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陽夜怪錄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一一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前進士王洙字學源,其先瑯琊人,元和十三年春擢第,嘗居鄒魯間名山習業。)
        (洙自云,前四年時,因隨籍入貢,暮次滎陽逆旅。)
        (值彭城客秀才成自虛者,以家事不得就舉,言旋故里,遇洙,因話辛勤往復之意。)
        (自虛字致本,語及人間目睹之異。)
        (是歲,自虛十有一月八日東還,乃元和八年也。)
        
        
    2**時間: 地點:
        (翼翌日,到渭南縣,方屬陰曀,不知時之早晚。)
        (縣宰黎謂留飲數巡,自虛恃所乘壯,乃命僮僕輜重,悉令先於赤水店俟宿,聊踟躕焉。
        ()
        (東出縣郭門,則陰風刮地,飛雪霧天。)
        
        
    3**時間: 地點
        (行未數里,迨將昏黑)
        (自虛僮僕,既悉令前去。)
        (道上又行人已絕,無可問程,至是不知所屆矣。)
        
        
    4**時間: 地點:
        (路出東陽驛南,尋赤水谷口道,去驛不三四里,有下塢。)
        (林月依微,略辨佛廟。)
        (自虛啟扉,投身突入,雪努愈甚。)
        (自虛竊意佛宇之居,有住僧,將求委焉,則策馬入。)
        (其後才認北橫數間空屋,寂無燈燭。)
        (久之傾聽,微似有人喘息聲,遂繫馬於西面柱,連問)
    成自虛:院主和尚,今夜慈悲相救。
    智 高:(徐應)老病僧智高在此,適僮僕已出使村中教化,無從以致火燭。雪若是,復當深夜,
        客何為者?自何而來?四絕親鄰,何以取濟?今夕脫不惡其病穢,且此相就,則免暴露。
        兼撤所藉芻槁分用,委質可矣。
        (自虛他計既窮,聞此內亦頗喜。)
    成自虛:高公生緣何鄉?何故棲此?又俗姓云何?既接恩容,當還審其出外。
    智 高:貧道俗姓安,生在磧西,本因舍力,隨緣來詣中國。到此未幾,房院荒蕪,秀才卒降,無
        以供待,不垂見怪為幸。
        (自虛如此問答,頗忘前倦。)
    自成虛:方知探寶化城,如來非妄立喻,今高公是我導師矣。高公本宗,固有如是降伏其心之教。
        (俄則沓沓然若,數人聯步而至者,遂聞云)
    盧倚馬:極好雪,師丈在否?
        (高公未應間,聞一人云)
    朱中正:曹長先行。
    盧倚馬:朱八丈合先行。
    敬去文:(及聞人曰)路其寬,曹長不合苦讓,偕行可也。
        (自虛竊謂人多,私心益壯。)
        (有頃,即似悉造座隅矣。)
    朱中正:師丈此有宿客乎?
    智 高:適有客來詣宿耳。
        (自虛昏昏然,莫審其形質,唯最前一人,俯簷映雪,彷彿若見著皂裘者,背及肋有搭白
        (補處。)
    盧倚馬:(其人先發問自虛云)客何故瑀瑀(丘圭反)然犯雪,昏夜至此?
        (自虛則具以實告。)
    盧倚馬:客姓為何?
    成自虛:進士成自虛。
    成自虛:暗中不可悉揖清揚,他日無以為子孫之舊,請各稱其官及名氏。
    盧倚馬:前河陰轉運巡官,試左驍衛冑曹參軍盧倚馬。
    朱中正:桃林客,副輕車將軍朱中正。
    敬去文:去文姓敬。
    奚銳金:銳金姓奚。
        (此時則似周坐矣。)
        (初因成公應舉,倚馬旁及論文。)
    盧倚馬:某兒童時,即聞人詠師丈聚雪為山詩,今猶記得。今夜景象,宛在目中,師丈有之乎?
    智 高:其詞謂何?試言之。
    盧倚馬:所記云:誰家掃雪滿庭前,萬壑千峰在一拳。吾心不覺侵衣冷,曾向此中居幾年。
        (自虛茫然如失,口呿眸貽,尤所不測。)
    智 高:雪山是吾家山,往年偶見小兒聚雪,屹有峰巒山狀,西望故國悵然,因作是詩。曹長大聰
        明,如何記得?貧道舊時惡句,不因曹長誠念在口,實亦遺忘。
    盧倚馬:師丈騁逸步於遐荒,脫塵羈於維繫,巍巍道德,可謂首出儕流。如小子之徒,望塵奔走,
        褐敢窺其高遠哉?倚馬今春以公事到城,受性頑鈍。闕下桂玉,煎迫不堪。旦夕饑旅,雖
        勤勞夙夜,料入況微,負荷非輕,常懼刑責。近蒙本院轉一虛銜,意在苦求脫免。昨晚出
        長樂城下宿,自悲塵中勞役,慨然有山鹿野麋之志。因寄同侶,成兩篇惡詩,對諸作者,
        輒欲口占,去放未敢。
    成自虛:今夕何夕,得聞佳句。
    盧倚馬:(謙虛)不揆荒淺,況師丈文宗在此,敢呈丑拙邪?
    成自虛:(苦請)願聞,願聞。
    盧倚馬:(朗吟)長安城東洛陽道,車輪不息塵浩浩。爭利貪前競著鞭,相逢盡是塵中老。日晚長
        川不計程,離群獨步不能鳴。賴有青青河畔草,春來猶得喂饑情。
    成自虛:太高作!
    盧倚馬:(謙虛)拙惡,拙惡。
    朱中正:(謂高公)比聞朔漠之士,吟諷師丈佳句絕多。今此是穎川,況側聆盧曹長所念,開洗昏
        鄙,意爽神清。新制的多,滿座渴詠,豈不能見示三兩首,以沃群矚?
        (高公請俟他日。)
    朱中正:眷彼名公悉至,何惜兔園。雅論高談,抑一時之盛事。今去市肆若遠,夜艾興餘,杯觴固
        不可求,炮炙無由而致,賓主禮闕,慚恧空多。吾輩方以觀心朵頤,而諸公通宵無以充腹
        ,赧然何補?
    智 高:吾聞嘉話可以忘乎饑渴,秪如八郎,力濟生人,動循軌轍,攻城犒士,為己所長。但以十
        二因緣,皆從觸起,茫茫苦海,煩惱隨生。何地而可見菩提?何門而得離火宅?
    朱中正:以愚所謂,覆轍相尋,輪回惡道,先後報應,事甚分明。引領修行,義歸於此。
    智 高:(大笑)釋氏尚其清淨,道成則為正覺,覺則佛也。如八郎向來之談,深得之矣。
        (盧倚馬大笑。)
    成自虛:適來朱將軍再三有請和尚新制,在小生下情,實願觀寶。和尚豈以自虛遠客,非我法中而
        見鄙之乎?且和尚器識非凡,岸谷深峻,必當格韻才思,貫絕一時。妍妙清新,擺落俗態
        。豈終秘咳唾之餘思,不吟一兩篇,以開耳目乎?
    智 高:深荷秀才苦請,事則難於固違。況老僧殘疾衰羸,習讀久廢,章句之道,本非所長,卻是
        朱八無端挑抉吾短。然於病中偶有兩篇自述,匠石能聽之乎?
    成自虛:願聞。
    智 高:擁褐藏名無定蹤,流沙千里度衰容。傳得南宗心地後,此身應便老雙峰。為有閻浮珍重因
        ,遠離西國赴咸秦。自從無力休行道,且作頭陀不係身。
        (眾人滿座稱好聲。)
        (移時不定,去文忽於座內云)
    敬去文:昔王子猷訪戴安道於山陰,雪夜皎然,及門而返,遂傳何必見戴之論。當時皆重逸興,今
        成君可謂以文會友,下視袁安、蔣詡。吾少年時,頗負雋氣,性好鷹鸇,曾於此時,畋游
        馳騁。吾故林在長安之巽維,御宿川之東畤。詠雪有獻曹州房一篇,不覺詩狂所攻,輒污
        泥高鑒耳。因吟詩曰:『愛此飄飖六出公,輕瓊洽絮舞長空。當時正逐秦丞相,騰躑川原
        喜北風。』獻詩訖,曹州房頗甚賞僕此詩,因難云:『呼雪為公,得無檢束乎?』餘遂征
        古人尚有呼竹為君,後賢以為名論,用以證之。曹州房結舌,莫知所對。然曹州房素非知
        詩者,烏大嘗謂吾曰:『難得臭味同。』斯言不妄。今涉彼遠官,參東州軍事,相去數千
        。苗十氣候啞吒。憑恃群親,索人承事。魯無君子者,斯焉取諸?
    奚銳金:安敢當。不見苗生幾日?
    敬去文:涉旬矣,然則苗子何在?
    奚銳金:亦應非遠,知吾輩會於此,計合解來。
        
        
    5**時間: 地點:
        (居無幾,苗生遽至。)
    敬去文:(偽為喜意,拊背曰)適我願兮。
        (去文遂引苗生與自虛相揖。)
        (自虛先稱名氏,苗生曰)
    苗介立:介立姓苗。
        (賓主相諭之詞,頗甚稠沓。)
    奚銳金:(居其側曰)此時則苦吟之矣,諸公皆由,老奚詩病又發,如何如何?
    成自虛:向者承奚生眷與之分非淺,何為尚吝瑰寶,大失所望?
    奚銳金:(退而逡巡)敢不貽廣席一噱乎?(輒念三篇近詩)舞鏡爭鸞彩,臨場定鶻拳。正思仙仗
        日,翹首仰樓前。養鬥形如木,迎春質似泥。信如風雨在,何憚跡卑棲。為脫田文難,常
        懷紀涓恩。欲知 野態,霜曉叫荒村。
        (銳金吟訖,暗中亦大聞稱賞聲。)
    智 高:諸賢勿以武士見待朱將軍,此公甚精名理,又善屬文,而乃猶無所言,皮裡臧否吾輩,抑
        將不可。況成君遠客,一夕之聚,空門所謂多生有緣,宿鳥同樹者也。得不因此留異時之
        談端哉?
    朱中正:(起曰)師丈此言,乃與中正樹荊棘耳。苟眾情疑阻,敢不唯命是聽。然盧探手作事,自
        貽伊戚,如何?
    智 高:請諸賢靜聽。
    朱中正:(詩曰)亂魯負虛名,游秦感寧生。候驚丞相喘,用識葛盧鳴。黍稷滋農興,軒車乏道情
        。近來筋力退,一志在歸耕。
    智 高:(歎曰)朱八文華若此,未離散秩,引駕者又何人哉?屈甚,屈甚。
    盧倚馬:扶風二兄,偶有所係,吾家龜茲蒼文斃甚,樂喧厭靜,好事揮霍,興在結束,勇於前驅。
        此會不至,恨可知也。
    敬去文:(謂介立曰)胃家兄弟,居處匪遙,莫往莫來,安用尚志。《詩》云:『朋友攸攝』,而
        使尚有遐心,必須折簡見招,鄙意頗成其美。
    苗介立:某本欲訪胃大去,方以論文興酣,不覺遲遲耳。敬君命予,今且請諸公不起,介立略到胃
        家即回。不然,便拉胃氏昆季同至,可乎?
    眾 人:(皆曰)諾。
        (介立乃去。)
        
        
    6**時間: 地點:
        (無何,去文於眾前,竊是非介立曰)
    敬去文:蠢茲為人,有甚爪距。頗聞潔廉,善主倉庫。其如蠟姑之丑,難以掩於物論何?
        (介立與胃氏相攜而來,及門,瞥聞其說。)
    苗介立:(攘袂大怒曰)天生苗介立,鬥伯比之直下,得姓於楚遠祖棼皇茹。分二十族,祀典配享
        ,至於《禮經》。奈何一敬去文,盤瓠之餘,長細無別,非人倫所齒。只合馴狎稚子,獰
        守酒旗,諂同妖狐,竊脂媚灶,安敢言人之長短。我若不呈薄藝,敬子謂我咸秩無文,使
        諸人異日藐我。今對師丈念一篇惡詩,且看如何?(詩曰)為慚食肉主恩深,日晏蟠蜿臥
        錦衾。且學志人知白黑,那將好爵動吾心。
        (自虛頗甚佳歎。)
    敬去文:卿不詳本末,厚加矯誣。我實春秋向戌之後,卿以我為盤瓠樀,如辰陽比房,於吾殊所華
        闊。
        (中正深以兩家獻酬未絕為病,乃曰)
    朱中正:吾願作宜僚以釋二忿,可乎?昔我逢丑父,實與向家棼皇,春秋時屢同盟會。今座上有名
        客,二子何乃互毀祖宗?語中忽有綻露,是取笑於成公齒冷也。且盡吟詠,固請息喧。
        (介立即引胃氏昆仲與自虛相見,初襜襜然若自色。)
        (二人來前,長曰胃藏瓠,次曰藏立。)
        (自虛亦稱姓名。)
    胃藏瓠:(巡座云)令兄令弟。
    苗介立:(廣眾延譽胃氏昆弟)潛跡草野,行著及於名族;上參列宿,親密內達肝膽。況秦之八水
        ,實貫天府,故林二十族,多是咸京。聞弟新有題舊業詩,時稱甚美,如何得聞乎?
    胃藏瓠:小子謬廁賓筵,作者雲集,欲出口脗,先增慚怍。今不得已,塵汙諸賢耳目。詩曰:『鳥
        鼠是家川,周王昔獵賢。一從離子卯,應見海桑田』。
    苗介立:(稱好)弟他日必負重名,公道若存,斯文不朽。
    胃藏瓠:(斂躬謝曰)藏瓠幽蟄所宜,幸陪群彥,兄揄揚太過,小子謬當重言,若負芒刺。
        (座客皆笑。)
        (時自虛方聆諸客嘉什,不暇自念己文,但曰)
    成自虛:諸公清才綺靡,皆是目牛游刃。
        (中正將謂有譏,潛然遁去。)
    智 高:(求之不得)朱八不告而退,何也?
    盧倚馬:朱八世與炮氏為仇,惡聞發硎之說而去耳。
        (自虛謝不敏。)
        (此時去文獨與自虛論詰,語自虛曰)
    敬去文:凡人行藏卷舒,君子尚其達節。搖尾求食,猛虎所以見幾,或為知己吠鳴,不可以主人無
        德,而廢斯義也。去文不才,亦有兩篇言志奉呈。(詩曰)事君同樂義同憂,那校糟糠滿
        志休。不是守株空待兔,終當逐鹿出林丘。少年嘗負饑鷹用,內願曾無寵鶴心。秋草毆除
        思去宇,平原毛血興從禽。
        (自虛賞激無限,全忘一夕之苦,方欲自誇舊制,忽聞遠寺撞鐘,則比膊鍧然聲盡矣。)
        (注目略無所睹,但覺風雪透窗,臊穢撲鼻。)
        (唯窣颯如有動者,而厲聲呼問,絕無由答。)
        (自虛心神恍惚,未敢遽前捫攖。)
        
        
    7**時間: 地點:
        (退尋所係之馬,宛在屋之西隅,鞍韉被雪,馬則齕柱而立。)
        (遲疑間,曉色已將辨物矣。)
        (乃於屋壁之北,有橐駝一,貼腹跪足,儑耳齠口。)
        (自虛覺夜來之異,得以遍求之。)
        
        
    8**時間: 地點:
        (室外北軒下,俄又見一瘁瘠烏驢,連脊有磨破三處,白毛茁然將滿。)
        (舉視屋之北拱,微若振迅有物,乃見一老雞蹲焉。)
        (前及設像佛宇塌座之北,東西有隙地數十步。)
        (牖下皆有彩畫處,土人曾以麥麴之長者,積於其間,見一大駁貓兒眠於上。)
        (咫尺又有盛餉田漿破瓠一,次有牧童所棄破笠一,自虛因蹴之,果獲二刺蝟,蠕然而動
        (。)
        (自虛周求四顧,悄未有人,又不勝一夕之凍乏,乃攬轡振雪,上馬而去。)
        
        
    9**時間: 地點:
        (繞出村之北,道左經柴欄舊圃,睹一牛踣雪齕草。)
        (次此不百餘步,合村悉輦糞幸此蘊崇。)
        (自虛過其下,群犬喧吠,中有一犬,毛悉齊裸,其狀甚異,睥睨自虛。)
        
        
    10**時間: 地點:
        (自虛驅馬久之。)
        (一叟,辟荊扉,晨興開逕雪。)
        (自虛駐馬訊焉。)
    成自虛:借問長者,此是何處
    老 叟:(對曰)此故友右軍彭特進莊也。郎君昨宵何止?行李間有似迷途者。
        (自虛語及夜來之見。)
    自 虛:(倚篲驚訝)極差,極差。昨晚天氣風雪,莊家先有一病橐駝,慮其為所斃,遂覆之佛宇
        之北,念佛社屋下。有數日前,河陰官腳過,有乏驢一頭,不任前去。某哀其殘命未舍,
        以粟斛易留之,亦不羈絆。彼欄中瘠牛,皆莊家所畜。適聞此說,不知何緣如此作怪。
    成自虛:昨夜已失鞍馱,今餒凍且甚,事有不可率話者,大略如斯,難於悉述。(策馬奔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