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則 阿彌陀佛講和)
    
    
2**時間: 地點:
    (話說德安府孝感縣有一秀才,姓許名獻忠,年方十八,生得眉清目秀,豐潤俊
    (雅。)
    (對門有一屠戶蕭輔漢,有一女兒名淑玉,年十七歲,甚有姿色,姑娘大門不出
    (,每日在樓上繡花。)
    (其樓靠近街路,常見許生行過,兩下相看,各有相愛的心意。)
    (時日積久,遂私下言笑,許生以言挑之,女即微笑首肯。)
    (這夜,許生以樓梯暗引上去,與女攜手蘭房,情交意美。)
    (及至雞鳴,許生欲歸,暗約夜間又來。)
淑 玉:倚梯在樓,恐夜間有人經過看見你。我今備一圓木在樓枋上,將白布一匹,半掛
    圓木,半垂樓下。你夜間只將手緊抱白布,我在樓上吊扯上來,豈不甚便。
    (許生喜悅不勝,至夜果依計而行。)
    (如此往來半年,鄰舍頗知,只瞞得蕭輔漢一人。)
    (忽一夜,許生因朋友請酒,夜深未來。)
    (有一和尚明修,夜間叫街,見樓上垂下白布到地,只道其家曬布未收,思偷其
    (布,遂停住木魚,過去手扯其布。)
    
    
3**時間: 地點:
    (忽然樓上有人弔扯上去,和尚心下明白,必是養漢婆娘垂此接奸上去,任她弔
    (上去。)
    (果見一女子,和尚心中大喜)
女 子:小僧與娘子有緣,今日肯捨我宿一宵,福田似海,恩大如天。
淑 玉:(淑玉慌了道)我是鸞交鳳配,怎肯失身於你?我寧將銀簪一根舍於你,你快下
    樓去。
女 子:(僧道)是你弔我上來,今夜來得去不得了。
    (即強去摟抱求歡。)
女 子:(女甚怒,高聲叫道)有賊在此!
    (那時女父母睡去不聞。)
    (僧恐人知覺,即拔刀將女子殺死。)
    (取其簪、耳環、戒指下樓去。)
    (次日早飯後,其母見女兒不起,走去看時,見被殺死在樓,竟不知何人所謀。
    ()
    
    
4**時間: 地點:
    (其時鄰舍有不平許生事者,與蕭輔漢道)
許 生:你女平素與許獻忠來往有半年餘,昨夜許生在友家飲酒,必定乘醉誤殺,是他無
    疑。
    (蕭輔漢聞知包公神明,即送狀赴告)
包 公:告為強姦殺命事:學惡許獻忠,心邪狐媚,行丑鶉奔。
      覘女淑玉艾色,百計營謀,千思污辱。昨夜,帶酒佩刀,潛入臥室,摟抱強
    姦,女貞不從,拔刀刺死。遺下簪珥,乘危盜去。
      鄰右可證。托跡黌門,桃李陡變而為荊榛;駕稱泮水,龍蛇忽轉而為鯨鱷。
    法律實類鴻毛,倫風今且塗地。急控填償,哀哀上告。
    (是時包公為官極清,識見無差。)
    (當日准了此狀,即差人拘原、被告和干證人等聽審。)
    (包公先問干證,左鄰蕭美、右鄰吳范俱供:蕭淑玉在沿街樓上宿,與許獻忠有
    (奸已經半載,只瞞過父母不知,此奸是有的,並非強姦,其殺死緣由,夜深之
    (事眾人實在不知。)
許 生:通姦之情瞞不過眾人,我亦甘心肯認。若以此擬罪,死亦無辭;但殺死事實非是
    我。
包 公:(蕭輔漢道)他認輕罪而辭重罪,情可灼見。女房只有他到,非他殺死,是誰殺
    之?必是女要絕他勿奸,因懷怒殺之。且後生輕狂性子,豈顧女子與他有情?老
    爺若非用刑究問,安肯招認?
    (包公看許生貌美性和,似非兇惡之徒,因此問道)
包 公:你與淑玉往來時曾有人從樓下過否?
許 生:往日無人,只本月有叫街和尚夜間敲木魚經過。
包 公:(包公聽罷怒道)此必是你殺死的。今問你罪,你甘心否?
包 公:(獻忠心慌)甘心。
    (遂打四十收監。)
    (包公密召公差王忠、李義問道)
包 公:近日叫街和尚在何處居住?
許 生:(王忠道)在玩月橋觀音座前歇。
    (包公吩咐二人可密去如此施行。)
    (是夜,僧明修又敲木魚叫街,約三更時分,將歸橋宿,只聽得橋下三鬼一聲叫
    (上,一聲叫下,又低聲啼哭,甚是淒切怕人。)
    (僧在橋打坐,口念彌陀。)
    (後一鬼似婦人之聲,且哭且叫道)
婦 人:明修明修,你要來奸我,我不從罷了,我陽數未終,你無殺我的道理。無故殺我
    ,又搶我釵珥,我已告過閻王,命二鬼吏伴我來取命,你反念阿彌陀佛講和;今
    宜討財帛與我並打發鬼伎,方與私休,不然再奏天曹,定來取命。念諸佛難保你
    命。
許 生:(明修乃手執彌陀珠佛掌答道)我一時慾火要奸你,見你不從又要喊叫,恐人來
    捉我,故一時誤殺你。今釵珥戒子尚在,明日買財帛並唸經卷超度你,千萬勿奏
    天曹。
    (女鬼又哭,二鬼又叫一番,更覺悽慘。)
    (僧又唸經,再許明日超度。)
    
    
5**時間: 地點:
    (忽然,兩個公差走出來,用鐵鏈鎖住僧。)
許 生:(僧驚慌道)是鬼?
婦 人:(王忠道)包公命我捉你,我非鬼也。
    (嚇得僧如泥塊,只說看佛面求赦。)
許 生:(王忠道)真好個謀人佛,強姦佛。
    (遂鎖將去。)
    (李義收取禪擔、蒲團等物同行。)
    (原來包公早命二差僱一娼婦,在橋下作鬼聲,嚇出此情。)
    (次日,鎖了明修並帶娼婦見包公,敘橋下做鬼嚇出明修要強姦不從因致殺死情
    (由。)
    (包公命取庫銀賞了娼家並二公差去訖。)
    (又搜出明修破衲襖內釵、珥、戒指,叫蕭輔漢認過,確是伊女插戴之物。)
    (明修無詞抵飾,一並供招,認承死罪。)
包 公:(包公乃問許獻忠道)殺死淑玉是此禿賊,理該抵命;但你秀才奸人室女,亦該
    去衣衿。今有一件,你尚未娶,淑玉未嫁,雖則兩下私通,亦是結髮夫妻一般。
    今此女為你垂布,誤引此僧,又守節致死,亦無玷名節,何愧於婦道?今汝若願
    再娶,須去衣衿;若欲留前程,將淑玉為你正妻,你收埋供養,不許再娶。此二
    路何從?
許 生:(獻忠道)我深知淑玉素性賢良,只為我牽引故有私情,我別無外交,昔相通時
    曾囑我娶她,我亦許她發科時定媒完娶。不意遇此賊僧,彼又死節明白,我心豈
    忍再娶?今日只願收埋淑玉,認為正妻,以不負她死節之意,決不敢再娶也。其
    衣衿留否,惟憑天台所賜,本意亦不敢欺心。
包 公:(包公喜道)汝心合乎天理,我當為你力保前程。
    (即作文書申詳學道:審得生員許獻忠,青年未婚;鄰女淑玉,在室未嫁。)
    (兩少相宜,靜夜會佳期於月下,一心合契,半載赴私約於樓中。)
    (方期緣結乎百年,不意變生於一旦。)
    (惡僧明修,心猿意馬,夤夜直上重樓。)
    (狗幸狼貪,糞土將污白璧。)
    (謀而不遂,袖中抽出鋼刀。)
    (死者含冤,暗裡剝去釵珥。)
    (傷哉淑玉,遭凶僧斷喪香魂;義矣獻忠,念情妻誓不再娶。)
    (今擬僧抵命,庶雪節婦之冤;留許前程,少獎義夫之慨,未敢擅便,伏候斷裁
    (。)
    (學道隨即依擬。)
包 公:(後許獻忠得中鄉試,歸來謝包公道)不有老師,獻忠已做囹圄之鬼,豈有今日
    ?
包 公:今思娶否?
許 生:死不敢矣。
包 公: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許 生:吾今全義,不能全孝矣。
包 公:賢友今日成名,則蕭夫人在天之靈必喜悅無窮。就使若在,亦必令賢友置妾。今
    但以蕭夫人為正,再娶第二房令閫何妨。
    (獻忠堅執不從。)
    (包公乃令其同年舉人田在懋為媒,強其再娶霍氏女為側室。)
    (獻忠乃以納妾禮成親。)
    (其同年錄只填蕭氏,不以霍氏參入,可謂婦節夫義,兩盡其道。)
    (而包公雪冤之德,繼嗣之恩,山高海深矣!)
    (第二則 觀音菩薩托夢)
    
    
6**時間: 地點:
    (話說貴州道程番府有一秀才丁日中,常在安福寺讀書,與僧性慧朝夕交接。)
    (性慧一日往日中家相訪,適日中外出,其妻鄧氏聞夫常說在寺讀書,多得性慧
    (湯飲,因此出來見之,留他一飯。)
    (性慧見鄧氏容貌華麗,言詞清雅,心中不勝喜慕。)
    (後日中外出月餘未回,性慧遂心生一計,將銀僱二道士假扮轎夫,半午後到鄧
    (氏家道)
鄧 氏:你相公在寺讀書,勞神太過,忽然中風死去,得僧性慧救醒,尚奄奄在牀,生死
    未保。今叫我二人接娘子去看他。
鄧 氏:何不借眠轎送他回來?
包 公:(二轎夫道)本要送他回來,奈程途有十餘里,恐路上傷風,症候加重,恐難救
    治。娘子可自去看來,臨時主意或接回、或在彼處醫治,有個親人在旁,也好服
    侍病人。
    (鄧氏聽得即登轎前往。)
    (天晚到寺,直抬入僧房深處,卻已排整酒筵,欲與鄧氏飲酒。)
鄧 氏:(那鄧氏即問道)我官人在哪裡?領我去看。
性 慧:你官人因眾友相邀去游城外新寺,適有人來報他中風,小僧去看,幸已清安。此
    去有路五里,天色已晚,可暫在此歇,明日早行,或要即去,亦待轎夫吃飯,娘
    子亦吃些點心,然後討火把去。
    (鄧氏遂心生疑,然又進退無路。)
    (飲酒數杯,又催轎夫去。)
性 慧:轎夫不肯夜行,各回去了。娘子可寬飲數杯,不要性急。
    (又令侍者小心奉勸,酒已微醉,乃引入禪房去睡。)
    (鄧氏見錦衾繡褥,羅帳花枕,件件精美,以燈照之,四邊皆密,乃留燈合衣而
    (寢,心中疑慮不寐。)
    (及鐘聲定後,性慧從背堆進來,近牀抱住。)
鄧 氏:(鄧氏喊聲)有賊!
性 慧:你就喊天明,也無人來捉賊。我為你費了多少心機,今日乃得到此,亦是前生夙
    緣注定,不由你不肯。
鄧 氏:(鄧氏罵道)野僧何得無恥,我寧死決不受辱。
性 慧:娘子可行方便一宵,明日送你見夫;若不憐憫,小僧定斷送你的性命!
    (鄧氏喊罵鬧至半夜,被性慧強行剝去衣服,將手足綁縛,恣行淫污。)
    (次日午朝方起。)
性 慧:(性慧對鄧氏道)你被我設計騙來,事已至此,可削髮為僧,藏在寺中,衣食受
    用都不虧你,又有老公陪。你若使昨夜性子,有麻繩、剃刀、毒藥在此,憑你死
    吧!
    (鄧氏暗思身已受辱,死則永無見天的日子,此冤難報;不如忍耐受辱,倘得見
    (夫,報了此冤,然後就死。)
    (乃從其披剃。)
    (過了月餘,丁日中來寺拜訪性意,鄧氏聽出是夫聲音,挺身先出,性慧即趕出
    (來。)
    (日中即向鄧氏作揖,鄧氏哭道)
鄧 氏:官人不認得我了?我被性慧拐騙在此,日夜望你來救我。
    (日中大怒,扭住性慧便打。)
    (性慧呼集眾僧將日中鎖住,取出刀來要殺之。)
鄧 氏:(鄧氏來奪刀道)可先殺我,然後殺我夫。
    (性慧乃收起刀,強扯鄧氏入房弔住,再出來殺日中。)
日 中:我妻被你拐,我又被你殺,到陰司也不肯放你。若要殺,作一處死罷,可與我夫
    妻相見。
性 慧:你死則鄧氏無所望,便終身是我妻,安肯與你同死?
日 中:然則全我身體,容我自死罷。
性 慧:我且積些陰德,方丈後有一大鐘,將你蓋在鐘下,讓你自死。
    (遂將日中蓋入鐘下。)
    (鄧氏日夜啼哭,拜禱觀音菩薩,願有人來救她丈夫。)
    (過了三日,適值包公巡行其地,夜夢觀音引至安福寺方丈中,見鐘下覆一黑龍
    (。)
    (初亦不以為意,至第二、三夜,連夢此事,心始疑異。)
    (乃命手下逕往安福寺中,試看何如。)
    (到得方丈坐定,果見方丈後有一大鐘,即令手下抬開來看,只見一人餓得將死
    (,但氣未絕。)
    (包公知是被人所困,即今以粥湯灌下。)
    (一飯時稍醒,乃道)
包 公:僧性慧既拐我妻削髮為僧,又將我蓋在鐘下。
    (包公遂將性慧拿下,但四處搜覓並無婦人。)
    (包公便命密搜,乃入複壁中,有鋪地木板,公差揭起木板,有梯入地,從梯下
    (去,乃是地室,室內點燈明亮,一少年和尚在坐著。)
    (公差叫他上來,報見包公。)
    (此少年和尚即是鄧氏,見夫已放出,性慧已鎖住,鄧氏乃從頭敘說其被拐騙情
    (由,夫被害根原。)
    (性慧不能辯,只磕頭道)
性 慧:甘受死罪。
包 公:(包公隨即判道)審得淫僧性慧,稔惡貫盈,與生員丁日中交遊,常以酒食徵逐
    。見其妻鄧氏美貌,不覺巧計橫生,騙其入寺背夫,強行淫玷;劫其披緇削髮,
    混作僧徒。雖抑鬱而何言,將待機而圖報;偶日中之來寺,幸鄧氏之聞聲。相見
    泣訴,未盡衷腸之話;群僧拘執,欲行刃殺之凶。懇求身體之全,得蓋大鐘之下
    。
      乃感黑龍之被蓋,夢入三更;因至方丈而開鐘,餓經五日。丁日中從危得活
    ,後必亨通;鄧氏女求死得生,終當完聚。性慧拐人妻,坑人命,合梟首以何疑
    ,群僧黨一惡害一生,皆充軍於遠衛。
    (判訖,將性慧斬首示眾,其助惡眾僧皆發充軍。)
包 公:(包公又責鄧氏道)你當日被拐便當一死,則身沽名榮,亦不累夫有鐘蓋之難。
    若非我感觀音托夢而來,你夫卻不為你而餓死乎?
鄧 氏:我先未死者,以不得見夫,未報惡僧之仇,將圖見夫而死。今夫已救出,僧已就
    誅,妾身既厚,不可為人,固當一死決矣!
    (即以頭擊柱,流血滿地。)
    (包公乃命人扶住,血出暈倒,以藥醫好,死而復生。)
包 公:(包公謂丁日中道)依鄧氏之言,其始之從也,勢非得已;其不死者,因欲得以
    報仇也。今擊柱甘死,可以明志,你其收之?
日 中:(丁日中)吾向者正恨其不死,以圖後報仇之言為假;今見其撞柱,非真偷生無
    恥可知。今幸而不死,我待之如初,只當來世重會也。
    (日中夫婦拜謝而歸,以木刻包公像,朝夕奉侍不懈。)
    (其後日中亦登科第,官至同知。)
    (第三則 嚼舌吐血)
    
    
7**時間: 地點:
    (話說西安府乜崇貴,家業巨萬,妻湯氏,生子四人,長名克孝,次名克悌,三
    (名克忠,四名克信。)
    (克孝治家任事,克悌在外為商。)
    (克忠讀書進學,早負文名,屢期高捷,親教幼弟克信,慇懃友愛,出入相隨。
    ()
    (克忠不幸下第,染病臥牀不起,克信時時入室看望,見嫂淑貞花貌驚人,恐兄
    (病體不安,或貪美色,傷損日深,決不能起,欲將兄移居書房,靜養身心,或
    (可保其殘喘。)
    (淑貞愛夫心切,不肯讓他出房)
包 公:病者不可移,且書齋無人服侍,只在房中時刻好進湯藥。
    (此皆真心相愛,原非為淫欲之計,克信心中快然。)
    (親朋來問疾者,人人嗟歎克忠苦學傷神。)
克 信:(克信歎道)家兄不起,非因苦學。自古幾多英雄豪傑皆死於婦人之手,何獨家
    兄!
    (話畢,兩淚雙垂。)
    (親朋聞之駭然,須臾罷去。)
    (克忠疾革,蔣淑貞急呼叔來。)
克 信:(克信大怒道)前日不聽我言移入書房養病,今又來呼我為何?
    (淑貞愀然。)
    (克信近牀,克忠泣道)
克 信:我不濟事矣,汝好生讀書,要發科第,莫負我叮嚀。寡嫂貞潔,又在少年,幸善
    待之。
    (語罷,遂氣絕。)
    (克信哀痛弗勝,執喪禮一毫無缺,殯葬俱各盡道。)
    (事奉寡嫂十分恭敬。)
    (自克忠死後,長幼共憐憫之。)
    (七七追薦,請僧道做功果。)
    (淑貞哀號極苦,湯水不入口者半月,形骸瘦弱,憂慼不堪。)
    (及至百日後,父母慰之,家庭長者、妯娌眷屬亦備勸慰,微微飲食舒暢,容貌
    (逐日復舊,雖不戴珠翠,不施脂粉,自然美貌動人,十分窈窕;但其性甚介,
    (守甚堅,言甚簡靜,行甚光明,無一塵可染。)
    (倏爾一週年將近,淑貞之父蔣光國安排禮儀,親來祭奠女婿,用族姪蔣嘉言出
    (家紫雲觀的道士作高功,亦領徒子蔣大亨,徒孫蔣時化、嚴華元同治法事。)
    (克信心不甚喜,乃對光國道)
克 信:多承老親厚情,其實無益。
    (光國怫然不悅,遂入謂淑貞道)
光 國:我來薦汝丈夫本是好心,你幼叔大不喜歡。薄兄如此,寧不薄汝?
克 信:(淑貞道)他當日要移兄到書房,我留在房服侍,及至兄死時,他極惱我不是。
    到今一載,並不相見,待我如此,豈可謂善?
    (光國聽了此言,益憾克信。)
    (及至功果將完,追薦亡魂之際,光國復呼淑貞道)
光 國:道人皆家庭子姪,可出拜靈前無妨。
    (淑貞哀心不勝,遂哭拜靈前,悲哀已極,人人慘傷。)
    (獨有臊道嚴華元,一見淑貞,心中想道:人言淑貞乃絕色佳人,今觀其居憂素
    (服之時,尚且如此標緻,若無愁無悶而相歡相樂,真個好煞人也,遂起淫奸之
    (心。)
    (待至夜深,道場圓滿之後,道士皆拜謝而去。)
光 國:嘉言、大亨與時化三人,皆吾家親,禮薄些諒不較量,惟嚴先生乃異姓人物,當
    從厚謝之。
    (淑貞復加封一禮。)
    (豈知華元立心不良,陽言一謝先行,陰實藏形高閣之上,少俟人靜,作鼠耗聲
    (。)
    (淑貞秉燭視之,華元即以求陽媾合邪藥彈上其身。)
    (淑貞一染邪藥,心中即時淫亂,遂抱華元交歡恣樂。)
    (及至天明,藥氣既消,始知被人迷奸,有玷名節,嚼舌吐血,登時悶死。)
    (華元得遂淫心,遂潛逃而去,乃以淑貞加賜禮銀一封,貽於淑貞懷中,蓋冀其
    (復生而為之謝也。)
    (日晏之時,晨炊已熟,婢女菊香攜水入房,呼淑貞梳洗,不見形蹤,乃登閣上
    (尋覓,但見淑貞死於氈褥之上。)
    (菊香大驚,即報克孝、克信)
克 信:二娘子死於閣上。
    (克孝、克信上閣看之,果然氣絕。)
    (大家俱驚慌,乃呼眾婢女抬淑貞出堂停柩,下閣之時遺落胸前銀包,菊香在後
    (拾取而藏之。)
    
    
8**時間: 地點:
    (此時光國宿於女婿書房,一聞淑貞之死,即道)
即 判:此必為克信叔害死。
即 判:(忙入後堂哭之,甚哀甚忿,乃厲聲道)我女天性剛烈,並無疾病,黑夜猝死,
    必有緣故。你既恨我女留住女婿在房身死,又恨我領道人做追薦女婿功果,必是
    乘風肆惡,強姦我女,我女咬恨,故嚼舌吐血而死。
    (遂作狀告到包公衙門。)
    (狀告:告為滅倫殺嫂事:風俗先維風教,人生首重人倫。)
    (男女授受不親,嫂溺手援非正。)
    (女嫁生員乜克忠為妻,不幸夫亡,甘心守節。)
    (獸惡克信,素窺嫂氏姿色,淫凶無隙可加。)
    (機乘齋醮完功,意料嫂倦酣臥,突入房帷,姿抱奸污。)
    (女羞咬恨,嚼舌吐血,登時悶死。)
    (狐綏綏,犬靡靡,每痛恨此賤行。)
    (鶉奔奔,鵲強強,何堪聞此丑聲。)
    (家庭偶語,將有丘陵之歌。)
    (外眾聚談,豈無牆茨之句。)
    (在女申雪無由,不殉身不足以明節。)
    (在惡奸殺有據,不填命不足以明冤。)
    (哀求三尺,早正五刑。)
    (上告。)
    
    
9**時間: 地點:
    (此時,乜克信聞得蔣光國告己強姦兄嫂,羞慚無地。)
    (撫兄之靈痛哭喪心,嘔血數升,頃刻立死。)
    (魂歸陰府,得遇克忠,叩頭哀訴。)
克 信:(克忠泣而語之道)致汝嫂於死地者,嚴道人也。
      有銀一封在菊香手可證,汝嫂存日已登簿上,可執之見官,冤情自然明白,
    與汝全不相干。我的陰靈決在衙門來輔汝,汝速速還陽,事後可薦拔汝嫂。切記
    切記!
    (克信蘇轉,已過一日。)
    (包公拘提甚緊,只得忙具狀申述道:訴為生者暴死,死者不明;死者復生,生
    (者不愧事:寡嫂被強姦而死,不得不死,但死非其時;嫂父見女死而告,不得
    (不告,但告非其人。)
    (何謂死非其時?寡嫂被污,只宜當時指陳明白,不宜死之太早;嫂父控冤,會
    (須訪確強暴是誰,不應枉及無干。)
    (痛身拜兄為師,事嫂如母,語言不通,禮節尤謹。)
    (毫不敢褻,豈敢加淫?污嫂致死,實出嚴道。)
    (嫂父不察,飄空誣陷。)
    (惡人得計,實出無辜。)
    (魚網高懸,鴻離難甘代死。)
    (泣訴。)
    (包公亦准克信訴詞,即喚原告蔣光國對理。)
光 國:女婿病時,克信欲移入書房服藥養病,我女不從,留在房中服侍,後來女婿不幸
    身亡,克信深怨我女致兄死地,故強逼成奸,因而致死,以消忿怒。
克 信:厚吾嫂之身以致吾嫂之死者,皆嚴道人。
光 國:嚴道人僅做一日功果,安敢起姦淫之心入我女房,逼她上閣?且功果完成之時,
    嚴道人齊齊出門去了,大眾皆見其行。此全是虛詞。
包 公:道人非一,單單說嚴道人有何為憑為證?
克 信:(克信泣道)前日光國誣告的時節,小的聞得醜惡難當,即刻撫兄之靈痛哭傷心
    ,嘔血滿地,悶死歸陰。一見先兄,叩頭哀訴,先兄慰小人道,嚴道人致死吾嫂
    ,有銀在菊香處為證。吾嫂已有登記在簿上。乞老爺詳察。
包 公:(包公怒道)此是鬼話,安敢對官長亂談!
    (遂將克信打三十板,克信受刑苦楚,泣叫道)
克 信:先兄陰靈尚許來輔我出官,豈敢亂談!
包 公:(包公大罵道)汝兄既有陰靈來輔你,何不報應於我?
    
    
10**時間: 地點:
    (忽然間包公困倦,遂枕於案上,夢見已故生員乜克忠泣道)
包 公:老大人素稱神明,今日為何昏暗?污辱吾妻而致之死者,嚴道人也,與我弟全不
    相干。菊香獲銀一封,原是大人季考賞賜生員的,吾妻賞賜道人,登注簿上,字
    跡顯然,幸大人詳察,急治道人的罪,釋放我弟。
    (包公夢醒,撫然歎曰)
包 公:有是哉!
      鬼神之來臨也。
克 信:(遂對克信道)汝言誠非謬談,汝兄已明白告我。我必為汝辨此冤誣。
    (遂即差人速拿菊香拶起,究出銀一封,果是給賞之銀。)
克 信:(問菊香道)汝何由得此?
包 公:(菊香道)此銀在娘子身上,眾人抬她下閣時,我從後面拾得。
    (又差人同菊香入房取淑貞日記簿查閱,果有用銀五錢加賜嚴道人字跡。)
    (包公遂急差人緝拿嚴道人來,才一夾棍,便直招認,講出擅用邪藥強姦淑貞致
    (死,謬以原賜賞銀一封納其胸中是實,情願領罪,與克信全不相干。)
包 公:(包公判道)審得嚴華元,紊跡玄門,情迷欲海,濫叨羽衣之列,竊思紅粉之嬌
    。受賞出門,陽播先歸之語,貪淫登閣,陰為下賤之行。彈藥染貞婦之身,清修
    安在?貪花殺服婦之命,大道已忘。淫污何敢對天尊,冤業幾能逃地獄?淑貞含
    冤,喪嬌容於泉下;克忠托夢,作對頭於陽間。一封之銀足證,數行之字可稽。
    在老君既不容徐身之好色,而王法又豈容華元之橫奸?填命有律,斷首難逃。克
    信無干,從省發還家之例。光國不合,擬誣告死罪之刑。
    (第四則 咬舌扣喉)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