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女英雄傳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三四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隱西山閉門課驥子 捷南宮垂老占龍頭)
        (《兒女英雄傳》的大意,都在「緣起首回」交代明白,不再重敘。)
        (這部書究竟傳的是些甚麼事?一班甚麼人?出在哪朝哪代?列公雅靜,聽說書
        (的慢慢道來。)
        (這部書近不說殘唐五代,遠不講漢魏六朝,就是我朝大清康熙末年、雍正初年
        (的一樁公案。)
        (我們清朝的制度不比前代,龍飛東海,建都燕京,萬水朝宗,一統天下。)
        (就這座京城地面,聚會著天下無數的人才。)
        (真個是冠蓋飛揚,車馬輻輳。)
        (與國同休的先數近支遠派的宗室覺羅,再就是隨龍進關的滿洲、蒙古、漢軍八
        (旗,內務府三旗,連上那十七省的文武大小漢官,何止千門萬戶!說不盡的「
        (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這都不在話下。)
        
        
    2**時間: 地點:
        (如今單講那正黃旗漢軍有一家人家,這家姓安,是個漢軍世族舊家。)
        (這位安老爺本是弟兄兩個,大哥早年去世,止剩他一人,雙名學海,表字水心
        (,人都稱他安二老爺。)
        (論他的祖上,也曾跟著太汗老佛爺征過高麗,平過察哈爾,仗著汗馬功勞上頭
        (掙了一個世職,進關以後,累代相傳,京官、外任都作過。)
        (到了這安二老爺身上,世職襲次完結,便靠著讀書上進。)
        (所喜他天性高明,又肯留心學業,因此上見識廣有,學問超群,二十歲上就進
        (學中舉。)
        (怎奈他「文齊福不至」,會試了幾次,任憑是篇篇錦繡,字字珠璣,會不上一
        (名進士,到了四十歲開外,還依然是個老孝廉。)
        (儒人佟氏,也是漢軍世家的一位閨秀,性情賢慧,相貌端莊,針黹女工不用講
        (,就那操持家務,支應門庭,真算得起安老爺的一位賢內助。)
        (只是他家人丁不旺,安老爺夫妻二位子息又遲,儒人以前生過幾胎,都不曾存
        (下,直到三十以後,才得了一位公子。)
        (這公子生得天庭飽滿,地格方圓,伶俐聰明,粉妝玉琢,安老爺、佟儒人十分
        (疼愛。)
        (因他生得白淨,乳名兒就叫作玉格,單名一個驥字,表字千里,別號龍媒,也
        (不過望他將來如「天馬雲龍,高飛遠到」的意思。)
        (小的時候,關煞、花苗都過,交了五歲,安老爺就教他認字號兒,寫順朱兒。
        ()
        (十三歲上就把《四書》、《五經》念完,開筆作文章、作詩,都粗粗的通順。
        ()
        (安老爺自是歡喜。)
        (過了兩年,正逢科考,就給他送了名字。)
        (接著院考,竟中了個本旗批首。)
        (安老爺、安太太的喜歡自不必說,連日忙著叫他去拜老師,會同案,誇官拜客
        (。)
        (諸事已畢,就埋頭作起舉業的工夫來。)
        (那時候公子的身量也漸漸的長成,出落得目秀眉清,溫文儒雅。)
        (只因養活得尊貴,還是乳母丫鬟圍隨著服侍。)
        (慢說外頭的戲館、飯莊、東西兩廟不肯教他混跑,就連自己的大門,也從不曾
        (無故的出去站站望望。)
        (偶然到親戚一家兒走走,也是裡頭嬤嬤媽、外頭嬤嬤爹的跟著。)
        (因此上把個小爺養活得十分腼腆:聽見人說句外話,他都不懂;再見人舉動野
        (調些,言談粗魯些,他便有氣,說是下流沒出息;就連見個外來的生眼些的婦
        (女,也就會臊的小臉通紅,竟比個女孩兒還來得尊重。)
        (那安老爺家的日子,雖比不得在先老輩手裡的寬裕,也還有祖遺的幾處房莊,
        (幾戶家人。)
        (雖然安老爺不善經理家計,仗著這位太太的操持,也還可以勉強安穩度日。)
        (他家的舊宅子本在後門東不壓橋的地方,原是祖上蒙恩賞的賜第,內外也有百
        (十間房子。)
        (自從安老爺的老太爺手裡,因晚年好靜,更兼家裡人口稀少,住不了許多房間
        (,又不肯輕棄祖業,倒把房子讓給遠房幾家族人來住,留了兩戶家人隨同看守
        (,為的是房子既不空落,那些窮苦本家人等也得省些房租,他自家卻搬到墳園
        (上去居住。)
        (他家這墳園又與別家不同,就在靠近西山一帶,這地方叫作雙鳳村。)
        (相傳說,從前有人見兩隻彩鳳落在這地方山頭上,百鳥圍隨,因此上得了這個
        (村名。)
        (這地原是安家的老圈地,到了安老爺的老太爺手裡,就在這地裡踹了一塊吉地
        (,作了墳園,蓋了陰陽兩宅。)
        (又在東南上蓋了一座小小莊子,雖然算不得大園庭,那亭台樓閣樹木山石,卻
        (也點綴結構得幽雅不俗。)
        (附近又有幾座名山大剎,圍著莊子都是自己的田園,佃戶承種交租。)
        (那安老爺的老太爺臨終遺言,曾囑咐安老爺說)
    安老爺:我平生在此養靜,一片心神都在這個地方,將來我百年以後,不但墳園立在這裡
        ,連祠堂也要立在這裡。一則,我們的宗祠裡本來沒有地方了;二則,這園子北
        面、土山以後、界牆以前,正有一塊空地,你就在這地方正中給我蓋起三間小小
        祠堂,立主供奉。你們既可以就近照應,便是將來的子孫,有命作官固好,不然
        守著這點地方,也還可以耕種讀書,不至凍餓。
        (後來安老爺便謹遵父命,一一的照辦。)
        (此是前話不提。)
        (傳到安老爺手裡,這位老爺天性本就恬淡,更兼功名蹭蹬,未免有些意懶心灰
        (,就守定了這座莊園,課子讀書,自己也理理舊業。)
        (又有幾家親友子弟,因他的學問高深,都送文章請他批評改正,一天卻也沒些
        (空閒。)
        (偶然閒來,不過飲酒看花,消遣歲月,等閒不肯進城。)
        (安太太又是個勤儉當家的人,每日帶了僕婦侍婢料理針線,調停米鹽。)
        (公子更是早晚用功,指望一舉成名,不干外事。)
        (外頭自有幾個老成家人支應門戶。)
        (又有公子的一個嬤嬤爹,這人姓華名忠,年紀五十歲光景,一生耿直,赤膽忠
        (心,不但在公子身上十分盡心,就連安老爺的一應大小家事,但是交給他的,
        (他無不盡心竭力,一草一木都不肯糟塌,真算得「奶公子裡的一個聖人」。)
        (因此,老爺、太太待他格外加恩,不肯當一個尋常奶公子看待。)
        (這安老爺家,通共算起來,內外上下也有三二十口人,雖然算不得簪纓門第、
        (鐘鼎人家,卻倒過得親親熱熱,安安靜靜,與人無患,與世無爭,也算得個人
        (生樂境了。)
        (這年正適會試大比之年。)
        (新年下,安老爺、安太太把家中年事一過,便帶了公子進城。)
        (拜過宗祠,到至親本家幾處拜望了拜望,仍舊回家。)
        (匆匆的過了燈節,那太太便將安老爺下場的考籃、號簾、裝吃食的口袋、盒子
        (、衣帽等物打點出來。)
        (安老爺一見,便問說)
    安老爺:太太,你此時忙著打點這些東西作甚麼?
    太 太:這離三月裡也快了,拿出來看看,該洗的縫的添的置的,早些收拾停當了,省得
        臨時忙亂。
    安老爺:(那安老爺拈著幾根小鬍子兒含笑說)太太,你難道還指望我去會試不成?你算
        ,我自二十歲上中舉,如今將及五十歲,考也考了三十年了,頭髮都考白了,『
        功名有福,文字無緣』,也可以不必再作此癡想。況你我如今有了玉格這個孩子
        ,看去還可以望他成人,倒不如留我這點精神心血,用在他身上,把他成就起來
        ,倒是正理。太太,你道如何?
        (太太還沒及答話,公子正在那裡檢點那些考具的東西,聽見老爺的話,便過來
        (規規矩矩、慢條斯理的說道)
    太 太:這話還得請父親斟酌。要論父親的品行學業,慢道中一個進士,就便進那座翰林
        院,坐那間內閣大堂,也不是甚麼難事。但是功名遲早,自有一定。天生應吃的
        苦,也要吃的。就算父親無意功名,也要把這進士中了,才算得作完了讀書的一
        件大事。
        (安老爺聽了,笑了一笑)
    安老爺:孩子話!
    太 太:(那太太便在旁說道)老爺,玉格這話很是,我也是這個意思。這些話我心裡也
        有,就是不能像他說的這麼文謅謅的。老爺竟是依他的話,打起高興來。管他呢
        ,中了,好極了;就算是不中,再白辛苦這一場也不要緊,也是嘗過的滋味兒罷
        咧!
        (列公,這科甲功名的一途,與異路功名卻是大不相同。)
        (這是件合天下人較學問見經濟的勾當,從古至今,也不知牢籠了多少英雄,埋
        (沒了多少才學。)
        (所以這些人寧可考到老,不得這個「中」字,此心不死。)
        (安老爺用了半生的心血,難道果真就肯半途而廢不成?原是見了這些考具,一
        (時的牢騷話。)
        (及至聽見公子小小年紀說了這一番大道理,心中暗暗歡喜,又恐怕小人兒高興
        (,只得笑著說是小孩子話。)
        (及至太太又加上一番相勸,不覺得就鼓起高興來)
    太 太:既如此,就依你們娘兒們的話,左右是家裡白坐著,再走這一趟就是了。
        (說著,看看到了三月初間,太太把老爺的衣帽、鋪蓋、吃食等件打點清楚,公
        (子也忙著揀筆墨,洗硯台,包草稿紙。)
        (諸事停當,這安老爺便坐車進城,也不租小寓,就在自己家裡住下。)
        (這房子雖說有幾家本家住著,正所兒沒佔,原備安老爺、太太、公子有事進城
        (住的,平日自有留下的家人看守。)
        (這家人們知道老爺回家,前幾天就收拾鋪設,掃地焚香的預備停妥。)
        (到了三月初六日,太太打發公子帶了隨使家丁,跟隨老爺進城。)
        (進場出場,又按著日子打發家人接送,預備酒飯,打點吃食。)
        (公子也來請安問候,都不必細說。)
        (三場已畢,這老爺出了場也不回家,從場門口坐上車,便一直的回莊園來。)
        (太太、公子接著,問好請安,預備酒飯,問了一番場裡光景。)
        (一時飯罷,公子收撿筆硯,便在卷袋裡找那三場的文章草稿。)
        (尋了半日,只尋不著,便來問安老爺說)
    公 子:文章稿子放在哪裡了?等我把頭場的詩文抄出來,好預備著親友們要看。
    安老爺:我三場都沒存稿子,這些事情也實在作膩了。便有人要看,也不過加上幾個密圈
        ,寫上幾句通套批語,贊揚一番說:『這次必要高中了!』究竟到了出榜,還是
        個依然故我,也無味的很,所以我今年沒存稿子。不但不必抄給人看,連你也不
        必看。這一出場,我就算中了。
        (說畢,撚鬚而笑。)
        (公子聽了無法,只得罷了。)
        (日月迅速,轉眼就是四月。)
        (到了放榜的頭一天晚上,這太太弄了幾樣果子酒菜,預備老爺候榜,好聽那高
        (中的喜信。)
        (安老爺坐下,就笑著說道)
    安老爺:這大概是等榜的意思了。聽我告訴你們:外頭只知道是明日出榜,其實場裡今日
        早半天就拆彌封,填起榜來了。規矩是拆一名,唱一名,填一名。就有那班會想
        錢的人,從門縫兒裡傳出信來,外頭報喜的接著分頭去報。如今到了這時候不見
        動靜,大約早報完了,不必再等。你們既弄了這些吃的,我樂得吃個河涸海乾睡
        覺。
        (說完,吃了幾杯悶酒,又說了會閒話,真個就倒頭酣呼大睡。)
        (那太太同公子並內外家人不肯就睡,還在那裡左盼右盼,看看等到亮鐘〔亮鐘
        (:意指天將亮的時分。)
        (古時天將亮時打五更鐘。)
        (以後無信,大家也覺得是無望了,又乏又困,興致索然,只得打點要睡。)
        (上房剛剛關了房門,忽聽得大門打得山響,一片人聲,報說)
    大 家:頭二三報,報安老爺中了第三名進士!
        (列公,你道安老爺既中得這樣高,為甚麼直到此時才報?)
        (原來填榜的規矩,從第六名填起,前五名叫作「五魁」,直等把榜填完,就是
        (半夜的光景了,然後倒填五魁。)
        (到了填五魁的時候,那場裡辦場的委員,以至書吏、衙役、廚子、火夫,都買
        (了幾斤蠟燭,用釘子釘的大木盤插著,托在手裡,輪流圍繞,照耀如同白晝,
        (叫作「鬧五魁」。)
        (那點過的蠟燭,拿出來送人,還算一件取吉利的人情禮物。)
        (因此上填到安老爺的名字,已是四更天的光景。)
        (那報喜的誰不想這個五魁的頭報,一得了信,便隨著起早下圓明園的車馬,從
        (西直門連夜飛奔而來,所以到這裡天還沒亮。)
        (閒話休提。)
        (這太太因等不見喜信,正在卸妝要睡,聽得外面喧嚷,忙叫人開了房門,出去
        (打聽。)
        (那門上的家人早把報條接了進來,給老爺、太太、公子叩喜。)
        (這一番吵吵,安老爺也醒了,連忙披衣起來,公子呈上報條看了,滿心歡喜。
        ()
        (一時想起來,自己半生辛苦,黃卷青燈,直到鬚髮蒼然,才了得這樁心願,不
        (覺喜極生悲,倒落了幾點淚。)
        (太太也覺心中頗有所感,忍淚含笑勸解說)
    太 太:老爺,這正該喜歡,怎麼倒傷起心來呢?
        (定了一會,大家才喜逐顏開,滿臉堆下笑來。)
        (公子便去打點寫手本、拜帖職名,以及拜見老師的贄見、門包、封套。)
        (家人們在外邊開發喜錢。)
        (緊接著就有內城各家親友看了榜先遣人來道喜,把位安太太忙得頭臉也不曾好
        (生梳洗得。)
        (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乏也忘了,困也沒了,忙忙的帶著丫鬟僕婦,一面
        (打點帽子衣服,又去平兑銀兩,找紅氈,拿拜匣。)
        (所喜都是自己平日勤謹的好處,一件一件的預先弄妥,還不費事。)
        (安老爺看著太太忙得連袋煙也沒工夫吃,便說)
    便 一:太太不必忙,今日沒事,有一天的工夫呢。我後半天進城不遲,歇歇再收拾罷!
        (說著,自己梳洗已畢,忙穿好了衣服,先設了香案,在天地前上香磕頭,又到
        (佛堂、祠堂行過了禮,然後內外家人都來叩喜。)
        (這些情節,都不必細講。)
        (安老爺一面料理了些自己隨手用的東西,便催著早些吃飯。)
        (吃飯中間,公子便說)
    公 子:父親雖然多辛苦了幾次,如今卻高高的中了個第三,可謂『上天不負苦心,文章
        自有定論』,將來殿試,那一甲一名也不敢必,也中個第三就好了!
    安老爺:(安老爺笑說)這又是孩子話了,那一甲三名的狀元、榜眼、探花,咱們旗人是
        沒分的。也不是旗人必不配點那狀元、榜眼、探花。本朝的定例,覺得旗人可以
        吃錢糧,可以考翻譯,可以挑侍衛,宦途比漢人寬些,所以把這一甲三名留給天
        下的讀書人,大家巴結去。這是本朝珍重名器、培植人材的意思。況且『探花』
        兩個字,你可知道他怎麼講?那狀元,自然要選一個才貌品學四項兼備的,不用
        講了;就是探花,也須得個美少年去配他,為的是瓊林宴的這一天,叫他去折取
        杏花,大家簪在頭上,作一段瓊林佳話。這是唐代的故事。你看我雖然不至於老
        邁不堪,也是望五的人了,世上那有這樣白頭蹀躞的探花?豈不被杏花笑人!果
        然那樣,那不叫作『探花』,倒叫作『笑話兒』了!
    公 子:便不得探花,翰林也是穩的。
    老 爺:那又不然。在常情論,那名心重的,自然想點個翰林院的庶常;利心重的,自然
        想作個榜下知縣;有才氣的,自然想用分部主事;到了中書,就不大有人想了;
        歸班更不必講。我的見識卻與人不同:我第一怕的是知縣,不拿出天良來作,我
        心裡過不去;拿出天良來作,世路上行不去--那一條路兒可斷斷走不得!至於
        那入金馬、登玉堂,是少年朋友的事業,我過了景了。就便用個部屬做呢,還做
        得來,但是這個年紀,還靴桶兒裡掖著一把子稿,滿道四處去找堂官,也就露著
        無趣。我倒想用個冰冷的中書,三年分內外用--難道我還就外用不成?--那
        時一紙呈兒,掛冠林下,倒是一樁樂事。不然,索性歸了班,十年後才選得著。
        且不問這十年後如何,就這十年裡,我便課子讀書,成就出一個兒子來,也算不
        虛度此生了!
        (公子自是不敢答言。)
    安太太:(安太太聽了)老爺也忒慮得遠。我只說萬事都是盡人事,聽天命,自有個一定
        。
    老 爺:太太這話卻倒不錯。
        
        
    3**時間: 地點:
        (說話間,一時吃罷了飯,便有幾家看文章的門生、學生趕來道喜。)
        (人來人往,應酬了一番,那天就不早了,安老爺才得進城。)
        (到了住宅,早有部里長班送信,告知老爺中在第幾房,並房師的官銜、姓名、
        (科分、住處。)
        (從次日起,便去拜房師,拜座師,認前輩,會同年,會同門,公請老師,赴老
        (師請,刻齒錄,刻硃卷。)
        (那房師、座師見了都說)
    老 爺:一見你這本卷子,便知為老手宿儒,晚成大器,如今果然。可見文有定評。
        (說著,十分歎贊。)
        (這安老爺一連忙了數日,不曾得閒,直等謝恩領宴諸事完畢,才得略略安靜。
        ()
        (五十歲的老頭兒,也得伏案埋頭作起楷來。)
        
        
    4**時間: 地點:
        (轉眼覆試朝考已過,緊接著殿試。)
        (那老爺的策文雖比不得董仲舒的《天人三策》,卻頗頗的有些經濟議論,與那
        (抄策料填對句的不同。)
        (那些同年見了,都道)
    老 爺:定入高選。
        (怎奈老爺是個走方步的人,凡那些送字樣子、送詩篇兒這些門路,都不曉得去
        (作。)
        (自己又年屆五旬,那殿試卷子作的雖然議論恢宏,寫的卻不能精神飽滿,因此
        (上點了一個三甲。)
        (及至引見,到了老爺這排,奏完履歷,聖人往下一看,見他正是服官政的年紀
        (,臉上一團正氣,胸中自然是一片至誠。)
        (這要作一個地方官,斷無不愛惜民命的理,就在排單裡「安學海」三個字頭上
        (,點了一個硃點,用了榜下知縣。)
        
        
    5**時間: 地點:
        (少時引見一散,傳下這旨意來。)
        (安老爺一聽,心裡)
    心 裡:完了!正是我怕走的一條路,恰恰的走到這條路上來!
        (登時倒抽了一口氣,涼了半截。)
        (心裡的那番懊惱,不但後悔此番不該會試,一直悔到當年不該讀書,在人群兒
        (裡險些兒不曾哭了出來。)
        (便有一班少年新進湊來攜手作賀。)
    心 裡:(有的說)班生此去,何異登仙!
    老 爺:(又有的說)當年是『擁書權拜小諸侯』,而今真個『百里侯』矣!
    心 裡:(又有一班外行朋友說是)這榜下即用是『老虎班』,一到就補好缺的。
    老 爺:(又有的說)『在京的和尚,出外的官』,這就得了!
        (一面就答訕著薦幕友,薦長隨。)
        (落後還是幾位老師認真關切,走來問道)
    一 面:外用了?不必介意。文章、政事都是報國,況這宦途如海,哪有一定的?且回去
        歇歇再談罷。
        (這老爺也只得一一的應酬一番。)
        (又有那些看文章的門生,跟著送引見,見老爺走了這途,轉覺得依依不捨。)
        (安老爺從上頭下來,應酬了大家幾句,回到下處,吃了點東西,向應到的幾處
        (勉強轉了一轉,便回莊園上來。)
        (那時早有報子報知,家人們聽見老爺得了外任,個個喜出望外。)
        (只有太太合公子見老爺進門來愁眉不展,面帶憂容,便知是因為外用的原故。
        ()
        (一時且不好安慰,倒提著精神談了些沒要緊的閒話。)
    老 爺:(老爺也強為歡笑)鬧了這許多天了,實在也乏了,且讓我歇一歇兒,慢慢的再
        計議罷。
        (誰想有了年紀的人,外面受了這一向的辛苦勞碌,心裡又加上這一番的煩惱憂
        (思,次日便覺得有些鼻塞聲重,胸悶頭暈,懨懨的就成了一個外感內傷的病。
        ()
        (安太太急急的請醫調治,好容易出了汗,寒熱往來,又轉了瘧疾;瘧疾才止,
        (又得了秋後痢疾。)
        (無法,只得在吏部遞了呈子,告假養病。)
        (每日價醫不離門,藥不離口,把個安太太急得燒子時香,吃白齋,求籤許願,
        (鬧得寢食不安。)
        (連公子的學業功課,也因侍奉湯藥漸漸的荒廢下來。)
        (直到秋盡冬初,安老爺才得病退身安,起居如舊。)
        (依安老爺的心裡,早就打了個再不出山的主意了,怎奈那些關切一邊的師友親
        (戚骨肉,都以天恩祖德報國勤民的大義勸勉,老爺又是位循規蹈矩聽天任命不
        (肯苟且的人,只得呈報銷假投供。)
        (可巧,正遇著南河高家堰一帶黃河決口,俗語)
    俗 語:倒了高家堰,淮揚不見面。
        (這一個水災,也不知傷了多少民田民命!地方大吏飛章入奏請帑,並請揀發知
        (縣十二員到工差遣委用。)
        (這一下子,又把這老爺打在候補候選的裡頭挑上了。)
        (列公,安老爺這樣一個有經濟有學問的人,難道連一個知縣作不來?何至於就
        (愁病交加到這步田地!有個原故。)
        (只因這老爺的天性恬淡,見識高明,廣讀詩書,閱盡世態。)
        (見世上那些州縣官兒,不知感化民風,不知愛惜民命,講得是走動聲氣,好弄
        (銀錢,巴結上司,好謀升轉。)
        (甚麼叫錢谷刑名,一概委之幕友、官親、家丁、書吏,不去過問,且圖一個旗
        (鑼扇傘的豪華,酒肉牌攤的樂事。)
        (就使有等稍知自愛的,又苦于眾人皆醉,不容一人獨醒,得了百姓的心,又不
        (能合上司的式,動輒不是給他加上個「難膺民社」,就是給他加上個「不甚相
        (宜」,輕輕的就端掉了,依然有始無終,求榮反辱。)
        (因此上自己一中進士,就把這知縣看作了一個畏途。)
        
        
    6**時間: 地點:
        (如今索性挑了個河工,這河工更是個有名的虛報工段、侵冒錢糧、逢迎奔走、
        (吃喝攪擾的地方,比地方官尤其難作。)
        (自己一想,可見宦海無定,食路有方,天命早已安排在那裡了,倒不如聽命由
        (天的闖著做去,或者就這條路上立起一番事業,上不負國恩,下不負所學,也
        (不見得。)
        (老爺存了這個念頭,倒打起精神,次第的過堂引見,拜客辭行,一切瑣屑事情
        (都已完畢,才回到莊園。)
    俗 語:(略歇息了歇息,便有那些家人回說)欽限緊急,請示商量怎的起行?
        (那些家人也有說該坐長船的,也有說該走旱路的,也有說行李另走的,也有說
        (家眷同行的。)
    安老爺:你們大家且不必議論紛紛,我早有了一個牢不可破的主見在此。
        (這正是:
        (  得意人迷失意事,一番歡喜一番愁。)
        (要知那安老爺此番起行赴官怎的個主見,下回書交代。)
        (第一回完)
        (第二回 沐皇恩特授河工令 忤大憲冤陷縣監牢)
        (這回書緊接前回,講的是那安老爺揀發了河工知縣,把外面的公私應酬料理已
        (畢,便在家打點起上路的事來。)
        
        
    7**時間: 地點:
        (這日飯罷無事,想要先把家務交代一番,因傳進了家中幾個中用些的家人,內
        (中也有機伶些的,也有糊塗些的,誰不想獻個慇懃,討老爺喜歡,好圖一個「
        (門印」的重用?那知老爺早打了個「僱來回車」的主意,便開口先望著太太說
        (道)
    老 爺:太太,如今咱們要作外任了。我想我此番到外任去,慢講補缺的話,就是候補知
        縣,也不知天准我做不准我做,還不知我准我做不准我做。
        (說到這裡,大家就先怔了一怔,太太只得答應了一聲。)
    老 爺:(只聽老爺往下說道)我的怕做外官,太太是知道的,此番偏偏的走了這條路。
        在官場上講,實在是天恩,我有個不感激報效的嗎?但是,我的素性是個拘泥人
        ,不喜繁華,不善應酬,到了經手錢糧的事,我更怕。如今到外頭去作官,自然
        非家居可比,也得學些圓通。但那圓通得來的地方好說,到了圓通不來,我還只
        得是笨做。行得去行不去,我可就不知道了。所以我的主意,打算暫且不帶家眷
        ,我一個人帶上幾個家人,輕騎簡從的先去看看路數。如果處得下去,到了明秋
        ,我再打發人來接家眷不遲。家裡的事,向來我就不大管,都是太太操心,不用
        我囑咐。我的盤纏,現有的儘可敷衍,也不用打算。我所慮者,家裡雖有兩個可
        靠的家人,實在懂事的少。玉格又年輕,萬一有個緊要些的事兒,以至寄家信、
        帶東西這些事情,我都托了烏明阿烏老大了。他雖和咱們滿洲漢軍隔旗,卻是我
        第一個得意門生,他待我也實在親熱。那個人將來不可限量,太太看著,幾天兒
        就上去了。我起身後他必常來,來時太太總見見他,玉格也可以和他時常親近,
        那是個正經人。此外,第一件心事,明年八月鄉試,玉格務必教他去觀觀場。
    向公子:(因向公子)你的文章,我已經托莫友士先生和吳侍郎給你批閱,可按期取了題
        目來,作了分頭送去。
        (公子一一答應。)
        (說到這裡,太太才要說話,只見老爺又說道)
    太 太:哦,還有件事。前日我在上頭遇見咱們旗的卜德成卜三爺,趕著給玉格提親。
        (太太聽見有人給公子提親,連忙問道)
    太 太:說得是誰家?
    老 爺:太太不必忙著問,這門親不好做,大約太太也未必願意。他說的是隆府上的姑娘
        。你算,我家雖不是查不出號兒來的人家,現在通共就是我這樣一個七品大員,
        無端的去和這等闊人家兒去做親家,已經不必;況且我打聽得姑娘脾氣驕縱,相
        貌也很平常。我走後,倘然他再托人來說,就回覆說我沒留下話就是了。至於玉
        格,今年才十七歲,這事也還不忙。我的意思,總等他進一步功名成就,才給他
        提親呢。
    太 太:這家子聽了去,敢是不大合式。拿著我們這麼一個好孩子,再要中了,也不怕沒
        那富室豪門找上門來,只怕兩三家子趕著提來還定不得呢!
    老 爺:倒也不在乎富室豪門,只要得個相貌端正、性情賢慧、持得家吃得苦的孩子,那
        怕他是南山裡、北村裡都使得。
    太 太:教老爺說的,真個的,我們孩子怎麼了,就娶個南山裡北村裡的?這時候且說不
        到這些事,倒是老爺才說的一個人兒先去的話,還是商量商量。老爺雖說是能吃
        苦,也五十歲的人了,況且又是一場大病才好,平日這幾個丫頭們服侍,老婆子
        們伺候,我還怕他們不能週到,都得我自己調停,如今就靠這幾個小子們,如何
        使得呢?再說,萬一得了缺,或者署事有了衙門,老爺難道天天在家不成?別的
        慢講,這顆印是個要緊的,衙門裡要不分出個內外來斷乎使不得!老爺想想。
    老 爺:何嘗不是呢!我也不是沒想到這裡。但是玉格此番鄉試是斷不能不留京的,既留
        下他,不能不留下太太照管他。這是相因而至的事情,可有甚麼法呢!
        (那公子在一旁,正因父親無法不起身赴官,自己無法不留京鄉試,父子的一番
        (離別,心裡十分難過。)
        (就以父親的身子、年紀講,沿路的風霜,異鄉的水土,沒個著己的人照料,也
        (真不放心。)
        
        
    8**時間: 地點:
        (如今又聽父母的這番為難是因自己起見,他便說道)
    太 太:我有一句糊塗話不敢說,只怕父母不准。據我的糊塗見識,請父母只管同去,把
        我留在家裡。
        (老爺、太太還沒等說完)
    太 太:那如何使得!
    公 子:請聽我回明白了。要講應酬世路,料理當家,我自然不中用。但我向來的膽兒小
        ,不出頭,受父母的教導不敢胡行亂走的,這層還可以自信。至於外邊的事,現
        在已經安頓妥當了。家裡再留下兩個中用些的家人支應門戶,我不過查查問問,
        便一意的用起功來。等鄉試之後,中與不中,就趕緊起身,後趕了去,也不過半
        年多的光景。一舉三得,可不知使得使不得?
        (太太聽了,只是搖頭,老爺也似乎不以為可。)
        (但是左歸右歸,總歸不出個道理來。)
        (還是老爺明決,料著自己一人前去,有多少不便,大家又彼此都不放心,聽了
        (公子的這番話,想了一想,便向太太)
    向太太:玉格這番話,雖說的是孩子話,卻也有些兒見識。我一個人去,你們娘兒兩個都
        不放心;太太既同去,太太便沒有甚麼不放心的了;有了太太同去,玉格又沒甚
        麼不放心的了;可又添上了個玉格在家,我同太太的不放心--這本是樁天生不
        能兩全的事。譬如咱們早在外任,如今從外任打發他進京鄉試,難道我合太太還
        能跟著他不成?
          況且他也這麼樣大了,歷練歷練也好。他既有這志向,只好就照他這話說定
        了罷。太太想著怎樣?
        (那太太聽了,自然是左右為難,但事到其間,實在無法,便向老爺說道)
    太 太:老爺見的自然不錯,就這樣定規了罷。但是老爺前日不是說帶了華忠去麼?如今
        既是這樣說定了,把華忠給玉格留下。那個老頭子也勤謹,也嘴碎,跟著他,裡
        裡外外的,又放一點兒心。
    老 爺:(老爺連說)有理,我要帶了華忠去,原為他張羅張羅我的洗洗汕汕這些零星事
        情,看個屋子。如今把他留下,就該派戴勤去也使得。戴勤手裡的事,有宋官兒
        一個人也照料過來了。
        (當日計議已定,便連日的派定家人,收拾行李。)
        (安老爺一面又把自己從前拜從過一位業師跟前的世弟兄程師爺請來,留在家中
        (照料公子溫習舉業,幫著支應外客。)
        (那程師爺單名一個式字。)
        (他也有個兒子,名叫程代弼,雖不能文,卻寫得一筆好字,便求安老爺帶去,
        (不計修金,幫著寫寫來往書信。)
        (外邊去的,是門上家人晉升,簽押家人葉通,料理家務家人梁材,還有戴勤並
        (華忠的兒子隨緣兒,大小跟班的三四個人,外薦長隨兩三個人,以至廚子、火
        (夫人等;內裡帶的是晉升家的、梁材家的、戴勤家的、隨緣兒媳婦--這隨緣
        (兒媳婦便是戴勤的女孩兒,並其餘的婆子丫鬟,共有二十余人。)
        (老爺一輛太平車,太太一輛河南棚車,其餘家人都是半裝半坐的大車。)
        (諸事安排已畢,這老爺、太太辭過親友,拜別祠堂,便擇了個長行吉日,帶領
        (裡外一行人等,起身南下。)
        
        
    9**時間: 地點:
        (這日,公子送到普濟堂,老爺便不教往下再送。)
        (當下爺兒娘兒們依依不舍,公子只是垂淚,太太也是千叮萬囑沾眼抹淚的說個
        (不了。)
    老 爺:(老爺便忍著淚說道)幾天的離別,轉眼便得聚會,何必如此!
        (說著又吩咐了公子幾句安靜度日、奮勉讀書的話,竟自合太太各各上車去了。
        ()
        (公子送了老爺、太太動身,眼望著那車去得遠了,還在那裡呆呆的呆望。)
        (那老爺、太太在車上也不由得幾次的回頭遠望,只是戀戀不舍。)
    太 太:(這正是古人說的)世上傷心無限事,最難死別與生離。
        (這公子一直等一行車輛人馬都已走了,又讓那些送行的親友先行,然後才帶華
        (忠並一應家人回到莊園。)
        (真個的,他就一納頭的杜門不出,每日攻書,按期作文起來。)
        (這且不表。)
        
        
    10**時間: 地點:
        (且說那安老爺同了家眷自普濟堂長行,當日住了常新店。)
        (沿路無非是曉行夜住,渴飲饑餐。)
        (不則一日,到了王家營子。)
        (渡過黃河,便到南河河道總督駐紮的所在,正是淮安地方。)
        (早有本地長班預先給找下公館,沿河接見。)
        (上下一行人便搬運行李,暫在公館住下。)
        (安老爺草草的安頓已畢,便去拜過首縣山陽縣各廳同寅,見過府道,然後才上
        (院投遞手本,稟到稟見。)
        (那河台本是個從河工佐雜微員出身,靠那逢迎鑽于的上頭,弄了幾個錢,卻又
        (把皇上家的有用錢糧,作了他致送當道的進身獻納,不上幾年,就巴結到河工
        (道員。)
        (又加他在工多年,講到那些裹頭挑壩、下埽加堤的工程,怎樣購料,怎樣作工
        (,怎樣省事,怎樣賺錢,那一件也瞞他不過。)
        (因此上歷署兩河事務,就得了南河河道總督。)
        (待人傲慢驕奢,居心忌刻陰險。)
        (那時同安老爺一班兒揀發的十二人,早有一大半各自找了門路,要了書信,先
        (趕到河工,為的是好搶著鑽營個差委。)
        (及至安老爺到來,投遞了手本,河台看了,便覺他怠慢來遲。)
        (又見京中不曾有一個當道大老寫信前來托照應他,便疑心安老爺仗著是個世家
        (旗人,有心傲上。)
    安老爺:(隨吩咐說)教他等見官的日子隨眾參見。
        (安老爺是個坦白正路人,那裡留心這些事?)
        (一般也隨眾打點些京裡的土儀,給河台送去。)
        (及至送到院上,巡捕傳了進去,交給門上。)
    安老爺:(那門上家人看了看禮單,見上面寫著不過是些京靴、縉紳、杏仁、冬菜等件,
        (便向巡捕官發話道)這個官兒來得古怪呀!你在這院上當巡捕也不是一年咧,
        (大凡到工的官兒們送禮,誰不是緙繡呢羽、綢緞皮張,還有玉玩金器、朝珠洋
        (表的,怎麼這位爺送起這個來了?他還是河員送禮,還是『看墳的打抽豐』〔
        (歇後語有『看墳打抽豐--吃鬼』。此指十分吝嗇。〕來了?這不是攪嗎!沒
        (法兒,也得給他回上去。
        (說著,回了進去,又從中說了些懈怠話。)
        (那河台心裡更覺得是安老爺瞧他不起,又加上了三分不受用。)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