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小書生讀書豪飲 老奸臣闖席成仇)
    (詩曰:
    (  男兒少小教須嚴,莫逞風流聽自然。)
    (白玉方為席上寶,名花不向道旁妍。)
    (行奸歷歷神書錄,戒色昭昭天榜傳。)
    (守得堅貞松柏志,風霜凜冽不知寒。)
    (這首詩,是名人所作。)
    (大概說,從來才子佳人配合,是千古風流美事。)
    (正不知這句話,自古到今,壞了多少士人女子。)
    (你看,端方的士人,貞潔的女子,千古僅見,卻是為何?只因人家子弟,到十
    (六、七歲時節,詩文將就成篇,竟自恃有子建之才。)
    (人品略覺不俗,便自恃有潘安之貌。)
    (卻不專讀聖經賢傳,兼喜看淫詞豔曲,打動欲心。)
    (遇著婦女,便行奸賣俏,遞眼傳情,思量配合個佳人,做個風流才子,方為快
    (心。)
    (弄出許多傷風敗俗的事來,以致德行大傷;功名不就,豈不可惜。)
    (人家女子,到七、八歲時,父母教他讀《孝經》、《小學》、《烈女傳》等書
    (,指望他知書明禮,能寫能算,日後主掌中饋,做個敬備四德的淑女。)
    (有一種聰明乖巧的女子,讀了幾年書,把針指女工倒拋在半邊,喜歡去尋閒書
    (觀看。)
    (到十五、六歲,情竇已開,妝臺賡和,月下傳吟,自道是個當今才女,見了俊
    (俏書生,便動了憐香惜玉的念頭,不管綱常倫理,做出風流事來,玷辱門風,
    (反不如裙布釵荊萬倍。)
    (那裙布釵荊,聽憑父母配個貧夫俗子,他先看夫妻是前緣分定,苦樂自甘,倒
    (有貞烈自許,做出驚天動地主持名教的事來。)
    (所以說才子佳人配合這句話,壞了士人女子的腳根。)
    
    
2**時間: 地點:
    (如今待在下說一個忠烈的才子,奇俠的佳人,使人猛醒風流中大有關係於倫理
    (的故事。)
    (正是:
    (  偶探青史弔千秋,是是非非莫細求。)
    (達者妄談皆可喜,閒來說夢亦消愁。)
    (言關古道聽偏倦,語出齊東說恐休。)
    (欲問閒情破岑寂,此書堪與寓雙眸。)
    
    
3**時間: 地點:
    (話說宋朝慶元年間,浙江嘉興府秀水縣,有個公子,姓梅名幹,表字傲雪。)
    (論其相貌,生得丰姿俊秀,宛如一個美人,然溫中帶厲,令人可親而不狎。)
    (論其品行,激烈慷慨,好像個俠士,然剛柔相濟,遇事能屈而又能伸。)
    (他平日最恨的是詩朋酒友,群居談笑。)
    (所以巨卿富宦,稍或不端,便不相往來。)
    (即來亦閉門不納,恐浼了他一般,猶如伯夷之清。)
    (卻又作怪,若是遇著義俠之流,就是他出身卑賤,便結為知己,又如柳下惠之
    (和。)
    (更有一節好處,財色二字,操守更嚴。)
    (德怨相加,報施不爽。)
    (他的父親諱馥,表字挺庵,官居國子祭酒。)
    (為人忠烈,不趨權勢。)
    (家園淡泊,惟有薄田百畝,城外茅舍一所。)
    (因夫人邢氏早亡,無人掌管,見公子年紀雖小,且自聰達,所以留主家事,梅
    (挺庵在朝中。)
    (公子年已十六,尚未配親,公子也不在心上,每日只是閉戶讀書。)
    (貼身服侍的童子,叫徐魁。)
    (每夕喚他取一壺酒,執壺侍立,自己把書來做了下酒之物。)
    (讀到君臣會合得意處,該奉賀一杯,徐魁斟上,飲了又讀。)
    (讀到奸臣弄權憤怒處,該罰一杯,徐魁斟上,飲了又讀。)
    (徐魁見主人如此讀書豪飲,便徹夜侍立,毫無倦怠。)
    (一晚間,徐魁)
徐 魁:相公,書上都是古來臣事君的好歹,載來傳與後世揚名遺姓。假如奴僕輩,在主
    人面上,有好有不好,也載著麼?
公 子:不好的不可說,好的盡有。國有君臣,家有主僕,一樣的道理。當初有個李善,
    是為幼主掌家財的。還有個馬義,因主人負冤,去擊登聞鼓,蹈釘板,感動天庭
    ,長夜不曉,冤始得白,後人傳誦為未央天。總之,不論上下人等,做得個不朽
    之事,便是傳名不朽的。
    (正是:
    (  我望前人為古人,後人又以我為古。)
    (一夕,梅公子讀到淮陰侯傳,不覺撫几長歎道)
對梅公:古之所謂豪傑,必有過人處。大凡不能下人,匹夫之志也。不能忍袴下之辱,焉
    得有漢將之榮。
    (徐魁執壺在旁,聽見主人把韓信贊歎)
徐 魁:相公,這節事小人聽過說唱的幾遍,最耳熟的,該賀三大杯。
公 子:你且說怎麼該吃三杯?
徐 魁:韓信能忍袴下之辱,正是他過人處,該吃一杯。後來築壇拜將,為漢王創莫大之
    業,又該吃一杯。以千金報漂母之思,難道不該一杯。
公 子:說得好!
    (那徐魁便上酒。)
公 子:(公子連飲而盡)我今夜相對這樣英雄,難道我默默裡吃悶酒。
    (隨口朗吟道:
    (  漢代多英雄,淮陰獨絕倫。)
    (劉項爭逐鹿,功成在一人。)
    (嗟哉袴下時,所以善屈伸。)
    (銜恩報漂母,千金何足論。)
    (我亦志慷慨,蹤跡埋風塵。)
    (朗誦一回,殊為得意。)
徐 魁:(徐魁又斟上酒來道)相公有詩,不可無酒,再飲一杯。
    (公子欣然飲盡。)
徐 魁:相公,處今之世,當怎樣方為英雄作事?
對梅公:(梅公子浩歎道)處今之世,所為甚難。外有強寇,內有奸雄,是盤根錯節之日
    。總有才幹,為了國不能顧家,盡了忠不能保身的。然做臣子的,寧可如此。若
    一味避禍,難道坐視朝廷大事不成?
徐 魁:不知老爺近日如何,相公也該去探望探望。
對梅公:正是。做官的要忠,為子的要孝。老爺居此險地,我豈放心得下。
    (一時憂上心來,便恨不得插翅飛到父親面前。)
    (因此,拍案而歎,擊落燈花,火已撲滅,和衣而睡,無情無緒,彷徨了一夜。
    ()
    (次日早起,即將家事料理,托一家人掌管。)
    (收拾行李,備了馬匹,徐魁跟隨,一路進京去不題。)
    
    
4**時間: 地點:
    (話說那時,寇盜侵逼,國勢衰弱。)
    (又奸臣韓侂冑弄權,排斥正士,引用小人。)
    (是時朱文公為道學領袖,名重天下。)
    (韓侂冑譖之,請旨禁革。)
    (君子日退,小人日進,朝廷大權,一歸韓侂冑。)
    (所以梅挺庵在朝,落落寡合。)
    (只有一個吏部尚書趙汝愚,係武林人,為人忠義,耿介不污,與梅挺庵是同年
    (,志同道合,極相契厚,政事之暇,便會以詩酒。)
    (趙汝愚有個連襟,姓馮,號樂天,官居刑部尚書,因見時事日非,辭職歸林。
    ()
    (梅公未免治酒餞行。)
    (隔日下了請帖,馮樂天約趙汝愚偕到梅挺庵處。)
    (挺庵迎見坐定,馮樂天)
馮樂天:承年兄雅愛,實不敢當。只因老韓這厭物,也就是今日相邀,巴不得辭避他。所
    以小弟竟同敝襟丈,早來到此,年兄幸勿過費。
梅挺庵:在此者,只有我輩二、三知己,此外竟無人矣。不期年兄又自高致,撫此時艱,
    殊深悵惋。
馮樂天:弟非避禍苟全。在弟苦無子嗣,只有一個小女,尚未出閣,弟又年邁力衰,何必
    久戀於此,以貽人笑。
趙汝愚:襟丈固是高見,弟非喜處此險地,一時去不得,奈何?
梅挺庵:年兄,小弟豈是愛這一頂烏紗帽,戀在此耶。但士各有志,叫小弟讓此奸雄弄權
    ,我竟默默而去,這是死也不甘心的。
    
    
5**時間: 地點:
    (正說話間,家人排上酒席,三人遜坐飲酒。)
    (梅挺庵嫌酒味不佳,喚家人再換來。)
    (只見有送書禮的傳進,梅挺庵接看,有陶潛歸隱畫圖一卷,名《五柳圖》,又
    (有《詠柳》詩二章:
    (  閒閒十畝畏追攀,好聽枝頭鳥語蠻。)
    (陶令豁莊涵碧水,杜陵草木映青山。)
    (當窗瘦影雲千頃,對戶柔枝月一灣。)
    (西冷桃花渾似錦,喜君婀娜伴春還。)
    (二曰:
    (  雪消日霽澹煙明,乍醉還扶綰別情。)
    (倚塢斜侵青望影,傍樓低囀小鶯聲。)
    (迷離霧籠坡公岸,搖曳颶吹越國城。)
    (可愛當年王孝伯,丰姿恰與結同盟。)
    (三人接來,大家賞玩了一回。)
    (馮公、趙公問)
馮 公:這是誰人,有此高情雅致,吾輩不可及也。
梅挺庵:這是門外雲水庵中一個老僧。這庵在柳堤中,此僧不事佛法,以詩酒為樂,故此
    小弟與之相友。但此僧不常勸小弟急流勇退,我那得就聽他。
馮樂天:故此詩章有招隱之意。
    (正在贊賞,只見家人抬進一大罈酒來,說也是師父送與老爺。)
梅挺庵:(梅挺庵大喜道)天下有這樣湊趣的和尚,來得恰好。
    (一面吩咐打發回帖,一面就開罈煖酒。)
    (三人暢飲,真正醇醪醽醁,好不得意。)
馮樂天:我三人就將詠柳為酒政何如?吟成一句,飲一大觥。隨飲隨吟,遲則加一大觥。
趙汝愚:襟丈就起句,小弟敢不效顰。
    (梅挺庵命童子斟酒,馮樂天一吸而盡。)
    (吟云:
    (  春風披拂舞蠻腰)
    (梅挺庵又命童子斟酒趙老爺,趙汝愚亦一吸而盡。)
    (續云:
    (  嫩綠微黃綴短條。)
馮樂天:如今該主翁了。
    (童子斟上酒,梅挺庵將酒慢飲慢想,漸漸一杯酒將已飲盡,只不成句。)
趙 公:年翁怎說?
梅挺庵:有了。
    (未放柯枝縈榭閣)
    (纔舒眉眼覷谿橋。)
馮樂天:妙極,當再奉一杯。
梅挺庵:怎及得二翁親切丰韻。
趙汝愚:如今又該襟丈了。
    (童子纔斟上酒。)
趙汝愚:(只見長班進報)韓老爺來了。
    (原來就是奸臣韓侂冑,口心逢迎諂媚,已做到尚書之職。)
    (聖上得意,掌握朝政,一應官員,無不畏懼奉承。)
    (梅挺庵、趙汝愚、馮樂天三人,聽見說他來,都不歡喜。)
梅挺庵:(梅挺庵便罵長班)蠢才,曉得趙老爺、馮老爺在此飲酒,就該回不在家了。
趙汝愚:(長班稟道)小的已回出門拜客。韓老爺的長班說:『治酒為馮爺餞行,纔到馮
    爺衙裡問來。說在此梅老爺處吃酒,韓老爺故此自來。』又見兩位老爺轎馬在門
    首,一時回不得。
趙汝愚:真所謂:『樂事不由人事盡,好花偏有雨風摧。』
梅挺庵:(只見又一人進稟)韓老爺已到門,進廳來了。
    (梅挺庵免不得迎接。)
    (到得中堂,揖也不等作完,望著馮樂天道)
梅挺庵:年兄好人,一般是餞行,為何就分厚薄,偏辭拒載,先在這裡吃酒?
馮樂天:年兄侍奉天顏,朝政在握,諒無暇對飲,所以不敢趨命,實已心醉。
韓侂冑:實則沒有閒暇,適間偷空出朝,要與年兄一敘,差人奉邀,曉得年兄在此,所以
    特來面邀。
梅挺庵:若年兄不棄,請屈坐了,飲一杯去。
    (於是序韓侂冑首席,坐下飲酒。)
趙汝愚:(趙汝愚對韓侂冑道)年兄,今日聖上可有什麼旨意?
韓侂冑:有幾個保復一班道學的奏疏,都口壞了。
趙汝愚:這節事,年兄還該力贊聖上,崇正心誠意之學,怎可廢斥。
韓侂冑:此輩膠柱鼓瑟,行不通的。大凡為臣的,須要體貼君心,上和下睦。我最怪那些
    沽名釣譽,自降為忠直,觸君之怒,成君之過,到得大事臨身,噬臍不及。受生
    前之禍,博死後之名,豈不可笑。
    (梅挺庵見話不投機,又不好辯駁,低頭不語,暗自忿恨。)
    (趙汝愚耐不住,冷笑一)
冷笑一:豈不聞孟夫子云:『長君之惡其罪小,逢君之惡其罪大。』人臣立朝事君,自當
    以道義匡君,獻可替否。難道一味逢迎取媚,把這些正人都趕出去,倒是好險小
    人欺君誤國的好麼?
韓侂冑:(罵得韓侂冑變起臉來道)我且問你,目今席上,那一個是忠臣,那一個是奸臣
    ?
    (梅挺庵、馮樂天兩人,見說話搶白,心上著急,解勸道)
梅挺庵:如此良辰美景,飲酒為樂,何苦把閒話爭論?
    (各斟巨觴,送到面前。)
    (趙汝愚因心下不快,舉杯一吸而盡)
趙汝愚:小弟多言,唐突受罰了。
    (韓侂冑見趙汝愚不用推遜,竟先飲酒,也將來一吸而盡)
韓侂冑:還是小弟做奸臣的得罪忠臣,受罰無辭。
    (就起身辭別而去。)
    (這是:
    (  水火不合,邪正不投。)
    (一時口角,恨在心頭。)
    (梅挺庵送出韓侂冑,復身進來,對趙汝愚)
對趙汝:適間小弟不是懼他,故爾云云。但飲酒間,以口角賈釁,殊為無益。
趙汝愚:我拚得與他作個對罷了。
馮樂天:這樣奸險小人,須要用心待他。
    (三人又嗟歎了一回,重新坐定,畢竟一團佳會,為此掃興,遂爾散別。)
    (後來事情正多,正好看哩。)
    (第二回 遭誣陷避禍全身 觸權奸盡忠報國)
    (清夜無塵,月色如銀。)
    (酒斟時須滿十分。)
    (浮名浮利,休苦勞神。)
    (似隙中駒,石中火,夢中身。)
    (雖抱文章,開口誰親?且陶陶樂取天真。)
    (幾時歸去,作個閒人。)
    (背一張琴,一壺酒,一溪雲。)
    (右調《行香子》)
    
    
6**時間: 地點:
    (話說梅挺庵為馮樂天餞行,不料韓侂冑闖來,與趙汝愚一番口角,竟成嫌隙。
    ()
    (況朝中俱是韓侂冑一黨,梅挺庵殊為落落難容,反不如馮樂天之見機而作。)
    (默默躊躇了一回,吟詠道:
    (  進退渾無賴,婆娑已邁年。)
    (雖知麟閣貴,翻覺鹿門賢。)
    (勝友懷金谷,新詞鄙口川。)
    (窮愁老杜甫,合向浣花前。)
馮樂天:(纔在吟詠,忽長班進稟道)大相公到了。
    (梅挺庵甚喜,梅公子早已到面前,即便跪下說道)
梅挺庵:孩兒久違膝下,有失定省,乞爹爹恕孩兒不孝之罪。
    (梅公扶起坐了,把家中事體,敘了一回。)
    (梅公子問起朝政,梅挺庵歎道)
梅挺庵:吾兒若說起朝政,真令人髮指。
    (遂把韓侂冑怎樣弄權,前日飲酒間與趙汝愚口角,說了一回。)
    (公子惟有痛恨而已。)
    (公子見案上一幅箋紙,墨跡未乾,知是父親新詠,把來讀玩了一遍,知有羨慕
    (林下之意。)
公 子:(說道)爹爹,目今兵寇蠭起,奸雄橫肆,朝內並無人敢抗顏諫淨。正朝廷有事
    之秋,人臣豈可坐視。倘父親解官隱去,止有趙年伯一人,孤立無助,國事漸不
    可知。
    (挺庵聽說到此,不覺泫然淚下道)
挺 庵:外有強寇,內有奸雄,目擊世變,寧忍坐視。但念汝煢煢孑立,上無叔伯可依,
    下無兄弟相助,年已長大,尚未授室,倘我早不見機,禍不旋踵,如之奈何?
公 子:孩兒若得功名成就,何患無淑女配合,婚姻事有個定數,父親何必掛心。若得鋤
    除奸惡,振起朝綱,也不枉食祿皇家,克副為國為民之任。
挺 庵:(挺庵點首道)孩兒若具如此大志,吾即致身於君,死亦瞑目矣。
    (父子兩人,在衙中說說話話。)
    (每日只聞得某官擢用,某官革黜,紛紛不一,大都俱是韓侂冑所為。)
    (進的是士人,退的是君子。)
挺 庵:(忽一日,長班進來稟道)啟老爺,趙老爺不知為甚事,奉旨革職。
梅 公:(梅公大驚道)這是為什麼事?
公 子:畢竟是韓侂冑那奸賊。爹爹說飲酒間口角,他便懷恨,就弄計中傷了。
梅 公:(梅公點首道)是也。
    (吩咐打轎,公子就著徐魁跟隨去。)
    (一逕到趙家門首,只見家人早已搬運行李,就作起程的光景。)
    (梅公不勝駭異。)
    (家人進稟,趙汝愚出來迎接道)
趙汝愚:正要過來奉別,不期年兄玉臨,最妙的了。
    (遂攜手同進後書房坐定。)
挺 庵:年兄為著甚事,促忙束裝?小弟適纔聞報,將信將疑,故此特來問候,不意果有
    此事。
趙汝愚:可恨那韓侂冑這奸賊,為前日在府上起的禍端,在聖上面前,誣以同姓居相位,
    將不利於社稷。況倡引偽學,謀為不軌,宜革職罷去。
挺 庵:年兄何不隨即上一辯疏,表明真偽,豈可隱忍受此不白之冤。
趙汝愚:目今賊烽四起,權奸用亭,使弟朽骨得歸故里,此乃恩旨萬幸的了。縱使此番辯
    白,勢必更生謗議,被其中傷,莫若順受而去之為妙。但可惜好端端一個天下,
    斷送於奸賊之手。
    (挺庵聽說到此處,不覺髮指衝冠,咬牙切齒道)
挺 庵:不過一言小隙,便誣陷大臣含冤而去,難道把社稷生民,坐視不理,聽其傾復。
    罷!我梅馥今日誓與此賊做個死對頭,勢不兩立的了。弟今晚回去,連夜修本,
    數盡權奸之惡,昭雪忠直之冤,將此賊碎屍萬段以謝天下,方快吾心。
趙汝愚:我倒勸年兄,大廈將傾,非一木所能支。年兄莫若明哲保身,何苦自投羅網。
挺 庵:(挺庵把案一拍道)忠良盡已遷徙,滿朝俱是奸黨,只有年兄與弟兩人,今年兄
    罷去,弟若再杜門鉗口,坐視不救,則平日之忠肝義膽何在?倘進微言,幸得感
    悟聖心,並年兄亦得起復,共襄國事,庶不負吾一點赤衷耳。
    (正議論間,趙家人進來稟道)
家 人:老爺行囊俱收拾停當。
    (趙汝愚一向做官清廉,住所並無資蓄,惟有殘書數卷。)
    (只帶小童一個,名喚文兒,老僕一人,名叫周成。)
    (旨意一下,巴不得脫離虎穴,故此收拾起身得快。)
    (正是:
    (  籠雞有食湯鍋近,野雀無糧天地寬。)
    
    
7**時間: 地點:
    (卻說趙汝愚就辭別起身。)
挺 庵:倉卒中小弟未曾備得杯酒奉餞。
家 人:(喚徐魁吩咐道)你先到城外去,借一個空閒的庵舍,治酒等候,我同趙老爺就
    來了。
    (趙汝愚因平日為人不趨炎附勢,朝中相契的少,此日或有假意來送行的,趙汝
    (愚先吩咐家人,倘有大小官員來送行,俱婉言辭謝,不必通報。)
    (故此惟梅挺庵與趙汝愚二人,不乘馬轎,攜手同步出城外。)
    (徐魁接到一個庵內,名叫雲水庵。)
    (酒肴早已完備,二人遜位坐下。)
    (因此處耳目嘈雜,不便談及正務,略把家常世事,閒敘了幾句。)
    (二人互相酬酢,痛飲一回。)
    (天色將暮,趙汝愚起身辭謝道)
趙汝愚:今日一別,未知何日再得相會,年兄凡事須要相時而動,不可急驟,恐取禍患。
    (再三叮嚀,分手而別。)
    (有一首《長相思》的詞,單道趙汝愚歸去的意道:
    (  青雲志,山水情。)
    (各人心事不相倫,歸帆江上輕。)
    (子侯門,僕歡迎。)
    (今朝閒暇撫瑤琴,落得酒盈樽。)
    (趙汝愚怡然就道,毫不介意。)
    (倒是梅挺庵,怏怏如有所失,直待回首望不見趙汝愚,然後一路忿恨歸家。)
對梅公:(梅公子迎著道)父親為何這晚回來?
    (挺庵將罷去情由、送別的事,細細說了一遍。)
對梅公:父親主意若何?
挺 庵:我今連夜修本,誓與此賊,勢不兩立。
對梅公:父親且須斟酌,趙年伯已去,孤掌難鳴。倘此本一上,觸怒奸惡,矯命賈禍,有
    誰救援?
挺 庵:(挺庵拍案說道)人臣為國為民,當臨難不苟,若望人救援,非所謂社稷之臣也
    。況人生在世,總有一死,但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只要死得其義,寧敢
    遑顧身家。吾此一舉,七尺之軀,聽命於天矣。主意已決,不必再計。
    (遂進書房,燈下繕寫停當。)
    (正是:
    (  一字一淚詞意切,望得君王悔悟心。)
    (父子二人,互相捧誦,贊歎不已道)
二 人:本內忠奸洞晰,詞意懇切,自然感格聖心,中興之兆,全在此一舉矣。
    (時聽漏下三鼓,入朝尚早。)
    (梅公子身子困倦,和衣睡倒榻上。)
    (挺庵又將細細檢閱一番,亦覺精神疲頓,隱几假寐。)
    (但見一人,金襆紅袍,對梅挺庵道)
挺 庵:兄的忠心為國,真可欽敬,但恐無補於國家,當以愚父子為前鑒。
    (挺庵方要問個詳細,被梅公子喊叫驚醒,卻是南柯一夢。)
    (挺庵將夢中事述與公子聽了。)
    (因問你又為何喊叫。)
公 子:好奇怪,孩兒剛朦朧睡去,只見四、五個紅袍官長,兩眼淚流,對孩兒若有話說
    ,一時懼怕驚醒。據孩兒看來,這必是梅氏祖宗。上此奏牘,恐非吉兆。
    (挺庵望空拜禱。)
挺 庵:(大哭道)岳武穆,岳武穆!吾不敢效你之精忠,然梅馥亦不是畏死的。倘忠靈
    不爽,使奸惡伏辜,朝綱復振,則吾之一死,比生豈不勝過萬倍?
公 子:(又拜道)祖宗,祖宗!馥雖未嘗建功立業,光耀祖宗,今保佑上此一本,感格
    天心,乃見祖宗陰靈所護。
    (拜一回,口中祈禱一回,不覺五更三點時分,即忙端笏入朝,指望面聖痛諫一
    (番。)
    (誰知事不由人,正值天子有疾,不視朝。)
    (只得將本付與接本官送進,歸來候旨不題。)
    (正是:
    (  咫尺龍顏隔九重,良言何得達天聰。)
    (可憐空抱扶危志,留得忠名千古風。)
    
    
8**時間: 地點:
    (卻說那接本官,被韓侂冑一向囑咐,倘有關係的奏章,俱按捺不上。)
    (那官巴不得奉承他,不拘什麼奏章,俱要開看。)
    (此日將梅挺庵本揭開一看,大驚道)
挺 庵:此事非同小可,險些兒被聖上見了,大為利害,自當捺起,圖個安靜。倘韓大人
    看見,怎肯干休。這是梅老兒自來惹禍,我落得將去討好。
    (正在喃喃自言自語,韓侂冑恰好撞來問道)
韓侂冑:你在這裡獨自一個說些什麼?這奏章是誰的?
韓侂冑:(那接本官,滿面堆笑,鞠躬將本遞上道)大人洪福齊天,不然幾乎弄出事來。
    (韓侂冑揭開看道:
    (    國子祭酒臣梅馥謹奏。)
    (為黜奸遠佞,進賢禮士,以固社稷,以振紀綱事:臣度今之急務,在於外靖強
    (寇,內抑權奸。)
    (然其間有先後之分,輕重之勢,貴於端本清源,正心術以得其要耳。)
    (古來隆盛之世,都口吁啡垂裳而理者,未有君子遠黜,小人秉政而期獲文明之
    (治也。)
    (故欲靖外之強寇,必先制內之權奸,欲制內之權奸,必重用遷外之忠良。)
    (忠良進而權奸不得肆其欲,權奸制而忠良得以展其謀。)
    (則恢復之功,易如反掌,而隆盛之風,何難再見於今日也。)
    (臣所謂權奸,莫過於韓侂冑。)
    (排斥正士,引用邪黨,侮弄朝政,荼毒士民,罪惡滔天,不能殫述。)
    (如朱熹等闡發正心誠意之學,實萬世治平之綱領,誣以偽學革黜,吏部尚書趙
    (汝愚,勳勞著社稷,精忠貫天地,卒受黯傷而去。)
    (誣陷忠良共計一百十五員。)
    (邊寇猖獗,奏牘如山,俱蠱蔽而不上達。)
    (內無敢諫之士,外無勇死之兵。)
    (將見朝綱日替,而國勢漸不可知矣。)
    (此臣之痛哭流涕,不忍言而又不敢不言者也。)
    (仰祈聖鑒,俯察愚衷。)
    (請速誅韓侂冑,以快人心,召升趙汝愚,以廣賢路。)
    (道學尊而教化立,主術端而臣下服。)
    (願陛下上畏天命之不易,追念二帝之徂艱,當朝儆夕惕,而勵精圖治者也。)
    (則社稷幸甚,萬民幸甚。)
    (臣冒死謹奏,俯伏待罪之至。)
韓侂冑:(看罷,大怒道)梅馥這老狗,我姑容你在朝,不來計較你,你倒來捋虎鬚,我
    且先下手為強。
    (假御筆批了「冒忠欺君,誣害大臣」的罪,立時處斬。)
    (看官聽說,難道殺一個大臣,竟不通知聖上就是這般容易。)
    (不知韓侂冑當日陷害了無數忠良,不單是梅挺庵一人。)
    (要知奸臣弄權,蠱惑天子,無所不為。)
    (秦檜十二金牌,不過敢於矯詔,忍心害理,毫無忌憚,朝廷便斷送他手裡,這
    (是閒話。)
    
    
9**時間: 地點:
    (且說假聖旨一下,那些校尉,如狼如虎,蜂擁奉法,那個敢說聖旨是真是假。
    ()
    (梅挺庵看了旨意,面不改色。)
公 子:(公子大哭道)孩兒真千古不孝之罪人!昔日父親欲休官隱去,被孩兒勸阻,誰
    知今日受此奇冤慘禍。
挺 庵:陷親不義,謂之不孝。今使為父的做一個忘身報國的忠臣,此乃千古大孝的榜樣
    。事已如此,不必悲痛。
公 子:(附耳說道)奸險不測,恐移禍於汝。況你初到這裡,外人並未識面,速速收拾
    行李,歸家發憤讀書,異日繼我之志,倘得膂力皇家,那時復仇除惡,豈不是忠
    孝兩盡。
    (不待校尉催促,拂袖而去。)
    (到法場上,看的人人髮指,聞的個個墮淚。)
    (臨刑,仰天大罵奸賊韓侂冑數聲,真個氣沖牛斗,精貫日月,望北遙望,口占
    (一絕云:
      一死何足惜,奸雄恨不除。)
    (忠魂終未已,日日繞丹墀。)
    (天下顯隱士宦,俱欽敬他的忠心貫日。)
    (許多弔贈詩詞,不能悉載。)
    (在下曾記得一二云:
    (  義氣凌千古,忠心拜九重。)
    (片言期悟主,一死恨奸雄。)
    (落日悲鄰笛,秋風咽斷鴻。)
    (西臺月暗冷,血淚染蒼穹。)
    (又云:
    (  江山如舊故人非,一點丹心付夕暉。)
    (漠漠層雲愁不散,茫茫四海恨重圍。)
    (風塵久失煙霞侶,涕淚空沾薜荔衣。)
    (掩映庵扉幾枝柳,數聲哀切暮鴉歸。)
    (梅公子看見父親受刑慘死,好不悲痛,哭得死而復甦。)
    (恐奸惡移禍,只得依父命,吩咐徐魁)
徐 魁:你在此將老爺屍首買棺盛殮,暫寄寺院,料理定妥回來,我先收拾行李潛往去也
    。
    (梅公子星夜回去。)
    (這裡徐魁買一具上好棺木,盛殮了,就借前日送別趙汝愚的雲水庵內停寄。)
    (又備了一桌菜蔬,祭奠大哭,哭得庵中僧人,都流淚起來。)
    (徐魁安頓停當,然後回家。)
    (真個:
    (  哭到傷心處,旁人也淚流。)
    (第三回 義埋金憤志讀書 悲蕩產呼號驚宦)
    (大廈原非一木支,欲將獨力拄傾危。)
    (癡兒不了官中事,男子要為天下奇。)
    (當日奸諛皆膽落,平生忠義只心知。)
    (端能飽吃新州飯,在處江山足護持。)
    
    
10**時間: 地點:
    (話說梅公子獨自一個悄悄回家,一路上好不淒楚傷心。)
    (不幾日,到了家中,虛空排起孝堂,設個靈位,備些祭禮拜奠,放聲大哭道)
一 路:父親捐身為國,固已盡忠於朝廷。孩兒蒙恩撫育,未得答報於罔極。早失怙恃,
    出則銜恤,入則靡至,何造物之處我太刻也!不共戴之仇,何日可報?矢青雲之
    志,誓不俱生。冥冥之中,當必有以佑我矣。
    (哭奠了一回,恰徐魁也回來了,將買棺收殮、寄柩雲水庵的事,細細述了一遍
    (。)
    (那梅公子哀痛迫切,苦志守孝之情,不必細述。)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