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呼家將遊春戲獵 龐黑虎思美喪命)
    
    
2**時間: 地點:
    (話說北宋朝一個大將複姓呼延,名得模,字必顯,世居山後,歷為漢臣。)
    (因劉王失政,去賢用佞,輕聽宇文均,把呼氏誅絕。)
    (幸祖母馬氏懷妊,逃回馬家莊上,遂生下呼延贊。)
    (年甫弱冠,典墳通曉,韜略且精。)
    (正楊業老將軍奉旨征遼,呼延贊志欲報仇,遂投宋主,與楊老將軍領兵進討。
    ()
    (孰知遼兵不耐戰守,一旦遂傾,眾夷威服,是以凱歌奏聖。)
    (恩蒙宋主加封呼延贊忠孝王之職,賜造王府,又賜金鞭一柄,敕令呼延贊值殿
    (巡察,如有文武,不勞王政,就金鞭打死。)
    (已叨朝廷十分隆重,奈何不久遂薨。)
    (又蒙聖恩,命必顯襲父職,夫人楊氏,所生兩個孩兒,長名守勇,年登十六﹔
    (次兒守信,甫經十四,不但熟讀孔孟,且喜考究孫吳,更習了百步穿楊的神箭
    (。)
    (看這兩個孩兒的武藝,呼延必顯倒也晚景無憂。)
    (兄弟,一天到廳)
呼守勇:父王在上,孩兒們拜稟。今因天氣晴和,欲往郊外春遊射獵,特來稟知父王。
呼得模:我兒既去春遊射獵,須帶二十名家將同去。
呼守勇:多謝父王。
    (他兄弟兩個,你道怎生打扮?但見:
    (    頭戴紫金冠,兩傍插雉尾,身穿銀甲白如雪,腰間掛了寶劍,佩了弓
    (箭)
    (腳登粉底烏靴,手持長槍,一齊來到廳前。)
呼得模:(那時得模見了兩個兒子,威威武武一般裝束,心中十分歡喜)你兄弟兩個,出
    去總要和順,不可生事,
    (守勇別了千歲,同了家將,一齊上馬,來到鄉村,啊唷妙啊,果然桃紅柳綠,
    (水秀山清。)
    (行來已是山莊,令家將一齊追趕,射的飛禽,戳的走獸,冬逞武藝。)
    (詩云:
    (    蹀躞巴寶馬,陪驄碧野雞。)
    (忽聞仙樂動,賜酒玉遍提。)
    
    
3**時間: 地點:
    (話說右丞相龐集,字宰翁,止生一子,名喚黑虎,年已三九,因丞相過於鐘愛
    (,任耽酒色,幸有多花女兒,年方十六,卻是生得國色夭姿,品貌不凡,故爾
    (尚未許字。)
    (這教:
    (    姣客不易輕相許,煩選東牀絕世才。)
    
    
4**時間: 地點:
    (且說龐黑虎在郊外遊春,見了東莊趙大郎的妹子,生得十分美貌,果然閉月羞
    (花,沉魚落雁。)
黑 虎:(道)我府中娶的妻妾,那個比得他來。
    (這想了一計,叫齊一班家丁)
黑 虎:你們同我到東莊搶親,回來各賞十錠銀子。
    (那家丁一齊跟了黑虎搶親去了。)
    (卻是:
    (    金屋鴛衾晨,銀河鵲駕填。)
    (吹簫集鳳羽,空作鳳求鸞。)
    
    
5**時間: 地點:
    (且說東莊趙大郎的妹子趙氏三姐,名喚鳳奴,年方十六,雖是鄉村女子,稍知
    (大義,故爾爹媽將其擇婚,要選才貌相當的丈夫。)
    (不道爹媽並歿,其兄嫂亦不肯輕諾,是以尚未適人。)
    (今因天氣晴和,又乃上巳,鳳奴同嫂嫂也往郊外遊春。)
    (哪曉撞著了什麼龐公子。)
    (做出許多醜態,鳳奴同嫂嫂就回到家裡。)
    (那小龐又央人來說,娶其做妾,被嫂嫂搶白了一場,那做媒的沒興回去,方才
    (嫂嫂進來對鳳奴說道)
大 家:阿呀姑娘啊,不好了!昨日看見這個尖臉賊要娶你做妾,我已回了他們。如今聽
    說帶了百十個家人,在莊上就要搶我姑娘,這怎處?你哥哥被這班家人捉住,打
    得七死八活,在地上滾哩。
    (那三姐聽了,哭得死去活來。)
    (那曉龐黑虎已領了這些家人蜂擁進房,搶了三姐就走。)
    (那趙大郎夫妻趕將出來,被龐家的豪奴一搪,大郎跌悶在地,他妻子喊救。)
    (那些鄰舍趕來,聽說龐家搶了的話,那鄰舍道)
三 姐:我們何苦在老虎頭上拍蒼蠅,不識利害?我們道是回去,免些是非的好。
    (那大郎聽說,越發叫喊。)
    (恰好呼家打獵的回來,在此經過。)
    (只見他槍挑了雞兔,肩背了獾鹿,喜孜孜走來。)
    (世子聽他悲聲悽慘,勒馬問道)
大 家:為何啼哭?
那大郎:二位將軍聽稟:小人有個妹子鳳奴趙三姐,今被龐丞相的兒子搶了去了。
大 家:呀,有這等事?難道沒有王法的麼?你們且不要哭,他從那一條路去的?你來領
    俺前去,包管搶還你的妹子便了。
那大郎:多謝將軍!
    (那大郎灑開大步前行,世子緊緊追來。)
    (過了幾個山坡,環繞幾座村莊,不覺已是小安山了,略略轉個小灣過來,遠遠
    (卻有一簇人馬,好似哭聲影影。)
那大郎:二位將軍請看,那的面影影的,只怕正是了。
    (那世子就勒住了馬,望一望,競拍馬加鞭,一直飛趕前來,大)
喝 一:呔!龐黑虎,你這狗強盜,太沒王法了!這樣太平盛世,膽敢搶人女子為妾,你
    就該死哩!俺呼爺爺最肯救人,不肯害命,快快把三姐還他!
黑 虎:呔,你這乳臭的孩子,敢來阻擋?誰人不知俺龐公子今日要妾,膽敢攔住,你還
    不快快走開讓俺過去!
喝 一:(那世子道)呔,狗強盜,你不曉得俺呼守勇、呼守信的厲害哩。俺父王在朝秉
    政,誰不敬服。你家老子既做丞相,為何不教訓你這畜生。敢來搶掠民人的女子
    ,俺今教訓你這畜生,快把三姐送還了他們就罷,如敢不依,管教你的狗命不保
    !
    (那聽了大怒,即喝令家丁)
黑 虎:你把這個小忘八拴了!
    (那家丁走來,毛手毛腳,思量拖拖拽拽。)
    (那兩位世子,就將馬鞭亂抽亂打這些家丁,打得抱頭鼠竄,個個逃走。)
    (那世子縱下馬來,一把扭住了提起拳頭,打得他亂叫亂喊)
黑 虎:啊唷唷,饒了我罷,實在打弗起哉!看我爹爹面上,放了我罷。
喝 一:咳,你這狗男女,不說老龐也罷,提起了他,還要打你幾下,因老龐不能教訓﹒
    有你這個不肖,橫行不法。
黑 虎:啊呀,小千歲,我如今再不敢了,放我去罷。
    (這呼家世子想起臨出門的時候,父王再三吩咐,教兄弟兩個不可生事闖禍。)
守 勇:兄弟,且放了手,叫他將三姐交還趙大郎夫妻領回,就放了黑虎去罷。
    (這教:
    (    鼇魚脫卻金鉤釣,擺尾搖頭再不來。)
    (夫婦,同了三姐,一齊叩謝道)
那大郎:承蒙小千歲相救,還求保送一程。
    (那世子一想,卻是不與保送,恐他在路搶劫。)
三 姐:(道)既如此,我們送你回去便了。
那大郎:多謝小千歲。
    (那守勇兄弟,同了家將一齊上馬,保送三姐回莊,然後回去。)
    (那龐黑虎同家丁看世子上馬去了,他們才走出來,扶起黑虎。)
黑 虎:啊呀,不好了。我身子難動,不能騎馬,只好你們馱我回去的了。啊唷,好痛啊
    !咳,小呼,我同你什麼冤家,又不是你的妹子,要你出尖打得我這般苦惱,回
    去告訴了爹爹,少不得啟奏朝廷,把你姓呼的砍為肉泥,好出我胸中的怨氣!
    (那黑虎一路嘮嘮叨叨,說個不住。)
    (這家丁馱了正到廳前,恰好丞相出來,見了黑虎,倒吃一唬)
黑 虎:兒啊,你好好出門,為何如此回來?
丞 相:啊呀,爹爹!不要說起,孩兒東郊游玩,那曉遇了呼家兩個兒子,同了許多家丁
    ,在東莊搶劫人財,奪人子女,那鄉村上人人痛恨,個個切齒。孩兒見了呼家勸
    說了幾句,那曉呼家不聽也罷!這小呼反令一班惡奴趕來,不由分說,一把扭住
    了孩兒就打,說道:『大宋皇帝,還是呼家把他做的。』又道孩兒是奸臣之子,
    是以孩兒與他爭了一場,被他打得這等厲害。
    (那聽了黑虎的話,看他又打得這般光景,就喚家丁喝罵)
丞 相:你們這班奴才,小主爺被人扭打,不即解勸?
黑 虎:(那家丁道)太師息怒,容小人們稟告:昨日公子遊春,見了東莊趙大郎的妹子
    鳳奴三姐,生得標緻,要娶他做妾,想是趙家不肯。今日公子則叫小人們同去,
    到了東莊,看見三姐,教小人們馱了他來。小人們聽得公子吩咐,只得背了三姐
    就走。不道行到半路,那三姐的兄嫂同呼家兩位世子趕來,要還他的三姐,因公
    子不肯還他,兩邊就扭將起來,小人們連連相勸,被他也打在裡邊。直等他們去
    了,小人們就馱公子回來。小人無罪。
    (不知以後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龐丞相忍氣吞聲 宋仁宗囑托訪美)
    (曲填新恨譜,寥寂伴燈昏。)
    (玉碎憐衾冷,似依夢迫魂。)
    
    
6**時間: 地點:
    (話說龐聽了家丁這般說來,心想)
丞 相:原是公子不守規矩,但呼必顯不該放這兩個畜生打得我孩兒這般厲害。倘有差遲
    ,我老龐也不肯就罷,別人怕你功臣,偏偏我不怕你!丫環走來,好好扶了公子
    進去。張文你去請了太醫,速速調理。
心 想:(張文道)曉得。
    (這教:
    (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那呼守勇兄弟,送了三姐回到東莊,夫妻同了妹子鳳奴叩頭謝道)
那大郎:今日若然不是二位將軍相救,一家三命不保。小人無以相報,欲將舍妹奉為將軍
    侍妾。
守 勇:既承相許,待俺娶了正室,再聘令妹便了。
    (那呼家兄弟就作別大郎夫婦,離了東莊。)
    (不覺紅日西沉,才到府中,見了爹媽,把遊春射獵的話說了一番,便回到書房
    (裡邊。)
    (這是:
    (    有意栽花花不開,無心培柳柳成蔭。)
    
    
7**時間: 地點:
    (且說龐黑虎,自從那日被呼家兩個世子打壞馱了回來,不覺懨懨沉重,病癒加
    (增,醫藥罔效。)
    (那搶親的時節,不想今日之苦楚,只道紅鸞照命,誰知白虎臨宮。)
黑 虎:(在牀自歎道)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不道說了這話,就兩足一挺,兩眼一睜,竟就死了。)
    (這班妻妾哭得悲楚異常,這些家丁,碌亂匆忙。)
    (那丞相同夫人小姐,聽說黑虎死了,大家唬得一身冷汗,趕到房裡,放聲大哭
    (。)
小 姐:(獨是多花哭得有腔有板)爹爹,你為何不立出個主意,現在哥哥被呼家打了死
    的,理應要他抵命!為什麼爹爹不上本章?
丞 相: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為父的豈不知殺人償命的道理:但是你哥哥為了搶人女
    子,被人打死,我若上本奏了,那呼必顯定然也是一奏。那時朝廷就要究出個搶
    親的事來,為父的,先認個治家不正,那誑君之罪,怎麼逃脫?故此不便啟奏。
    這小呼打死了我的孩兒,難道罷了不成?少不得慢慢的復仇。自古道:一報還一
    報,毫釐誰肯饒?閒話少說,且把孩兒殮了再處。
    (那一聲吩咐,家人碌碌匆忙,這一班黑虎的妻妾,都是悲悲切切,惟是他妹子
    (多花,更哭得淒悽愴愴,聲韻悠然)
太 師:小妹定要與哥哥報仇的。
    (這教:
    (    有仇不極非君子,兄長含冤我與申。)
    
    
8**時間: 地點:
    (且說真宗皇帝駕崩,遺詔皇后權宜處分軍國大事。)
    (詔第六太子名禎(仁宗)即皇帝位,改元無聖,詔頒天下,大赦錢糧,釋放獄
    (囚,冊封曹後為正宮皇后,張氏為東宮貴妃,劉氏為西宮貴妃,各賜了儀仗。
    ()
    (那嬪娥太監,各各加賞,文臣加級,武士加封。)
    (不道皇帝在宮常自憂思,每於行幸之次,未得稱心)
仁 宗:朕想陳琳,是寡人的心腹,召他進來商議,必要採訪國色,以快朕意。
    (這教:
    (    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那仁宗想了一回,即召陳琳進官,將見美女的事,諭了陳琳。)
    (那陳琳領旨出朝,打點,擇日起身。)
    (先到蘇揚一帶探訪。)
    (那右丞相龐集,在朝聞說皇上密差了陳太監到蘇揚一帶採訪美女的消息,心中
    (想道:朝廷已有六院三官,豈無國色。)
    (我想如今既是朝廷選妃,若將我女畫個圖兒進呈,只怕倒有十之八九。)
    (倘然朝廷選中,龐家的富貴可不小哩,那呼家的仇,就好報了!咳,可惜老夫
    (已經位列三台,不便將女兒進獻的了,若是進了畫圖,將來僚友面前如何說法
    (?他們譏誚起來,就不好站在朝堂了,這個機會,只好錯過的了。)
    (丞相又道:不妨,且去同小女兒商議,看他有何見識?)
    (那來到裡邊,見了女兒)
丞 相:女兒呀,為父的今日聽得僚友說,朝廷差了陳琳到蘇揚地方去覓訪美女。我想我
    兒的容貌,若畫了進去,只怕朝廷見了,不怕不是上選。我兒就是貴妃,為父的
    就是國丈,豈非大富大貴?但是僚友必是恥笑於我,只好說說而已的了。若是錯
    過這個機緣,豈不可惜?將來黑虎的冤仇,就申雪無時了,目下朝廷選妃,倒算
    個奇遇,故此為父的一聞此信,心中就想起女兒的品貌,不弱於王嬙,不下於貂
    蟬,那些五音六律,南北九宮,簫管絲弦,無一不精。若然進了,伺愁不中?所
    嫌老夫是丞相,不好意思,只道我以女媚君,豈不被僚友恥笑?
小 姐:爹爹既然有此機會,孩兒敢不依遵嚴命?孩兒只要報得哥哥的冤仇,無不聽從!
丞 相:好,難得我女兒的孝義!但恐日後被人恥笑。
小 姐:這倒不妨,只要爹爹諸陳琳到來與他餞行,席中就談及其事,將女兒的圖取來與
    他看了,若是可以進得,他就不肯還圖了。倘然中選,必有欽差來聘,日後哪個
    敢評?
丞 相:果然女兒妙計,不羨陳平。
    (如此且去備貼,請了陳琳到府細談。)
    (卻是:
    (    翠微深院選姮娥,玉殿岧嶢呈畫圖。)
    (一柬老人來月下,數年威福滿山河。)
    (那陳琳領旨,前往蘇揚一帶訪尋美女,已奏明日起身,但雲江南人物風流,不
    (知可能果有絕色的美女。)
    (這教君命召,不俟駕而行。)
    (閒話休題,且到了蘇揚再作理會。)
陳 琳:(忽見小內侍進來說道)老公公,外面有龐丞相差來的家人,說請陳公公去餞行
    ,名帖在此。
陳 琳:(那陳太監接過名帖一看)好奇怪,這老龐在朝,極自誇大,見了咱們不放在眼
    裡的,如何今日與咱餞行?但是他如今曉得朝廷與咱心腹,故此他也來奉承。咳
    ,老龐你真個勢力。
    (雪中送炭人間少,錦上添花世間多。)
    (卻是世情看冷淡,果然人面有高低。)
陳 琳:(那)既然老龐請咱餞行,只當去擾孫子的。真是早上不作宮,晚間不作揖。孩
    子,你去對他家丁說,承太師相請,少頃就來。
    (那小內侍回覆了家丁。)
    (只見那陳琳頭戴一頂搶龍的帽,身穿一品的蟒袍,腰圍的金鑲白玉縧,足上烏
    (靴粉底,手掄一柄馬尾的拂塵。)
    (那陳琳穿了公服,踱出廳來,坐了一匹五花馬,帶幾個小內侍,來到相府,通
    (報裡邊。)
    (那龐丞相接了進廳,相見了一番,分賓主坐下。)
陳 琳:承老太師召見,敢不赴趨?
太 師:豈敢,老夫聞公公奉旨出京,特備水酒一杯,屈駕光臨,聊伸一餞。
陳 琳:又要太師費心。
    (那二人登席,兩旁站立了一班女樂,筵前歌唱了一番,個個迴避進去。)
丞 相:陳公公,目下欽差先從那一處尋訪?不知如何美貌合得聖意?
陳 琳:老太師有所不知,不過溫厚崇禮,自然福大。
丞 相:(龐)妙啊!只要福大,必合聖意。這陳公公講得極妙,若取溫厚載福,老公公
    何必捨近圖遠?
陳 琳:倒要請教老太師,難道洛陽就有?
丞 相:怎麼沒有?老夫現有畫圖在此。
陳 琳:(接來一看)老太師,這是誰家的女子!
丞 相:這教不遠千里而來,可能進得?
陳 琳:莫非就在府上?
丞 相:然也。
陳 琳:這位女子與老太師什麼稱呼?
丞 相:這位女子,不瞞陳公公說,卻是小女多花。
陳 琳:原來是小姐啊,呀!咱倒失敬了。請教丞相,令愛今年貴庚多少?
丞 相:才交十六歲了。
陳 琳:今日虧得丞相說起,見了畫圖,好去進呈,定得上選,不然豈不耽誤了小姐?如
    今不訪,明日待咱齎了畫圖就進,包管老太師是國丈,小姐是貴人。
丞 相:全仗公公仁力。
    (那陳琳取了畫圖,別了丞相回府,專等仁宗升殿。)
陳 琳:蒙萬歲差訪美女,昨值龐集餞送奴婢,談及美人,他將女兒多花的真容進出,奴
    婢冒死齎進,恭呈御覽。
    (那仁宗接過畫圖,展玩良久,不黨龍情大悅。)
    (看見朝廷嘻嘻展玩,俯伏又奏)
陳 琳:目下正春風浩蕩,龐園牡丹盛開,丞相必定請駕賞玩,教他令小姐一齊見駕,那
    時聖上龍目細觀,然後聖裁。
仁 宗:准依卿奏。
    (那陳琳出朝,即傳旨)
龐 集:朝廷圖已收進,必得丞相請駕遊園,同了小姐接駕,立刻就聘,豈不好麼?
丞 相:多謝公公費心,既如此,老夫今日端正了請本,明早上達。
    (陳琳別去。)
    (太師來見小姐,把前番的說話道了一遍,來到書房,端正請本。)
    (吩咐家人將同內打掃潔淨,以便恭迎聖駕,那家丁聽得太師吩咐,各自分頭料
    (理。)
    (丞相入朝啟奏,請駕賞花。)
仁 宗:卿既奏請,朕於明日臨幸便了。
    (不知以後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龐丞相請駕遊園 多花女花園獻媚)
    (天顏咫尺降洪波,名姓仍煩當寧呼。)
    (從此身心須日檢,君親難負策駘駑。)
    (那仁宗降旨,明日臨幸,太師領旨出朝,回到相府,擺了香案,專等來朝接駕
    (不題。)
    (不覺已是天明,仁宗即傳旨擺駕,那合朝文武,個個隨班伺侯。)
    (這些鳳旆龍旗,旌幢符節,金瓜月斧,一對對羅列前導。)
    (又見那御林軍,都拿了豹尾長槍,前前後後,簇擁了龍車。)
    (那龐丞相脆伏府門,接了聖駕到廳,謝過了恩。)
那仁宗:眾卿迴避。
    (那太監陳琳傳旨少頃候駕,這隨班文武都領旨迴避。)
    (太監同了龐丞相隨了朝廷進院,駕幸牡丹廳坐下賞花,陳琳、龐集賜坐錦墩。
    ()
仁 宗:今日朕幸賞花,諸少仙音。
太 師:臣女多花,卻有所教的女樂,因未奏明,不敢見駕。
仁 宗:且召來。
    (太師領旨,那多花裝做天仙,侍婢扮了仙姬,見了朝廷。)
    (那些侍婢吹彈歌舞了一會,這多花吹起鳳蕭,奏一曲彩鳳和鳴。)
    (那仁宗聽了大喜。)
    (多花又吟詩一首:
    (    名花卻是長侯門,緬腆芳辰朝至尊。)
    (一曲鳳簫和奏裡,幸教少女荷君恩。)
那仁宗:美人音容俱妙,六律精通。
    (即召陳琳賜他金龍寶帶一圍為聘,龐家父女,一齊謝了皇恩,卻是紅日西沉了
    (。)
    (仁宗傳旨,擺駕回宮。)
    (那丞相同多花小姐不勝欣喜,來到夫人房裡,將仁宗天子聘女的事,細細說了
    (一遍。)
    (那仁宗天子回官,想右丞相龐集的女兒,果然百般風月,萬種姣羞,真是:
    (    月殿嫦娥離皓窟,九天玉女下蓬萊。)
那仁宗:今日見這女子,可稱國色,是以朕解金帶為聘,且召國子監祭酒陶先翰,同了太
    監陳琳,將黃金百笏,彩緞千端,著二卿齎送前去。
    (即命龐卿將女兒送至宮中。)
    (那陶先翰等領了聖旨,來到相府。)
    (那丞相接了聖旨,款留天使,來至裡邊,吩咐挑婢女二十四名,都要穿五彩宮
    (衣,各執官燈兜扇,一隊隊站到廳前。)
    (那小姐出廳,拜別了爹娘嫂嫂,又到黑虎的靈前,告別了一番,那侍婢扶了小
    (姐,上了鳳車,只聽笙歌嘹嚦,迭奏仙音,送出了相府,行來已是五鳳樓前了
    (。)
陳 琳:(那太監即往官門啟奏)龐集已將小姐送至午門候旨。
仁 宗:既如此,送人正宮見駕。
    (陳琳領旨,引了香車,來到正官。)
    (那多花見了萬歲,又見了正宮曹後,那仁宗又命嬪娥,引送偏宮。)
    (曹後看了多花,心中暗想:唉,這龐多花,人品卻好,只恐心地乖張,況龐集
    (是奸而且佞,他的女兒,絕非賢淑。)
    (今我皇上若隆重於他,只怕難免父女弄權,江山就有些不太平了。)
    (曹後看了多花,就添憂國之恩。)
    (仁宗得了多花,方稱官幃之樂,仁宗挽了多花進了偏官,把他細看,卻與進的
    (畫圖一般。)
    (一宵晚景不題。)
    (到了金雞三唱,仁宗升殿,即降旨冊封多花為貴妃,封龐集為國丈,賜了半朝
    (鑾儀,立了下馬牌。)
    (那丞相謝恩出班,合朝文武稱賀不題。)
    (這教:
    (    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宮殿月輪高。)
    (平陽歌舞新承寵,簾外春寒賜錦袍。)
    
    
9**時間: 地點:
    (且說呼得模叨蒙聖恩,襲封了忠孝王之職,府第改造了永平殿,皇命世守此職
    (,卻也成風,重且妻賢子孝,真是忠孝兩全,這也不在話下。)
    (心想:我祖仁宗,不念先王之重奇,止知美色風流,自從納了龐多花,封為貴
    (妃,龐集封了國丈,將來他家父女必然就有狼狽為奸的事﹔倘若做出來了,如
    (何是好。)
    (奈本藩職非諫官,不便諫諍。)
    (目下朝堂裡,除下一個包文正,還有何人清直過他,無奈包公今又告病在家,
    (朝政江山,何人秉理?故俺旦夕憂悶,將來上朝,俺也不免仍遵先王尊命,依
    (舊帶了紫金鞭入朝的了。)
    (們有權佞不法,俺也不能饒他過去的了。)
    (千歲正在焦思,忽夫人楊氏來到書房)
見了千:相公為何愁眉不展?
仁 宗:咳,夫人,我只為朝廷戀色荒政,輕用權佞,只恐江山有失,是以且夕憂心,愁
    懷百結。
見了千:啊呀相公,意見偏執,卻是為何?
仁 宗:咳,夫人,自古道:食君之祿,分君之憂。今朝廷不以天下為重,人臣安得不加
    憂也。
見了千:相公之思為上。古云:得寬懷處且寬懷,且把閒愁去撇開。百年三萬六千日,日
    日尋歡有幾回?
千 歲:(那)夫人你是女流,豈知朝綱大節,若是做了人君,豈可一日不憂國,一刻不
    憂民?將祖宗的基業,竟置罔聞,是以放心不了。
見了千:啊呀相公,你豈不知桑田滄梅,滄海桑田,若祖宗積德,子孫能保之,譬如人家
    的氣運將終,出了不肖子孫,不能守成,如勸戒他,教化他,反生厭惡。況龐家
    是文官,他們父女作姦,我們是開國功臣,又非諫官,何苦結下這個仇怨?
千 歲:咳,夫人,朝綱事宜你那裡知道,請進去罷。
見了千:啊呀相公,妾身今日出堂,非為別事,因太華山香願至今未完,故於睡臥之間,
    訪覺夢魂顛倒,神氣不清,欲令次兒守信,代妾前往太華,完此香願,故與相公
    商議,不知意下如何?
千 歲:嚇,夫人,既令守信去,且喚他出來吩咐一番。
千 歲:(那書童請了世子來到廳前)爹爹、母親,不知喚孩兒則甚?
千 歲:今日喚兒到廳,因你娘親有太華山香願未完,令兒前去。守勇孩兒,你只消相送
    守信一程便了。
    (千歲正在吩咐,忽)
那家將:啟上千歲,車馬都在外面伺候。
千 歲:既如此,挑了二十名家將同世子前去,路上須要仔細。
    (那家將領了鈞旨,大家收拾起身。)
    (守信到廳,拜別爹媽。)
牛夫人:(那)我兒完了太華香願,即往太行山去,望望外祖母楊老令婆,並候母舅、舅
    母安好。
    (守信一一應諾。)
    (那守信兄弟別了父母,齊到廳前上馬。)
    (這二十名家將,隨了世子,一路匆匆,不覺已到十里亭了。)
    (守信下馬,作別哥哥趕路。)
守 勇:兄弟,我有一句說話交代,你須耿耿:凡事小心。可記得我們遊春打獵回來,過
    東莊的時節,聽說搶親,我們不曾問得明白,竟就追趕,打傷了龐黑虎,搶還了
    趙三姐,不過黑虎回去身死,龐丞相豈有不恨?奈我爹爹是個開國功臣,又且秉
    政朝綱,故龐集不敢聲響。但目今的龐集,計將女兒獻進,已封貴妃,只怕日後
    有害,不可不防備於他。兄弟你完了香願,到太行老令婆家去,務必熟習武藝,
    交結些英雄好漢,後來也好幫扶。
守 信:哥哥之言極是,但爹爹母親在府,亦須防備龐家的暗害,總是我之父母,惟賴哥
    哥留意。
守 勇:這個不消賢弟叮嚀。
    (那守信別了哥哥上馬,守勇就勒馬回京。)
    (這教:
    (    送君千里終須別,西出陽關無故人。)
    
    
10**時間: 地點:
    (且說龐貴妃的心裡,恍恍惚惚,一無定准,時刻想害呼家,奈呼得模是本朝開
    (國功臣,已封王位,先帝又賜了金鞭,朝廷十分優渥,如何搖動得他?嚇,有
    (了!不免啟奏朝廷,只說要往東嶽完願,若是准了這奏,然後乞借皇后的儀仗
    (一用,倘然遇著了呼得模,他必然就要嘔氣,那時就好乘機而入,毀掉了鑾儀
    (,抓破了花容,回到宮望,見了萬歲就哭奏起來,只說呼得模仗了先帝的威力
    (,目無綱紀。)
    (料想朝廷一定嗔怒,然後教我爹爹再奏一本,不要說他一個功臣,就是十個功
    (臣,也不怕他不死。)
    (這叫容情不舉手,舉手不容情。)
    (龐妃正在尋思,忽仁宗駕幸宮來。)
    (那龐妃接了聖上,擺下宴來。)
仁 宗:龐卿為何不歡欣?
龐 妃:臣妾昔年許下東嶽聖帝的宿願,因臣父龐集送了臣妾到官,至今未酬。昨晚臣妾
    睡去,宛然跪在東嶽殿下,只見六曹宮典判司,查臣延壽案內宿願未酬,限五日
    完繳,醒來卻是一夢。今日自覺神思困倦,臣正奏請聖裁,臣欲親往岳廟繳酬宿
    願。
仁 宗:既是龐妃償願,待朕降旨詣行便了。
那龐妃:(謝恩)臣妾仰荷聖眷,已沐無疆之德,臣妾龐多花再叩天恩,伏乞我皇允臣,
    懇借曹後娘娘的鑾輿,賜臣一光,那些臣民不敢褻慢,就是臣妾的祖宗父母均沐
    洪庥,這是臣妾邀請皇上格外之恩。
那仁宗:(微微笑道)後妃各有定制,綱紀國典,豈能轉移?廷臣見聞啟奏,朕難遮飾。
那龐妃:臣如果蒙寵暫移,何敢上瀆?
    (那仁宗因過愛龐妃。)
    (勉依奏准。)
    (不知以後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龐貴妃欺僭正宮 呼得模遭奸設計)
    (琥珀尊開月映簾,調弦理曲指纖纖。)
    (含羞美態留君住,更奏新聲刮骨鹽。)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