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係紅繩月下聯姻 折黃旗風前別友)
    (詩曰:
    (  光陰遞嬗似輕雲,不朽還須建大勛。)
    (壯略欲扶天日墜,雄心豈入弩駘群。)
    (卻緣否運姑埋跡,會遇昌期早致君。)
    (為是史書收不盡,故將彩筆譜奇文。)
    (從來國家治亂,祇有忠佞兩途。)
    (盡忠的為公忘私為國忘家,常存個致君的念頭,那富貴功名總置之度外。)
    (及至勢阻時艱,仍能守經行權,把別人弄壞的局面從新整頓一番,依舊是喜起
    (明良,家齊國治。)
    (這纔是報國的良臣,克家的令子。)
    (惟有那奸險小人,他祇圖權震一時,不顧罵名千載。)
    (卒之天人交怒身敗名裂;回首繁華,已如春夢,此時即天良發現已悔不可追,
    (從古到今,不知凡幾。)
    
    
2**時間: 地點:
    (如今且說大唐一段故事出在乾德年間,其時國君有道,四海升平,那一班興唐
    (世襲的公侯,有在朝為官的,有退歸林下的,這都不必細表。)
    (單言長安有位公爺,乃是越國公羅成之後。)
    (這公爺名喚羅增,字世瑞,夫人秦氏所生兩位公子:長名喚羅燦,年一十八歲
    (,生得身長九尺,臂闊三停,眉清目秀,齒白脣紅,有萬夫不當之勇,那長安
    (百姓見他生得一表非凡,替他取個綽號,叫做粉面金剛羅燦;次名羅焜,生得
    (虎背熊腰,龍眉鳳目,面如敷粉,脣若涂硃,文武雙全,英雄蓋世,這些人也
    (替他起個綽號,叫做笑面虎羅焜,他二人每日裏操演弓馬,熟讀兵書,時刻不
    (離羅爺的左右,正是:
    (  一雙玉樹階前秀,兩顆驪珠頷下添。)
    
    
3**時間: 地點:
    (話說羅爺見兩位公子生得人才出眾,心中也自歡喜,不在話下。)
    (祇因羅爺在朝為官清正,不詢私情,卻同一個奸相不睦,這入姓沈名謙,官拜
    (文華殿大學士、左丞相之職,他平日在朝專一賣官鬻爵,好利貪財,把柄專權
    (無惡不作;滿朝文武,多是他的門生,故此無一個不懼他的威勢。)
    (祇有羅爺秉性耿直,就是太師有甚麼事犯在羅爺手中,卻絲毫不得過去,因此
    (他二人結下讎怨。)
    (沈謙日日思想要害羅爺的性命,怎奈羅爺為官清正,無法可施,祇得姑且忍耐
    (。)
    (也是合當有事,那一日,沈太師正朝罷歸來,忽見眾軍官傳上邊報。)
    (太師展開一看,原來邊頭關韃靼造反,興兵入寇,十分緊急,守邊將士申文求
    (救。)
    (太師看完邊報,心中大喜道)
心 中:有了!要害羅增就在此事!
    (次日早朝會同六部,上了一本,就保奏羅增去鎮守邊頭關,征剿韃靼。)
    (聖上準本,即刻降旨,封羅增為鎮邊元帥,限十日內起行。)
    (羅爺領旨回家,與秦氏夫人說道)
羅 爺:可恨奸相沈謙,保奏我去鎮守邊關,征剿韃靼。但是盡忠報國,也是為臣分內之
    事,祇是我萬里孤征,不知何時還家,你們在京,我有二件事放心不下。
太 太:有那兩件事,這般懮慮?
羅 爺:頭一件事,奸臣當道,是是非非;我去之後,怕的是兩個孩兒出去生事闖禍。第
    二件,祇為大孩兒已定下雲南貴州府定國公馬成龍之女,尚未完姻,二孩兒尚且
    未曾定親。我去不知何時可回,因此放心不下。
太 太:(夫人道)老爺言之差矣,自古道:兒孫自有兒孫福,莫替兒孫作馬牛。但願老
    爺此去,旗開得勝,馬到成功,早早歸來。那時再替他完姻也未為晚。若論他二
    人在家,怕他出去招災惹禍,自有妾身拘管。何必過慮!
    (當下夫妻二人說說談談,一宿晚景已過。)
    (次日清晨,早有滿朝文武並眾位公爺都來送行。)
    (一連忙了三日,到第四日上,羅爺想著家眷在京,必須托幾位相好同僚好友照
    (應照應。)
    (想了一會,忙叫家將去請三位到來。)
    (看官你道他請的那三位,頭一位乃是興唐護國公秦瓊之後,名喚秦雙,同羅增
    (是嫡親的姊舅;第二位乃是興唐衛國公李靖之後,名喚李逢春,現任禮部大堂
    (之職;第三位乃陝西西安府都指揮使,姓柏名文連,這位乃是淮安府人氏,與
    (李逢春同鄉,與羅增等四人最是相好,當下三位爺聞羅爺相請,不一時都到越
    (國公府前,一同下馬。)
    (早有家將進內稟報,羅爺慌忙出來迎接,接進廳上,行禮已畢,分賓主坐下。
    ()
    (茶罷,衛國公李爺)
李 爺:前日多多相擾,今日又蒙見召,不知有何吩咐。
羅 爺:豈敢,前日多多怠慢。今日請三位仁兄到此,別無他事。祇因小弟奉旨征討,為
    國忘家,理所當然,祇是小弟去後,舍下無人,兩個小兒年輕,且住在這長安城
    中,怕他們招災惹禍。因此備辦水酒,拜托三位仁兄照應照應。
三 人:這個自然,何勞吩咐!
    (當下四位老爺談了些國家大事,早已夕陽西下,月上東山,羅爺吩咐家將,就
    (在後園擺酒,不一時,酒席擺完,敘坐入席,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羅 爺:(忽見安童稟道)二位公子射獵回來,特來稟見。
羅 爺:快叫他們前來見三位老爺!
    (祇見二人進來,一一拜見,垂手侍立。)
李 爺:(李爺與柏爺讚道)公郎器宇不凡,日後必成大器。老夫輩與有榮施矣!
    (羅爺稱謝。)
    (秦爺命童兒另安杯箸,請二位少爺入席。)
羅 爺:尊長在此,小子理應侍立,豈可混坐!
李 爺:(李爺與柏爺道)正要請教令郎胸中韜略,何妨入座快談?
    (羅爺許之,命二人告罪入席,在橫頭坐下。)
    (那柏文連見兩位公子生得相貌堂堂,十分愛惜。)
    (原來柏爺無子,祇有原配李氏夫人所生一女,名喚玉霜小姐,愛惜猶如掌上珍
    (珠,李氏夫人早已去世,後娶繼配侯氏夫人,也未生子。)
    (故此,柏爺見了別人的兒女,最是愛惜的。)
    (當下見了二位公子,便問羅爺道)
二位公:不知二位賢郎青春多少,可曾恭喜?
羅 爺:正為此焦心,大孩兒已定下雲南馬親家之女,尚未完姻,二孩兒未曾匹配。我此
    去,不知何日得回來與他們完娶。
柏文連:小弟所生一女,意欲結姻,祇恐高攀不起。
羅 爺:(羅爺大喜道)既蒙大人不嫌小兒,如此甚妙!
柏文連:(遂向李逢春道)拜托老兄執柯!自當後謝。
    (正是:
    (  一雙跨鳳乘鸞客,卻是牽牛織女星。)
李逢春:柏兄既是同鄉,羅兄又是交好,理當作伐。祇是羅兄王旨在身,後日就要起馬,
    柏兄不久也要往陝西赴任,此會之後,不知何時再會,自古道:揀日不如撞日。
    就是今日,求柏兄一紙庚帖,豈不更妙!
    (羅爺大喜,忙向身邊解下一付玉環,雙手奉上)
羅 爺:權為聘禮,伏乞笑留!
    (柏爺收此玉環,便取三尺紅綾,寫了玉霜小姐年庚與李爺,李爺轉送羅爺)
李 爺:百年和合,千載團圓恭喜!
    (羅爺謝之下盡,收了庚帖,連秦爺也自歡喜,一而命公子拜謝,一面重斟金斛
    (,再展玉樽,四位老爺祇飲得兔魄西沉,方纔各自回府。)
    (羅爺自從同柏爺結為親家之後,收拾家務,過了兩天。)
    
    
4**時間: 地點:
    (這日奉旨動身,五更起馬,頂盔貫甲,裝束齊整,入朝辭過聖上;然後回府拜
    (別家堂祖宗,別了全家人,有兩位公子跟隨,出了越國公府門。)
    (放炮動身,來到教場點齊三萬人。)
    (大小擺齊隊伍,三軍祭過帥旗,調開大隊,出了長安,吶喊搖旗,一個個盔明
    (甲亮隊隊人馬高強。)
    (正是號令嚴明,鬼神驚怕!怎見得他十分威武,有詩為證:
    (  大將承恩破虜臣,貔貅十萬出都門。)
    (捷書奏罷還朝日,麟閣應標第一人。)
    
    
5**時間: 地點:
    (話說羅爺整齊隊伍,調開大兵,出了長安前行。)
羅 爺:(有藍旗小校報道)啟元帥今有文武各位老爺,奉旨在十里長亭餞別,請令施行
    !
    (羅爺聞言,傳令大小三軍紮下行營,謝過聖恩。)
    (一聲令下,祇聽得三聲大炮,安下行營羅爺同二位公子勒馬出營,祇見文武兩
    (班一齊迎接道)
羅 爺:下官等奉旨在此餞行,來得遠接。望元帥恕罪!
    (羅爺慌忙下馬,步上長亭,與眾官見禮。)
    (慰勞一番,分賓主坐下,早有當職的官員擺上了皇封御酒、美味珍餚。)
    (羅爺起身向北謝恩,然後與眾官員序坐。)
    (酒過三巡,食供九獻,羅爺向柏爺道)
羅 爺:弟去之後,姻兄幾時榮行?
柏 爺:多則十日,總要去了。
羅 爺:此別不知何時能相會?
柏 爺:吉人天相,自有會期。
羅 爺:(羅爺又向秦爺指著二位公子道)弟去之後,兩個孩兒全仗舅兄教訓!
秦 爺:這個自然,何勞吩咐!但是妹丈此去放開心事,莫要煩愁此事。
羅 爺:(羅爺又向眾人道)老夫去後,國家大事全望諸位維持!
    (眾人領命。)
羅 爺:(羅爺方纔起身向眾人道)王命在身,不能久陪了。
    (隨即上馬,眾人送出亭來。)
    (一聲炮響,正要動身,祇見西南巽地上刮起一陣狂風,飛沙走石,忽聽得一聲
    (響亮,陡將中軍帥旗折為兩段。)
    (羅爺見狀心中不悅,眾官一齊失色。)
    (欲知吉兇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柏文連西路為官 羅公子北山射虎)
    
    
6**時間: 地點:
    (話說羅爺見一陣怪風,將旗吹折,未免心中不悅,向眾人)
向眾人:老夫此去,吉少兇多,但大丈夫得死沙揚,以馬革裹屍而還足矣!祇是朝中諸事
    ,老夫放心不下,望諸位盡心輔佑聖上!
向眾人:公爺吩咐,下官等無不遵命。但願公爺此去,旗開得勝,馬到成功,早早得勝還
    朝!我等還在此迎接!
    (大家安慰一番,各自回朝覆旨。)
    (祇有兩位公子同秦雙、柏文連、李逢春三位公爺不捨,又送了一程。)
    (看看夕陽西下,羅爺)
羅 爺:三位仁兄請回府罷。
向眾人:(又向公子道)你二人也回去罷。早晚侍奉、母親,不可在外游蕩!
    (二位公子祇得同三位老爺,灑淚牽衣而別,羅爺此去後,直等到二位公子聚義
    (兵征平韃靼,方得回朝。)
    (此是後話不表。)
    (單言二位公子回家,將風折帥旗之事,告訴了母親一遍。)
    (太太聽後也是悶悶不樂,過了幾日,柏文連也往陝西西安府,赴都指揮任去了
    (,羅府內祇車了秦、李二位老爺常來走走。)
    (兩位公子,是太太吩咐無事不許出門,每日祇在家中悶坐。)
    (不覺光陰茌苒,秋去冬來。)
    (二位公子在家悶了兩個多月,坐得好不耐煩。)
    (那一日清晨起來,祇見朔風陣陣,瑞雪飄飄。)
    (怎見得好雪,有詩為證:
    (  遍地花飛不是春,漫天零落玉精神。)
    (紅樓畫棟皆成粉,遠水遙嶺盡化銀。)
    
    
7**時間: 地點:
    (話說那雪下了一晝夜,足有三尺多深。)
    
    
8**時間: 地點:
    (須臾天霽,二位公子紅爐暖酒,在後園賞雪,祇見綠竹垂梢,紅梅放萼。)
大公子:好一派雪景也!
二公子:我們小小一個花園,尚且如此可觀,我想那長安城外山水勝景,再添上這一派雪
    景,還不知怎樣可愛呢!
    (二人正說得好時,旁邊有個安童插嘴道)
二 人:小的適在城外北平山梅花嶺下經過,真正是雪白梅香,甚是可愛!我們長安這些
    王孫公子,都去游玩:有挑酒餚前去賞雪觀梅的,有牽犬架鷹前去興圍打獵的,
    一路車馬紛紛,游人甚眾!
    (二位公子被安童這一番話動了心,甚想前去游玩,遂到後堂來啟稟一聲。)
太 太:前去游玩無妨,祇是不要闖禍,早去早回。
    (公子見太太許他出去賞雪,心中大喜,忙忙應道)
公 子:曉得!
    (遂令家人備了抬盒,挑了酒餚,換了衣服,牽了馬匹,配了弓箭,辭了太太,
    (出了帥府,轉彎抹角,不一時出了城門,到了北平山下一看,一看遠山近水披
    (銀掛玉。)
    (那梅花嶺下原有老梅樹,瑞雪冠蓋,正在含香半吐,果然春色可觀。)
    (當下二位公子,往四下裏看看梅花,玩玩雪景,祇見香車寶馬,游人甚多。)
    (公子揀了一株大梅樹下叫家人放下抬盒,擺下酒餚。)
    (二人對坐,賞雪飲酒,飲了一會悶酒無趣。)
    (他一向在家悶久了的,今番要出來玩耍個快活。)
    (當下二公子羅焜放下杯來,叫道)
二公子:哥哥,我想這一場大雪,下得山中那些鹿狼虎兔無處藏身,我們正好前去射獵一
    回,帶些野味回家,也不枉這一番游玩。
    (大公子聽了,喜道)
大公子:兄弟言之有理。
家 人:(遂叫家人)在這裏伺候,我們射獵就來。
    (家人領命。)
    (二位公子一起跳起身來,上馬加鞭,往山林之中就跑。)
    (跑了一會,四下裏一望,祇見四面都是高山。)
二位公:(二位公子勒住了馬直讚)好一派雪景!這荒山上倒有些兇惡。
    (觀望良久,猛聽的一陣怪風,震搖山嶽。)
    (風吹過處,山凹之中跳出一隻黑虎,舞爪張牙,好生利害。)
    (二位公子大喜。)
    (大公子遂向飛魚袋內取弓,走獸壺中拔箭,拽滿弓,搭上箭,喝一聲)
大公子:著!
    (嗖的一箭往那黑虎頂上飛來,好神箭,正中黑虎頂上!那虎吼了一聲,帶箭就
    (跑。)
二公子:那裏走!
    (一齊拍馬追來。)
    (祇見那黑虎走如風飛,一氣趕了二里多路,追到山中,忽見一道金光,那虎就
    (不見了。)
二 人:(二人大驚道)分明看見虎在前面,為何一道金光就不見了,難道是妖怪不成?
    (二人再四下觀看,都是些曲曲彎彎的小路,不能騎馬。)
大公子:莫管他!下了馬,我偏要尋到這虎,除非他飛上天去!
二公子:有理!
    (遂一齊跳下馬來,踏雪尋蹤,步上山來,行到一箭之地,祇見枯樹中小小的一
    (座古廟。)
    (二人近前一看,祇見門上有道匾,寫道:「元壇古廟」。)
二 人:我們跑了半日,尋到這個廟,何不到這廟中歇歇!
    (遂牽著馬,步進廟門一看,祇見兩廊破壁,滿地灰塵。)
    (原來是一座無人的古廟,又無僧道香火,年深日久,十分頹敗,後人有詩證曰
    (:
    (  古廟空山裏,秋風動客哀。)
    (絕無人跡往,斷石橫蒼苔。)
    (二人在內看了一回,步上殿來,祇見香煙沒有,鐘鼓全無,中間供了一尊元壇
    (神像,連袍也沒有。)
二 人:如此光景,令人可嘆!
    (正在觀看之時,猛然噹的一聲,落下一枝箭來,二人忙近前拾起來看時,正是
    (他們射虎的那枝箭,二人大驚道)
二 人:難道這老虎躲在廟裏不成?
    (二人慌忙插起雕翎,在四下看時,原來元壇神聖旁邊泥塑的一隻黑虎,正是方
    (纔射的那虎,虎腦前尚有一塊箭射的形跡。)
二 人:(二人大驚道)我們方纔射的是元壇爺的神虎!真正有罪了!
    (慌忙一起跪下來,祝告道)
雙膝跪:方纔實是弟子二人之罪!望神聖保佑弟子之父羅增征討韃靼,早早得勝回朝!那
    時重修廟宇,再塑金身,前來還願!
    (祝告已畢,拜將下去。)
    (拜猶未了,忽聽得咯喳一聲響,神櫃橫頭跳出一條大漢,面如鍋底,臂闊三停
    (,身長九尺,頭戴一頂元色將巾,灰塵多厚;身穿一件皂羅戰袍,少袖無襟。
    ()
那大漢:(大喝道)你等是誰,在俺這裏胡鬧!
    (二位公子抬頭一看,吃了一驚)
二位公:莫非是元壇顯聖麼?
那大漢:(那黑漢道)不是元壇顯聖,卻是霸王成神!你等在此打醒了俺的覺頭,敢是送
    路費來與我老爺的麼?不要走,吃我一拳!
    (掄拳就打。)
    (羅焜大怒,舉手來迎,打在一處。)
    (正是:
    (  二隻猛虎相爭,一對蛟龍相鬥!)
    (這一回叫做:英雄隊裏,來了輕生替死的良朋;豪傑叢中,做出攪海翻江的事
    (業!)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粉金剛義識賽元壇 錦上天巧遇祁子富)
    
    
9**時間: 地點:
    (話說公子羅焜同那黑漢交手,一來一往,一上一下,鬥了八九個解數:羅燦在
    (旁看那人的拳法,不在兄弟之下,讚道)
羅 燦:倒是一位好漢!
    (忙向前一手格住羅焜,一手格住那黑漢)
羅 焜:我且問你,你是何人?為甚麼單身獨自躲在這古廟之中,作何勾當?
羅 燦:(那人道)俺姓胡名奎,淮安人氏,祇因俺生得面黑身長,因此江湖上替俺起個
    名號,叫做賽元壇。俺先父在京曾做過九門提督,不幸早亡。俺特來謀取功名,
    不想投親不遇,路費用盡,祇得在此廟中權躲風雪。正在瞌睡,不想你二人進來
    ,吵醒了俺的瞌睡,因此一時動怒,相打起來。敢問二公卻是何人?來此何幹?
公 子:在下乃世襲興唐越國公羅門之後,家父現做邊關元帥。在下名叫羅燦,這是舍弟
    羅焜,因射虎到此。
胡 奎:莫不是粉面金剛羅燦、玉面虎羅焜麼?
羅 燦:正是!
    (那胡奎聽得此言,道)
胡 奎:原來是二位英雄!我胡奎有眼不識,望乞恕罪!
    (說罷,翻身就拜。)
    (正是:
    (  俊傑傾心因俊傑,英雄俯首為英雄。)
    (二位公子見胡奎下拜,就忙忙回禮。)
    (三個人席地坐下,細問鄉貫,皆是相好;再談些兵法武藝,盡皆通曉。)
    (三人談到情密處,不忍分離。)
羅 燦:想我三人,今日神虎引路,邂逅相逢,定非偶然!意欲結為異姓兄弟,不知胡兄
    意下如何?
胡 奎:(胡奎大喜道)既蒙二位公子提攜,實乃萬幸,有何不中!
    (公子大悅。)
    
    
10**時間: 地點:
    (當時序了年紀,胡奎居長,就在元壇神前撮土為香,結為兄弟。)
    (正是:
    (  桃園義重三分鼎,梅嶺情深百歲交。)
    (當下三人拜畢,羅燦)
羅 燦:請問大哥,可有甚麼行李,就搬到小弟家中去住!
胡 奎:愚兄進京投親不遇,欲要求取功名,怎奈沈謙當道,非錢不行。住在長安,路費
    用盡,行李衣服都賣盡了,日間祇在街上賣些槍棒,夜間在此地安身,一無所有
    ,祇有隨身一條水磨鋼鞭,是愚兄的行李。
羅 燦:既是如此,請大哥就帶了鋼鞭。
    (拜辭了聖神,三位英雄出了廟門,一步步走下山來,沒有半箭之路,祇見羅府
    (跟來的幾個安童尋著雪跡,找上山來了,原來安童們見二位公子許久不回,恐
    (怕又闖下禍來,因此收拾抬盒,尋上山來,恰好兩下遇見了。)
    (公子令家人拉了馬,替胡奎抬了鋼鞭,三人步行下山,乃在梅花嶺下賞雪飲酒
    (,看看日暮,方纔回府,著家人先走,三人一路談談說說,不一時進得城來)
    (到了羅府,重新施禮,分賓主坐下,公子忙取一套新衣服與胡奎換了,引到後
    (堂。)
    (先是公子稟知了太太,說了胡奎的來歷鄉貫,纔引了胡奎,入內見了太太,拜
    (了四叩八拜,認了伯母,夫人看胡奎相貌堂堂,是個英雄模樣,也自歡喜。)
    (安慰了一番,忙令排酒。)
    (胡奎在外書房歇宿,住了幾日,胡奎思想:老母在家,無人照應,而已家用將
    (完,難以度日,想到其間,面帶愁容,虎目梢頭流下幾點淚來,不好開口,正
    (是:
    (  雖安游子意,難忘慈母恩。)
    (那胡奎雖然不說,被羅焜看破)
羅 焜:大哥為何滿面愁容?莫非有甚心事麼?
胡 奎:(胡奎嘆道)賢弟有所不知,因俺在外日久,老母家下無人照應,值此隆冬雪下
    ,不知家人何如,因此懮心。
羅 焜:些須小事,何必懮心!
    (遂封了五十兩銀子,叫胡奎寫了家書,打發家人連夜送上淮安去了。)
    (胡奎十分感激,從此安心住在羅府。)
    (早有兩月的光景,這也不必細說。)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