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狼傳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六
  • 辭典

    第一 至 第六

    1**時間: 地點:
        (趙簡子大獵於中山,虞人道前,鷹犬羅後。)
        (捷禽鷙獸應弦而倒者不可勝數。)
        (有狼當道,人立而啼。)
        (簡子垂手登車,援烏號之弓,挾肅慎之矢,一發飲羽,狼失聲而逋。)
        (簡子怒,驅車逐之,驚塵蔽天,足音鳴雷,十步之外,不辨人馬。)
        
        
    2**時間: 地點:
        (時墨者東郭先生將北適中山以於仕,策蹇驢,囊圖書,夙行失道,望塵驚悸。)
        (狼奄至,引首顧曰)
    中山狼:先生豈有志於濟物哉?昔毛寶放龜而得渡,隋侯救蛇而獲珠,龜蛇固弗靈於狼也。今日之
        事,何不使我得早處囊中以苟延殘喘乎?異日倘得脫穎而出,先生之恩,生死而肉骨也。
        敢不努力以效龜蛇之誠!
    東 郭:嘻!私汝狼以犯世卿,忤權貴,禍且不測,敢望報乎?然墨之道:『兼愛』為本,吾終當
        有以活汝。脫有禍,固所不辭也。
        (東郭乃出圖書,空囊槖,徐徐焉實狼其中。)
        (前虞跋胡,後恐疐尾,三納之而未克,徘徊容與,追者益近。)
    中山狼:(請曰)事急矣!先生果將揖遜救焚溺,而鳴鑾避寇盜耶?惟先生速圖!
        (狼乃跼蹐四足,引繩束縛之,下首至尾,曲脊掩胡,蝟縮蠖屈,蛇盤龜息,以聽命先生
        (。)
        (東郭如其指,納狼於囊,遂括囊口,肩舉驢上,引避道左,以待趙人之過。)
        
        
    3**時間: 地點:
        (已而簡子至,求狼弗得。
    簡 子:(盛怒,拔劍斬轅端示東郭,罵曰)敢諱狼方向者,有如此轅!
        (東郭伏躓就地,匍匐以進,跽而言曰)
    東 郭:鄙人不慧,將有志於世,奔走遐方,自迷正途,又安能發狼蹤以指示夫子之鷹犬也!然嘗
        聞之:『大道以多歧亡羊』。夫羊,一童子可制也,如是其馴也,尚以多歧而亡。狼非羊
        比,而中山之歧可以亡羊者何限?乃區區循大道以求之,不幾於守株緣木乎?況田獵,虞
        人之所事也,君請問諸皮冠,行道之人何罪哉?且鄙人雖愚,獨不知夫狼乎?性貪而狠,
        黨豺為虐,君能除之,固當窺左足以效微勞,又肯諱之而不言哉?
        (簡子默然,回車就道。)
        (東郭驅驢兼程而進。)
        
        
    4**時間: 地點:
        (良久,羽旄之影漸沒,車馬之音不聞。)
        (狼度簡子之去遠,而作聲囊中曰)
    中山狼:先生可留意矣!出我囊,解我縛,撥矢我臂,我將逝矣。
        (東郭舉手出狼。)
    中山狼:(咆哮曰)適為虞人逐,其來甚速,幸先生生我。我餒甚,餒不得食,亦終必亡而已。與
        其饑死道路,為群獸食,毋寧斃於虞人,以俎豆於貴家。先生既墨者,摩頂放踵,思一利
        天下,又何吝一軀啖我而全微命乎?(鼓吻奮爪以向東郭。)
        (東郭倉卒以手搏之,且搏且卻,引蔽驢後,便旋而走。)
        (狼終不得有加於東郭,東郭亦極力拒,彼此俱倦,隔驢喘息。)
    東 郭:狼負我!狼負我!
    中山狼:吾非固欲負汝,天生汝輩,固需我輩食也。
        (相持既久,日晷漸移。)
    東 郭:(竊念)天色向晚,狼復群至,吾死已夫!
        (紿狼曰)民俗,事疑必詢三老。第行矣,求三老而問之。苟謂我可食,即食;不可,即
        已。
        (狼大喜,即與偕行。)
        
        
    5**時間: 地點:
        (逾時,道無行人。)
        (狼饞甚,望老木僵立路側,謂東郭)
    中山狼:可問是老。
    東 郭:草木無知,叩焉何益?
    中山狼:第問之,彼當有言矣。
        (東郭不得已,揖老木,具述始末。)
    東 郭:(問曰)若然,狼當食我耶?
        (木中轟轟有聲,謂東郭)
    老 木:我杏也!往年老圃種我時,費一核耳。逾年,華;再逾年,實。三年拱把,十年合抱,至
        於今二十年矣。老圃食我,老圃之妻子食我,外至賓客,下至於僕,皆食我。又復鬻實於
        市以規利,我其有功於老圃甚巨。今老矣,不得斂華就實,賈老圃怒,伐我條枚,芟我枝
        葉,且將售我工師之肆取值焉。噫!樗朽之材,桑榆之景,求免於斧鉞之誅而不可得。汝
        何德於狼,乃覬免乎?是固當食汝。
        (言下,狼復鼓吻奮爪以向東郭。)
    東 郭:狼爽盟矣!矢詢三老,今值一杏,何遽見迫耶?
        (復與偕行。)
        
        
    6**時間: 地點:
        (狼愈急,望見老牸曝日敗垣中,謂東郭)
    中山狼:可問是老?
    東 郭:曏者草木無知,謬言害事。今牛禽獸耳,更何問為?
    中山狼:第問之,不問,將咥汝!
        (東郭不得已,揖老牸,再述始末以問。)
        (牛皺眉瞪目,舐鼻張口,向先生曰)
    老 牸:老杏之言不謬矣!老牸繭栗少年時,筋力頗健。老農賣一刀以易我,使我貳群牛,事南畝
        。既壯,群牛日以老憊,凡事我都任之。彼特馳驅,我伏田車,擇便途以急奔趨。彼將躬
        耕,我脫輻衡,走郊坰以辟榛荊,老農親我猶左右手。衣食仰我而給,婚姻仰我而畢,賦
        稅仰我而輸,倉瘐仰我而實。我亦自諒,可得帷席之蔽如狗馬也。
        (東郭默然,狼點頭稱是。)
    老 牸:往年家儲無儋石,今麥收多十斛矣。往年窮居無顧藉,今掉臂行村社矣。往年塵卮罌,涸
        唇吻,盛酒瓦盆半生未接,今醞黍稷,據尊罍,驕妻妾矣。往年衣短褐,侶木石,手不知
        揖,心不知學,今持兔園冊,戴笠子,腰韋帶,衣寬博矣。一絲一粟,皆我力也。顧欺我
        老,逐我郊野,酸風射眸,寒日弔影,瘦骨如山,老淚如雨。涎垂而不可收,足攣而不可
        舉,皮毛具亡,瘡痍未瘥。老農之妻妒且悍,朝夕進說曰:『牛之一身,無廢物也。肉可
        脯,皮可鞟,骨角且切磋為器。』指大兒曰:『汝受業疱丁之門有年矣,胡不礪刃於硎以
        待?』跡是觀之,是將不利於我,我不知死所矣!夫我有功,彼無情乃若是,行將蒙禍。
        汝何德於狼,覬倖免乎?
        (言下,狼又鼓吻奮爪以向東郭。)
    東 郭:毋欲速!
        (遙望老子杖藜而來,鬚眉皓然,衣冠閒雅,蓋有道者也。)
        (東郭且喜且愕,捨狼而前,拜跪啼泣,致辭曰)
    東 郭:乞丈人一言而生!
    杜 藜:何故?
    東 郭:是狼為虞人所窘,求救於我,我實生之。今反欲咥我,力求不免,我又當死之。欲少延於
        片時,誓定是於三老。初逢老杏,強我問之,草木無知,幾殺我。次逢老牸,強我問之,
        禽獸無知,又將殺我。今逢丈人,豈天之未喪斯文也!敢乞一言而生。(頓首杖下,俯伏
        (聽命。)
        (杜藜聞之,欷歔再三,以杖叩狼曰)
    杜 藜:汝誤矣!夫人有恩而背之,不祥莫大焉。儒謂受人恩而不忍背者,其為子必孝。又謂虎狼
        知父子,今汝背恩如是,則並父子亦無矣!(厲聲曰)狼速去!不然,將杖殺汝!
    中山狼:丈人知其一,未知其二,請愬之,願丈人垂聽!初,先生救我時,束縛我足,閉我囊中,
        壓以詩書,我鞠躬不敢息,又蔓詞以說簡子,其意蓋將死我於囊而獨竊其利也,是安可不
        咥?
    杜 藜:(顧東郭曰)果如是,羿亦有罪焉。
        (東郭不平,具狀其囊狼憐惜之意。)
        (狼亦巧辯不已以求勝。)
    杜 藜:是皆不足以執信也。試再囊之,吾觀其狀,果困苦否?
        (狼欣然從之,信足東郭。)
        (東郭復縛置囊中,肩舉驢上,而狼未知之也。)
    杜 藜:(附耳謂東郭曰)有匕首否?
    東 郭:有。(從袖中出匕。)
        (杜藜目東郭使引匕刺狼。)
    東 郭:不害狼乎?
    杜 藜:(笑曰)禽獸負恩如是,而猶不忍殺。子固仁者,然愚亦甚矣。從井以救人,解衣以活友
        ,於彼計則得,其如就死地何?先生其此類乎?仁陷於愚,固君子之所不與也。(言已大
        (笑)
        (東郭亦笑。)
        (杜藜遂舉手助東郭操刃共殪狼,棄道上而去。)
        
        
        (--劇終--)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