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寇志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二〇
  • 第五二一 至 第五三〇
  • 第五三一 至 第五四〇
  • 第五四一 至 第五五〇
  • 第五五一 至 第五六〇
  • 第五六一 至 第五七〇
  • 第五七一 至 第五八〇
  • 第五八一 至 第五九〇
  • 第五九一 至 第六〇〇
  • 第六〇一 至 第六一〇
  • 第六一一 至 第六二〇
  • 第六二一 至 第六三〇
  • 第六三一 至 第六四〇
  • 第六四一 至 第六五〇
  • 第六五一 至 第六六〇
  • 第六六一 至 第六七〇
  • 第六七一 至 第六八〇
  • 第六八一 至 第六九〇
  • 第六九一 至 第七〇〇
  • 第七〇一 至 第七一〇
  • 第七一一 至 第七二〇
  • 第七二一 至 第七三〇
  • 第七三一 至 第七四〇
  • 第七四一 至 第七五〇
  • 第七五一 至 第七六〇
  • 第七六一 至 第七七〇
  • 第七七一 至 第七八〇
  • 第七八一 至 第七九〇
  • 第七九一 至 第八〇〇
  • 第八〇一 至 第八一〇
  • 第八一一 至 第八二〇
  • 第八二一 至 第八三〇
  • 第八三一 至 第八四〇
  • 第八四一 至 第八五〇
  • 第八五一 至 第八六〇
  • 第八六一 至 第八七〇
  • 第八七一 至 第八八〇
  • 第八八一 至 第八九〇
  • 第八九一 至 第九〇〇
  • 第九〇一 至 第九一〇
  • 第九一一 至 第九二〇
  • 第九二一 至 第九二四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七十一回 猛都監興師剿寇 宋天子訓武觀兵)
        
        
    2**時間: 地點:
        (話說梁山泊上天罡星玉麒麟盧俊義,當在做了一場的夢。)
        (夢見長人嵇康,手執一張弓,把一百單八個好漢,都在草地盡數處決,不留一
        (個,驚出一身大汗。)
        (醒轉來,微微閃開眼,只見「天下太平」四個青字,心頭兀自把不住的跳,想
        (道)
    轉 來:明明清清是真,卻怎麼是夢?
        (披衣坐起,看桌子上那盞殘燈半明不滅,便去剔亮了燈。)
        (再看那四壁靜悄悄地,只聽得方才那片哭聲,還在耳邊,真個不遠。)
    盧俊義:(盧俊義大疑)怕他真有此事!
        (跳下牀來,走到房門邊細聽,越聽越近越不錯,只在房門外天井裡,哭得好不
        (悲傷。)
    盧俊義:(盧俊義大怒道)著鬼麼,我此刻還怕他是夢!
        (便去牀上拔了腰刀,右手提著,左手去拔了門閂,拽開房門,大踏步趕出天井
        (裡看時,只見滿庭露氣,殘月在天,那片哭聲兀自在青草裡。)
        (盧俊義直趕到外邊一看,呸,原來是青草堆裡許多秋蟲,在那裡唧唧嘈嘈的亂
        (鳴亂叫。)
        (盧俊義看了一轉,走進房來,把房門仍就關上,把腰刀插好了,坐在那把椅子
        (上,燈光下想將起來,好不悽惶,歎口氣)
    歎口氣:再不道我盧俊義今年三十三歲,卻在這裡做強盜。夢雖是假,若只管如此下去,
        這般景象難保不來。招安不知在何日。可恨那班貪官污吏,閃到我這般地位!今
        日如果做得成,亦未嘗不妙。
        (聽那誰樓更次,已是四鼓一點。)
        (又想了一回,只得上牀去睡,翻來覆去那裡睡得著。)
        (聽著更鼓,漸漸五點,正要睡去,忽聽外面人聲熱鬧。)
        (盧俊義聽了半歇,愈加驚疑,正要起身去看,房門外一派腳步聲,已趕到房門
        (前,亂敲亂叫道)
    盧俊義:盧頭領快起來!
        (盧俊義吃了一驚,跳下牀來,忙問甚事。)
    外 面:(外面兩三個人應道)頭領快來,不好了!
        (盧俊義大驚,一面開門,一面)
    一 面:什麼事不好?
    頭 目:(那四個外護頭目)忠義堂上火起了,正燒著哩!
        (盧俊義聽說是火起,倒反放了心,隨那幾個頭目趕到忠義堂前,只見蒸天價的
        (通紅,那面替天行道的杏黃旗,已被大火捲去,連旗竿都燒了。)
        (宋江同許多頭領,立在火光裡,督押火兵軍漢,各執救火器具,亂哄哄的撲救
        (。)
        (那火那裡一時救得滅,只見嘩剝爆響,黑煙紅燄,火片火鴉,翻翻滾滾的只顧
        (往天上捲去。)
        (西風又大,烈燄障天,殘月曙星,都無顏色。)
        (那些水龍水箭,橫空亂射,好似與他澆油,滿地下的水淋得象河裡一般,那火
        (總不肯熄。)
        (只見公孫勝打散頭髮,仗劍噀水,驅那力士天丁就攝泊裡的水來潑。)
        (雖有幾處烏雲肯攏來,怎當得火勢甚盛,反把烏雲衝散,落下來的沒得幾點,
        (全不濟事。)
        (公孫勝只顧踏罡步鬥,誦咒催逼。)
        (直到天色大明,火勢已衰,那烏雲方得蓋緊,大雨滂沱,潑滅了餘火。)
        (及至太陽出來,忠義堂已變了一片瓦礫白地。)
        (那兩邊的房屋,也不免延燒了幾處。)
        (眾軍漢把一切器具,及各頭領的箱籠什物,仍搬歸原處。)
        (宋江到後面廳上坐落,大怒,叫把忠義堂上本夜值宿的兩個頭目、三十個軍漢
        (,一齊拿交鐵面孔目裴宣嚴訊,因何失火,立等回報。)
        (山前山後各處頭領,已自得知火起,不敢擅離職守,都差人來稟安。)
        (少刻,裴宣親來稟覆)
    少 刻:嚴訊兩個頭目,都供稱四鼓時候看見一個人,身子甚長,手執著一張弓,走上忠
        義堂來。眾人喝問,那人並不答應。上前去捉他,卻不見了。正駭異間,不知怎
        的卻火起。又研訊眾人,都這般說。只有幾個睡著的說不知情。
        (盧俊義在旁邊聽得,心中大驚。)
        (眾頭領也都駭然。)
    眾頭領:(只見宋江道)這廝們眼見是不當心,不知薰蚊煙,煮飲食,走了這火,卻將這
        荒唐話來支吾。竟照我們定的條律,凡失火燒燬忠義堂、忠義堂上房,及軍營內
        燒燬中軍帳房,不及令旗、令箭、兵符、印信者,不分首從,皆斬立決律,斬立
        決。
        (說罷,便伸手去案上取那面刑人的白旗,拔下來擲去,就叫裴宣典刑。)
    盧俊義:(盧俊義忙上前止住道)哥哥容稟:這事委實蹊蹺。小弟四鼓之時,也得一夢。
        夢見一個長人,執弓到忠義堂,醒來便已火起。正與頭目、軍漢們的口供相符,
        恐真有別情。
    宋 江:(宋江笑道)兄弟,這班男女,你救他則甚!我若賞罰不明,何以令眾。
        (遂不聽盧俊義的話,催裴宣斬訖報來。)
        (裴宣只得拾起那面旗來,走出去。)
        (只聽得轅門外炮響,須臾血淋淋的三十二顆首級獻於階下。)
        (裴宣繳令畢,宋江吩咐將首級去號令了,對眾頭領道)
    宋 江:皆因我宋江一個人做下了罪孽,平日不忠不孝,以致上天降這火災示警。倘我再
        不改,還望眾弟兄匡救我。
    眾頭領:兄長過謙。
    吳 用:那日識天書的何道士在山上時,曾對小可說起。他說深明堪輿相地之術,說這梁
        山本是廉貞火體,那忠義堂緊對山前南旺營,門壁朱紅的,又是什麼祝融排衙,
        今年七月盡,防有火災。小可以為無稽之談,不放在心。今日果應其言,何不再
        叫他來問一聲?
    宋 江:軍師何不早講?
        (使差人齎帶銀兩,去聘請何道士。)
        (這裡山前山後眾頭領差來稟安問候的,絡繹不絕。)
        (宋江也辭了眾人,去上房裡稟了太公的安。)
        (不兩日,何道士請到。)
        (宋江請他進來,見和畢,賜坐。)
        (宋江問起忠義堂將要動工,卻如何起造。)
    道 士:(何道士)小道前日在此,曾對吳軍師說起,七月大火西流之時,忠義堂必有火
        災,今日果應。將來造時,不可正出午向,須略偏亥山巳向,兼壬丙三分,大利
        。四面都用廠軒,露出天日。比舊時低下三尺六寸。門壁不可用紅,即使儀制如
        此,也須帶紫黑色,不可全紅。『忠義堂』三字,舊用全紅金宇,今須綠地黑字
        。如此起造,不但永無凶咎,而且包得山寨萬年興旺。
        (宋江大喜,便邀何道士同一干頭領,到那忠義堂屋基地上。)
        (那瓦礫已自打掃乾淨。)
        (何道士就在空地上安放羅經,打了向樁,另畫了四至八道的界限。)
        (都畢,宋江設筵款待。)
    宋 江:(宋江閒問道)山下近來有甚新聞否?
    道 士:別的沒有,只有近來一個童謠,不知怎解。
    宋 江:(便說那童謠道)『山東縱橫三十六,天上下來三十六,兩邊三十六,狠鬥廝相
        撲。待到東京面聖君,卻是八月三十六。』人都解他不出。
    宋 江:(宋江笑道)『東京面聖君』,明明是應我們將來受招安之意。
    吳 用:謠裡之言,共四個三十六。那三個正應我們現在一百八人之數,還有一個,想是
        未來的弟兄之數。
        (宋江便邀何道士入伙。)
    道 士:深蒙頭領雅愛,只是小道有個老娘,染患瘋癱之症,不能起牀,受不得驚恐。先
        父歿了多年,兀自未曾入土。更加家兄出仕在外,恐連累他。
    宋 江:既如此說,待令堂歸天之後,邀令兄同來聚義。
        (何道士欣然應了。)
        (宋江將金帛謝了道士,便叫道士一發擇個吉日興工。)
        (那道士把左手五個指頭掐了一回,選就了一個黃道吉日。)
        (當日,宋江著人送道士下山,便叫青眼虎李雲採辦木料磚石等物,依吉日動工
        (起造,直至十二月方才落成。)
        (依舊金碧輝煌,煥然一新,仍豎起替天行道的杏黃旗。)
        (忠義堂兩邊又造了兩座招賢堂。)
        (凡有已後入伙,在一百八人之外者,便都在招賢堂上,依先後入門排坐位。)
        (眾頭領連日慶賀歡飲。)
        (那梁山泊一百八人,自依天星序位之後,日日興旺,招兵買馬,積草屯糧,準
        (備拒敵官軍,攻打各處府廳州縣的城池。)
        (自那徽宗政和四年七月序位之後,至五年二月,漸嘯聚到四十五六萬人。)
        (連次分投下山,打破了定陶縣;又渡過魏河,破了濮州;又攻破了南旺營、嘉
        (祥縣;又渡過汶水,破了競州府、濟寧州、汶上縣。)
        (宋江又自引兵破了東阿縣張秋鎮、陽谷縣。)
        (各處倉庫錢量,都打劫一空,搶擄子女頭口,不計其數,都搬回梁山泊。)
    吳 用:(吳用又勸宋江說)孤山恐難久守,擇平地州縣有形勢之處,把據幾處不妨。
        (宋江便教豹子頭林沖,帶領赤發鬼劉唐、摸著天杜遷、雲裡金剛宋萬、操刀鬼
        (曹正,帶八萬人馬,鎮守濮州;雙鞭呼延灼,帶領天目將彭玘、百勝將韓滔、
        (聖水將軍單廷?、神火將軍魏定國、活閻婆王定六、險道神鬱保四,帶九萬人
        (馬,鎮守嘉祥縣,兼管南旺營。)
        (其南旺營,便是單廷?、魏定國帶領王定六、鬱保四駐札。)
        (八字大開,向著東京。)
        (各處的官軍,那裡敵得他過。)
        (四方的亡命強徒,流水般的歸附梁山。)
        (看官,數與你聽:都是沂州府管下青雲山,江南冷豔山,直隸鹽山,青州府管
        (下清真山。)
        (那幾處的強徒,都倚仗著梁山作主,年年進納供奉。)
        (別處且不題,單題那鹽山上四個為頭的最利害。)
        (一個叫做全毛犼施威,本是個私商頭腦,因醉後強姦他嫂子,他哥哥叫人拿他
        (,他索性把哥哥都做手了,逃來落草;一個叫做毒火龍楊烈;一個叫做截命將
        (軍鄧天保;一個叫做鐵槍王大壽。)
        (四個都是狼軀虎背的好漢,擎山倒海的英雄,同心合意,統著四五千嘍啰,據
        (著鹽山。)
        (梁山泊的黨羽,此一處最強。)
        (那時正是政和五年二月下旬,梁山上宋江、吳用正同眾頭領商議大事,忽報上
        (來說)
    宋 江:直隸鹽山有公文到,差體己人在此。
        (宋江喚人。)
        (那人進來叩首畢,遞上公文。)
        (拆開看時,上面)
    上 面:東京蔡京,因大寨破了大名府,攛掇趙頭兒,起二十萬大兵,要來侵伐大寨。隆
        冬不便興兵,今年春暖,官家日日操演人馬,不日就要起兵。
    宋 江:我們早知道了,正在此要差人去探聽備細。
        (那來人又呈上一封信,上寫著施威等於正月間攻打南皮縣,吃滄州、東光兩個
        (兵馬都監,一個是鄧宗弼,一個是辛從忠,引兵殺敗)
    來 人:我兵即忙退回,叵耐那兩個都監,引二千多官兵,逼到鹽山。我軍連戰不利,乞
        大寨救援。
        (宋江、吳用都吃一驚。)
        (宋江叫那來人且退,同吳用商量道)
    宋 江:施威等已歸附我們,為我們的輔佐,不能不去救他;東京又來,怎好?
    吳 用:那怕東京二十萬來,對付得他,只不知是何人為將。施威受困,如何不去救!就
        差美髯公朱仝、插翅虎雷橫,帶一千兵馬,明日就動身。東京之事,差戴院長帶
        一個伴當去打探備細。
    宋 江:(只見徐寧說道)小弟在東京,有個至交朋友,姓范,名天喜,現在蔡京府裡做
        旗牌。小弟修一封信去,勸他入伙。戴院長就在他那裡好居住。
    周 通:(小霸王周通)說起范天喜,我在東京時也認識他,我便同戴院長去。
        (宋江大喜,便教徐寧快修起書來。)
    吳 用:不必請他上山,就教他在東京。戴院長來往,好在他家歇腳。這裡財帛照股分與
        他。
        (到了次日,朱仝、雷橫點齊人馬,正要起身,忽報鹽山又有緊急公文到來。)
        (宋江取來拆看,上寫著)
    宋 江:鄧宗弼用埋伏計,施頭領遭擒,共傷了八百多人,求大寨速發救兵。
        (宋江、吳用都大驚。)
        (宋江便要親自去救,吳用)
    吳 用:哥哥豈可輕動!
        (便傳令教再添霹靂火秦明、急先鋒索超二位頭領,再加一千人馬,一同速去。
        ()
        (李逵也要去,吳用)
    吳 用:東京兵馬便來,正有用你處。
        (止住了他。)
        (又叫戴宗、周通亦同往)
    周 通:如無大事,便往東京;倘有緩急,速來通報。
        (六位頭領一齊辭了宋江,帶領二千人馬,星夜飛奔鹽山,一路秋毫無犯。)
        (不日到了鹽山,鄧天保、王大壽下山來迎。)
        (六個頭領見那二人同嘍啰都掛著孝服,連忙驚問,方知毒火龍楊烈,前日上陣
        (,中了辛從忠的飛標陣亡,只奪得沒頭的屍首回來。)
    秦 明:(秦明聽罷大怒)我們都不要上山,就去廝併他。倒要看怎樣一個鄧宗弼、辛從
        忠!
        (索超也要去。)
    朱 仝:(朱仝勸道)孩兒們辛苦了。
    雷 橫:天色已晚,何爭一夜。
    二 人:(鄧王二人俱勸道)諸位鞍馬勞頓,且請少歇。
        (都一齊上山。)
        (鄧王二人吩咐殺牛宰馬,與眾人接風,犒賞三軍。)
        (那楊烈的屍身已用香木刻了頭顱,盛殮好了。)
        (秦明動問鄧宗弼、辛從忠二人的形狀,鄧天保道)
    秦 明:那兩個都是北京保定人。那鄧宗弼身長七尺五六寸,使兩口雌雄劍,各長五尺餘
        ;那辛從忠使丈八蛇矛,身長八尺。
    鄧宗弼:(王大壽道)那辛從忠一手好飛標,楊二哥正被他傷。
        (秦明、索超聽了,恨不得天就亮,吃飽酒飯,氣忿忿的都去睡了。)
        (一早起來,眾好漢吃些飲食,只留戴週二人守寨,其餘六籌好漢,點起了嘍啰
        (,到官軍營前挑戰。)
        (鄧宗弼、辛從忠正領了人馬要來廝殺,恰好兩陣對圓,鄧辛二位英雄威風凜凜
        (立馬陣前。)
        (那鄧東弼頭戴烏金盔,身穿鐵鎧,面如獬豸,雙目有紫稜,開闔閃閃如電,虎
        (鬚倒豎,腕下掛著霜刃雌雄劍,座下慣戰嘶風良馬。)
        (那辛從忠面如冠玉,劍眉虎口,赤銅盔,鎖子甲,騎一匹五花馬,手挺丈八蛇
        (矛,腰懸豹皮標囊。)
        (兩個英雄立在陣上,分明是兩位天神,一齊大叫道)
    一 個:殺不盡的草寇快出來!
        (那邊秦明腦門氣破,不待佈陣完,飛馬先出,大叫)
    秦 明:認得霹靂火秦明麼!
    鄧宗弼:(鄧宗弼大罵道)背君賊子,還在人間!
        (秦明大怒,直取鄧宗弼,宗弼舞劍敵住。)
        (索超亦拍馬上來夾攻,辛從忠出馬來迎。)
        (兩邊陣上戰鼓齊鳴,喊聲大振,朱仝、雷橫、鄧天保、王大壽一齊都出。)
        (只見鄧宗弼劍光落處,把秦明的馬頭砍落。)
        (秦明掀下地來,幸虧朱全馬到,救了回去。)
        (五個好漢攢那兩個英雄。)
        (秦明飛跑回陣,換了馬重複出來。)
        (正酣戰間,忽然天色變了,風雷大起,驟雨、雹子一齊下來,兩邊只得收了兵
        (。)
        (到晚來風雨甚大,一連三日不止。)
    鄧宗弼:(鄧宗弼與辛從忠商量道)我兵糧草將完,這雨看來一二日不能止,器械都濕透
        ,他那廝又來了幫手,不如權且收兵。
    辛從忠:他來追怎好?
    鄧宗弼:我已安排下了。
        (都依計而行,把施威的藍車釘堅固了,用木桶盛了楊烈的首級,連夜冒雨退兵
        (。)
        (去了四日,秦明等方哨探得是個空營,懸羊擊鼓,虛插旌旗。)
        (眾好漢要追趕,探得已是去遠,眾好漢都望西痛哭而回。)
        (秦明、朱仝)
    朱 仝:這廝必把施大哥解赴東京。這裡去劫,路又不便。叫戴宗、周通速去東京托范天
        喜,萬一有門路救得,亦未可定。
        (戴週二人忙作起神行法來,冒雨而去。)
        (秦明等一面申報梁山,恐官兵再來。)
        (又住了幾日,天已晴明,恰好梁山上來探問信息。)
        (秦明先發文書稟覆,對鄧王二人道)
    秦 明:待回大寨與公明哥哥、吳軍師商量,替二位頭領報仇。
        (卻同了索超、朱、雷等,帶了本部兵馬,快快而回。)
        
        
    3**時間: 地點:
        (卻說鄧辛二將親自斷後,將施威正身、楊烈首級直解到景州來。)
        (天色晴正,景州太守大喜,一面詳報冀州留守司,一面加派得力將弁,多添軍
        (健,一同解到冀州。)
        (鄧辛二將把本部人馬都安頓本營,自己帶了隨身兵役將弁,一路小心解去。)
        (冀州留守司聽說拿了施威,斬了楊烈,大喜,親出郊外迎接。)
        (鄧辛二人忙下馬施禮,隨著留守司進城。)
        (看的人無千無萬,都說道)
    二 人:害人強賊,今番吃拿了。這廝一身橫肉,正好喂豬狗!
    秦 明:(施威在檻車內罵道)待老子二十年後,再來收拾你們!
    二 人:(又看了鄧辛二人道)這兩位將軍好了得!
        (留守司與他們把了下馬杯,簪了花。)
        (鄧辛二將又把那活擒的二百多人,並首級五百餘顆,都一發獻上。)
        (留守司先把施威收入死囚牢裡,對鄧辛二將道)
    秦 明:二位將軍戰陣辛苦!本司這裡先申奏朝廷,從優保舉。賊犯我自撥幹員解到東京
        去,二位將軍回營候旨。
        (二將謝了,自回滄州、東光去。)
        (留守司傳今,把那二百多嘍啰,分綁各城門,盡行斬首;並那五百餘顆首級,
        (都去號令。)
        (把那施威取出來,並那楊烈的首級,俱派上等將校,多帶官兵,解去東京。)
        (一面又檄各路營汛防護,哪個敢來搶奪。)
        (一面寫了奏章,少不得把自己也敘些功在裡面。)
        
        
    4**時間: 地點:
        (那日天子正同樞密院、兵部商議征討梁山的廟算,接到冀州留守司這道本章,
        (龍頗大悅,也不交兵部議奏,自提御筆,降旨升授鄧宇弼為天津府總管,辛從
        (忠為武定府總管,就著來京引見。)
        (部下將弁,照例升賞;官兵有功者擢升,死傷者軫恤,其餘都賞錢糧三個月。
        ()
        (又賞二將白銀各一千兩,玉帶各一圍。)
        (冀州留守司、景州太守,亦各加思。)
    太 守:(又諭眾臣道)武將擒斬盜賊,本不為十分奇異。朕特念方當大閱發兵之際,此
        二將卻深慰朕意,不能不破格鼓勵,非朕濫恩也。
        (便傳旨將楊烈首級號令,施威交兵刑二部審訊了,押去市曹凌遲處死。)
        (那時戴宗、周通已早到了范天喜家,知道這事,大家只叫得苦,那裡去尋門路
        (救他。)
        (只得同范天喜商量,偷得些殘骨碎肉瘞埋了。)
        (戴宗、周通都催范天喜速去打聽,幾時興兵,將帥是那幾個)
    周 通:早早付回信,弟等要回去了,公明哥哥十分盼望。
    范 天:裡面機密得緊,實無處打聽。據蔡京的意思,恨不此刻便到梁山泊,但不知官家
        的意思怎麼。明日是蔡京代天檢閱的日子,我和二位打扮了混進御教場探聽,或
        者得他些口風。明日卻不是我的班期,沒公事纏障,再借兩面腰牌與二位。
        (次日一早,范天喜叫戴週二人一同公人打扮,帶了腰牌,出了神武門,到御教
        (場來。)
        (將近教場,只見許多披甲頂盔的已是紛紛走動。)
        (到得教場偏門首,把門的見他們是做公的,驗了腰牌,都放了進去。)
    范 天:(范天喜低聲對二人道)若是官家親來,我們卻不能進來。
        (三人到裡面看時,只見那御教場十里正方,周圍四十里,開方一百里,團團紅
        (牆圍著。)
        (演武廳乃是九間大殿,朱門黃瓦。)
        (面前華表石獸,文石龍墀,都有朱紅柵欄護著。)
        (左首將台上豎著一枝沖霄拔地的黃漆旗竿,上有一面杏黃旗;又一枝紅旗竿,
        (比那黃的短得一半,上有一面紅旗,大大書著一個「帥」字,都隨風蕩漾。)
        (台上許多軍官,全裝盔甲,立著看守。)
        (那架子上許多鮮明雜色令旗,又有樂器金鼓。)
        (台下如意頂帳篷內,端坐著掌旗鼓的兵部尚書,旁邊無數人伺候著。)
        (中間一條黃土甬道,從龍墀起,望過去杳杳茫茫的,直接到照牆邊。)
        (照牆上好似彩畫著五雲捧日。)
        (那時太陽離地,曉霧盡散。)
        (教場裡靜蕩蕩的,存著那二十萬大軍,毫不挨擠。)
        (只見那些軍官兵丁,都全裝著,卻不歸隊伍,也有立的,也有走來走去的,也
        (有坐在草地上說話的,紛紛亂亂。)
        (那些戰馬都背著鞍鞒,散放著地下啃青。)
        (那些大纛旗幟,卻都歸隊伍,按方位齊齊整整的插在地下。)
        (又只見密密層層,成千成萬,無數的帳房,一帶一帶的魚鱗也似比著。)
        (說不盡那族旗耀日,劍戟如林。)
        (范天喜要引著二人到上面丹墀上去看,關防得緊,那裡敢上去,止好在那外邊
        (各處探看。)
        (正看時,只見遠遠地照牆腳邊一騎馬飛上來,須臾到教場中心。)
        (乃是知閣門事的軍官,手執一面黃旗,傳諭)
    傳 諭:車駕啟行!
        (那教場裡各路將弁,都雲收霧卷的歸回本陣,排齊隊伍,對面立著,露出當中
        (的一條御道。)
        (少刻,照牆外又來了一陣馬上官員,飛奔上來,都是御前供奉捧日、天武左右
        (四廂親軍,轉到九間大殿後面去了。)
        (又等了許久,只見照牆邊濃煙衝起,撲通通的九個號炮響亮,鹵簿儀仗到來。
        ()
        (教場裡靜悄悄的,誰敢做聲。)
        (御前馴象一對一對的,從照牆兩邊分頭進來。)
        (象隊之後,都是神龍衛兵馬,豹尾槍排得麻林也似。)
        (羽林軍後,盡是左右金槍班。)
        (殿上撞鐘伐鼓。)
        (這邊將台上大吹大擂,鼓角齊鳴。)
        (兵部尚書率領部屬,都到南道邊立著,伺候接駕。)
        (金槍後面,黃羅傘蓋,龍鳳旌旗,自有那些內官掌管。)
        (當朝太師蔡京,全身朝服,騎著高頭大馬,做那車駕的前驅。)
        (一派仙樂嘹亮,提爐內龍涎香裊,導引著九龍寶輦。)
        (那輦卻是空的。)
        (官家並不親到。)
        (輦內一張金龍交椅上蓋著龍鳳披罩,三十六個校尉抬著那輦。)
        (陪輦大臣,乃是同平章事趙忭、領樞密院事樞密正使童貫、經略大將軍種師道
        (、殿帥府掌兵太尉高俅。)
        (輦後又有無數隨扈的精兵猛將,按部隨班進教場來。)
        (二十萬天兵,分兩邊齊齊的俯伏。)
        (蔡京到龍墀邊下馬,就那御道右邊,與兵部尚書對面跪下;趙忭、童貫、種師
        (道、高俅都按本位,夾御道跪下,俯伏接駕。)
        (法駕直上正殿,轉身朝外大座。)
        (龍墀下又飛起九個號炮。)
        (鼓吹已罷,蔡京等眾大臣都上金階,依班舞蹈畢,分列左右。)
        (蔡京代天宣旨發放,當駕官高喝)
    蔡 京:起去。
    傳 諭:(二十萬天兵齊呼)萬歲。
        (震天震地的一聲,一齊立起。)
        (鹵簿儀仗分頭撤去。)
        (各營兵馬例卷下去,各歸本營。)
        (那些帳房都變了十八座大營,中間一座御營。)
        (霎時間二十萬眾收盡,營門都閉,教場裡不見一個兵馬,靜蕩蕩的只有十九個
        (大營寨。)
        (戴週二人都把舌頭伸出縮進。)
    范 天:(范天喜輕輕的道)就要操大陣也。
        (許多時,只見那兵部尚書頂著陣圖冊本,到龍墀上跪著進上,當駕官接了去。
        ()
    范 天:(殿上喝聲)下去。
        (兵部尚書便到將台上伺候。)
        
        
    5**時間: 地點:
        (須臾蔡京代天傳旨,喝叫)
    蔡 京:開操。
        (只見種師道、高俅二人,早已捧著那上用的令旗、令箭,齊到將台上來。)
        (兵部尚書領了旨,就傳令開操。)
        (將台下又一連三個號炮響,鼓角齊鳴,那兩旁十八座營門大開,馬隊當先,徐
        (徐而出;到了界限,一聲鳴金,齊齊的收住。)
        (只見三通鼓罷,將台上黃旗招颭,馬軍隊站在第一層;紅旗招颭,大炮鳥槍隊
        (站在第二層;藍旗招颭,弓弩隊站在第三層;黑旗招颭,刀牌隊站在第四層;
        (白旗招颭,長槍隊站在第五層。)
        (二十萬兵馬共作五層,旌旗飄動。)
        (那陣的後面又有許多大纛,都是各營壓陣的大將,齊對殿上立著,只等號令下
        (來。)
        (只見那黃旗忽地分開,那些馬軍隊潑刺刺分頭撤去,繞著抄到大陣後面去了,
        (露出大炮鳥槍來;一聲號炮,紅旗往下一壓,陣後戰鼓催動,陣前槍炮齊發。
        ()
        (那一片聲響,好一似地裂山崩。)
        (看官,那大炮、鳥槍一切火器,實是宋末元初始有。)
        (以前雖有硫黃燄硝,卻不省得制火藥。)
        (《格致鏡原》稱呂望作大銃,此語失據。)
        (如果呂望所作,春秋無數戰陣,何不一見?《六韜》內天潢、飛樓、雲梯之類
        (都說起,何無一語及銃礮?即使《六韜》後人偽托,總在呂望之後。)
        (或又云范蠡作大礮,亦非。)
        (按礮係砲本字,漢以前無此字。)
        (范蠡不過以機運石,後人目之曰礮,乃是石礮,非今之火炮也。)
        (總之,但看許洞《虎鉗經》可以知矣。)
        (《虎鉗經》並不語及火藥銃礮。)
        (許洞係南宋人,南宋時尚無此物,況北宋徽宗時乎?今稗官筆墨遊戲,只圖紙
        (上熱鬧,不妨捏造。)
        (不比秀才對策,定要認真。)
        (即如《三國演義》、《水滸前傳》亦借此物渲染,是書何必不然?不要只管考
        (據,且歸正傳:
        (  那官軍一陣槍炮放畢,大陣移到第二進;又依號令,再放一陣槍炮,大陣
        (移到第三進。)
        (話休絮煩,遞連移到第九進,放了九陣槍炮。)
        (到那第九進上,紅旗霍的往地下一掃,豎起來,只見信炮飛起,陣裡鼓角齊鳴
        (,槍炮兵按著連環步位,遞放那連環槍炮,乒乒乓乓,好似數萬雷霆霹靂一齊
        (崩炸,震得那教場裡的地都有些動搖。)
        (鳴金一聲,一齊收住,寂然無聲。)
        (紅旗又是一掠,那大炮不動,連環槍直卷上來,直打得煙塵障夭,黑煙內電燄
        (亂射。)
        (二十萬天兵都裹在濃煙裡面,那裡還見一個人影。)
        (紅旗一拂,鳥槍都退。)
        (只見藍旗豎起,弓弩手往濃煙裡擁出,萬弩齊發,那亂箭如飛蝗驟雨一般。)
        (將台下信炮連催,黑白旗起,長槍隨刀牌一齊殺出。)
        (黃旗又起,馬軍分兩翼抄出陣前,對仗廝殺。)
        (槍炮兵去那兩下埋伏,齊震一聲,馬軍都兩邊分散。)
        (將台上磨動那面五色總旗,一片鑼鳴,吹打得勝鼓樂,大炮、鳥槍、弓弩、刀
        (牌、長槍都收住了,各歸部伍,齊齊立起八個方營。)
        (大吹大擂,按著次序,緩緩歸營,營門都閉了。)
        (御營裡中門大開,裡面設立龍鳳儀仗,黃鉞白旄,聽得那笙蕭管樂,奏動細樂
        (,仙音嘹亮,悠悠揚揚的。)
        
        
    6**時間: 地點:
        (忽然營門又閉,御營內連珠炮響。)
        (一聲吶喊,海覆江翻,八營兵馬隨著旌旗飛出,把御營護住,翻翻滾滾結成一
        (個大方陣。)
        (御營裡一個號炮,那些大炮、鳥槍刮刺刺的從東北往西南上,流水也似的趕過
        (去,那片聲音殷殷的往四面山裡捲了去。)
        (又一個號炮,仍從西南往東北趕過來。)
        (如此三轉,一齊吶喊,戰鼓齊鳴,仍歸到起先接駕的所在,隊伍齊齊整整的立
        (著。)
        (那御營產八個大寨都不見了,教場中間叉起一面大紅猩猩旗,上面寫著「天下
        (太平」四個大金字。)
        (將台上下畫角吹動,一齊奏那四海異平的樂。)
        (只見旌旗翩翻,春風蕩漾,鞭敲金鐙,草襯馬蹄。)
        (兵部尚書傳令操演龍虎雜陣,雲梯技擊。)
        (號令方下,照牆邊一馬飛來,一個將官手執黃旗,叫道)
    一 個:聖旨下!
        
        
    7**時間: 地點:
        (須臾,幾個內相騎著馬,頂個黃包袱進來,眾大臣接上殿去,開讀聖旨云)
    有幾個:後宮誕生皇子,著停操演三日。旨到,未操的陣都免。著蔡京宣旨發放。公卿大
        臣,由三品以上,令赴龍符宮賜筵。各營將弁軍校,著樞密院會同戶兵二部,候
        旨賞賚。
        (群臣謝恩畢,內相先回。)
        (蔡京等伺候法駕回鑾。)
        (鹵簿儀仗排齊,種師道、高俅繳旨畢,蔡京等仍就陪輦。)
        (撲通通九個號炮,殿上鐘鳴鼓動,法駕啟行。)
        (殿前並那將台,軍中的鼓樂一齊奏動,二十萬天兵仍就俯伏送駕;御前供奉官
        (員,齊隨駕出。)
        (照牆邊號炮九聲,法駕出了教場,官兵齊呼萬歲,立起身來。)
        (兵部尚書傳令發放,只聽得地動山搖的一聲吶喊,將台下三個號炮,金鼓齊鳴
        (,鼓樂喧天,奏動《將軍得勝令》,倒捲珠簾,星移斗轉的收了陣勢,霎時散
        (盡。)
        (兵部尚書大擺頭踏,鳴鑼喝道的也去了。)
        (范天喜等趁哄齊出了御教場。)
        (戴宗、周通都魂驚魄蕩,暗暗的咂著舌頭道)
    戴 宗:果然利害!把我們山泊裡的操演,直比得沒了。如果真來征討,這般軍威,如何
        敵得?
        
        
    8**時間: 地點:
        (卻說眾大臣齊赴龍符宮恭賀天喜。)
        (天子賜筵已罷,對兵部尚書道)
    天 子:一切慶典,聯已委派眾卿。惟官兵賞賚,卿去查核調停,務須都沾實惠,不可致
        有侵蝕。
        (兵部尚書領旨。)
    童 貫:官家誕生聖嗣,業已恩赦各犯,梁山泊宋江,亦祈聖恩緩征,以養天和。
    天 子:(天於道)非也。梁山泊宋江,屢次抗敵天兵,罪大惡極,律無從宥。使其稍有
        可想,朕亦何必為此已甚。朕已定於十六日躬行大閱,二十八日告廟誓師,四月
        初四日辰時出師。太師蔡京既屢請欲行,業已准其所奏。今日便加蔡京輔國大將
        軍、魯郡開國郡公,贈節鉞,便宜行事。朕已令顯謨閣學士撰露布,頒發天下。
        (蔡京舞蹈謝恩。)
    高 俅:官家伐梁山,當出其不意,方可取勝。若先發露布,恐走漏消息,吃那廝們防備
        。
    天 子:非也。兩國相爭,不妨各尚詐力。今梁山不過草寇,朕命將帥征討,正當使天下
        聞知,明正其罪,預示師期,何必行狙詐僥倖之術!
    天 子:(種師道、趙忭都道)聖論至正。
        (當日議畢退朝。)
        
        
    9**時間: 地點:
        (卻說戴宗等三人看完了操演,走入城來,已是辰牌時分,各處又遊玩多時。)
        (到得太師府門首,正遇蔡京回來,頭踏執事,挨擠鬧熱,只好立了半歇,方得
        (行動。)
        (不數步,忽見轅門外邊一個大茶店內,有許多官人做公的,三三五五,在那裡
        (吃茶。)
    一 人:(數內一人欠身叫道)范旗牌安好!何不吃碗茶去?
        (范天喜見了那人,便撇了戴週二人,進茶店同那人坐下,說了好一歇話。)
        (戴週二人在外面立地。)
        (少刻,范天喜辭了出來,與二人同行。)
        (到了靜僻之處,范天喜道)
    范 天:好也,得實信了。方才那人是蔡京親隨人的伴當。他說得知十六日大閱,二十八
        日告廟,四月初四日出師。蔡京拜帥,今晚可有露布。
    戴 宗:如此說,我們就好動身。
    周 通:大閱不知怎的儀注?
    范 天:(范天喜道)便與方才見的一般,只是陪輦大臣都全裝披掛。何爭這半日,就明
        日一早動身罷。
    范 天:(范天喜又對二人說道)今日東城酸棗門外王仙觀蟠桃大醮,十分熱鬧,我們去
        看看也好。
        (二人甚喜。)
        (三個重複出城,轉灣抹角來到玉仙觀。)
        (未到山門,已覺挨挨擠擠。)
        (只見照牆邊有一座鼇山,上面那些人物,都有關捩子曳動,如活的一般。)
    范 天:(范天喜道)我們且看了再進去。
    周 通:何不吃著茶看?
        (三人就在山門外茶攤上坐下,茶博士泡上三碗茶。)
        (范天喜又去買些點食之類,一同坐著看。)
        (只見那些人來來往往,也有騎馬的,也有坐轎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
        (貧的,富的,流水也似的行動。)
        (看了一回,周通)
    周 通:偌大一個東京,卻不見一個好女娘!你看,便有婦人,也都是七老八十。再不然
        ,就是些七八歲的孩兒們。若年紀中等的,都是醜惡不堪。
    范 天:(范天喜道)近來一樣不好,那些官宦子弟們十分啰唣,所以小戶人家略好看看
        的女娘們,都不敢出來。
        (說不了,只見一個公子打扮的走過,范天喜努一努嘴,對戴週二人低聲道)
    范 天:這就是高衙內,高太尉的兒子。--當年害林教頭的就是他!
        (二人定睛觀看那衙內,頭戴一頂盤金紅青緞書生巾,上面一塊羊脂玉方版,頂
        (上老大一顆珠子,三藍繡花飄帶;穿一領大紅湖縐海青,雪白的領兒;海青裡
        (面露出西湖色的襯衫;腳下踏一雙烏緞方頭朝靴;手裡拿一柄湘妃竹折疊扇。
        ()
        (年紀約莫不到三十歲,雖不十分俊俏,卻也扭捏出十二分的風流。)
        (後面跟著許多閒漢,帶著些樂器桿棒。)
        (前面有兩三個矮方巾陪著。)
        (只見那衙內指指畫畫,口裡說話,一面擺呀擺的踱進山門去。)
    范 天:(范天喜指著行內背後那一個大漢道)這是東京有名的教頭,好手腳,是衙內的
        親隨。那廝也倚著衙內的勢,在外面無所不為,沒人不讓他。
    周 通:怎得摟著這廝到手,把去雙木兄,倒是一分禮物。
        (大家都笑起來。)
    范 天:(范天喜道)輕些,耳目近!
        (又吃了一開茶,戴宗指箸一處叫周通道)
    戴 宗:你說沒有好女娘,兀那不是兩個來了!
        (眾人舉目看時,只見一個女子,騎著一匹川馬,背後隨著一個使女,也騎著一
        (匹黑驢子,面前一個馬保兒招呼著。)
        (那女子打扮俊俏,卻將青紗罩蒙著臉。)
        (看官,原來北方風俗,因旱地多,婦女們往往騎頭口,不足為奇。)
        (不似南方人,動動是船是轎。)
        (但是年輕的,只將青紗罩面,便是迴避之意。)
        (閒話擱開,那女子到了廟前,跳下了頭口。)
        (隨後那個養娘也跳下來,倒也有顏色,將一個錦花包袱放在茶攤空桌上。)
        (眾人看那女子,係一條湖色百折羅裙,上面蓋著一件猩紅湖縐襖子,窄窄袖兒
        (,露出雪藕也似的手腕,卻並不戴釧兒。)
        (肩上村著盤金打子菊花瓣雲肩,雖然蒙著臉,腦後卻露出那兩枝燕尾來,真個
        (是退光漆般的烏亮。)
        (那些來往的都立定了腳,那茶攤上的人都立將起來看。)
        (只見那個養娘打開錦花包袱,取出一個拜匣兒,一柄象牙銷全折疊扇,一件對
        (襟桃紅花繡月色紫薇緞的罩衫兒。)
        (那女子接過衫兒披在身上,自己去繫帶兒。)
        (那養娘替他除下青紗罩兒來。)
        (不除時萬事全休,一除去,那一聲喝采,暴雷也似的轟動。)
        (只道是織女擅離銀漢界,嫦娥逃出月宮來。)
    那女子:(那女子埋怨養娘道)你恁的這般性急!
        (只見綰著時興的麻姑髻,包一頂珍珠點翠抹額,耳邊垂著明月?。)
        (那養娘遞過扇子,又替他插上對鳳頭釵。)
        (那女子挪步前行,吩咐養娘道)
    又吩咐:把頭口交保兒管了,包袱亦交與他,你同我進去。
        (養娘應了,並紗罩亦交與馬保,挾了那拜匣,約莫是香燭祝文之類,跟隨進廟
        (去了。)
        (有那些不學好的子弟們,一陣兒往山門裡亂夾。)
    對眾人:(眾人沒一個不稱贊道)好個絕色女子!
        (。)
        (周通渾身覺得有些麻酥,正要打聽,只見茶博士過來沖茶)
    周 通:方才那個進去的女娘,是我家的緊鄰。他姓陳。
    范 天:(范天喜道)你家裡住在何處?
    茶博士:在東大街闢邪巷。我自己的茶店在巷口,他就在巷裡。他的父親叫做陳希真,起
        先做過本處的南營提轄,如今告休在家。只得這個女兒,又沒兒子。我自小看他
        大的,不知抱過多少回,今年十九歲了。方才他不看見我,不然他總叫我聲。
    范 天:(范天喜道)哦,不錯,不錯。莫不就是陳麗卿,又叫做女飛衛的?
    茶博士:著,著,著,就是他!
    范 天:(范天喜搖著頭道)果然名不虛傳。他的老兒為何不同來?
    茶博士:他老子一清早便到觀裡來聽講,此刻想未完畢。
    一 個:(忽聽一個座頭上叫)水來。
        (茶博士提著壺搶過去了。)
        (戴宗、周通)
    周 通:怎麼叫做女飛衛?
    范 天:(范天喜道)二位不知,那陳希真表字道子,十分好武藝,今年五十多歲。卻最
        好道教修煉,絕意功名,近來把個提轄也都告退了。高俅倒十分要抬舉他,他只
        推有病,隱居在家。這個女兒天生一副神力,有萬夫不當之勇。他十二分喜歡,
        將生平的本事,教得他同自己的一般。那女子卻伶俐,又自己習得一手好弓箭,
        端的百發百中,穿楊貫蝨。他老子稱他好比古時善射的飛衛,因此又叫他是『女
        飛衛』。陳希真我素亦認識他,他自己日常如此說,所以曉得。
    周 通:(周通和戴宗都駭然說道)這一個文弱女子,卻那裡看得他出!
        (別座幾個吃茶的也聽得呆了。)
        (三人又說了好一回閒話,那周通屁股上好象有刺的一般坐不住)
    周 通:何不進店去?
        (二人也起身,會了茶鈔,拔步進廟。)
        (方才走進山門,只聽裡面發一聲大喊,那些人潮水般的湧出廟來。)
        (三個人力大,不被人衝倒,只聽得)
    只聽得:高衙內今番著打壞了!
        (三人挨進看時,只見那個女子紮抹緊便,拈著一條桿棒,紡車兒也似的卷出來
        (,兩旁打倒了許多人,哪個敢去近他。)
        (戴宗等見他來得猛,又不好去勸,又恐怕湊著,只得盤在朱天君暖閣上。)
        (看時,那女子趕到山門邊,人多擁擠不開。)
    那女子:(那女子大叫)眾位沒事,暫閃一步!我單尋高俅的兒子!
        (眾人那裡讓得開。)
        (那女子焦躁,撇下桿棒,把那些人一把一個的提開去,好似丟草把兒一般,霎
        (時分開一條去路。)
        (那高衙內剛從人堆裡掙出山門口,見女子來,叫聲)
    高 衙:阿也。
        (沒命的跑。)
        (吃那女子三腳兩步追上,抓小雞一般拈來放在地上。)
        (周通等三人趕出來看時,只見那女子左手揪住高衙內的髮際,直接下去,一隻
        (腳去身上踏定;右手提起粉團也似的拳頭,夾頸脖子杵下去。)
        (有幾個逃脫的閒漢,只遠遠的叫苦,哪個敢上前勸解。)
        (說時遲,那時快,那女子拳頭還未曾落去的時節,觀裡早跑出一個道士來,把
        (那女子攔腰抱住,一手奪住拳頭,喝道)
    那女子:不要無禮,這是高衙內!
        (若不虧這道士勸住,有分教:阿鼻獄中添一色道餓鬼,佳人拳下斷送浪子殘生
        (。)
        (不知那道士是誰,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十二回 女飛衛發怒鋤奸 花太歲癡情中計)
        
        
    10**時間: 地點:
        (卻說那陳麗卿正要下手結果高衙內,吃一道士拉住拳頭,打不下去。)
        (麗卿回頭看時,認得是父親陳希真,便回言道)
    麗 卿:我怕不認識高俅的這種,倒是我無禮!待我結果了他,為大家除害。
        (說罷,又要掙脫拳去打。)
        (希真那裡肯放,叫道)
    希 真:我兒,你且饒他起來,為父的與你做主!
    麗 卿:(麗卿掙脫手道)便饒他,也取他一個表記。
        (一頭說一頭去撕衙內的耳朵。)
        (陳希真忙去挖他的手,已自撕出血來,兀自不肯放。)
    希 真:(希真喝道)小賤人,我這等說,你還不放麼!
        (陳麗卿見父親發怒,只得鬆手放了,立在一邊。)
        (那高衙內兀自在地上氣喘,抖得起不來。)
        (看的人圍了一個大羅圈,都說)
    想了一:這位姑娘好了得!
        (只見養娘捧著衣服等物,人叢裡挨進來。)
        (陳希真一面取襖兒把與女兒披了,釵簪替他插了,一面口裡埋怨道)
    一 面:燒完了香,叫你就去,是不肯,偏要隨喜,卻無故闖出這頭禍來。高太尉我又認
        識的,不爭你萬一把衙內打壞,叫我怎生對他?
        (麗卿一頭解去汗巾,放下了裙子,穿好襖兒,一頭指著高衙內罵道)
    麗 卿:我把你這不生眼的賊畜生,你敢來撩我!你不要臥著裝死,你道倚著你老子的勢
        ,要怎麼便怎麼,撞在我姑娘手裡,連你那高俅都剁作肉醬!
    希 真:(希真喝道)胡說!還不打算回去!
        (高衙內那裡敢回言。)
        (看的人都吐出舌頭來,半晌縮不進去。)
        (馬保兒籠過馬。)
        (希真取青紗罩仍與他蒙了臉兒,吩咐)
    又吩咐:你先回去了,路上休再鬧事。
    麗 卿:爹爹法事完畢,為何不同回去?
    希 真:我就來,你先去。
        (麗卿便上馬去了。)
        (那養娘已把那衫兒依舊折起,收拾好包袱,也上了驢子去了。)
        (陳希真回頭看高衙內時,已坐在地上,要爬起來。)
        (希真上前扶起,笑著唱喏道)
    希 真:小女冒犯,都看老漢面上,恕罪恕罪!
    扶 起:(衙內又氣又羞道)陳老希,我呢,也不曉得是你的女兒,倒得罪了。只是令愛
        太沒道理,我不過遠遠地說了一句頑話,便這等毒打,你行前我須放不下來。
    希 真:(希真陪著笑臉說道)諸事休題,老漢回去訓飭小女,衙內處再行陪話,太尉前
        遮蓋則個。
    高 衙:說他作甚,打也打了。
    高 衙:(那些跟隨的漸漸攏來,看那衙內右邊耳朵兀自流血,都說)怎了?
    陳希真:還沒甚大傷。
    高 衙:(又笑道)若老漢再遲一步,多管做出來,如今還好。
        (說不了,只見兩個人攙著那鳥教頭走出廟來,打得鼻塌嘴歪。)
        (原來被麗卿掃壞了孤拐骨,行走不得,一步一顛的扶出來,口裡叫道)
    口 裡:衙內與我作主!
    高 衙:原來是陳老希的令愛姑娘,怪道我們著他的手。
    高 衙:(那教頭掙著眼,對陳希真道)太尉待得你好,你叫女兒打衙內,稟過太尉,慢
        慢和你講!
    希 真:(希真只是陪禮)小人總要來陪罪舒氣。
    高 衙:(衙內勸告道)陳老希是我的至交,吃些虧也說不得。
        (幾個矮方巾見衙內不發作,也來相勸。)
        (眾鬧漢也有打破頭的,打腫手的,都說道)
    有幾個:我們同教頭受些傷,且丟一邊;衙內這耳朵卻怎好見太尉?掩蓋殺也是我們的干
        係,總要衙內與我們做主。
    高 衙:我會說,你們放心。
        (希真聽得這話,心中暗喜道)
    心中暗:這廝中俺計也。
    高 衙:(便對那些人道)眾位有受傷的,老漢來醫治、陪話。這裡不是說話處,且到前
        面那座酒樓上去。
    心中暗:(那教頭道)似衙內這般仁厚君子,實在少有。
    高 衙:(眾閒漢道)用得你說!
        (一步一顛去了。)
    心中暗:(那些看的人都笑道)這個老道士,親生的女兒被人調戲,還去這般陪小心!
    范 天:(范天喜亦笑道)怎麼一個好漢,學道士學得連氣都沒了。
    心中暗:(對戴週二人說)我們再進觀去。
        (三人又一同進來,果然熱鬧。)
        (真個是燈彩耀眼,蕭鼓喧天。)
        (只見那西廊下有幾架執事頭踏,都吃打倒在一邊,那些道士廟祝在那裡扶持收
        (拾;又見那地下打落的許多樂器桿棒零星之類,滿地下亂踏。)
    只聽得:(又聽得有幾個燒香的老婦人說道)不知是那家的女娘,這般利害,許多男子漢
        都吃他打得沒路走!
    有幾個:(又有幾個子弟們道)高衙內今番也吃了苦。便是復得仇,也吃盡了眼前虧。
        (戴宗等三個都肚裡暗笑。)
        (看了多時,又去各處隨喜了。)
        (范天喜邀他二人出來,也到那大酒樓上吃些酒飯。)
        (到得酒樓上,那陳希真、高衙內一班人已散去了好一歇,只聽那些人還在那裡
        (紛紛講說。)
        (戴宗等周回看了一轉,只有那樓角邊有個空座頭,三人就去坐下。)
        (叫過賣搬些果品酒肉來,三個人吃著。)
    戴 宗:端的這女子了得!
    周 通:就是一丈青武藝了得,龐兒俊俏,卻沒得這般文雅。
        (戴宗四面看了一看,低聲道)
    戴 宗:小可意思欲乘機說他入伙,何如?
        (范天喜稱是。)
        (三人又吃了一回酒,取飯吃罷,下來算完賬,周通)
    周 通:東大街往那裡走?
    范 天:(范天喜道)你們都隨我來。
        (三個人進城,一路奔希真家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