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救窮途名顯當官 申冤獄慶流奕世)
    (《畫堂春》:
    (  從來惟善感天知,況是理枉扶危。)
    (人神相敬依,逸豫無期。)
    (積書未必能讀,積金未必能肥;不如積德與孫枝,富貴何疑。)
AAA:(《易傳》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此言禍福惟人自召,非天之有私厚薄也。)
    (然積善莫大於陰,積不善亦莫大於陰。)
    (故陰騭之慶最長,陰毒之報最酷。)
    (至於刑獄一事,關係尤重。)
    (存心平恕,則死者可生;用意刻深,則生者立死。)
    (況受賕骫法,故意陷人;人命至重,何可以供我喜怒,恣我魚肉也!古語有云
    (:當權若不行方便,如入寶山空手回。)
    (士大夫事權在握,而不辨雪冤獄,矜恤無辜,不深負上天好生之心乎?漢之時
    (,有於公者,為獄吏,持法公平,能明孝婦之冤。)
AAA:(嘗自高大其門道)吾子孫必有顯者。
    (後子定國,果為廷尉,如其言。)
    (唐之時,有何比乾者,與徐有功、來俊臣、侯思止同為刑官。)
    (比乾寬恕,多所平反。)
AAA:(時人為之語道)遇來、侯必死,過徐、何必生。
    
    
2**時間: 地點:
    (一日,有老嫗過其門,持籌九十餘枚,與比幹道)
老 嫗:君有陰德,子孫為公卿郡守,佩印綬者,當如此籌。
    (後果累世通顯。)
    (宋之時,有張慶者,為獄官,掃除獄舍,必使潔淨;飲食獄囚,不至饑寒;有
    (病者,醫藥之無少缺。)
    (雖未能申冤理枉,而子孫亦登科第之報。)
    (至若周興、吉頸之徒,鉗網為號,羅織成經,傾陷平民,流毒縉紳,終至身首
    (異處,妻子宗族並受斬戮,其視善人之報為何如哉!因綴俚言,聊以志感:
    (  丹筆無輕下,蒼黔係死生。)
    (稍忘矜恤意,便就鼎鐺烹。)
    (所責寬仁吏,奉法持公平。)
    (不望桃生穞,奚堪鬼泣庭。)
    (皇帝猶清問,廷評可恣情?)
    (掃墓近屠伯,索甕請周興。)
    (何如於定國,高門世所榮。)
    (報施應不爽,敢用告司刑。)
    (已前所說,還是事權在己,出入由心,即能雪冤申枉,猶非難事。)
    (今且說一個官卑職小,既無事權,又不愛錢沽譽,乃能明冤枉,出係囚,豈不
    (是個極難的事麼?)
    (嘉靖年間,有一人姓姚名一祥,乃松江上海縣人。)
    (少而無父,家事亦饒裕,為人倜儻不羈,輕財尚義。)
    (曾習舉子業,能詩文,考幾次童生,時數不遇,不得入學,鄉里之間,未免有
    (誚笑他的光景,他亦怡然受之,不在心上。)
    (但其母守寡育孤,一心指望他以功名顯。)
    (乃收拾家中積蓄的東西,約有四五百金,教他往南京納監。)
    (一祥奉母之命,別了妻子,帶了兩個僕人,即便起程。)
    (南京古稱金陵,又號秣陵,龍蟠虎踞,帝王一大都會。)
    (自東晉渡江以來,宋、齊、梁、陳,皆建都於此。)
    (其後又有南唐李璟,李煜建都,故其壯麗繁華,為東南之冠。)
    (王介甫《金陵懷古》詞可證:《桂枝香》:
    (  登臨送目,正故國晚秋,天氣初肅,瀟灑澄江如練,翠峰如簇。)
    (征帆去棹殘陽裡,背西風酒旗斜矗。)
    (彩舟雲淡,星河露起,畫圖難足。)
    (念自昔豪華競逐,恨門外樓頭,悲恨相續。)
    (千古憑高,對此,慢嗟榮辱。)
    (六朝舊事隨流水,但寒煙衰草凝綠。)
    (至今商女,時時尚唱,《後庭》遺曲。)
    (及至明朝太租皇帝,更恢拓區字,建立宮殿,百府千衙,三衢九陌。)
    (奇技淫巧之物,衣冠禮樂之流,豔妓孌童,九流術士,無不雲屯鱗集。)
    (真是說不盡的繁華,享不窮的快樂。)
    (雖遷都北京,未免宮殿傾頹,然而山川如故,景物猶昨,自與別省郡邑不同。
    ()
    (一祥行至城中,悅目賞心。)
老 嫗:(心下自忖道)起文納監,便要坐監,不得快意遊玩,不如尋個下處遊玩幾日,
    再作區處。
    (遂同二僕到秦淮河桃葉渡口,尋了一所河房住下。)
    (南京下處,河房最貴,亦最精。)
    (西首便是貢院,對河便是子。)
    (故此風流忼爽之士,情願多出銀子租他。)
    (一樣歇息了一日,次日便出遊玩,一連耍子了兩三日,忽然過了武功坊,踱過
    (了橋,步到子裡去,但見:
    (  紅樓疑岫,翠館凌云。)
    (曲檻雕欄,植無數奇花異卉;幽房邃室,列幾般寶瑟瑤笙。)
    (嘔啞之聲繞樑,氤氳之氣撲鼻。)
    (玉姿花貌,人人是洞府仙妹;書案詩筒,個個像文林學士。)
    (不愁明月盡,原名不夜之天;剩有粉香來,夙號迷魂之地。)
    (做不盡風流榜樣,賺多少年少英才。)
    (一祥向來無有宿娼之意,但一入其門,見此光景,也覺有些心動。)
    (況子裡的舊話道:只怕你乖而不來,不怕你來而使乖。)
    (故此再沒有闖寡門的。)
    (便極吝嗇,也須歇幾夜,破費數十金,方得出門。)
    (又且有一班幫閒子弟攛掇起來,冷湊趣,熱奉承,縱有老成識見,一時也難白
    (走出來。)
    (一祥又是風流灑落,不惜錢財的,一時間便看上了兩個妮子,大扯手作用將起
    (來。)
    (那有一個不奉承他?過了幾日,竟叫僕人把行李都搬到中住了。)
    (中,凡嫖客的管家,卻有粗使的梅香來陪睡的。)
    (故此兩僕人,也落得快活,把正經事不提起了。)
    (姚君把爭名奪利之心,變作惜玉憐香之意。)
    (這些納監肥資,都做纏頭花費。)
    (不多時,也自消耗了一半。)
    (算來納監不成,不如縱心行樂。)
    (況有幫閒之人,日夜和哄,吹彈歌舞,六博投壺,不由不醉臥其中,撒漫使用
    (。)
    (囊中之物,看看消索了。)
    
    
3**時間: 地點:
    (一日,幫閒輩請他到雨花台遊賞。)
    (左嬌右豔,絲竹滿前,假意兒趨承熱絡,實俗罄竭資糧,打發蠻子上路也。)
    (看官,你道這個所在,可是輕易去得的?這伙人可是相與得的?姚君不察,尚
    (然痛飲高歌,又復援筆題詩,以志其樂。)
    (詩曰:
    (  昔日談經處,今為遊冶原。)
    (莫愁曾繫艇,靈運亦停轅。)
    (分練澄江色,飛青木末軒。)
    (從來佳麗地,得意肯忘言?)
老 嫗:(題畢,眾人齊聲稱贊道)如此高才,那怕龍門萬丈!
    (個個把酒預賀。)
    (大家正吃得熱鬧,忽然一人,敝巾破衣,形容憔悴,殆無人色,貿貿而來,望
    (姚君施禮求乞。)
    (姚意是個丐者,亦不在意,叫僕從以酒食與之。)
老 嫗:(其人酒亦不飲,食亦不吃,對姚君道)某乃河南秀才,途中被劫,資盡身傷,
    不能返鄉,故求濟助資糧為行李費耳。豈為酒食小事!
老 嫗:(兩個幫閒的,便接口道)姚相公,不要睬他。我們這裡,這樣人甚多,卻都是
    假說被難,騙人財物。那裡去辨他是真是假,那裡去查他是秀才不是秀才!
老 嫗:(那人便老大不快活起來)我因被劫瀕死,竊恐流落異鄉,故不得已而求濟。今
    既為俗人所疑,何可復在此間求濟。但我非脫空脫騙之流,沒得濟助罷了,何可
    當此不肖之名,亦須要一明其非偽。
    (遂脫衣示之,果然刀瘡未平,血痕尚沾衣上。)
    (一祥乃立起身,揖而謝之。)
    (就叫僕人拿行箱過來,簡看囊中,止有白銀十兩,並紵衣一領、綢襖一件。)
    (即盡與之,且酌之酒而送之。)
    (其人感泣拜謝,問姚之姓名而去。)
    (而姚君不問也。)
    (今人些小資助,便要誇恩居德,況涂遇之人,助之如許,不詢姓名,蓋真施恩
    (不求報,故置之若忘如此。)
    (即此一端,已不可及,況尤有大於此者。)
    (姚君此時,即轉一個念頭道)
一 個:資囊已罄,料無助我之人。倘我再在此,或被老鴇絮煩迫逐,不成體面。不如別
    了回家,尚不露出馬腳。
    (於是酒也不吃,遂起身回到中,取了行李鋪蓋,即時作別。)
    (兩個妓者苦苦留住,又宿了一夜。)
    (次早,教僕人叫了一隻船,急急起身。)
    (兩妓者雖然哭哭啼啼,說盟說暫,要都為銀子面上。)
    (見他銀子完了,便不免假手脫放出門了。)
    (姚君是個忼爽男子,絕不為他兩個牽情,一竟下船。)
    (不數日,到了家中。)
    (其母聞得子回,不勝歡喜。)
    (問及納監之事,一祥半晌不敢做聲,沒奈何只得以實告。)
    (其母艴然大怒。)
    (平日一祥最孝,奉母之命惟謹。)
    (一時高興,費了四五百金,沒了銀子,殊不在他心上;只是有違了母命,宿娼
    (費業,大不自在,追悔無及。)
    (從此以後,再不敢他出。)
    (過了一兩年,思量不是個了局,因就近納一縣吏,圖個小小前程。)
    (看官,你道如此豪爽的人,可是看得衙門中這些齷齪銀子在心的麼?一味只是
    (濟難扶危,寬厚接物。)
    (衙門裡也有贊他忠厚的,也有把他做阿呆看。)
    (他全不在心,任人說笑而已。)
    (光陰荏苒,倏忽間過了六七年,看看的兩考滿了,例要入京效勞。)
    (那時遵依母命,在京三年,再不敢一些花費,選得個江西九江府知事。)
    (到任不多幾時,本府司獄司缺官,上司就令他帶管。)
    (他卻悉心料理,周濟諸囚,無論輕犯暫監者,不加苛虐。)
    (即重囚牢中,亦親自往看,污穢者潔淨之,病疾者醫治之,饑寒者衣食之。)
    (人人戴德,各各感恩,至於誣陷扳害,及上台不公不明、屈打成招的,彼皆一
    (一詳察。)
    (若遇便可言,亦肯為之解釋。)
    (自恨官卑職小,明知枉屈,不能申理,每每抱愧。)
    (是以衙齋中,一清如水,蔬食布衣,淡如也。)
    (嘗題小詩一首於壁上,詩曰:
    (  世道非淳古,人無畫地風。)
    (何時得刑措,令彼貫城空。)
    (詩以言志。)
    (觀他詩意,與邵堯夫願天常生好人,願人常行好事,大同小異,便可知他平日
    (的存心了。)
    (過了半年,有一新按台到任。)
    (大小官員,個個要去參見。)
    (他也不免隨班逐隊,去走兩遭。)
    (你道察院衙門,何等尊嚴,這些小官兒,那裡有他的說話分。)
    (但是事體如此,不得不去。)
    (一連去了三日,參見已畢,眾官俱出。)
    (一祥卻已轉身走了,忽然裡邊傳叫姚知事。)
    (一祥不知何故,未免吃了一嚇,又自忖道)
察 院:我在此做官,並不曾做一些不公不法的事,不取一毫不公不法的錢,料來沒甚干
    係,便進去何妨。
    (遂急急的跑將進去見。)
察 院:你便是上海姚一祥麼?
一 個:小官正是。
察 院:到任幾時了?
一 個:到任十個月了。
    (又問帶管司獄司事幾時了。)
一 個:(對道)才得五個月日。
察 院:你是個風流曠浪的人,如何做得這樣的小官?
察 院:(一祥聽得此話,心中大是疑惑,只得勉強對道)不敢。
察 院:某年月日,在南京雨花台上,挾妓飲酒的,便是你麼?
    (一祥聽了這兩句話,不知是何緣故,心中突突的跳,慌做了一團。)
    (就如一盆冷水,從頭上澆下,渾身顫抖個不了。)
察 院:(即便除下紗帽,磕頭如搗蒜,口裡只是)死罪,死罪,求老爺饒恕。
察 院:(察院笑道)不要慌張。我且問你,你在雨花台時,有一秀才,被難落魄,求你
    周濟,你與他衣服銀子,是有的麼?
察 院:(一祥到此,心中又覺得安穩了些,連忙應道)是有的。
察 院:你還認得那人麼?
一 個:一時偶會,相別已久,卻又認不起了。
察 院:你曾曉得他姓名麼?
一 個:小官偶然資助,不曾問他姓名。
察 院:即本院便是。
一 個:(便叫道)可起來作揖。
    (一面叫皂隸掩門。)
    (一祥方才放心,站了起來,作了揖,站在側邊。)
    (察院體統,一應小三司及府經歷、縣丞等官,並沒留茶之理;或特典留茶,也
    (只是立了吃的。)
    (故姚君雖然有舊恩於察院,也只是站著吃茶。)
    (茶罷,察院)
察 院:本院自得君周濟還鄉,幸叨科第,常思報恩,未得其便。今幸於此相遇,是天假
    之便也。只是尊卑闊絕,體統森嚴,不便往來酬報。君有濟人利物之心,甚於獄
    中情由,必知其詳。其間倘有真正冤枉,情可矜恤者,君可開幾名來。人得千金
    ,本院當為釋放,以報君恩。
    (一祥領命,謝茶而出。)
    (只見衙門中人,伸頭縮頸,在那裡打聽,是何緣故留茶,那些府縣間抄日報的
    (,即將此事報與兩司各道府縣各官去了。)
    (府縣官也有送帖來的,也有送禮來的。)
    (你道是奉承這司獄司麼?總是奉承察院的相知。)
    (姚君一到衙門,快活不可勝言,即喚本衙門書吏,把察院的說話,一一對他說
    (了。)
察 院:(書吏皆賀道)恭喜老爺,得此一樁大錢。
姚 君:(姚君笑道)你們這些癡人!若是我這等要錢,何不日常裡也索搜賺幾文?我只
    因官卑職小,不能申雪冤枉,時以為恨。今幸得上台老爺有此美意,我正好因風
    吹火,了我向來心願,豈以得錢為喜!若是要錢,那沒錢的冤枉,畢竟不能出了
    。
姚 君:(書吏聽這說話,口頭雖稱贊,心裡都暗笑道)那裡有不要錢的人?這是人面前
    撇清的話兒。待他做出來,便見分曉。
察 院:老爺既不要錢,老爺知獄中有幾個真冤枉?
姚 君:我一來管事,就存此心,故此時常訪問,牢中有七人真冤。
    (就把七人名字事跡,數將出來。)
姚 君:(又道)你們可將前因後跡,備細開述,疊成文卷,去開釋他,我自不要一文。
    其間有三四個富家,出得起的,你們可對他說,要他一二十兩一個,也不為過。
    (獄吏登時到監中,與那七個人說了。)
    (七人感謝不盡,即時著人到家,通了消息,鬥起銀子,與了吏書。)
姚 君:(那班吏書又算計道)本官雖說不要銀子,那裡便是真心?況且他既曉得三四個
    是富家,察院老爺又說一人要他千金,不如叫他幾個鬥二三千銀子在此,待送文
    卷與他。他若真不要時,一定即刻把文卷送上去;若假不要,必定遲延兩日,那
    時便可送進去與他。
    (大家商量已定,銀子已鬥端正。)
    (過了數日,文案已成,吏書送與姚君看了。)
    (拿了文案,即忙去見察院。)
    (那時書吏方知其真不要錢,人人喝采不已。)
    (及至察院前,等候開門,傳將進去,這番卻不是前邊見的體統了。)
    (一祥一邊進去,察院便叫掩門。)
    (一祥將文卷呈上,稟道)
察 院:知事平日體察獄情,其中重辟囚犯,有七人實係冤枉,蒙老爺鈞諭,敢斗膽開呈
    ,望老爺開天地之恩。
察 院:(察院看了文卷道)君曾有所得否?
姚 君:已約定釋放之日,共謝知事七千金矣。
察 院:既如此,足以報君之德矣。君將此銀歸家恰老,逍遙林泉之間可也,何必為五斗
    粟折腰?
    (一祥領命而出。)
    (察院登時批准文書,七人登時出獄。)
    (七家家屬,扶老攜幼,焚香頂禮,涕泣膝行,到衙拜謝,不必說起。)
    (但是姚君既對察院說已得七千,其實不曾得一文。)
    (若在他人得些銀子,申他冤枉,也不為過。)
    (即不然富者得銀,貧者白說,也便是賢人君子了。)
    (其最上者,不得銀子,亦須與上台說明,以見我真實申雪之意,此更是不可及
    (的。)
    (而今姚君不得銀子,竟說得了七千,誰肯如此冒空名失實利,既能雪人之冤,
    (又不利人之財,又不邀己之譽,以討上台的獎賞。)
    (豈不大聖人、大菩薩的心腸?只怕這樣人,古今來不多見的。)
    (次日,姚君即起文書告致仕。)
    (察院只道他實實得了七千金,即准了文書,掛冠而歸,由是哄動一城。)
    (司道府縣,無人不欽重道)
察 院:些些小官,能不受賄賂,雪冤理枉,誠有司憲臬所不及。
    (於是皆厚贈優禮以歸。)
    (七人族中糾集朋友,到三院動呈,敘其申雪冤獄,不受分文,盛德清風,可為
    (世表,應入名宦祠中。)
    (察院起初准他致仕,只道他實得七千銀子,便回去已夠了。)
    (及見三學公呈,方知他不曾得銀,真心釋冤出枉。)
姚 君:(大驚異道)如此好人,真是有一無二!但是我原思報他,叫他回去,不想倒是
    我誤了他的前程。
    (即時批准,送入名宦祠中。)
    (看官,你道知事入名宦,從來能有幾個?此已是為德之報了。)
    (及歸至家,清風兩袖。)
    (孫雖入泮,而家業卻是蕭條。)
    (家中大小,多埋怨他無算計,既不賺得銀子,又賠了他一個小小前程,豈不是
    (折本的事麼?姚君怡然而已。)
    (年至九十餘歲,忽然一日,夢見五六個人,青衣小帽,跪在前面稟道)
姚 君:某等來迎接老爺。
    (姚君夢中,也還認得是前曾救他死罪的人。)
姚 君:(因問道)你們為何到此?
察 院:(那些人道)小的們蒙老爺救命回家,凡七家的祖宗父母,均上請於天帝。天帝
    命司命真君,增老爺壽考,仍令老爺子孫世世貴顯。今老爺壽數將終,小的們前
    來眼侍老爺。外邊有轎,請老爺便行。
    (姚君聽罷,便上了轎。)
    (眾人抬了,走到一衙門前落轎。)
    (只見司閽人報將進去。)
    (裡面一位官員,出來迎接。)
    (姚君仔細一看,不像官府打扮,卻是帶冕旒、穿袞龍袍,方才悟道)
卻 是:是閻羅王了。
    (閻王便與姚君作了揖,同走到廳上。)
    (卻是先有一位尊官,坐在那裡。)
    (閻王卻揖姚君坐在那尊官之上。)
    (姚君推遜不肯坐。)
閻 王:君曾聞黃承事坐在范文正公上的事麼?此間論德,非論位也。
    (姚君乃上坐了。)
閻 王:君有陰德。昨日天符敕下,請君為太山刑曹。君可歸家,料理後事。不久即當奉
    迎。
    (遂送了出來。)
    (眾人仍舊抬了轉回。)
    (姚君欠伸而寤,乃是南柯一夢。)
    (次早起來,對家中人道)
姚 君:我昨得一夢,殆將死矣。但你們平日怨我不知作家,昨夜夢中見前時所救冤獄的
    人來接,說已請命於天帝,令我子孫貴顯。
閻 王:(因指其孫道)興吾家者其在此子乎?你們可不必憂貧了。
    (又備述夢中事體。)
閻 王:(又道)閻王對我說,不日來迎,一定死期將至。你們可具湯,待我沐浴以俟。
    (家人如言具湯。)
姚 君:(姚君浴畢)迎我者已在門矣。
    (合家都聞得異香滿室,頃刻已逝。)
    (其孫名永濟,登萬曆戊戌進士,後官至浙江左布政,予告歸家。)
    (雲礽俱有盛德,擅其世業,簪纓正未有艾。)
    (七人請命天帝之言,毫釐不爽。)
    (德行於陰,報食於顯,確確有驗。)
    (當權君子,能不廣行方便,貽厥孫謀乎?詩曰:
    (  嘗聞積德勝浮圖,況造浮圖不勝書。)
    (數級已成四十九,積功應准百千餘。)
    (真稱有谷貽孫子,那 不高門建戟。)
    (寄語當涂諸達者,好將丹筆換纓裾。)
    (第二回 恃孤忠乘危血戰 仗俠孝結友除凶)
    (時危兵甲滿天涯,載道流離起怨咨。)
    (山折不週誰柱石,血渾溟海盡蒼黎。)
    (平戎不見將軍令,雪恨唯搴孝子旗。)
    (俯仰令人生景注,節旄真也愧鬚眉。)
    (不遇盤根錯節,無以別利器;不值時危國亂,無以識忠孝。)
    (國事之敗,只緣推委者多,擔當者少;貪婪者多,忠義者少。)
    (居尊位者,以地方之事,委之下寮。)
    (為下寮者,又道官卑職小,事不由已,於是多方規避,苟且應命。)
    (古人有云:不敢以賊遺君父。)
    (其誰知之?為文官者則云:我職在簿書,期會而已,戎馬之事,我何與焉。)
    (為武將者則云:武夫力戰而殉諸原,儒生操筆而議其後,功罪低昂,不核其實
    (,徒令英雄氣短耳,朝廷誤人,何苦以身為殉。)
    (古人有云: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惜死,則天下太平。)
    (又誰知之?至於共履行間,同趨上命,或奮勇前驅,或恫怯退縮;明為犄角之
    (勢,實懷觀望之情。)
    (一人有功,則雲我實牽制某營。)
    (故某進薄其隘,我實分賊之勢,故某得搗賊之虛,全師取勝。)
    (萬一不幸,眾寡不敵,覆師亡軀,則雲某人不度波己,孤軍深入,以致喪身辱
    (國,惟我知難而退,得以保全。)
    (把那喪敗,一肩卸在死者身上;自家失援不救之罪,都瞞過了。)
    (又有全軀保妻子的文臣,媒孽其短,以自解其御將不嚴,攻取無術之責。)
    (文武如此,寇盜如何平,百姓如何寧?要太平,除是不論官之尊卑,人懷必死
    (之心。)
    (被害的,都有報仇雪恥之志,賊自易除了。)
    (故古來偏有黃金橫帶,不能為國捐軀;而臨難不屈,反出一卑官。)
    (高牙大纛,不能出奇滅賊;而殪敵擒將,反出一孝子也。)
    (可為當時規避恫怯之臣,發一愧恥。)
    (據史傳所傳,明朝太祖高皇帝,削平偽漢,剪滅偽吳,北取中原,勁兵強將,
    (日在行間。)
    (其餘新定州縣,只有些守禦官兵;兼幾個文官,也只混帳而已。)
    (這也是初定天下,照管不及之故。)
    (以此處處尚有賊寇。)
    (江西有桃源諸山,各有山洞。)
    (賊眾盤踞其中,或時窺伺州縣,或時剽掠鄉村。)
    (羅源縣有兩個賊頭,一個叫做陳伯祥,一個叫做王善,最為凶狠。)
    (部下有張破四一干劇賊,橫行無忌。)
    
    
4**時間: 地點:
    (其時有個連江巡檢劉濬,意氣英爽,頗有才略,是要為國家乾一分事的人。)
    (有個兒子,喚名劉璉,為人有膽有智,熟習弓馬,好結交豪傑。)
    (隨父在任。)
    (凡地方有些才識的,都傾心結納,弓兵中有膂力機變的,都收為腹心,也要思
    (量為國家乾一分事。)
    (但其時國家制度未定,文官未免圖私,徵稅增耗,問事罰贖,一味揸錢。)
    (城池坍頹,人心涣散,也不甚顧惜。)
    (武官恃著重武時,又未免橫肆了一分。)
    (兵不整練,器不精銳,也不甚在心上。)
    (正所謂:
    (  貪婪鏤肺腑,贏弱中膏肓。)
    (厝火當薪積,啾啾燕處堂。)
    (那劉巡檢看了這些光景,與他中心不合。)
    (惟□□□或有疏虞,卻甚是認真。)
    (申嚴保甲,使那為匪作歹的,先是不容。)
    (禁賭博游手,道是人窮必為盜賊。)
    (禁妓,道他是娼妓,乃盜賊寓家。)
    (又在自己部下,老弱盡情汰去,道他不任訓練,生事指賊詐人,養賊分贓的,
    (都察訪重處,所以鎮上盜賊肅清。)
    (部下雖不多,都人人敢勇。)
    (上下也都笑他,道這官想是要望行取了。)
    (不知:
    (  官有卑尊異,輸忠誼則同。)
    (抱關擊柝者,亦有圉圉功。)
    (部下有個弓兵姚虎,平日與一木匠妻通姦,夜去明來,礙著這木匠。)
    
    
5**時間: 地點:
    (一日,鄰家失盜,遺下梯子一條,卻是木匠做了要賣與人的。)
    (到官起贓,家裡牀下,起出埋藏銅錫器數件,卻是失單上所載。)
    (妻子到官,始初抵賴,後來認說,俱是丈夫盜來,他埋藏的。)
    (但木匠苦稱其夜在人家上樑,伙伴鑿鑿可據。)
    (巡檢疑心裡面有弊,又見婦人要答應時,俱側著臉看那弓兵。)
巡 檢:(弓兵喝)還不招來。
    (婦人便死咬定丈夫。)
    (巡檢叫且帶在門外,再拘鄰佑究問他平日為人。)
    (婦人與丈夫帶在門外,卻叫姚虎道)
巡 檢:我衙門雖小,也有體統。你怎在我跟前弄法,驚嚇婦人!
    (大發惱,打了十下,定要捕了。)
巡 檢:(卻帶婦人進來道)你與弓兵做得好事,排陷丈夫!他已招了,你從實說來!
    (驚得這婦人呵:疑是屬垣耳,神人暗底窺。)
    (半晌出口不來。)
    (巡檢叫取拶子。)
巡 檢:(這木匠急扒上來道)爺爺,小人情願招。偷也是我,埋也是我,與妻子無干。
巡 檢:癡奴才,你倒為他,他不憐你哩。
    (婦人見巡檢說話,是個知情,真道弓兵已招了,只得說出梯子是弓兵背去的,
    (銅錫器也是弓兵背來,與婦人同埋的。)
巡 檢:怎麼弓兵與你熟?
問 他:(婦人道)是表兄。
巡 檢:畢竟還有緣故。
    (又要拶。)
    (婦人只得又將平日通姦,怪他礙眼,欲行害他緣故供出。)
問 他:(木匠方才叩頭道)青天老爺!不是老爺,小的性命幾乎被他害了,還道他是好
    人。適才打點衙門,還與他八百銅錢。
    (正是:
    (  誰料衾裯共,玄黃戰欲腥。)
    (若非炳秦鏡,那得見妖形?)
    (巡檢又叫取弓兵出來,巡檢)
巡 檢:婦人已招了。你奸人害人,為盜誣盜,怎麼說!
    (姚虎也閉口無言。)
    (姚虎、婦人其情雖重,但姚虎律止從盜擬徒,婦人和姦擬杖。)
    (木匠發放寧家。)
    (一鎮都道神明。)
    (又一日,府間差他協同應捕拿強盜,恰是一個染鋪,一個銀鋪,也搜出些首飾
    (衣服。)
    (巡檢看他飾無重制,衣無重色,把與他家人穿,俱與身相稱。)
    (巡檢力辯他非盜,不肯起解。)
    (上司殊不以為然。)
    
    
6**時間: 地點:
    (未幾,真盜已得,人都服他明白。)
    (不知明白人也有的,以卑官能如此執持,卻是少有。)
    (真是:
    (  不僅澄心明如月,還欽強骨勁如山。)
    
    
7**時間: 地點:
    (其時恰也為人所忌。)
    (忽一日,行省有牌來,道王善等猖獗,著巡檢劉濬,會同守禦千戶所正千戶周
    (章、副千戶徐玉,前往剿捕。)
行 省:(劉濬道)這乾武官,要他則甚?勝則爭功,敗則先潰,反致壞事。但上司差來
    ,還須與他同往,壯一壯觀。
    (點了一百弓兵,一百鄉兵,前往會齊。)
    (卻值這兩個千戶領兵已到。)
    (巡檢注目一看,卻也好笑:
    (  請纓強半是終童,荷戟偏多善飯翁。)
    (介冑不勝行偃蹇,屈身疑似不弦弓。)
    (看他帶來軍器,更是稀奇:
    (  槍折已無銳,刀鋼不見鋒。)
    (二三柳木棒,蟲蛀欲將空。)
    (兩千戶要巡檢行屬官禮。)
巡 檢:文武官不相統轄。
    (彼此以賓客見了,商議進兵。)
周千戶:我聞賊勢甚大,山又險峻,陳、王二賊,足智多謀。若還與戰,一挫銳氣,後便
    難振。如今不若頓兵山下,截其樵汲,軟困此賊。此賊內無糧草,外無救兵。不
    降則死,這卻事出萬全。
徐千戶:這山極大,我兵甚少,如何截得他住?還是殺到山口,胡亂得他幾顆首級,回報
    上司。不然,曠日持久,上司見怪。
劉巡檢:兵法:兵多則大征。堂堂正正,先諭令歸降,後剿其不服。兵少則雕剿。出其不
    意,直搗賊巢。今止得兵千餘,說不得圍他截他,聽其自斃。出兵一番,也不得
    圖幾顆首級,混殺良民。為今之計,莫若先差人諭降,以懈其心。一面火速進殺
    ,掩其未備。擒殺這兩個渠魁,永絕地方后患。
周千戶:依我只軟困為上。
徐千戶:依我只揚兵耀武一番,等他後邊不敢出來為是。
    (總為:才庸怯敢戰,力怯喜逗留。)
    (築室臨衢路,紛爭正不休。)
劉巡檢:軟困耀兵,終無結局,我聞二賊,陳伯祥最悍,蟠踞老寨。我如今一面誘降王善
    ,一面輕兵深入,掩取伯祥。擒取此賊,他賊膽落。
周千戶:自古戰為險著。
劉巡檢:(徐玉道)如劉巡檢要去,大家且試一試看。
    (議定進兵。)
    (探得陳伯祥老寨在山北,王善在山南。)
    (東西小路,各有小寨把守。)
劉巡檢:陳伯祥老巢在山北,倚山南為屏翰,東西為羽翼,必不十分提防。東山小寨,山
    路險峻,畢竟他欺我兵不能前進。不若乘夜先拔東寨,直薄山北。老寨一破,眾
    自潰散。
    (劉巡檢率本部為頭敵,徐玉為二敵,俱向山東;周章向山南,牽制王善。)
    (且著人於山西張旗放炮,以為虛聲。)
    (一個文官侃侃議論要戰,兩個千戶也只得唯唯。)
    (他也只辦:勝則分功,敗則自守。)
    (豈敢茅前,甘為後。)
    (五鼓發兵。)
    (巡檢父子率領部下,攀藤涉險,直取賊寨。)
    (果然賊恃險不防,被他父子當先砍入,殺死賊人無數。)
劉巡檢:(劉巡檢叫把寨焚了)一來使外邊知我已破賊寨,二來使各路賊知東寨已破,先
    寒其心。
    (又率士卒,直向老營。)
    (甲染寒溪霧,戈挑峻嶺云。)
    (誓將驅虎士,一戰剪孤群。)
    (沿路又放銃炮,以作虛聲。)
    (劉巡檢仍舊當先。)
    (不期老寨聞得東寨喊聲大作,知是官軍掩襲,急發兵來救應,恰好迎著。)
    (兩邊砍撲,殺做一處。)
    (劉巡檢兵雖少,卻都精勇,殺個相當,只期徐千戶兵來接應。)
    (又不料徐千戶見了東寨許多金帛子女,委棄在彼,且叫將士搬送回營,不急前
    (進。)
    (周千戶在山南,也只搖望著山寨,搖旗吶喊而已。)
    (以此南寨知他無能為,分一半拒守,一半來救老寨。)
    (聯合西寨,共是兩枝生力兵,又加東寨潰兵,一齊圍裹上來。)
    (眼見得劉巡檢已在垓心,不得出了。)
    (楚歌聲遍野,垓下已重圍。)
    (力盡騅難逝,英雄氣力微。)
    
    
8**時間: 地點:
    (此時,部下戰死十之四五,巡檢猶叫奮力殺賊。)
    (賊也怯他死戰,卻遠遠圍著,以矢石來逼。)
    (巡檢正戰時,不堤防刺斜裡飛一箭來,正中左頰,墜下馬來。)
    (劉璉急來扶起時,賊已爭向前來擁住。)
    (賊眾蜂攢蟻聚,將他父子及幾個帶傷軍士,送入寨來。)
    (兩上賊人,早已坐在上面。)
陳伯祥:你是甚麼官兒,敢來搗我寨柵?
巡 檢:我奉命討賊,惜無同心戮力的,為你所擒,只有速死。
陳伯祥:如今遲速也由不得你了。只你甚麼大官,有甚大力量,來撩虎鬚?
巡 檢: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問甚官之尊卑!可惜後軍不至,若來,汝輩已成齏粉
    矣。
王 善:只怕我還齏粉你!且監下。
巡 檢:(巡檢罵道)你這伙叛逆賊奴,我可殺,斷不受辱。可速殺我!
巡 檢:(千賊萬賊這樣罵,惱了這賊頭目張破四)我們在此攻城掠地,不損一人,他自
    來殺我弟兄百餘人,斷容他不得了。
劉 璉:(劉璉見光景不好)我父親朝廷命官,你們不可殺他取罪,我情願代死。
    (抱定不放。)
巡 檢:我斷無生還之理。你去報與上司,叫他作急進兵,剿除此賊。
劉 璉:(張破四道)這廝留他無用,我且砍了你,看你上司如何來剿除我!
    (也不待陳伯祥吩咐,將劉巡檢一刀砍死。)
    (愁雲四野生,碧血灑蘅。)
    (習習松風起,猶傳罵賊聲。)
    
    
9**時間: 地點:
    (此時劉璉哭暈在地,也將賊人大罵,願同死。)
    (張破四也還要砍他。)
巡 檢:(虧了數個賊人道)既害忠臣,不得又害孝子。
    (劉璉與幾個被擄部曲,將劉巡檢藁葬在山中。)
    (劉璉就要在彼守墓。)
    (倒是鄉兵一個頭目吳健、弓兵中一個陳力道)
一 個:公子,如今外邊全不知老爺死節消息。公子在此,也急切不能報仇,不若依老爺
    吩咐,見上司討兵復仇。我等在此作內應,以報老爺、公子抬舉之恩。
    (三個人又附耳低聲,說了一會。)
    (義重心無異,仇深意不平。)
    (臥薪期雪恨,探穴斬鯢鯨。)
    (當日計議已定,第二日竟見王善、陳伯祥)
陳伯祥:我父已死,願與同死,斷不偷生於此。
王 善:(王善對陳伯祥道)此人留在此無用,出去料不能為害,饒他去罷。
    (以此就不拘管他。)
    (劉璉又與這兩人商議定了,向父親葬處,痛哭了一場)
劉 璉:父親有靈,當使孩兒得復此仇,與棺木同歸鄉里。
    (無緣薦一卮,灑有千行淚。)
    (不晦孝子心,艱危期必遂。)
    (劉璉出山。)
    (那兩個千戶,早已申文:巡檢劉濬,貪功違令,輕入賊巢,未卜存亡。)
    (本所軍丁單弱,乞撤回以圖再舉。)
    (行省信了,准令回所。)
    (劉璉先見本府。)
知 府:你父親輕進取敗,如今據你說,不降死事,可以自贖。報仇一事,自似私事。我
    這裡怎敢為你起兵?
    (次日,又去懇求。)
知 府:兵凶戰危,我斷不敢挑釁取禍。我這裡助幾兩搬喪銀子,與你回去罷。
劉 璉:不孝只願報仇,豈敢借親為利?
    (罔極親恩重,千金一擲輕。)
    (肯教共帡覆,泉下目猶瞪。)
    (再去,知府不理。)
    (懇不過,再打合兩千戶,出些折祭助喪。)
    (把個孝子題目,都認差了。)
    (劉璉只得又向行省控理。)
行 省:劉濬損威誤國,我這里正要題參,如今姑不究罷。
    (一片火意,遇著水了。)
劉 璉:父親已破東寨,後軍若繼,可以搗滅老巢。止因無援,以致死節。
行 省:這也是你一面之詞。
    (劉璉再求發兵。)
行 省:出兵一事非細,怎可以千百人性命,徇你一人私情!
    (哭懇不已,也只得一個「該府查議」。)
    (一議一覆,便停數日,這事竟閣起了。)
    (遇民如狼吞,見事若龜縮。)
    (如此當事何,辜負秦庭哭。)
劉 璉:看此光景,我父親仇便干休罷!
    (只得又到連江,哭訴與這平日相交豪傑。)
劉 璉:(果是平日認得人真,所以都義氣勃發道)這些盲官老軍,料也做不事來。若與
    他同事,反受牽制。只我們在此,務要與公子報仇雪恨,碎剮這乾賊奴!
    (氣吳日月昏,孝感天地動。)
    (盡掃鯨鯢穴,以雪神鬼痛。)
    (孝子倒身在地,拜謝眾人。)
    (各各暗裡結聚,待期舉發。)
    (那廂陳伯祥、王善,自殺了劉巡檢,看得官軍如兒戲,料道不敢正眼看他,放
    (心劫掠。)
    (陳力、吳健,都投順了。)
    (陳力從了陳伯祥,吳健從了王善,都效了些小勤勞,做了腹心,撥引他道)
陳伯祥:近村百姓貧苦,不若乘官兵退去,分投搶掠遠地水陸營販客商。得來貨物,便與
    近村百姓平價交易。使近地百姓,都成為我耳目,外邊消息,我都知得。
    (兩人倒說他有識見,所以時時差遣心腹賊目,帶人遠掠;招集附近百姓,許他
    (來買賣生理。)
    (劉璉先著吳、陳兩家親族,扮作商人,入山與吳健、陳力潛通音信。)
    (正是:
    (  商賈皆精卒,舟中伏白衣。)
    (笑伊狐鼠輩,何計脫重圍。)
    
    
10**時間: 地點:
    (此時十月秋成時候,兩賊腹心,並有勇力的,分路出劫,營內空虛。)
    (陳伯祥新得了一個美女,正在快樂。)
    (張破四是劉璉定了計,著幾個有力量的,多載貨物,投他作主,央他發換,看
    (了他門戶。)
    (其餘相助劉璉人,各於竹籠中帶有硝黃利刃,分投四山寨左右。)
    (到了相期這日,劉璉與幾個豪傑,紮縛停當,各挎短刀,仍由東路。)
    (劉璉竟奔張破四家中;這邊分奔陳伯祥、王善大寨。)
    (只聽約莫二更,一片喊起,四山皆應。)
    (各稻堆、竹房、草屋,火光齊起。)
    (濃煙昏月窟,密燄皆霞光。)
    (頃刻貔貅地,皆為瓦礫場。)
    (張破四聽得喊起,忙起來喚眾人同救大寨。)
    (剛啟大門,劉璉喝道)
劉 璉:潑賊那裡走!
    (一刀搠著,倒在地下。)
    (眾人正來協助。)
劉 璉:要留活的。
    (眾人自搶入他家。)
    (不期先在他家安宿客商,已將他妻、子殺盡。)
    (這是:
    (  往復皆天道,凶徒只自災。)
    (更遺千載臭,碎骨有誰哀。)
    (陳伯祥在寨中,正捧著美人酣睡,被陳力從夢中捆起。)
    (王善急披衣將出寨前,只見數人持著刀撲進來,急轉寨後,見吳健立在火光中
    (,急叫)
王 善:救我,救我!
吳 健:我來救你。
    (趕近前來,劈頭一把,將王善摔倒地下。)
    (後邊人趕到,也捆縛了。)
吳 健:(吳健與陳力大叫)寨中多是脅擄良民,不要混殺!
    (卻也殺死三分之天明,劉公子叫將陳伯祥、王善兩個賊頭,聽這乾豪傑與陳力
    (、吳健將去請功。)
    (金帛子女器械,將來上冊解官。)
    (各寨盡行焚毀,以斷後人嘯聚。)
    (只有張破四,劉璉將來藁葬父親處,剖腹剜心,祭獻了。)
    (盡泄生前憤,以安泉下魂。)
    (鞭屍誇伍氏,千載誦無諼。)
    (又做一口大棺木,將父親盛了。)
    (自己斬衰,各友人皆緦服發喪。)
    (載出山中,拜謝眾人。)
    (得他同心憐憫,復了父仇。)
    (眾人要他同見行省,他道)
問 他:我的事已盡了,更見他做甚!
    (竟自回鄉。)
    (倒是眾人,將他前日父親死節,與近日劉璉設謀擒賊,寫了呈子,申呈本府。
    ()
    (本府前日不敢挑釁,到此敢於居功。)
    (就出文書轉申,帶一句「又得本府夙練鄉勇協力」,扯在自己身上。)
    (行省具題,也帶句道)
行 省:本省嚴飭守禦,賊已潛處山林,不敢猖獗。
後 邊:此皆聖上天威,諸臣發縱,而該府縣訓練之功,亦不可沒也。
    (這也是積套。)
    (血戰驅士伍,論功皆大僚。)
    (英雄難一命,庸懦易金貂。)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