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類 脫剝騙)
    (假馬脫緞)
    (江西有陳姓,慶名者,常販馬往南京承恩寺前三山街賣。)
    (時有一匹銀合好馬,價約值四十金。)
AAA:(忽有一棍,擎好傘,穿色衣,翩然而來,佇立瞻顧,不忍捨去)此馬價賣幾許
    ?
AAA:(慶曰)四十兩。
AAA:(棍曰)我買,但要歸家作契對銀。
AAA:(慶問)何住?
AAA:(棍曰)居洪武門。
    (棍遂騎銀合馬往,慶亦騎馬隨後。)
AAA:(行至半途,棍見一緞鋪,即下馬,放傘於酒坊邊,囑慶曰)代看住,等我買緞
    幾匹,少頃與你同歸。
AAA:(慶忖)此人想是富翁,馬諒買得成矣。
    (棍入緞鋪,故意與之爭價,待緞客以不識價責之,遂佯曰)
緞 客:我把與一相知者看,即來還價何如?
緞 客:有此好物,憑伊與人看,但不可遠去。
AAA:(棍曰)我有馬與伙在,更何慮乎。
    (將緞拿過手,出門便逃去。)
    (緞客見馬與伙尚在,心中安然。)
    (慶待至午,杳不見來,意必棍徒也,遂舍其傘,騎銀合,又牽一馬回店。)
    (緞客忙奔前,扯住慶曰)
緞 客:你伙拿吾緞去,你將焉往。
AAA:(慶曰)何人是我伙?
緞 客:適間與你同騎馬來者。你何佯推,定要問你?
AAA:(慶曰)那人不知何方鬼,只是問我買馬,令我同到他家接銀,故與之同來矣。
    他說在你店買緞,少頃與我同去,我待久不見來,故騎自馬回店。你何得妄纏我
    乎?
緞 客:若不是你伙,何叫你看傘與馬?我因見你與馬在,始以緞與他。你何通同妝套,
    脫人緞去?
    (二人爭辨不伏,扭在應天府理論。)
    (緞客以前情直告。)
緞 客:(慶訴曰)慶籍江西,販馬為生,常在三山街翁春店發賣,何嘗作棍。竟遇一人
    ,問我買馬,必要到他家還銀,是以同行。彼中途下馬,在他店拿緞逃去,我亦
    不知,怎說我是棍之伙?
府 尹:不必言,拘店家來問,即見明白。
緞 客:(其店家曰)慶常販馬,安歇吾家,乃老實本分人也。
緞 客:既是老實人,緣何代那棍看傘與馬?此我明白聽見,況他應諾。
府 尹:(慶曰)叫我看傘,多因為他買馬故也,豈與之同伙。
府 尹:那人去,傘亦拿去否?
緞 客:未曾拿去。
府 尹:此真是棍了。欲脫你緞,故托買馬,以陳慶為質,以他人之馬,賺你之緞,是假
    道滅虢術也。此你自遭騙,何可罪慶。
    (各逐出免供。)
    (吾觀作棍亦多術矣。)
    (言買馬非買馬,實欲假馬作訛,為脫緞之術,故先以色服章身,令人信其為真
    (豪富。)
    (既而佇立相馬,令人信其為真作家。)
    (迨入緞鋪,誑言有馬與伙,令人信其為真實言,至脫緞而走,以一傘貽慶,與
    (緞客爭訟,此皆以巧術愚弄人也。)
    (若非府尹明察,斷其為假道滅虢,則行人得牛,不幾邑人之災乎。)
    (雖然,慶未至混跡於縲紲,緞客已被鬼迷於白晝矣。)
    (小人之計甚詭,君子之防宜密,庶棍術雖多,亦不能愚弄我也。)
    (先寄銀而後拐逃)
    (通州有姓蘇,名廣者,同一子販松江梭布,往福建賣。)
    (布銀入手,回至半途,遇一人姓紀名勝,自稱同府異縣,鄉語相同,亦在福建
    (賣布而歸。)
    (勝乃雛家,途中認廣為親鄉里,見廣財本更多,乃以己銀貳拾餘兩寄藏於廣箱
    (內,一路小心代勞,渾如同伴。)
    (後至日久,勝見利而生奸。)
    (一夜佯稱瀉病,連起開門,出去數次。)
    (不知廣乃老客也,見其開門往返,疑彼有詐謀,且其來歷不明,彼雖有銀貳拾
    (餘兩寄我箱內,今夜似有歹意。)
    (乘其出,即潛起來,將己銀與勝銀,並實落衣物,另藏別包袱,置在己身邊,
    (仍以舊衣被,包數片磚石,放在原箱內,佯作熟睡。)
    (勝察廣父子都睡去,將廣銀箱夤夜挑走。)
府 尹:(廣在牀聽勝動靜,出門不歸)此果棍也。非我,險遭此脫逃矣。
    (次日廣起,故驚訝勝竊他銀本,將店主扭打,說他通同,將我銀偷去。)
    (其子弗知父之謀,尤怒毆不已。)
    (父密謂曰此事我已如此如此,方止。)
    (早飯後,廣曰)
店 主:我往縣告,若捕得那棍,你來作證,不然定要問你取矣。
    (廣知勝反中己術,逕從小路趲歸。)
    (勝自幸竊得廣銀,茫茫然行至午,路將百里,開其箱內,乃磚石舊衣也,頓足
    (大恨。)
    (復回原店,卻被店主扭打一場,大罵曰)
店 主:這賊,你偷人銀,致我被累。
    (將繩係頸,欲要送官。)
    (只得吐出真情,叩頭懇免。)
    (時勝與廣,已隔兩日程途,追之不及,徒自悔恨而已。)
    (按:紀勝非雛客,乃雛棍也。)
    (先將己銀,托寄於廣,令其不疑,後以詐瀉開門,候其熟睡,即連彼銀共竊而
    (逃,彼之為計,亦甚巧矣。)
    (蓋此乃欲取姑與,棍局中一甜術也。)
    (孰知廣乃老客,見出其上,察其動靜,已照其肝膽,故因機乘機,將計就計,
    (勝已入厥算中,而不自知矣。)
    (夫勝欲利人之有,反自喪其家,雛家光棍,又不如老年江湖也。)
    (待後回店,被其扭打,捻頸,哀告以求免,是自貽伊戚,又誰咎也?天理昭昭
    (,此足為鑒。)
    (明騙販豬)
    (福建建陽人鄧招寶者,常以挑販為生。)
    
    
2**時間: 地點:
    (一日販小豬四隻往崇安大安去賣,行至馬安嶺上,遇一棍問他買豬。)
    (寶意此山逕僻嶺無人往來,人家又遠,何此人在路上買豬,疑之,因問其何往
    (。)
府 尹:(棍曰)即前馬安□也。
店 主:(寶曰)既要買,我同你家去。
府 尹:(棍曰)我要往縣,你拿出與我看,若合吾意,議定價方好回家秤銀,不然恐阻
    程途矣。
    (此棍言之近理,寶即然之,遂拿一豬與看。)
府 尹:(棍接過手,拿住豬尾,放地上細看,乃故放手致豬便走,佯作驚恐狀)差矣,
    差矣。
    (即忙趕捉。)
    (不知趕之正驅之也。)
    (寶見豬遠走,猛心奔前追捉,豈知已墮其術也。)
    (棍見寶趕豬,約離籠二三百步,即旋於籠內,拿一豬在手,又踢倒二籠,豬俱
    (逃出。)
府 尹:(大聲曰)多謝你,慢慢尋。
    (寶欲趕棍,三豬出籠逃走,恐因此而失彼,況棍走遠難追,但咒罵一常幸得三
    (豬成聚,收拾入籠,抱恨而去。)
    (吾觀棍之脫豬也,一邂逅相逢之頃,賊念即生,乃以詭言相哄,致寶深信,所
    (謂君子可欺以其方者也。)
    (乃始也放豬佯逐以誤其遠趕之於前,繼也擒豬踢籠,以制其不趕之於後,使人
    (明墮其術而不自知。)
    (倉卒妝套,抑□譎也。)
    (商者鑒此,勿謂暗機隱械宜為慎防,即明圈顯套,尤當加謹。)
    (遇里長及脫茶壺)
    (趙通,延平府南平縣人也。)
    (家世積善,錢糧頗多,差當七圖一甲裡役。)
    (其甲首林錢一者,機智過人,不務生理,第飲賭宿娼。)
    (後來家業蕭條,無處棲身,只得逃外。)
    (通亦不知其嚮往。)
    
    
3**時間: 地點:
    (一日,通與僕往杭貿易,經過浦城,憩息於亭,適見錢一,通遂罵之曰)
錢 一:這奴才,你逃外數年,戶丁不納,糧差累賠,是何理也?今你見我,你何以說?
    (錢一被罵不甘,心生一計,向前賠笑曰)
錢 一:我每欲回,送條編與里長,奈我家中欠人財物甚多,難以抵償,故不敢回矣。今
    幸遇里長,如天降下,敢再推辭。況這幾年,賴里長福庇,開店西關馬頭,家中
    稍裕,新娶邑人徐某之妾為妻,被人欺奸。我乃孤身一人,出外獨居,無奈伊何
    。今幸遇里長,則有主矣。里長往杭州,亦經門處過,即到我家暫歇。自當算還
    編銀,又煩代我作主。
錢 一:(通聽其言,私心喜曰)今日得此,可作往杭盤費,誠可謂出門招財也。
    (遂與同行。)
    (至一店所,錢曰)
錢 一:里長今朝起早,又路行半日,肚又饑矣,上店沽酒濕口,何如?
府 尹:可。
    (遂入店。)
    (叫店主暖酒,切豆腐與通食,便問店主曰)
店 主:這裡有好紅酒豬肉否?
店 主:市前游店,肉酒俱有。
錢 一:可借壺秤一用。
    (店主拿壺秤出,錢接過手,直望游店,轉彎抹角,潛躲而去。)
錢 一:(通與僕吃酒一壺將盡,乃對僕曰)錢一去許久不來,莫非與人爭鬥,不然,此
    時當來矣。汝往看之。
    (僕即往酒肉店去問,說並無錢一,待欲尋他,又不知他去向,只得秤銀還酒,
    (店主收銀,索取壺秤。)
錢 一:(通怒曰)酒是我吃,我還你猶可,壺秤是你自交錢一,何干我事。
店 主:人同你來,你在我店飲酒,故把壺秤借他。不然,我曉得甚麼錢一。
    (言來言去,兩下角口大鬧。)
    (眾人來勸,問其來歷,始知甲首騙里長入店,更脫店主壺秤。)
    (眾人大笑,即是他自錯,賠他也罷。)
    (不得已代賠,嘔氣抱忿而去。)
    (按:林錢一始說家頗充裕,妻被棍奸,欲投里長作主,致人不疑。)
    (繼也入店借壺秤,沽酒肉,以敘閒闊之情,使人不備,玩通於股掌之中,術亦
    (巧矣。)
    (然錢一狡猾有素,通亦知之,乃一卒遇之,遂信其言,而入店飲酒,更欲沽紅
    (買肉,皆非款待之真情,在通當燭其偽而止之,曰店中不便,有酒有肉到家食
    (之未晚也,則錢一奸無所施,將道旁脫走不暇,何至賠壺秤而受嘔氣也。)
    (故錢一狡也,而通亦欠檢點焉。)
    (嘻!)
    (乘鬧明竊店中布)
    (吳勝理徽州府休寧縣人,在蘇州府開鋪,收買各樣色布。)
    (揭行生意最大,四方買者極多,每日有幾拾兩銀交易。)
    (外開鋪面,裡藏各貨。)
    
    
4**時間: 地點:
    (一日,有幾伙客人湊集買布,皆在內堂作帳對銀。)
    (一棍乘其叢雜,亦在鋪叫買布。)
    (勝理出與施禮,待茶畢,安頓外鋪少坐。)
    (勝理復入內與前客對銀。)
    (其棍見其鋪無守者,故近門邊詐拱揖相辭狀,遂近鋪邊拿布一捆,拖在肩上,
    (緩步行去。)
    (雖對鋪者亦不覺其盜。)
店 主:(後內堂諸商交易畢,勝理送客出外,忽不見鋪上布,問對門店人曰)我鋪裡一
    捆布,是何人拿去?
錢 一:(對門店人曰)你適間後來那客人與你拱手作辭,方拖布去。眾皆見之,你何佯
    失布?
店 主:(勝理曰)因內忙,故安他在外鋪坐,候前客事畢,然後與他作帳,何曾賣布與
    他。
錢 一:(鄰人訝曰)狡哉!此棍。彼佯拱手相辭,令我輩不敢說他是賊。緩步而行,明
    白脫去矣,將奈何?
    (勝理只得懊恨一場而罷。)
    (按:棍之竊斯布也,初須乘其叢雜,入其店中,尚未定其騙局之所出也。)
    (至勝理待其茶,而安之外鋪少坐,左顧右盼,而奸謀遂決矣。)
    (故拱揖而辭,而明脫其布,如荊州之暗襲,不甚費力,真可謂高手矣。)
    (在勝理店積貨物,宜不離看守,方可保無虞。)
    (關防不密,安知無棍徒混入行奸乎。)
    (待布既失,而後扼腕,何益哉!大凡坐鋪者當知此而謹慎之可也。)
    (詐稱偷鵝脫青布)
    (有一大鋪,布匹極多,交易叢雜,只自己一人看店。)
錢 一:(其店之對門人,養一圈鵝,鳴聲嘈雜,開鋪者惡其聒耳,嘗曰)此惡物何無盜
    之者?與我耳頭得沉靜些。
    (忽棍聞之。)
    
    
5**時間: 地點:
錢 一:(一日乘其店中閒寂,遂入店拱手,以手按櫃頭一捆青布,輕輕言曰)不敢相瞞
    ,我實是一小偷,愛得對門店下一隻鵝吃,只大街面難下手。我有一小術,只要
    一個人贊成。
店 主:如何贊成?
小 偷:我在這邊問曰,可拿去否,汝在內高聲應曰可。又再問曰,我真拿去,汝再應曰
    ,說定了,任從拿去。
      我便去拿,方掩得路人耳目。托你贊成,後日你家不須閉門,亦無賊入矣。
    但你須在內去,莫得竊視,視則法不靈。你直聽鵝聲息,我事方畢,你可出來。
    (店主然之。)
小 偷:(小偷高聲問曰)我拿去否?
店 主:(內高聲應曰)憑你拿去。
小 偷:(又再高聲問曰)我真拿去。
店 主:(內又高聲應曰)說定了,任你拿去。
    (兩旁店人皆聞其問答之語,小偷遂負其櫃上捆青布而去。)
    (人以為借去也。)
    (其店主在內,聽得鵝聲鳥幾鳥幾,不敢出來,其盜布者匆匆行之久矣。)
    (候之多時,鵝聲不絕,其店主恐店內久無人守,只得外出,看鵝尚在,自己櫃
    (頭反失一捆青布,顧問兩旁店曰)
店 主:適才誰上我店,拿我一捆布去?
小 偷:(左右店皆答曰)是那個問你買的。你再三應聲,叫他只管拿去。今拿去已久矣
    。
店 主:(店主撫心自悔曰)我明被此人騙了,只是自己皆死說不得也。
    (事久,眾憐覺之,始笑此人之癡,而深服此棍賊之高手矣。)
    (按:君子仁民愛物,而仁之先施者莫如鄰,物之愛者,即鵝亦居其一。)
    (何對鄰人養鵝,惡在嘈雜之聲,必欲盜之者以殺之,愛物之謂何哉?利失對鄰
    (之鵝而贊成棍賊以盜之,仁心安在?是以致使棍聞其言,乘機而行竊,反贊成
    (其偷,亦是鼠輩也。)
    (欲去人之鵝,而反自失其布,是自貽禍也,將誰怨哉!若能仁以處鄰,而量足
    (以容物,何至有此失也。)
    (借他人屋以脫布)
    (聶道應別號西湖,邵武六都人,家原富厚,住屋宏深,後因訟耗家,以裁縫為
    (業。)
    (忽一日往人家裁衣,有一光棍見客人賣布,知應出外,故領道應家前棟坐定。
    ()
店 主:(竟入內堂,私問應妻云)汝丈夫在家否?
其 妻:往前村裁衣。
店 主:(棍曰)我要造數件衣服,今日歸否?
其 妻:要明日歸。
店 主:(棍曰)我有同伴在你前棟坐,口渴求茶一杯吃。
    (應妻即討茶二杯,放於廳凳上。)
    (棍將茶捧與布客飲。)
    (飲罷,接杯入,方出揀布四匹,還銀壹兩,只銀不成色。)
布 客:此價要換好銀。
店 主:(棍曰)我兒子為人裁衣,待明日歸換與你。
    (言未畢,棍預套一人來問針工在家否。)
店 主:(棍應曰)要明日歸。
    (其人即去。)
布 客:你收起布,明日換之與我。
    (客既出,少頃棍亦拖布逃出。)
    (次早,布客到應家問曰)
布 客:針工歸否?
應 妻:午後回。
    (布客次早又問針工歸否,應妻)
應 妻:今午回。
    (布客午後又來問,應妻)
應 妻:未歸。
布 客:(布客怒曰)你公公前日拿布四匹,說要針工歸來還銀,何再三推托。你公公何
    去?
應 妻:這客人好胡說,我家那有公公,誰人拿你布?
    (二人角口大鬧。)
二 人:(鄰人辨)他何曾有公公?況其丈夫又不在家,你布不知何人拿去,安可妄?
    (布客無奈,狀投署印同知鐘爺。)
    (狀准,即拘四鄰來審。)
    (眾云應不在家,況父已死,其布不知甚人脫去。)
布 客:(鐘爺曰)布在他家脫去,那日何人到他家下?
    (著鄰約為之窮究,必有著落矣。)
布 客:(鄰約不能究,乃勸西湖曰)令正不合被棍脫茶,致誤客人以布付棍,當認一半
    。布客不合輕易以布付人,亦當自認一半。
    (二家諾然,依此回報。)
    (鐘爺以鄰約處得明白,俱各免供。)
    (按:布入人家賣,又飲人家之茶,則買主似有著落矣,誰不肯以布與之?詎料
    (此棍借其屋,賺其茶,以為脫布之媒,又還其銀,止爭銀色而許換,誰知防之
    (。)
    (今後交易惟兩相交付,彼雖許換銀,布只抱去,明日重來,則無受脫之事矣。
    ()
    (詐匠修換錢桌廚)
    (建寧府,凡換錢者皆以一椅一桌廚列於街上,置錢於桌,以待人換。)
    (午則歸家食飯,晚則收起錢,以桌廚寄附近人家,明日復然。)
    (有一人桌廚內約積有錢五六千,其桌破壞一角。)
布 客:(傍有一棍,看此破桌廚內多錢,心生一計,待此人起身食午,即裝做一木匠,
    (以手巾縛腰,插一利斧於傍,手拿六尺,將此桌廚橫量直量一次,高聲自說自
    (應曰)這樣破東西,當做一新的來換,反叫我修補,怎麼修得,真是吝嗇的人
    (。
    (自說了一常一手拿六尺,將桌廚錢輕輕側傾作一邊,將桌廚負在無人處,以斧
    (砍開,取錢而逃。)
    (時傍人都道是換錢的叫木匠拿去修,那料大眾人群中,有棍敢脫此也。)
布 客:(午後,換錢者到,問傍人曰)我桌廚那裡去?
二 人:(眾合答曰)你叫木匠拿去修,匠還說你吝嗇,何不再做新的,乃修此破物。彼
    已負去修矣。
布 客:(換錢者曰)我並未叫匠來,此是光棍脫去。
    (急沿途而訪問,見空僻處桌廚剖破,錢無一文,悵恨而歸。)
    (按:此棍裝匠而來,大舉大動,大志大言,人那知他是脫。)
    (只匠人修舊物,須在作場內,何須帶斧帶六尺而來,裝為匠,便非匠矣。)
    (但他人物件,他人為修,何人替他盤詰?此棍所以得行其詐也。)
    (然因此以推其餘,凡來歷不明,而裝情甚肖者,倍宜加察也。)
    (第二類 丟包騙)
    (路途丟包行脫換)
    (江賢,江西臨川縣人,錢本稀少,每年至七月割早谷之後,往福建崇安地方,
    (以緔鞋為生。)
    (積至年冬,約有銀一拾餘兩,收拾回家。)
    (中途偶見一包,賢撿入手,約有銀二三兩,不勝喜悅。)
布 客:(從前一人曰)見者有分,不許獨得。可藏在你箱中,待僻靜處,拿出來分。你
    撿者得二分,我見者得一分。
    (賢意亦肯,況銀納置彼箱,心中坦然無疑。)
布 客:(行未數十步,忽一人忙趕到來,啼哭哀告,曰)我失銀三兩,作一包,是揭借
    納官的。
      你客官若拾得者,願體天心還我,陰功萬代。
二 人:(前見者故作憐憫之容曰)是此緔鞋財主拾得,要與我均分。既是你貧苦人的,
    我情願不分。你可出些收贖與他,叫他把還你。
    (賢被此人證出,只得開箱,叫失銀者將原銀包自己取去。)
    (但得其二錢收贖,亦自以為幸。)
    (不知自己銀已被棍將偽包換去矣。)
    (至晚到烏石地方,取出收贖銀還酒,將剩者欲並入大包,打開只見銅鐵,其銀
    (一毫也無,只得大哭而罷。)
    (按:賢所撰銀,必早被棍覷見,故先偽設銀包套合。)
    (一棍在賢之先於荒僻處,俟賢來,投銀包於地,彼必撿之,乃出而欲與之分,
    (令藏彼箱則與彼銀共一處矣。)
    (其後棍裝情哀取,賢自應開箱還之。)
    (何自開箱,使棍手親取其原包,則棍得以偽包換賢之銀,賢豈知防其脫換哉。
    ()
    (故檢銀之時,即以其撿者前棍均分,勿入箱中,則彼窮於計矣。)
    (然二棍亦必於僻處再搶之矣。)
    (故客路不在虛得人之有,而在密藏已之有也,斯無所失矣。)
    (第三類 換銀騙)
    (成錠假銀換真銀)
    (泉州府客人孫滔,為人誠實,有長者風。)
    (帶銀百餘兩,往南京買布,在沿山搭船。)
    (陡遇一棍,名汪廷蘭,詐稱興化府人,鄉語略同。)
    (因與孫同船數日甚歡,習知潘樸實的人,可騙也,因言他□□蕪湖起岸買貨舟
    (中,說他尚未傾銀,有銀一綻細絲十二兩重,若有便銀打換為妙,意在就孫換
    (之。)
    (孫因請看。)
    (汪欣然取出真銀。)
布 客:(孫接過手曰)果是金花細絲。
    (汪欲顯真銀,因轉在孫手接出,遍與舟中客人看,問好否。)
    (都道是細絲。)
    (遂因舟上有筆硯在此,汪微微冷笑,將此銀寫十二兩足,在風窠底。)
布 客:(孫心中道此人輕薄,有銀何必如此翻弄,因潛對汪曰)出來人謹慎些。
二 人:(汪曰)無妨。
    (孫因問要換折多少。)
二 人:(汪曰)弟只零買雜貨,憑兄銀色估折便是。
    (孫因取出小曹八九錢重的,只九一、二成色。)
二 人:(汪看喜曰)此銀九四、五傾來麼,俱一樣如此,即好矣。
    (蓋汪重估孫銀水,使孫樂換。)
    (孫取天平兩對,估折明白。)
    (汪即箱中取出白綿紙,與孫麵包作兩包。)
二 人:(汪因徉起,轉身一回,故意誤收原銀入袖)此包是我的了。
布 客:(孫曰)不是,這包是你的。
    (汪即替出那假曹,亦綿紙包與真銀一樣,交與孫收。)
    (孫接過手,亦微開包緊,見銀字無異,慨不深省,即鎖封笥篋中。)
    (汪須臾起岸分別。)
    (孫一向到南京,取出前銀,乃是錫曹,懊恨無及,始知被他替包騙去矣。)
    (按:孫滔,樸實人也,其看銀時但稱彼輕薄,不知此人輕薄處,正要如此,人
    (方不疑,後方好用假。)
    (不然待打換之後,或有人從傍取視,豈不敗機。)
    (故坐舟冷笑,為書銀摹樣,無非為眩視計耳,向後推復細認哉。)
布 客:(說者曰)假令包銀時,孫即取真銀入手,後令汪收銀,則汪不究乎?
二 人:雖然彼棍者變計百端,即令真銀入手,彼又別有脫法。但各守本分,各用己財,
    勿貪小可便宜,則不落圈套矣。
    (道士船中換轉金)
    (賁監生在南監,期滿將歸,欲換好金數十兩,歸遺妻妾,以將遠敬。)
二 人:(同鄉鄧監生阻之曰)京城換金者,屢被棍以銅曹脫去,金非急用,何必在此換
    為。
布 客:(賁曰)京城方有好金。若有棍能脫我者,亦服他好手段。
    (數日內換金十餘兩,皆照金色交易,都是好金。)
    (後有一後生,以金錠十二兩來換。)
    (賁生取看,幾有足色金,問其換數。)
布 客:(後生曰)某鄉官命換的,要作五換。
    (賁遞與鄧看。)
    (而此金可有六換,若五換價公道矣。)
二 人:(鄧看曰)果好,可將此金對明收起,勿過他手。
    (然後對銀六十兩還之。)
    (賁依言,先收入此金,然後還其銀。)
    (後生不得展轉,只得領銀歸。)
    (見其父云,兩監生如此關防,不能再脫出。)
布 客:(父頓足曰)一家生意在此,把本子送去了,何以為生。速去訪此監生何時歸。
    (回報已討定船,某日刻期登舟矣。)
    (體探已的。)
    
    
6**時間: 地點:
    (至期,兩監生到船坐定。)
    (老棍裝為一道士衣冠淨潔,亦來搭船。)
    (柁工收之在船中,共談處。)
    (道士言詞雍容,或談及京中官民事體,一一練熟。)
    (兩監生及同船諸人亦樂與談。)
    (兩日後將近晚間,道士故提及辨珠玉寶貝之法,諸人閒談一番。)
    
    
7**時間: 地點:
    (又說到辨金上去,道他更辨得真。)
    (賁監生因自誇彼在京換一錠足金色,換數又便宜。)
    (諸人中有求看估色數者,賁生誇耀,取出與諸人遞觀,皆誇羨好金。)
    (遍觀已訖,時天色漸晚,復付還賁生。)
    (將收入箱際,道士亦曰)
道 士:願借觀。
道 士:(接過一看)果好真金。
    (隨手即付還訖。)
    (又道及別新話上去。)
    (賁監生收入金,晚飯已熟,各散而餐。)
    (次日道士以船錢以還柁工,與諸人別,而登岸去。)
    (賁監生歸以金分贈妻妾。)
    (數日後叫匠人來打釧鈿。)
    (先以小錠金打,匠皆稱金好。)
道 士:(賁誇曰)更換有一錠十二兩的。更好。
布 客:(匠曰)大錠金,京中光棍多以銅曹脫人。
道 士:(賁曰)取與你看,有何棍能脫我乎。
布 客:(匠接過手笑曰)正是銅曹也。
布 客:(賁怪之,急取回看)果銅也。我與鄧相公看,定是上好金,又同船諸人看皆是
    好金,何都被瞞過。
道 士:(忽猛省曰)噯!是也。最後是一道士看,付還時天色近晚,我未及再檢視,即
    收藏箱中,是此時換去也。此道士何得一銅曹如此相似,又早已在手,如此換得
    容易。想京中換金後生,即老棍之子。彼換時未能脫,故來搭船脫歸也。
道 士:(按:老棍子脫賁生金也,人謂其棍真高手矣,吾曰)不然。設若賁生韜藏不露
    ,則老棍雖有諸葛神機,莊周妙智,安能得其金而窺之,何以脫為。故責在賁生
    ,矜誇炫耀,是自招其脫也。噫!
    (第四類 詐哄騙)
    (詐學道書報好夢)
    (庚子年,福建鄉科上府所中諸士,多係沈宗師取在首列者,人皆服沈宗師為得
    (人。)
    (十二月初間,諸舉人都上京矣。)
    (省城一棍,與本府一善書秀才謀,各詐為沈道一書,用小印圖書,護封完密,
    (分遞於新春元家。)
    (每到一家,則云)
三秀才:沈爺有書,專差小人來,口囑付說你家相公明年必有大捷。他得異夢,特令先來
    報知。但須謹密勿泄。更某某相公家與尊府相近,恐他知有專使來,謂老爺厚此
    薄彼,故亦附有問安書在,特搭帶耳,非專為彼來也。
    (及到他家,所言亦復如是,謂專為此來,餘者都搭帶也。)
    (及開書看,則字畫精楷,書詞玄妙,皆稱彼得祥夢,其兆應在某當得大魁。)
    (或借其名,或因其地取義,各做一夢語為由,以報他先兆之意。)
道 士:(曾見寫與舉人熊紹祖之書云)閩省多才,甲於天下,雖京浙不多讓也。特閱麟
    經諸卷無如賢最者以深沉渾厚之養,發以雄俊爽銳之鋒,來春大捷南宮,不卜而
    決矣。子月念二日夜將半,夢一飛熊,手擎紅春花,行紅日之中,止有金字大魁
    二字。看甚分明,醒而憶之。
      日者建陽也,熊者君姓也,春花者君治春秋經也,紅亦彩色之象,大魁金字
    ,則明有吉兆矣。以君之才,葉我之夢,則際明時魁天下確有明徵。若得大魁出
    於吾門,喜不能寐,專人馳報,幸謹之勿泄。
    (熊舉人之家閱之大喜,賞使銀三兩,請益,復與二兩。)
道 士:(曰)明年有大捷,再賞你十兩。
    (及他所奉之書,大抵都述吉夢都是此意,人賞之者,皆三五金以上。)
    (至次年,都鎩南翮而歸。)
道 士:(諸春元會時,各述沈道之書敘夢之事,各撫掌大笑曰)真是好一場春夢也。此
    棍真出奇絕巧矣,以此騙人,人誰不樂與之。
    (算其所得,不止百金。)
    (以上聊述之,以助一笑。)
    (按:此棍騙新舉人,騙亦不痛。)
    (雖賞他幾兩銀,亦博得家人肚中歡喜四個月。)
    (惜此棍不再來,若再為之,人亦樂賞之矣。)
    (此騙局中最妙者。)
    (詐無常燒牒捕人)
    (長源地方,人煙過千,亦一大市鎮也。)
    (有一日者,推命人也,至其間推算甚精,斷人死生壽夭,最是靈驗,以故鄉里
    (之老幼男女,多以命與算。)
    (凡三年內,有該病者,該死者,各問其姓名,暗登記之,以為後驗。)
    (晝往於市卜命,夜則歸宿於僧寺。)
    (有一遊方道士至寺,形容半槁,黃瘦黧黑,敬謁日者曰)
道 士:聞先生推命極驗,敢求此地老幼有本年命運該死者,當有疾病者,悉以其姓名八
    字授我,我願以遊方經驗藥方幾種奉換。
三秀才:(日者曰)你不知命,要此何干?
道 士:我自有別用。
    (日者悉以推過之命,本年有該病者該死者,盡錄付之。)
    (道士後乞食諸家,每逢癡愚樣人,輒自稱是生無常,奉陰司差,同鬼使捕拿此
    (方某人某人等,限此一季到。)
    (癡人代之播傳,人多未信。)
    (又私將黃紙寫一牌文,末寫陰司二大字。)
    (中間計開依日者所授之老幼命該死者,寫於上半行。)
    (又向本僧寺問本地富家男女及人家鐘愛之子姓名,寫於後上層。)
    (夜間故在社司前,將黃紙牌從下截無人名處焚化。)
    (其上半有人名處打滅存之。)
    (次日人來社司祈告,見香爐上有黃紙字半截未焚者取視之,都是鄉人姓名,後
    (有陰司字,大怪異之,持以傳聞於鄉。)
    (不一月間,此姓名內,果死兩人,遂相傳謂前瘦道士是生無常,此陰司黃紙牌
    (,彼必知之,凡牌中有名者皆來問,無名者恐下截已焚處有,亦往問之。)
    (道士半吞半吐,認是己同鬼使焚的。)
    (由是畏死者問陰司牌可計免否。)
道 士:陰司與陽間衙門則同,有銀用者計較免到,或必要再拿者,亦可挨延二三年,奈
    何不可用銀也。
    (由是富家男女,多以銀賄道士,兼以冥財金銀,托其計較免到,亦賺得數十金
    (去。)
    (其後牌中有名者多不死。)
    (反以為得道士計免之力也,豈不惑哉。)
    (按:陰司拘人何須紙牌,即有牌票亦可必焚,即焚矣,何為故留殘紙餘字,以
    (揚於眾?比必無之理也。)
    (觀瘦無常一節,則惑世誣民昭昭矣。)
    (人之信鬼幻者鑒此,可以提醒。)
    (詐以帚柄耍轎夫)
    (城西驛上至建溪,陸路一百二十里,常轎價只一錢六分,或路少行客,則減下
    (一錢四分,或一錢二分,亦抬。)
    (但先邀轎價入手,便五里一放,略有小坡,又放下不抬。)
    (大抵坐轎兩分,步走一分。)
    (凡往來客旅,無不被其籠絡者。)
    (或當考期,應試士子歸家,轎價便增至二錢四分,至少者二錢。)
    (不先秤銀不抬。)
    (若銀攬到手,不抬上二十里,便轉僱上路夫去,把好價克減,只以一分一鋪,
    (轉僱他人抬之。)
    (其下手抬者,仍舊五里一放,動曰)
三秀才:我未得時價。
    (士子不得已,又重加之。)
    (但士人往來簡少,都無與校。)
    (有一提控,不時往來於路,屢被轎夫刁蹬。)
    
    
8**時間: 地點:
    (一日復要上縣去,把兩條紙題四句嘲詩,以方紙包之,再用敝帚柄兩個,截齊
    (,以綿紙封之,如兩匹緞樣。)
    (次日,自負上路,轎夫爭來抬之。)
提 控:吾為一緊急事回家,身無現銀。有能送我直到家者,議轎價二錢,又賞汝今晚明
    早酒飯。若要現銀,及轉僱,則不能也。
    (內有二轎夫願抬。)
提 控:(遂以兩封緞縛於轎,叮嚀曰)善安頓之,勿損壞。
提 控:(才升轎)我到回窯街,要寄一急信與人,你等到那裡慎勿忘也。
    (未半午後,已到回窯。)
提 控:你在此暫等,我去寄信便來。
    (其實抽身從小路歸家。)
    (一飯久不來。)
提 控:(兩轎夫曰)他坐話不覺久,有此兩匹綢緞在此,我與你奔回,何須等他。
    (二人疾行,近晚歸家。)
    (一曰各執一匹去,一曰倘有好歹須相添貼。)
    (兩人扯開綿紙,只是兩截敝帚柄,重重封裹。)
    (又各有一方包,疑是書信,開之見有紙題大字云:轎夫常騙人,今也被我騙。
    ()
    (若非兩帚柄,險失兩匹緞。)
二 人:(二人在家大罵曰)光棍、精光棍。
    (鄰家轎夫聞之,入問何故各罵光棍。)
    (二轎夫敘其緣由如此。)
    (鄰轎夫大笑而出,將兩帚柄半封半露掛於排柵邊,以兩紙詩貼於旁。)
二 人:(見者誦者詩,又看其帚柄,無不大笑曰)此提控甚善騙。只你二轎夫亦不合起
    歹心,早是敝帚柄故敢揚言罵人。若果是綢緞,你尚恐人知,那相公能尋汝取乎
    ?此是你不是,何罵相公為。
    (後三日,提控回,見此詩尚貼在排柵,故問居旁人曰)
提 控:前日人寄我兩匹緞,被兩轎夫抬走,你們亦聞得乎?
提 控:(人知是此提控弄轎夫)你也勿尋緞,那轎夫亦不敢出索轎錢矣。
    (提控亦大笑而去。)
    (按:提控騙轎坐者,非棍也,此兩轎夫則棍耳。)
    (不然,何提控再回詢問而轎夫不敢出也?此謂借棍術還馭棍徒,亦巧矣。)
    (然凡遠出,若僱轎夫挑夫,須從店主同僱,彼知役夫根腳,斯無拐逃失落之虞
    (矣。)
    (巷門口詐買脫布)
    (建城大街中,旁有一巷,路透後街,巷口為亭,旁列兩凳,與人坐息,似人家
    (門下一樣。)
    (亭旁兩邊,俱土城,似入人家之門,路稍轉則見前大路矣。)
提 控:(忽日有一棍在亭坐,見客負布而來,認非本城之人,心知其可哄,即叫曰)買
    布。
提 控:(客人入亭來,棍取其布,反覆揀擇,拿六匹在手)要買三匹,我拿六匹入內去
    揀。
    (即轉入巷路,從後大街逃矣。)
    (布客在巷凳坐許久,時有一二行路者過此,心疑之。)
    (因隨其後而入,轉一曲牆路,見兩旁並無人家,直前則出大路,心方知是被棍
    (脫出。)
布 客:(只問街兩旁人曰)方才有一人拿布六匹而來,兄曾見否?
旁 人:此巷往來極多,那知甚人拿布。
    (布客道其哄買之由,旁人)
旁 人:此是棍明騙去矣。
    (布客只得大罵懊恨而去。)
    (可以物付與。)
    (不然,雖公共之門,裡面人煙叢雜,亦未可輕易信也,商者可以鑒此。)
    (第五類 偽交騙)
    (哄飲嫖害其身名)
    (石涓,湖廣麻城人,富而多詐,負氣好勝,與族兄石澗嘗爭買田宅致隙。)
    (澗男石孝,讀書進學,人品俊秀,性敏能文,人多擬其可中。)
    (石涓嘗懷妒忌,思吾生平發財,被澗兄所壓,今其子又居士列,是虎而傅翼也
    (,因思計暗傷澗孝父子。)
    (不數年,澗故,石孝居憂,無人檢束。)
    (涓思孝年少不羈,或可誘以酒色。)
    (因偽相結納,孝趨亦趨,孝諾亦諾,終日遊戲相徵逐,數以曲櫱為歡。)
    (或時有美妓,涓邀孝飲其郟或有好戲婦,涓每搬戲邀孝飲,又令戲婦曲意奉承
    (,務挑其淫蕩之心。)
    (孝墮其術中而不覺,玩日愒月,荒廢詩書。)
    (及服闋補考,竟列劣等。)
    (孝因發奮,往寺讀書,涓輒拉友挾妓,載酒至寺歡飲。)
    (孝見妓不覺有喜心,故態復萌。)
    (涓又勸孝娶美妾二人,朝夕縱淫。)
    (內荒於色,外湎於酒,手沾戰瘋,不能楷書,道考被黜,家業凋零。)
二 人:(石涓撫掌大笑曰)吾生平之恨泄矣,計亦遂矣。
旁 人:(乃呼其子而訓之曰)澗兄在日,家富於我。因生孝不肖,酷好飲酒宿娼,不事
    詩書,致令喪卻前程,身如喪家之狗。爾輩宜以為鑒,慎勿蹈其覆轍。
    
    
9**時間: 地點:
    (未幾,其子亦被人引誘賭嫖,所費不訾。)
    (涓因年老,無如之何,惟付之長歎而已。)
    (按:石涓奸巧百端,匿怨友人,使孝淫溺酒色,名利俱喪。)
    (彼雖自謂得計,足以快其宿忿,殊不思殺人之父,人亦殺其父,殺人之兄,人
    (亦殺其兄。)
    (天網恢恢,報應不爽。)
    (安能保他人不襲彼故智,而子孫不蹈其覆轍乎。)
    (垂戒二子,所繇殆與義方之訓異矣,又何怪其子之復然耶。)
    (然孝亦自愚也。)
    (使孝稍有心智,宜忖父在之時,與彼有怨,今父已即世,得彼不念足矣,顧安
    (望深交乃爾,此其中情叵測可知。)
    (由是以怠惰荒淫為戒,勤勵不息自強,則石涓雖詐,安能中自立之士哉。)
    (哄友犯奸謀其田)
    (畢和,山西人,心術狡險,陰悍暗毒,鄉人無不被其害者。)
    (族弟畢松,有田一段,價值五十餘金,與和田毗連。)
    (和屢謀不遂,因詐與交好,屢席相款,旦夕遊戲,即同胞不啻焉。)
    (同鄉有林遠者,性剛而暴。)
    (其妻羅氏貌美好淫,與夫反睦。)
    (和乘隙挑之,遂通往來,情甚密,假意不令松知,實欲使之知之,故遮頭露尾
    (,為松覷破。)
旁 人:(松乃怪和曰)枉自與你相知,有此美婦人,何不引我一宿,豈便奪你愛乎?
二 人:(和遜謝曰)此婦極有情,若引你去,必深相憐愛,恐你往來無節,事機不密,
    其夫若知,有誤身家不便矣。
    (松只疑其專寵,乃私往挑之,羅氏遂允。)
    (後來情更綢繆,每候其夫出外,非和往則松往,甚且三人同牀,情如一體。)
二 人:(將及月餘,和密報其夫)松弟與我至知,今聞與令正有情,我屢諫不聽。聞你
    欲捕之。若捕得,可輕打些,彼必叫我解交,我諭他多送你些銀,以絕他後日妄
    為,慎勿害他性命。
    (林遠聞言,怒氣填胸,次日即托言外出,須三日後方歸。)
    (松專瞰遠去,向聞其出外,即往其家摟羅氏,入房調耍。)
    (林遠從密處突出,打入房中。)
    (二人已解衣在牀,遠揪松於牀下凶打。)
    (羅氏拚命拿住夫手,遠不能多打。)
二 人:(松求放曰)願以銀贖免。
旁 人:(遠曰)要何人來保認。
二 人:(松曰)叫我和兄來。
    (遠正合意,即遣人呼和至。)
二 人:(和曰)不行正路,以至於此,須召你親兄來。
旁 人:(松曰)勿召我兄,只你代我出銀與之,後日即還。
二 人:(和曰)我代議事,怎好出銀。但今事急矣,我若不出銀,此事無由解釋,然必
    有實物相當方可。
    (松因寫前毗連之田契賣之。)
二 人:(和曰)只可少作價,多則亦為林遠所得。
    (遂止作價四十兩。)
二 人:(和歸,取銀三十兩相付,遠曰)須六十兩。
旁 人:(和曰)姦情被獲合輸,婦價一半。縱令正美貌,可值六十金,此已一半矣。
    (遠再三不肯。)
旁 人:(和曰)彼田價四十兩,我手中無現銀,不如約一月後再在我手接十兩。
    (遠要約批。)
旁 人:(和曰)若他人議事須加二抽頭,我已該八兩矣,今為你息事,何逼我約批乎。
    (遂無約批,放松同歸。)
    (數日後,松備本息四十四兩贖前田,和不肯退。)
    (一月後,林遠向和取約銀。)
旁 人:(和曰)指示你撰銀三十兩,二兩謝我,豈為多乎。
    (遠後對人說出和教捉奸之由,松方知為和所賣。)
    (然已墮其詭計,悔無及矣。)
    (按:和欲謀松田,先引之奸,欲誘其奸,先與之友。)
    (且其奸也,非彼明引,而令其自入。)
    (其要之田也,俟其有急,而為之解紛,以徐收之,計亦巧矣。)
    (向非賴後約銀,則林遠必不言其所由,彼和之深情厚毒,疇能測之。)
    (故人而素行不端者,彼雖與我交密,亦須提防之者也。)
    (壘算友財傾其家)
    (金從宇、洪起予,俱是應天府人,相隔一千餘店,皆開大京鋪,各有資本千餘
    (金。)
    (但從宇狡猾奸險,起予溫良樸實。)
    (時常販買客貨,累相會席,各有酒量,惟相勸酬。)
從 宇:(從宇思曰)人言慈不掌兵,義不掌財。我觀起予慈善好義,誠直無智,何彼鋪
    賣買與我相並也?當以智術籠絡之。
    (以故偽相交密,時節以物相饋送,有慶賀禮,皆相請召。)
    (起予只以金為好意,皆薄來厚往以答之。)
從 宇:此人好酒,須以酒誤之。
    (乃時時飲月福,打平和,邀慶綱,招飲殆無虛日,有芳晨佳景,邀與同游,夜
    (月清涼,私談竟夕。)
    (起予果中其奸,日在醉鄉,不事買賣。)
    (從宇雖日伴起予游飲,彼有弟濟宇在店,凡事皆能代理。)
    (起予一向閒遊店中,虛無人守,有客來店尋之不在,多往濟宇鋪買。)
    (由是金鋪日盛,洪鋪日替。)
    (起予漸窮於用,從宇隨取隨與之。)
    (每一半九成,一半七八成銀,又等頭輕少,不索其借批,但云須明白記帳也。
    ()
    (不四五年間,陸續借上六百餘兩,乃使濟宇往取之。)
    (起予別借二百兩以還。)
    (後算過帳,尚欠四百餘兩,逼其寫田宅為當,方思還債取田。)
    (起予一皆從言,再過兩年本息合四百五十餘兩矣。)
    (濟宇力逼全收。)
    (起予求從宇稍寬,從予曰)
從 宇:吾銀本與舍弟相共,彼在家嘗怨我不合把銀借你,今我不理任你兩下何如。
    
    
10**時間: 地點:
    (此時金宅有新立當契在手,起予推延不過,只得將產業盡數寫契填還之。)
    (他債主知其落寞,都來逼齲千餘金家不兩三載,一旦罄空,皆金從宇傾陷壘算
    (之故也。)
    (洪已破家之後,從宇全不揪彩,雖求分文相借。)
    (一毫不與矣。)
    (從宇又用此術再交楊店之子。)
從 宇:(有識者笑楊子曰)汝是洪起予替身,何不薩前車乎?
    (楊乃漸疏絕之。)
    (按:以銀借人,收其子利,未為壘算。)
    (特洪本富賈,從予誘其游飲,不事生理,致貲本消折,而以銀借之,其間以八
    (當十,加三算息,虧短田價,稍蠶食之,從宇之奸貪極矣。)
    (為富不仁,從宇其何說之辭。)
    (激友訟奸以敗家)
    (馬自鳴,浙江紹興人,狷巧小人,柔媚多奸。)
    (族弟馬應璘,輕浮愚昧,家更富於自鳴。)
    (其父素與鳴父不睦,兩相圖而未發。)
    (自鳴見應璘愚呆,性又嗜酒,故時時與之會飲。)
    (亦連引諸人,共打平和,惟此兩人深相結納。)
    (人多厭之,不與共飲。)
    (二人乃對斟對酌,此唱彼和,自號為莫逆交。)
    (應璘有事多取決於自鳴,鳴亦時獻釁以效忠款。)
    (應璘素與親兄不睦,數揚其短,欲狀告之。)
    (自鳴假意勸阻,實於當機處反言以激之,益深其怒。)
    (應璘遂先往告兄,經官斷明擬應璘毆兄之罪。)
    (又投分上解釋,此為破家之始。)
    (又屢屢唆其與人爭訟,家日破敗。)
從 宇:(後自鳴往小戶人家取債,見其婦幼美,歸向應璘前誇曰)我今往某家取債,其
    媳婦生甚美貌,女流中西施也。我以目挑之,俯首而過。其屋只一植,數往來於
    前。我神魂飄蕩,不能自禁。又以笑語挑之,此婦亦笑臉回答,似亦可圖。只怕
    其夫姑有礙,未敢施為,至今掛戀在心,寤寐思服。
應 璘:此家是我甲首,又係佃戶,圖亦何難。我必先取之。
從 宇:(自鳴激之曰)汝若能得,我輸你一大東道。依我說勿去惹此愚夫,若捉住,彼
    粗拳真打死也。
應 璘:未聞佃客敢毆主人者。
    (次日,即往其家收條編,一見其婦,即挑之。)
    (遣其婆出外,曰可外去覓菜來作午。)
    (婆方出,璘即強抱其婦入房。)
應 璘:(婦在從否之間,見隔壁一婦窺見躲開,婦指之曰)某姆在隔壁窺見你,勿為此
    。
    (璘那肯休,只以為推托也。)
應 璘:(相纏已久,婆在外歸,婦只得叫媽媽)曰主人如此野意。
    (婆作色叱璘。)
    (璘怒,先往縣呈其拖欠條編,反凶毆里長。)
    (其佃人以強姦訴。)
    (官拘審,鄰婦窺見,親姑捉獲。)
    (其婦又貌美傾城,滿堂聚觀,嘖嘖歎賞。)
    (因審作強姦,應擬死罪。)
    (後投分上,改作戲奸未就。)
應 璘:(而家業盡傾,田宅皆賣與自鳴,反責璘曰)我當初叫你勿為,你不聽吾言,以
    至於此。
應 璘:你口雖叫我勿為,先已造橋,送我在橋中去矣,難回步也。今欲怪你,又怪不得
    。孟子謂非之無可舉,刺之無可刺,正你這樣人也。
    (璘田賣盡,自鳴絕不與往來。)
    (朝夕相借,璘惟干謁親兄,言知親者終是親,彼酒肉朋友,真偽情也。)
    (按:應璘被自鳴籠絡,家破產業,盡鳴收之,反與之莫逆之交,何其愚也。)
    (苟有心智,人之處世,內而兄弟叔姪,外而朋友親戚,皆不能無。)
    (與兄結訟,而求匿與友,是其所厚者薄,而薄者反厚也。)
    (何不觀孫榮之間革孫華,而亦匿於友,使非楊氏賢德,後始有悔悟。)
    (而璘能以是而自新之,彼雖有百般巧計,安能中自新之士哉!)
    (第六類 牙行騙)
    (狡牙脫紙以女償)
    (施守訓,福建大安人,家貲殷富,常造紙賣客。)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