精神,好苦
    吟一首,如今決做不出的了。
柳友梅:昨日尚未請教,今日正該同詠。
楊連城:若無佳句,曷謝良辰,正該同做。
竹鳳阿:既如此,請各揮毫。
    (抱琴猶在拜篋中,取出文房四寶,四人各分了紙筆。)
    (祇見竹鳳阿注目花箋,搜索枯腸;楊連城拿著一管筆,口裏唧唧噥噥的吟哦;
    (劉有美也不做聲,拿著酒,祇顧飲;舉起觴,不住喫;祇有柳友梅也不想,也
    (不寫,也不飲酒,立起身往船頭上散步。)
    (遙望那四圍山色、一帶花兒,不覺詩思撲撲從天外飛來,喜動眉宇,便叫抱琴
    (取過紙筆,頃刻寫成七言律詩二首,真個是:
    (    文成七步,筆掃千軍;腕下霎時興雲雨,紙間頃刻走龍蛇。)
    (柳友梅寫完了詩,袖在袖中,走入艙中問道)
柳友梅:三兄詩俱完了麼?
劉有美:兄怎麼不去做詩,反去閑望,三杯頭是不饒你的。
柳友梅:弟實不才,詩已粗成。
劉有美:這樣險韻,兄難道完得如此神速?
竹鳳阿:柳兄才極敏捷,他若詩成,尚未知鹿死誰手。小弟詩雖胡湊,尚欠推敲;楊兄佳
    句已完,亦未寫出;柳兄既已詩成,何不賜教?
    (柳友梅就在袖中取出,與三人看。)
    (劉有美接在手中,叫道)
劉有美:友梅兄果然做了,大奇、大奇!可謂真正才子。
竹鳳阿:(竹鳳阿笑道)真正才子,合配個真正佳人。
楊連城:相配時,這詩題分明是姻緣薄了。
    (眾人都挨攏來看,祇見上寫道:
    (  其一:《春閨》)
    (雨意迷離鎖隔溪,絲絲飄墮濕花西。)
    (風聲遠浦驚歸雁,片刻巫山促曉雞。)
    (煙影半灣情欲繞,波光千頃恨還齊。)
    (畫欄整日凝眉望,船隱垂楊鳥自啼。)
    (其二:《春郊》)
    (雨餘淑氣滿幽壑,絲柳迷花隔路西。)
    (風日弄晴飛蛺蝶,片雲凝彩墮山雞。)
    (煙籠野寺春光媚,波漾汀蘆秀色齊。)
    (畫裏文章看不盡,船歸月落亂烏啼。)
    (三人看了,大加贊歎。)
竹鳳阿:柳兄今日此詩不但敏捷異常,似有神助,且字字清新俊逸,句句如織錦回文,可
    謂李、杜復生,庾、鮑再出矣。敬服!敬服!小弟輩當為擱筆。
柳友梅:小弟俚句也是一時興致所作,正要拋磚引玉,何故吝惜珠璣?
竹二生:(楊竹二生)珠玉在前,自慚形穢,其實不敢獻醜,每人情願罰酒三杯。
劉有美:友梅兄如此奇才,雖曹子建六步成詩,那得精工到此。明日送到府裏,難道不動
    小姐的火?我們大家也奉柳兄一杯,掛掛紅何如?
竹二生:(眾人道)說得有理,該奉,該奉!
    (三人先喫了罰灑,然後各人奉柳兄一杯。)
    (友梅酒量原不甚大,一連喫了數杯,自覺有些酒意,不免推開船去,臨風散玩
    (。)
    (楊連城與竹鳳阿亦倚著相陪。)
    (不覺船已過錢塘江,那西湖的景致,已在目前。)
    (祇有劉有美留心,把柳友梅二首詩,不住的吟哦,假意的歎賞,心下實要唸熟
    (了,好抄襲他的。)
    (卻好船已到湖,湖上煙花如市,士女如雲,說不盡的景致。)
    (昔人有詩單讚那西湖的景致,詩云:
    (  山色波光步步隨,古今難畫亦難詩。)
    (水浮亭館花間出,船載笙歌柳外移。)
    (刺眼繁華如錦繡,引人春興似遊絲。)
    (六橋幾見輕蹄換,湖上於今泛酒卮。)
    (其二:
    (  萬壑煙霞映遠峰,水光山色盡圖中。)
    (瓊樓燕子家家市,錦浪桃花岸岸風。)
    (彩舫舞衣凝暮紫,繡簾歌扇露春紅。)
    (蘇公堤上垂楊柳,尚想重來試玉驄。)
    
    
5**時間: 地點:
    (卻說是日湖中,因有官船設宴,小舟到不甚多。)
    (自斷橋至蘇公堤,但見一帶垂楊,與桃花相映,且是年春雪甚盛,梅花為寒所
    (勒,與桃杏相次開發,尤為奇觀。)
    (綠煙紅霧,迷漫二十餘里,歌吹為風,粉汗成雨,紈羅之盛,多於堤畔之柳,
    (艷冶極矣!至於朝陽始出,夕春初下,月華與山色爭妍,霞影與湖光並媚,一
    (般好景,更極天然。)
    (三人觀賞不盡,祇有劉有美把柳友梅詩句祇管吟哦,酒後聲高,不覺吟詩之聲
    (,振於四野,隨著順風兒,一句一句竟飄向隔船艙玉人耳朵裏去了。)
    (但見隔船簾內,隱隱綽綽有幾個美人窺探,最後一侍兒從旁邊揭起垂簾,恰好
    (柳友梅扯著劉有美道)
柳友梅:劉兄為何這般好景不看,祇是吟詩?
    (那侍兒揭簾時,簾內兩美人,剛剛與柳友梅打個照面,祇見那一個美人:
    (    眉舒柳葉,眼湛秋波。)
    (身穿著淡淡春衫,宛似嫦娥明月下;裙拖著輕輕環珮,猶如仙子洛川行。)
    (遠望時,已消宋玉之口;近觀來,應解相如之渴。)
    (又見那一個美人:
    (    貌凝秋月,容賽春花。)
    (隔簾送影,嫣然如芍藥籠煙;臨水含情,宛矣似芙蕖醉露。)
    (雖猶未入襄王夢,疑是巫山雲雨仙。)
    (柳友梅望見,神馳了半晌方說道)
柳友梅:人家有如此標致女子,豈非天姿國色乎!昔人云,『欲把西湖比西子』,今則欲
    把西子比西湖矣。
劉有美:(劉有美也驚歎道)果然天姿國色,絕世無雙!
竹鳳阿:但不知此是誰家宅眷。
柳友梅:莫非就是雪小姐麼?
楊連城:觀其舉止端詳,大約非小人家兒女。
竹鳳阿:若果是他,正友梅兄所說才色兼全的女子矣。但這樣女子,得一尚難,如何有兩
    ?
劉有美:好歹明日訪他個下落回去。
    (四人說說笑笑,不覺金烏西墜,玉兔東昇,那官船兒早已開去。)
    (是夜月色如銀,夕嵐如碧,四人由斷橋至蘇公堤,直至六橋,步月而歸。)
    (回到船中,洗盞更酌,盡歡方睡。)
    (祇有柳友梅自見了二美人之後,心下想)
心下想:若得如此佳人為婦,我柳友梅便三生有幸矣!
    (但不知他是誰家宅眷。)
    (又見朋友在船,不好十分著相,睡在船中,卻一夜不曾合眼。)
    (正是:
    (  山色有情留客賞,湖光無意戀人遊。)
    (東風似與才郎便,飄墮詩聲到隔舟。)
    (未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兩閨秀湖上遇才郎)
    (詩曰:
    (  千秋慧眼落閨英,偏識風流才子心。)
    (范蠡功成逢浣女,相如時到度琴音。)
    (明珠豈混塵沙棄,白璧從無韞櫝沉。)
    (一見莫言輕易別,秋波臨去最情深。)
    
    
6**時間: 地點:
    (卻說是日游湖心的官船,就是杭州府雪太守夫人與福建梅兵備的小姐接風。)
    (那雪太守與梅兵備,另設席在昭慶寺賞梅,夫人與小姐就排酒在船。)
    (雪太守與梅兵備原係姑表至親,因往福建上任,從杭州經過,雪太守因此留住
    (。)
    (雪太守是蘇郡人,名霽,字景川,夫人王氏,止生得一子一女,一子尚幼,女
    (兒年方二八。)
    (因他母親夢見詳雲繞屋而生,名喚瑞雲。)
    (生得姿容絕世,敏慧異常。)
    (觀其色,真個落雁沉魚,果然羞花閉月;論其才,不惟女紅之事色色過人,即
    (詩賦之間,般般精妙,就是雪太守的詩文,卻也常常是他代筆。)
    (曾有一詩,讚那雪小姐的好處:
    (  桃輸綽約柳輸輕,玉貌花容誰與衡。)
    (向月乍疑仙女降,凌波欲擬洛川行。)
    (弱教看去魂應死,秀許餐時飢不生。)
    (最是依依臨別際,眼傳秋水更多情。)
    (梅兵道是金陵人,名灝,字道宏,年已五十,止生得個女兒。)
    (臨生這日,梅公夢一神人賜他美玉一塊,雪白無暇,因取名喚做如玉。)
    (這如玉小姐生得姿容比瑞雲小姐一般,真個眉如春柳,眼似秋波,更兼性情聰
    (慧,八九歲時便學得描鸞刺繡,件件過人。)
    (不幸母親雪氏,先亡過了。)
    (每日間,但與梅公讀書說字,乃山川秀氣所鐘,天地陰陽不異,有百分姿色,
    (便有百分聰明。)
    (十四五歲時,便也知詩能文,竟成個女學士。)
    (曾有一詩,讚那梅小姐之好處:
    (  雲想嬌容花想香,悠然遠韻在新妝。)
    (輕含柳態神偏媚,淡掃蛾眉額也光。)
    (詩思祇宜雪作侶,玉容應倩月為裳。)
    (風流多少情多少,未向人前已斷腸。)
    (凡家居無事的時節,往往梅公做了,叫如玉和韻;如玉做了,叫梅公推敲。)
    (就是前日雪太守出的詩題,也是他父女唱和之作。)
    (在金陵時,梅公寄與雪太守,要他和韻。)
    (雪太守因杭州是人文淵藪,故就把此題仰學試士,一則觀賞人文,一則便為擇
    (婿基地。)
    (因此劉有美得此消息。)
    (恰好是日游湖,柳友梅的船與官船相近,也是天緣有份,無意中劉有美把柳友
    (梅的詩句高聲朗吟,順風兒吹到二小姐船中來。)
    (二小姐耳聰聽見了,梅小姐想道)
二小姐:這詩首尾是我父親限的韻,為何這裏也有人吟詠起來?又和得清新俊逸,似不食
    煙火者。
雪小姐:(雪小姐也道)那詩果然字字風流,句句飄逸,令人有況李青蓮之想。
    (二小姐一頭說,一頭把柳友梅的詩句,一句一句的,都暗記在心上了。)
梅小姐:(梅小姐忙叫侍兒朝霞道)你看湖內誰人吟詠。
    (那侍兒乖巧,輕輕的從旁邊揭起垂簾,讓二小姐從斜側裏窺看,自己卻露出頭
    (來。)
    (恰好遇著柳友梅在那裏,指點湖山,笑談風月。)
    (侍兒早又識貨,骨碌碌兩隻眼睛,倒把柳友梅看個盡情,把柳友梅的豐神韻度
    (,都看出來。)
    (不知柳友梅的神魂,早已被簾內美人攝去了。)
    (因這一見,有分教佳人閨閣,有懷吉士風流;才子文園,想殺多嬌韻態。)
    (正是:
    (  清如活水分難斷,心似靈犀隔也通。)
    (春色戀人隨處好,男貪女慕兩相同。)
    (那侍兒看在眼中,藏在肚裏,也不便就對二小姐說,直至船已離湖,瞞著雪夫
    (人,到後艙來,私與二小姐輕輕的說道)
二小姐:方纔吟詩的船,就在吾船對面,他船內,也有三四個少年,祇是蠢的蠢,俏的俏
    ,祇有那身穿水墨色衣、頭戴一片氈巾的,生得風流韻致,自然是個才子。
梅小姐:那見得就是才子?
雪小姐:(雪小姐忙問道)那詩可就是他吟詠的麼?
朝 霞:(朝霞笑道)朝霞見他人物是風流的,那詩句是他吟詠、不是他吟詠,叫朝霞一
    時哪辨得出?據朝霞看來,一定是那人做的,別人也做不出。
梅小姐:世間難得全美,有才未必有貌,有貌未必有才。那見得就是他吟詠的?
雪小姐:有才必須有貌,有貌必竟有才,朝霞說來亦未可知。
朝 霞:還是小姐說得好,我家小姐太心疑了。
雪小姐:奴也聞前日爹爹說:『姑夫處寄來詩題,一時無暇,未便和韻,我已發到各學去
    了,看這些秀才做來。』莫非此生已知此題,故乘著春光賦就的麼?若果就是他
    ,真可謂風流才子矣。
如玉小:原來如此!若果是他,古稱潘安貌,子建才,殆兼之矣。
朝 霞:(朝霞笑道)我想越中今日有兩位佳人,祇怕沒有兩個才子來相配對。
雪小姐:越中人文淵藪,你哪裏曉得就沒有麼?
梅小姐:有或有之,祇恐當面錯過耳。
雪小姐:既已當面,焉忍錯過!
    (朝霞冷笑一聲,忙問道)
朝 霞:敢問二小姐,不錯時,卻如何?
    (雪小姐纔要說,卻好船已到錢塘門。)
    (梅兵道的大坐船已近,如玉小姐與雪夫人、瑞雲小姐作別回船。)
    (雪太守處早有人役伺候,就上岸登轎進城而去。)
    (正是:
    (  數載親情纔見面,一朝分手便相離。)
    (怎知天意由來合,雪與梅花仍舊依。)
    (畢竟二小姐別後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梅兵憲難途託嬌女)
    (詩曰:
    (  緩急人生所不無,全憑親友力相扶。)
    (陳雪友誼成知己,嬰杵芳名為託孤。)
    (仗義終須仗義起,奸讒到底伏讒辜。)
    (是非豈獨天張主,人事其間不可誣。)
    
    
7**時間: 地點:
    (話說如玉小姐與雪夫人、瑞雲小姐別後,隨著梅兵備回船。)
梅小姐:(梅小姐接住梅公道)日間汝舅舅邀我到昭慶寺賞梅,不料未及終席,人報提學
    院到,你舅舅祇得又去接他。甚矣!烏紗之苦、皂隸之俗哉!
    (言未畢,雪太守也到,梅公接進船,即命小姐拜見過。)
    (坐畢,雪太守)
雪太守:早間失陪,多有獲罪。前日學院發牌,先考紹興,不期今日就到敝郡,固此小弟
    惟恐失迎,祇得去接他。況李念台與小弟雖然也是年家,為人甚是古執,既在宦
    途,不得不如此。姊丈託在至戚,當相諒耳!
梅 公:說哪裏話,你我既係至親,當脫略虛文,以真情相告。那李念台點了浙學院,原
    與小弟同出京。我也曾面囑他,越地人文極盛,幸為小弟擇一佳婿。今既到此,
    他必不失信,兄若進見時,尚與我致意。
雪太守:領教,領教!祇是目下還有一事,小弟方纔回衙,見塘報甚是緊急,說閩中一路
    ,山寇猖獗。劫了庫,殺了知府,近日又沿及兩廣,人心惶惑,吾想吾兄此行正
    當汛地,且有甥女年幼,路途遙遠,盜賊竊發,如何去得!
    (梅公聽了,撫體加歎道)
梅 公:閩寇作亂,小弟離京時已聞此信。小弟祇為權臣當道,朝政日非,因此討這個外
    差出來,訪一佳婿,以完小女終身,就是小弟晚年也得半子相依,不憂無靠。不
    料佳婿未逢,風波頓作,這也是我命運使然。《詩》不云乎:『豐不懷歸?畏此
    簡書。』今已王命在躬,是有進無退了。
    (如玉小姐在旁聽見,驚得面如土色,半晌的不言不語,不覺掉下淚來說道)
如玉小:此事怎了?
雪太守:我兄是一定要去的,祇是甥女,恐去不得,莫若留到小弟衙齋,暫住幾時,俟平
    靜日,送到任所何如?
    (梅公聞言,說道)
梅 公:吾兄之言,正合愚意,但祇是小女,自令姐去後,無一刻不在膝下,小弟此番出
    山,也祇為擇婿而行,誰料婿尚未得,女又相離。今者閩越山川,道途險厄,天
    涯父女,至戚睽違,心雖鐵石,寧不悲乎!雖承老舅厚誼見領小女,但小弟此去
    ,多凶少吉,尚不知父女相見何期!
    (言至此,不覺撲簌簌掉下幾點淚來。)
    (如玉小姐與朝霞從旁聽見,亦不覺潛然淚下。)
如玉小:爹爹暮年,且是文士,當此賊寇猖獗之際,爹爹深入虎口,恐禍生叵測。據孩兒
    看來,爹爹何不急上疏告病還鄉,或者聖明憐念,另遣人去,也未可知。
梅 公:(梅公歎道)我豈不知?但我為嚴氏弄權,討差出外,這些有見識的,也就紛紛
    告退,眼見得朝廷已無人。當此天步艱難之際,內有權臣,外養巨寇,若不早除
    外患,必致遺害腹心。況此間賊寇,名雖為寇,原係良民,總為飢寒逼迫,賊類
    相攀,以至於此。我若此去,當撫則撫,當剿則剿,誓必掃清巢穴,以報國家。
    我已備員兵選,奉命出京,又復不去,這分明臨難退縮了。不惟負罪名教,且為
    嚴黨所笑矣!如何使得?
如玉小:爹爹所言,俱為臣大義,非兒女所知。祇是爹爹此去,水土異鄉,乏人侍奉,倘
    病竊發,暮年難堪,叫孩兒放心不下。
雪太守:父女離別,自難為情,然事已至此,已無可奈何。姊丈既以甥女見託,甥女即吾
    女也,當擇一佳婿報命。還有一話,弟倒忘了,前日姊丈見教的詩題,極有趣味
    ,弟未及和,已發到學裏去了。吾想越中大郡,定有美才,不日文宗考試,自拔
    一二佳士,或者良緣有在,得一佳婿,也未可知。甥女是個閨閣英流,含配個文
    章魁首。
    (梅公聞言,便改容拭淚道)
梅 公:聞兄之言,頓開茅塞,若肯為小弟擇一佳婿,小弟雖死異域,亦含笑矣!
雪太守:(因看著如玉小姐道)我明日送你到舅舅衙中,不必說是舅舅,祇以父女稱呼,
    便好為你尋親。
如玉小:孩兒既蒙嫡親舅舅收管,就如母親在的一般,料然安妥。祇望爹爹盡心王事,以
    靖群醜,則侍奉有日,萬勿以孩兒為念。
梅 公:你既有託,我已心安,我閩中此去,七尺之軀悉聽於天矣。今夜尚圖相聚,明日
    便一片征帆、千里關山耳。且將酒來,我與舅舅痛飲幾杯,以敘別情。
    (正是:
    (  江洲衫袖千年淚,易水衣冠萬古愁。)
    (莫道英雄不下淚,英雄有淚祇偷流。)
    (左右斟上酒,二人共飲了一回,不覺更深。)
    (雪太守打道回府。)
梅 公:(梅公吩咐小姐道)你今夜收拾停當,明日好到舅舅府中去。
    (小姐聽了,不敢違拗,即忙打點。)
    (次早,梅公叫兩乘轎,一乘坐小姐,一乘自坐,親送到雪太守府裏來。)
    (雪太守已著人伺候,接進後衙。)
    (梅公就叫如玉小姐拜了雪太守四拜,隨即與雪太守也是四拜)
梅 公:骨肉之情,千金之託,俱在於此。
雪太守:姊丈但請放心,小弟決不辱命。
    (如玉小姐心下興咽,一句話也說不出,祇是掩淚而已。)
    (雪太守即令治飯。)
梅 公:小弟倒不敢領了,一則憑限要緊,一則已準午時解維,停不得了。
雪太守:暫奏一杯,聊作渭城三唱,以壯行色!
    (叫左右斟上酒來。)
    (雪太守奉上,梅公接了酒道)
梅 公:今日與吾兄、小女一別,未知何日相逢!
雪太守:吉人自有天相,不日掃清小蠢,便可榮陞,不須憂慮。
    (一連飲了三杯,梅公也回敬一杯,就要起身。)
    (如玉小姐含淚拜別,梅公亦泣然淚下,祇得吞聲而別。)
    (正是:
    (  世上萬般苦楚事,無非死別與生離。)
    (雪太守與梅公,直送出錢塘門方別。)
    (正是:
    (  人事無端復雲雨,天心有意合姻緣。)
    (待看雨散雲收後,一段良緣降自天。)
    (未知後來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棲雲菴步月訪佳人)
    (詩曰:
    (  世間何事最難禁?才色相逢意便深。)
    (在昔文王歌窈窕,至今司馬露琴心。)
    (千秋佳話非虛業,百載良緣實素襟。)
    (拙鳩空有爭巢力,那得鴛鴦度繡針。)
    
    
8**時間: 地點:
    (話說柳友梅自那日游湖遇見二美人之後,心下十分想慕,甚至廢寢忘食。)
    (到了次日,先打發抱琴回去,自己祇託為考試進城,就與竹鳳阿、楊連城作別
    (。)
    (劉有美亦自託有事別去不題。)
    (祇有柳友梅心上想著二位美人,一經往杭城中來,各處物色,並無下落,祇得
    (回身轉出城來。)
    (行了數里,到了一個曠野所在,柳友梅此時心上已走得個不耐煩,但遠遠望見
    (一個小菴,中間樹林陰翳,竹影交加,雖然木土結構,卻也幽雅可愛。)
    (柳友梅尋訪了一日,不免神思困倦,巴不能到個所在歇息,遂一徑到小菴來。
    ()
    (那小菴門前抱著一帶疏籬,曲曲折折,鮮花細草點綴路徑;到得菴門,門栽著
    (數株杉樹,排列著三四塊文石。)
    (柳友梅便於石上小憩,祇見菴門上邊額著「棲雲菴」三字。)
    (中間走出一個老僧,近前把柳友梅仔細一看,驚問道)
柳友梅:相公莫非柳月仙麼?
    (柳友梅驚起,忙問道)
柳友梅:老師何得就知小生姓名?
老 僧:老僧昨夜偶得一夢,夢見本菴伽藍菩薩吩咐道:『明日有柳月仙到此,他有姻緣
    事問你,你須等待他。』今日老僧因此等了一日,並無一人,直到這時候纔遇見
    相公,故爾動問。
    (柳友梅一發驚訝,暗想道)
柳友梅:此僧素不相識,曉得我的姓氏,已就奇了,為何把小生的心事都說出來?我正要
    尋訪二美人的下落,何不就問他一聲。
老 僧:(因上前作揖道)老師必是得道高僧,弟子迷途,乞師指示!
老 僧:(那老僧)不敢,不敢,且請到裏面坐。
    (柳友梅隨著老僧,就一步步到正殿,殿上塑的是一尊白衣大士。)
    (柳友梅拜過,老僧就延至方丈,施禮畢,分賓主坐下。)
    (待過茶,那老僧)
老 僧:請問相公尊居何處?因甚到此?
柳友梅:小生山陰人氏,先京兆就是柳繼毅。昨同敝友游湖,偶爾到此。
老 僧:原來就是柳太爺的公子,失敬了!數年前小僧在京時,也曾蒙令先尊護法,是極
    信善的,不意就亡過了,可歎,可歎!
柳友梅:敢問老師大號?
老 僧:衲號靜如。
柳友梅:敢問老師與小生素未相識,緣何便如小生姓名,且獨見肺腑隱情?
老 僧:小菴伽藍最是靈應,老僧因夢中吩咐,故爾詳察到此。老僧哪裏得知?
柳友梅:原來如此。
    (靜如就吩咐道人收拾晚齋。)
柳友梅:寶剎這樣精潔,必定是一方香火了。但不知還是古剎,還是新建?
靜 如:小菴叫做棲雲菴,也不是古跡,也不是一方香火,乃是本府雪太守捐俸建造的,
    已造了四五個年頭。
柳友梅:雪太爺為何造於此處?
老 僧:太爺祇因無子,與他夫人極信心奉佛,為此建造這一所正殿,供奉白衣觀音,要
    求子嗣,連買田地也費了一二千金。
柳友梅:如今雪太爺有子麼?
靜 如:兒子終有一個,他未生子時,已先生下一位小姐。
柳友梅:莫說生一位小姐,便生十位小姐,也比不得一個兒子。
靜 如:柳相公,不是這般說。若是雪太爺這位小姐,便是十個兒子,也比不得。
柳友梅:卻是為何?
靜 如:這位小姐生得有沉魚落雁之容,閉花羞月之貌,自不必說;就是些描鸞刺繡樣樣
    精工,也不為稀罕;最妙是古今書史,無所不通,做出來的詩詞歌賦,直欲壓倒
    古人。就是雪太爺的詩文,也還要他刪改。柳相公,你道世上人家有如此一個兒
    子麼?
    (柳友梅聽見說出許多美處,不覺身體酥蕩,神魂都把捉不定起來,暗想道)
柳友梅:據老僧說來,劉有義之言驗矣!
靜 如:(忙問道)這位小姐曾字人否?
靜 如:哪裏就有人字?
柳友梅:他父親現任黃堂,怕沒有富貴人家門當戶對的,為何尚未字人?
靜 如:若論富貴,這就容易了。雪太爺卻不論富貴,祇要人物風流,才學出眾。
柳友梅:這個也還容易。
靜 如:還有一個難題目,雪老爺意思原欲就於任上擇婿,但是來議親的,或詩,或賦,
    要做一篇,直等雪太爺與小姐中意,方纔肯許。偏有那小姐的眼睛又高,遍杭城
    秀士做來詩文,再無一個中意,所以耽閣至今,一十七歲了,尚未字人。聞得近
    日雪太爺又出甚麼新巧詩題,叫人吟詠,想也是為擇婿的意思。
柳友梅:原來如此。
    (心下卻暗喜,這段姻緣卻就在這裏明白。)
又 想:祇是所聞又如所見,眼見的是兩位,耳聞的又祇是一個,又不見,有些疑惑,祇
    是一個美人有了消息,那一位美人不愁無下落矣。
    (不一時,道人排上晚齋,二人喫了。)
    (不覺月已昏黃,靜如)
靜 如:相公今日行路辛苦,祇怕要安寢了。
    (便拿了燈,送到一個潔靜房裏,又燒一爐好香,泡一壺苦茶,放在案上,祇看
    (柳友梅睡了方纔別去。)
    (柳友梅聽了這一片話,想起那湖上遇見的兩個美人,與靜如所說的小姐,不勝
    (歡喜,祇管思量,便翻來覆去,哪裏睡得著?祇得依舊的穿了衣服起來。)
    (推窗一看,祇見月色當空,皎潔如同白晝,遂步出菴門前閑步。)
    (一束月色甚佳,一來心有所思,不覺沿著一帶疏蘺月影,便出菴門。)
    (離有一箭多遠,忽聽得有人笑話。)
    (柳友梅仔細一望,卻是人家一所花園。)
    (園內桃李芳菲,便信步走進去。)
    (走到亭子邊,往裏面一張,祇見有兩個人,一邊喫酒,一邊做詩。)
    (柳友梅便立住腳,躲在窗外聽他。)
穿黃的:(聽見一個穿黃的)下面這個險韻虧你押。
穿綠的:(那個穿綠的)下面的還不打緊,祇上面這幾個字,哪一個不是險韻?費了心了
    ,除了我老張,再有那個押得來?
穿黃的:果然押得妙!越地才子不得不推老兄。再做完了這結句,那女婿便穩穩的做得成
    了。
    (穿綠的便低著頭,想了又想,哼了又哼,直哼唧了半晌,忽大叫道)
穿綠的:有了,有了!妙得緊,妙得緊!
    (忙忙拿筆寫在紙上,遞與穿黃的看。)
    (穿黃的看了,便拍掌道)
穿黃的:妙,妙!真個字字學老杜,不獨韻押得穩當,且有許多景致。兄之高才捷足,弟
    所深服者也!
穿綠的:小弟詩已成,佳人七八到手,兄難道就甘心罷了?
穿黃的:小弟往日詩興頗高,今夜被兄壓倒,再做不出。且喫幾杯酒,睡一覺,索性養養
    精神,卻苦吟一首,與兄爭衡。
穿綠的:兄既要喫酒,待小弟再把此詩吟詠一遍,與兄聽了下酒如何?
穿黃的:有理,有理!
    (穿綠的遂高吟道:
    (  雨落階前水滿溪,綠繩牽出野牛西。)
    (風大吹開楊柳絮,片片飛來好似雞。)
    (穿黃的也不待吟完,便亂叫道)
穿黃的:妙得甚!妙得甚!且賀一杯再吟。
    (遂斟一杯遞與穿綠的。)
    (穿綠的歡喜不過,接了酒一飲而乾,又續吟道:
    (  煙迷隱隱山弗見,波起皺皺湖不齊。)
    (畫也難描春日景,船中歌曲像鶯啼。)
    (穿綠的吟罷,穿黃的稱羨不已,贊道)
穿綠的:後面兩聯一發好得緊!
    (柳友梅在窗外聽了,忍不住失聲笑將起來。)
    (二人聽見,忙趕出窗外來,見了柳友梅,便問道)
柳友梅:你是何人,卻躲在此處笑我們?
柳友梅:學生偶爾看月到此,因聞佳句清妙,不覺手舞足蹈,失聲唐突,多得罪了!
    (二人看見柳友梅一表人物,說話又湊趣,穿黃的)
穿黃的:兄原來是知音有趣的朋友。
穿綠的:既是個妙人,便同坐一坐何如?
    (便一把手扯了柳友梅同到亭子中來。)
柳友梅:小弟怎好相擾?
穿綠的:四海皆兄弟,何妨!
    (遂讓柳友梅坐了,叫小的們斟上酒)
柳友梅:兄尊姓大號?
柳友梅:小弟賤姓柳,表字月仙。敢問二位長兄高姓大號?
穿黃的:小弟姓李,賤號個君子之君、文章之文。
柳友梅:(因指著穿綠的說道)此兄姓張,尊號是良卿,乃是敝地第一個財主兼才子者也
    。這個花園便是良卿兄讀書的所在。
柳友梅:如此失敬了。
張良卿:月仙兄這樣好耳,隔著窗便都聽見了!詠便詠個《春郊》,祇是有些難處。
柳友梅:有甚難處?
張良卿:最難是首尾限韻,小弟費盡心力,方得成篇。
柳友梅:誰人出的詩題,要兄如此費心?
張良卿:若不是個妙人兒,小弟焉肯費心!
柳友梅:既承二兄相愛,何不一發見教!
李君文:這個話兒有趣,容易說不得,兄要說時,可喫三大杯,便說與兄聽。
張良卿:有理,有理!
    (遂叫斟上酒。)
柳友梅:小弟量淺,喫不得許多。
李君文:要聽這趣話兒,祇得勉強喫。
    (柳友梅當真喫了。)
張良卿:柳兄妙人,說與聽罷。這詩題是敝府太尊的一位小姐出的。那位小姐生得賽西施
    ,勝王嬙,十分美貌,有誓不嫁俗子,祇要嫁個才子,詩詞歌賦敵得他過,方纔
    肯嫁。太尊因將這難題目難人,若是做得來的,便把這小姐嫁他,招他為婿。因
    此小弟與老李拼命苦吟。小弟幸和得一首,這婚姻便有幾分想頭。柳兄你道好麼
    ?
    (柳友梅聽了明知就是靜如所言,卻不說破,祇說)
祇 得:原來如此,敢求原韻一觀。
張良卿:兄要看時,須也做一首請教請教。
柳友梅:弟雖不才,若見詩題,也杜撰幾句請正。
    (張良卿在拜篋中取出原韻,遞與柳友梅。)
    (柳友梅看了,分明是湖上吟詠的二題,假意道)
柳友梅:果然是難題目,好險韻,好險韻!
張良卿:既已看了,必求做詩。
柳友梅:班門弄斧,祇恐遺笑大方。
李君文:我看柳兄如此人物,詩才必妙,莫太謙了!
    (遂將筆硯移到柳友梅面前。)
    (柳友梅不好推遜,祇得提筆抻抻墨,就吟詩一首云:
    (  《春閨》)
    (雨後輕寒半野溪,綠機懶織日銜西。)
    (風簾靜卷雕梁燕,片月催殘茅店雞。)
    (煙鎖天涯情共遠,波深春水思難齊。)
    (畫眉人去歸何日,船阻關河猿夜啼。)
    (柳友梅寫完了,遞與二人道)
柳友梅:勉強應教,二兄休得見笑!
    (二人看了柳友梅筆不停書文不加點,信手做完,甚是驚訝,拿來念了兩遍,雖
    (不深知其意,念來卻十分順口,不像自己七扭八拗,因稱讚道)
柳友梅:原來柳兄也是一個才子,可敬,可敬!
柳友梅:小弟俚言獻醜,怎如張兄字字珠玉!
張良卿:柳兄不要太謙,小弟是從來不肯輕易讚人的。這首詩果然和得敏捷而快,合式而
    妙。
柳友梅:張兄佳作已領教過,李兄妙句還要求教。
李君文:小弟今日詩興不發,祇待明日,見過小姐的真詩方做哩。
柳友梅:原來李兄這等有心。但小姐的真詩如何便得一見?
李君文:兄要見小姐的真詩,也不難,祇是他兩個題目,兄祇做一首,恐怕還打不動小姐
    。兄索性把這《春郊》的詩一發做了,小弟明日便把小姐的真詩與兄看。
柳友梅:李兄不要失言。
張良卿:李兄是至誠君子,小弟可以保得,祇要兄做得出第二首。
    (柳友梅此時已有幾分酒興,又一心思量看見那小姐的真詩,便不禁詩思勃勃。
    ()
    (提起筆來,又展開一幅花箋,任意揮灑,不消半刻,早又和成一首《春郊》詩
    (,遞與二人。)
    (二人看了,都嚇呆了,口中不言,心下想)
心下想:這纔是真正才子!
    (細展開一看,祇見上寫道:
    (  《春郊》)
    (雨過春色媚前溪,絲柳牽情繫襄西。)
    (風陳穿花驚夢蝶,片雲銜日促鳴雞。)
    (煙光凝紫連山迥,波影浮紅耀水喬。)
    (畫意詩情題不到,船樓鼓吹聽鶯啼。)
心下想:(二人讀完了,便一齊拍案道)好詩,好詩!真做得妙!
柳友梅:醉後狂愚,何足掛齒。那小姐的真詩,還要求二兄見賜一看。
李君文:這個自然,明日覓來一定與兄看。就是倒不曾請教得,吾兄不像這裏人,貴鄉何
    處?因甚到此?今寓在何處?
柳友梅:小弟就是山陰縣人,昨到城中訪一朋友,出城天色已晚,今借寓在前面棲雲菴,
    偶因步月得遇二兄。
張良卿:原來貴縣就是山陰,原是同省,今年鄉試還做得同年著哩。
柳友梅:不惟同省,益且同學,小弟倒忝在錢塘學中。
柳友梅:(張、李二人道)原來兄貴庠倒進在這裏,我說兄必竟是個在庠朋友,若是不曾
    進過的,哪有這等高才捷作?兄既寓在棲雲菴,一發妙了,明日奉拜,就可見小
    姐的真詩了。
    (三人一心都想著小姐,祇管小姐長、小姐短,不覺厭煩。)
    (你一句,我一句,說得有興,復移酒到月下來喫,直喫得大家酩酊,方纔起身
    (。)
    (張、李二生送出園門,柳友梅臨別時,又囑咐道)
柳友梅:明日之約,千萬不要忘了!
張良卿:(二人笑道)記得,記得!
    (三人別了,此時已有三更時候,月色轉西,柳友梅仍照舊路回到菴中去睡,心
    (下想)
心下想:我道佳人難遇,必須尋遍天下,不期就在杭郡訪著,可謂三生有幸。
又 想:訪便訪了一個佳人的消息,祇是那一位美人,不知又在何處?倘若一般俱不能成
    美,成個虛相思,卻也奈何!
又 想:(既又想)既有了消息,便蹈湯赴火,也要圖成,難道做個望梅止渴罷了麼?
    (左思右想,真個億萬聲長吁短歎,幾千遍倒枕搥床,直捱到數更纔朦朧睡去。
    ()
    (正是:
    (  才人愛色色貪才,才色相連思不開。)
    (必竟才郎懷美色,果然美色惜真才。)
    (未知柳友梅畢竟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第六回 合歡亭入夢逢巫女)
    (詩曰:
    (  淡雲疏雨恣高唐,一種幽情入夢中。)
    (漫說黃梁清俗士,試看蝴蝶化周郎。)
    (紅樓粉面原虛幻,翠閣蛾眉半醉鄉。)
    (莫向春風沉意樂,離迷魂斷楚襄王。)
    
    
9**時間: 地點:
    (卻說柳友梅祇為心上想著那二美人,左思右想了一回,不免神思困倦,纔朦朧
    (睡去。)
    (忽走到一座花園,四周花木,一帶槿籬環抱著曲池,流水瀠繞著石徑。)
    (斜橋半中間高高的起一座亭子,那亭子靠著一塊太湖石。)
    (太湖石畔,罩著一大株綠萼梅,玲瓏曲折,香氣紛披。)
    (柳友梅飄飄然隨著池畔曲欄,一徑從石路上灣灣的走過板橋。)
    (祇見那些牡丹亭、芍藥欄、大香棚、薔薇架、木樨軒,周圍繞著那座亭子,亭
    (子上梅花如雪,香氣連雲。)
    (柳友梅徘徊不忍別去。)
    (正是:
    (  似隨殘霧似隨潮,花岸依然舊板橋。)
    (竹徑朱扉風半啟,紙窗梅影月空搖。)
    (紅餘珊枕釵寒禺,綠闇東牆韻冷簫。)
    (夢裏祇疑身是阮,階前妒殺翠雲條。)
    (柳友梅到得亭子邊,心上恍恍惚惚,就於那亭子下面,小石磴上,坐憩片時。
    ()
    (祇見亭子上寫著「合歡亭」三字,兩行掛著一對聯,就是柳友梅自己的詩句)
柳友梅:吟成白雪心如素;夢到梅花香也清。
    (柳友梅看見,吟罷,心下想)
心下想:原來這裏卻有人寫著我得意的詩句,祇可惜那樣一個仙源,恨無仙子過耳。
    (心下纔這般想,但聽得半空中,派仙樂,聲音嘹亮。)
    (柳友梅側耳聽來,但聽得:
    (    悠揚逸響,分明皎月度琴聲;宛轉清音,一似冷月飄笛韻。)
    (幽情欲動處,乍疑司馬遇文君;曲韻聽來時,還擬張生狎崖女。)
    (新聲送入高唐夢,化作巫山一片雲。)
    (柳友梅方纔聽罷,抬頭仰望,祇見幾個青衣擁著兩個仙女,乘雲冉冉而下。)
    (一個身穿著縞素衣裳,駕著一朵紅雲;一個身穿著淡綠色衣,手執碧玉如意,
    (俱從半空中墮將下來。)
    (柳友梅此時,心下又驚又喜,不免仔細定睛一看,心下尚依稀仿佛記得,像那
    (船上相逢的二美人,暗喜道)
柳友梅:吾柳友梅不知何緣,與二美人便在這裏相逢。
心下想:(遂上前問道)敢問仙姬,降臨何處?因甚到此?
白衣女:(那白衣的女子)妾乃瑞雲洞六花仙子是也。
白衣女:(那綠衣的女子)妾乃碧玉洞五花仙子是也,與郎君共有姻緣之分,故爾到此。
白衣女:且待妾開卻洞門與仙郎歡會。
    (說罷,將長袖從石壁上一拂,祇見石壁內就現出兩扇朱扉,內中雕欄畫檻,瑤
    (草奇花,迥非人境。)
白衣女:(那白衣女子)仙郎請進。
    (柳友梅聽得,喜出望外,便笑臉相迎,二女子亦攜手相邀,同入洞中。)
    (怎見得洞房的好處?但見:
    (    繡簾飄動,錦帳高張。)
    (排列的味味珍羞,盡是瓊漿玉液;端供著煌煌炬燭,賽過火樹銀花。)
    (香焚蘭麝,暗消宋玉之魂;衾抱鴛鴦,深鎖襄王之夢。)
    (酥胸微露處,笑看西子玉床橫;醉眼俏傳時,嬌似楊妃春睡起。)
    (正是未曾身到巫山峽,雨意雲情已恣濃。)
    (柳友梅隨著二女子到得洞中,已覺神魂飛蕩,又見洞房無限好景,真令滿心歡
    (暢樂意無窮)
柳友梅:不知小生何緣,過蒙仙姬錯愛至此?
白衣女:(二女子)郎君乃天上仙姿,妾等亦非人間陋質,與郎君共有良緣,今幸相逢,
    共酬夙願耳。
柳友梅:祇恐凡夫污質,有沾仙體。
白衣女:(那二女子)此係天緣,不須過遜。
    (話畢,二女子就親施玉手,捧著兩杯酒,遞與柳友梅。)
    (柳友梅接在手,便覺異香撲鼻,妙味沁心,與尋常世上的酒味大不相同,纔飲
    (下喉,便陶然欲醉起來。)
    (友梅飲罷,橫著醉眼,看那二女子。)
    (那二女子果然半姿絕世,骨態鮮妍,一個個露出萬種的風情,千般的韻致,反
    (來引誘柳友梅,柳友梅見了,不覺魂飛魄舞,身體都把捉不定,便倒入二女子
    (懷中。)
    (那二女子便扶起柳友梅同歸羅帳,共入鴛衾。)
    (大家解衣寬帶,遂成雲雨之歡。)
    (但見:
    (    羅衫乍褪,露出雪白酥胸;雲鬢半偏,斜溜嬌波俏眼。)
    (脣含豆蔻,時飄韓緣之香;帶綰丁香,宜解陳王之珮。)
    (柳眉顰,柳腰擺,禁不起雨驟雲馳;花心動,花蕊開,按不住蜂狂蝶浪。)
    (粉臂橫施,嫩鬆鬆抱著半灣雪藕;花香暗竊,嬌滴滴輕移三寸金蓮。)
    (三美同床,枕席上好逑兩女;雙娥合衾,被窩中春鎖二喬。)
    (歡情濃暢處,自不知夢境襄王;樂意到深時,勝過了陽臺神女。)
    (正是幻夢如真,情癡似夢。)
    (柳友梅先摟定綠衣女子,與他交歡。)
    (祇見那女子顏色如花、肌膚似雪。)
    (柳友梅摟定香肩團成一片,但覺枕席之間,別有一種異香似蘭非蘭、似蕙非蕙
    (,像在那女子心窩裏直透出皮膚中來的。)
    (柳友梅與他貼體交歡,聞嗅此香,便遍身酥麻起來,笑問道)
柳友梅:仙姬遍體異香,不知從何處得來?幾令小生魂殺?
白衣女:(那女子微笑道)仙郎貪採花香,如縱蝶尋花,恣蜂鎖蕊,使妾萬種難當,滿身
    香氣亦被君沾染去矣。
    (柳友梅便輕輕的撲開花蕊,深深的採取花心。)
    (祇見那女子花心微動,便嬌聲宛轉,俏眼朦朧,露出許多春態。)
    (柳友梅不覺魂消,雖則春情如醉,尚留後軍以圖別陣。)
    (回顧那白衣女子,嬌羞滿眼春意酥慵,似眠非眠似醉非醉的光景,卻也像楊妃
    (春睡的在那裏了。)
    (柳友梅見了不覺雨意轉濃,雲情復起,便再整旗槍決戰,捧著那女子道)
柳友梅:仙容傾國傾城,能不魂消心死!
白衣女:仙郎風流情態,動蕩人心,陽和透體,遍骨酥麻,叫奴一腔春思亦都被君泄盡。
    (說罷,將女子分開玉股,聳起金蓮,覺花心微動,即湊上前來。)
    (柳友梅極力的奉承,溫存的摩弄,但覺舌吐丁香,胸堆玉蕊,已不知消魂何地
    (,卻又露滴牡丹心了。)
    (雲雨既畢,那柳友梅尚捨不得二女子,二女子也捨不得柳友梅,便一個捧著柳
    (友梅的前心,一個捧著柳友梅的後背,把友梅擁在中間。)
    (柳友梅覺得粉香膩玉,貼體熨肌,便渾身通泰,透骨酥麻,如在隋煬帝任意車
    (中,不知風流快活為何如矣。)
    (正在歡樂之際,忽聽得曉鐘敲響,驚得一身冷汗,覺來乃是南柯一夢。)
    (但聞數聲清磐,又見半窗殘月,那二美人不知向何處去了。)
    
    
10**時間: 地點:
    (此時已是五更時候,靜如老和尚起來做早功課了,柳友梅所以被他驚醒。)
    (醒便醒了,柳友梅心下想道)
柳友梅:這二女子分明是我在湖上相逢的美人,今夜忽然夢見起來,這姻緣或者有些意思
    麼?
    (又想到那合歡亭之樂尚戀戀念念,捨不得二女子。)
    (意欲入夢再尋,那曉得天色已明。)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