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恬淡人讀史問天)
    (先聲滿庭芳〕調)
    (詞曰:
    (  世途坦坦,人事悠悠。)
    (史載天心休咎。)
    (問天天不語,讀史史無愁。)
    (閑情最好歸恬淡,幾度春風幾度游。)
    (任勾留,腰纏十萬,騎鶴上揚州。)
    (老漢非士非農,半村半郭,乃維揚一個賣花的便是。)
    (家住傍花村裏,秋來種菊生涯,竹籬三徑客,茅屋一壺茶,因此得交文人學士
    (,滿壁題詩。)
    (雖不能博古通今,卻也粗粗懂得幾句文義。)
AAA:(那些看花的說)你種菊,也是個雅人,何不吟詩和我們呢?
AAA:(我說)不嫌鄙俗,就效顰了。
    (詩曰:
    (  老圃偏饒晚節香,曾攜鴉嘴種花黃。)
    (清晨採菊新城賣,午後聽書到教場。)
    (信口而成,不歸詩律。)
    (見笑,見笑!眾人說這詩不減《揚州竹枝詞》,貼在壁上傳觀卻也有趣。)
    (還要請教聽的甚麼書。)
    (我說連日在教場聽得一部新書,叫做《十二緣玉蟾記》,結構玲瓏,波瀾起伏
    (,真似碧海中蜃氣晨樓,濃蒸旭日,又如絳河內鵲毛夜渡,淡抹微雲。)
    (這書是通元子編成,恬淡人發刻傳出來的。)
    (那通元子本來是個仙家,這恬淡人不知何許人也,初號荷鋤子,後數十年來又
    (以恬淡人為號。)
    (其人拙於謀生,家無長物。)
    (惟吟詠自娛而已。)
    (愛讀忠孝書,喜談節義事。)
    (與世無所忤,究亦不肯脂韋隨俗,每讀史偶有所得,輒筆之於書,不拾前人牙
    (慧,務出己見以為論斷。)
    (自漢以下皆有史評。)
AAA:(於漢惠帝因見「人彘」得疾而崩,斷曰)呂后殺之。
AAA:(於唐秦王玄武之變,骨肉相殘,斷曰)高祖啟之。
AAA:(於宋太宗燭影搖紅,千古疑案,斷曰)必無此事。
AAA:(於明建文帝「無使殺叔」溫語慰燕,斷曰)徒有此言。
    (至於歷代忠奸,仇怨相尋,或忠臣彈勘太放,奸黨畏罪而陷害之。)
    (或功臣盛氣凌人,宴小不堪而中傷之。)
    (諸如此類,史鑒恆多。)
    (獨有兩件事不平,恬淡人常常嘆息痛恨說)
恬淡人:宋岳武穆王何礙於秦檜,明于忠肅公何礙於徐石,必欲殺之,是何道理?況兩家
    後嗣並無有能起而復仇者。天之報施善人何如哉?
    (誰知通元子早已安排過了。)
    (因前有《岳傳》,明說岳少保的果報,鑄像誅奸,完過宋朝一段公案。)
    (他復演出《玉蟾記》,隱寓于少保果報,配合姻緣,又完過明朝一段公案。)
    (到後來草堂閑話,黃石授書,恬淡人始信事由前定,天道無私,把他一腔子牢
    (騷不平之氣,都化為烏有了。)
恬淡人:(司空表聖云)人淡如菊,惟我種菊人能知人之淡。不縈情於利祿,不役志於紛
    華,就是仙人。何用傳其姓氏。即以恬淡人作通元子觀,有何不可?
    (自從聽了這書,大約記得七、八分,又買了一部腳本看熟,說出來雖不合腔,
    (卻不至有頭沒尾,諸位如不嫌聒耳,明日請來賞菊聽書。)
    (他們去後我就插幾瓶菊花,收拾幾間靜室,把這傍花村改作李龜年彈詞的所在
    (。)
    (夜來謅成幾句小引,早起亦貼在壁間,等候那班學士文人來看。)
    (引曰:
    (  人間多幻境,頃刻變滄桑。)
    (隱逸淵明菊,只藏得一片寒光,偏引出眾仙同日詠《霓裳》。)
    (列位請了。)
    (今日來得這樣早法兒,童子獻茶,老漢把昨日所談新書演說一番。)
    (一來替恬淡人述懷,二來代通元子醒世,三來為座上客點綴秋光。)
    (就此獻醜了。)
    (第二回 通元子安排果報)
    (先聲擬清平〕調)
    (詞曰:
    (  玉環宮裏彩雲開,笑倩三郎扶醉回。)
    (金殿傳呼傾斗酒,黑蠻書召謫仙來。)
    (沉香亭畔麝囊開,百媚君王一笑回。)
    (新譜《霓裳》歌未了,宮牆鐵笛李謩來。)
    (昨家御宴為誰開,不記早朝何日回。)
    (笑語深宮春旖旎,洗兒錢賜祿山來。)
    (丟卻唐朝故事,且說明嘉靖皇帝在位十八年以前,民歌醉飽,國慶靈長,真一
    (派太平景象也。)
    (二十年以後,壟任嚴嵩通行賄賂;趙文華倚勢作威,肆行無忌,其子趙懌思仗
    (父橫行,毫無忌憚。)
    (天既與以狡猾,陪堂護從惡少又只些才子佳人、英雄任俠、神仙鬼怪,釀成大
    (戲一場,鬧得趙家煙消火滅。)
    (若不說明奪門果報,後人何由得知。)
    (今日無事,就把《十二緣評話》編次一番。)
    (詞曰:
    (  群山萬壑樹千叢,青牛文梓,白鹿貞松。)
    (五雲飛上碧霄宮,忽逢青鳥使,西下峨眉峰。)
    (蕭蕭蘆荻冷江楓,莫認做赤壁重游蘇長公。)
    (鶴夢空,羽衣橫過大江東。)
    (俺即通元子也。)
    (贊曰:
    (  羽扇綸巾似武侯,衣圖八卦繡雲樓。)
    (輕揮兩袖風生腋,仙骨珊珊道者流。)
    (貧道是屺橋黃石公,自從收了張子房為徒,結一茅庵,住在峨眉山下,改號通
    (元子修真,又加二千餘年閱歷。)
    (漢五六朝洎乎唐宋元明,其間不平之事,果報無不顯然,獨有宋建炎年間秦檜
    (以「莫須有」三字誣害岳少保,明景泰年間徐石等「此舉無名」四字誣害于少
    (保,這兩件事情,教人不服。)
    (後來西湖邊上,岳王墓前,生鐵鑄成秦檜夫妻跪像,遺臭萬年,人心稍快。)
    (怎奈奪門一案殘殺忠良,全無報應。)
    (一月之前,有巡天御史太白李長庚過俺山頭,就請他奏聞玉帝。)
通元子:(前日他奉玉帝旨來說)徐石諸人同謀復辟,尚屬一念之差,非罪大惡極的奸臣
    可比,宜從寬赦。殺人之身,還人以身,定為十二姻緣,問他們個風流罪。可謂
    甘拜下風矣。
    (即命俺安排果報,俺已議定此案,遣判官發放回陽,好似情痴春燕子,一雄眾
    (雌隨,好似夢幻花貓兒,一牡眾牝配。)
    (有詩為證:
    (  詩曰:
    (  休言天網漏恢恢,因果須知暗裏催。)
    (殺氣都從仇怨結,姻緣只為報施來。)
    (一腔碧血凝忠魄,十丈紅絲牽雋才。)
    (地府輪回歸掌握,震聾醒聵一聲雷。)
    (俺記得漢高祖十三年,在濟北谷城下再會張良,寂處深山,紅塵遠隔,真是洞
    (中方七日,世上幾千年。)
    (今奉玉旨,配定姻緣,不免再下山去指點一回。)
    (就在山前拾起十二塊石子,變成十二個玉蟾蜍,留與他們作聘禮。)
    (俺想此去必有殺機,先將隨身法寶帶了:一名金葫蘆,內藏十萬八千鐵錐金甲
    (兵,在陣上放將出來,憑他三頭六臂,一錐即死;一名攝魂瓶,念起咒語來,
    (雖有韓信之謀、霸王之勇,一攝真魂即入瓶內;一名捆妖索,陣中凡遇妖法,
    (將此索撒去,霎時間妖將捆來。)
    (這三件法寶,後來都有用處。)
    (初次助陣,用的是金葫蘆、攝魂瓶。)
    (二次助陣,用的是捆妖索。)
    
    
2**時間: 地點:
    (正說之間,忽跳出四個夜叉來了。)
    (偈曰:
    (  五乘禪通,三元法妙。)
    (揭地大呼,飛天長嘯。)
    (慈慧其心,猙獰其貌。)
    (非鬼非妖,如來普照。)
    (怎生打扮?但見那四個夜叉:
    (  這個是紅髮直豎,紅筋突露,穿紅繡襖,著紅繡褲,腰圍藍虎皮,手執二
    (銀錘。)
    (那兩個是藍髮直豎,藍筋突露,穿藍繡襖,著藍繡褲,腰圍紅虎皮,手執二金
    (錘。)
    (這一個是黑髮直豎黑筋突露,穿黑繡襖,著黑繡褲,腰圍黃虎皮,左手持金剛
    (鑽右手持八角錘。)
    (那一個是黃髮直豎,黃筋突露,穿黃繡襖,著黃繡褲,腰圍黑虎皮,左手持龍
    (盾,右手持短斧。)
    (皆是獨角獠牙,獅頭龍嘴,兩耳繫大金環。)
    (奇形怪狀,莫可形容。)
    (欲知何故,出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冥判官發放回陽)
    (先聲普賢歌〕調)
    (詞曰:
    (  海底冤沉實可嗟,天心巧消盡仇家。)
    (案斷題紅葉,春回發碧芽,一樹香團十二花。)
    (四夜叉惡狠狠押著王振、石彪二人,四鬼卒響嗆嗆牽著徐有貞等十二人,二仙
    (童持幡引出少保于謙、御史王文。)
    (但見冷霧濛濛,陰風瑟瑟,那廂判官來也。)
    (贊曰:
    (  插帽紅榴火欲燒,戟髯倒豎蝟攢毛。)
    (靴寬帶緩皂袍飄,蒲劍鋒芒闢鬼妖。)
恬淡人:俺乃玉皇大帝殿前掌案判官是也。前日通元子批下眾鬼魂配定姻緣十二,命俺遣
    放回陽。鬼卒們,可曾提來麼?
恬淡人:(鬼卒說)伺候多時。
    (判官升堂發落。)
    (詞曰:
    (  冤冤冤,冤殺這于少保。)
    (恨恨恨,恨殺那景泰、天順兩朝君無道,君無道,據國獨何心。)
    (奪門亦是盜標,虎牌提出原被告。)
    (幢幡雙引兵部老,後隨著披枷帶鎖的群奸一齊到。)
判 官:(判官怒呼道)王振,你這廝釀成土木之變,惡貫滿盈,罰你托生為趙文華之子
    ,應該梟首示眾,眾犬分尸。
判 官:(判官又呼道)石彪,你係石亨之子,仗父作威,實屬可惡!罰你托生為胡宗憲
    之子,應該尸裂、火焚。
判 官:(判官說御史王文)你是忠臣,即托生為忠臣曹邦輔之子,與張昆同榜中武榜眼
    ,後封英勇公,名叫曹昆。
恬淡人:是。
判 官:那位是少保?
劉大人:(于大人)不敢,下官在此。
判 官:上帝有旨,保護回陽,巧合良緣,消弭宿怨。忠臣仍作忠臣,後托生在總督尚書
    張經家為子,名喚張昆,中文武狀元。後封東浙王。請坐一邊,聽俺點名。
判 官:(判官叫)蕭維貞。
劉大人:有。
判 官:你為甚麼迎合徐有貞之意,誣于少保謀逆之名?就是奸黨罪魁。罰你托生陳家為
    女,名喚素娥,身遭磨折,叫做魔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曹吉祥。
劉大人:有。
判 官:你謀復英宗,皇城震動。罰你托生杜府為女,名喚金定。樓藏孕婢,叫做驚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徐有貞。
劉大人:有。
判 官:你貪圖功賞,殘殺忠良。這等無恥,罰你托生貧家女,賣與杜府為婢,名喚玉蓮
    ,暗合私奔,叫做逃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張輗。
劉大人:有。
判 官:你只知謀復,上皇本無害于公之意。罰你托生張裁衣店為女,名喚鳳姐,香閨盟
    謔,叫做謔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石亨。
劉大人:有。
判 官:你拜大將軍,為朝廷倚重,皆是于少保荐拔之力,怎麼南宮復辟密不與聞,反與
    徐有貞結黨,忘恩則甚。罰你托生蔡氏為女,名喚小妹,劫獄救夫,叫做恩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曹欽。
劉大人:有。
判 官:你係曹吉祥的養子,忘卻本生父母,自享榮華。罰你魂入龍涎,化為女子,名喚
    仙姑,感氣而生,叫做幻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陳循。
劉大人:有。
判 官:你不問明白,就為英宗草詔。罰你托生蔣家為女,名喚佩香,因訛樓會叫做誤緣
    。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楊善。
劉大人:有。
判 官:你惑于浮言,奪門隨眾。罰你托生高家為女,名喚玉英,仙人指點,叫作讖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張軏。
劉大人:有。
判 官:你亦隨眾奪門,如夢未醒。罰你托生秦家為女,名喚彩鸞,秋闈奇遇,叫做夢緣
    。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王鉉。
劉大人:有。
判 官:你係石黨,武藝精能。罰你托生李家為女,名喚杜芳,膂力過人,叫做武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許彬。
劉大人:有。
判 官:你既係老臣,為何不阻曹、石,反使他們謀于徐有貞,釀出殺機。罰你托生沈家
    為女,名喚蘭馨,助倭戰降,叫做殺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判官叫)陳汝言。
劉大人:有。
判 官:你倚勢貪婪,家資鉅萬。罰你托生趙文華為女,名喚麗貞,親見趙家敗亡,與眾
    美聚集,叫做會緣。
劉大人:謝恩。
判 官:眾鬼魂聽者:
      詞曰:
      輪回定下姻緣局,自家罪還是自家贖。休哭,休哭,洞房花燭。到那時,也
    不要說羞答答、點污了清白。去罷。
劉大人:(眾鬼魂答)是。
判 官:王振,石彪,速去速去!
劉大人:(二人答)是。
判 官:于少保、王御史請便罷。
劉大人:是。某等告辭。
判 官:俺回旨去也。
    (第四回 趙與胡兩家鬼祟)
    (先聲香柳娘〕雙調)
    (詞曰:
    (  赫赫趙文華,居然通政家。)
    (如何堂上王振,魂來帶鎖枷。)
    (奸黨胡宗憲,亡靈夜半見,祖父嘆嗟石彪,竟把胡彪變。)
    (判官發放王振托生為趙文華之子,發放石彪托生為胡宗憲之子。)
判 官:(為何怒言)速去,速去!
    (只因他們兩人轉世仍為戾氣所鍾,是以有此不平之語,使他們比十二緣中諸人
    (早出世五載,到那倚勢凌轢之時,閱歷有年,更無忌憚,正欲縱其惡,而殛之
    (誅也。)
    
    
3**時間: 地點:
    (且說趙文華之妻孫氏、胡宗憲之妻褚氏俱已十月懷胎,臨蓐在即。)
    (這一日,趙文華坐在廳上無事,奸相嚴嵩差人送本章來,令他票判。)
    (又有大學士李本的擬本送來,請他代擬。)
    (所票判的、擬的無非欺罔皇上,羅織正人。)
    (廳上有許多官員伺侯,只聽二門外鐵索叮噹之聲,眾人抬頭一看,見有四個夜
    (叉,牽著一個厲鬼,披枷帶鎖而來。)
判 官:(內有一個夜叉右手執大錘一柄,左手執虎頭牌一面,上寫)奸閹王振之魂。
    (趙文華知是不祥之兆,大聲叱之)
文 華:王振,敢來作祟!
    (那夜叉就舉起大錘作擊文華之狀。)
    (文華連舌頭都嚇短了,跌在地。)
    (眾人見那四個夜叉押著王振,走到屏門後去。)
    (一會兒,文華蘇醒過來說)
文 華:嚇殺我也!
    (話言未了,後面走出一眾丫環)
丫 環:恭喜大人,夫人生了公子。
文 華:(文華嘆口氣說)初生有此怪事,覆吾宗者必此子也。若是不舉,我年已四十纔
    有一兒,怎能捨得?只好留住,到後來再看何如?
    (可笑趙文華貪婪酷虐,作惡多端,今親見王振投胎,但知覆宗,不知悔過。)
    (世間大愚不靈之人,往往類此。)
    
    
4**時間: 地點:
    (再說胡宗憲之妻褚氏亦在腳下分娩,收生婆早已接在家中。)
    (胡宗憲就在書房宿歇。)
    (時當夜半,忽聞屋角隱隱如有鬼哭。)
胡宗憲:(家童胡元說)老爺,窗外是甚麼聲音?
胡宗憲:(胡宗憲此時猶不介意)開門看來。
    (家童纔開一扇格子,已有二鬼進來,都是玉帶紅袍,烏紗帽,粉底靴,走到室
    (中。)
    (那白鬚者上坐,半白鬚者旁坐。)
    (胡宗憲認得是他祖父,站起身來說)
胡宗憲:祖父辭世多年,今日回家有何見諭?
文 華:(那二鬼說)宗憲,你做官原果榮宗耀祖,誰教你媚事趙文華,求為嚴黨,雖倚
    勢作威不及趙甚,而內附奸人外邀美譽,陰險之心更甚於趙。天與爾罪十倍文華
    。昨日已罰王振投胎趙家,名叫趙懌思。今日又罰石彪投胎為你之子,叫做胡彪
    ,名定於天,不可妄改。當初石彪之惡不及王振,到今生趙懌思所作所為皆是孽
    孫引誘,所以上帝定罪,但使趙懌思梟首示眾,胡彪後來焚骨揚灰,天誅更慘。
    (說畢,二鬼大哭。)
    (胡宗憲礙於祖父之尊,不敢叱退,但唯唯而已。)
文 華:(此刻已近四更,掌家婆執著燈球走來說)恭喜老爺,夫人生了相公。
    (二鬼聽了,長吁一聲而去。)
    (胡宗憲默坐書房,不出一語。)
    (人家生子莫不歡喜,趙、胡兩家反添煩惱。)
    (次日,胡宗憲不得不到趙文華家報喜,趙文華不得不到嚴嵩家報喜。)
文 華:(嵩知道趙文華生子說)文華是我乾兒子,他的兒子就是我乾孫子。明日奏聞聖
    上,代他討封。
文 華:(嘉靖皇帝因是嚴嵩奏請,即日降旨禮部,奉上諭)趙文華之子賜名懌思,雖在
    襁褓,朕嘉乃父之功,銜蔭錦衣衛千戶,欽此。
    (謝恩。)
    (嚴嵩送了許多賀禮到趙家,趙文華也送了許多賀禮到胡家。)
    (兩家漸漸忘卻鬼祟,作惡更甚從前,焉得不遭天譴。)
    (第五回 趙文華納妹東樓)
    (先聲重翻新水令〕調)
    (詞曰:
    (  文華百計媚東樓,讀《易》能佔《歸妹》卦,且學鐘馗親送嫁。)
    (賠了夫人,笑他計出東吧下。)
    (嚴嵩有個兒子名世蕃,號東樓,才情敏捷,料事如神,嚴嵩惟東樓之言是聽。
    ()
    (嵩每奏事無不稱嘉靖皇帝之旨者,皆東樓代為揣測,所以父子都得聖上歡心。
    ()
    (趙文華既媚事嚴嵩,又思逢迎東樓之意。)
文 華:(說)東樓生性驕淫,平日幸姬愛妾已有數十百人,所居之室眾美人侍立兩旁,
    謂之『肉屏風』。或嗽痰欲吐,就有一美人迎上來張口接住,謂之『肉痰盂』。
    所御室女皆用白綾一幅,拂拭新紅。每年收拾床下,那新紅點污的白綾不計其數
    。若要投他所好,莫過進獻美人。我有胞妹,名喚窅娘,十分妖嬈。如果列在他
    姬妾之中,必然稱意。只是要個人為之先容纔好。有了,就煩胡宗憲去說合。
趙 雄:(叫趙雄)你去請胡老爺來。
文 華:是。
    (少頃,趙雄回來稟)
趙 雄:胡老爺到了。
文 華:請內堂相見。
胡宗憲:(胡宗憲走到花廳說)銀臺大人有何委辦?
文 華:我得心病多時,未知君可能醫?家有窅娘胞妹,欲送東樓為姬。
胡宗憲:我有一個妙方,醫到心病最良。今日開明對症,請君切記莫忘。
    (胡宗憲為何說這幾句話?因知窅娘年已二十,那些淫蕩事情無所不曉,文華平
    (日本與通奸,欲借此詼諧嘲笑他一番)
文 華:醫生開方了。令妹用過川芎(芎字作兄字解),足下又要當歸(歸字作龜字解)
    。嚴府由來熟地(地字作路字解),不比他處人參(參字作生字解)。東樓況是
    鱉甲(鱉甲解作蹩腳),相好更得阿膠(膠字解作交情之交)。大棗只須一枚(
    (大棗解作大早,枚字解作媒字),寶箸必入燕窩。窅娘不覺鉤藤(藤字作疼字
    (解,)銀臺自然肉桂(桂字作貴字解)。此蓋養血調經之劑,於令妹亦宜。
文 華:休得取笑。舍妹這件好事,都要仰著胡兄曲成。
胡宗憲:是。我就告辭,前往嚴府說合。
    (趙文華送胡宗憲出門而去,知道事在必成,回來預備賠奩。)
文 華:(遂喚窅娘出來說)我送你到嚴府服侍東樓。雖是舊店新開,你也要裝些外行樣
    子,纔瞞得過他。那東樓是個好色之徒,你還要格外獻些妖嬈媚態,迎合他的意
    思,撩起他興頭,他纔快活,他纔能照看我做哥哥的呢。
    (不講文華兄妹在此說些調戲褻語。)
    (再講胡宗憲到了嚴東樓面前,百般贊揚窅娘之美,道達文華奉承之意。)
    (東樓大喜,就允他收了。)
    (宗憲回到趙家,商議送嫁,先把陪奩發到嚴家,擺設起來。)
    (到了吉日,文華親送窅娘過門。)
    (胡宗憲算個媒人,跟隨在後。)
    (來至嚴府,東樓留住二人玩耍,酒後方歸。)
    (當夜東樓與窅娘成親。)
    (窅娘原是個解人,故意裝成弱不能勝之態,又獻出許多半推半就的神情。)
    (東樓因此縱淫一夜,心中甚是喜歡。)
文 華:(次日,吩咐)請趙大人、胡老爺來飲酒。
    (他二人聽得東樓來請,即刻相約同行,進了嚴府會見東樓,附勢趨炎,恬不為
    (怪。)
胡宗憲:(東樓說)聞趙大哥去年生了令郎,小弟也生一女,欲請胡兄做個月老,不知可
    能俯從?
胡宗憲:趙銀臺猶恐高攀不上,就是卑職做了小姐媒人,多大臉面!
文 華:(席上換杯)好極,好極!
    (暢飲而散。)
    (這趙文華原是個勢利小人,聽得嚴世蕃與他結兒女姻親,真個喜出望外。)
    (一則仰攀權貴,二則多得奩資。)
    (那唐朝白樂天有《秦中吟》詩云:
    (  富家女易嫁,嫁早輕其夫。)
    (貧家女難嫁,嫁晚孝于姑。)
    (這四句詩的道理,文華那能懂得?所以,到後來嚴氏不循婦道,忤逆翁姑,凌
    (虐丈夫,皆文華之所自取也。)
    (日月如梭,懌思五歲入學。)
    (胡彪附從趙家,兩人一樣頑皮,後來皆為匪類。)
    (第六回 于少保奉旨回陽)
    (先聲胡島練〕調)
    (詞曰:
    (  鴻入隊、鳳成對,鴟鴞幻作鴛鴦配。)
    (前身本是謫仙人,而今又插紅塵內。)
    (俺于謙奉旨回陽,托生張府。)
    (前世未曾雪恨,後來卻為張氏報仇,這也是劫數當然,不能勉強。)
    (詞曰:
    (  玉旨不敢違,忠魂轉世夢熊飛。)
    (飄緲仙雲臨繡閣,鏗鏘雅樂繞香閨。)
    (一腔熱血從何灑,都化做文經武緯。)
    (彩雲深處狀元歸。)
    (但見瑞靄凝眸,奇香噴鼻,兩個仙童持繡幡柄,兩個仙女執紅燈球,八個妙環
    (吹打樂器,擁護于公,怎生打扮:
    (  毳冕垂旒,蟒袍玉帶。)
    (項帶銀圈金壓服,手執翡翠如意,環珮叮咚,委實好看。)
    (忠臣回陽,必然如此。)
    (又有四位仙姬,提爐焚香,引尋送生、催生、保生三位娘娘。)
    (三位娘娘皆是五色宮裝,迎風繚繞。)
    (詞曰:
    (  彩雲邊擁眾仙,霓裳舞奏鈞天。)
    (瑤島上明珠圓,藍田內寶玉堅。)
    (生貴子萬選錢。)
百花娘:來此已是。
    (按下雲頭,送入洞府。)
    (詞曰:
    (  萬朵祥雲繞九霄,異香靄靄仙樂飄飄,降下英豪。)
    
    
5**時間: 地點:
    (一日同生十二嬌,都包裹在文武狀元袍。)
    (那些眾女子應托生者,遣神送去,各處皆於三月初三日子時降生。)
    (更有曹昆亦是此日此時出世。)
    (曹昆所以同八字者,為下回大鬧西湖張本。)
    (然後纔演出大塊文章來呢。)
    
    
6**時間: 地點:
    (卻說兵部左侍郎張經,年近五旬,未曾生子,夫人梁氏去年代納崔姬,今已懷
    (胎十月,尚未分娩。)
百花娘:(張爺望子甚切,常想道)如天之福,生得一男,真張氏門中之幸也。
    (詞曰:
    (  吹面不寒楊柳風,春皇司令萬紫千紅。)
    (睨睆鶯聲調舍北,呢喃燕影過牆東。)
    (乾鵲當檐噪,喜氣融融。)
    (這一日,掌家婆稟老爺)
申老爺:崔姨要分娩了。
張 昆:快請穩當收生婆子來。
申老爺:是。
    (贊曰:
    (  果然生下嬰孩子,一定是張家掌上珠。)
    (第七回 張總督出征倭寇)
    (先聲謁金門〕調)
    (詞曰:
    (  好嬰孩,何曾把人牽礙。)
    (貔貅擁出波濤外,門楣有倚賴。)
張 昆:妙,妙!昨日崔姨幸生一子,延我宗支。謝天謝地!已差蒼頭張洪去覓乳娘,怎
    麼還不見來?
申老爺:(洪回來稟說)乳娘有了。
張 洪:吩咐他小心服侍。
申老爺:是。
    (三日洗兒後,張說)
張 洪:乳娘,抱來我看。前日我兒生時,異香滿室。今看頭角崢嶸,雙眸炯炯,將來必
    有好處。好孩子!
    (起名張昆。)
    (詞曰:
    (  老蚌產明珠,愛惜藐姑酷似,碧海中鐵網珊瑚。)
    (眉清目秀頭角類吾,畢竟是擎天柱大丈夫。)
張 洪:添丁又進爵,喜事正重重。稟老爺,聖旨下。
    (但見四個校尉,頭戴金勒黃緞帽,身穿黃緞馬褂、寶藍緞繡蟒袍,腰佩海魚皮
    (鞘刀。)
    (老太監王勛)
    (頭戴倭緞盤金盔,身穿大紅緞繡蟒袍,項掛藍寶石串珠,手捧黃絹冊命。)
申老爺:(宣旨說)張經匍匐聽命。江浙之間海倭猖獗,賜卿兵符,加卿總督尚書銜,帶
    領五萬人馬,協同應天總督曹邦輔亦領五萬兵,前去剿滅。即日起行。欽此。
申老爺:(謝恩,張跪說)萬歲,萬歲,萬萬歲!
申老爺:(起身)老公公請坐。
張 洪:(王說)君命在身,不敢久留。告辭了。
張 洪:恕不遠送。
    (吩咐開門,放了三通大炮,點齊五萬人馬,破站前來。)
    (晨興夜宿,軍令嚴明。)
    (到了江南境界,張說)
張 洪:來此是揚州瓜步,長江天塹,萬頃茫然。東望金、焦,南瞻鐵壅。好一派江景也
    。
    (備了八百只渡船,泊到潤州登岸,扎下行營。)
    (贊曰:
    (  五萬精兵來,軍門已洞開。)
    (炮聲喧鼓角,威武表雄才。)
    (當發兵符令箭,差中軍官前往應天,調總督曹邦輔大人到蘇州會議。)
    (前行迅速,中軍官)
中軍官:得令。
張 洪:倭寇冒犯天朝,首從俱要殲盡。為人臣子上報君恩,在此一舉。
    (這一日,張尚書眾兵先到蘇州,卻好曹總督帶領五萬兵亦到姑蘇,不知怎樣會
    (議,下回分解。)
    (第八回 曹邦輔海上從征)
    (先聲西江月〕調)
    (詞曰:
    (  不是獻寶龍王,卻是小丑跳梁。)
    (將軍奉命整戎行,海上旌旆飛揚。)
    (一派水色山光,宛築萬里城長。)
    (舳艫盤折走羊腸,直搗巢穴而亡。)
中軍官:(中軍官繼令說)曹大人到。
張 洪:請見。
中軍官:轅門打恭。
張 洪:奉旨相招,共商軍務。
曹 昆:隨帶三軍,聽候驅遣。卑將於三月上巳之期幸生一子,名喚曹昆。次日接到兵符
    ,是以來遲。望大人恕罪。
張 洪:吩咐三軍,就此起兵前往。
    (張元帥的軍容純是紅色,曹參謀的軍容純是白色,真個如荼如火,照耀長天。
    ()
    (只聽得眾軍吶喊,好不威武驚人也。)
    (有古詩一首為證。)
    (歌曰:
    (  將軍飛出從天下,殺氣橫空山欲赭。)
    (黑漫漫處海門雲,此地乘船似乘馬。)
    (還如三箭薛征東,都是軍中水戰者。)
    (舵樓十萬擁貔貅,休言彼眾不我寡。)
    (這倭國在三韓東南大海中,凡百餘國。)
    (自漢武帝滅朝鮮,通於漢者三十許國,國皆稱王。)
    (其大國王居邪馬臺,去樂浪萬二千里,大約在會稽海東與珠崖儋耳近。)
    (其俗男子黥面文身,以其文左右大小,別尊卑之次。)
    (女人披髮,衣如單被,貫頭而著之。)
    (以蹲踞為恭敬人。)
    (性嗜酒,多壽。)
    (壽百餘歲者甚眾。)
    (國多女子。)
    (大人皆有四、五妻。)
    (其餘亦不減二、三。)
    (至漢桓、靈間,倭國大亂,歷年無主。)
    (有一女子名卑彌呼,年長不嫁,能以妖術惑眾,遂自立為王。)
    (女王滅後歷國。)
    (迄於元,地在東海之東,與日本、琉球兩邦接壤,沃野數千百里,雄兵數十萬
    (人。)
    (洪武初年,輸誠納款稱臣,世未有二心。)
    (只因嘉靖朝奸相嚴嵩當國,征求無厭,且以奴隸待之,倭王大怒,遂舉兵,以
    (清君側為名,隱懷奪取中原之意。)
    (卻也怪不得他。)
    (這倭王名叫麻圖阿魯蘇,武藝件件皆精,登舟如履平地。)
    (其妻名叫百花娘娘,能撒豆成兵,剪紙為馬,用的是雙劍,兩件法寶,一名黑
    (二囊,放出來漫天黑霧,莫辨東西,一名紅焰囊,放出來熠天紅光,頃刻燒人
    (。)
    (先鋒大將名叫鐵骨打,有萬夫不當之力,生擒上將如虎抓羊。)
    (看他三人怎生打扮:
    (  倭大王面如腐炭,圓睛突出,脣長四寸,紅如朱砂。)
    (頭戴烏金盔,拖貂狐尾,插雉雞毛,背後小黑旗四面,身穿黑鐵甲,足下烏皮
    (靴,手執黑纓長槍。)
    (倭娘娘面不加脂粉,好似嬌滴滴一枝帶雨梨花。)
    (動如飛蝴蝶,靜似睡鴛鴦。)
    (出征海上不減水漫金山白娘子。)
    (倭先鋒赤髮散披,金腦箍上一朵紅絨球。)
    (身穿火浣布的氅衣,腰圍赤豹皮。)
    (臨陣脫去氅衣,就是赤條條一個精身,刀槍火炮不入。)
    (此三人各帶雄兵二萬,個個都如水怪、水妖。)
    
    
7**時間: 地點:
    (此時張元帥十萬兵臨海扎營,倭大王六萬兵扎在海東頭。)
    (兩軍下了戰書,約期開戰。)
    (是日張元帥調了四員華將,乘舟東下。)
    (倭王亦調四員番將,駕船來迎。)
    (三聲炮響,兩軍交兵,但見海面如五色游龍,一往一來,或東或西,自辰至酉
    (,戰了四十五、六個回合。)
    (倭將漸漸要輸。)
    (張元帥初到洋面,恐有伏兵,遂鳴金罷戰。)
    (倭營亦收兵而回。)
    (第九回 通元子初助破倭)
    (先聲雙句漿水令〕調)
    (詞曰:
    (  仙航載一帆風快,羽扇揮掃除蜂蠆。)
    (從今破了殺人戒,我軍臨、我軍臨,海上龍吟他兵敗,他兵敗,村邊犬吠。)
通元子:聞得倭國犯順,張元帥領兵抵敵。但倭營邪術勝人。此次會戰,張元帥定要損兵
    折將。貧道算明,必須破他妖法,方能取勝。無如趙文華奸賊忌賢害能,竟要將
    張、曹兩家屠戮。大劫天成,無從解救。只是趙文華那廝凶殘可恨。我且下山去
    走一遭。
    
    
8**時間: 地點:
劉大人:(且說張大人在中營與眾將說道)前日雖勝倭營一陣,究竟未知他的虛實,何可
    造次進兵。古語云:『撼泰山易,撼岳家軍難。』言不輕動也。
      詩曰:
      大將行師審速遲,軍機豈是蠢夫知。
      無如督戰文書急,翻使英雄不自持。
      噯,趙文華,趙文華!你只知阿附嚴嵩,那裏知道軍務?
      羽書來催數次,兵若猝進,恐失機宜。若不進兵,彼必以養寇誣我。這便怎
    麼處?
中軍官:(中軍官稟說)參謀曹大人進見。
曹 昆:元帥,連日倭營罵陣甚急,都中督戰不休。卑將看來,宜與一戰,內以塞讒慝之
    口,外以脅敵人之心。
張 洪:曹大人,勢處兩難,只好權宜從事。約定日期,與倭會戰便了。
倭 王:(那邊倭王)娘娘,華兵利害。今日出征須用法寶。孤家敵住張經,先鋒敵住曹
    邦輔。若不分勝負,娘娘上陣助戰,必然贏他。
    (正是:
    (  海上騰騰殺氣,陣中種種妖氛。)
    (贊曰:
    (  將軍雖猛虎,畢竟是凡夫。)
    (只為催兵急,妖謀得勝圖。)
    (倭營安排已定,放下五百號戰船,皆有水輪八個,行動如飛。)
    (每船桅檣十丈,三道蒲帆。)
    (船頂四圍雉堞,女牆洞中俱有西瓜滾水炮。)
    (水營中軍是麻圖阿魯蘇,左軍是鐵骨打,右軍是百花娘娘,乘風破浪、耀武揚
    (威。)
張 洪:(這邊張元帥吩咐)三軍小心迎戰,不可貪功。
    (只見張元帥以紅旗殺入倭王黑隊中,倭先鋒赤條條精身殺入曹軍白隊中,真如
    (神龍戲海,四散水花。)
    (戰了許多時候,忽聽一聲炮響,百花娘娘出了陣門,二囊取出,口念真言,一
    (霎時黑霧漫天,華船撞散數百號,頃刻間火焰薰天,華兵燒得焦頭爛額,損傷
    (了大半將官。)
    (那西瓜炮又在黑霧紅焰中滾滾而來。)
    (張元帥是個小心謹慎人,看軍中不利,早早鳴金收兵。)
    (倭王得勝而回。)
    (又差探子遞下戰書。)
    (張元帥不得已,就掛起免戰牌來。)
    (誰料趙文華早已知道了,當日奏聞說)
文 華:張經、曹邦輔督軍海上,養寇失機,請以軍法從事。
文 華:(怎奈嘉靖皇帝聽信讒言,又有嚴嵩從中構陷,傳旨)將張、曹二人軍前梟首,
    籍其家,老幼男婦皆棄市。即著趙文華、胡宗憲領旨前去施行,代理軍機,進征
    倭寇。欽此欽遵。
    (事屬並行,書先交代那通元子)
通元子:張、曹大劫難逃。俺欲救此二帥,何能逆天行事。若不助他一陣,豈不滅沒了二
    帥忠勇麼?來此已到軍門,俺且摘下免戰牌。
文 華:(中軍稟報)元帥,轅門外有個道士摘了免戰牌。
張 洪:快去傳來。
    (只見通元子走入營中,張迎說)
通元子:遠軒仙師,三生有幸。但不知何以教本帥?
    (贊曰:
    (  瀟灑仙衫,瀟灑仙衫,知他道術定非凡。)
    (爐成九轉丹,修煉在雲岩。)
    (今日降妖伏怪,何須用短劍長鏟?)
通元子:貧道久知倭寇猖狂,特來助戰。他雖有妖法,破陣卻也無難。事不宜遲,來日即
    與會戰。
通元子:(張元帥聽通元子之言甚喜)探子速去下書。
張 洪:得令。
    (通元子因在海上做了《征倭賦》一篇:
    (  賦曰:
    (  若夫蜃闕回潮,鮫宮罷市。)
    (浪涌官營,波翻寇壘。)
    (騰殺氣以千層,靖妖氛於百里。)
    (燃犀普照,宜魑魅之皆潛。)
    (測蠡相窺,忽波濤之特起。)
    (爾乃參謀耀武,元帥稱雄。)
    (既秉旄而執鉞,復挾矢以張弓。)
    (來峨眉之仙客,塞海眼以神工。)
    (當年闢谷從游,赤松有子。)
    (此日征倭助戰,黃石名公。)
    (則見涉駭浪以來風,因洪濤而拾級。)
    (豈徒百而號千,無不一以當百。)
    (大纛星懸,總千山立裝束。)
    (似春三花貌,倭妃釵鈿皆兵,裸程如丈六金身。)
    (彎將斧戕不入。)
    (於是兩軍已會,一矢相遺。)
    (長帆風飽,巨艦星馳,彼呼鵝鸛,此策熊羆。)
    (酷似洞庭一軍飛來應楊么之語,渾如瀘水五月擒出降孟獲之師。)
    (無何,仙陣方陳寇兵已退,堞炮消聲輪舟亂隊。)
    (人不可以稱雄,壘何堪以相對。)
    (軍中女子知兵氣之不揚,閫外將軍卜敵營之必潰。)
    (孰知軍威敗敵,劫運消魂。)
    (朝內動如簧之舌,軍中亡挾纊之溫。)
    (捷紅旗於海宇,流碧血於轅門。)
    (平倭寇以三軍,已聞鐃歌奏凱。)
    (壞長城於萬里,徒使大將含冤。)
    (通元子賦畢,收在篋中,天機不敢漏泄。)
    (但隨張、曹二帥領兵而來。)
    (第十回 兩奸賊攘功肆虐)
    (先聲撲燈蛾〕調)
    (詞曰:
    (  攘功真絕倫,那管壞方寸。)
    (只圖眼前榮,不顧陰曹對問。)
    (權奸倚勢自稱尊,面皮不厚纔三寸。)
    (只怕你,運退難終工部分)
    (通元子算出趙、胡毒計,急欲為張、曹立功)
通元子:元帥,出師斷不容遲。
    (華營安排已定,但見中軍虎皮交椅上坐著元帥,左邊虎皮交椅上坐著參謀,右
    (邊大紅繡褥椅上坐著仙師 望見海東頭煙霧迷漫,知是倭兵出戰。)
通元子:倭船將到,不勞元帥、參謀,貧道願往。
張 洪:既費仙師清心,隨帶多少兵將?
通元子:不消只要小舟一葉,舟子一名足矣。
    (通元子坐了小舟,迎上前去。)
    (船漸漸接著。)
    (仙舟左邊倭王坐船,右邊先鋒坐船,其余五百號輪舟依次而進,與仙師小舟離
    (不到二丈。)
倭 王:(倭王呵呵大笑道)人說張經為人謹慎,從不涉險好奇,怎麼用諸葛空城之計來
    賺孤家,你道好笑不好笑!
    (話言未了,通元子用羽扇一揮,兩只巨艦接起船頭,倭王與先鋒自己對面殺將
    (起來。)
    (百花娘娘見了,口念真言,將船頭分開。)
    (正要廝殺,通元子又將羽扇一揮,那兩只船頭撥轉朝東,倒戈相殺。)
    (通元子略施小技,倭王已就如此顛倒錯亂。)
    (百花娘娘越發著急,念起咒語,船頭轉西,擂鼓大進。)
    (放出二囊法寶,被通元子羽扇兩揮,霧氣火光都已消散。)
    (通元子不慌不忙,取了金葫蘆,放出十萬八千鐵錐金甲兵,錐得那番兵個個被
    (傷,人人叫苦。)
    (又取出攝魂瓶,揭開瓶口,用手一招,把倭王、先鋒的真魂一齊攝入,兩人肉
    (身如山崩地裂跌倒船艙。)
    (嚇得百花娘娘面如死灰,隨即飛船搶回尸首。)
    (那巨艦何以不能行動?因曹參謀命三軍往眾山上把亂草長藤運到海邊,順流而
    (下,那倭邦五百號大船的水輪都絆繞起來,何能行動?)
    
    
9**時間: 地點:
    (此時倭兵皆無鬥志,百花娘娘無計可施,只得寫了降書,面縛銜璧,跪在軍門
    (請降。)
    (早有中軍官報知元帥,開了寨門,元帥親釋其縛。)
百花娘:倭王只因奸相逼反,非敢窺伺中原。求元帥請仙師放出君臣真魂,奴家願領敗兵
    回國,奉表請罪,代代稱臣。
    (元帥都准了他,送出轅門,就請通元子取瓶放出倭王、先鋒的真魂,口念真言
    (,令自入竅。)
    (百花娘娘回到本營,看見甚喜。)
    
    
10**時間: 地點:
    (再說趙文華、胡宗憲奉旨已到,宣過上諭,就將張經、曹邦輔綁在軍門受刑。
    ()
    (這張、曹二帥本是兩個忠臣,又是兩個純臣,知道奸賊害他,他雖死不忍怨君
    (。)
    (那手下將官人人不服,皆有叛意。)
通元子:此是張、曹劫運,天意難回。爾等若是謀反,豈不貽忠良以不美之名?他們後來
    都有果報,貧道去也。
    (可恨趙、胡二賊殘殺忠良,橫尸海畔。)
    (左近居民感二帥之恩,私買棺木收殮,葬在海邊。)
    (十五年後,兩家報仇,重建墳塋,奉旨諭祭,後書自有交代。)
    (趙文華、胡宗憲商議說)
文 華:降倭之功,我兩人攘為己有,受些封賞。這等便宜之事何不討來?
    (一面具摺申聞,一面〔下有殘缺〕。)
文 華:(道)我到蘇州殺了張經全家,你到南京殺了曹邦輔全家,趕緊回旨便了。
    (第十一回 三義人救主逃生)
    (先聲西地錦〕調)
    (詞曰:
    (  修真二千餘年,小試神通妙手。)
    (軍中無計救張、曹,速去替他存後。)
通元子:貧道雖然助戰有功,可憐親見張、曹受戮。趙賊你獨不顧將來果報麼?俺當初收
    張子房為徒,世與張姓有緣。這張昆亦是俺的弟子,駕起雲頭快去救他。來此已
    是。那廂有白髮老僕,與他講明。
文 華:(因按下雲頭說)老掌家,不好了。你快去報知梁氏夫人,你家老爺征倭有功,
    被奸臣陷害,冤戮軍前,還要殺張家一門。早晚趙文華就到。你速去救你小主人
    ,逃到杭州府離城二十餘里,權在俺那草庵住下,就改叫洪昆罷。俺贈他玉蟾蜍
    十二個,為洪昆後來姻緣聘證,你替他收好,俺去了。
    (張洪嚇得魂飛魄散,叫苦聲聲,趕到後堂報知,那賢德梁氏夫人,與崔姨抱頭
    (大哭,指著張昆向老家人張洪說)
張 洪:你老爺受了冤枉,只剩得三歲孤兒一塊肉,你若救得他,我張家祖宗定要結草酬
    恩。
    (說了又哭。)
張 洪:(梁氏夫人與崔姨說)我們何可受趙賊凌辱。
    (相約自縊樓中,留得兩人清白。)
    (夫人遂與崔姨自盡。)
    (後來收殮不提。)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