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萬人縣群鬼賞月)
    (世上何嘗有鬼?妖魔皆從心生;違理犯法任意行,方把人品敗淨。)
    (舉動不合道理,交接不順人情;搖頭晃膀自稱雄,那知人人厭憎!行惡雖然人
    (怕,久後總難善終;惡貫滿盈天不容,假手鍾馗顯聖。)
    (昔年也曾斬鬼,今日又要行兇;咬牙切齒磨劍鋒,性命立刻斷送。)
    
    
2**時間: 地點:
    (話說大唐德宗年間,有一名甲進士,姓鍾,名馗,字正南,終南山人氏。)
    (才高八斗,學富五車。)
    (只因像貌醜陋,未中頭名,一怒之間,在金階上頭碰殿柱而死。)
    (誰想他的陰魂不散,飄飄蕩蕩來到幽冥地府,在閻君面前,將他致死的情由,
    (從頭至尾訴了一遍。)
    (閻君甚是歎惜。)
閻 君:(遂問鍾馗道)俺有一事奉煩,未知從否?
鍾 馗:願聞鈞旨。
閻 君:陰間鬼魂俱係在下掌管。今陽間有一種鬼,說他是鬼,他卻是人,說他是人,他
    卻又叫做鬼。各處俱有,種類不一,甚為民害,惟萬人縣內更多。在下憐你才學
    未展,秉性正直,意欲封爾為平鬼大元帥,凡遇此鬼,除罪不至死,尚可造就者
    ,令其改邪歸正,以體上天好生之德。其餘盡皆斬除。倘有惡貫滿盈,罪不容死
    的,生擒前來,再以陰間刑法治之。俟斬盡殺絕,功成之日,自當奏知上帝,論
    功升賞,加官進爵,未知尊意如何?
    (鍾馗聽罷,向前謝道)
鍾 馗:既蒙抬舉,謹遵鈞旨!
    (閻君大喜,遂交給平鬼錄一本,又賜給青鋒寶劍一把,追風烏錐馬一匹。)
    (紗帽、圓領、牙笏、玉帶,並撥給鬼卒四名。)
    (第一名大頭鬼,第二名大膽鬼,第三名精細鬼,第四名伶俐鬼,隨路聽用。)
    (鍾馗謝恩下殿,出了幽冥地府。)
    (頭換尖頂軟翅烏紗,身穿墨絲藍掰海青蟒袍,腰繫金鑲玉帶,手執牙笏,上了
    (追風烏錐馬。)
    (遂吩咐大頭鬼頭前開路,大膽鬼挑著琴劍書箱,精細鬼手提八寶引路紅紗燈,
    (伶俐鬼擎著三沿寶蓋黃羅傘。)
    (分派一定,號令一聲,擺開隊伍,殺氣騰騰,威風凜凜,直往萬人縣裡進發。
    ()
    (這且不表。)
    
    
3**時間: 地點:
    (再說這萬人縣在長安西北,離京有二萬三千餘里。)
    (這萬人縣城內有一沒人裡,裡中有一踩遍街,街內有一人,姓無,名恥,字是
    (不為。)
    (自祖上以來,並無恒產,也不貨殖。)
    (全憑膂力過人,像貌魁偉,強借訛詐度日。)
    (年過四旬,娶妻應氏,所生一子,與無恥大不相同。)
    (生得身長不過三尺,居心甚短,行事也短,因此人給他起了一個混名,叫他短
    (命鬼。)
無 恥:(無恥對應氏道)我無門自祖上以來,俱各人物魁偉,出人頭地。這個兒子如此
    秕微,如何能傳宗接祖?倒不如沒有這個兒子為妙。
    (故此無恥看見短命鬼就怒,諸日非罵即打,總要致他兒子於死地。)
    (應氏勸之再三,無恥終是不聽。)
    (應氏無奈,一日向他丈夫說道)
鍾 馗:殺生不如放生好,你既不喜他,我有一個表弟,姓阮,名硬,現在不修觀裡為僧
    ,法名是針尖和尚。我把他送與我表弟做徒弟何如?
無 恥:我只不要這樣兒子,任憑你去發放,不必問我。
    (應氏遂擇了個日子,將短命鬼送到不修觀裡去為僧了。)
    (這應氏三五年問又生一子,排行為二,頗有父風。)
    (人家給他也起了一個混名,只添了一個鬼字,叫他做無二鬼。)
    (長到十五六歲上,無恥與應氏相繼而亡。)
    (無二鬼行事為人,較無恥更甚十倍。)
    
    
4**時間: 地點:
    (且說他怎生打扮?夏天裡歪戴著草帽,斜披著小衫。)
    (冬天裡袍套從不給扣,惟以藍搭包紮腰。)
    (滿城內富的不敢惹他,窮的不敢近他。)
    (他尋著誰,就是誰的晦氣。)
    (偏有了個下作鬼給他做幫客,又有喪門神的兒子名舛鬼給他做門徒。)
    (真個是:?萬人縣內聚群鬼,萬戶千家活遭殃。)
    (這無二鬼同下作鬼、舛鬼,諸日在這萬人縣內,東家食,西家宿,任意胡行,
    (無所不至。)
    
    
5**時間: 地點:
    (一日正逢中秋佳節,無二鬼留了五位客在家,飲酒過節。)
    (一個是粗魯鬼,一個是滑鬼,一個是賴殆鬼,一個是噍蕩鬼,一個是冒失鬼。
    ()
    (無二鬼將這五鬼,讓在風波亭上,序齒而坐。)
    (吩咐舛鬼預備酒看。)
    (俟金烏西墜,玉兔東升,以便飲酒賞月。)
滑 鬼:(滑鬼向無二鬼道)天氣尚早,弟家有一小事,去去就來。
眾 鬼:不可失信!
滑 鬼:不失信,暫且少陪。
    (滑鬼對著眾鬼將手一拱,徉徜出門去了。)
    
    
6**時間: 地點:
    (且說滑鬼出門來,在街上,正走之間,忽然背後有人叫道)
滑 鬼:滑哥慢走,我有話與你說!
    (滑鬼回頭一看,卻是混賬鬼與討債鬼同來。)
    (滑鬼見了,連忙就跑。)
    (滑鬼跑得快,混賬鬼與討債鬼身體肥胖趕不上。)
    (滑鬼捨命正往前跑,忽然一人正衝著滑鬼飛奔而來,與滑鬼胸膛相撞,將滑鬼
    (咕咚撞倒在地。)
    (討債鬼趕上一步,將滑鬼按住不放。)
滑 鬼:欠你的賬目,我就清楚你,你且放我起來。我看是誰撞倒我?
    (討債鬼鬆手,滑鬼爬將起來,一看)
一 看:呀原來是楞二哥!未知有何要事,這等緊急?
楞睜鬼:昨日進城,路遇無二哥,邀我今日到他家去飲酒賞月,我恐到遲,所以誤撞尊駕
    ,得罪,得罪!
滑 鬼:我方才也在無二哥那裡,因有事回來到舍下,即刻我也就回去。
討債鬼:是踩遍街住的無二哥麼?
楞睜鬼:正是。
討債鬼:平素與人討賬,無二哥略幫幾句言語,那人就將賬目清楚了。屢次承他盛情,我
    亦欲到他家去。但今日節間,有些不便。
混賬鬼:我們買幾色禮物,登門賀節,豈不兩全?
楞睜鬼:(楞睜鬼指著混賬鬼問道)這位兄台尊姓?說話甚是有理!
討債鬼:這是舍弟,名混賬鬼。
    (遂令混賬鬼買了幾色禮物。)
楞睜鬼:(楞睜鬼將滑鬼抓住說道)今日任有甚麼緊事,不准你去。今日也不許討賬,你
    得隨俺回去!
    (滑鬼不敢強去,遂同眾鬼轉回踩遍街來。)
滑 鬼:(滑鬼進門向無二鬼道)事未得辦,卻給二哥又邀了幾位客來。
    (眾鬼一齊離座。)
    (只見混賬鬼手裡提著四個甲魚,二三十個螃蟹,討債鬼抱著兩個西瓜。)
    (無二鬼叫舛鬼收了,同走到風波亭上,謙讓一回,按次序坐定。)
    (滑鬼將路遇楞睜鬼被撞的事,說了一遍,俱各哄堂大笑,又敘了一回寒溫。)
噍蕩鬼:(噍蕩鬼舉手向眾鬼道)我們今日不期而會,恰是十位,古人有熱結十弟兄,至
    今傳為美談。我們今日何不效法古人,也結一個異姓骨肉?不惟物以類聚,常常
    聚樂,倘事有不測,亦可彼此相助,不失義氣。但不知此言有合公意否?
    (眾鬼齊聲贊美。)
    (無二鬼遂叫舛鬼制辦祭物伺候。)
    (舛鬼出門去,到了街上,也就買了些下作物件。)
    (回家即刻排出,來了一桌據實供。)
    (卻是三碗菜。)
    (頭一碗是山草驢子放屁,作孽的螞蠟;第二碗是蒜調豬毛,混賬和菜;第三碗
    (是肝花腸子一處煮,雜碎。)
    (買了半捏子沒厚箔,請了一張假馬子,燒了一支訛遍香,奠了三杯■酒,行了
    (一龜三狗頭的禮,放了三個滅信炮,一齊發誓已畢。)
    (無二鬼年長,坐了第一把交椅,粗魯鬼次之,楞睜鬼為三,排到末座,卻是舛
    (鬼最幼。)
    (舛鬼將供撤在風波亭上,又添了一碗鵝頭燴螃蟹,一碗生炒楞頭鴨子,一碗壞
    (黃子鴨蛋,一碗清水煮瓠子,真個是:月到中秋明似鏡,酒逢知己勝同胞。)
    (眾鬼彼此猜拳行令,不覺三更有餘。)
    (正飲之間,忽聞外面叩門甚急,無二鬼不覺失驚落箸。)
    (叫舛鬼前去探聽。)
    (要知來的是誰?再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煙花巷色鬼請醫)
    
    
7**時間: 地點:
    (話說無二鬼同眾鬼飲酒中間,只聞叩門聲,急遂叫舛鬼去門內探聽。)
    (這舛鬼來在門內,細聲問道)
舛 鬼:外邊何人叩門?
噍蕩鬼:(門外答道)我奉周老爺差來,有急密事,要見無二爺面稟的。
    (舛鬼回稟,無二鬼令開門引進來。)
    (那人來到風波亭上,向無二鬼)
向無二:家爺命小人來面稟密事,不知可有僻靜所在否?
    (無二鬼遂將那人引到內宅。)
    (那人將閻君命鍾馗之事,附耳低言,細細說了一遍,折身就走。)
    (無二鬼親送出門去了。)
    (無二鬼回至風波亭上,眾鬼一齊問道)
眾 鬼:此係何人?周老爺是誰?來稟何事?
無二鬼:(無二鬼歎了一口氣道)今日眾兄弟幸會,又結了生死之交,月下談心,酒逢知
    己,正可作徹夜之飲。不料想竟是好事不到頭,樂極悲生!
眾 鬼:(粗魯鬼起身拍掌大喊道)到底是為得何事?快講,快講!還有這些咬文嚼字哩
    。
無二鬼:那周老爺住在咱這縣城北黃堂村,幼年也是我輩出身,因才情高超,趁了萬貫家
    私,改邪歸正。在閻君殿前新乾了一名殿前判官。現在聽用,尚未得缺。來人是
    他的長班,說周老爺昨日在閻君殿前站班,面見閻君將一個不第的進士,姓鍾,
    名馗,封為平鬼大元帥,領了四名鬼將,前來平除我們。我與周老爺素日相好,
    叫他偷送信來,令我們躲避躲避。
楞睜鬼:二哥放心,料想鍾馗不過是一個文字官耳,能有多大神通?
無二鬼:閻君又撥給他四名鬼將,如何敵擋得住?倘有不測,悔之晚矣。
噍蕩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難道說我們坐以待死不成!竹竿巷裡有一位下作鬼哥,與
    我最好。他的嘴也俐,口也甜,眼也寬,心也靈,見人純是一團和氣,低頭就是
    見識。將他請來,計議計議,包管這場禍事冰消瓦解。
無二鬼:愚兄也與他相好,昨日我也邀他過節,他說家中今日上供祀先,所以未到。
賴殆鬼:如此就差滑老七去請他來何如?
滑 鬼:弟不能去,一者路逕不熟,二來步履艱難,三來我並不認識他。
賴殆鬼:要緊事也是如此滑法?
無二鬼:不必爭執,今已夜深了,明日我差舛老十去罷。列位明日也要早到。
    (說畢,俱各垂首喪氣而散。)
    (到了次早,舛鬼奉無二鬼之命,走到竹竿巷裡,來在下作鬼的門首。)
    
    
8**時間: 地點:
無二鬼:(此時門尚未開,高聲叫道)下作鬼哥在家麼?
    (這下作鬼原是湯裱褙的徒弟。)
    (自從得了湯裱褙的傳授,才學會了這個下作武藝。)
    (吃穿二字,俱是從這條下作路上來的。)
    (湯裱褙雖死,下作鬼不忘他的恩情。)
    (請了一位丹青,將湯裱褙的像貌畫了一副影,又寫了一個牌位,上題著「先師
    (裱褙湯公之神主」。)
    (旁寫孝徒下作鬼奉祀。)
    (請五浪神給他點了主,供在一座房內,諸日鎖著門。)
    (即他妻子也不令他看見。)
    (每逢初一十五,燒香上供,磕頭禮拜,求他陰靈保佑。)
    (昨日八月十五,上供之後,下作鬼夫妻二人散福賞月,多飲了幾杯。)
    (夜間未免又做些下作勾當,所以日出三竿,尚然酣睡。)
    (睡夢中忽聽有人門外喊叫,遂將二目一揉,扒將起來,披衣開門,往外一看,
    (遂笑嘻嘻的說道)
一 看:我道是誰哩,老舛你從何來?因何來得恁早?
舛 鬼:我奉無二哥之命,特來請你,有要事相商。
    (下作鬼遂轉身進內,對他妻子說)
下作鬼:無二哥著老舛來請我,倘有人來找,只說我往無二哥家去了。
    (說畢遂同舛鬼出門,直往踩遍街而去,這且不表。)
    
    
9**時間: 地點:
    (再說下作鬼的老婆是個溜搭鬼,善送祟下神,做巫婆。)
    (自從再蘸了下作鬼,實指望做對恩愛夫妻,不料下作鬼拿著老婆竟做了奉承人
    (的本錢,溜搭鬼也樂得隨在風流。)
    (聽得舛鬼聲音,遂說跟了無二鬼來了,因此也就起來,?搽脂抹粉,慌成一片
    (。)
    (原來無二鬼素日常到下作鬼家中來,與溜搭鬼眉來眼去,兩下調情,下作鬼只
    (裝不知,久而久之,背著下作鬼,兩人竟勾搭上了。)
    (及溜搭鬼出房,見無二鬼沒來,未免淡幸。)
    (抬頭見下作鬼的祖師堂門,不曾鎖去。)
下作鬼:(自言自語的說道)他的這個牢門,出鎖入鎖,今日我可進去看看。
    (及至走到湯裱褙的影前,只見他縮著頭,抖著膀,探著腰,笑迷糊的兩隻眼,
    (伸著四寸長的一條溜滑的舌頭。)
    (不覺大怒,氣恨恨的把門鎖了。)
舛 鬼:(因想道)我那情人色鬼哥哥,想他的病今已好了。我今日無事,何不前去一敘
    舊好。
    (想罷遂將大門掖上,出門直往煙花巷而來。)
    (及至進了色鬼的大門,來到色鬼的臥房,看見色鬼面如金紙,瘦如乾柴)
色 鬼:色哥,你的病體好些麼?
    (色鬼一見溜搭鬼,不覺滿心歡喜)
色 鬼:情人為何許久不來?
溜搭鬼:家裡事多,總不得閒。
    (說著就在色鬼牀沿上坐下。)
    (見一個年幼家童,送茶過來,年紀不過十六七歲,白面皮,尖下巴,兩個眼如
    (一池水相似。)
溜搭鬼:(溜搭鬼接茶在手)這個孩子是幾時來的?
色 鬼:是前月新覓的,名叫小低搭鬼。
溜搭鬼:(溜搭鬼笑道)無怪你的病體直是不好。
色 鬼:實因無人扶侍,並無別的事情。
    (溜搭鬼目觸心癢,不覺屢將服去看他。)
    (小低搭鬼也用眼略瞟了兩瞟,只是低著頭微笑不語,溜搭鬼向色鬼道)
小低搭:病體如此,也該請位郎中看看才是。
色 鬼:此地並沒位好郎中。
溜搭鬼:眼子市裡街西頭流嘴口。胡謅家對門,有一位郎中,是南方人,姓賈,號在行,
    外號是催命鬼。新近才來,卻是一把捷徑手,何不請他來看看?
    (色鬼聽說,喜之不盡,遂差小低搭鬼牽了一匹倒頭騾子,前去請催命鬼。)
    (小低搭鬼走到眼子市裡問著催命鬼的門首。)
小低搭:(便叫道)賈先生在家麼?
    (只見催命鬼穿一領陳皮袍子,戴一頂枳殼帽子,腰繫一條鉤藤帶子。)
小低搭:(搖搖擺擺,走將出來問道)那家來請?
小低搭:煙花巷裡色宅來請賈先生調理病症的。
    (說畢,從拜盒內取出一個紅帖來。)
    (上寫著「年家眷弟色鬼拜」。)
    (催命鬼接帖在手,便長出一口氣道)
色 鬼:連日不暇,今日更忙,如何能去?
小低搭:賈先生不必推辭,今日來請你,是溜搭鬼舉薦的,千萬去走走才好。
    (催命鬼遲疑多會,將頭點了兩點)
短命鬼:本情實不能去,但溜搭鬼與俺素日相好,且又是隔壁同行,今日不去,異日何以
    見面?忙也少不得去走這一遭。
    (說畢,回家取了藥箱,叫小低搭鬼背著。)
    (賈在行上了倒頭騾子,直往煙花巷而來,要知後事,再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賈在行誤下絕命丹)
    
    
10**時間: 地點:
    (話說賈在行同小低搭鬼來到煙花巷內。)
    (下了倒頭騾子,進了大門。)
賈在行:(只見溜搭鬼迎出來說道)久未相會,聞得賈先生醫道大行,逐日忙迫,今日光
    臨,不勝歡躍!
賈在行:多蒙薦引,感謝不盡。
    (二人到了客舍,吃過茶,領至色鬼房內。)
    (色鬼一見賈在行來,意欲起身施禮,賈在行急向前按止道)
賈在行:開口神氣散,閉目養精神。不要妄動,在下好與尊駕評脈。但牛馬驢騾脈在頭上
    ,所以獸醫攢角摸耳朵,人的脈在腳上,須從腳上看的。
    (遂一伸手抓住了色鬼的腳丫子,閉著眼低著頭,沉吟了片時。)
    (撒了手,總是一言不發。)
溜搭鬼:此病吉凶何如?
賈在行:(賈在行長出一口氣道)厲害!厲害!這脈如皮條一般,名為皮繩脈。那脈書上
    說得明白:硬如皮繩脈來凶,症如泰山病重重;若是疼錢不吃藥,難吞陽間餅卷
    蔥。
色 鬼:既請先生評脈,那有不吃藥之理。
溜搭鬼:先生有好藥只管用,藥資斷無不從厚的。
    (賈在行遂將藥箱打開,取了一個小磁瓶出來)
賈在行:此瓶名為『掉魂瓶』,裡面盛的是『絕命丹』。藥書上說得明白。
      絕命丹內只五般,牛黃狗寶一處攢;
      冰片人參為細末,斗大珠子用半邊。
      王母取下天河水,老君房內煉成丹。
      靈芝仙草作引子,吃上三服病立痊。
      若問修煉多少日?手忙腳亂八百年。
      這藥:一治胸嗝飽滿,二治內熱外寒,可惜你把病害錯了,空有好藥,用他
    不著。
小低搭:(小低搭鬼在藥箱內拿出一瓶道)這裡邊是甚麼藥呢?
賈在行:(賈在行接在手內道)不可亂動,倘然弄錯,性命相關。
    (遂用手倒出瓶中的丸藥來,一看)
一 看:此丸名為『九蒸八曬的癘瘩丸』。一治癬瘡疥瘡,腳雞眼茨猴子,又治腰疼腿酸
    ,勞傷失血。色爺,你若將此藥用滾白水送下,穩穩的睡倒,藥力行開,便能串
    腸過肚,滋陰降火,寧吐止血,不日即可痊癒。
小低搭:(小低搭鬼又插口道)先生有痔瘡藥否?
賈在行:可是足下?
小低搭:正是。
賈在行:若是酒色過度,饑飽勞碌得來,不治久則成漏。足下是因聚精養銳上得來的,不
    早治恐成終身之累。
小低搭:如何成終身之累呢?
    (賈在行笑而不答。)
溜搭鬼:求明白賜教!
賈在行:(賈在行笑著向溜搭鬼耳邊說道)恐成髒頭風。
    (溜搭鬼用手中扇子,在賈在行頭上輕輕打了一下)
溜搭鬼:他是真心求教,你偏有這些胡言亂語的!
    (賈在行此時與溜搭鬼眉來眼去,與小低搭鬼言語勾搭,久已神魂飄蕩,心不在
    (焉矣。)
    (遂手包了三包丸藥,交與溜搭鬼叫他給色鬼服用。)
賈在行:(又道)若用此藥,必須忌口,還須尋一僻靜所在靜養才好,不然恐不效驗。
    (說罷,色鬼遂照著小低搭鬼遞了一個眼色,小低搭鬼就會意了。)
    (用一個小金漆茶盤,端了二兩重的一個紅封,送於賈在行面前。)
    (賈在行收過,背了藥箱,去訖不題。)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