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恆言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二〇
  • 第五二一 至 第五三〇
  • 第五三一 至 第五四〇
  • 第五四一 至 第五五〇
  • 第五五一 至 第五六〇
  • 第五六一 至 第五七〇
  • 第五七一 至 第五八〇
  • 第五八一 至 第五九〇
  • 第五九一 至 第六〇〇
  • 第六〇一 至 第六一〇
  • 第六一一 至 第六二〇
  • 第六二一 至 第六三〇
  • 第六三一 至 第六四〇
  • 第六四一 至 第六四三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兩縣令競義婚孤女)
        (風水人間不可無,也須陰騭兩相扶。)
        (時人不解蒼天意,枉使身心著意圖。)
        
        
    2**時間: 地點:
        (話說近代浙江衢州府,有一人姓王名奉,哥哥姓王名春。)
        (弟兄各生一女,王春的女兒名喚瓊英,王奉的叫做瓊真。)
        (瓊英許配本郡一個富家潘百萬之子潘華,瓊真許配本郡蕭別駕之子蕭雅;都是
        (自小聘定的。)
        (瓊英方年十歲,母親先喪,父親繼歿。)
        (那王春臨終之時,將女兒瓊英托與其弟,囑咐道)
    一 個:我並無子嗣,只有此女,你把做嫡女看成。待其長成,好好嫁去潘家。你嫂嫂所
        遺房奩衣飾之類,盡數與之。有潘家原聘財禮置下莊田,就把與他做脂粉之費。
        莫負吾言!
        (囑罷,氣絕。)
        (殯葬事畢,王奉將侄女瓊英接回家中,與女兒瓊真作伴。)
        (忽一年元旦,潘華和蕭雅不約而同到王奉家來拜年。)
        (那潘華生得粉臉朱唇,如美女一般,人都稱玉孩童。)
        (蕭一雅一臉麻子,眼齒,好似飛天夜叉模樣。)
        (一美一醜,相形起來,那標緻的越覺美玉增輝,那醜陋的越覺泥塗無色。)
        (況且潘華衣服炫麗,有心賣富,脫一通換一通。)
        (那蕭雅是老實人家,不以穿著為事。)
    一 個:(常言道)佛是金裝,人是衣裝。
        (世人眼孔淺的多,只有皮相,沒有骨相。)
        (王家若男若女,若大若小,哪一個不欣羨潘小官人美貌,如潘安再出;暗暗地
        (顛唇簸嘴,批點那飛天夜叉之醜。)
        (王奉自己也看不過,心上好不快活。)
        (不一日,蕭別駕卒於任所,蕭雅奔喪,扶柩而回。)
        (他雖是個世家,累代清官,家無餘積,自別駕死後,日漸消索。)
        (潘百萬昃個暴富,家事日盛一日。)
        (王奉忽起一個不良之心,想道)
    一 個:蕭家甚窮,女婿又醜;潘家又富,女婿又標緻。何不把瓊英。瓊真暗地兌轉,誰
        人知道?也不教親生女兒在窮漢家受苦。
        (主意已定,到臨嫁之時,將瓊真充做侄女,嫁與潘家,哥哥所遺衣飾莊田之類
        (,都把他去。)
        (卻將瓊英反為己女,嫁與那飛天夜叉為配,自己薄薄備些妝奩嫁送。)
        (瓊英但叔叔做主,敢怒而不敢言。)
        (誰知嫁後,那華自恃家富,不習詩書,不務生理,專一賭為事。)
        (父親累訓不從,氣憤而亡。)
        (潘華益無顧忌,日逐與無賴小人,酒食游戲。)
        (不上十年,把百萬家資敗得罄盡,寸土俱無。)
        (丈人屢次周給他,如炭中沃雪,全然不濟。)
        (結末迫於凍餒,瞞著丈人,要引渾家去投靠人家為奴。)
        (王奉聞知此信,將女兒瓊真接回家中養老,不許女婿上門。)
        (潘華流落他鄉,不知下落。)
        (那蕭雅勤苦攻書,後來一舉成名,直做到尚書地位;瓊英封一品夫人。)
        (有詩為證:
        (  目前貧富非為准,久後窮通未可知。)
        (顛倒任君瞞昧做,鬼神昭監定無私。)
        (看官,你道為何說這王奉嫁女這一事?只為世人但顧眼前,不思日後,只要損
        (人利己。)
        (豈知人有百算,天只有一算。)
        (你心下想得滑碌碌的一條路,天未必隨你走哩,還是平日行善為高。)
        (今日說一段話本,正與王奉相反,喚做《兩縣令競義婚孤女》。)
        (這樁故事,出在梁、唐、晉、漢、周五代之季。)
        
        
    3**時間: 地點:
        (其時周太祖郭威在位,改元廣順。)
        (雖居正統之尊,未就混一之勢。)
        (四方割據稱雄者,還有幾處,共是五國三鎮。)
        (哪五國?周郭威  南漢劉晟  北漢劉  南唐李升  蜀孟知祥)
        (哪三鎮?吳越錢  湖南周行逢  荊南高季昌)
        
        
    4**時間: 地點:
        (單說南唐李氏有國,轄下江州地方。)
        (內中單表江州德化縣一個知縣,姓石名璧,原是撫州臨川縣人氏,流寓建康。
        ()
        (四旬之外,喪了夫人,又無兒子,止有八歲親女月香,和一個養娘隨任。)
        (那官人為官清正,單吃德化縣中一口水。)
        (又且聽訟明決,雪冤理滯,果然政簡刑清,民安盜息。)
        (退堂之暇,就抱月香坐於膝上教他識字,又或叫養娘和他下棋、蹴,百般頑耍
        (,他從旁教導。)
        (只為無娘之女,十分愛惜。)
        
        
    5**時間: 地點:
        (一日,養娘和月香在庭中蹴那小小球兒為戲。)
        (養娘一腳踢起,得劫重了些,那球擊地而起,連跳幾跳,的溜溜滾去,滾入一
        (個地穴裡。)
        (那地穴約有二三尺深,原是埋缸貯水的所在。)
        (養娘手短攪他不著,正待跳下穴中去拾取球兒,石璧道)
    養 娘:且住!
    女 兒:(問女兒月香道)你有甚計較,使球兒自走出來麼?
    月 香:(月香想了一想)有計了!
        (即教養娘去提過一桶水來,傾在穴內。)
        (那球便浮在水面。)
        (再傾一桶,穴中水滿,其球隨水而出。)
        (石璧本是要試女孩兒的聰明,見其取水出球,智意過人,不勝之喜。)
        (閑話休敘。)
        (那官人在任不上二年,誰知命裡官星不現,飛禍相侵。)
        (忽一夜倉中失火,急救時,已燒損官糧千餘石。)
        (那時米貴,一石值一貫五百。)
        (亂離之際,軍糧最重。)
        (南唐法度,凡官府破耗軍糧至三百石者,即行處斬。)
        (只為石璧是個清官,又且火災天數,非關本官私弊。)
        (上官都替他分解保奏。)
        (唐主怒猶未息,將本官削職,要他賠償。)
        (估價共該一千五百餘兩。)
        (把家私變賣,未盡其半。)
        (石璧被本府軟監,追逼不過,郁成一病,數日而死。)
        (遺下女兒和養娘二口,少不得著落牙婆官賣,取價償官。)
        (這等苦楚,分明是:
        (  屋漏更遭連夜雨,般遲又遇打頭風。)
        
        
    6**時間: 地點:
        (卻說本縣有個百姓,叫做賈昌,昔年被人誣陷,坐假人命事,問成死罪在獄,
        (虧石知縣到任,審出冤情,將他釋放。)
        (賈昌銜保家活命之恩,無從報效。)
        (一向在外為商,近日方回。)
        (正值石知縣身死,即往撫尸慟哭,備辦衣裳棺木,與他殯殮。)
        (合家掛孝,買地營葬。)
        (又聞得所欠官糧尚多,欲待替他賠補幾分,怕錢糧干紀,不敢開端惹禍。)
        (見說小姐和養娘都著落牙婆官賣,慌忙帶了銀子,到李牙婆家,問要多少身價
        (。)
        (李牙婆取出朱批的官票來看:養娘十六歲,只判得三十兩;月香十歲,到判了
        (五十兩。)
        (卻是為何?月香雖然年小,容貌秀美可愛;養娘不過粗使之婢,故此判價不等
        (。)
        (賈昌並無吝色,身邊取出銀包,兌足了入十兩紋銀,交付牙婆,又謝他五兩銀
        (子,即時領取二人回家。)
        (李牙婆把兩個身價交納官庫。)
        (地方呈明石知縣家財人口變賣都盡,上官只得在別項挪移貼補,不在話下。)
        
        
    7**時間: 地點:
        (卻說月香自從父親死後,沒一刻不啼啼哭哭。)
        (乞日又不認得賈昌是甚麼人,買他歸去,必然落於下賤,一路痛哭不已。)
    養 娘:子姐,你今番到人家去,不比在老爺身邊,只管啼哭,必遭打罵。
        (月香聽說,愈覺悲傷。)
        (誰知賈昌一片仁義之心,領到家中,與老婆相見,對老婆說)
    老 婆:此乃恩人石相公的小姐,那一個就是伏侍小姐的養娘。我當初若沒有恩人,此身
        死於紲縲。今日見他小姐,如見恩人之面。你可另收拾一間香房,教他兩個住下
        ,好茶好飯供待他,不可怠慢。後來倘有親族來訪,那時送還,也盡我一點報效
        之心。不然之時,待他長成,就本縣擇個門當戶對的人家,一夫一婦,嫁他出去
        ,恩人墳墓也有個親人看覷。那個養娘依舊得他伏侍小姐,等他兩個作伴,做些
        女工,不要他在外答應。
        (月香生成伶俐,見賈昌如此吩咐老婆,慌忙上前萬福道)
    月 香:奴家賣身在此,為奴為婢,理之當然。蒙恩人抬舉,此乃再生之恩。乞受奴一拜
        ,收為義女。
        (說罷,即忙下跪。)
        (賈昌哪裡肯要他拜?別轉了頭,忙教老婆扶起道)
    老 婆:小人是老相公的子民,這螻蟻之命,都出老相公所賜。就是這位養娘,小人也不
        敢怠慢,何況小姐!小人怎敢妄自尊大。暫時屈在寒家,只當賓客相待。望小姐
        勿責怠慢,小人夫妻有幸。
        (月香再三稱謝。)
        (賈昌又吩咐家中男女,都稱為石小姐。)
        (那小姐稱賈昌夫婦,但呼賈公賈婆,不在話下。)
        (原來賈昌的老婆,素性不甚賢慧。)
        (只為看上月香生得清秀乖巧,自己無男無女,有心要收他做個螟蛉女兒。)
        (初時甚是歡喜,聽說賓客相待,先有三分不耐煩了;卻滅不得石知縣的恩,沒
        (奈何依氣紉夫言語,勉強奉承。)
        (後來賈昌在外為商,每得好綢好絹,先盡上好的寄與石小姐做衣服穿。)
        (比及回家,先問石小姐安否。)
        (老婆心下漸漸不平。)
        (又過些時,把馬腳露出來了。)
        (但是賈昌在家,朝饔夕餐,也還成個規矩,口中假意奉承幾句。)
        (但背了賈昌時,茶不茶,飯不飯,另是一樣光景了;養娘常叫出外邊雜差雜使
        (,不容他一刻空閑,又每日間限定石小姐要做若干女工針黹還他;倘手遲腳慢
        (,便去捉雞罵狗,口裡好不乾淨哩。)
        (正是:
        (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養娘受氣不過,稟知小姐,欲待等賈公回家,告訴他一番。)
    月 香:(月香斷不肯)當初他用錢買我,原不指望他抬舉。今日賈婆雖有不到之處,卻
        與賈公無干。你若說他,把賈公這段美情都沒了。我與你命薄之人,只索忍耐為
        上。
        (忽一日,賈公做客回家,正撞毼踚娘在外汲水,面龐比前甚是黑瘦了。)
    賈 公:養娘,我只教你伏侍小姐,誰要你汲水?且放著水桶,另叫人來擔罷!
        (養娘放了水桶,動了個怠傷之念,不覺滴下幾點淚來。)
        (賈公要盤問時,他把手拭淚,忙忙的奔進去了。)
        (賈公心中甚疑,見了老婆)
    賈 公:石小姐和養娘沒有甚事麼?
    老 婆:沒有。
        (初歸之際,事體多頭,也就擱過一邊。)
        (又過了幾日,賈公偶然近處人家走動,回來不見老婆在房,自往廚下去下尋他
        (說話。)
        (正撞見養娘從廚下來,也沒有托盤,右手拿一大碗飯,左手一只空碗,碗上頂
        (一碟腌菜葉兒。)
        (賈公有心閃在隱處看時,養娘走進石小姐房中去了。)
        (賈公不省得這飯是誰吃的,一些葷腥也沒有。)
        (那時不往廚下,竟悄悄的走在石小姐房前,向門縫裡張時,只見石小姐將這碟
        (腌菜葉兒過飯。)
        (心中大怒,便與老婆鬧將起來。)
    老 婆:葷腥盡有,我又不是不捨得與他吃!那丫頭自不來擔,難道要老娘送進房去不成
        ?
    賈 公:我原說過來,石家的養娘,只教他在房中與小姐作伴。我家廚下走使的又不少,
        誰要他出房擔飯!前日那養娘噙著兩眼淚在外街汲水,我已疑心,是必家中把他
        難為了,只為匆忙,不曾細問得。原來你恁地無恩無義,連石小姐都怠慢!見放
        著許多葷菜,卻教他吃白飯,是甚道理?我在家尚然如此,我出外時,可知連飯
        也沒得與他們吃飽。我這番回來,見他們著實黑瘦了。
    老 婆:別人家丫頭,哪要你恁般疼他,養得白白壯壯,你可收用他做小老婆麼?
    賈 公:放屁!說的是甚麼話!你這樣不通理的人,我不與你講嘴。自明日為始,我教當
        值的每日另買一份肉菜供給他兩口,不要在家伙中算賬,省得奪了你的口食,你
        又不歡喜。
        (老婆自家覺得有些不是,口裡也含含糊糊的哼了幾句,便不言語了。)
        (從此賈公吩咐當值的,每日肉菜分做兩份。)
        (卻叫廚下丫頭們,各自安排送飯。)
        (這幾時,好不齊整。)
        (正是:
        (  人情若比初相識,到底終無怨恨心。)
        (賈昌因牽掛石小姐,有一年多不出外經營。)
        (老婆卻也做意修好,相忘於無言。)
        (月香在賈公家,一住五年,看看長成。)
        (賈昌意思要密訪個好主兒,嫁他出去了,方才放心,自家好出門做生理。)
        (這也是賈公的心事,背地裡自去勾當。)
        (曉得老婆不賢,又與他商量怎的。)
        (若是湊巧時,賠些妝奩嫁出去了,可不乾淨?何期姻緣不偶。)
        (內中也有緣故:但是是出身低微的,賈公又怕辱沒了石知縣,不肯俯就;但是
        (略有些名目的,哪個肯要百姓人家的養娘為婦,所以好事難成。)
        (賈公見姻事不就,老婆又和順了,家中供給又立了常規,捨不得擔擱生意,只
        (得又出外為商。)
        (未行數日之前,預先叮嚀老婆有十來次,只教好生看待石小姐和養娘兩口。)
        (又請石小姐出來,再三撫慰,連養娘都用許多好言安放。)
    老 婆:(又吩咐老婆)他骨氣也比你重幾百分哩,你切莫慢他。若是不依我言語,我回
        家時,就不與你認夫妻了。
        (又喚當值的和廚下丫頭,都吩咐遍了方才出門。)
        (臨歧費盡叮嚀語,只為當初受德深。)
        
        
    8**時間: 地點:
        (卻說賈昌的老婆,一向被老公在家作興石小姐和養娘,心下好生不樂,沒奈何
        (,只得由他,受了肚子的腌昏悶之氣。)
        (一等老公出門,三日之後,就使起家主母的勢來。)
        (尋個茶遲晏小小不是的題目,先將廚下丫頭試法,連打幾個巴掌,罵道)
    老 婆:賤人,你是我手內用錢討的,如何恁地托大!你恃了那個小主母的勢頭,卻不用
        心伏侍我?要飯吃時?等他自擔,不要你們獻勤,卻耽誤老娘的差使!
        (罵了一回,就乘著熱鬧中,喚過當值的,吩咐將賈公派下另一份肉菜錢,乾折
        (進來,不要買了。)
        (當值的不敢不依。)
        (且喜月香能甘淡薄,全不介意。)
        (又過了些時,忽一日,養娘擔洗臉水,遲了些,水已涼了。)
        (養娘不合哼了一句。)
        (那婆娘聽得了,特地叫來發作道)
    那婆娘:這水不是你擔的。別人燒著湯,你便胡亂用些罷。當初在牙婆家,哪個燒湯與你
        洗臉?
        (養娘耐嘴不住,便回了幾句言語道)
    養 娘:誰要他們擔水燒湯!我又不是不曾擔水過的,兩只手也會燒火。下次我自擔水自
        燒,不費廚下姐姐們力氣便了。
        (那婆娘提醒了他當初曾擔水過這句話,便罵道)
    那婆娘:小賤人!你當先擔得幾桶水,便在外面做身做分,哭與家長知道,連累老娘受了
        百般嘔氣,今日老娘要討個賬兒。你既說會擔水,會燒火,把兩件事都交在你身
        上。每日常用的水,都要你擔,不許缺乏。是火,都是你燒。若是難為了柴,老
        娘卻要計較。且等你知心知意的家長回家時,你再啼啼哭哭告訴他便了,也不怕
        他趕了老娘出去!
        (月香在房中,聽得賈婆發作自家的丫頭,慌忙移步上前,萬福謝罪,招稱許多
        (不是,叫賈婆莫怪。)
    養 娘:果是婢子不是了!只求看小姐面上,不要計較。
    老 婆:(那老婆愈加忿怒)甚麼小姐,小姐!是小姐,不到我家來了。我是個百姓人家
        ,不曉得小姐是甚麼品級,你動不動把來壓老娘。老娘骨氣雖輕,不受人壓量的
        ,今日要說個明白。就是小姐也說不得,費了大錢討的。少不得老娘是個主母,
        賈婆也不是你叫的。
        (月香聽得話不投機,含著眼淚,自進房去了。)
        (那婆娘吩咐廚中,不許叫「石小姐」,只叫他「月香」名字。)
        (又吩咐養娘只在廚下專管擔水燒火,不許進月香房中。)
        (月香若要飯吃時,待他自到廚房來取。)
        (其夜,又叫丫頭搬了養娘的被窩到自己房中去。)
        (月香坐個更深,不見養娘進來,只得自己閉門而睡。)
        (又過幾日,那婆娘喚月香出房,卻教丫頭把的房門鎖了。)
        (月香沒了房,只得在外面盤旋。)
        (夜間就同養娘一鋪睡。)
        (睡起時,就叫他拿東拿西,役使他起來。)
        (在他矮檐下,怎敢不低頭。)
        (月香無可奈何,只得伏低伏小。)
        (那婆娘見月香隨順,心中暗喜,驀地開了他房門的鎖,把他房中搬得一空。)
        (凡丈夫一向寄來的好綢好緞,曾做不曾做得,都遷入自己箱籠,被窩也收起了
        (不還他。)
        (月香暗暗叫苦,不敢則聲。)
        (忽一日,賈公書信回來,又寄許多東西與石小姐。)
    老 婆:(書中囑咐老婆)好生看待,不久我便回來。
        (那婆娘把東西收起,思想)
    思 想:我把石家兩個丫頭作賤夠了,丈夫回來,必然廝鬧。難道我懼怕老公,重新奉承
        他起來不成?那老亡八把這兩個瘦馬養著,不知作何結束!他臨行之時,說道若
        不依他言語,就不與我做夫妻了。一定他起了甚麼不良之心。那月香好副嘴臉,
        年已長成。倘或有意留他,也不見得,那時我爭風吃醋便遲了。人無遠慮,必有
        近憂,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他兩個賣去他方,老亡八回來也只一怪,拚得廝
        鬧一場罷了。難道又去贖他回來不成?好計,好計!
        (正是:
        (  眼孔淺時無大量,心田偏處有奸謀。)
    那婆娘:(當下那婆娘吩咐當值的)與我喚那張牙婆到來,我有話說。
        (不一時,當值的將張婆引到。)
        (賈婆教月香和養娘都相見了,卻發咐他開去,對張婆說道)
    賈 婆:我家六年前,討下這兩個丫頭。如今大的忒大了,小的又嬌嬌的,做不得生活。
        都要賣他出去,你與我快尋個主兒。
        (原來當先官賣之事,是李牙婆經手,此時李婆已死,官私做媒,又推張婆出尖
        (了。)
    張 婆:那年紀小的,正有個好主兒在此,只怕大娘不肯。
    賈 婆:有甚不肯?
    張 婆:就是本縣大尹老爺復姓鍾離,名義,壽春人氏,親生一位小姐,許配德安縣高大
        尹的長公子,在任上行聘的,不日就要來娶親了。本縣嫁妝都已備得十全,只是
        缺少一個隨嫁的養娘。昨日大尹老爺喚老媳婦當官吩咐過了,老媳婦正沒處尋。
        宅上這位小娘子,正中其選。只是異鄉之人,大娘不拾得與他。
    賈 婆:(賈婆想道)我正要尋個遠方的主顧,來得正好!潯濛知縣相公要了人去,丈夫
        回來,料也不敢則聲。
    思 想:做官府家陪嫁,勝似在我家十倍,我有甚麼不拾得?只是不要虧了我的原價便好
        。
    張 婆:原價許多?
    賈 婆:十來歲時,就是五十兩討的,如今飯錢又弄一主在身上了。
    張 婆:吃的飯是算不得賬。這丕十兩銀子在老媳婦身上。
    賈 婆:那一個老丫頭也替我覓個人家便好。他兩個是一夥兒來的。去了一個,那一個,
        那一個也養不住了。潯濛年紀一二十之外,又是要老公的時候,留他甚麼!
    張 婆:那個要多少身價?
    賈 婆:原是三十兩銀子討的。
    張 婆:(牙婆道)粗貨兒,直不得這許多。若是減得一半,老媳婦到有個外甥在身邊,
        三十歲了。老媳婦原許下與他娶一房妻小的,因手頭不寬展,捱下去。這到是雌
        雄一對兒。
    賈 婆:既是你的外甥,便讓你五兩銀子。
    張 婆:連這小娘子的媒禮在內,讓我十兩罷!
    賈 婆:也不為大事,你且說合起來。
    張 婆:老媳婦如今先去回覆知縣相公。若講得成時,一手交錢,一手就要交貨的。
    賈 婆:你今晚還來不?
    張 婆:今晚還要與外甥商量,來不及了,明日早來回話。多分兩個都要成的。
        (說罷,別去,不在話下。)
        
        
    9**時間: 地點:
        (卻說大尹鍾離義到任有一年零三個月了。)
        (前任馬公,是頂那石大尹的缺。)
        (馬公升任去後,鍾離義又是頂馬公的缺。)
        (鍾離大尹與德安高大尹原是個同鄉。)
        (高大尹下二子,長日高登,年十八歲;次日高升,年十六歲。)
        (這高登便是鍾離公的女婿。)
        (自來鍾離公未曾有子,止生此女,小字瑞枝,方年一十七歲,選定本年十月望
        (日出嫁。)
        
        
    10**時間: 地點:
        (此時九月下旬,吉期將近。)
        (鍾離公吩咐張婆,急切要尋個陪嫁。)
        (張婆得了賈家這頭門路,就去回覆大尹。)
    大 尹:若是人物好時,就是五十兩也不多。明日庫上來領價,晚上就要進門的。
    張 婆:領相公鈞旨。
        (當冕回家,與外甥趙二商議,有這相應的親事,要與他完婚。)
        (趙二先歡喜了一夜。)
        (次早,趙二便去整理衣褶,准備做新郎。)
        (張婆到家中,先湊足了二十兩身價,隨即到縣取知縣相公鈞帖,到庫上兌了五
        (十兩銀子,來到賈家,把這兩項銀子交付與賈婆,分疏得明明白白。)
        (賈婆都收下了。)
        (少頃,縣中差兩名皂隸,兩個轎夫,抬著一頂小轎,到賈家門首停下。)
        (賈家初時都不通月香曉得,臨期竟打發他上轎。)
        (月香正不知教他哪裡去,和養娘兩個,叫天叫地,放聲大哭。)
        (賈婆不管三七二十一,和張婆兩個,你一推,我一,他出了大門。)
    張 婆:(張婆方才說明)小娘子不要啼哭了!你家主母,將你賣與本縣知縣相公處做小
        姐的陪嫁。此去好不富貴!官府衙門,不是耍處,事到其間,哭也無益。
        (月香只得收淚,上轎而去。)
        (轎夫抬進後堂。)
        (月香見了鍾離公,還只萬福。)
    張 婆:(張婆在榜道)這就是老爺了,須下個大禮!
        (月香只得磕頭。)
        (立起身來,不覺淚珠滿面。)
        (張婆教化了淚眼,引入私衙,見夫人和瑞枝小姐。)
        (問其小名,對以「月香」。)
    韓夫人:好個『月香』二字!不必更換,就發他伏侍小姐。
        (鍾離公厚賞張婆,不在話下。)
        (可憐宦室嬌香女,權作閨中使令人。)
        (張婆出衙,已是酉牌時分。)
        (再到賈家,只見那養娘正思想小姐,在廚下痛哭。)
    賈 婆:(賈婆對他說道)我今把你嫁與張媽媽的外甥,一夫一婦,比月香到勝幾分,莫
        要悲傷了!
        (張婆也勸慰了一番。)
        (趙二在混堂內洗了個淨浴,打扮得帽兒光光,衣衫簇簇,自家提了一盞燈籠前
        (來接親。)
        (張婆就教養娘拜別了賈婆。)
        (那養娘原是個大腳,張婆扶著步行到家,與外甥成親。)
        (話休絮煩。)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