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論人我當思人即我我即人 計得失須知得是失失是得)
    (《西江月》:
    (  會擺堂堂錦服,能言赫赫青蚨。)
    (世情冷暖俗人多,那個不來敬我。)
    (半世憂愁鬱結,一生勞碌奔波。)
    (披星戴月卻因何,只為其中這個。)
    (這個不是別個,就是天地間第一件至寶。)
    (無德而尊,無勢而熱,無翼而飛,無足而走,無遠不往,無幽不至。)
    (上可以通神,下可以使鬼,係斯人之性命,關一生之榮辱,危可使安,死可使
    (活,貴可使賤,生可使殺。)
    (故人之忿恨,非這個不勝,幽滯非這個不拔,怨仇非這個不解,名聞非這個不
    (發。)
    (真是天地間第一件的至寶,而亦古今來第一等的神物。)
    (所以這個神佛)
    (有一對的《花鼓》對世上的人說道:
    (  一家兒過活,富貴的如何?有我時,骨肉團圓;沒我時,東西散伙。)
    (有我時,醉膏粱;沒我時,擔饑餓。)
    (有我時,曳輕裘;沒我時,鶉衣破。)
    (有我時,坐高堂;沒我時,茅簷下臥。)
    (這壁廂妖童季女擁笙歌;那壁廂,淒風苦雨人一個。)
    (要我來不要我?)
    (請問世上的人,那個不要?誰敢說個「不要」兩字?這個至寶,有的沒有了,
    (弄得七顛八倒。)
    (沒有的,求其有,使盡百計千方;到得這個有了,更想其多,覺道千難萬難。
    ()
    (到得這個多了,多多益善,還要常保其多,猶不免千算萬計。)
    (所謂巴一千撞一萬,非但不敢說「不要」兩字,就是「要」字裡面,且有說不
    (盡的景況。)
    (勞心勞力日夜千辛萬苦,也因要這個;為客為商,奔走千鄉萬里,也因要這個
    (;賣男賣女,骨肉東三西四,也因要這個;奴顏婢膝,要這個甘作低三下四;
    (朝張暮李,要這個不顧九烈三貞。)
    (至於六街三市,三百六十行,九流三教,做盡千奇百怪的勾當,無非為要這個
    (上頭起見。)
    (總之,世上的人,心內也要,口內也要,口內不要,心內總要。)
    
    
2**時間: 地點:
    (當時不要,久後原要。)
    (老也要,少也要;男也要,女也要;智也要,愚也要;你也要,我也要;我也
    (要,他也要。)
    (正是:或黃或白,以作爾寶。)
    (凡今之人,維子之好。)
    (這個至寶,失之則貧弱,得之則富昌,果然是人人要的。)
    (人人要,不獨是你一人要,不獨是我一人要,是天下人皆要的了。)
    (以己之心,度人之心,未嘗不同;人要的,自然我也要的;我要的,難道他不
    (要的?世上的人切不可辨個爾我,切不可分個人己;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
    (人之失,如己之失。)
    (蓋以我自己看我,我固居然是一個我;以他人看了我,我亦不過一個他人;以
    (我看他人,他人原是個一個他人;以他人自己看他人,他人亦是儼然一個我。
    ()
    (人要想自己比他人,然後可以行得去。)
    (故世間惟一恕字,可以終身行之。)
    (這個恕字,事事不可離,時時不可忘。)
    (論到好的所在,有諸己而後求諸人。)
    (論到不好的去處,無諸己而後非諸人。)
    (自己不欲的事情,斷不可施諸他人。)
    (總要常存個人心一體的念頭。)
    (這二句可稱個盡善。)
    (目下的人,為了這個,至於有己無人,但知一我,往往憂人富,自怕窮,隱然
    (他的是我的,我的是動不得的。)
    (有一等憑著自己的勢頭,強佔人便宜;有一等恃著自己的豪富,硬派人吃虧。
    ()
    (占人便宜,還要把人凌辱;派人吃虧,還要把人遭蹋。)
    (有一等要圖自己肥家,甚至不顧別人死活存亡,得了這個人的財物,便把那個
    (人置之死地。)
    (有一等見凶便住,見善便欺的人,遇了情通理順,講情話理的,便道不怕伊,
    (三分明欺七分;撞著了僭強霸橫更凶似我的,只得忍氣吞聲,敢怒而不敢言,
    (外面還要賠著小心。)
    (有一等欺貧重富的人,迷著個財主,便假慇懃,相知,裝盡許多醜態,仍然一
    (些也叨不著他的小光。)
    (若是叨得著小光,便脅肩諂笑,無所不至,連廉恥也有些不要的了。)
    (若見了個貧士,便不在他心上,當面輕褻他,冷淡他,奚落他,背後說他笑他
    (,其實未嘗沾染釐毫絲忽;若是挪移了十兩半斤,裡面便蓄著個我富他貧的念
    (頭,外面就露出個他貧我富的形狀,還要肆無忌憚,當場出丑,不顧別人的面
    (痛。)
    (又有一等看見別人的富,心懷妒忌,甚是不平,自己的窮,好像別人連累他的
    (一般,當面挪移撮借,背後反要算計劃策。)
    (或假公濟私,於中取利,不曉得什麼叫做情,叫做理,什麼叫做義。)
    (甚至父子們平白地風波即起,兄弟們頃刻間水火已成,朋友們陡的裡干戈就動
    (,六親不睦,九族不和。)
    (或損人不利己,或兩敗俱傷。)
    (為因要這個,反把這個送與別人,而且有傷天害理,划惡策毒計,不知忘了多
    (少情,背了多少理,負了多少義,單有自己而無別人。)
    (一世辛勞,並無片刻之安,那有一時之樂?直至四肢冷,雙腳挺,口不能說長
    (論短,目不能鑒貌辨色,耳不能尋消問息,身不能西走東奔,心不能千思百想
    (,喉嚨中的氣兒一斷,方才肯罷。)
    (正是:三分氣在千般用,一旦無常萬事休。)
    (這等看起來,利令志昏,當局者迷,看不破的居多。)
    (然而看得破了,難道教人不必要這個至寶麼?若說道為人總該不要,縱然有了
    (,也該送與別人,那些天下的富人,沒有一個是的,天下的窮人,沒有一個不
    (是的了。)
    (不是這等說,這個至寶,原是人世養生之物,貿遷有無,藉此以便食用,不可
    (一日沒有,如何不要。)
    (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故向日陳仲子的兄餓不食,原屬驕情;龐居士車金入海,更為不經。)
    (所以這個至寶,可以取可以無取,取了未免傷廉;可以與可以無與,與了未免
    (傷惠。)
    (取與之間,須要看得清,見得大,不可把這個至寶看得太輕,亦不可把這個至
    (寶看得太重。)
    (當取的便取,不當取的勿取。)
    (當與的便與,不當與的勿與。)
    (倘我手中有物,不可生輕忽心,把這個至寶任意揮灑,若是不是我的,不可生
    (妄想心,圖謀別人的至寶。)
    (凡事要歸個適中,斟酌個一定不易的道理。)
AAA:(古人說得好)臨財毋苟得 。
    (得是原許人得的,不過教人不要輕易苟且得耳。)
    (揆諸理上,理上請得去;度諸情義,情義上也說得去。)
    (然後與之有名,取之無愧,心安意適。)
    (這等樣有了財物,用也是經用的,失也是不易失的。)
    (有一等人,說到個取字,笑容可掬,欣然樂從,即一時不便就取,還要想個取
    (的法兒出來。)
    (必待取之而後快。)
    (說到個與字,眉頭打結,心內怏怏,即算一定要與的,還要遷延時日,與之終
    (是肉疼,常把個患得患失的念頭,橫於胸中。)
    (朝思暮想,萬結於愁,無非欲得而恐失。)
    (甚至陰謀暗算,不顧天良,霸佔強吞,怎知情理。)
    (不管鄉黨論談,親朋怨懟,任別人笑他罵他咒他恨他,只是一味個要得而不要
    (失。)
    (這等人的所作所為,是什麼意思?他的念頭無非要自己受用,並為子孫之計耳
    (。)
    (但不知天命不於常,善則得之,不善則失之。)
    (設心不良,安能久享?)
    (否極泰來,泰極否至。)
    (往往見器滿則傾,物極則反,禍起蕭牆,變生倉猝。)
    (半生得之而甚難,一旦失之而甚易。)
    (陰謀暗算的財物,化為烏有;霸佔強吞的家產竟屬子虛。)
    (否則暗來暗去,漸漸消磨,蕩產罄家,一敗塗地。)
    (即使自身能保,難保後人。)
    (蓋刻薄成家,難免兒孫蕩費,不是養個癡呆懵懂的賢郎,定是出個嫖賭吃著的
    (令子,包你家產消滅,反本還原,財物耗盡,連根而去。)
    (若是惡債未清,兒女必至做出不可問的事情,捨身以償祖父之債,即死在九泉
    (,尚要被人談論。)
    (世人莫道此等兒女是個不肖,這是極頂的孝子慈孫。)
    (蓋父之與子,合來總成一尺,父親做了五寸,兒子自然也是五寸。)
    (父親若是不伶俐的,只做得一寸,兒子必然能乾,倒要做起九寸來了。)
    (若是父親做了九寸,兒子自然只好一寸了。)
    (若一寸做完,連一分也沒有了。)
    (奉勸世上的人,須剩些地步與子孫用用,切不可做盡了。)
    (正是:但存方寸地,留與子孫耕。)
    (可見得世間的貪財愛鈔,算計別人的,到得臨了,究竟無益。)
    (世人為何不思行善,豈不曉得)
時行善: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而徒欲以財物家產傳之子孫,是謂求禍而辭福。)
    (蓋禍福本是無門,亦惟在人自己召他。)
    (世上的善惡報應,真如影兒隨形,近報則在自身,遠報只在兒孫。)
    (為人在世,總要把這個至寶,看得輕重適宜,把這個人情細心體貼,把這個善
    (念常存心上。)
    (若是貧士,貧乃士之常,不可怨恨自己一日之貧,不可妒忌他人一日之富,見
    (富勿為諂媚,當自尋樂地。)
    (若是富翁,富亦何足異,不可矜肆自己一日之富,不可訕笑他人一日之貧,遇
    (貧勿預堤防,宜以善為寶。)
    (把貧富兩字看得淡些,寧為君子,勿作小人。)
    (我試把一段人人曉得的故事,說與世上的人知道。)
    
    
3**時間: 地點:
時行善:(正說間,忽有不速之客一人來,見了此書,哈哈大笑)這樣書那個要看,那個
    要聽。徒以不入耳之言來相勸勉。一派迂氣,滿紙腐談,真是惹厭。有一等人見
    了,必然說笑你做書之人,還要說道:『此人甚奇,自道識字,卻是不通,而且
    連篇別字,說出這樣言語,不知世務。』這做書人必定是個不長進的廢物請付之
    丙丁。勿使這一等人看見。
    (客乃擲書而去。)
    (噫!此客乃真知世務者。)
    (但世之人見了此書,以予言為是,無非點頭一笑;以予言為非,亦不過搖頭一
    (笑。)
    (無所消遣,聊以此作「笑府」觀,亦無不可。)
    (予亦不知工拙,有心勸世,不顧貽笑大方。)
    (正是:
    (  將酒勸人,終無惡意。)
    (不知人人曉得的是什麼故事,且聽下文分解。)
    (第二回 錢落空身輕浮大海 心向上手援遇燧人)
    (《西江月》:
    (  漫講詩云子曰,休談者也之乎。)
    (文章怎好市中沽,只怕難充饑餓。)
    (莫被儒冠貽誤,須知創業良圖。)
    (一經挫跌倩誰扶,包管時光難度。)
    
    
4**時間: 地點:
    (話說明朝崇禎年間,有一人姓時名規,取個不越規矩的意思。)
    (號叫伯濟,伯是個大其志向,欲大有濟於世。)
    (是當時第一個有名秀才,原籍忠厚人氏,家住好仁坂裡。)
    (父親叫做時行善,官為大理寺正卿,現今致仕在家。)
    (母親安氏,同庚半百,所生二子,是個一胞產的弟兄兩個,都是一十八歲。)
    (長子時方便,娶妻韋氏,也是同庚,生下一個兒子,名喚時達,只得三歲。)
    (次子即是時伯濟,娶妻顏氏,小字如玉,是方鎮地方顏良的女兒,年紀也與時
    (伯濟同庚,也生下一個兒子,名喚時通,也只得三歲,月份與時方便的兒子大
    (些。)
    (一家八口,父子同心,弟兄竭力,兒子媳婦們奉事父母,極其孝順。)
    (那父母兩個待這兒子媳婦們,亦極其慈和。)
    (兄弟甚是尊敬哥哥,哥哥也甚是愛惜兄弟。)
    (就是妯娌之間,亦甚是和睦,宛如姊妹一般。)
    (這兩個孩子雖在襁褓,卻是終日不聞啼哭之聲。)
    (共處一堂,天倫敘樂,骨肉同歡,布衣甚暖,菜飯甚香。)
    (上不欠官糧,下不欠私債,無憂無慮,一門甚是快活。)
    (但是那時行善為官的時節,卻是兩袖清風,家業不致十分富足,所有祖上遺下
    (來的一件東西,是個至寶。)
    (那件東西,生得來內方外圓,按天地乾坤之象,變化不測,能大能小,忽黃忽
    (白,有時像個金的,有時像個銀的,其形卻總與錢一般,名曰金銀錢。)
    (這金銀錢原有兩個:一個母錢,一個子錢,皆能變做蝴蝶,空中飛舞,忽而萬
    (萬千千,忽而影都不見,要遇了有緣的才肯跟他。)
    (時伯濟家內的這個,是個子錢,年代卻長遠了,還是太祖皇帝賜與時行善的始
    (祖。)
    (歷傳五世,從來沒有失去,但是只得一個。)
    (正是:囊空恐羞澀,留得一錢看。)
    (忽一日,時伯濟靜極思動,心中起個念頭,心問口,口問心,自己想道)
時伯濟:我不合念了這幾句詩云子曰,並不知什麼一些世務,不能見多識廣。雖然父母在
    堂,不可遠遊,但男兒志在四方,豈可困守家中。家中父母,賴有哥哥在家奉事
    ,不如出去遊歷一番,把得有個出頭的日子也好。
    (於是告稟父母,父母應允。)
時行善:(那時行善)你既要出去遊歷,自然遍上山川,遨遊四海。家內有個金銀錢,你
    曉得天下是有兩個的,不知母錢今在何處。你帶在身邊,倘遇見了,一並帶回,
    使他母子團圓,也是一樁美事。
    (就叫安夫人取了金銀錢出來交與伯濟。)
    (伯濟收了金銀錢,拜別了父母、哥嫂、妻子,一肩行李,望大道而行。)
時行善:(當日行了一程,第一夜歇店投宿,看見一人自稱錢神,厲聲說道)目下你的名
    兒不好,我與你要暫離幾日。
    (醒來卻是一夢。)
時行善:(自己暗思道)我是個當今第一個有名秀才,怎麼說我的名兒不好,要與我暫離
    幾日,甚是奇怪。
    (因想起家中父母骨肉,不知安否,時刻在心,朝行夜宿,遍觀各處的風土人情
    (,身邊這個金銀錢,卻不在他心上。)
    
    
5**時間: 地點:
    (一日時值季冬,天氣嚴寒,信步來至海邊,細觀海景,但見:這一邊穩風靜浪
    (,柴船自來,米船自去。)
    (那一邊,隨風逐浪,小船傍在大船身邊。)
    (有時平地起風波,有時風過便無浪,有時無風起處也是潺潺浪滾,有時風頭不
    (順,宛如倒海翻天。)
    (不見什麼高山,那見什麼平地。)
    (白茫茫一派浮光掠影,昏沉沉滿眼赫勢滔天。)
    (那時伯濟看出了神,轉眼間忽然金銀錢不見,四面觀望毫無蹤跡,不堤防一時
    (失足,連身子也落下水裡了。)
    (正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6**時間: 地點:
    (此時,海岸上來來往往的人也不少,他們要顧自己性命要緊,怎肯下海來救,
    (只好慢慢的看他落水罷了。)
    (他心內存著個「死生有命,富貴在天」的念頭,一些也不驚慌。)
    (說也奇怪,那時伯濟的身子落在水中,並不見他沉沒海底下,浮於海面,連衣
    (服也不致甚濕。)
    (這是什麼緣故?不是什麼有恁海神海佛,只為有個龍神護佑,這條龍原是一條
    (困龍,困居海內不能上天,此見時伯濟落水頓起相憐之念,空中保佑,不使他
    (埋沒海中。)
    (那時時伯濟撐開眼皮一看,真是一望無邊,隨著波浪,聽其自然,滔滔滾滾,
    (往那一邊氽去。)
    (覺道得離那海岸漸漸遠了,回頭看那海岸上的人,別人看我弗多大,我看別人
    (也大弗多了。)
    (頃刻間氽至海心,四面無邊無際,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遠遠望見一隻海船,
    (不知他們有多少人在船上。)
    (看看略近,只見一人雙腳踏在平基上。)
    (他的形狀,似有三分賊氣,疑是海洋大盜。)
    (他是不動聲色,並不求救叫喊一聲。)
    (原來這只船上,有三個主兒,一個叫神仙官,一個叫老虎官,一個叫狗官。)
    (腳踏在平基上的,是個水手。)
    
    
7**時間: 地點:
    (其時適值神仙官同狗官在船頭上立著,看見海中有人,神仙官)
神仙官:這邊有個人落在水裡,我們且拋一錨,帶住了船,緩緩的將船撐攏去,把那個落
    水的人救了起來何如?
狗 官:我們且把自己的舵擎正,我是隨他風浪起,只是不開船。他人落水與我什麼相干
    ,要我們著急?
    (兩個在船頭上登時相罵起來。)
    (那老虎官聽見,慌忙走來)
老虎官:船通個水,人通個理。你們不要船橫蘆飛囂。自古道:『宰相肚裡好撐船』,我
    們是一條跳板上人,有甚事情,須要大家耐些,到底為著什麼?
神仙官:(神仙官把手指了水中的時伯濟)道我意中要想救這個人,對他說了,他必不肯
    ,怎麼夾篙撐倒,同我相罵起來。
    (老虎官面上帶著笑,向狗官道)
老虎官:據你的意想,難道看他落水,讓他死了不成?
狗 官:然也。
老虎官:(木頭雕老虎官)『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那個人雖然與我們沒
    有碰過船頭,但東海船頭也有相碰的日子。我們救了他,他日後自然也曉得知恩
    報恩,如何不要去救他?
神仙官:既然如此,快把船撐攏去救他。
老虎官:你不要慌,船到橋,直苗苗,我自有個道理。
狗 官:(那個狗官終是在旁邊打退船頭鼓)我看起來,只怕兩邊是撐不攏的。
老虎官:你搖了半日的船,纜多沒有解。我這等對你說,你還是不聽。
    (那時三人不拘兩,神仙官同狗官走至船稍上,倒去說閒話去了。)
    (老虎官只得自己動手把船橫撐,欲來撈救時伯濟。)
    (無奈撞著了退船頭鬼,在船底下擋住去路,再撐也撐不動。)
    (霎時間,風波驟起,他們自看風使船的,一得著了風,便扯足了滿篷,一帆風
    (竟往那一邊去了。)
    
    
8**時間: 地點:
    (此時時伯濟仍無人救,只管在海面上自來自去,飄飄蕩蕩,不知氽了多少路,
    (遙望見青河邊一帶樹林,黑沉沉一簇人家。)
    (正看間,身子不覺已近海灘。)
    (海灘上的樹木,原來卻是冬青樹。)
    (人家尚遠,不甚分明,隱隱似有個城池在內,時伯濟爬上海灘,腳底下踏著一
    (件東西,闊有三尺三,長有四尺四,不是什麼海寶貝,其實是一塊瓦片。)
    (那裡曉得這塊瓦片硬又硬,滑又滑,才踏上去,底下一挫,那裡還立得定腳頭
    (。)
    (兩腳卻在灘上,身子又跌落在水裡了。)
    (正是:屋漏更遭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那時時伯濟弄得上不上,下不下,欲向上面行去,又自己不能為力,兩隻手那
    (裡撐得起。)
    (若往下流去,卻是順勢。)
    (他意中一心向上,只得勉力撐住,然終是力怯,身在海內,腳在灘上,更比在
    (海中飄蕩的時節越覺悶些。)
    (身子動也不能動一動,說話也說不出半句,即使說得出話,那個有人聽見。)
    (不意樹林中忽有個人走出來,看見他跌了下去,慌忙上前,立在海灘,把他兩
    (腳兒撮起,一撮竟撮至岸上來了。)
    (便問那人姓名居處。)
狗 官:(那人道)小子並無姓名,那有家鄉。我是燧人氏的苗裔,人都喚我燧人,道號
    子虛散人。欲往海邊尋訪高人,在此經過,救了君家,算是有緣。
伯 濟:承蒙散人搭救,再造之恩,何以為報?
燧 人:我輩救人,豈肯望報?
    (燧人也問時伯濟的姓名蹤跡。)
    (伯濟備細說了一遍。)
燧 人:原來是個讀書人。可敬,可敬。如何遭此挫跌?然目下的秀才,如君家者,正是
    不少。你既遭了此一文之釁,你如今還去想他不想他?
伯 濟:這個身外之物,我去想他怎的。
燧 人:(隧人道)你既不想他,你今意欲何往?
伯 濟:我自落水而來此地,乃天之所命,我有何往,只得聽天而已。
燧 人:所言誠是。
      但此間前不把村,後不著店,就使你往那一簇人家,走進這城裡去,也是人
    生路不熟,如何是好?
伯 濟:這一簇人家是什麼地方?
燧 人:是小人國。
伯 濟:這座城叫什麼城?
燧 人:這城叫做沒逃城。此城築得甚是堅固,四面若關了城門,就是神仙也飛不出去,
    凡人那裡逃得出,所以叫做沒逃城。國中居民甚廣,城內有個人,自小做賣柴主
    人的,國中順口兒都叫他柴主。柴主之名,遍滿天下,真個是若要發跡,混名先
    出。自從出了柴主之名,就得了一個也是什麼金銀錢,家中甚是富足,如今竟有
    敵國之富。聞得他敬重斯文,你如今無所依歸,倒不如我指引你去,到了他家,
    自然必有好處。他家住在城中獨家村上,國中人人曉得。切記,切記。後會有期
    ,我是去了。
    (言訖,忽然不見。)
    (時伯濟此時無可如何,只得向那一簇人家走去。)
    (看看進了城門,有那城內的地形,比別處地方低些。)
    (緩步行來,有意無意間,打聽這個獨家村上的柴主。)
    (正是: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隨。)
    (不知獨家村上這個柴主姓甚名誰,且聽下文分解。)
    (第三回 時規被小人作賤 錢愚受一文牽制)
    (《西江月》:
    (  得利何妨違理,多財盡管無才。)
    (紛紛塵事實奇哉,只怕天公尚睡。)
    (休慮人粗貌俗,當愁運蹇時乖。)
    (一生雖然知安排,須曉炎涼世態。)
    
    
9**時間: 地點:
    (卻說小人國內獨家村上這個柴主,你道是誰?不是別個,他姓錢名愚,號叫士
    (命。)
    (他父母是沒有的,弟兄也是沒有的,只有一個妻房習氏,小名妒斌,年方四十
    (四歲。)
    (生下一個兒子,名喚百錫,年方一十八歲,尚未娶妻。)
    (那錢士命自己年交六十九歲,頭是劣個,不比別個,不是凡人,原是天上串頭
    (神下降,容貌異常,比眾不同,生得來:頭大額角闊,面仰髭須蹺。)
    (黑眼烏珠一雙,火燒眉毛兩道。)
    (骨頭沒有四兩重,說話壓得泰山倒。)
    (臂凸肚蹺,頭輕腳搖。)
    (兩腿大,肚皮小,天生大卵脬。)
    (那大卵脬,有一時要氣脹起來。)
    (隨身有兩個小僮,一個叫眭炎,一個叫馮世,一個立在左邊,一個立在右邊,
    (把他大腿捧了,將這卵脬用力吹起,其中的氣漸漸平了,心內才得爽快。)
    (若有一時要撒屁,下身重大,兩腿粗胖,也須要這兩個往兩邊把他闊臀掇起,
    (然後待他把屁慢慢的放出來。)
    (這兩個眭炎、馮世,生平習慣最喜乾這樣勾當,所以常侍左右,並不自知忸怩
    (。)
    (然而錢士命向日卻沒有人使喚,原是一個赤底的窮人。)
    (自從做賣柴主人的時節,用著不識輕重,不知分量的一條蠻秤,橫衝直撞,生
    (意興隆,財源茂盛。)
    (忽一日,正在那裡賣柴,半空中飛下一件東西,躲在那一條蠻秤上。)
    (錢士命見了,喜出望外,連忙拿來藏了。)
    (你道是什麼東西,原來是個金銀錢。)
    (這個金銀錢,卻是母錢,就是同那時伯濟落在海中的子錢,是天生的一對。)
    (他自此以後,家道日隆,小人國內竟算是一個大阿哥了。)
    (掙下多少南莊田北莊地,又得了一個大大的官兒,封為自汛將軍。)
    (獨家村一帶地方,都是他家的住房,門前有好棵大樹遮陰,朝南一對孟門,孟
    (門即是大門,是他們的土語。)
    (孟門裡面,第二進是個拂中廳,裡面第三進是一所堂屋。)
    (堂屋下一口天生井,朝外掛一頂狒軸,狒軸上面畫的是一個狒狒。)
    (其形與猩猩相似,故名曰「假猩猩」。)
    (兩邊掛一副對聯,上聯寫著「大姆哈落落」,下聯寫著「阿謎俚沮沮」。)
    (樑上懸著一個朱漆匾額,上書「夢生草堂」四字。)
    (只因錢士命的母親向日懷孕在身,睡夢中不知不覺產下一個兒子,就是錢士命
    (。)
    
    
10**時間: 地點:
    (其時適值此堂落成,喜之不勝,這個匾額就取這個意思,以示不忘之意。)
    (靠北擺著一隻建幾,建幾下面拼著一隻硬桌,左右擺著八把有主椅。)
    (夢生草堂旁邊一間矮齋,齋中擺幾條雕凳,別人到他家裡去商量事故,必要在
    (這矮齋中講話。)
    (夢生草堂裡面第四進,是一所自室。)
    (自室中也有小小的一個匾額,題「我在這廬」四字,兩邊也掛著一副對聯,上
    (聯寫著「青石屎坑板」,下聯寫著「黑漆皮燈籠」。)
    (朝外掛著一幅橫披鸞畫,上面畫一隻青鸞,畫底下擺一張炕牀,炕上鋪一條狒
    (鼠繡褥,褥上蓋一條厚棉被,底下襯一條乞席。)
    (炕邊擺一把稱孤椅。)
    (這個室中,上面水泄不漏,四邊不露光明。)
    (錢士命不拘問候,坐在這稱孤椅裡,闇昧不明,幾不知天地為何物。)
    (自室後面,房屋不計其數,原有三大圓堂四大廳。)
    (正是:家值千貫,身值千貫。)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