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朱若虛孝弟全天性 朱天錫聰明識童謠)
    (古樂府所載《木蘭辭》,乃唐初國師李藥師所作也。)
    (藥師名靖,號青蓮,又號三元道人。)
    (先生少日,負經天緯地之才,抱治國安民之志,佐太宗平隋亂,開唐基,官拜
    (太傅,賜爵趙公。)
    (晚年修道,煉性登仙。)
    (蓋先生盛代奇人,故能識奇中奇人,保全奇中奇人。)
    (奇中奇人為誰?即朱氏木蘭也。)
    (木蘭女年十四,孝心純篤。)
    (親衰而病,適軍令至,女扮男粧,代父從征,十三年而回,無人知曉,又能居
    (喪如禮,全命全真,豈非奇中奇人。)
    (然木有根本,水有源流,若不敘其祖宗何人,桑梓何處,何為忠孝,何為勇烈
    (,則徒一木蘭女也。)
    (木蘭祖父朱盈川,名若虛,道號實夫。)
    (祖母黃氏,名儀貞,居於湖廣黃州府西陵縣(今之黃陂縣)雙龍鎮。)
    (這朱若虛天性至孝,善事父母,勤儉持家,和平處世。)
    (春耕秋讀,積日而月,積月而歲,不數年竟至鉅富。)
    
    
2**時間: 地點:
    (當時隋朝文帝下詔求賢,屢舉孝廉。)
    (若虛聞知越王楊素、太傅宇文化及等,專權用事,祇推親老,不肯應詔。)
    (惟愛日惜陰,以事父母。)
    (遇父母稍有未適之處,便痛加責刻,手書一詩,懸於中堂以自勉。)
    (詩曰:
    (  父母養育恩,匪祇如天地。)
    (天地生萬物,父母獨私我。)
    
    
3**時間: 地點:
AAA:(一日,母親宮氏謂曰)汝兄伯祥十九歲,將婚而逝,予日夜懮思,成怔忡之疾
    。三年後,汝父禱於木蘭山,蒙天垂佑,方始生汝。予昨夜復夢汝兄形狀,與在
    生無異,醒來精神恍惚,即以爐火當胸,猶嫌風寒刮面。
AAA:(其父元華在旁答曰)夜夢死人,為病之兆,病夢死人,必死之徵,汝其戒之!
    (這一句語不值緊要,驚得若虛一身冷汗,遂跪而言曰)
若 虛:吾往日欲以長子天錫,繼兄之嗣,使他永承兄祀。因家中多故,尚寢其說。今兄
    長見夢,莫非欲求其後乎?
AAA:(宮氏點頭道)然,然。
    (若虛即令家人李福、劉東,去請諸親六眷,立起亡兄靈位,即命天錫行八拜禮
    (,轉拜祖父、祖母,次拜親眷人等。)
    (又命天錫拜自己為叔,拜妻子黃氏為嬸;又命次子天祿,與天錫答拜。)
若 虛:(自己向亡兄靈前再拜曰)天祿永承兄祀,即兄之適子,兄其蔭庇,陰相厥昌焉
    。
    (其父元華與宮氏好不快活,連病都不見了,與親眷飲酒,夜深方散。)
    (惟有妻子黃氏,暗地裏有些唏噓。)
    (若虛當時擇個吉日,送一子一姪入學攻書。)
    (光陰迅速,過了數年,父母相繼而亡。)
    (若虛守孝三年,未嘗見齒,鄉黨宗族,無不稱其孝焉。)
    (到了煬帝登基之日,大赦天下,令府縣官員舉薦孝廉。)
    (這詔書一下,諺云:孝廉孝廉,清官舉賢,貪官要錢。)
    
    
4**時間: 地點:
    (卻說西陵縣縣令楊廷臣,係關西人氏,也是孝廉出身。)
    (雖然官卑職小,倒也忠心為國。)
    (當日接了煬帝上諭,要舉孝廉,要取幾個有才得意門生。)
    (出示曉諭地方道:
    (    西陵縣正堂楊 為欽奉聖諭舉薦孝廉事。)
    (今皇上龍馭,新主日升。)
    (先帝在位數十年,優禮以尊賢士。)
    (新聖登臨未百日,屈體以重儒生。)
    (本縣自下車以來,愧無德政及民,思有名賢薦上。)
    (凡有真正孝廉、經書通達之士,列為文秀;有武藝超群、兵法精熟之人,列為
    (武秀。)
    (爾里長保甲人,務要聯名花押,開報名帖。)
    (履歷清白,年貌真實,到衙投遞,候本縣卜期面試。)
    (爾里長耆約人等,如有私受人財,開報虛士,必然重罰。)
    (這告示一出,四鄉里長曉得縣官清正,任他有財有勢的土豪,無學無術的鹵夫
    (,用盡機關,求買路逕,再也不能。)
    (不上半月,楊知縣接有數十張名帖,一一揀看。)
    (偶見朱若虛名字,心中想道)
心 中:本縣素聞其名,道他孝弟無虧,才學有餘。前任知縣薦他孝廉,屢徵不起。或者
    今日父母去世,有意為官?倒是個得意門生。
    (遂出示限十日,各秀士到衙中面會。)
    
    
5**時間: 地點:
    (卻說朱若虛是個超群拔萃的豪傑。)
    (平生抱負,一籌未展。)
    (每逢青天化日,和風慶雲,見鳥雀高飛,松竹挺秀,便發動了少年壯志,未免
    (抱膝長吟。)
    (又見楊素等專權誤國,重利輕賢,祇得與琴書作伴,詩酒為朋,所以對月徘徊
    (,臨風嘯傲,蓋出於不得已也。)
少 年:(卻又想道)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
    (於是用心教子,將平日所學,口口相傳。)
    (而二子亦心心相印,不數年,成文武全才。)
    
    
6**時間: 地點:
    (一日,里中有人報麥穗雙歧。)
    (若虛往觀之,奮然泣下,鄉人皆掩鼻而笑。)
    (若虛手掐數莖,回謂二子曰)
若 虛:官有善政,以至於此。今本縣楊太爺來此數年,愛民如子,仁風所播,草木呈祥
    。若里甲獻瑞,楊太爺申報,上司必然陞遷他去也。吾有志未遂,淪落如此,豈
    不可惜!
    (次日,往街上訪友,見一簇人相聚,不知所觀何物。)
    (有等識字的在那裏觀看,不識字的在那裏叫奇叫怪,口中)
口 中:如何官府出示,硃筆、印信俱是靛花?
若 虛:(又一人接說道)莫非是銀硃貴了,楊太爺過於慳吝,故用靛花代銀硃?
    (若虛是個明白人,也站在那一旁仔細觀看,方知文帝晏駕,幼主登基,是本縣
    (官奉詔求賢的告示。)
    (若虛回家,合家俱著孝服,以遵國制。)
若 虛:(少頃,武營中有兩個兵丁對李福說道)我家副爺並主司徐老爺,請你家員外到
    署中說話。
    (原來雙龍鎮離縣城一百一十里,係湖廣河南交界之所,五方雜集,舟車交通。
    ()
    (有個武職官千戶李長春,帶領一千人馬,在此駐札。)
    (又有一個文職官巡檢徐保先,領五百弓兵,在這裏鎮守。)
    (當日二官接了謄黃抄報,並邑侯角文,差人到觀音寺,設立文帝龍位,分頭去
    (請紳士、耆老。)
    (依著部文,何日舉哀,何日舉薦,七七日禮畢,百日之外,方公堂理事。)
    (朱若虛是舉過孝廉的,所以亦與其數。)
    (過了幾日,若虛在家看書,李福手拿全簡二封,上前說道)
若 虛:本鎮千戶、巡檢徐、李二老爺,帶領鄉約里長,俱在門外,不知何事,說是來與
    員外賀喜的。
    (若虛聽了,心中想道)
心 中:必是同來保舉孝廉,要我應詔的意思。
    (同二子出來迎接,到了中堂敘話,又命家中治酒相待。)
心 中:(酒行數巡,李千戶忍耐不住,便開口說道)我等同來,別無事故。今新主登基
    ,崇儒重道,舉待孝廉。員外幼學壯行,理宜出仕,我等情願共出花押,日後你
    我都是朝廷命官,這個喜酒是要喫的。況且皇上隆重賢士,兄之前程不可限量,
    日後做了我等上司,便不敢放肆飲酒。今日居我汛地,不及時狂飲,更待何時。
    (呼李福取盞來。)
心 中:(道)我等喫個大醉,爽快一爽快!
若 虛:(徐巡檢接說道)朱公日後高陞,若念平日交情,提拔一提拔,也不枉我二人保
    薦一場。
    (二人一路說話,一路飲酒。)
    (朱若虛殷勤相勸,候他二人語畢,纔開口言道)
若 虛:晚生才疏學淺,蒙二位不棄,竭力推薦,此恩此德,銘心不忘。若說出仕為官,
    晚生何德何能,敢妄希榮遇!況且人事參差,緣分有定,仕途顯與不顯,命運通
    與不通,晚生祇得聽天守分。今日二公光顧,薄酒疏餚,何須掛齒。
    (便下席再拜,拱捧大杯,向二官伸敬。)
    (直喫得月從東上,方纔散席。)
    (若虛送出門外,兩個官員一個乘馬,一個坐轎,吆喝而去。)
    (若虛回至書房,謂二子曰)
若 虛:今日二公前來推薦我的孝廉,我所以慨然不辭者,寔有兩樁心事:一者,聞朝廷
    今日以越王威權過盛,漸漸的屈退了,任用兩個大臣,倒是忠心為國,一個是太
    傅伍建章,一個武官是韓國公韓擒虎。這二公乃當時名賢,老王在日,言聽計從
    ,今日幼主登基,一定是他二位股肱,我且進京看他用事如何。二者,聞越王府
    中有一幕賓,姓李名靖,有經天緯地之才,神出鬼沒之機。若說他是個賢人,就
    不該依附權門;若說他是一派虛聲,就不能臆則屢中。凡自京都來者,無不稱其
    人品。我到京都,單去謁見此人,試看他的名寔果然相符否?
天 錫:(長子天錫)先帝既任用韓、伍二公,就該疏斥越王、宇文化及,卻不該許他仍
    在軍機房行走,與韓、伍二公互相掣肘。叔父進京,當見機而行,看新王動作如
    何,切勿貪圖仕進,致後日生退悔。
天 祿:吾觀父親此回進京,必定空勞跋涉。
若 虛:何以知之?
天 祿:楊素、楊林是先帝至親,韓、伍二公亦是先帝元勳,越王與韓公平日不睦,賴先
    帝聖明,兩下得以保全。今觀先帝遺詔,父親不必進京。
    (手出抄稿,送與若虛觀看。)
    (略曰:
    (    朕自開國以來,上叨天眷,四海清平。)
    (自愧德薄,以致萬方多罪,朕敢辭其責焉。)
    (朕今連日喘嗽,日就垂危,勢不能起。)
    (竊思皇太子寬厚有餘,剛斷不足,不若皇次子才德兼優,欽賢禮士。)
    (即向日平陳之亂,皇次子亦與有勞焉。)
    (定北征南,樹奇功於天下,修文偃武,遺至善於寡人。)
    (朕上卜之於天,下詢之於人,宜繼大統,諸皇戚國親、內閣大臣,及朝內朝外
    (文武眾卿,宜盡心翼戴,毋負朕意。)
    (若虛觀畢,天祿)
天 祿:皇太子性情懦弱,以先帝之明,就不該冊立為太子,天下已奉為儲君矣。皇次子
    久獲聖心,既卜之於天,詢之於人,廢長立賢,早應令群臣奉次子為陛下,如何
    先帝龍馭歸天之後,始出此遺詔?以兒之見,其中必有不測之變。父親宜遲緩一
    二年,候二次選舉,再求仕進,未為晚也。
若 虛:(若虛想了一會)吾兒所見極是。但日月逝矣,吾年逾四十,日即於衰,豈甘與
    草木同朽,沒世不稱耶!
    (天祿唯唯而退。)
天 錫:近日童謠,父親聞之乎?童謠所云:
      唐棣花開李樹上,占盡春光造化長。
      逐水楊花空蕩漾,紅日偏不照山陽。
      這四句童謠,據兒意見,首二句或是說唐國公李姓,上天眷顧,此人將來必
    受天命,而福祚無疆矣;第三句是說楊氏國祚不永;末句是說唐公居於山西,乃
    山之陰,非山之陽。父親壯志未銷,雄心不釋,進京一覽便回,切不可僥倖富貴
    。
    (若虛連連點首稱善。)
天 錫:(過了數日,里長領兩個公差,求見若虛曰)本縣太爺請孝廉公即日到衙中面試
    。
    (若虛聽了,一面治酒相待,一面安置行李,命李福作伴,囑咐二子用心讀書,
    (又吩咐劉東好生看守家務。)
    (天錫、天祿送了數里,珍重而別。)
    (若虛到了城中,寓於安靜所在。)
    (到了試期,用了早膳,不一時衙中炮響,城中老少人等,到衙前爭看孝廉。)
    (果然一個個儒冠儒服,清氣宜人。)
    (知縣雖依著朝廷大典,礙著國制,不好張燈結綵,祇好打鼓陞堂,三班六房一
    (齊上前叩頭。)
知 縣:(知縣吩咐道)傳各處里長鄉約,一齊上堂。
    (眾人皆上堂叩頭。)
知 縣:今朝廷大典,爾等站立答話。
天 錫:(然後問曰)爾眾等所報孝廉,果出真寔否?
知 縣:(眾皆曰)皆是寔行。
知 縣:履歷、年貌俱各清白?
天 錫:(眾人曰)不敢蒙昧太爺。
知 縣:朝廷重典,務在得士,本縣不敢不盡心。
    (那禮房已將所報花名開成一冊,長者在前,少者在後,共有三十餘名。)
    (知縣逐一看過,提起筆來就點頭名。)
知 縣:(禮房一旁唱曰)禮教鄉李逢吉。
李逢吉:(李逢吉在堂下答曰)有。
    (規行矩步,走上堂來,作了三揖。)
    (知縣雙手一拱,李逢吉站在一旁。)
知 縣:秀士所學何經?
李逢吉:門生所習《書經》,兼通《易經》。
知 縣:學的那一種書法?
李逢吉:門生所學是楷字,兼學隸字。
知 縣:你可當堂默寫《君陳篇》,並《五子歌》;以隸字默寫升、恆二卦。
    (李逢吉當堂就寫。)
    (知縣又點二名,禮房唱曰)
知 縣:灄源鄉、朱若虛。
若 虛:有。
    (雍容雅步,匆匆上堂,作了三個長揖,侍在一旁。)
知 縣:秀士所學何經?
若 虛:門生資質魯鈍,素性好學。感父台善政,年豐民樂,故門生得以盡日讀書,門生
    卻六經皆通。
    (知縣喜形於色,又顧問曰)
知 縣:是習那一種書法?
若 虛:真草隸篆,兼而學之,恐不中父台選舉。
知 縣:爾祇以真字默寫《洪範》、《鹿鳴》二篇足矣。
    (若虛遵命而坐。)
    (以後三十餘名秀士,俱逐一考試。)
    (午末之後,各人繳卷,一聲炮響,眾秀士依次而退。)
    (過了三日,衙中炮響三聲,梆鼓齊鳴,旗傘引道,兵壯侍從,楊知縣捧案送出
    (儀門之後,貼在照壁之上。)
    (知縣方纔進衙,那看案的人顛顛倒倒,倒也好笑。)
    (若虛候眾人散去,方纔近前觀看:
    (    第一名,朱若虛、李逢吉、王龍、陳益修、李懷玉、劉有光、楊輝、
    (竇建柱。)
    (末批云:
    (    墨水污卷不取,遺失字句不取,書法不工不取,講義不清不取。)
    (惟有那案上有名之人,各具門生帖子,齊進衙中,謁見父師。)
    (知縣早已備酒相待。)
    (到了次日,又隨知縣進聖廟行香。)
    (一個個方巾大帽,插花披紅,好不光彩。)
    (知縣又限日期,引孝廉上府看驗。)
    (一路上鳴鑼開道,旗傘侍從人役送至沙口地界,早有兩隻大船在那裏伺候。)
    (知縣吩咐人役俱回,祇留四個親隨侍從。)
    (見風平浪靜,命兩船相並而行。)
    (師生九人,有時談論詩書的樂意,有時談論為官的苦楚,有時談論民情狡猾,
    (論到高興之處,便用詩酒交酬,唱和贈答,十分忘形。)
    (到了晚間,見雁浮寒水,鳥集戍樓,星垂平野,月湧大江,果然江景如畫,洵
    (不誣矣。)
    (次日,到了黃州,天色尚早,換了公服,同八名秀士到府堂,謁見府尹。)
    (先到清號房掛號,號役接了小禮,心中嫌輕,曉得楊知縣是清官,更兼朝廷大
    (典,不敢怠慢,祇得進門房去通報。)
    (門丁接了手本,進內署見府尊稟道)
心 中:西陵縣楊廷臣,在儀門求見。
    
    
7**時間: 地點:
    (卻說那黃州知府,姓王名玖,向日是越王一個親隨,在越王跟前曲意逢迎,頗
    (得其意。)
    (平陳之後,文帝賞錄功臣,越王冒加功績,遂得那黃州知府,與楊縣令素不相
    (睦。)
    (幸他為官清正,無隙可乘。)
    (這一日,在內衙與老婆嘔氣,見門丁來稟道)
楊知縣:楊知縣求見。
    (心中拂意之事,又遇拂意之人,自然怒上加怒,口中罵道)
口 中:這狗官來做甚麼?前去問他,不守汛地,來此何事?
口 中:(門丁出去了一會,又進來回道)楊縣令帶著八名秀士,說是甚麼孝廉,送來驗
    看的。
    (王知府聽了此言,發一聲冷笑,罵道)
知 府:好不曉事的狗才!難道本府就是他做著不成?命他帶眾秀士一齊進來。
知 府:(那門丁狗仗人勢,走出儀門,大聲喝道)大老爺喚爾等一同進去!
    (楊廷臣引八個門生步入側門,見府尊坐在二堂之上,祇得近前參見,分立兩旁
    (。)
知 府:這都是你取的孝廉麼?
口 中:(廷臣答曰)卑職採訪真切,皆是寔行寔學,現有試卷花押履歷為證。
知 府:(府尊曰)今日權退,明日再到轅門聽候罷。
    
    
8**時間: 地點:
    (卻說得聲色俱厲。)
    (可憐楊知縣有興而來,無興而回。)
    (正是:
    (  雞群嫌鶴立,濁水混明珠。)
    (要知後事如何。)
    (且看下文分解。)
    (第二回 竇忠怒擊虎頭牌 朱盈夢會痘神女)
    
    
9**時間: 地點:
    (卻說楊知縣見府尊意思冷落,鼠竄而回。)
    (進了公館,各人個個無言。)
    (次日早起,用了幾樣點心,又引著八人到轅門聽候。)
    (祇見眾人圍做一堆,口稱)
楊知縣:可惜!可惜!
    (知縣心中恍惚,喝開眾人,祇見虎頭牌高掛,上寫道:
    (    黃州府正堂王玖,為西陵縣知縣楊延臣輕忽國典,冒納虛士,本府已
    (經申詳,差趙義,燕清押住公館,不許回署,俱候上憲批文發落。)
    (八名秀士不看此牌猶可,看了此牌,驚出一身冷汗。)
楊知縣:(齊聲道)我等進取功名,卻累及父師,如何是好?
    (惟有竇建柱,字忠,其情性剛愎,怒氣衝冠,伸手向柱上將虎頭牌取下來,向
    (石上一擊,打得粉碎,口中大罵)
口 中:不受人抬舉的狗官!冒昧申詳,妒賢慢士,有失朝廷重意。我等一齊向武昌節度
    使衙門,代父師伸冤。
    (不住的千狗官、萬狗官,竟罵上堂來。)
    (跟著他看的百姓,蜂擁而入。)
    (竇忠一發罵得高興,站在公堂之上,叫聲)
竇 忠:眾位休得喧譁,聽我說個明白。西陵縣所薦孝廉,第一名朱若虛,二名李逢吉,
    皆是先帝徵名數次,他二人因親老多病,不肯應詔。這狗頭王玖,道西陵縣冒進
    虛士,難道前任官長也是冒進虛士,先皇帝也是冒取虛士?我等權且出氣,再到
    上司與父師伸冤。
    (那看的百姓,因知府平日貪酷兩全,一個個公報私仇,大家罵個不止。)
    
    
10**時間: 地點:
    (卻說這知府有個異父兄長王碔,是他母親先在人家為妾生的。)
    (後來夫死家貧,母子無靠,出嫁於王氏,纔生王玖。)
    (王玖出任黃州,他兄長也隨母到任,衙內衙外,皆以大老爺稱之。)
    (今日見兄弟詳了楊知縣,遇竇忠這般大罵,他欲帶著家丁出來廝打。)
    (見公怒齊發,不敢動手,呆呆的望了一會。)
    (又見竇忠濃眉大眼,鼻直口方,聲如銅鈴,錦幅花袍,腰金佩玉,十分華麗,
    (站在公堂之上,尊嚴若神。)
    (又見他兩個家僮侍在身傍,眉清目秀,俊俏端莊,雅致不凡,王碔暗暗稱奇。
    ()
    (勢利眼看勢利眼,熱腸人看熱腸人。)
    (王碔輕輕附家丁之耳,說了幾句言語,那家丁點頭會意,走進公堂旁邊,向青
    (衣小僮拱手道)
口 中:請問你家老爺尊姓大名?
竇 忠:(青衣回道)這是我家三老爺,是西陵城西竇府,名建柱。我家大老爺名建德,
    現任河南開封府節度使;吾家二老爺,現居太子少保、吏部左侍郎;鎮守山西太
    原府唐國公李淵,是我家老爺姊丈。今日府太爺目不識丁,我家老爺還要詣闕叩
    閽,奏稱王知府輕典傲賢,不體朝廷重意,要把這狗官斬首方休。
    (兩個家丁聽了此言,走至王碔面前,把舌一伸,將上項言語一一說明。)
竇 忠:(正是迅雷不及掩耳,嚇得王大老爺毛骨悚然,急進內室,向王玖說道)你性情
    急躁,惹下禍來,吾不知爾之死所也。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說了一遍。)
王 玖:(王玖大怒道)這狗才,咆哮公堂,辱罵官長,吾把知府不做,就與他拼了罷。
    (說了,向外就跑。)
    (眾幕賓一齊上前相勸,王知府進內室去了,王碔也隨了進去。)
王 玖:(王玖對王碔低聲道)此事非曹師爺不可,我私去見他,必有開解之處。
    (遂坐個小轎,開了後門,至關王廟,見了曹師爺,下了一禮,分賓主而坐。)
曹師爺:(便說道)曹師爺知今日府中之事否?
曹師爺:黃州城內,老少人等,互相傳說,因而知之。人言竇忠是個世家,京都必有內援
    ,此事祇宜和,不宜結。
知 府:(王知府)小弟特來求教,望師爺指示。
曹師爺:老爺府中幕友甚多,小弟何足掛齒?
知 府:他們祇曉得刑名錢穀,決不疑,定大患,非我師不可!
    (曹師爺低頭不語。)
    (原來曹師爺與眾幕友等不睦,個個在王知府面前挫他短處,知府耳軟,就疏慢
    (了他,因此辭館而出,欲回漢陽原籍。)
    (知府見他低頭不語,祇得下他一全禮。)
曹師爺:(曹師爺扶起道)我所以低頭不語者,心有所思耳。王公今日申文是旱路,還是
    水路?
知 府:是水路。
曹師爺:這個不難。尊駕急早回府,令兩個能幹衙役,乘著快划,趕回文書,我自有道理
    ,晚間弟必有佳音回報。
    (知府拱手稱謝而去。)
    (曹師爺即換了衣服,喚了從人,備了名帖,坐一乘玻璃小轎,到西陵縣公館下
    (轎,對門子說道)
曹師爺:通稟你家老爺,說漢陽曹瞻字福堂,特來拜會。
    (門子接了全帖進去。)
曹師爺:(少頃,又出來)我家老爺有請。
    (這曹師爺大搖大擺,走進中堂,與楊太爺敘禮,就分賓主而坐。)
楊知縣:久慕大名,無緣拜會,今日相見,足慰平生。卑縣碌碌庸才,有勞師爺下顧,寔
    出望外。
曹 瞻:末弟年近七十,尚為人役。楊老夫子宰治西陵,德洽民心。湖廣縣令一百餘人,
    未有如公者。小弟緣分淺薄,未得趨承教益,恨甚,恨甚!但小弟前來,兼訪竇
    府三老爺。
    (知縣即命竇忠出來相見。)
    (二人敘禮畢,竇忠)
竇 忠:弟與足下素不相識,今日先生屈駕,不知何以教弟?
曹 瞻:弟在京都,蒙令兄大人不棄,頗稱莫逆。因弟年邁思鄉,纔就黃州幕館。今日喘
    症屢發,欲回漢陽故土,暫寓關王廟養病。今日聞王公得罪了貴縣楊老夫子,並
    諸位孝廉公,小弟已勸王公趕回詳文,請楊老夫子並諸位孝廉公到府中,綵觴謝
    過。署中幕友都知小弟與令兄大人平日相善,故勸王公委弟來寓,邀個人情。弟
    素知楊老夫子居心忠厚,度量寬宏,料諸位孝廉公亦是大才,必不小見。若說到
    上司處分辨,縱然置王公於重治,三老爺咆哮公堂,辱罵官長,也有多少不穩便
    之處,並陷楊老夫子一個取人不當的條款。
    (曹瞻口中說話,手內揮扇,那扇上寫的一行晉字,是臨的右軍書法。)
    (竇忠見了,借來一看,款寫彬齋愚弟竇建文題,果然是親兄筆跡,遂不敢怠慢
    (。)
曹師爺:弟在京都,聞令兄屢稱賢弟高才,居家謹慎,免旅人內顧之憂;盡日謳吟,期聖
    主旁求之詔。弟每神馳足下,以室遠為恨,賢弟若不棄,瞻願拜下風,使瞻久而
    不聞其香,則生平之願足矣。
    (這一片言語,說得竇忠毛骨豁然,好不快活也。)
竇 忠:(說道)末弟素性愚懦,仁兄過獎,使弟名實不稱。愧甚,愧甚!
    (曹瞻遂起身向楊知縣作一長揖,又向竇忠也作一長揖)
曹 瞻:我等卜期再會,蘭集賦詩,表末弟忱意。祇是今日之事,要看我的薄面,恕過了
    罷。明日我等好去開懷暢飲。
楊知縣:憑曹先生吩咐了就是。
曹 瞻:王公說過了的,明日綵觴陪罪。
竇 忠:我們也不喫他的酒,也不進他的衙門,就到先生寓所來,候先生罷。
曹 瞻:最妙,最妙。
    (起身拱手稱謝,欲回王知府等信。)
    (楊知縣同八個孝廉送出公館門外。)
    (曹瞻上了轎子,抬進府堂,故作辛苦勞倦之態。)
    (王知府接著,忙問事情如何?曹師道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知府聽了大喜,忙
    (排酒酬勞。)
    (曹師略飲了數杯,辭知府而去。)
    (次日,與知縣歡呼飲酒不表。)
    (過了二日,知府傳楊縣令進衙,慰以好言,就發八角伸薦文書,又每人贈儀程
    (銀子五十兩。)
    (八位孝廉方進府叩謝,王知府設酒餞行,催促八人作速進京,以副聖意。)
    (於是楊知縣率八人回西陵而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