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虎蛇肆虐信天翁飄泊江乾 歐鷺訂盟管城子歸來海外)
    (詩曰:
    (  說部從來總不真,平空結撰費精神。)
    (入情入理般般像,閒是閒非事事新。)
    (那有張三和李四,也無後果與前因。)
    (一番海話荒唐聽,又把荒唐轉告人。)
    (此詩乃作書的所作。)
    (作書的是誰,乃是個山人,以漁樵為活,不與外人往來,不但年代不知,連自己的姓名
    (都忘了。)
    (那知山中出了虎,水裡出了蛇,容不得身,只得賣了住房,買一個小船,到外河去捕魚
    (。)
    
    
2**時間: 地點:
    (一日山人午睡,船未繫牢,淌到江心,順流而去。)
    (山人驚醒,推舵到江中一山泊住。)
    (山上樹石圍著寺宇。)
    (山人繫好船,上山一望,見江到東越寬,直接大海。)
    (一點黑影飄來漸近漸大,乃是一隻海船。)
    (山人回船時,海船已抵山坡,送一老人出來,背著行囊跳上山坡,海船順水回去。)
管城子:(叫道)煩那船渡我到岸。
信天翁:我不是渡船。看你年老,渡你到岸。
管城子:敢問尊姓大名?
信天翁:我姓名忘了,因見一種水鳥專吃魚,又不會捕魚,待魚鷹剩下的方有的吃,名信天翁。我
    不善謀生,與這水鳥相似,遂以信天翁為名。(轉問老人姓名來歷,老人)
管城子:我作筆賣,人呼我管城子。若問來歷,我的蹤跡太奇,一言難盡,渡江要緊。
信天翁:尊府何處?有甚急事,無暇談心?
管城子:劉阮歸來,家也沒有,還有甚事?只好隨遇而安。此處風波險,若在安靜處,談幾天也不
    妨。
信天翁:恐到安靜處,你要上岸。我最喜奇聞,定要請教。你既無家業,我也只一身,正是清風明
    月,一對閒人。何不在我船上,盤桓些日子。
管城子:我原說隨遇而安,既承款留,我們須結個漁兄漁弟,方好相處。
    (信天翁便與管城子對著江邊鷗鷺,滴酒為盟,結為兄弟。)
    (信天翁把船搖到河口停住。)
管城子:風波尚近,何不泊進些。
信天翁:裡面水窄魚少。
管城子:我海外帶點東西來,二人睡著吃,也用不了。
管城子:(取出一粒珍珠,遞與信天翁)若沒處賣,便當了用。
    (信天翁上岸,當銀五十兩,連票交與管城子。)
管城子:(看票笑道)這字比外國的還難認些。(往河裡一丟,那票隨水淌去。)
    (管城子隨取銀子,叫信天翁買齊應用的物件,把船移到安靜處泊住。)
    (信天翁料理了酒飯,又烹了一壺茶,請管城子談來蹤去跡。)
    (〔第二回 入紅氣絕處逢生 望火光忙中有錯〕)
管城子:幼時出洋販筆,船在海中正行,見前面紅霧障天……
    
    
3**時間: 地點:
    (船在海中正行,見前面紅霧障天。)
舵師道:(對管城子)此乃南澳,氣下有落漈水,船近不得。
    (那日風大,船收不住,直入紅氣中。)
    (前低後高,隨水淌下去。)
    (水底是漩渦,那知是平水。)
    (左手有石壁,並無山坡。)
    (只得近山下碇。)
    
    
4**時間: 地點:
    (晚間山上吹角,船上也吹角相喚。)
    (山上忽用繩垂下燈籠,繫著紙卷,用腳船去取看,一字也認不得。)
    (管城子乃在紙後寫認不得三字,仍繫好讓他提上去。)
舵 師:我們認不得他的字,他如何認得我們的字,寫也無用。
    (只見那燈又放下來,管城子再取看時上寫道:若是中國人,明早船上接。)
    (滿船人大喜。)
    
    
5**時間: 地點:
    (次早來了一隻船,引入石壁生就的大水門。)
    (大水門有閘板,用青灰粉的,若放下時與石壁同色。)
    (兩壁上鎸著字道:「落漈水中生就壁,無雷國裡辟為門」。)
    (船進了水門,便有城市,泊在人煙聚處。)
    (有官來查,叫船上眾人上岸點名。)
官 員:你們的貨物交與行牙,換些珠寶,上岸來過活。管船的領文憑在洋中運貨謀生。
管城子:)消了貨還望指條歸路。
官 員:此處比中國照日影算低三百三十里,四面皆水,來易去難。
管城子:四面水下來,豈不淹了地方。
官 員:相傳地是浮的,水歸地穴,被地氣吸下去。這地氣六十年一發,四方逆流上去,三個時辰
    東流改了西流,若遇順風,船方得去。你們莫想回國罷。
    (官員吩咐行牙把貨上了稅方去,我的筆也換了珠寶。)
    (行牙又替我尋了房子,過到而今。)
    (舵師尚在,算年數地氣將上,遂移在船上住。)
    (舵師已與水手說明,見水西流開船。)
    
    
6**時間: 地點:
    (出洋正是順風,那船頭高尾低,上山的一般,不消三個時辰出到海面。)
    (北風愈大,吹到個地方亂石無際。)
舵 師:這嘍咕城船入去又是不得出來的。
    (乃收篷下碇。)
    (待著西南風走到一個荒島泊住。)
    
    
7**時間: 地點:
    (晚間管城子開後窗望月,見一船飛來,用火槍打管城子的船。)
    (管城子忙拖了行囊,鑽窗跳上腳船,搖入島中,藏了一夜。)
    
    
8**時間: 地點:
    (天明管城子尋大船不見,腳船不敢走海,只得傍島忍餓。)
    
    
9**時間: 地點:
    (天黑又來了一只船。)
    (管城子伏在腳船中探看。)
    (水手甲看見管城子,用鉤子將管城子鉤住,連行囊拖上大船。)
水手甲:你家在那裡,可另有大船。昨夜此處火光,可是你們的事。這囊中可有財帛,為何敢窺探
    我的船?
管城子:家在海底下,昨夜火光是我們的事,這囊中是珠寶,要便拿去,窺探尊船是我該死。
水手甲:招認明白,丟下海去罷。
    (〔第三回 萍水相逢雪中送炭 風波頓起笑裡藏刀〕)
水手乙:年老還作甚盜?
管城子:我何曾作盜?
水手乙:你不是盜,難道我們到是盜?
管城子:(大喊)你若不是盜,莫認我是盜。
    (管城子把來歷細說一番。)
水手乙:幾乎誤犯了,我們昨晚望見此處火光,疑你是盜。你因遇過盜,又疑我是盜。倘少說一句
    話,就要有屈了。
水手丙:猶如做官的,不察是非,捕風捉影,潑天冤枉,反自以為鋤惡安良。平地風波要人誇他神
    明鋒利。平民逼得妻逃子散,紳士也要破產傾家。及明白是錯不過罷了。還有一等官,偏
    不認錯。若風聞出於己意,辨出冤枉也要派他點錯,方好掩飾己非。若奉行出自上司,明
    知無辜也要定他個罪。以便迎合憲意,至若自悔誤聞,亟求補過表白,受冤的調濟,受累
    的卻一百里沒一個。
水手乙:你起初比得切,只因沒有詳察,幾乎冤了。
水手甲:我們若掩飾己非,把此老的話當供招,珠寶為髒物,仍丟他下海。若明白就罷了。把他行
    囊留下,算花費的家產,放他在島上聽其死活。若補過調濟,逕帶他回去。未知諸位願那
    一層?
水手乙:補過的是。
    
    
10**時間: 地點:
管城子:彼等遂送我到江中山腳下,與你相會。
信天翁:在那地方住到今,是何光景?
管城子:我記成一部《海遊記》,明日取出來與你看。
    (二人談到夜深。)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