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老忠良衙齋自嘆 聖天子欽召梅公)
    (詞云:
    (  離了朝官位兒,跳出是非窩兒,清閑老人家心兒,消磨了豪杰性兒。)
    (尋一塊無人地兒,做幾間矮矮房兒,打幾扇窗兒,栽種幾株樹兒。)
    (山上有草牧羊兒,池塘有水養魚兒。)
    (到春來養花兒,到夏來乘涼兒,到秋來觀菊兒,到冬來踏雪兒。)
    (一年四季收些五谷雜糧兒,做幾壇酒兒,殺幾只雞兒,烹幾尾魚兒,請幾位知
    (心的老兒,猜拳行令兒,謳歌唱曲兒,只吃到三更斜月兒。)
    (懷中抱子兒,腳旁睡妻兒,這纔是無懮無慮快活逍遙一個老頭兒。)
    (詩曰:
    (  自古高風生大儒,忠君愛國費躊躇。)
    (身至諫垣心輔政,豈知天意不能除。)
    (奸臣反作君心腹,忠良頸血濺當衢。)
    (文明日盛消群黨,方顯男兒是丈夫。)
    
    
2**時間: 地點:
    (話說這部奇書,出在大唐肅宗年間。)
    (江南常州府,有一清廉正直之臣。)
    (這位老爺,姓梅名魁字伯高,夫人邱氏,所生只得一位公子,名壁字良玉,自
    (幼與侯鸞之女結親,因各為官出仕,故而未娶。)
    (單言梅公,乃科甲出身,初任特授山東濟南府歷城縣知縣。)
    (榮任十餘載,為官清正,只吃民間一杯水,不要百姓半文錢。)
    (常聞起盧杞為相,信用奸邪,俱出銀錢寶玩結交權黨,都是剝冠小民、席卷地
    (皮之輩,但逢如意,就升轉得快,不上幾年,可任之極品。)
    (一切清廉正直之臣,又不能升遷,他還要尋出事來拿問他。)
    (可憐把那些忠良,貶的貶,殺的殺,不知害了多少官的性命。)
    (這梅公幸喜他還有故交同年的,有幾個在朝做到大位,故此纔做得這幾年官。
    ()
    (不是同年之力,不知怎麼結局。)
    (你說這幾位同年是誰?一個是江南揚州府江都縣人氏,姓陳,名日升,字東初
    (,官居吏部尚書;一個是淮安府山陽縣人氏,姓馮,名樂天,字度修,官居都
    (察院左都御史;一個是河南開封府考城縣人氏,姓黨,名進,字懋修,官居翰
    (林院大學士;一個是山東兗州府濟縣人氏,姓陸,名福齋,字爾修,官居詹事
    (府正詹事。)
    (這幾位老爺,都是梅公的年兄,刎頸之交,故在京中照應,是以盧杞不能下手
    (害他。)
    (梅公平日無事,常對夫人說道)
梅 公:我看現在登科發甲的官員,哪個能與皇家出力,愛惜黎民,報皇家知遇之恩?只
    知逢迎上司,謀幹遷升。若奉迎上司,必要金銀珠寶、玩好古物,纔能高升。你
    想,若要如此進獻權黨,至少也得千萬金方能充裕。我想一個讀書之人,十年寒
    窗,磨穿鐵硯,哪有如此財寶?若要進獻當道,必須剝冠小民脂膏都為己有,纔
    得榮升。下民易虐,只怕上天難欺。我這頂紗帽,也是十年苦換來的。又蒙皇上
    天恩,祖宗福庇。在此化民以正人倫之事,豈能效那貪官,拿珠寶去饋送上司,
    並那當道的權貴!我乃賴天之福,在此為官,做一日官,治一日民,盡一日忠。
    恐不做官時,回家同老妻兒子守著幾畝薄產,樂于林下,也是人生在世一場。要
    我梅魁結交上司,送饋權黨,謀幹升遷,斷不敢做沒天理喪良心的事,且自由安
    天命而已。
    (忽一日沒事,梅公與夫人閑坐談心)
梅 公:光陰如箭,不覺在此任所,已有十多年了。此日喜得沒事,後日又是夫人的壽誕
    ,我想備兩碗餚菜,與夫人上壽。
梅夫人:年年要老爺上壽,難為你了。
    (于是梅公即吩咐院子傳出去,叫值日買辦買菜。)
梅 公:(院子答應道)曉得。
    (即將買菜單子,交與買辦。)
    (不多時,買辦將菜送進宅門上。)
    (你道是什麼東西?原來是兩把菠菜,八塊豆腐,半斤豬肉,兩斤水酒。)
    (家人送至廚房備辦不提。)
    
    
3**時間: 地點:
    (再說梅公叫家人請公子與夫人上壽,公子聽得,即起身來整頓衣帽,叫書童鎖
    (了書房門,一路走進內堂,只見老爺與夫人對坐談心。)
公 子:爹爹、母親在上,孩兒拜揖。
梅 公:(梅公與夫人說道)我兒坐了。
梅 公:今日衙中無事,後日又是你母親壽誕,叫你來把盞上壽。
公 子:孩兒知道。
    (不多一會,家人就托出四碟小菜:兩碗豬肉,兩碗菠菜豆腐,三雙杯筷,安了
    (坐位。)
    (梅公與夫人上坐,公子旁坐。)
梅 公:(梅公對夫人說道)你我也算晚景有靠,此酒席雖不豐美,但孩兒禮節不差,後
    來必成大用。自古道『為師誇徒,必不是好師;為父誇子,必不是好父。』只是
    我為父的,不是那不成才之父,誇為子的胸中之才。這一向不曾與你講讀,你把
    平日所習的經藝,呈上一篇,與為父的看看。
梅夫人:(夫人對梅公笑道)孩兒讀書,原以功名為念,一朝脫白掛綠,繼你一脈書香,
    還有什麼講究?
梅 公:你乃婦人家見識,哪知世間道理。聖人云:『正則守經,亂則從權。』如今聖上
    被奸臣盧杞蒙混,總不能進朝見駕。倘若升金階面奏,除奸保忠,將盧杞一黨奸
    賊,啟奏龍顏。若聖上准奏,將盧杞一黨,斬盡殺絕;若不准奏,下官必定遭其
    害。即將斬首市曹,我亦含笑於九泉,縱死亦瞑目,留得一個好名,傳于後世。
    一者也不負皇恩忠心未報,二則損生於盛世,千載難逢。那時,我梅魁亦能見祖
    宗,方稱我志氣。下官說孩兒,無非看他心跡如何。倘若名登金榜,那一班狐群
    狗黨,橫行于朝中,恐此子效尤,幹那結交權黨、勢壓班僚、喪名失節的事,豈
    不軒我一門清白?且軔祖先,被人唾罵。讀幾行詩書,倒不如隱姓埋名,樂守田
    園,以為正理。
梅夫人:老爺教訓孩兒,甚是有理。
    (夫妻又閑談了些家常之後,漸漸日色西沉,席散各歸寢室不提。)
    
    
4**時間: 地點:
    (卻說第三日,梅公洗臉已畢,正要打點坐堂理事,忽聽得宅門上差役稟事。)
    (不多一會,只見管宅門家人稟道)
梅 公:外面有報子二名,說老爺奉旨內升,要求見領賞。
    (梅公沉吟,叫他帶進來。)
    (家人回轉,即帶進,那二名手執報單,跪在丹墀,磕頭稟道)
只是磕:小的們是吏部衙門執路報子,報老爺高升極品。
    (梅公聞言,哈哈大笑)
哈 哈:你們起來,有話問你。只是我老爺雖是科甲,在此做了十數年貧官,恰是很窮,
    從不愛民財,又不徇那紳衿情面,並沒人在京謀幹升遷,亦沒得珠寶上司打點,
    因何報我升遷?莫非你等報錯了,我想並沒有此事。
只是磕:(報子復又跪下稟道)小的們怎敢錯報!現有皇上聖諭在此,請老爺觀閱。不知
    是那一位老爺保舉此事,皇上天恩,特升老爺吏部都給事。
    (梅公看了上諭,見上面寫道)
梅 公:朕諭陳日升知悉:卿可行文與梅魁等十三員知道,朕念爾等久歷外任,治民有方
    ,居官清勤,已屬應升之員,作速來京可也。因朕前見梅魁有忠烈之志氣,著升
    吏部都給事,餘者升用可也。特諭。
    (梅公看了上諭,又把報單一看)
梅 公:爾等外面伺候,自然有賞。
    (入至後堂,夫人笑說道)
梅夫人:恭喜老爺高升。
公 子:(公子也來作揖道)恭喜爹爹高升。
梅 公:哎!夫人。這也是命該如此,故有此上諭。
    (夫人、公子大驚道)
梅夫人:老爺高升,賴祖宗福庇,方纔有這機遇,聖上纔想著,老爺怎麼說命裏該當如此
    ?這話是怎麼說起?
    (不知梅公說出怎樣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聞王命忠臣訓子 為升遷誥命勸夫)
    (詞云:
    (  不喜皇都帝畿,只愛山野村居。)
    (說什麼繡戶珠幃,怎比俺茅舍竹籬。)
    (說什麼四馬駕車,怎比俺藤床竹椅。)
    (說什麼玉佩金鞍,怎比俺麻鞋草履。)
    (說什麼愛妾美姬,怎比俺稚子山妻。)
    (說什麼珍饈百味,怎比俺麥飯黃齏。)
    (興來時,下著棋;悶來時,做首詩。)
    (畫的是海棠花蕊,愛的是紅蓮出水。)
    (驀回頭,菊綻東籬,又不覺寒梅雪裏。)
    (不管是和非。)
    (見村童跨牛回,綠柳影裏游人戲,紅杏村中飄酒旂,一任你爭名奪利求富貴,
    (怎比俺水秀山青隱士居。)
    (詩曰:
    (  忙忙碌碌治黎民,忽聞朝命召登程。)
    (拋妻撇子心耿直,猶將身首報君恩。)
    
    
5**時間: 地點:
梅 公:(話說梅公)你哪裏曉得內中之事。且打發報子去了,回來再與你們講。
    (梅公走進臥房,將分金稱這幾兩,又稱了三星,將紅紙包好,拿在手中。)
    (走進前廳,吩咐把報子傳來。)
    (家人答應,即便把報子傳進。)
梅 公:我卻是一個窮官,有勞你二人遠來報我。這是俸金銀四兩,送與你二人做喜之禮
    ,只輕微得緊。這是三星,為你二人一飯之需。
梅夫人:(報子跪下稟道)小的怎敢領老爺之賞。只是老爺有好親眷,寫幾十家與小的報
    報,這是和領老爺的賞一樣。
梅 公:我是個寒儒,怎麼有好親眷?縱有幾家,都是困守田園,樂于山水的鄉農,怎好
    勞你們去報?還是不去的卻好。
    (報子見梅公正直,不敢多言,只得磕頭謝了賞,去報別家不提。)
    (梅公回到後堂,吩咐備酒,仍照昨日一樣,不要過費。)
家 人:曉得。
梅 公:(梅公對夫人說道)我與你母子二人今日分別,不知可有相會日子否?
梅夫人:老爺這話怎麼講起?進京,少不得我與你孩兒同一路而行,哪有分別之理?
梅 公:你與孩兒不可隨我進京,可收拾回轉常州。一來你母子也歸故土,二來家中還有
    幾畝田地,足可供你二人薪水之費。你們若隨我進京,則不可。我一進京到任之
    後,就要起奏盧杞、黃嵩這一班奸賊,若然不是他死,便是我亡,恨不得咬他的
    肉,粉骨碎尸,方泄我之恨。今蒙聖上擢用之恩,敢不盡忠于國,我眼中豈容得
    這一班狐群,我就將此性命拚了,有何含怨?倘若我刑斬之後,你母子在京中,
    盧杞那賊,怎肯放過你們?他必要斬草除根,可不絕了我梅門之後。你們在常州
    ,一聞有什麼吉凶,還可改名換姓以避難。待孩兒日後可以立身于廊廟,那時見
    機而行,暗約眾年伯叔,一同參奏,豈不是個長遠之見?即不能出仕皇家,亦可
    以耕種田園,存身于後世,必要隨我進京做什麼?
梅夫人:我母子不到京中也罷,只是你在京都任所,何人服侍?況老爺年邁,冷暖飢寒,
    誰人照應?
梅 公:只此一言,足感夫人盛情。一到京城,必與奸賊見個高低。若是聖上准了我的本
    章,剎除奸黨,那時再著人來接夫人和孩兒到我任所不遲。
    (正在說話之間,那宅門的家人稟道)
家 人:合城眾鄉紳,來恭賀老爺高升,都在迎賓館,老爺還是會,還是不會?
梅 公:平日我從不會客,今日他們既來,我也要與他們會一會。
家 人:是。
    (正要走出,梅公)
梅 公:且慢。與我吩咐禮房,填寫官銜帖子,備辦伺候拜謝。再吩咐號房,凡有一應送
    禮之人,一概拿我的名帖璧謝。不要來回,容日後拜謝。
    (家人即吩咐書役,不必交待。)
    (于是梅公穿了補服,鄉紳一齊上前迎接)
梅 公:恭喜老爺得臺垣之權,乃國來幀祥之兆也。
    (梅公謙遜了一會,于是各分賓主坐下,眾紳士道)
梅 公:治弟等得老父母在此作宰,實曠世之幸也。聞老父母都諫之遷,又出自上意,將
    來必至三公之位,治弟等子侄,他日必出于門下矣。
梅 公:豈敢!只是弟在此為官,卻沒有苟情等弊。至于內轉,蒙天子之恩,為臣子豈不
    忠心,冠除朝中奸黨。弟蒙諸位先生獎論,真有愧耳!
    (不提那梅公與眾鄉紳敘話。)
    
    
6**時間: 地點:
    (再說夫人著家人收拾行李、細軟等物,便對公子說道)
梅夫人:我兒,你父親執意要與皇家剎除奸黨,只是滅門之禍不遠。
公 子:母親所道正是,但爹爹並不以生死為念,只要做一代名臣,故爾捐軀為國也,是
    人臣之道也。
    
    
7**時間: 地點:
    (正說之時,梅公送紳士去了,回轉宅內,脫了補服,見那些人收拾行李物件,
    (便暗暗點頭。)
    (無非人生名利攸關,故此一世奔勞。)
    (只見夫人、公子在內堂講些苦言,便走進內堂)
梅夫人:夫人,你與孩兒低言悄語,說的是什麼事?
梅夫人:我與孩兒在此,想老爺進京之事。孩兒說道,這也是人臣之道也。
梅 公:夫人。
    (又看了一看公子,把手拈著長須,便哈哈大笑道)
哈 哈:好!好一個人臣之大道。夫人,我孩兒將來竟有下官之風,非是那不肖之輩。只
    此一言,只見他的志氣不凡的了。下官今日即頸血濺地,也沒身後之慮了。
    (便攜夫人之手,又叫公子道)
梅夫人:我兒也進來。
    (同到內堂,梅公叫丫環把箱朦拜匣等,一概取過來,親自用鑰匙一一開了箱子
    (等件,與夫人、公子一同檢點。)
    (只見其衣衫裙襖、宮衣圓領數件,其餘的不過是些布衣布服,別無他物。)
    (又把拜匣開了,內中只有俸金三百兩,並無金珠玉器。)
    (梅公自將俸金五十兩,餘下的並箱籠等物,都交與夫人,便說道)
梅 公:老夫做了數十年官,只此而已。你與孩兒即便收拾,動身回常州。我已吩咐傳下
    船只伺候,准于明日開行。
    (梅公說畢,又叫執事人等前來,吩咐)
又吩咐:明日送夫人、公子回鄉,後日拜辭上司各位大老爺與合城鄉紳,只候署印老爺一
    到,我交卸了,即便起行。爾等速備小轎一乘,驢子二匹,供我路上長行足矣。
    (書吏出外備辦不提。)
    
    
8**時間: 地點:
    (且說這位梅老爺,又傳眾衙役並三班、六房、書吏人等,齊到後堂。)
    (于是,眾人齊到後堂,參見梅公,分班站立兩旁。)
    (梅公見合衙差役人等一個不少,便開)
便 開:爾等俱是我署中書役人等麼?
又吩咐:(眾人一齊稟道)是!
梅 公:本縣奉命進京,爾等心中以為何如?
又吩咐:(眾人道)老爺榮任高升,真乃加官進爵,衣紫腰金之先兆也。
梅 公:我在此做了十數年官,也卻沒甚難為爾等也,只是弊竇卻也清除。本縣去後,各
    宜遵守條約,不得仍蹈前轍,有礙于本官之職守,即不忠也。本官既有沾于官箴
    ,爾等豈能逃于法網之外,必帶累于父母,即不孝也。自古道,忠義孝親,此為
    人一世之名節也,爾等日後以忠孝節義,自有上天昭察,遠報兒孫,近則爾等身
    享福壽帳寧,乃久遠之慶矣。
又吩咐:(眾人道)小的們謹領老爺的明訓。
    (磕個頭起來辭出。)
    (梅公轉身,欲向後去,只見宅門上稟道)
梅 公:有各位上司大老爺,差人來恭喜老爺,還有書字面交。
梅 公:外面有多少人?
家 人:是省以及同寅諸位老爺的家人,俱在外面伺候,要見老爺,有書交稟。因家老爺
    吩咐眾衙役,故而不敢進來。
梅 公:你與我回覆各位老爺的管家說,書信不消看得,叫他們回去,多多拜上他們的主
    人,說我改日拜謝辭行。再者,我到京中之後,少不得忠則忠,奸則奸,都自然
    呈上皇帝之前,聽從他的旨意罷了,要書做什麼?
    (家人答應,走出外面,照梅公吩咐之話,同那些管家說了。)
    (各人滿臉羞愧,即拱手而散。)
    (列位,你說這些合省的各位上司,為何先著家人來恭喜梅公,這是什麼意思?
    (無非見皇上親點內升,不知怎麼樣恩壞。)
    (那來的書信,無非是要梅公在京替他們照應。)
    (是這個緣故,所以梅公早已看破,便一概回絕,也不等那些家人面見。)
    (他們自然回轉,一一稟告他們的本官。)
    (那些上司,也少不得擔些鬼胎在心中,免不得又要寫信進京與那些奸賊座師,
    (此是後話不提。)
    
    
9**時間: 地點:
    (再說梅公開發那些上司的家人去了,便帶著笑)
梅 公:如今世上真是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
    (自嘆著進入室內,見夫人與公子俱各收拾停當。)
    (夫人見梅公,便問)
便 開:老爺方纔與何人說話?
梅 公:下官方纔傳衙役教訓一番,正要進後堂與夫人餞行,不意那些沒廉恥的上司,俱
    著家人來恭喜,拿些書信來托下官。你想,我今日要去見他們,可輕易容一見?
    我方纔笑的,是丈夫不可一日沒權之故耳。
梅夫人:老爺便怎麼樣了?
梅 公:他們的書信,便原封帶回,一概改日拜謝。夫人,你說好笑不好笑?
    (夫妻正說話之間,家人稟道)
家 人:酒已齊備。
梅 公:(梅公吩咐)請公子飲酒。
    (三人入席,梅公向夫人說)
梅 公:你母子回鄉,自立門戶,勤耕苦讀,且勿以我在京為念。日日教訓孩兒,不可游
    蕩,以致有那些非法的書帖等件,入在那鄉府州縣各衙門中。你須切記我的話。
    你看我年登五十,居官多年,未有片紙、只字字跡出入公庭。汝等回家,不可壞
    我的名聲。
梅夫人:這個自然,遵老爺的教。只是老爺在京做官,也要見機而行,凡事可忍則忍,不
    可以性傲居心。自古道:三思而行,再思可矣。方不愧君子之大度。至于盧、黃
    等輩,只可推三分呆處,不可傲性要緊,望老爺察之。
    (梅公聽得此言,不覺鬚眉直豎,拍席叫道)
梅 公:夫人,你說哪裏話來!我恨不得即刻到京,把這一黨的奸賊,親手碎戮其尸,食
    其肉而寢其皮,怎麼還要三思而行,從前常與夫人說過,恨不得一時見駕,今者
    天從人願,聖天子恩重如山,以知縣之微員,而擢升科諫,倘能再授俺上方劍在
    手,殺盡群奸頸上頭。
梅 公:(氣沖沖把盞筷一推)明天夫人回鄉,也該早早安寢。
    (吩咐家人把酒席撤了,好生收拾,小心火燭。)
    (梅公與夫人進房安寢,公子回到書房,著書童收拾琴劍書籍等件,忙忙碌碌,
    (不覺更深,方纔就寢。)
    (一夜晚景不提。)
    (次日早晨,梅公與夫人起來梳洗,公子來至臥房請安。)
梅夫人:我兒今日如何起來這等早?
公 子:今日乃是母親壽誕,孩兒特來拜壽。
梅 公:今日是夫人生辰,我卻忘懷了。
    (吩咐家人備辦香燭伺候。)
    (于是,梅公與夫人行禮過後,公子也拜過壽,家人又叩過了頭,起來,然後就
    (擺下小菜碟子。)
    (梅公與夫人用面,家人打發行李上船。)
    (夫人、公子用畢酒飯,又拜辭了官署裏面神祗,又與梅公拜別。)
    (公子也過來拜別爹爹。)
    (夫人又說了細話,叮嚀道)
梅夫人:老爺一路要保重身體,寒著衣,飢進食。
    (說不盡家常話。)
    (家人又來拜辭梅公,夫人)
梅夫人:老爺帶幾個家人進京服侍?
梅 公:我不用多人,只用梅白隨我進京,其餘都隨夫人回去。
    
    
10**時間: 地點:
    (正說之間,只聽得署外有千百人聲音的嘈嚷。)
    (梅公與夫人、公子,並合署的家人,不知所為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眾黎民哭留青天 賢縣主慰勞赤子)
    (詞云:
    (  歸來重壘舊生涯,瀟灑柴桑處士家。)
    (茅屋兒不用高和大,愛清閑豈在繁華。)
    (紙糊窗,紗櫥榻,掛一幅丹青畫,插幾枝得意花,自燒香,童子烹茶。)
    (詩曰:
    (  黎民聞知賢縣升,攀轅赴轉淚盈盈。)
    (只因正直無私曲,總得芳名滿道稱。)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