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廣慶園三杰會仙猿 侯化泰再施驚人藝)
    (詩曰:
    (  安分身無辱,知機心自閒。)
    (雖居人世上,猶處天台間。)
    (鋼腸烈士歐陽善、鐵膽書生諸葛吉、玉面哪吒張玉峰三人到了廣慶茶園,見了
    (鐵頭孫兆英之面,細看那孫兆英雖是禿子,與昨晚耍笑他三人的那個禿的模樣
    (兒不對,昨夜耍笑他三人的那個禿子六七十歲的年紀,孫兆英年紀才二十七八
    (歲,故此四人見面,一說昨夜晚之事)
歐陽善:有個禿老頭兒,有六七十歲,假充四哥你的名姓,他自通名說:『我是廣慶茶園
    鐵頭孫兆英是也。』故此小弟前來請教,卻多有得罪四哥。
孫 四:(鐵頭孫四)三位,這件事不怨你們,總是那假充我的字號的那個小子不是東西
    ,他是我孫兆英的重孫子!
    (這句話尚未說完,只聽的那正面樓上有人笑言說)
有 人:呔!孫兆英,你休要罵人,我也是個朋友。
    (說著,從樓上跳下一人,站在當中。)
    (孫四抬頭一看,見那人身高五尺,頭上油亮,並無一根頭髮,面如滿月,細眉
    (圓眼,眼光足滿,皂白分明,神光似電,準頭端正,唇若涂脂,一部花白鬍鬚
    (,身穿青縐綢一件長衫,內襯紫花布褲褂,青洋縐單套褲,白布襪,青緞子實
    (納幫皂鞋;手內擎著全棕竹一百單八將一把折扇;笑嘻嘻的說)
孫 四:孫四,我聽說你也是個朋友,你先別罵人哪!
孫 四:(孫兆英一看這人的面目,知道是位俠義英雄,非等閒之人,不敢輕慢,連忙問
    (道說)尊駕貴姓?哪裡人氏?來此何干?
有 人:(那禿老頭兒說)我這話也長了,一時間也說不完。我過時拜訪,細談沛腑就是
    了。我今日要會會這玉面哪吒張玉峰是何如人也。
    (歐陽善、葛吉、張玉峰三人早已聽見了,過去)
過 去:禿老頭兒,我等與你何冤何仇,你這樣耍笑我們!咱們也不必在這裡亂人家的買
    賣,你跟我走,找一個地方,咱們分個高低。
    (那禿老頭兒聽他等之言,說)
有 人:好,你我就此前往永定門外大沙子口兒見吧!
    (說完,一轉身往外去了。)
    (鋼腸烈士歐陽善、鐵膽書生諸葛吉、玉面哪吒張玉峰等三人說)
歐陽善:很好,我們一同跟你去!
    
    
2**時間: 地點:
    (說話之間,這三人隨後也追出去了。)
    (鐵頭孫四要攔阻也來不及了,告訴伙計套車,也要隨後追去。)
    (書中且說那個禿老頭兒乃是天下揚名的人物,姓侯名化泰,外號追風仙猿。)
    (因為他身體靈便,日行一千一百里,夜行一千程途,方得這個綽號。)
    (練得一身軟硬的功夫,長拳短打,刀槍棍棒,各種的暗器,無不精通。)
    (平生專愛結交天下的英雄好漢。)
    (家住在山東東昌府離城二十五里的侯家寨。)
    (只因他胞弟無髮俠義侯化和,前者被鐵膽書生諸葛吉贏了,受了子母鴛鴦鉞的
    (虧,他回歸山東,與他兄長追風仙猿侯化泰一說,在京中如何與諸葛吉等三人
    (比武,自己不能取勝)
諸葛吉:求兄長替我報仇,方消此恨!
侯化泰:既是如此,你在家中等我,我去必要把他三人的首級給你帶回山東來。我再邀請
    兩位朋友跟我去,你在家中候音信吧。
    (過了幾日,侯化泰邀他同鄉兩個知己的朋友:一個叫李漢卿,是一位秀才,以
    (教書為生,與侯化泰是近鄰舍,又是知己的朋友;那第二位是周茂源,賣珠寶
    (石的客人,久不作此生理,家財巨萬,為人樂善好施,慷慨大義,故與侯化泰
    (說得到一處,是知心之友。)
    (這三人商議好了,僱了兩輛車,周茂源帶了兩個家人,名叫周興、周旺,侯化
    (泰與李先生並未帶跟人,擇了吉日起身。)
    (在路上正值九月初旬,金風颯颯,殘蘆飄絮,敗柳凋零,北雁南飛。)
    (在山東道上非止一日,這三人沿途遇景而觀。)
    
    
3**時間: 地點:
    (這日到了直隸交界,住在二十里鋪。)
    (這夜西北風大作,彤雲密布。)
    (天有初鼓,三人正自吃酒談心,忽聽那窗外點點滴滴下起雨來,越下越大。)
先 生:(李先生)這場秋雨可要涼了。堪刻立冬,今日九月二十七日,再過幾日十月了
    ,你我要在京都過冬。
侯化泰:(周茂源說)我遨遊九省,惟京都我未能盡情逛到。我這一入都,要把燕都八景
    、各處古蹟、五壇八廟、居樓戲館、山場廟宇,各處有名勝跡全都逛到,方稱心
    懷。
侯化泰:我久有此心。天下有名之地,惟京都屬第一,我未到過。這一到都中,一則替二
    弟報仇雪恨,二則要逛逛京內勝景。
    (三人談些閒話。)
    (外面雨還未息,叫店小二撤去杯盤碗盞,三人安歇。)
    (次日,幸喜雨已住了,浮雲已散,碧天如洗,三人坐車上路。)
    (曉行夜住,饑餐渴飲,非止一日,到了京都,住在楊梅竹斜街廣升店內,找的
    (是三間上房,給了趕車的車價錢、酒錢。)
    (店內小伙計送上洗臉水來。)
    (李漢卿一看這三間上房,屋內倒乾淨得好,靠北牆上掛著一張挑山紙畫,畫的
    (花卉百果水仙。)
    (兩旁有一幅對聯,上寫是:無情歲月增中減,有味詩書苦後甜。)
    (下款落的是楊繼盛。)
    (筆法秀硬,豐彩悅人。)
    (靠下面是一張八仙桌子,兩邊各有太師椅一把。)
    (東裡間垂著落地幔帳,裡邊是兩張大牀,西邊靠北牆一張,西北一個茶几,南
    (窗下一張榆木楂漆的八仙桌兒,兩邊有兩張椅子。)
    (侯化泰三人洗完了臉,叫店中伙計要酒菜吃酒,直鬧至初更時候,方才安歇睡
    (覺。)
    (次日,周、李二位逛前門大街去,侯化泰去訪訪那鋼腸烈士歐陽善、鐵膽書生
    (諸葛吉這二人是如何的人物。)
    (從此步步留心,暗訪張玉峰等為人作事如何。)
    (不知不覺殘冬已過,又至新春,侯化泰把事也訪明白。)
    (過了燈節之後,又至二月天氣,侯化泰把主意立定。)
    
    
4**時間: 地點:
    (這日,他請李漢卿、周茂源聽戲,三人又逛了幾天。)
    (侯化泰先訪張玉峰,在紙鋪買紙,後來夜內在他家耍笑他,直鬧了半夜;又去
    (找歐陽善、諸葛吉耍笑,臨走說)
諸葛吉:我是鐵頭孫四,你二人若不服,明天去找我,咱們那裡准見。
    (侯化泰回到店內,次日早起來,告訴李漢卿說)
侯化泰:你二人在此處等我,我去訪一個朋友去。
    (說著,他就出了店門,走到了肉市廣慶茶園內。)
    
    
5**時間: 地點:
    (此時並未上座,他就在樓上占了一張桌兒,自己吃茶,靜聽下面的消息。)
    (不多一時,聽見張玉峰問孫四,又聽見有人說話聲音,是歐陽善、諸葛吉二人
    (,他四人見面,並未翻臉。)
    (那孫四一罵,他才跳下樓去)
孫 四:孫四,你先別罵人,我在這等候多時了,我今日要會會你這幾個人物。我在永定
    門外大沙子口兒等你們,那裡見吧!敢去者即是英雄,我領教領教你們的武藝,
    憑你們也敢藐視天下的英雄!我要看看尊駕等!
    (說罷,他先走了。)
歐陽善:(歐陽善等三個人各帶兵刃)你先別說大話,我三人與你分個上下!
    (這三位豪傑立刻出了戲園子大門,坐著張玉峰那輛車,一直的出了永定門,到
    (了大沙子口兒。)
張玉峰:(俗言說)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諸葛吉:禿老頭兒,你姓什麼,叫什麼?我三人也要知道你的名字。
侯化泰:我姓侯,名化泰,外號人稱追風仙猿便是。你們三人哪一個會使子母鴛鴦鉞?我
    要領教領教。
諸葛吉:很好,我就使的是這個兵刃,你我二人比較比較吧!
    (說著,一擺兵刃,直奔侯化泰咽喉而來。)
    (侯化泰不慌不忙的,把隨身帶的雙刃純鋼圈迎面一擺,這二人在當中動起手來
    (。)
    (諸葛吉自學會這件兵刃,並未遇過敵手,今日自己知道)
自 己:這侯化泰這廝不是等閒之人,我今遇此人,不可輕敵。
    (兵刃處處留心。)
    (那侯化泰見諸葛吉少年英雄,又知道他三人素日所為,不是為非作惡之人,故
    (此有一番不忍殺害他之心。)
    (他的純鋼圈門路精通,要贏諸葛吉早就贏了他啦,他為是要看他們有幾番的門
    (路,要看個真實。)
    (二人正在酣鬥之際,正北有一輛車如飛相似趕到)
二 人:你二位先別動手,看在我的面上吧!
    (一行說著,就從車上跳將下來。)
    (原來鐵頭孫四方到這裡,看見諸葛吉的子母鴛鴦鉞被侯化泰的雙刃純鋼圈給套
    (上了,一隻圈套在脖子上。)
    (侯化泰並不加害於他,一撤手,拍掌大笑)
侯化泰:諸葛吉,你休要藐視天下英雄!我此來為你兄弟三人在這大沙子口兒獨顯己能,
    把山東路的無髮俠義侯化和給戰敗了,我這來就是要與他出氣!
    (張玉峰二人一見,各擺兵刃,要往上闖。)
孫 四:(鐵頭孫四)不可,全有我哪!
孫 四:(把兩人的兵刃各歸本主)你四位不要這樣,天下的把勢是一家人,也無多大冤
    仇。
侯化泰:三位好漢,我這人也不會送情,我要害你們的時節,夜內你三人性命休矣,焉能
    留到此時?我看你們三位也是英雄,常言說得好:『英雄惜英雄,好漢愛好漢。
    』你三位要不擇嫌,你我今日談談。
    (張玉峰見這侯化泰語言瀟灑,乃是一位俠義英雄。)
張玉峰:(孫兆英又給四人見禮)我今討個大臉,在我廣慶茶園一敘,我略備一杯水酒,
    奉請四位暢談一會,你們意下如何?
侯化泰:很好,我也久仰尊駕之威名,故昨朝借尊名相戲,我這裡賠罪了。
孫 四:既往不咎就是了。
    (五人分坐兩輛車,進了永定門,到了肉市廣慶茶園樓上,占了一個官座,叫伙
    (計要一桌酒菜。)
    (五人對坐吃酒,談些今古英雄、俠義豪傑,心投意合,五人遂訂金蘭之好。)
    (侯化泰居長,歐陽善次之,孫四行三,諸葛吉得四,張玉峰行五。)
孫 四:我今日與你四位說,我有一個拜兄,姓馬名夢太,住家在安定門內國子監,練的
    一身好功夫,在前門外打過土匪,與神力王比武,興順鏢店救駕擒賊,真乃當世
    之英雄!此時跟神力王保升副將,隨征四川峨嵋山,拿叛逆天地會八卦教賽諸葛
    吳恩,早晚要一跑紅旗,他必要高官得作,駿馬任騎。我想大丈夫生在世間,為
    的光宗耀祖、顯姓揚名為是。還有一位姓張,名廣太,現任西海岸獨龍口的總兵
    ,都是由異路得的功名。
    (歐陽善等聽孫四之言,說)
歐陽善:好,我三人正想要上軍營,雖說有武藝在身,無奈我等不得其門而入。求賢弟寫
    信一函,我三人要走一趟。
    (孫四也是慷慨之人,立刻寫了一封字柬,交給他三人。)
侯化泰:我也要訪訪張廣太是何如人也。
    (席散,張玉峰)
張玉峰:我本欲留兄台盤桓幾天,無奈我等也要起身往四川去,兄台也要回府,知己之交
    不敘套言,你我五人後會有期。
侯化泰:我此刻回歸山東,不久也要到四川走一趟,看機會行事吧。
    (孫四送走四人。)
    (張玉峰回到家中,安置好了,擇了吉日,與二位拜兄一同起程,把茶館派家人
    (照應,他三人坐車兩輛,出了彰儀門。)
    (時值仲春天氣,一路春風送暖,淑氣迎人,嫩柳生香,桃花爭豔,鳥語花香,
    (到處可觀。)
    (三人坐車,頭一站住良鄉縣;二站涿州,住在南關和順張家老店。)
    (方一下車,把行囊取下來,又將隨帶的三般兵刃拿下去。)
    (住的是上房。)
    (店小二送上洗臉水來,又送上茶來,三人吃茶淨面。)
    (店小二又送上一桌果席來,是二十四樣果碟,十六樣冷葷,紹興酒一壇)
店小二:我家大爺叫送給你們三位爺吃的。
歐陽善:你家大爺姓什麼?在哪屋里居住?
小伙計:你們三位爺先喝著,我也不敢說姓什麼。我去問他,他說叫三位爺千萬留下吧,
    不必說他的名姓。
張玉峰:你給我請過來,我們見見就知道了,這萬不是沒名的朋友。
    (小二答應下去。)
    (不多一時,只聽小二)
小 二:三位爺,我家大爺前來拜訪。
    (他三位往外一看。)
    (不知來者他系何人,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張玉峰旅店結盟 馬夢太探山被獲)
    (詩曰:
    (  騎牛遠遠過前村,短笛橫吹隔壟聞。)
    (多少長安名利客,機關用盡不如君。)
    (鋼腸烈士歐陽善兄弟三人,在上房聽小二說有人前來拜訪,只見簾子一起,從
    (外面進來一人,身高七尺,細長身軀,面如青粉,白中透青,青中透白,兩道
    (細眉毛,一雙圓眼睛,皂白分明,神光足滿,二目放光,準頭端正,四方口,
    (海唇下無須,正在中年三十以外年歲;身穿藍洋縐夾襖,內襯藍紡綢小夾襖、
    (裌褲,外罩米色寧綢夾馬褂褲,灰摹本緞夾套褲,足下白綾襪,厚底四鑲雲履
    (,手拿折扇,進來笑嘻嘻的說)
小 二:三位兄台貴駕光臨,小弟接待來遲,望求恕罪。
張玉峰:(張玉峰三人說)我兄弟三人來至貴處,幸遇尊兄台愛,多蒙青盼,又厚賜酒筵
    ,弟等受之有愧,卻之不恭。尚未領教尊兄大名?
三 人:(那人說)小弟我姓張,名寶任,是本處涿州人,開店生理。今見三位虎駕光臨
    ,我實仰慕之至,略備粗酌野萊,所為要與三位談談心。未領教三位尊姓大名,
    意欲何往?所帶之兵刃可是自己所用,還是給朋友帶的呢?
歐陽善:(歐陽善三人各通了名姓)那兵刃是我三人所使的,略會一二。我們要往四川軍
    營投奔一個朋友去。
張 寶:(張寶任說)是了。
小 二:(叫小二擺上菜酒)三位可別嫌粗率,你我所為談心。
    (四人分賓主落座,飲酒之間,談論些閒話,張寶任說)
張 寶:不瞞三位說,我也愛練把式,拳腳棍棒無不習過。今見三位所使之兵刃,都非常
    見之物,我特意前來領教領教。
歐陽善:(鋼腸烈士歐陽善)我等三人都是結義的弟兄,平生最愛練武,在京都作買賣為
    業。既是兄台愛練武藝,必然是工夫純熟,世外高人,俠義英雄了!
張 寶:(張寶任說)歐陽兄,你不必過謙,你我一見如故,從此不可客套。我今年二十
    九歲,不知尊兄年長?
歐陽善:我比兄長兩歲。
張 寶:(張寶任說)如此說來,你是大哥了。你二位也不必隱瞞,就實說吧。
諸葛吉:(鐵膽書生諸葛吉)我今年二十八歲。
張玉峰:我今年十九歲了。
張 寶:(張寶任說)我久仰大名。在京都有一位玉面哪吒張玉峰,他在前門外打過南霸
    天,遠近聞名,就是尊駕麼?
張玉峰:豈敢,小弟有何德何能之處?兄長過誇了。
張 寶:(張寶任說)我要與三位敘盟,不知尊意如何?
歐陽善:甚好。
    (四人各敘年庚,換了盟帖,四人情投意合。)
張 寶:(張寶任說)你我既是一家人,不必客套了。你三人有這樣驚天動地之能,為何
    定要投奔四川峨嵋山大營?目下穆將軍帶精兵二十萬在河南地界,我給三位寫書
    信一封,派兩個家人護送,兄等到了那裡,有一位帥總姓馬,與我系至親。你三
    位尊意如何?
    (歐陽善一想,要往四川,道路又遠,不如往河南順便)
歐陽善:仁兄若肯如此厚待,我三人也免跋涉四川了。
張 寶:(張寶任說)你們三位事不宜遲,我也不敢久留,請三位於明日起身,我再派人
    護送,順便與我至親捎去一封問好的書信。
    (張玉峰甚是喜悅。)
    (四人又閒談一時,盡歡而散,各自安歇。)
    (次日天明起來,張寶任給他們裝好了車,叫了兩名家丁,鞴馬引路,四人分別
    (。)
張 寶:(張寶任說)張英、張華,你二人好好的在路上侍候三位老爺。
張玉峰:(張玉峰等三人說)兄台請回吧,我等要告辭了!
    (張英、張華二人催馬,頭前引路。)
    (歐陽善、諸葛吉、張玉峰三人,在路上曉行夜住,饑餐渴飲,非止一日,進了
    (河南地界。)
歐陽善:(張英說)三位大爺,咱們今日住桃柳營吧,此去至大營不遠。
    (歐陽善、諸葛吉、張玉峰三人聽張英之言,說)
歐陽善:也好,我等就住在這裡就是,你二人去找店吧。
    (張英、張華二人)
二 人:我二人常走這條道路,都住韓家店,咱們還住那裡,就在十字街西路北裡。
歐陽善:很好。
    (眾人進街,見西邊路北果有一座大店,字號「永升客棧」。)
    (眾人進去,到了上房,張英、張華二人伺候酒飯已畢,天晚安歇。)
    (次日起來,三人睜眼一看,身坐在一座大寨的分金廳上,又有六七十名天地會
    (兵看守,三人兵刃也被人盜去了,慌忙問道)
三 人:你們這伙人是做什麼的?我們昨晚住在店內,怎麼一夜來至此處?
    (只見張英、張華二人過來說)
二 人:三位爺可別惱,我有一段情節細稟:這是我主人張寶任的主意,他是天地會八卦
    教中的逍遙會總,他派我二人送你三位來至這裡,昨夜在店中用熏香把你三位爺
    熏過去,送至這裡來。此處是剪子峪,你三位也不能走了。我已然把書信都投進
    去,等候這裡大會總老龍神馬鳳山的回牌。此處正經管事的是三位,還有侯德山
    、侯保山。
歐陽善:(鋼腸烈士歐陽善三人聽說無奈)我三人不想被他人所冤,就是送我們往這裡來
    ,也要對我弟兄說個明白。我們既來之則安之。
張玉峰:(張玉峰暗中告訴二位拜兄說)看顏色行事,暫且忍耐。
    (這三人正在議論之間,少時送上茶來,三人吃茶。)
忽聽外:(忽見從外面進來一人)三位大爺,我們三位老總升了大廳,有請你三位。
張玉峰:很好。
    (三人跟著傳話之人,出了這配房,往東一看,只見正北五間大廳,東西配房各
    (十間,兩邊擺列刀槍架子。)
    (正面三張座位,當中椅子上坐著一人,年過花甲,面如紫醬,雄眉闊目,精神
    (百倍;頭戴三角白綾巾,紮著金抹額,二龍鬥寶,身披白緞子繡花一領戰袍,
    (足登官靴;五官兇惡,一部花白鬍鬚飄灑胸前。)
    (左邊是侯德山,右邊是侯保山。)
    (兩邊站班嘍兵有一百餘名削刀手,都是年青力壯,二十以外年歲,青絹帕包頭
    (,亮青布夾襖,足登青布快靴,懷抱二寸多寬、四尺二寸長明晃晃的斬馬鋼刀
    (。)
    (張玉峰看罷,一抱拳說)
張玉峰:會總請了!歐陽善等有禮。
    (三人通了名字。)
馬鳳山:三位賢士,今有張會總的書信,薦你三位幫我看守剪子峪。你弟兄三人如不嫌山
    寨卑小,我這後山有一座馬廠,派你三人去看守吧。
三 人:遵令。
    (賞了三人酒筵,派了一百名兵丁,跟這三人前去。)
    (每月支領月費銀三十兩,一年四季有俸。)
    (每逢初一、十五大操,這三人也各施所能。)
    (馬鳳山見三人武藝超群,倒另眼看待,無奈不敢叫掌兵權,不知三人是何等心
    (地,恐其有詐。)
    (過了半載,遷升了三絕會總之職,總理後山。)
    
    
6**時間: 地點:
    (這日,忽然馬鳳山請他三人到大寨。)
    (馬鳳山正在點兵,一見三人來到,心中甚喜)
馬鳳山:你三人來得甚好。今有大清官兵來至山口要戰,請你三人可以給我掠陣。
    (歐陽善三人答應,心中)
心 中:我三人本是安善良民,守分百姓,無故中了奸計,身歸天地會八卦教。今日掠陣
    ,看清營帶兵是哪路英雄。
    (三人在東山坡上看了一陣,卻是胖馬的大帥,瘦馬的先鋒。)
    (這一陣清營大獲全勝,馬鳳山敗回大寨,緊守山口,不敢出陣。)
    (陣亡了侯德山。)
    (鋼腸烈士歐陽善、鐵膽書生諸葛吉、玉面哪吒張玉峰三人先至大帳,給馬鳳山
    (道了受驚。)
馬鳳山:三絕會總,你等不知,今帶兵來的是山東馬成龍,外號胖馬。此人足智多謀,臨
    敵無懼,勇冠三軍。手使大環金絲寶刀,削銅鐵,剁純鋼,切玉斷金,水斬蛟龍
    ,陸斷犀象。前者跟伊大人查辦黃河,在這剪子峪打過小耗神餘四敬,空手奪槊
    。前在蘇州福建會館,大戰你我會中之人。今日在兩軍陣前打仗的這位,名叫瘦
    馬馬夢太,刀劈了侯德山。從此你等多要小心,派人緊守山口。
    (三絕會總回歸後山。)
    (三人用完了晚飯,張玉峰)
張玉峰:二位仁兄,你我三人在這會中堪可一載,今有馬老爺帶官兵打山,你我弟兄不早
    定出頭之計,如山寨一破,玉石俱焚,你我恐被他人所誤,那時悔之晚矣!
歐陽善:我看今日兩軍陣前,馬夢太名不虛傳,真英雄也!你我要棄山寨投奔大清營中,
    到那裡寸功無有,也是無味。依我之見,你我等候與他打仗這時,暗通馬夢太一
    信,咱們三人把馬鳳山拿住,作為進見之功。此事如何?
諸葛吉:很好。你看今晚月色甚明,你我三人到後山步月閒游一番。
張玉峰:正欲如此。你我三人是未到中秋先賞月。
歐陽善:賢弟,想你我有這樣一身好本領,不能揚名顯親、增光耀祖,受制於人之下,好
    不愧死人也!
張玉峰:上古英雄皆有受難被困之時,譬如唐朝薛仁貴、宋時高懷德,久必顯揚於世也。
    (三人正自談論之際,忽見正北一條黑影子。)
    (三人隱藏在樹林之內,用絆腿繩絆倒,拿住一人。)
    (借月光仔細一看,原來是馬夢太。)
    (三人心中暗喜,急忙帶在自己住的房中,將馬夢太放在地下。)
歐陽善:朋友,你貴姓?你說明白了,我們好去獻功。
    (那馬夢太他是從大營討的令,來探剪子峪的路徑,不料被人拿住,自己知道是
    (活不成了)
自 己:小子們把你老爺拿住,或殺或剮,任你自便!我馬夢太乃是天下的英雄,你們要
    是好朋友,給我一個快當,我死之後,鬼魂也感激你們的好處。你們叫我不死不
    活的,我死後作鬼也要罵你們個不了。
歐陽善:(那歐陽善故意的說)喲!我聽你這人的口音,想是咱們北方人,咱們是個同鄉
    。我要是把你送至老會總那裡,你得碎屍萬段。我念同鄉之情,你叫我三聲會總
    爺,我就將你放了。你想,怎麼樣?快說!
馬夢太:呸!老太爺我乃大清國的職官,奉命來探賊人的下落,你等拿住我,殺剮任你所
    為,我焉能反求叛賊釋放之理!量你這小子的剪子峪,彈丸之地,馬鳳山烏合之
    眾,我天兵壓境,此寨不久必破。我活著不能殺賊,死後落個麒麟閣標名,也算
    為國亡身。小子們,不必多說!
諸葛吉:(諸葛吉從裡面出來)你要與我等說些好話,你這條命就算活了。你說這些惡話
    ,真是『惡語傷人六月寒』我等倒是好心,都有好生之德。你既不怕死,把你送
    至前山大寨,見我家老會總,准把你剝皮摘心,開膛抽筋,你就知道了。
    (那馬夢太聽他等之言,不由哈哈冷笑)
那馬夢:大丈夫視死如歸。看你這一伙狐群狗黨也算不了什麼豪傑,老太爺有死而已!
那馬夢:(玉面哪吒張玉峰聽到這裡)二位兄長,不必試探了,也是你我一流人物。
孫 四:(從裡間屋內把鐵頭孫四的書信取出來)老哥,我先賠罪!
孫 四:(將繩扣解開,攙扶起來)馬老兄台,你先看這封書信就知道了。
    (馬夢太正罵賊人,忽見由東屋內出來一人,二十來歲,面白英俊,過來把他解
    (開,扶在東邊椅子上坐,遞過一封書信來,把桌子上的蠟燭剪了燭花兒。)
    (馬夢太接過來一看,上寫:內函由京都前門外廣慶茶園發。)
    (打開一看,不知上寫的是何言詞,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馬夢太夜逢三險 驗兵刃絕處逢生)
    (詩曰:
    (  人生天地常如客,何獨鄉關定是家。)
    (爭似區區隨所遇,年年處處看梅花。)
    (馬夢太接過書信來,看見上面封皮上寫的是)
馬夢太:書由京都前門外廣慶茶園發,名內詳。
    (後面是「康熙年月封」。)
    (自己拆開一看,見上面寫的是:敬請夢太兄台大人福安。)
    (弟孫兆英自拜別後,時常想念,知己之交,不敘套言。)
    (想吾兄大展鴻才,掃蕩邪魔,雖呂望六韜,不過如是。)
    (敬啟者,今有敘盟兄歐陽善、拜弟渚葛吉、張玉峰三人,棍棒純熟,文韜武略
    (,乃當世英杰也,意欲投效軍營,如到之日,兄千萬照應,則弟幸甚!書不盡
    (言,並請台安。)
    (片紙草草,面見再謝。)
    (康熙年月日。)
馬夢太:(蘭弟孫兆英拜衝馬夢太看罷書信)哪位姓歐陽名善哪?
歐陽善:我叫歐陽善。
諸葛吉:(諸葛吉笑嘻嘻的說)我叫諸葛吉。
笑嘻嘻:(又指那白面模樣的說)他叫張玉峰。
馬夢太:你三人不認識我,就應該把我殺了。要不殺害,就該盡朋友之道才是。你三人這
    一耍笑我,連我的朋友你們都瞧不起了!幸虧我馬夢太是不怕死之人,倘若怕死
    ,連我那朋友都不好看哪!
歐陽善:(歐陽善連連賠罪)一時的莽撞,情甘認罪,望乞寬恕。
張玉峰:老哥,都是小弟錯了!此事還得商議一個萬全之策才是。
馬夢太:你三人因為什麼落在這天地會八卦教中?是所因何故呢?
張玉峰:(張玉峰把上項事說了一遍)今日之事,我想定一條苦肉計,將馬老哥捆上,送
    至大寨,到那裡就說拿住奸細了。只要見著馬鳳山的面,把老哥你放開了,你我
    四人拿他。你想好不好?
馬夢太:這不是萬全之計。這山寨內的嘍兵、教匪要一齊動手,你我該當怎樣呢?依我之
    見,我先回大營,見了元帥,定下計策,我再回來。到了這裡,等至天晚,再依
    你們那條計策,把我捆上送至大寨,見了馬鳳山,你我四人將他拿住,外面有官
    兵接應,方能一戰成功。
張玉峰:也好,馬老哥,你先走吧,把大營的官兵調來,再作計較就是。
馬夢太:你三人明夜晚間還在這裡等候就是,我要告辭了。
    (馬夢太往外走,張玉峰三人送出來)
馬夢太:老哥,我等專候捷音就是了。
    (四人分別。)
    (馬夢太出了後山往東,自己走著,心中盤算)
心 中:這是天助我馬夢太該成這件奇功,我也想不到有此奇遇。
    (正思想之間,抬頭一看,見山路崎嶇,樹木森森,不是一來的道路,自己無奈
    (,在各處一找,並無路徑。)
    (信步往前,方走了有七八里之遙,腹中透餓,想要吃點飯才好。)
    (心中思想,仰面一看,皓月當空,清光似月朗星稀。)
    (馬夢太出了這道山口,見目前有座村莊,自己信步進了莊門,到十字街,看那
    (街道平坦,是東西一條街,南北一條街,也有圍子磚牆,四個大門。)
    (他走至十字街,往東一拐,聞見一陣羊肉香味。)
    (見路北一座大莊門,雙門半掩,羊肉的香味從這大門內出來的。)
    (馬夢太一看門內,是路東一間門房,見裡面燈光閃閃。)
    (馬夢太躡足潛蹤,走至臨近,往裡一看,屋內南邊是牀,地下一張八仙桌子上
    (一盞燈,地下一個炭火爐子,上有一個帶蓋的沙鍋,燉著一鍋羊肉,八仙桌上
    (有一把大磁茶壺,兩個茶碗,一沙鍋白米飯。)
    (可巧屋中並無一人。)
馬夢太:我也餓了,不免我吃點飯吧。
    (用手一摸,那茶還熱,自己斟一碗,自斟自飲。)
    (連喝了幾碗,把燉羊肉端下來,放在八仙桌上,打開蓋一看,熱氣騰騰。)
    (又把飯也盛來。)
    (正在饑餓之際,端起碗來,狼吞虎咽,吃了一個不亦樂乎。)
    (正在得意洋洋,心中)
心 中:有福不在忙,這是應該我嘴中之食。
    (正想之際,忽聽那北邊有人說話)
有 人:二哥,我今日燉了三斤羊肉,煮了一鍋飯,請你吃點。你我二人談談心。
    (說著話,門一響,進來了兩個人:頭前走的是身穿月白布褲褂,足下青布快靴
    (;年有三十以外,黑紫麵皮,粗眉大眼,高顴骨,準頭端正,連鬢落腮黑鬍子
    (樣兒。)
    (後邊那個也是這樣的打扮。)
    (一見馬夢太,就問)
馬夢太:你這人是從哪裡來的?快些實說!你倘不實說,我立刻鳴鑼,把你拿住!
馬夢太:(馬夢太飯也吃足了)朋友,你先別著急。在下姓馬,名夢太,是京都人氏。從
    此過路,我實是餓了,我把你的羊肉全給吃了。
馬夢太:(那人一聽,氣往上撞)好哇!你還這麼大模大樣的,見了我連個懼怕都沒有。
    黑夜之間,你無故進我門房,你是因何緣故?
    (說著話,他伸手一抓馬夢太。)
    (馬夢太一閃身,用手一磕他,他「哎喲」一聲,說)
馬夢太:好大膽的賊人,你來與我動手!
    (馬夢太站起來,那兩個人一齊撲他來,他全閃開了,三拳兩腳,將那二人打倒
    (。)
一 想:(他樂嘻嘻的說)不要臉的匹夫!老太爺一鬧,全把你們這伙人要了命!
    (說著,往外就走,又氣又笑。)
    (走了沒有三步,聽見那門房一陣銅鑼響,震動天地。)
馬夢太:不好,我快走吧!出了這個村莊就好了。
    (正思想之際,忽聽那東南迎面一陣鑼響,西、東、北三處皆是如此,鑼聲齊響
    (。)
    (那四面八方燈籠火把,照耀如同白晝,大小巷口兒全都有人把守,刀槍如林,
    (那燈籠上有字,寫的是「守望相助」。)
    (馬夢太情知不好,連忙拉出短把刀、避血桷來,站在那當中。)
有 人:(只聽有人)這次別叫他跑了,拿住他,把他活埋了就是!那兩天埋了一個,今
    日他們又來了。好哇,這次可跑不了啦!
馬夢太:(馬夢太一擺刀)你這群狗黨羊群,老太爺豈把你們放在心上!
    (只見從正南跳過四人,各執長槍,照定馬夢太分心就刺。)
    (馬夢太用短把刀相迎,四人把他圍上。)
    (馬夢太看前顧後,並無一點懼色,把刀法展開了。)
    (那四面八方人也都趕到,燈籠火把,照耀如同白晝一般。)
    (馬夢太一瞧,約三百多號人,把他圍上。)
    
    
7**時間: 地點:
    (此時四面銅鑼不止,馬夢太想不到有這些人,要走也走不了啦,無奈,與眾人
    (動手。)
    (這些人都是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鐧錘抓、钂棍搠棒,各施所能;還有弓箭
    (手、飛抓手,這些人個個奮勇,人人爭先。)
    (馬夢太先前可以招架,到後來刀法遲慢。)
    (又聽西邊一陣鑼鳴,撓勾手飛來,這兩班人齊到,把馬夢太鬧得渾身是汗,想
    (走不能,稍一失神,被人家一把抓住)
馬夢太:這可走不了他啦!捆上他!
    (馬夢太情知不好,把刀一扔,躺在就地,一語不發。)
    (那眾人過來把他捆好,把身上帶的避血桷也搜出去。)
過 來:(內中有一個莊丁說)把他送在莊主那裡發落吧。
馬夢太:(內中有一位年老之人說)這時莊主也早睡了,不如把他埋了,明日告訴就是了
    。
過 來:(眾人齊說)你老人家說的是。
馬夢太:你們這地方好萬惡,拿住活人就敢埋了!
馬夢太:(那眾莊丁一聽,都哈哈大笑)呸!你別不要臉啦!我告訴你吧,我們這莊村先
    前埋了兩個啦,連你是三個啦。你們眾人別等著,抬起就走吧!
    (把馬夢太抬起來。)
馬夢太:(莊兵說)把這兵刃送到莊主那裡去,是一口刀、一個避血桷。
    (內中有人拿了去了。)
    (眾人抬起馬夢太,出了西村口,往北走了不遠,到了一個深溝,這地方是埋人
    (的所在。)
    (馬夢太此時心如萬箭鑽心,刀剜肺腑,一想)
一 想:我要是死在賊人之手,還算為國盡忠哪!不想我死這裡,合營的朋友不能見面,
    也不能與張玉峰等共破剪子峪了。
馬夢太:(那些人說)這邊有一個坑,把他扔下去吧。
    (那些莊丁把馬夢太提起來要往下扔,只聽那村口裡邊跑出一人)
馬夢太:千萬可別埋!莊主升了大廳,為這件事甚是著急,說你們辦事太粗。快把他抬回
    去吧,見了莊主,看是如何。
    (馬夢太一聽,心中)
心 中:我又要不死了。這個莊主莫非是故友?
    (一想這裡沒有朋友,不知是怎樣一段緣故。)
    (越想越悶。)
    (眾莊丁又把他抬回去,到了村中方才他吃飯的那座大門以外,只見大門已開,
    (裡面燈籠輝煌,從裡面出來兩個人,把馬夢太腿上繩扣解開了)
馬夢太:朋友,你是哪裡的人?姓什麼,叫什麼?你說明瞭,我好回稟我家莊主。
那馬夢:我京都人氏,住家在安定門內國子監,姓馬,排行在末,名夢太,外號人稱瘦馬
    老太爺。你告訴他吧,我是大清營的副將,奉元帥令來探剪子峪來的。我誤走至
    這裡,因為我餓了,偷了你們這裡些飯吃,就把我拿住了。你問完了我,我也該
    問問你們,這莊主姓什麼?叫什麼?
馬夢太:(那人說)姓黑,你許認的。
    (說著,走進去了。)
    (馬夢太一聽,心中)
心 中:我不認識這麼一位姓黑的朋友,這事不定怎麼樣。我也都說了,他們這廂離剪子
    峪臨近,可全是天地會八卦教。我此時死生由命,富貴在天了。
    (正自心中懮疑之際,忽見從裡邊出來兩個家人)
心 中:馬老太爺,我家莊主有請。
馬夢太:我這裡還捆著呢,也不能會朋友。你等既不殺我,來吧,勞你駕,給我解開吧。
馬夢太:(那人果然給馬夢太解開)你跟我進去吧。
    (那人頭前引路,馬夢太跟著。)
    (進了二門,見裡面是北大廳,上房五間,東西配房各三間。)
    (上房垂著簾子,裡面燈燭輝煌。)
    (馬夢太跟那家人上台階,家人掀起簾子來。)
    (馬夢太進去一看,那正面八仙桌兒一張,兩邊太師椅子,牆上名人字畫、挑山
    (對聯,桌上有燭燈一盞。)
自 己:(在東邊椅子上自己落座)你家莊主哪裡去了?
家 人:在後面更衣,少時就出來。
    (不多時,家人引路,從外面進來一人,身高七尺,膀乍腰圓,面如刃鐵,黑中
    (透亮,掃帚眉,大環眼,準頭豐隆,四方口,年有三旬以外,精神百倍;身穿
    (寶藍洋縐大衫,足下白襪雲鞋。)
    (一見馬夢太,連忙作揖說)
馬夢太:師弟,愚兄不知,你是從哪裡來?貴姓尊名?哪裡人氏?
    (馬夢太聽他說話,知是自己同門,隨說道)
馬夢太:我姓馬,名夢太,家在安定門內國子監便是。你是哪位同師弟兄?如何知道你我
    是一門之人呢?
自 己:(那莊主說)我姓黑,名錦太,是你七師兄。這村莊名叫回回峪,我是此村首戶
    ,有什麼公事都和我說。我方才正在看書,聽見這村莊傳鑼響,我知道這必是有
    事。因連年鬧邪教,各處有土賊,這回回峪成起團練鄉勇,守望相助。這裡開創
    是成頭,本村公湊五百人。我今夜正要問是什麼事鳴鑼,他們說拿住人了。把你
    的短把刀並避血桷拿出來,交給我看,我才知道是咱們師兄弟,連忙派人去請你
    前來,多有受驚。你要是早來三天,還可以見著咱們師傅呢。師傅是昨日走的,
    要去逛四川去了。
馬夢太:我也好運不善交。我是奉令來探這剪子峪,到了後山,我受了人家的絆腿繩,我
    知是一死,不想遇見故友。今來至這裡,我要不是遇見兄台,我今性命休矣。我
    飯也吃了,我還不能久待。
黑錦太:知道你師弟軍令在身,不能久待,我把你姪兒叫進來見見你。前者我遣他拿書信
    一函去上軍營找你去了,不想走至半路,遇見一個朋友,他二人知道你在四川,
    也不想去。今日你同馬成龍來破剪子峪,我想要看你去,托你把你姪兒提拔提拔
    。
馬夢太:那有何難?我見見我的姪兒,你把他給我叫來。
黑錦太:(黑錦太吩咐家人)去把少莊主叫來。
    (不多時,從外把黑英叫來。)
黑 英:(一進來說)師叔,你好哇!
    (給馬夢太行禮。)
    (馬夢太看黑英年有十七八歲,五官端正,方臉大耳,長眉朗目,鼻直口方;身
    (穿藍綢子長衫,足下白襪雲鞋。)
馬夢太:坐下。你今年十幾歲了?
黑 英:我今年十八歲。
馬夢太:你都會練什麼拳腳?使什麼兵刃?
黑 英:我會練短拳,使的是短把刀、避血桷。
馬夢太:好!你明日跟我到大營內練兩趟,沒有事我把平生所學教給你練幾趟。
黑 英:是。
馬夢太:(馬夢太復又問道說)你奉你父命找我去,為什麼走到半路你又回來呢?
黑 英:我走至半路,遇見一個朋友,名叫盧杰,他與我結為昆仲。在半截村遇見大清營
    的玉鬥、巴德哩,提說是顧煥章探峨嵋山被妖道拿住,用三根鐵釘釘在木板之上
    。盧杰是要投奔顧煥章去的,聽說這個信,他定要回家。我也不知你老人家在那
    裡是如何,故此我二人回來了。
馬夢太:總是你二人年青,就投奔我去,我也可以給你找事。如無事,你二人再跟我練幾
    套拳也好,我指教指教你二人。你去把他給我叫來,我見見他就是。
    (黑英出去。)
黑錦太:賢弟,你再吃點什麼?歇息歇息,明日回營吧。
馬夢太:我此時就走。飯也吃了,我還有緊急軍情。
    
    
8**時間: 地點:
    (正說著,黑英進來說)
黑 英:師叔,我那個朋友並沒在家,他去訪友去了。
馬夢太:你候他回來,跟我至大營,我也正想有幾位知己之人才好呢。
    (黑英答應。)
馬夢太:師兄,我要告辭。
黑錦太:把你的兵刃帶起來。我也不留你,你去吧。明日我叫你姪兒投你營裡去。
    (馬夢太答應,出了客廳,黑家父子送至門外。)
    (馬夢太出了回回峪,自己心中說)
自 己:好險哪!我這次是絕處逢生。
    (正在思想,走了有一里之遙,只聽眼前有人)
有 人:呔!過往之人,留下買路金銀,我饒你不死!若要不然,我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馬夢太:(馬夢太聽罷)是合字嗎?
有 人:(那人說)你不必說那些江湖話。我告訴你:我不種桑不種麻,全憑利刃作生涯
    。要獻金銀來買命,以免英雄刀下殺。
    (馬夢太聽了,氣往上撞,拉出短把刀來,跳過去要和那人動手。)
    (那把刀一擺,上下翻飛,走了幾個照面,馬夢太被人一腳踢倒,翻身躺於就地
    (。)
    (那人擺刀,分心就刺。)
    (不知馬夢太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 設奇謀計破剪子峪 穆總戎攻打五雲山)
    (詞曰:
    (  不忍一時有禍,三思百歲無妨。)
    (寬懷自解是良方,忿怒傷心染恙。)
    (凡事從容修省,何須急躁猖狂。)
    (有涵有養壽延長,穩納一生福量。)
    (瘦馬馬夢太出了回回峪,走了一里之遙,遇見劫路之人,把他一腳踢倒在地,
    (不能動轉。)
    (劫路之人過來,照定馬夢太打了一刀背,然後捆上,把他扔的刀也給他揀起來
    (。)
    (又將馬夢太扛起,順大路往回裡走著。)
馬夢太:今天我正想要喝一碗醒酒的活人心湯,我把你帶回去,給你開膛,摘下心來,做
    一盤菜我吃吧。
    (馬夢太一語不發,被那人扛到一所莊院之內,說)
馬夢太:來幾個人,把這廝給我摘了心,好下灑。
家 人:(眾家人過來一看)不好,這個心摘不得,等我去請少莊主來吧。
    (那人去不多時,有一人過來細看,忙把馬夢太繩扣兒解開)
馬夢太:師叔,你老人家為什麼又回來了?這是我的一個朋友,他不知道,多有得罪你老
    人家了!
    (馬夢太羞得面紅耳赤,啞口無言,自己知道是方才在大廳說錯話了,惹起這一
    (場風波來。)
自 己:(想罷)黑英賢姪,那方才拿我的這個人他是誰?
黑 英:是我的拜兄盧杰。
馬夢太:是了,你要不來,我命體矣!我也不見你父親了,我要走啦。
    (黑英送至門外。)
    (馬夢太一邊走著,一邊心中想念)
馬夢太:這件事我真辦錯了,從此以後總是謹言慎行為是。我這應了古人的話了:是非只
    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
    (自思自想,走了有五六里之遙,到了前邊是大營的營門。)
    (進了營門,到了中軍帳,見了元帥。)
    (馬成龍、白勝祖、李慶龍這三位正在談論軍情之際,忽見馬夢太進來,馬成龍
    (一見)
馬成龍:老兄弟,我今日正想要替你報仇去呢,你回來甚好。
馬夢太:我命幾乎喪在那裡,真是一言難盡。
    (就把昨日之事細說了一番。)
馬成龍:很好,老兄弟,你今日吃了晚飯就回去。我這裡至初鼓就派三路進兵,取東、西
    、南三路山口就是了。
    (馬夢太蒙元帥吩咐,甚喜。)
白勝祖:今夜晚我帶本部人馬五千攻南山口。
馬成龍:派李慶龍先攻西山口,帶兵五千,奮勇督隊,我自統中軍攻東山口。今夜要一戰
    成功。
馬夢太:(馬夢太一想)我與那歐陽善、諸葛吉、張玉峰四人不定是死是活,這事未能定
    准,上托聖主萬歲爺的天武神威,下借我四個人的武技就是了。
    (四位大人對坐吃了幾杯酒,馬夢太)
馬夢太:酒我也不吃了,我這就告別,明日吃得勝酒吧。
馬成龍:我們不送了。
    (馬夢太順路照前日走的原路,找著後山,至黃昏時候,到了後山,順山樑上去
    (,到了張玉峰三人所住之屋。)
歐陽善:老兄弟來了,你可把事辦好了嗎?
馬夢太:事不宜遲,我已然與元帥說好了,今夜初鼓,三路進兵,你我就此行事。
歐陽善:你先受點屈吧。
    (把馬夢太捆上了,三人抬起來,順路往前山,來到大寨,叫人往裡回稟進去。
    ()
    
    
9**時間: 地點:
    (此時老龍神馬鳳山與侯保山二人正在中軍大帳談論軍情。)
馬鳳山:這座孤山守之不易。
歐陽善:(侯保山說)走也不成,遍地是大清國的疆土,他哪裡都有伏兵,要到四川,可
    就不易。要投懸漠山去,道路遙遠;要投五雲山,那裡雲南七勇士金鐺無敵大將
    軍曹天興,他也不准收你我,咱們與他素日不合。為今之計,我二人合山還有八
    九千人馬,可以與馬成龍決一死戰。明日且不出戰,只緊守山口,候他那裡有人
    來討戰,我出去再打一個敗仗回來,夜晚他必料你我兩次敗仗不敢出山,你我再
    率合山之眾,出其不意,攻其無備,一陣可以成功。你意下如何?如要得勝之時
    ,長驅大進,復奪汝寧府,恢復舊業。
馬鳳山:也好。
    (二人計議已定。)
歐陽善:(忽見家人進來說)回稟會總爺,今有三絕會總拿住探山的奸細,現在帳外候令
    。
    (馬鳳山帳前只有心腹家將四十名,聽家人來報,心中甚喜)
馬鳳山:請他三人進來。
    (家人出去,不多一時,只見三絕會總抬著一人至中軍,先把馬夢太放下,又把
    (繩扣兒一抖)
家 人:馬鳳山,你今日還往哪裡走?外面三處山口已破,你休想得脫活命!
    (鋼腸烈士歐陽善、鐵膽書生諸葛吉二人先擺兵刃,把侯保山先拿住。)
    (馬鳳山拉佩劍,舉劍動手,那張玉峰、馬夢太二人各施所能,打了幾個照面,
    (就把馬鳳山拿住了。)
    (那四十名家將先自逃竄。)
    (這裡四人把兩個賊人捆好,外面三山口官兵已進來。)
    (這裡四人放了一把號火,那大清元帥馬成龍、白勝祖、李慶龍三人,各帶本部
    (人馬,殺進了剪子峪來。)
    (只殺的愁雲慘慘,血染山坡。)
    (這一陣殺賊五千餘人,餘眾溃散。)
    (至天色大亮,馬夢太與張玉嶠等四人與大隊合為一處,浩浩蕩蕩的回歸大寨。
    ()
    (這一陣,把剪子峪搜的一個賊也沒有了。)
    (馬成龍回至中軍,與白少將軍升了大帳,眾將報功。)
    (內有馬成龍本部親兵隊營官都司賽展雄謝祿,藍面天王韓虎是守備,還有這本
    (營參、游、守備、千、把等官,各報己功,馬成龍在功勞簿上全都記上名字。
    ()
    (馬夢太帶歐陽善、諸葛吉、張玉峰三人來在大帳,參見元帥,把自己在剪子峪
    (殺賊之故細說了一番。)
馬成龍:有勞你三位幫助我等破此大敵。
歐陽善:我等略效此微勞,皆大人之福。
    (馬夢太又過去給三人與李慶龍引見。)
馬成龍:來,快把那被獲之賊人馬鳳山、侯保山帶上來。
    (兩旁親軍護衛人等把兩個賊人帶上中軍帳來。)
    (那賊人立而不跪。)
馬成龍:你兩個賊人既被擒,見了本帥為何不跪?
馬鳳山:你是你皇上家的忠臣,我是我會總爺的義士。你要殺要剮,任憑於你。
馬成龍:你等從何處起首,是從哪裡反的,據實說來!
馬鳳山:我們是我家會總爺立的天地會八卦教,我們是替天行道,普救眾生,只以剪惡為
    本。你們只知有君,豈不知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也,乃仁人之天下也,為有德者
    居之,無德者失之。我今既然被擒,只求速死為妙。
馬成龍:(馬成龍聽了)你這些人既說替天行道,我大清國都是聖明皇帝,如堯似舜,惠
    愛黎民,任用忠臣,禮賢下士。你行道行的是什麼道呢?你說說。
馬鳳山:我也知道康熙佛爺是一位有道明君,無奈天下各處府州縣官不能盡是忠臣哪!我
    也知道忠臣不少,無奈天下被屈含冤之人真有幾千萬人,都被貪官污吏他們所害
    。我等立意要替天行道。到如今,我們會總他先壞了良心要造反,我等也只可隨
    著。我二人既被擒來,只求速賜早死,在九泉之下也感你的好處。
    (馬成龍聽到這裡,也就不往下問了,即吩咐)
馬成龍:帶下去,在營門口外梟首號令!
    (刀斧手答應,押下去,少時獻上首級來。)
    (馬成龍歇兵三日,帶大隊浩浩蕩蕩的,直奔穆帥大營而來。)
    
    
10**時間: 地點:
    (且說穆帥自到了五雲山,歇了幾天兵。)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